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Mutiny on the Bounty 叛艦喋血記

2024-03-11 22:08:56

這是米高梅在1962 年推出的彩色探險古裝巨製,說的是18 世紀一艘商船的船長非常爆烈,到了沒有人性的地步,船員都無法忍受。最後船員終於發動叛變,趕走了船長,不過船長在回到英國後,自己被判無罪,鼓動英國發動海軍追捕叛變者。而叛變者留在一個小島,也因為有家歸不得,彼此多次爭鬥,紛紛意外死去。

 

 

 

 

 

這電影的劇本是根據1932 年的一本同名小說改編,事件則是根據1789 年發生在 HMAV Bounty 的真實事蹟寫成,只是細節有出入。這故事已經在1935 年由米高梅拍過一次黑白片 Mutiny on the Bounty 叛艦喋血記,兩個版本大致相同,但在細節上有很多不同之處。片中好幾位主要人物,包括船長及大副等,都是真實人物。

這一次的翻拍有很多大明星演出:飾演大副的是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飾演船長的是英國演員Trevor Howard 崔佛浩華,另一個英國演員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 飾演另一名船員John Mills,其他演員還有Hugh Griffith,Richard Hayden,以及飾演大溪地女子/公主的Tarita Teriipaia,這是她拍的唯一一部電影,她在拍完這部片子後就跟馬龍白蘭度結婚,成為他第三任妻子。

這電影的導演是Lewis Milestone路易邁爾史東,他出生於俄羅斯的猶太家庭,35 歲就導演了 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西線無戰事  (1930),並獲得最佳導演金像獎,一舉成名,其實在此之前,他已經因為默片Two Arabian Knights (1927) 獲得一座金像獎。他在這部片子之前還有多部傑出作品:The Front Page  (1931),The General Died at Dawn (1936),Of Mice and Men人鼠之間  (1939),Ocean’s 11 十一羅漢  (1960)等。

這電影是以Ultra Panavision 70 寬銀幕拍攝,彩色製作也非常精美,所以雖然大部分是在海上的一艘船上發生的事,卻不讓人覺得悶。此外片中南太平洋部分也是實地拍攝,風景非常美麗。這電影的賣座相當不錯,居全年電影賣座第五位,賣座收入1,368 萬元,但是因為製作費用超過1,900 萬元,最後還虧損六百萬元,相當於目前的五千五百萬元。

另外這電影獲得七項金像獎提名,但是卻一項都未獲得,那一年因為遇到 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囊括了大多數獎項。七項提名是:最佳影片,最佳彩色布景,最佳彩色攝影,最佳剪接,最佳原始配樂,最佳歌曲(Follow Me),最佳特殊效果。

劇情:

電影背景是1787 年的英國普里茅斯港Plymouth,一艘商船HMS Bounty 就要啟航,目的地是南太平洋的大溪地,據一名到船上報到的植物學家布朗William Brown 對其他船員指出,這艘船的任務是到南太平洋蒐集麵包果樹,說如果能在英國種植這種果樹,人類的糧食問題就可以解決。大家聽到樹木可以生出麵包都嘖嘖稱奇。

這艘船的船長是布萊William Bligh,他知道此次任務是到南太平洋,蒐集麵包果樹的幼苗,運到英屬牙買加,希望在那裏種植成功,解決糧食問題,特別是奴隸的糧食問題。布萊頗有航海經驗,在海軍界有相當名氣,不過這卻是他第一次做船長,單獨率領一艘船。

當船要開出之前,大副Fletcher Christian弗萊切克里斯遜才上船,他仍穿著法國海軍制服,他跟船長說剛剛參加宴會,來不及換服裝,還帶著兩名說法語的濃妝女子。那名女子說要跟船長打招呼,之後才下船。弗萊切見到船長不苟言笑,就故作輕鬆說,他認為船上的軍官也可以同時是社交的紳士gentleman,但是船長就頂回他說:必須先是好的軍官,才能做紳士。(下:弗萊切/右二,跟船長/左,初次見面就不投機。最右邊是奈德。)

 

 

 

 

 

 

船剛剛出海,就有船員來向大副報告說少了兩塊乳酪(芝士),並見到有人偷吃,弗萊切認為是小事情,就說這兩天大家少吃一點,直到補回來。那個被告偷吃的船員密爾斯John Mills 不服氣,就說不是他偷吃的,還說他見到是船長布萊拿走的,這話給船長聽到了,就對弗來切說,他不容有人詆毀船長,要弗萊切執法。弗萊切問他怎麼處罰,布萊說必須當眾打12 鞭,要每一個人都看到。弗萊切認為這懲罰太重,因為他的爭辯,布萊將懲罰提高到24 鞭。

於是密爾斯被吊在甲板上一個木架上,由水手坤特爾Matthew Quintel 執鞭。坤特爾跟密爾斯很接近,而且知道不是他偷吃,就安慰他,說不會打得太重。但是船長見他下手太輕,還飭令他打重一點。弗萊切跟另一個軍官奈德Edward “Ned" Young 都看得很不忍心。(下:一名船員密爾斯被當眾鞭笞。)

 

 

 

 

 

 

當晚在船長室的晚餐,除了船長還有弗萊切,奈德,跟那位植物學家布朗,其他三人都因為剛剛的體罰而沒有胃口,大家也不說話,船長就教訓他們說:你們將來都會做船長,有自己的船,就會知道典型的船員都是酒鬼,打老婆的罪犯,如果不體罰,就無法管理。他還說:「有目的的殘酷不是殘酷,那是效率。」但是他們聽不進去,奈德甚至起身回房。

因為布朗說要在植物開始休眠期之前趕到目的地大溪地,船長布萊就說要加速進行,何況遲到(牙買加) 一天要罰款一千英鎊。原來的行程是經過南非好望角,但是船長突然間要改道從另一邊,南美洲最南端的Cape Horn 前往太平洋,說那條航程更短。但是船上有經驗的船員都說,現在是冬天,經過那裏大風大浪不說,天氣嚴寒會凍死很多人。經驗豐富的導航員約翰弗瑞爾John Fryer 就說,他們上次經過那裡,好多人生凍瘡,被凍死,損失船員51%。但是布萊不聽,堅持走那條航道。

這天船上船員都在彈奏音樂取樂,布萊巡視時,見到弗萊切跟奈德有說有笑,就叫他們說給他聽聽,他們最初不肯,但是布萊堅持,於是奈德說了,說他們認為布萊走路很像某一個貴族,布萊就要奈德學習那人走路,當奈德學了幾步之後,布萊突然間變臉,要弗萊切處罰他,吊在船桅上,直到他通知才准下來。奈德露出恐懼的表情,弗萊切求情說,現在天氣這樣冷,他捱不過幾個小時。布萊就警告他說,不可以犯同情心過度的毛病。

結果布萊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叫人將奈德帶下來,他被帶下來時哭泣著說,他手指頭都已經凍僵,動彈不得,也無法走路。弗萊切叫他不要哭,說有損軍官風度,帶他回房去休息。

過了幾天他們就進入兩個海洋的交接點,也是暴風圈,船上的物體跟貨物都滾動得到處都是,最糟糕是很多裝水的大水桶都在滾動中破裂,食水流出。這些船長都不知道,因為他在熟睡。當他醒來見到,就開始罵人,還罵領航的弗瑞爾,說都是大副弗萊切的命令有問題。這時一個大水桶從上面滾下來,壓倒一個船員,弗萊切緊急下,敲破水桶,才將船員救出,但是已經太遲,他已經死了。弗萊切很難過,但是船長訓話說,這種情況下別想有一個「像樣的葬禮」,還說如果他們不聽話,會死更多人。

之後進入寒冬地區,每一個船員的鬍子跟眼睫毛上都結了冰。弗瑞爾說,今後四星期都會是這情況。不過情況比預料的還要糟糕,因為風浪不息,他們的船根本沒有前進,四個星期都在原地。而他們還要對抗風浪,船艙都是水,每天都在努力將船艙的水抽出去,其他事都沒法做。大家都精疲力盡。這時船長終於下令改道,由原來的南非好望角前往。但已經損失了幾個月時間。

最後終於進入太平洋,每天都風平浪靜,(符合了太平洋的美譽),但是因為損失了一段時間,船長下令每人的糧食配給減半。沒幾天船員就受不了了,密爾斯首先發難,說浪費行程不是他們的錯,要他們承擔後果。他要去跟船長申訴,沒有人敢跟他一起去,最後坤特爾為了支持朋友,就鼓起勇氣跟他一起前往,到了船長室,剛剛開口,船長還鼓勵他們盡管說,但是說了幾句,船長面色改變,特別是他們說,行程拖延不是他們的錯,這時大副在房間聽到有人說話,打開門,聽了兩句,就立即關上房門不管了。這時船長說,只要他們及時趕到大溪地,就會有「全部配量」,但是他們出去之後才知道,所謂的全部配量是每人一頓毒打,而且他們的配量更少了。以後再也沒有人敢抱怨。

不久他們終於見到陸地,就是地圖上的大溪地。到達之前,布萊對大家訓話,說這地方都是野蠻人,他在十多年前跟庫克船長Captain James Cook 來過,最初見面對方還很友善,但是一轉身就將庫克殺死了。所以要他們小心。還說,這裡的人缺乏文明人的道德觀念,任何人若是在陸地上做出任何傷害大家的危險行為,都要小心後果。

他們的船還未到岸,岸上的人就已經划出上百艘的小船前來迎接。布萊下令找12 人划出一艘小船,他跟大副兩人一起先上岸。他們都攜帶槍枝,嚴陣以待。不過一上岸就有當地的酋長等人列隊歡迎,他們中還有一個人可以說簡單英語。布萊說他們是受英王喬治的命令來此尋找麵包樹,並且帶來了禮物。國王很高興地接受了這些禮物:一面鏡子,項鍊,斧頭跟刀,酋長都很愉快的接受,之後還問喬治王要甚麼?布萊拿出麵包樹的圖片,酋長很痛快的說,他們要多少有多少,叫他們自己去取。(下:船長布萊拿出一箱禮物給當地酋長。左邊穿著隆重隆重藍色服裝,及紅色頭飾的,是酋長。)

 

 

 

 

 

 

之後他們見到島上的女人都只在下身圍一塊布,上身只有一個花環擋著,所以都很性感。那些幾個月沒見過女人的水手都非常興奮。當他們見到當地人捕魚的方式,就更驚訝。原來一百多婦女手牽手列隊於淺水邊,另外有男子划著幾十艘小船,將魚都趕到她們面前,這樣就一網打撈。水手們見到就加入女子陣容,跟他們一起圍捕,等魚都游到面前。(下:當地婦女站在水裡,形成一道牆,攔阻游過來的魚。)

 

 

 

 

 

 

當布朗帶著幾個船員去搜羅麵包樹的幼苗時,其他船員就參加當地人的大食會,還有歌舞表演。這些女人跳草裙舞非常性感,期間酋長還叫船長也下去跳,布萊本來不肯,但是酋長不高興,說是看不起他們,於是他勉強下去跳了。布萊的舞姿滑稽,但是船員都不敢笑,只有土人笑得非常開懷。

弗萊切在觀舞時,看上其中領頭跳舞的女子,那女子對他也眉目傳情,飯後弗萊切獨自散步時,見到那女子在一個樹叢中,兩人指手畫腳說了幾句話,就在樹叢中談情說愛了,弗萊切還教她接吻。不久船長經過,見到樹叢中有衣服一角,撥開見到他們,布萊說,那女子是酋長的女兒,叫他小心,還叫他立即回到船上。弗萊切有點不想從命,但是見到布萊堅持,只有回去上船。(下:美麗的跳舞女子,跟弗萊切眉目傳情。)

 

 

 

 

 

第二天一早,有幾艘土人的小船來到大船邊,一個人傳話說,他們的人拋棄了酋長的女兒Maimiti 梅米堤,這是表示對他們的不尊敬,似乎嫌他們不夠好,要來挑戰。布萊只有下命令,要弗萊切到島上去,要他跟酋長的女兒好好的「談情說愛」,弗萊切還想跟布萊談條件,見到布萊不愉快的表情就算了。布萊還說,此行任務是否成功就看他了。

不幸的是,這時麵包樹的樹苗已經進入休眠期,所以布朗要花多點時間將樹苗裝盆,這讓布萊心中積壓了不滿,卻也無計可施。當布朗每天收集樹苗時,那些閒著的船員就捉對跟土著女人談情,多數是胡搞一陣。但是臨走時,軍官中的奈德就認了真,帶著一個女子上船,請求船長說他要結婚。布萊聽了卻叫他趕那女人下船,奈德心中憤怒不已。另一邊,弗萊切也跟梅米堤道別。梅米提說會等他回來,他就解釋自己不會回來,但是梅米堤堅持要等他。

到了離去那天,弗萊切發現有三個船員計畫留在島上,他發現這三人(包括密爾斯)鬼鬼祟祟逃向反方向,就派了自己的幾艘小船去,將他們追回來。當他們被捉回去時,又被布萊下令每個人鞭笞數十下,之後上金屬腳鐐關起來。弗萊切又求情說,長時間用金屬腳鐐,犯人會受不了。建議回去後交給軍法審訊再說,但是布萊拒絕。結果他們都被用金屬鎖鍊鎖住。

本來他們的計畫是帶回五百株樹苗,但是布萊為了彌補自己的「遲到」,他要布朗裝載了一千株樹苗,結果他們需要的清水就加倍。於是這一程前往牙買加的行程中,他又限制船員喝水。當他見到船員喝水,就拳腳交加的對付。後來甚至將喝水的勺子掛在船桅上,任何船員要喝水,必須爬到船桅上去,取下這勺子,之後只能喝一杓。

這天一個船員想喝水,但是因為缺水沒有體力爬上船桅,最後忍不住了,終於試圖去爬,但是爬到一半就摔下來摔死了。第二天,又有一個船員想偷喝水,被船長見到,下令將他綁在繩子上,在水中拖行,但是沒多久船員就發現,繩子是空的,原來一群鯊魚已經將這船員吃掉,剩了一點點。弗萊切回到艙房,另一個軍官奈德叫他採取行動,他說他無計可施,奈德就說他是懦夫。(下:當一個餓得發瘋的船員想喝水時,弗萊切舀了一杓水給他,卻被船長踢翻。)

 

 

 

 

 

 

 

這時,被金屬腳鐐綑綁的三名船員,在其他船員幫助下,解開了腳鐐回到甲板。其中密爾斯每天督促弗萊切想辦法,不然船員都會死光,但是弗萊切知道那樣做是叛變,軍法不容的,一直沒有行動。過了一天,另一個船員威廉斯John Williams 因為太口渴,喝了不少海水,導致發瘋,大喊大叫受不了。弗萊切見到,就去舀了一杓水要給他喝,給船長見到了,卻前來踢翻了他的勺子跟水,這次弗萊切終於生氣了,直覺地就上前跟布萊打起來,布萊給他打倒在地,這時卻說:我等這一刻好久了,等我們到了港口,就會執法將你吊死。之後叫大家將弗萊切拉到艙房關起來,直到開到牙買加。但是弗萊切那邊也有支持者,密爾斯等早有準備,他們先到下面艙房取出槍枝跟大刀,每個人都分配到武器,並將布萊跟他的支持者包圍。這時弗萊切意外發現,植物學家布朗也加入他們。但是他跟奈德都建議他們不可以殺人,於是弗萊切就讓布萊跟他的支持者坐上一艘長形的小船,給他們足夠十多天的食物跟食水,以及一個羅盤。說這裡距離Tafoe只有40 里格(一league 大約合5.5 公里,3.6 英里。)(下:弗萊切/右,終於跟船長動手,船長/左,也有支持者,兩邊對立。)

 

 

 

 

 

 

 

布萊在小船上警告他們說:「我回去後擔保,英國的船隻會追逐你們到天涯海角,直到最後一個。你們永遠都是逃犯。不像你們,至少我還有國家。」跟布萊上小船的大約十八人,包括老船員弗瑞爾。另有幾個人也反對叛變,但是小船坐不下,就留在大船上。

大船上的船員慶祝自由,還將船上的麵包樹苗都丟下海裡,說今後不要再為他們而口渴。弗萊切重新分配了任務,但是絲毫沒有愉快的心情,因為他知道現在自己是逃犯,要被追捕。船員亞歷山大史密斯Alexander Smith 安慰他,不管未來到哪裡,都可以有好日子過。

在布萊等人的小船上,布萊說他決定不去最近的Tafoe,改去比較遠的帝汶Timor (當時是荷蘭屬地,目前部分屬於印尼),因為他們可以從那裏傳送訊息到英國。那裡距離約四千英里。因為他有弗瑞爾,他們都是有經驗的海航員,所以之後就節省每日的糧食,前往帝汶。

而弗萊切的大船就開往大溪地,不過他還是躲在船艙不出來,奈德叫他下船他也不下去。梅米堤見到大船來了,卻見不到他,就上船去找他,見到他趴在桌子上,房間亂得一蹋糊塗,就幫他收拾。但是弗萊切說,他已經沒有生命或是任何東西跟人分享。

布萊跟弗瑞爾一夥人安全抵達帝汶,一個人也沒少。之後他們回到英國,經過他們的報告,因為是海上叛變,所以還是要經過軍事法庭審訊,結果他被開釋,不過宣判時,主審的軍官對他也作了嚴厲的譴責,說他管理方面過分激情,說他做人不夠體諒及正派,但是法庭不能處罰激情,或是是否處罰體諒跟正派,所以裁決他無罪。不過結論是,當初任命他做船長就是一項失敗的決定,重申船長也必須是一個紳士 gentleman 的原則。之後海軍就派了船隻去尋找這班叛徒,及將他們逮捕。

而弗萊切他們在大溪地補充了食水跟食物的同時,也各自攜帶了自己的女人,以及六名大溪地男人,一起去尋找一個安全地點匿藏。他們經過了30 個島嶼都不適合,有的完全是荒島,沒有植物;有的見到土人非常兇惡,拿著武器等在岸邊;途中還見到一艘英國船隻,他們急忙躲避,而且全面戒備,後來在夜間逃向反方向,終於躲過了這艘船。

最後他們到達一個小島,弗萊切發現是地圖上畫錯位置的島嶼Picairn 島嶼,誤差175 英里,上面有水有食物,於是決定在這裡停下。

船員對這裡都很滿意,只有弗萊切滿腹心事。他跟船員們解釋,布萊雖然殘忍,但是法理上他占上風,因為航行的任務,永遠是任務第一,人命第二。他認為布萊有可能回去後被無罪釋放。他認為他們應當回去,將他們這一邊的事情說出來,否則永遠都是待罪者。他說回去有機會被判罪,也有機會平反,至少還他們一個decency 尊嚴。這番話那班船員很難理解,他們說,回去後有很大機會都要被吊死,弗萊切要他們慢慢想想。(下:弗萊切對幾位船員說他的想法,對面三人左起是密爾斯,坤特爾,跟植物學家布朗。)

 

 

 

 

 

 

 

一天晚上睡覺時,梅米堤發現有火光,原來有船員將他們的大船放火燒了,以阻止弗萊切重提回國的話。當弗萊切發現時,立即到船上去搶救重要的東西,包括航海日誌,六分儀,還有食物等等。但是要搶救的東西太多,他一個人出入火海多次,最後終於逃避不及,全身多處地方被燒傷,當他被救出時,已經搶救無望。這時密爾斯等人都十分後悔,解釋他們要這樣做的原因。弗萊切說:你們還不了解我?我不是布萊,我不會跟你們作對。他最後要大家好好相處,還說:我們只要有一個活著,都要回去將事件交代清楚。最後在梅米堤的哭聲中斷氣。

內容補遺:

電影中有些細節交代得不夠仔細,好像說弗萊切在他們抵達Picarin 島上不久,就死於火場。不過根據  Fletcher Christian 的生平,他是在叛變後四年1793年去世,享年僅28 歲。所以在那島上待了四年。

其他人的下落一直要到1808 年,也就是弗萊切死了15 年之後,一艘美國捕鯨輪Topaz 抵達Picarin 島時,才知道,這時島上只剩下一個船員John Adams,也就是亞歷山大史密斯的另一個名字,以及七個大溪地女子。而根據史密斯說,弗萊切是在船員跟大溪地人之間發生爭執時被打死。還說那一次爭執,死了另外四名船員。另一個大溪地女人後來也說,弗萊切是在爭執時被槍殺。

史密斯因為是僅剩的一人,所以很多事是由他交代,也未必完全是事實。他說一名船員 William McCoy 是墬崖死亡,其他船員是在彼此爭鬥時死亡,坤特爾被打死後,只剩下三人,奈德成為新的領導。到最後有的病死,只剩下史密斯(Adams)。他跟土人女子生了一個兒子,他後來選擇用Adams 做姓氏。而史密斯(亞當斯)後來決定帶著家人回英國面對法律,不過當他回去時英國法律已經修改,他已經無須受審。

另外有報導說,有十個叛變者被帶回英國受審,其中四個因為當時沒有參與叛變,只是因為小船地方不夠才留在大船,經布萊證實被判無罪釋放。另外兩個是被動叛變,獲得特赦。一個被判有罪,但因技術原因獲釋,最後有三人被判處絞刑。

後來英國也再度嘗試將麵包果樹運到牙買加種植,不過當地的奴隸都拒絕吃,所以麵包果樹作為糧食的說法,到目前都沒有普及。

至於布萊,他後來在1806 年被任命為澳洲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 的總督,任務是去整頓當地的蘭姆酒Rum 貿易的貪污事件。但是在他管理之下(嚴禁走私),僅僅兩年當地就發生了藍姆酒叛亂事件Rum Rebellion,布萊被當地人逮捕,職務也被撤銷。他後來回到倫敦後去世,享年63 歲。(下:布萊當年的畫像,左為1775 年,右為1814 年。)

 

 

 

 

 

 

片中說,布萊剛剛到大溪地時,對其他人說當地的土人兇殘,殺死了著名的庫克船長Captain James Cook,不過據紀錄,庫克船長是在夏威夷被當地土人殺死的,他的心臟還被當地四個最有地位的長者吃了。

製作與卡司:

據說米高梅在五十年代尾就計畫翻拍「叛艦喋血記」,原因是當時幾部翻拍的古裝電影都很成功:Scaramouche 美人如玉劍如虹  (1952),The Prisoner of Zenda 古堡藏龍  (1952),當時就找了馬龍白蘭度演出,他開口要五十萬片酬,及影片利潤的一成。他後來說,當時大衛連找他主演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但是他說,一來他不喜歡沙漠,二來他說導演大衛連David Lean 「慢工出細活」,他怕拍上半年他會曬成人乾,而且他非常喜歡大溪地,所以選擇這部片子。而且他親自選了一名當時在當地酒店做服務生的20 歲女子Tarita 做女主角。

馬龍白蘭度在拍過這部電影之後,愛上大溪地,他還買下其中一個島嶼Tetiaroa atoll,並與當地政府簽了99 年的租約。同時他還跟飾演梅米堤的Tarita Teriipaia在1962 年八月結婚,之後生了兩個孩子。十年後離婚。Tarita 是南太平洋土生的女子,但有華人血統,當地是法國屬地,所以她也是法國籍。而馬龍白蘭度跟她在一起後,也說一口法文。奇怪(也是巧合)的是,白蘭度此前兩年已經娶了在第一部 Mutiny on the Bounty 叛艦喋血記 (1935) 中演出的一位墨西哥女演員Movita 做妻子,後來知道Movita 跟前任丈夫沒有離婚,就在1968 年將這個婚姻註銷,他們也生了兩個孩子。而白蘭度的第一任妻子,則是有印度血統的英國演員,可見他喜歡棕色皮膚的女子。(下:馬龍白蘭度與女主角Tarita,他們在片中的感情是真的。)

 

 

 

 

 

 

 

雖然白蘭度批評大衛連「動作慢」,但是他在這部片子拍攝時卻有意的拖延。雖然他不是導演,但他此時氣焰高過導演,(事實是,他在前面一部片子One-Eyed Jacks拍攝時已經身兼導演),目前他的氣焰就更盛,根據當時「星期六晚郵」的一篇報導,白蘭度在拍這部片子時的態度跟「發神經」沒有差別。在這部片子之前,他的聲譽非常好,被視為前途無量的大明星,但是自從這部片開拍,他的態度就讓其他人無法忍受。首先他跟導演Lewis Milestone 無法合作。麥爾史東的做法是,架好攝影機後,就教演員怎麼演,但是白蘭度是新式的理論派,他喜歡琢磨一個角色,還要討論那角色的動機,要進入角色的情緒,找不到動機他不會演。結果不要說導演,其他演員都受不了。

之後他的表現就被形容是「有意破壞」,他時常遲到,即使到了也不記得台詞,經常要提詞卡,據說當他演出死亡那一幕時,還要人將台詞寫在跪在他身邊的梅米提的額頭上。而且很多時說台詞時含糊其辭,沒人聽得懂。他過去已經有要求多次重拍的習慣,現在就經常要拍二三十次才夠。

導演跟製作人更不高興的是,他此時體重已經開始上上下下,由170 磅到210 磅之間,服裝部門要用有鬆緊的布料給他做服裝,以免撐破。而且因為飾演船長的Trevor Howard 比他明顯高些,他又堅持穿有跟的鞋子,攝影師為了隱藏他的高跟鞋,也增加困難。(馬龍白蘭度身高五呎九吋,Trevor Howard 五呎十吋半,其實相差不多。)

結果這部片子的拍攝過程被拖長了,甚至到了雨季來臨還在拍。Trevor Howard 後來忍不住說他是「最不專業的,跟莫名其妙的」演員,飾演船員密爾斯的是後來紅起來的Richard Harris,他說跟馬龍白蘭度拍片,是一場惡夢。據說在電影拍完後回到好萊塢,白蘭度要求重拍他「死亡」的一幕,但是大夥已經離開了大溪地,只有在片場拍,而此時導演已經拒絕再跟白蘭度「相處在一間房間內」,米高梅就換了一個導演導那一幕。

導演麥爾史東後來解釋,「麻煩在開拍後兩個星期就開始,原因是製片單位答應了白蘭度很多條件,但後來他無法做到,而且他甚麼都插手,你只能聽他的,或是不理他。製片人跟我都無計可施。」麥爾史東指的是,白蘭度在簽約拍這部片子時,裡面有一條款,說他有consulting 顧問的地位,所以導致他甚麼都要插手。

後來白蘭度自辯,說大家將他當作替罪羊,原因是開拍之後就沒有一部完整的劇本,所以他根本無法連串劇情。不過他後來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男主角崔佛霍華 Trevor Howard ,向他道歉。而這部片子沒有賺錢,他也因此沒有分成。

至於這片子的劇本,確實是一邊演一邊改,不過責任歸誰就很難說,麥爾史東說:編劇Charles Lederer 每天都在改劇本。旁邊有好幾個編劇給意見,白蘭度也是其中之一。而每天早上他都跟白蘭度兩人改劇本,所以我們到下午還不能開工。

馬龍白蘭度演這片子時37歲,在影城是已經相當成功的大明星,過去已經被提名金像獎五次,獲獎一次;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慾望街車  (1951),Viva Zapata! 薩巴達傳  (1952),Julius Caesar 凱撒大帝 (1953),On the Waterfront 碼頭風雲 (1954 / 得獎),Sayonara 櫻花戀  (1957)等。他之後還會以1972 年的The Godfather (教父)再度得獎。雖然大家都說他這時不夠專業,我卻注意到他在這部片子說的是一口非常濃的英國口音,這是出人意外的可喜。記得他在「櫻花戀」中因為要飾演一位德州軍官,也說一口南方口音,一方面證明他的語言能力高超,一方面也證明他用心。不過這部片子的經驗,就大大影響他今後的演出機會跟地位,直到十年後的「教父」一片才恢復。

這片子的演員中很多人愛喝酒,甚至酗酒。其中最厲害的是飾演亞歷山大史密斯的Hugh Griffith,他因為經常喝醉酒,後來被開除了,所以他的角色在片中很久才出現一次,而他因為是後來唯一生存者,地位又很重要,所以觀眾會很奇怪,這樣重要的角色怎麼戲份這樣少。此外Trevor Howard 跟Richard Harris 也愛喝兩杯,有一次Trevor Howard 喝酒後失蹤,第二天早上遲到了兩個小時,雖然他整夜沒有睡覺,但是當他出現之後,卻表現完美,所以導演也就算了。(下:飾演船員米爾斯的是英國演員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圖中左,這是他早期作品,以後他大大走紅,是很多大片的主角,包括:Hawaii /1966,Camelot 鳳宮劫美錄 /1967,Cromwell /1970,等。)

 

 

 

 

 

 

盡管馬龍白蘭度在拍攝時天怒人怨,但是他自己卻很開心,他後來在自傳中說:從我第一眼見到大溪地,就遠超過我的想像,之後每天導演一喊cut,我就換上衣服開車到海灣,去跟當地請的工作人員跟演員一起游泳。有時我們一天只拍兩三個(片段),所以我有很多時間享受。之後我就愛上那地方跟那些人。

這電影中用的那艘船,是以75 萬美元在加拿大Nova Scotia 製作的一艘複製品(下圖),但是卻比原來的船還要大,因為要預留位置安置攝影機,以及給工作人員活動。不過後來工作人員還是抱怨活動空間不足。這艘船用了九個月時間建造,比預定的時間多出三個月,所以電影是先拍大溪地部分,之後才拍船上的部分。(所以亞歷山大史密斯在島上出現的部分較多,在船上卻沒有他的戲。)

 

 

 

 

 

 

最後這部片子的預算比預期高出一千萬元,用了一千九百萬元才拍好,所以雖然賣座不俗,居全年第五位,卻沒有賺錢。也影響到影片的影評,攻擊這部電影是爛片,只是視覺好看,沒有深度。又攻擊馬龍白蘭度的演技,說他將這位大副演成好像是膚淺的花花公子,又或是遲疑不決的哈姆雷特。就在「星期六晚郵」那篇文章出爐後,馬龍白蘭度控告這份雜誌誹謗,要求索賠五百萬元,米高梅MGM公司主席Joseph Vogel 出面支持白蘭度,沒想到給Vogel 惹來麻煩,在影片推出後他自己被迫辭職。

主要演員表:

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 飾演大副弗萊切 Fletcher Christian (真有其人)

崔佛霍華Trevor Howard 飾船長布萊 Capt. William Bligh (真有其人)

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 飾船員約翰密爾斯 John Mills

休葛里夫斯Hugh Griffith 飾船員亞歷山大史密斯 Alexander Smith (真有其人)

理查海登Richard Haydn 飾植物學家布朗 William Brown

Tarita Teriipaia 飾酋長女兒梅米堤 Princess Maimiti (真有其人)

Matahiarii Tama 飾酋長 Chief Hitihiti

Percy Herbert 飾船員坤特爾 Matthew Quintal (真有其人)

Duncan Lamont 飾船員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

Gordon Jackson 飾船員Edward Birkett

Chips Rafferty 飾船員Michael Byrne (真有其人)

Noel Purcell 飾舵手 William McCoy (真有其人)

Ashley Cowan 飾 Samuel Mack

Eddie Byrne 飾導航員福瑞爾 John Fryer (真有其人)

Tim Seely飾候補軍官奈德 Edward “Ned” Young

亨利丹尼爾 Henry Daniell 飾海軍軍事法庭主審法官

Torin Thatcher 飾軍事法庭軍官之一

 

Click: 62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