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Camelot 鳳宮劫美錄

2022-03-22 01:25:40

這是華納七藝公司Warner Brothers-Seven Arts在1967年推出的彩色大銀幕古裝歌唱片。說的是英國傳說中在第5-6世紀統治英國的亞瑟王King Arthur的故事,而這個劇本就著重於亞瑟王,跟他的圓桌武士蘭斯洛Lancelot,以及妻子(皇后)關妮維爾Guenevere之間的三角戀愛關係。電影劇本是根據1960年一部同名舞台劇改編。這齣舞台劇由美國著名填詞人Alan Jay Lerner (及寫對白),跟作曲家Frederick Loewe聯合編作。

這歌舞劇在百老匯演出時非常轟動,當時是由英國的影星李察波頓Richard Burton,跟茱莉安德魯斯Julie Andrews演出,搬上銀幕時也希望由他們主演,但是報酬跟時間都談不攏,結果換了英國的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跟凡妮莎雷格瑞芙Vanessa Redgrave飾演亞瑟王跟關妮維爾。他們名氣雖然遠不及前面兩人,但可能更適合劇中角色。至於武士蘭斯洛,就由剛剛崛起的國際紅星義大利籍的法蘭克尼洛Frank Nero飾演。

這電影有十多首歌曲,多數都是亞瑟王跟關尼維爾所唱,而男女主角李察哈里斯,跟凡妮莎雷格瑞芙兩人都是自己唱的,只有法蘭克尼洛是由人代唱。片中的古堡外景,則是在西班牙拍攝。

這電影的導演是Joshua Logan,推出後大受歡迎,是全年賣座前十名之內,賺了一倍半的利潤。同時獲得五項金像獎提名,獲獎三項:最佳攝影,最佳錄音,最佳藝術指導/布景(獲獎),最佳服裝設計(獲獎),最佳原創或改編音樂(獲獎)。

劇情:

電影開始時,亞瑟王想起他摯愛的妻子關妮維爾Guenevere (Ginny 金妮),現在他要為了金妮去跟蘭斯洛打仗。想起過去幾年的事,忍不住問那位從小就一直引導他的仙人梅林Merlin,到底哪裡出了問題。梅林叫他好好回想,於是他從自己第一天見到關妮維爾那天想起。

那一天,是他結婚的日子,那是一場安排好的政治婚姻,他心裡忐忑,不知道新娘是怎麼樣的人。於是一個人躲在樹林裡的樹上,這時他唱了一首歌I Wonder What the King Is Doing Tonight,。意思是我知道我的國民在想甚麼,但是希望知道國王心中想甚麼。他說他心中恐懼,寧願去蘇格蘭釣魚。

這時一輛高級馬車經過,裡面躺著的就是關妮維爾,她全身包裹著白色的皮草,非常美麗。她也是因為要來跟素未謀面的亞瑟王結婚,心理不安,她唱了一首The Simple Joys of Maidenhood,意思是希望有一般少女的簡單夢想,有簡單的快樂,她問:好的男兒在哪裡?好的武士在哪裡?她就趁馬車停下來,宮女要為她做頭髮時,對宮女說,想喝一杯茶。當宮女去幫她煮茶水時,跑下馬車逃走了。

她跑在樹林裡時,亞瑟王剛剛聽見她唱的歌,已經知道她就是自己今晚的新娘,又見到她十分美麗,正想藏起來,卻不小心將自己的劍掉到地下,嚇著了關妮維爾。他只有下來道歉。他們聊天時,他指著前面樹林以外的,他的城堡在月光下閃閃發光。關妮維爾問他是誰,他說梅林叫他是Wart 小瘤,關妮維爾見他談吐不錯,就要他跟自己一起逃走,以免自己嫁給那個兇悍的國王。他拒絕了,還勸對方不要想逃走。這時他唱起Camelot,意思是,那是一個完美的地方。天氣永遠完美,白天從來不下雨,清晨的霧在早上九點鐘一定散去。七月跟八月不可以太熱,冬天下的雪有一定的限度。每個人在那裏一定永遠快樂的生活下去。(下:他們第一次見面。)

 

 

 

 

 

 

 

 

正當關妮維爾陶醉在他形容的幻境中時,這時湧來大批士兵,原來是見到亞瑟王失蹤來找他的。但是關妮維爾不知道,以為是來捉他的,因為他跟自己這個貴族在一起,所以還叫他躲起來。沒想到士兵見到他,都跪下來稱呼他陛下。他才苦笑著對她說,自己就是亞瑟王。

亞瑟跟她說,自己這國王來得意外。只因為18歲時,出現一把插在大石中的劍,有仙人說,誰能把那把劍從石中拔出,就是全英國的王。這時全英國武士齊集比武,但都無人能拿出那把劍。而他正前往倫敦,經過時試了三次,第三次輕易取出那把劍,在場的人就全部下跪,稱他為王。

他們的婚禮像是夢幻,幾百支蠟燭照亮了小徑,引導穿著針織禮服的關妮維爾走向亞瑟王。Camelot的歌聲繼續響起。之後,亞瑟跟關妮維爾展開了幸福的婚姻生活。亞瑟在關妮維爾身上找到了理想的妻子,也找到一個可以傾訴心事的伴侶。(下:他們的婚禮。)

 

 

 

 

 

 

 

 

 

 

這天他說起自己的王國,自己的理念。他說以前梅林教他,思想時可以將自己想做一隻動物。他就想自己是貓頭鷹,如果是貓頭鷹,就見不到國家的疆界,就不會打仗。他還說梅林是一個倒著生長的人,(從老活到年輕),所以他記得「以前」的事,也就是我們「未來」的事,可以說是準確的預言家。

金妮問她如何可以做到這理念,他說可以經過辯論,制定法律,每一方面都改進。他又說,武力Might不永遠代表正義right,他要從全國各地徵召一批武士,只做正義的事,might for right以此團結英國。為了不分階級,他們的聚會必須是圍著圓桌,於是圓桌武士的概念出現。

亞瑟王的徵召傳單在全國散發,各地勇士紛紛湧到。不過這訊息也傳到法國,當地一名著名武士蘭斯洛Lancelot du lac認為這是很好的理念,也願意參加。就帶著隨員Dap長途跋涉,一路上餐風露宿到了英國。途中他唱著C’est Moi,述說自己勇猛善戰,從未失敗過,有捨我其誰的氣勢。同時誓言要與亞瑟王並肩作戰。快要到達Camelot時,他跟騎馬經過的亞瑟相遇,亞瑟向他挑戰,他一劍就將亞瑟擊倒下馬,摔到地上。這時其他士兵要捉住他,說他擊倒了亞瑟王,他立即下跪請求原諒。亞瑟王說不怪他。他述說了背景,說自己的父親曾經是法王King Ben。亞瑟說他記起來,梅林曾經跟他提起過這人,內容他記不得了。但是他們惺惺相惜,一見如故。

蘭斯洛急著想出任務,要亞瑟派給他一個任務,但是亞瑟說,今天是五月一日,是國民採花的日子,他帶他去看皇后跟國民一起採花,一起野餐。還說文明世界的人,需要一些閒暇嗜好。這時他說他想起來了,梅林對他說過,蘭斯洛將是他底下最好的一個武士.(下:亞瑟帶他去見關妮維爾.)

 

 

 

 

 

 

 

亞瑟帶著蘭斯洛到野餐的地方,跟關妮維爾介紹了蘭斯洛。這時關妮維爾跟大群國民正在進行採花活動。大家衣服穿得漂亮,還在唱The Lusty Month of May,歌詞是歌頌五月,年輕人都在戀愛,而且不怕做錯事,因為大家都年輕,因為是五月。

第二天,樹林裡出現一個老人,亞瑟問他是誰,他說他是King Pellinore,他失去了自己的王國,但是記得好多年前在這裡住過。亞瑟決定收留他,讓他住下來。之後有事就請教他,稱呼他是Pelly。

蘭斯洛成為圓桌武士之一後,建議為武士制定規章,提高武士身分。每一個武士都有頭銜,以後都稱作Sir。

關妮維爾以及當時在場的一些武士,見到亞瑟跟蘭斯洛的親熱態度,以及蘭斯洛的自信跟傲氣,特別還因為他是法國人,都開始忌妒。之後關妮維爾私下分別跟現有的三位最強悍的武士萊諾Sir Lionel,沙格拉莫Sir Sagramore,迪納丹Sir Dinadan商量,要他們跟蘭斯洛挑戰,比武。這時關妮維爾唱的是Then You May Take Me to the Fair,這三人都擔保,一定將蘭斯洛打倒,甚至會打碎他的頭骨。

亞瑟看出來關妮維爾對蘭斯洛的忌妒。這天晚上,亞瑟叫來了梅林,他說,梅林從小教了他很多東西,但是沒有教導他怎麼適當應付一個女人,這時他唱的是How to Handle a Woman。他問:我該誇耀她,嚇唬她,還是跟她溫柔談情?或是只是愛她。金妮,金妮,你到底想些甚麼?我不了解你。最後他說:我想,對付女人的方法,就只是愛她。

比武那天到了,三位武士一一出場跟蘭斯洛比武。每一位武士出場時,關妮維爾都為他們熱烈鼓掌。第一位是萊諾,他一出場很快就被蘭斯洛的劍擊下馬。關妮維爾很失望。第二位是沙格拉莫出場後,也很快就被摔下馬,站都站不穩。亞瑟心裡高興,但是關妮維爾明顯不快。第三位迪納丹上場後,轉到第二圈才被擊下馬,但是傷勢很重,無法起身。亞瑟王跟關妮維爾都趕上前去看,亞瑟跟其他武士都判定他已經死了,亞瑟拿起一件披風,蓋住他的臉跟身子。關妮維爾非常難過。這時蘭斯洛趕來,他氣急敗壞的要求亞瑟掀開那披風,然後抱起迪納丹,口中懇求他不要死,並不斷揉他的胸部。結果沒多久,迪納丹開始呼吸,活過來了。這時關妮維爾對他露出欽佩的眼光,甚至跪下來。蘭斯洛見到,自己跪在皇后面前。其他在場的女子都下跪,露出仰慕的眼光。亞瑟見到,知道他已經失去了他的金妮。(下:蘭斯洛救活了迪納丹。)

 

 

 

 

 

 

 

 

 

這晚上蘭斯洛躺在床上,對隨從Dap說:「我內心充滿恐懼,你比我年紀大,或者有經驗。我是幾小時前才第一次感覺到,這讓我心懷恐懼。」特別因為,作為武士他已經選擇了、也宣誓會永遠守貞。

亞瑟王也感到惶恐。他叫來Pelly,問他是否戀愛過。Pelly說只有一次。亞瑟跟他坦白說:我一方面太老,一方面太年輕。我老得知道,這不是我的幻想,年輕的我就讓這事煎熬著我。

蘭斯洛第二天到皇宮去見亞瑟,亞瑟不在,只見到關妮維爾。他忍不住說了:金妮,金妮,我愛你。上帝寬恕我。關妮維爾望著他說:如果要寬恕,我們兩個都要請求寬恕。這時亞瑟進來,通知他們到圓桌那哩,但也見到他們兩人對望的眼神。

他們都到了圓桌,亞瑟跟關妮維爾坐在台上,亞瑟要正式封蘭斯洛為武士。蘭斯洛騎著白馬進來,之後下馬走向亞瑟王。亞瑟王用劍點他的肩膀,完成儀式。之後亞瑟一個人走出房間到樹林哩,他問自己,如果要選擇世界上一個完美女人:最好的面孔,笑容,心地,聲音,頭髮,每一個細節,唯一的選擇就是關妮維爾。如果要選一個人可以做自己的兒子,兄弟,朋友,最好的選擇就是蘭斯洛。我愛他們兩人,但是他們今天卻背叛了我。我必須讓他們付出代價。但是回頭一想,我是王,不是普通男人。一個文明的國王,難道就這樣磨難他們?文明人不會取他所愛人的生命。何況他們也在痛苦。熱情是無從選擇的。我更不懷疑他們對我的忠心,我的上帝。…他哭起來了。他說:我應當做一個適當的國王,我們都是文明人,我們要一起度過這事,上帝請你慈悲。(下:亞瑟王冊封他為武士。)

 

 

 

 

 

 

 

 

蘭斯洛跟皇后間的事逐漸傳開,其他武士都知道了。傳說他們經常私自幽會。一些武士開始向蘭斯洛挑戰。見到事態嚴重,這天蘭斯洛跟關妮維爾見面時,討論何去何從。蘭斯洛對皇后說,他確定亞瑟已經知道他們間的事。這讓關妮維爾很難過。蘭斯洛說他必須離去,但是知道很難做到。這時他唱了一首If Ever I Would Leave You。他進退兩難,一方面不捨得離去,又擔心自己一走了之,就好像承認了。他對金妮說,也許一個月後再走,等事態平靜。金妮說,她不在乎未來,因為他們兩人沒有未來。不過她不希望過去被沾汙,讓她感到羞恥。因為過去是她所有的全部。但兩個人都不捨,擁抱久久不捨分開。

但是這事件很快就被人利用。亞瑟過去的一個私生子Mordred莫德瑞出現,他一直希望爭取王位繼承權,但是亞瑟從來不承認他的地位,就企圖篡位。他慫恿其他武士跟蘭斯洛挑戰。面對這樣對名節有關的傳言,蘭斯洛必須應戰。輸了的武士就因此被除名。除非亞瑟王赦免。先後有七個武士被除名。這就中了莫德瑞的計,他的目的就是先讓圓桌武士解散,他就可以打倒亞瑟王。

亞瑟知道他的計謀,他去跟Pelly商量,最後決定,如果有爭論要用法律決定,避免流血。他並且決定用陪審團制度。好處是,陪審團由人民選出,他們不認識控辯雙方任何一個人,就不會偏袒。

這晚上蘭斯洛來找亞瑟王,他請求亞瑟除去莫德瑞,說他挑撥離間,煽動國民要爭取自己的土地。他又去跟那些被廢的武士們聯絡,企圖政變。亞瑟說,他沒有後悔當初沒有承認莫德瑞的地位。他還說,期望有一天,他跟關妮維爾的孩子可以繼承王位,但是命運似乎不允許。關妮維爾為了安慰他,唱了一首:What Do the Simple Folk Do?,雖然兩人的情緒是兩極,但是都有哀愁。歌詞是說:一般尋常百姓,當他們感到哀愁時做些甚麼?他們或許有一套系統,唱歌,跳舞,吹口哨,世界又美好起來。…他們一時起身跳舞,一時吹口哨,兩人都盡量隱藏內心的哀愁,但是眼中都有淚水。

第二天一早,蘭斯洛又受到挑戰,跟另一個武士在圓桌上決鬥。亞瑟王進來見到,一言不發的出去,他到樹林裡大叫梅林出來。他說他記得小時候問過他,悲哀的好處是甚麼,他回答「學習」,但是他現在連思想都不行,如何學習。梅林說:「思想是全部,除了愛。愛是第七天的事。」梅林並叫他試想自己是一隻老鷹,一隻松鼠,再決定怎麼做。這時莫德瑞來了,他問亞瑟最愛誰,皇后嗎?亞瑟承認。他又說「蘭斯洛呢?」亞瑟說他也愛。莫德瑞就提起有關他們的傳言,亞瑟說這只是大家猜想,他們都沒有證據。莫德瑞說,證據是要找的。亞瑟就說他今晚不回宮去,他要整晚打獵,明天中午才回去,要莫德瑞回去告訴大家。莫德瑞很高興地回去說了。

蘭斯洛聽到了,果然去找關妮維爾,他要關妮維爾跟他一起走,但是她說她不會辜負亞瑟,決定留下來。蘭斯洛也保證不再來找她。他們唱了一首I Loved You Once In Silence,彼此互道再見。但是這時莫德瑞來了,還帶著多名武士一起。蘭斯洛見到就跟這幾位武士打鬥,最後他贏了,並迅速逃走,亞瑟王正好趕回來,見到蘭斯洛頭也不回的走了。他回到宮裡,見到多名武士都死了,而關妮維爾就被人戴上手銬帶走。

經過法庭審訊,陪審團判她叛國罪成立,要被燒死。亞瑟在宮中聽到宣判,但是這法律是他制定的,他沒得反悔。執刑那天,清晨五點鐘,關妮維爾被帶到刑場,Pelly在窗口見到,問亞瑟為什麼不赦免她?亞瑟說:「我如果選擇赦免皇后,就是毀了法律。」Pelly見到衛士在關妮維爾腳下堆滿了樹枝。Pelly又叫亞瑟過去,說士兵在等他的最後訊號。亞瑟不肯過去,還問:沒有人來救她嗎?這時聽到大批馬蹄聲音,亞瑟高興的說:蘭斯洛來了。果然,蘭斯洛帶著大批武士趕到。他們制伏了在場的衛兵,之後蘭斯洛一舉將關妮維爾捉住放到他的馬匹上,之後大批人都離開了。

因為這一次死了不少武士跟衛兵,大夥都壓迫亞瑟報仇。這就是電影開始時,亞瑟面對必須跟蘭斯洛打的一場仗。莫德瑞幸災樂禍地說:你的圓桌垮了。亞瑟認為,英國又要回到不停的爭戰的黑暗時期。他在樹林裡跟梅林請求,讓自己變成一隻老鷹,可以飛離這裡。這時在樹林的霧裡,他見到蘭斯洛跟關妮維爾走過來。三人見面恍如隔世。關妮維爾說,他們希望能夠回來還債。亞瑟說,怎麼還,這裡已經沒有司法了。士兵都要報復,雖然他認為報復是最沒有意義的主張。蘭斯洛問他,沒有補救的方法?他說太遲了。他們的理想已經不存在,只剩下一個見不到,摸不著的理念。他要他們兩人回去過他們愉快的日子。這時蘭斯洛才說,關妮維爾已經進了修道院,不會還俗了。亞瑟過去揭開關妮維爾的頭套,露出剪短的頭髮。之後他要他們離去,蘭斯洛先走了,關妮維爾這時哭著說:我一直希望在你的眼中,見到你原諒我,但是我想我見不到了。亞瑟忍不住將她攬在懷中,叫著她的名字,說Goodbye, my love。這時才見到後面有兩名等候的修女。關妮維爾離去後,他說了最後一次的My dearest love。

亞瑟非常傷心,他的理想破碎了。這時有一個小男孩Tom走過來,他說他聽到有這麼一個地方,Might for right,Justice for all,所以他要加入成為圓桌武士。這讓亞瑟重新恢復希望,他為湯姆封了武士,叫他回去廣為宣傳這理念。之後亞瑟再度唱了那首Camelot,叫大家每晚睡覺前記得那個完美的地方,「哪裡白天不下雨,冬天不會長過三個月…曾經有一霎那時間,有一個光輝的時刻,那裏叫做Camelot。」

製作與卡司:

這樣的結局讓人唏噓,充滿理想的亞瑟最後被迫要跟蘭斯洛廝戰一場。沒人知道他們的下場。亞瑟王的故事非常理想主義。他要推動文明政治。武力必須用來做正義的事,司法必須公正,即使要讓自己最心愛的人被燒死。但是他的內心卻希望蘭斯洛出現,拯救心愛的金妮。其實他早已經原諒了她。

亞瑟王的故事被拍成很多電影,包括卡通片。這一部是少數的集中在亞瑟王,蘭斯洛,跟關妮維爾的三角情史方面,也詮釋得很好。每一個人的感情都這樣純真,沒有一個人讓你覺得骯髒。最後的結局讓人覺得遺憾,但也是原著的結局。沒有人可以改變。比較起來,1953年的那一部 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 圓桌武士,雖然內容相當豐富,但是對於蘭斯洛跟關妮維爾的感情只是點到為止。或許因為當時的米高梅還是守著舊有的電影檢查制度,讓人摸不著頭腦,究竟為什麼關妮維爾最後要進修道院。

這個劇本在舞台上就十分成功,因為是同樣的台詞及歌詞。所以Alan Jay Lerner功勞最大。這個劇本在舞台上就十分成功,因為是同樣的台詞及歌詞。所以Alan Jay Lerner功勞最大。Alan Jay Lerner是傑出的作詞人,他跟作曲家Frederick Loewe合作的劇本中,傑出的相當多,包括 Royal Wedding (1951),An American in Paris 花都舞影 (只是編劇/1951),Gigi 金粉世界(1958),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 (1964),Paint Your Wagon 長征萬寶山 (1969) 等。

非常高興華納將這劇本搬上銀幕,可以讓大家長久的欣賞。如果只是舞台劇,就長久淹沒了。而這個劇本中真是字字珠璣,讓人回味,比得上莎士比亞的劇作。比如莫德瑞要他記得自己是他的兒子時,他說:「血濃於水」這句話,通常都是那些一無是處的親戚想出來的。

還有他說:梅林教過我很多,我都忘了,但是我記得這個,他說:快樂是一種美德。一個邪惡的人不會快樂。他們或者懂得征服Triumphant,但不是真正的快樂。(我想真正懂得這句話的人不會很多。)

當蘭斯洛決定離開關妮維爾時,他說:我怎能離開你,金妮,看著你,我甚麼時候可以走?不可能是夏天,不可能,你的頭髮反映在金色陽光下,嘴唇像火一樣。哦,春天也不行,夏天,冬天或是秋天,沒有一個時刻是可以離開你。

還有一次亞瑟有感而發地跟莫德瑞說:這世界上唯一可以度假的地方是在過去。

或許很多人認為男主角李察哈里斯 Richard Harris 不夠氣派,不像舞台上的李察波頓,但是事實上,看過這電影要覺得他是更理想的選角。他這人初看不起眼,但是很快他就進入亞瑟的世界。他的眼神充滿了理想與悲哀。不是每一個演員可以做到。看到電影最後,你覺得他比演蘭斯洛的小生Frank Nero 還要有型,你會認為他就是第五世紀的亞瑟王。很可惜,很多觀眾會因為他當時沒有名氣而忽略他。而最可佩的是他也會唱歌,(後來更是歌星,他在1968 年灌錄的一首長達七分半鐘的 MacArthur Park 更風行一時,是銷售過百萬的金唱片。)這電影中的歌曲他也都是自己唱。

最初華納公司並沒有考慮用他,據說當時他在拍 Hawaii (1966),聽到華納要拍這部片子,他就積極主動爭取。根據哈里斯自己後來表示,他連續在四個月內,幾乎每天寫信跟發電報給編劇 Alan Jay Lerner,導演羅根 Joshua Logan,還有華納的老闆Jack Warner,要求對方給自己試鏡。他們都拒絕,說他名氣不夠大,又不會唱歌。結果有一天他到羅根慢跑的地方攔截他,說他願意自己出錢試鏡,羅根還是不同意。他說,那時羅根去問過影星道格拉斯 Kirk Douglas 的意見。道格拉斯問他,你認為他是否適合這角色,羅根說適合,但是他不喜歡他。道格拉斯說,如果每一個人都要喜歡我,那我一部片都都不可能拍。羅根才同意給他試鏡。哈里斯自己請了最好的攝影師 Nicolas Roeg 為他導演試鏡,結果羅根跟華納都滿意他的試鏡。他也得到了這個角色。(下:三位主角)。

 

 

 

 

 

 

 

女主角凡妮莎雷格瑞芙Vanessa Redgrave後來也被認為是完美的選角。她除了美麗,而且氣質不凡,可以算是半人半仙。遇到她可以說是運氣。因為最初考慮過Julie Andrews (她在百老匯演出這角色),奧黛莉赫本,Shirley Jones,安瑪格莉特,Mitzi Gaynor等人。但是羅根認為凡妮莎最適合。她此時29歲正是最美麗的時候。而且她身高五呎11吋(180公分),衣服穿在她身上,飄飄欲仙。她也不是歌星,但是唱歌過得去。最後允許她自己唱歌,全部過得去。最初華納不願意用她,因為她公開左傾,當時還參加英國的工人革命黨,經常參加左派的示威訴求。後來是導演羅根幫她談合約,解決了華納那邊的疑慮。

蘭斯洛的角色難度更高,因為他是傳說中的白馬武士的典型,舞台上這角色由Robert Goulet 飾演,他特長是唱歌。但是羅根對這角色要求很高,除了必須是法國人,有崇高理想,而且會施法術(他讓一個武士起死回生),還要讓關妮維爾愛他。後來在哈里斯極力推薦下,找到了義大利的Frank Nero法蘭克尼洛,只是他義大利口音很重,找了專人為他補習英文。最初讓他自己配音唱歌,後來沒通過,結果是由Gene Merlino幫他幕後代唱。

凡妮莎在拍這部片子時,跟小她四歲的法蘭克尼洛發生感情,這一年她剛好跟原來的丈夫Tony Richardson離婚(丈夫跟法國女星Jeanne Moreau結婚去了)。她跟尼洛生了一個兒子。三年後後他們分手,她跟飾演過詹士邦的Timothy Dalton同居了十五年(1971-1986),但是在2006年,這時69歲的她才跟Frank Nero結婚。他們直到現在還在一起,凡妮莎今年85歲了。應該也是一段令人羨慕的愛情。

一向小氣的華納本來不准羅根到英國實地拍攝,後來開了綠燈,羅根到英國考察後,發現英國的城堡多數不是改建,就是荒廢,反而在西班牙見到許多仍然保留完好的中古城堡,終於在Coca選擇了最適合的城堡,作為Camelot的外景。另外在Segovia選到了蘭斯洛的城堡Joyous Gard。(這一點我深有體會,當我在西班牙參加朝聖之旅時,見到隨處都是他們保留的古代建築,特別是小城鎮,包括教堂,橋梁,居民房舍,古堡,甚至地面的石磚等等。我們住過的一座旅館就是古代城堡改建。)

這個劇本在百老匯演出時,正是甘迺迪總統在任時。甘迺迪夫人賈桂琳Jacqueline 非常喜歡這齣舞台劇。1963年甘迺迪被暗殺後,她就對記者說,希望大家記得甘迺迪的白宮就是Camelot,那是一個光輝的一瞬間。賈桂琳是一流宣傳好手。創造了甘迺迪的Camelot神話。

這電影中的歌曲依次序排列如下:

1, I Wonder What the King Is Doing Tonight (亞瑟王在樹林中唱的,擔心今晚的婚禮),

2, The Simple Joys of Maidenhood (關妮維爾在樹林中唱,希望做平凡人),

3, Camelot (亞瑟王對關妮維爾唱的,介紹Camelot),

4, C'est moi (蘭斯洛在路上唱的),

5, The Lusty Month of May (關妮維爾在野餐會中唱的),

6, Follow Me (採花節中的合唱),

7, Then You May Take Me to the Fair(關妮維爾跟三位武士合謀時唱的),

8, How To Handle a Woman (亞瑟王對妻子有了疑慮),

9, If Ever I Would Leave You (蘭斯洛對關妮維爾訴衷情),

10, What Do the Simple Folks Do? (關妮維爾跟亞瑟王感情有變之後唱的),

11, I Loved You Once in Silence (關妮維爾跟蘭斯洛道別),

12, Guenevere (關妮維爾決心出家後的合唱).

 

主要演員表:

李察哈里斯Richard Harris 飾亞瑟王King Arthur

完泥沙雷格瑞芙Vanessa Redgrave 飾關妮維爾Guinevere (金妮Ginny)

法蘭克尼洛Franco Nero 飾蘭斯洛Lancelot du Lac

大衛漢明斯David Hemmings 飾莫德瑞Mordred

Lionel Jeffries飾失落的老王King Pellinore

Laurence Naismith飾梅林Merlin

Pierre Olaf 飾蘭斯洛的隨從Dap

Estelle Winwood飾關妮維爾的宮女Lady Clarinda

Gary Marshal飾武士之一Sir Lionel

Anthony Rogers 飾武士之一Sir Dinadan

Peter Bromilow飾武士之一Sir Sagramore

Sue Casey飾Lady Sibyl

Gary Marsh 飾湯姆Tom of Warwick

Nicolas Beauvy飾演亞瑟兒童時期Young Arthur

 

 

附帶Camelot歌詞

It's true! It's true! The crown has made it clear.
The climate must be perfect all the year.

A law was made a distant moon ago here:
July and August cannot be too hot.
And there's a legal limit to the snow here
In Camelot.
The winter is forbidden till December
And exits March the second on the dot.
By order, summer lingers through September
In Camelot.
Camelot! Camelot!
I know it sounds a bit bizarre,
But in Camelot, Camelot
That's how conditions are.
The rain may never fall till after sundown.
By eight, the morning fog must disappear.
In short, there's simply not
A more congenial spot
For happily-ever-aftering than here
In Camelot.

Camelot! Camelot!
I know it gives a person pause,
But in Camelot, Camelot
Those are the legal laws.
The snow may never slush upon the hillside.
By nine p.m. the moonlight must appear.
In short, there's simply not
A more congenial spot
For happily-ever-aftering than here
In Camelot.

Click: 251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