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Seventh Cross 還我自由

2022-08-20 19:57:03

這是米高梅在1944年推出的戰爭劇情片,說的是納粹當權初期,七個集中營逃犯一一被捕之後,剩下最後一個,如何逃離納粹魔掌。敘述的是部分德國人冒死協助的精神。劇本是根據一個德國難民Anna Seghers安娜希爾斯(筆名) 在1942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安娜出生於猶太家庭,嫁給一個匈牙利共黨分子,二戰發生後逃離德國,定居墨西哥,直到二戰結束返回德國。

這電影由史賓賽崔西Spencer Tracy主演,主要配角是Hume Cronyn 休姆克郎寧,以及他銀幕下的妻子Jessica Tandy潔西卡坦迪,這是他們夫妻檔第一次在影片中合作,他們在本片中也是飾演一對夫妻。克朗寧並且因為本片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這也是導演Fred Zinnemann的第一部劇情片。他之後會導演很多成功大片:正當中High Noon (1952),From Here to Eternity 亂世忠魂  (1953),A Man for All Seasons 良相佐國  (1966)等。據說Zinnemann後來的成功跟這部片子有很大關係,因為片子拍完後,很少接受訪問的男主角崔西難得的接受娛樂雜誌的專訪,對於Zinnemann的導演方法跟技巧,給了很多溢美之詞,之後他在好萊塢的地位就大大提升。

我意外發現這電影被人放上網,可以免費下載及觀看。

劇情:

1936年的德國,在一個叫做Westhofen的集中營內,有七名犯人逃脫了。他們包括華洛Ernst Wallau跟他的好朋友喬治海斯勒George Heisler。其他五人是:戴眼鏡的老師派哲Pelzer,一個著名的馬戲團特技演員畢蘭尼Bellani,一個農夫,一個猶太雜貨店店員Beutler,以及一個作家修格拉Fuellgrabe。

他們逃出集中營後就失散了,華洛最先被捉到,納粹警察非常憤怒有人逃出,就用酷刑威逼華洛說出外面的同黨,問他是否海斯勒是他們的頭頭,逃亡後的計畫,甚至威脅要危害他的妻子跟四歲的兒子,他都不肯說。於是納粹警察將已經半死的他釘在一個樹幹上臨時做的十字架上。沒多久他就死了。之後那名負責的納粹警察頭目Overkamp就說,要將門前七棵樹都做成十字架,將這七個人都捉回來,全部釘在這十字架上。

華洛死後,他的靈魂就跟隨海斯勒,不住地看著他。他想起自己以前對海斯勒說過的話:不要灰心,人類總還有一些是好的,只要有一個善心人活著,人類就有希望。我不相信德國的好人都死光了。

其實他們在外面有接應的人。他們逃亡之前,華洛就跟海斯勒說:你一定要記得前往Mainz曼茲,去某一條街46號找一個Rudolf Schenck項克的人,我們在那裏見面,他有辦法給我們弄到護照。所以海斯勒就一路記得這地址跟這人名。到這時,海斯勒還不知道華洛已經被捕,所以計畫到哪裡跟他相會。

這時納粹警察已經大舉出動要將他們都捉回去,所以他一路隱藏。他在鄉村小路上見到有一個警察駕駛電單車經過時,無處躲藏就爬過一處圍牆翻牆過去,沒想到牆上都是碎玻璃片,他被割破了右手掌。為了掩飾身上穿的囚衣,他在一處農莊的儲物室,取了一件皮外套穿上,又隨手用一塊布包紮手掌。但是那件皮衣的主人,一個中學生立即報警,警方又在地上見到血跡,立即通知各地追拿一個穿著皮衣的逃犯。

他躲藏在一個堆放木柴的木柴堆裡,一群小學生聽到警方的命令,興奮地到處搜索。他幸而躲過追拿,原因是那個戴眼鏡的教師派哲,在對面的農舍裡被捕了,吸引所有捉捕的人都過去看熱鬧。他見到那人不住尖叫被人帶走,知道他成為自己的替身。

之後他趁夜趕往曼茲。途中搭乘一輛貨車司機的卡車,但是那人半途懷疑他有問題,將他趕下車,說自己不想惹麻煩。於是他躲躲藏藏徒步走完剩下的兩公里路。到了曼茲,他躲到一間教堂睡了一晚。

因為項克的住址在曼茲的另一頭,他暫時去不到。其實曼茲是他的家鄉,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回家,因為警察一定會在家附近守候。同樣的,相熟的老朋友都不能去找。他知道可以去找被捕以前的女友蘭妮Leni,他跟蘭妮十分相愛,蘭妮還說過會永遠等他。於是他偷偷摸摸到了蘭妮的住所。但是蘭妮見到他不僅沒有絲毫笑容,還很緊張地要他走。她不僅結婚了,對方還是新政府的支持者。她說你不走我就叫他報警。她不肯把丈夫的外衣給他,甚至不給他食物。他非常失望地離開了。

他知道自己的皮外套是危險的目標,而且警方已經在報上刊登出他跟幾名逃犯的相片,他只有在街上躲躲藏藏。之後他見到前面一群人都在仰頭望,原來是那個馬戲團的畢蘭尼,他在屋頂上被好幾個納粹警察追逐。畢蘭尼因為懂功夫,在屋頂上奔跑如履平地,那些警察在屋頂上顯得笨拙,但是他們有槍,兩次擊中他。最後他知道躲不過了,就伸出雙手跳向地下,似乎要做最後的表演,就這樣死了。海斯勒見到那些群眾多數都沒有反應,只不過都是存著看熱鬧的心。

知道畢蘭尼死了,他想起畢蘭尼說起過一間劇團Marelli Theatre Shop,女老闆答應給他提供替換的衣服。他見到那劇團就在附近,就去找那女人瑪瑞里Madame Marelli。他說他知道畢蘭尼不會來了,他是否可以取走他的衣服?瑪瑞里沒有表情的說,畢蘭尼是最好的特技演員,也許藝術家都有點個性,說來又不來。她將準備好的衣服,大衣,甚至帽子都取來給他。臨走見到他受傷的手,還說你可以到同一條街的醫生那裏去看看。(下:劇院老闆娘提供他所有衣服跟帽子。)

 

 

 

 

 

 

 

 

當他走出來,伸手掏口袋,發現裡面有一卷鈔票。知道是瑪瑞里特地放的,心理感到一絲溫暖。原來她一直都知道他們的背景。他信步走到那醫生的診所。那是一個猶太醫生Dr. Loewenstein羅文斯坦,他說這樣的傷口他必須向官方報告,問了他的姓名,(他說了假姓名),那醫生細心幫他塗藥包紮,還叫他過兩天來複診。那醫生的表情跟瑪瑞里的一樣,沒有表情的表情。他知道那醫生不會舉報他。

其實此時他以前另外一個朋友法蘭茲Franz Marnet這時由柏林來到曼茲,他也是地下組織的人。海斯勒因為一直以為他在柏林就未想起他。法蘭茲到了曼茲就去找另外一個當地的地下組織的頭子赫曼Leo Hermann。他告訴赫曼這情形,說他們一定要幫助海斯勒,現在問題是怎麼找到海斯勒。他要大家想辦法,同時先為他準備護照跟一筆錢。不過到此時大家都沒有頭緒。

換了新的衣服之後,他終於到了項克住的地方,不過敲門沒有人應,之後一個鄰居出來說,項克夫婦兩人昨天同時被蓋世太保帶走了。他連最後一絲希望都沒有了。他在街上頹喪的走著,這時有人跟蹤他他都不知道。他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小公園準備坐下,那人叫住他,原來是跟他一起逃亡的作家修格拉。修格拉告訴他,現在所有人都被捕了,只剩下他們兩人。他認為這世界的人都邪惡,覺得一點希望都沒有,與其這樣擔驚受怕,不如去自首,還要拉他一起去。他拒絕,說不到最後他都不會放棄。修格拉自己去自首了。

結果七棵樹的十字架,有六棵都已經有了「主人」,只剩下一個空的十字架。

當他在街上時,聽到廣播說到他的懸賞已經提高到五千馬克,而且有了他的新的描述。原來昨天項克的鄰居提供了他的新的描述。他感到更不安全。這時他想起另外一個以前的好朋友Paul Roeder保羅洛德,這人沒有反政府的背景,比較安全。他到了洛德公寓門外時,覺得還是不妥,正要偷偷離去卻被剛回家的洛德看到了,熱情的叫住他,把他拉到屋子裡。

洛德是工廠工人,結了婚,還有三個年幼的孩子。他一開口就說,現在的政府很好,多生一個孩子就加工資,所以日子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政府根本不關心老百姓。他甚至說:你以前想太多,老是給我傳單,我都看不懂。他聽不入耳準備告辭,但是洛德跟妻子麗索都熱情留他吃飯。之後當麗索在廚房時,他問是否可以在這裡過夜,洛德才知道他沒有回家。告訴他,他弟弟已經穿上納粹制服,他才知道弟弟都成了納粹。這時洛德感覺到他有麻煩,海斯勒立即說他要走了,不能給他們一家人添麻煩。但是當他聽到海斯勒是從集中營逃出來時,卻阻止他離去,說「你出去他們會殺死你」。他說不要告訴他太太,他會幫助他。他問海斯勒還有誰可以幫忙,海斯勒說以前認識一個Bruno Sauer索爾,那人是建築師,他曾經說:小事別找我,大事再來找我,我一定幫忙。現在應該是大事了。洛德就說明天上班前,他去找他。(下:洛德夫婦熱情招呼他。)

 

 

 

 

 

 

 

 

第二天洛德一早去找索爾,見到他的房子像好萊塢電影裡的豪華。但是索爾聽了他說的,(只說他以前說過的話,沒說海斯勒的名字),卻一口拒絕了,說不要麻煩他。洛德非常失望的去上班。

不過洛德離開後,索爾的太太卻譴責他忘了以前的朋友,說他是懦夫,沒有道義,會失去她的尊重。索爾因此感到慚愧,他去找赫曼他們,說了今早的事情,法蘭茲一聽就知道是海斯勒。索爾還形容洛德的模樣,法蘭茲立即猜到了是誰。他不知道洛德的地址,但知道他住的那一個區,說可以到附近去查問出來。他們多謝索爾,還說「歡迎你歸隊了」。

當晚洛德回到家,說了索爾的不近人情,凱斯勒好失望。這時洛德告訴他,他今天在工廠跟一個信得過的同事菲德勒Fiedler說起,他知道那人的背景肯定沒問題。那人已經答應幫忙。他說約了那人今晚七點鐘見面。這時麗索帶著孩子從市場回來,一個孩子說,在市場有人詢問爸爸住哪裡。他們聽了立即警覺,海斯勒說他必須立即離去,以免牽累到他們。洛德不准他自己離去,就說帶他一起去見菲德勒。臨走時洛德慎重關照太太,千萬不要跟人說起海斯勒的事,任何人問都不要說。麗索這時才知道海斯勒是麻煩人物。害怕得不得了。(下:洛德帶著海斯勒走後門出去。)

 

 

 

 

 

 

 

 

他們兩人從公寓後門溜出去,到了約定的旅社。原來菲德勒以他表兄弟的名義在那旅店租了一間房間。現在他既然已經來了,就說他表兄弟提前一天到了,先住進去。不巧的是,他們剛走,法蘭茲就來敲門,但是麗索已經緊張得甚麼都不說,連丈夫幾時回來都說不知道。法蘭茲只有失望離去。(下:法蘭茲來找海斯特,但是麗索甚麼都不說。)

 

 

 

 

 

 

 

海斯勒住進去時,已經引起一個女侍的注意。但是她只是留心,沒有多說話。

第二天一早法蘭茲在洛德家的對面等著,希望等他出來去跟他聯絡。但是當洛德剛離開家門,就來了一輛警車,兩名秘密警察將他帶上車子。麗索在窗口見到憂心如焚,但又沒有任何辦法,只有躲在房間裡痛哭,以免孩子們見到。

法蘭茲立即去跟赫曼等人報告,他們相信洛德在祕密警察拷問下必然會供出海斯勒所在。他們很灰心。赫曼並說,納粹或許就會追查到他們,連他們的行動都要小心。

海斯勒一個人在旅館房間,動都不敢動。那個女侍來敲門為他整理床鋪時,他都嚇得跳起來。其實這時那名女侍已經看到報紙,知道他的身分,但是她假裝不知道。海斯勒問她名字,她說她叫東妮Toni,是Antonia的小名。海斯勒幫她一起整理床鋪,還稱讚她很漂亮。不過她很沉默。

洛德這天沒上班,同事很快就私下相傳他被蓋世太保帶走了。菲德勒聽了很意外,下班後他到旅社,上到海斯勒的房間,匆忙告訴他,洛德被納粹帶走的事,警告他這裡也不安全了,叫他立即離開。他還說連他自己都要躲到其他城市好幾天。海斯勒說他不能走,如果他走開,法蘭茲那些人就無法找到他。不過他多謝菲德勒冒死來通知他。

當天下午,洛德從納粹總部出來,原來他沒有如其他人預期的「說話」,他出來後一路說他的口頭語A fine thing! (什麼東西)。他想起菲德勒說,曾經見到法蘭茲跟一個叫做倫哈特Wilhelm Reinhardt的人在一起,而倫哈特是他們的共同朋友。於是他直接去見個人。表面理由是妻子麗索一直要他找兩張足球比賽的票,他知道倫哈特有這方面的辦法。他一去就提出足球比賽的事,倫哈特不說話,但是從口袋掏出兩張票給他。當他要走時,後面房間走出一個人,居然是法蘭茲,兩人都好開心。法蘭茲終於知道海斯勒的所在。

這時海斯勒在旅館房間還是坐立難安。這時一個人來敲門,他說是來送三明治的。進去之後,他高聲說自己的三明治如何如何,之後低聲說,法蘭茲叫我來的,他帶來了一本給他的護照及一筆錢。叫他今晚午夜到凌晨之間到某一個碼頭,有船在等他。並且說越是靠近黎明越好。海斯勒多謝他冒著生命危險來幫助他,他就說他所做的不算什麼。他舉了一個例子說:我們餐館有一個糖罐子,進去了一批螞蟻,見到牠們一個搬一點,最後把白糖都搬走了,後來糖罐子被搬空了。他說,不要怕,這世界上螞蟻還是很多,他們殺不完的。

洛德回到家裡,麗索激動得說不出話來。洛德安慰她,並且說:他們不斷問我問題,我就想,如果他們真的知道,就不會問我。所以我知道他們甚麼都不知道。他還說:要經過很多事,你才知道甚麼事是該做的。因為麗索怕出事,已經將孩子送到親戚家裡,洛德就要太太換衣服一起出去吃飯。臨出門麗索說:我一天都在想這事情,我想通了,出了這麼多事,其實不是喬治(海斯勒)的錯。還說:我們那天約法蘭茲來吃飯。

海斯勒在房間吃三明治時,東妮又來敲門,還帶了一杯啤酒給他。然後似乎漫不經心地說,祕密警察將來搜房間,聽說要找一個逃犯,特地跟你說一聲。海斯勒聽了立即緊張起來。東妮一出房門,就將錢跟護照都收好。要離開這裡。他走出房門,東妮還沒下樓,她已經見到兩名秘密警察進到旅館,她立即叫海斯勒不要走,之後帶他到自己在三樓角落的房間,叫他進去躲著,不要出來。等警察搜羅一陣之後,她才回房對海斯勒說,他們說了明早七點還會來。海斯勒說:那時候我已經走了。(下:東妮幫他度過難關。)

 

 

 

 

 

 

 

 

他在東妮的房間躲了一晚,天快亮時才離去。東妮問他計畫去哪裡,做甚麼?他說可能去荷蘭,要去還債。因為這一次他欠了太多債,太多人情,他必須盡一己之力,盡自己的責任。他知道,他跟東妮,洛德,法蘭茲,菲爾德,馬瑞里,那個醫生,甚至那個送他三明治的人,今生都不可能再見。他也想起了華洛經常跟他說起的:上帝在人類心中種下了 decency 高尚的情操 (正義感)  的種子,不管面前的世界多麼邪惡,前面還是有光明,人類還是有希望。

製作與卡司:

看這電影可能有人會有一個疑點,為什麼海斯勒這樣重要,每一個人都要盡力救他。在原著中,海斯勒跟華洛(跟原作者一樣) 都是共產黨員,海斯勒還是他們這組織的頭子,所以這組織盡全力要救他出來。不過當時的好萊塢,共產黨是很可怕的組織,只會在美國搞滲透,沒有幾個人有好感,所以將這一部分事實給掩飾了。所以比較醒目的觀眾可能會產生疑惑。事實是當時在德國,也不是很多人同情共產黨,特別是經過蘇聯大規模整肅異己的經驗,所以真正出來幫助他們的也是幾個有共黨背景的人,好像赫曼,法蘭茲,倫哈特等人,或是因為認得而幫助,而不是廣大的社區。

這電影的劇本很完整,有條理。好多地方非常感人,但是毫不做作,或是誇張。每一個人物看來都很真實,即使不想幫忙的,都有情可原。不過最大的遺憾就是最後安排海斯勒跟東妮談戀愛了,還發展出一夜情,之後兩人難解難分,真的是很沒有必要。好萊塢的製片人就是相信,有一個漂亮女明星跟男主角這樣愛一下,他們就可以在海報上有浪漫的畫面,票房就會好。

這電影也稍微探討了一下納粹德國的民心。就像後來在1961年拍的 紐崙堡大審Judgment at Nuremberg,那一部片子就是全面探討,一個像納粹這樣可怕的,邪惡的政權,當時怎麼會受到德國人民全民擁護。這部電影沒有看得出來納粹是受到全民支持,只是說出了很多百姓的冷漠,好像他見到這樣多市民聚集在街頭,「欣賞」一個逃犯從屋頂自殺。還有很多學童一呼百應,要把他這樣的人搜出來。還有好像洛德,一個盡忠職守的工廠工人,對政府的效忠。若不是海斯勒的出現,他會忠於這政府一輩子。

在當時,確實有不少人批評這電影對於德國人民太寬大了,一再強調「這世界仍然有很多有良心的好人」,而這個世界指的就是當時的德國。不過導演Fred Zinnemann跟編劇Helen Deutsch就強調,他們希望保留原作者對一般德國人的看法,因為她自己就是在一些德國人的幫助下逃離的。所以戰後她還是遷回德國去生活至老死。

這部片子幾乎都是看史賓賽崔西Spencer Tracy 一個人表演,在好萊塢的工作人員都知道,多麼困難的角色都難不倒他,不管多少台詞也難不倒他。這部電影中他必須表現全時間的焦慮,緊張,雖然台詞不多,他的表現也沒話說,不過相信對他的情緒都會有影響。據說他剛剛在1943年拍完 A Guy Named Joe 之後,希望跟(女朋友/情人)凱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合作他們的第三部片子,但是赫本此時正忙著拍一部耗資巨大的長片 Dragon Seed 龍種 (1944),沒有空接他們的下一部片子Without Love,於是公司才安排他拍這部沉重的片子。而剛好此時他面對很多私人生活上的打擊,包括他母親的去世,幾個影壇及劇壇上的好友的去世,連他在 Boys Town 孤兒樂園  (1938)拍片時認識的一個孤兒Eddie Carr被徵調參加二戰,都死在戰場。而國防部通知他,Carr生前將崔西列作是自己最近的親人,這些都加重他的心情的沉重。而他一直都有的酗酒問題,也沒有幫助他減輕心理的負擔。

這片中配角很多,角色最重的是Hume Cronyn休姆克朗寧及Jessica Tandy潔西卡坦迪這一對影壇夫妻。當時他們結婚兩年,這在他們雙方都是第二次婚姻,但這次婚姻非常成功,維繫到坦迪在1994年85歲去世時,而克朗寧在2003年以91歲高齡去世。他們都一直在銀幕及舞台上演出,潔西卡坦迪在80歲之齡還以Driving Miss Daisy一片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大獎,創下獲得這獎座年紀最高紀錄。而片中飾演戲劇公司女老闆瑪瑞里的也是好戲的女星Agnes Moorehead,雖然只有一場戲,她也接了,而且全力以赴。

結果這片子相當賣座,當時北美票房收入208萬元,國際市場收入149萬元,淨賺超過一百萬元,在當時是極好的成績。

主要演員表:

史賓賽崔西Spencer Tracy 飾逃犯喬治海斯勒George Heisler

西妮海索Signe Hasso 飾旅社女士東妮Toni

休姆克朗寧Hume Cronyn 飾洛德Paul Roeder

潔西卡坦迪Jessica Tandy飾洛德的妻子麗索Liesel Roeder

愛格內斯莫海德Agnes Moorehead飾劇院女老闆瑪瑞里Madame Morelli

Herbert Rudley 飾地下組織者法蘭茲Franz Marnet

菲利斯布萊薩Felix Bressart 飾送三明治的人Poldi Schlamm

Ray Collins 飾逃獄犯人之一華洛Ernst Wallau

Alexander Granach 飾Zillich

Katherine Locke 飾建築師索爾的妻子Frau Hedy Sauer

George Macready飾建築師索爾Bruno Sauer

Paul Guilfoyle 飾洛德在工廠的朋友Fiedler

Stephen Geray 飾醫生羅文斯坦Dr. Loewenstein

Kurt Katch 飾地下組織頭子赫曼Leo Hermann

Kaaren Verne飾海斯勒前女友蘭妮Leni

Konstantin Shayne飾逃獄犯人之一/作家修格拉Fuellgarde

George Suzanne 飾逃獄犯人之一/特技演員畢蘭尼Bellani

John Wengraf 飾納粹軍官Overkamp

Click: 93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