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Bataan 孤島英魂

2022-03-04 16:14:32

這是米高梅在1943年推出的黑白戰爭片,說的是二戰時,美軍自菲律賓撤退後,留下一小群士兵做最後的死守,目的是將唯一通向巴丹Bataan半島的一座橋樑炸毀,同時阻止日軍修補這座橋樑,修好了又炸。但是他們也成為日軍不停的攻擊目標,直到他們最後一個也被殲滅。

這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故事,但是也是取自當時一些真實事蹟拼湊而成。米高梅動員了很多明星跟演員參與演出,包括男主角羅伯泰勒Robert Taylor,以及:喬治莫菲George Murphy,湯瑪斯米契爾Thomas Mitchell,洛伊諾蘭Lloyd Nolan,戴西阿內茲Desi Arnaz ,羅伯華克Robert Walker等。

電影導演是Tay Garnett,他過去多數導演輕鬆喜劇或是悲情電影,如:One Way Passage (1932),China Seas (1935),Joy of Living 生活的樂趣 (1938),之後也導演過劇情片或是黑色電影:Mrs. Parkington (1944),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 (1946)等,這是他少有的沉重的戰爭片。巴丹島撤退被認為是美國在二戰期間最慘痛的一次失敗,好萊塢有關這次戰役的影片拍過很多次,包括: Cry ‘Havoc’ (1943),Back to Bataan  (1945),They Were Expendable 菲律賓浴血戰 (1945)等。後面兩部都是約翰韋恩John Wayne 主演。

這電影我在網上見到有多個免費的版本可以下載,而且有些素質相當好。

劇情:

1941年12月初,日本攻擊珍珠港之後,又突擊菲律賓,駐守馬尼拉的麥克阿瑟將軍被迫率領駐軍撤退到巴丹半島,等候支援部隊。這時一小隊士兵受命在通過一座最後的橋樑之後,將橋樑炸毀,以防日本人利用這座橋樑攻入巴丹,以期給予麥克阿瑟更多籌備時間。而且為了阻止日本人修復橋樑,他們必須留守原地,不斷的炸橋。

這小組的領導是一名士官長比爾Sergeant Bill Dane,他受命協助一名騎兵隊長亨利Captain Henry Lassiter,完成這項任務。亨利承認他的經驗沒有比爾多,(比爾已經駐守菲律賓兩年,他只有四個月),他願意由比爾領導。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兩組人加起來只有十個士兵,加上一個廚師。這些士兵屬於雜牌軍,有空軍機師,水兵,爆破組專家,醫官,還有幾個新兵,他們多數是志願參軍,沒有接受過長期的正式訓練。

他們通過這橋之後,就在懸崖邊腳下設立基地。之後比爾就向士兵宣布任務。當晚就在橋上裝了炸藥,之後點燃引線,將橋炸毀。但就在此時被日本人發現他們的行蹤,發動突擊,亨利第一個殉職了。之後比爾成為唯一的領導。他要兩名士兵挖了一個墳,將亨利埋葬。其中一個水兵李歐納Leonard Purckett主動建議做一個十字架,上面還題了字。但是他拿出小喇叭要為死者吹奏哀悼曲時,比爾阻止他,說會讓日本人知道他們死了人,及紀錄死了多少人。李歐納就建議必須有人領導祈禱,結果黑人士兵威斯利Wesley Eeps說他曾經接受做牧師的訓練,於是由他帶領祈禱。(下:亨利成為第一個犧牲者。旁邊是士官長比爾跟空軍飛行員班特利。)

 

 

 

 

 

 

 

 

 

比爾下面有一名下士陶德Barney Todd態度吊兒郎當,比爾說他讓他想起以前認得的一個士兵丹尼彭思Danny Burns。他說丹尼有一次在沙龍跟人賭博發生爭執,結果殺死那人。他被捕後,由當時做騎警的比爾監守。但是他利用比爾對他的信任逃脫了。陶德聽了就開玩笑說,叫他以後要多注意「小人」。

之後比爾跟大家講話,並要各人報告所有糧食跟彈藥儲存,發現食物即將吃完:沒有咖啡沒有糖,剩餘的肉(驢肉)已經生蛆。於是比爾通令明天開始限制食物用量。

他們的基地成為日本人的目標,每天都有狙擊手向他們攻擊。這天他要一個會爬樹的士兵,爬到樹上查勘周圍環境。一名上等兵查維爾Xavier Matowski志願上去,他爬上一個高高的棕櫚樹,剛剛跟大家打了招呼還沒有勘查,就被日本兵擊斃了摔下來。

一天晚上,比爾再點名陶德跟他出去執行任務,就是到橋邊去向橋上拋擲手榴彈。因為日本人已經將橋樑修復好一大半。他們向橋樑拋了多枚手榴彈,又將這橋炸毀,多輛日本汽車跟人員也掉落橋下。但是還未回到基地的半途,陶德腿部中彈,受了輕傷,幸而只要包紮就好。而比爾也注意到,陶德跟丹尼一樣,也是左拐子。

另一個晚上,上等兵沙來哲Yankee Salazar請求出去尋找是否有更多武器彈藥,比爾拒絕了他的請求。但是他趁比爾不知道,溜出去了。

亨利隊長的一個副官班特利少尉Lieutenant Steve Bentley本來是空軍駕駛,他有一架飛機墬毀在附近。每天晚上都跟他的菲律賓機械師卡提巴克Corpora Juan Katigbak一起去修理那飛機,希望修好大家可以一起飛出去。

這天那水兵李歐納注意到那個喜歡爵士樂的年輕士兵菲利斯Felix Ramirez像是生病了,但是菲利斯撐著,不准他說。不久比爾也注意到了,他是得了瘧疾,叫他去休息,他才勉強去睡了。比爾叫上等兵哈迪Matthew Hardy照顧他。其實比爾每天都發奎寧給他們,預防瘧疾。哈迪見他痛苦,給了他更多奎寧,但自己就沒有吃,最後他也得了瘧疾。

這時他們見到卡提巴克不見了,比爾就帶了人到叢林中去找,結果發現地上插著一把日本武士刀,下面是卡提巴克的屍體,估計他已經死了一個小時。於是又抬回去,還是由黑人士兵威斯利將他掩埋,由水兵李歐納幫他做了十字架。(下:水手李歐納堅持幫每一個死者做十字架,還寫上他們的姓名,軍階。旁邊是比爾跟廚師山姆。)

 

 

 

 

 

 

 

 

這時他們聽見飛機聲,大家做好準備,等飛近了見到是日本飛機,大家拿出高射炮,機關槍不停地攻擊。廚師山姆Sam Malloy也跟著發射,沒想到他射中了一架日本飛機,見到那飛機墬毀在附近,大家都恭喜他,他也高興得雀躍,結果成為目標,被射死了。

大家都知道附近就有敵人,隨時注意他們的一舉一動。每個人都武器不離手。李歐納見到樹林中有人影,立即開動機關槍掃射,比爾阻止他。這時才看清前面是一個被吊在樹上的人體,原來是沙來哲。他被日本人捉去後虐待,然倒吊在樹上。李歐納的子彈可能提早結束他的生命,但也減輕了受虐的痛苦。李歐納非常氣憤,痛罵日本人,聲言要立即多殺幾個。

他們又增加了三座墳。另一邊,菲利斯的瘧疾更嚴重了,他開始說西班牙語,甚至拉丁文,向神父懺悔。照顧他的哈迪學過拉丁文,知道他說甚麼。之後他就死了。

班特利的飛機終於修好了,他計畫帶所有人走,但是比爾說他要留下來繼續完成任務。他允許生病的哈迪,跟年輕的水兵李歐納兩個人走。但是李歐納說他要留下來多殺幾個日本兵。反而是陶德不高興,他也要離去,但是比爾不批准,威脅他如果一定要走,就是做逃兵,不惜射殺他。他非常不滿意的在一邊生氣。陶德跟其他士兵也相處不好,經常跟其他人口角。

他們計畫當晚飛機開走時,大家一起開槍,掩飾飛機的引擎聲。但是當他們的飛機正要起飛時,班特利被日本狙擊手射中受傷。哈迪下飛機告訴比爾,班特例計畫將兩箱炸藥到飛機上,他要去炸日本基地。因為他的傷反正也活不久。比爾極力阻止,但是班特利說,他們約好了,炸橋的事他不管,飛機的事比爾也不能管。於是他一個人起飛,不久就聽到他在附近日本基地墬毀的聲音及火光。另一邊,生病的哈迪一方面神智不清,一方面罪惡感,拿著手榴彈跑向叢林時也被日本人擊斃了。

現在他們只剩下五個人:比爾,士官捷克Jake Feingold,陶德,上等兵黑人威斯利,水兵李歐納。這時比爾跟陶德私下商量,說如果他未來的日子規規矩矩,他會忘記過去他殺人的事。陶德冷淡地說不必了。

這天當他們正在營地守著時,捷克見到前面有異像,他見到很多會走路的樹葉,知道是滿身穿著樹葉的人在移動,立即通知比爾。初初估計有二三十人,比爾知道是日本人大舉進攻了。他叫大家準備好機關槍,但是不要動,也不要發出聲音。因為對方顯然沒有見到他們。他一直等,陶德好幾次不耐煩。他要等到對方最接近時才下令掃射。結果這戰術成功了,他們五個人的火力一直等到對方非常接近了才一起掃射。這時已經見到有七八十日本兵,甚至更多出現,幾乎全部被他們殲滅。但是對方也使用手榴彈對付,終於到達他們面前,最後他們裝上刺刀,跟對方短兵相接肉搏,再殺死不少。不過因為對方人實在多,捷克首先被射成重傷,再被刺死。威斯利也死了。最後當敵人全部被肅清時,只剩下比爾,陶德,跟那年輕水兵李歐納。(下:他們見到面前出現會走路的小樹,大家準備好機關槍。左起:士官長比爾,水手李歐納,陶德,爆破專家捷克。)

 

 

 

 

 

 

 

 

 

這時李歐納才發現自己的右手手掌也受了刀傷,流血不止。他艱苦的自己包紮,陶德見到了主動幫他包紮,他感激地望著他。之後三個人才休息。這時李歐納跟比爾要紙筆,說他要寫信。陶德說「誰幫你寄信,信鴿嗎?」李歐納說他寫了放在身上,等有機會再寄。比爾見他辛苦的連筆都拿不穩,叫陶德幫他。他一邊說,他一邊寫,原來他是寫給母親:「親愛的母親,這封信也許永遠到不了你的手,我只是有機會就寫。…我們這一組最初有13人,現在只有三人,現在是陶德幫我寫這封信,因為我的手受傷了。也許,也許到最後,我們一個都不能活著回去…」說到這裡他說不下去了,哭了。比爾就去安慰他,見他泣不成聲,比爾說他繼續幫他說下去:「很糟糕見到這樣多人死去,也許認為我們沒有做到甚麼,守著這樣一塊沒人聽說過的地方,不過,也許這些逝去的人所完成的,多過我們所知的。就像卡提巴克說的,不論一個人死在甚麼地方,只要他是為自由而死,…我相信我們最終會活著出去。」李歐納同意他的說法,最後他自己加了一句:「多謝你成為我的家人,你的兒子。」然後摺好,仔細地放入口袋。

之後他見到菲利斯留下來的收音機,本來因為電池時效有限,只敢偶爾聽聽。比爾容許他打開盡量聽。結果聽到的是日本人的宣傳,叫各地的美軍投降,他氣得站起來踢那收音機。結果被日本狙擊手一槍射死。比爾知道附近還有剩餘日本士兵,就跟陶德小心地四處搜尋,將那些還能動的都在打死。但是當陶德見到一個死了日本兵口袋有香菸時,俯身去拿,這時被另一個沒死的日本兵刺殺了。比爾見到一陣亂槍掃射,將遍地的日本兵再一次射殺。

陶德臨死前,比爾給他水喝,還給他點燃一支香菸。這時陶德才說,他就是當年的丹尼,現在他終於對比爾有了新的敬意。吸了一口菸後就瞑目了。

這時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但是他知道很快就會有更多日本人來報仇,來肅清他們。他再挖了兩個墳,將陶德跟李歐納都埋了,還做了十字架,寫上他們的名字。之後他在那12座墳墓旁邊,又多挖了一個墳,十字架上寫上自己的名字,他就在這墳墓旁等著。忍不住半睡半醒。終於聽到有動靜,等那些人近了,他開始瘋狂掃射,不知射死了多少之後,自己終於中彈,跌落自己挖的墳墓裡。(下:他在12座墳旁邊挖好了自己的墳,塑立了十字架,靜候敵人到來。)

 

 

 

 

 

 

 

 

製作與卡司:

菲律賓撤退以及巴丹島戰役,是二戰期間美國最踩痛的一次失敗。當時麥克阿瑟將軍原來預期救援很快就會從珍珠港來到,意外的珍珠港被偷襲,計畫成空,而日軍大舉來犯,只有全體撤退到澳洲。之後只有少數留守巴丹島,死了不少。當時羅斯福總統不想在亞洲開闢另一個戰場,就集中對歐洲戰場的支援,放棄了巴丹。據說事後羅斯福對英國首相邱吉爾說,他後悔當時放棄了菲律賓。但是羅斯福的戰爭部長史汀森Harry Stimson當時說了一句話後來很受批評:有時候,人(士兵)是必須要死的。(下圖是本片主要演員:前面坐著拿槍的是羅伯泰勒,後面左起是:Michael Murphy,Thomas Mitchell,Lloyd Nolan,飾演亨利的Lee Bowman,Robert Walker,Desi Arnaz。)

 

 

 

 

 

 

 

 

 

 

電影中,比爾在李歐納的信中說:「也許我們今天做的,會留下更好的建樹。」事實是,後來日本全力攻擊巴丹,不僅死了更多人,整個巴丹的美軍七萬多人都投降了,是美國最大規模的一次集體投降。很多人將之比喻作是另一次的Alamo,也可以參見:The Alamo 邊城英烈傳。(巴丹島戰役在They Were Expendable 菲律賓浴血戰 中,有比較深入地描述。同樣很感動人。)

我很不理解目前的影評人形容這是一部好萊塢在戰時拍的宣傳八股jingoistic propaganda中的一部,甚至被說成是「反日宣傳」,真是滑稽。明明是日本人的兇殘惡劣,(這一點我們中國人都太清楚了),這些電影中幾乎都沒有描述日本人的兇殘,居然說是反日宣傳八股。這樣的評語不僅影響電影賣座,也灌輸錯誤觀念。這些影評人真的有病。他們後來最吹捧的,都是有關越戰的反戰電影,罵美國士兵的電影。

那個TCM越來越左傾,在評論這電影時,居然說:這電影還不是最糟糕的反日宣傳八股,在那段時期,好萊塢拍了更多這一類宣傳電影,云云(還舉了一些例子),然後說,這電影唯一值得稱讚的是,在角色中加上了猶太士兵,黑人,拉丁族裔,菲律賓,等等的士兵。最後結論是:為了這些政治因素,這電影值得敬佩,及多次欣賞。連專放老片的 TCM 都趕時髦,趕搭「政治正確」的大巴士,真是可悲。。

男主角羅伯泰勒Robert Taylor在這片中頗受好評。因為他過去被當作英俊小生受米高梅吹捧,演出的都是 Camille 茶花女 (1936),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 (1940),這一類養眼的美男子。這是32歲的他第一次演出粗曠的士兵,還留了鬍子。而且非常入戲,特別是最後剩下他一個人時,拿著機關槍有千夫莫敵的架式,最後落入自己挖的墳裡,相信沒有人會不感動。他自己後來也積極改變戲路,擺脫小生形象,演出很多戰爭片,以及古裝的武士角色,包括 Quo Vadis 暴君焚城錄 (1951),Ivanhoe 劫後英雄傳 (1952),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 圓桌武士 (1953)等。

這電影很多演技相當好的資深演員,包括飾演飛行員的米高莫菲Michael Murphy。他過去演過很多歌舞片,因為能唱歌又會跳舞,樣子也不差,跟弗烈亞士坦Fred Astaire等人搭配多次,可惜永遠是屈居 (很重要的) 第二號角色,Broadway Melody of 1940 (1940),Two Girls on Broadway 百老匯雙姝 (1940),For Me and My Gal (1942)等,他後來從政相當成功,當選加州選出的參議員,因為他的成功,才帶領Ronald Reagan 後來也從政,當選加州州長,及進了白宮。他也是當年引薦貓王Elvis Presley到白宮去見尼克森總統的牽線人。

飾演士官捷克的是Thomas Mitchell,他也是很有份量的綠葉角色,演出過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1939),驛馬車Stagecoach (1939),日正當中High Noon (1952)等大片,兩度獲得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片中飾演那名說西班牙語的士兵的是原籍古巴的Desi Arnaz戴西阿內茲,他這時才23歲,本來是樂隊領班。他在1940年演出Too Many Girls 繁花似錦 之後就跟比他大六歲的片中女主角露西波兒Lucille Ball結婚。在這片子拍攝時,露西波兒很高姿態的到拍攝現場來看他,大夥演員還一起拍照。(下圖:可以見到最有興致的是Michael Murphy,他坐在波兒的旁邊,後排左起:黑人士兵威斯利,羅伯泰勒飾演的比爾,飾演查維爾的Barry Nelson,飾演亨利的Lee Bowman,菲律賓士兵卡提巴克,DesiArnaz則站在最旁邊,樣子有些尷尬。另一個坐著的是飾演陶德的Lloyd Nolan。圖片中露西波兒假裝打槍,每個人都遮住耳朵。)

 

 

 

 

 

 

 

 

 

 

 

這片中一個相當成功的角色是,飾演水兵李歐納的Robert Walker羅伯華克,他這時24歲,剛剛出道,這還是他第一部有對白的電影,就非常討好。所以他後來紅的很快,兩年後就跟茱迪嘉蘭Judy Garland搭配演出The Clock,1951年還演出了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的 Stranger on a Train 火車怪客,都是主角。很可惜他在32年那年就去世了。懷疑他是在喝酒之後發酒瘋,僕人叫來了醫生給他注射(巴比妥)鎮靜劑之後,兩樣東西混合後導致他停止呼吸。

其他演員中,飾演威斯利的黑人演員Kenneth Spencer其實原來是歌劇男高音,在這片子有點大材小用。不過他在片中形象非常好,特別是那一段他的祈禱詞,很感動人。飾演隊長亨利的是英俊小生Lee Bowman,他後來多數在電視發展。飾演上等兵哈迪的是Phillip Terry,他是女星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的第三任丈夫。

這電影中的戰爭畫面,多數都是使用舊片或是紀錄片,部分是導演約翰福特John Ford在1934年拍攝的The Lost Patrol中的畫面。最後這電影賣座相當成功,收入311萬美元,賺了114萬元。

主要演員表:

羅伯泰勒Robert Taylor 飾士官長比爾Sgt. Bill Dane

喬治莫菲George Murphy 飾少尉班特利Lt. Steve Bentley

湯瑪斯米契爾Thomas Mitchell 飾化學爆破專家/士官捷克Cpl. Jake Feingold

洛伊諾蘭Lloyd Nolan 飾士官陶德Cpl. Barney Todd

李褒曼Lee Bowman 飾騎兵隊長亨利Capt. Henry Lassiter

羅勃華克Robert Walker 飾水手李歐納Leonard Purckett

戴西阿內茲Desi Arnaz 飾上等兵菲利斯Pvt. Felix Ramirez

巴里尼爾森Barry Nelson 飾上等兵查維爾Pvt. Francis Xavier Matowski

菲利浦泰利Phillip Terry飾上等兵哈迪 Pvt. Matthew Hardy

Roque Espiritu 飾菲律賓士官卡提巴克Cpl. Juan Katigbak

Kenneth Spencer飾上等兵威斯利 Pvt. Wesley Epps.

Alex Havier飾上等兵沙來哲 Pvt. Yankee Salazar

Tom Dugan飾廚師山姆Sam Malloy 

Click: 23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