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2012-01-28 13:20:53

好萊塢時不時都在拍一些平反五十年代所謂「好萊塢黑名單」的電影。最近的好像2005年的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George Clooney導演),就為黑名單上的伸冤,並攻擊當時的國會。此外很多電影、文學作品中也都涉及到黑名單事件。但是由於美國文藝界基本持左傾自由派態度,幾乎是一面倒的立場。究竟好萊塢黑名單的真相如何?

1945年﹐戰後的美蘇冷戰時期﹐美國國會成立了永久性的「非美國行為委員會」House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簡稱HUAC﹐目的就是調查左傾團體在美國的活動。隨後的幾年﹐美國人聽了很多蘇聯與早期中國共產黨鬥爭百姓的駭人聽聞事件﹐對HUAC的行動十分支持﹐因此在國會中﹐共和及民主兩黨議員都熱烈支持HUAC舉行的聽証會。

國會聽証會很快就伸展到好萊塢。原因是﹐文藝界一向是最先受到紅潮渲染。其次﹐二次戰後﹐大批受到希特勒迫害的共黨份子及猶太人逃亡美國﹐並在好萊塢成立共黨組織。

好來塢本來就是猶太人的天下。例如米高梅老闆梅爾Louis B. Mayer﹐華納老闆Jack Warner﹐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塞納克﹑哥倫比亞的Harry Cohn等。不過他們都是以電影致富的財閥﹐資本家﹐因此對於視富人如寇讎﹑主張強迫均分財富的共產黨有恐懼症。不僅如此﹐梅爾及華納等人都傾向於拍攝主題健康的電影﹐也就是強調人生光明面。那時的電影﹐凡是為非做歹的最後都逃不了法律制裁﹐以鼓勵善良習俗。

但是在四十年代之後逃到美國的歐洲移民就不同。他們強調的是人性中所謂「真實」的一面﹐也就是人性中也有黑暗的一面﹐軟弱不一定是缺點。他們在電影中美化罪犯及黑社會。並且反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公式﹐認為是宗教麻痺。對於暴力與性﹐也反對政府管制﹐主張藝術應享有絕對自由。與此同時﹐紐約百老匯舞台劇的演員﹑及幕後工作人員也開始向影城進軍﹐說要改革好萊塢的紙醉金迷風氣﹐介紹反資本主義﹑表揚社會主義路線電影。他們並且組織工會﹑發動工潮。

當時影城中也不乏保守派份子﹐如華德迪斯耐(狄士尼)﹑賈利古柏Gary Cooper﹑羅勃泰勒Robert Taylor﹑羅拔蒙高馬利Robert Montgomery﹐以及稍後的約翰韋恩(尊榮)﹑朗諾雷根(里根Ronald Reagan)﹑詹姆士史都華(James Stewart)等。華德迪斯耐有見左派勢力在影城中坐大﹐還寫信給國會﹐表示希望國會聽証會擴及到好萊塢。

於是國會的HUAC委員會在1947年開始就好萊塢的共黨組織舉行聽証﹐搜集親共份子名單。華德迪斯耐﹑羅勃泰勒等都出席作証。電影公司老版如梅爾﹑華納等也都主動合作。不久國會就搜集了上百名單﹐其中十名編劇被認為是核心份子﹐並被國會發出傳票到華盛頓接受聆訊。(註)國會對他們說﹐只要他們公開宣稱不是共產黨員就可以自名單踢除。但是他們都以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為由拒絕了。不久﹐好萊塢數大電影公司老闆聚在紐約華爾道夫旅店中發表聲明﹐不再聘用名單上的編劇。

這就是美國自由主義者所一再宣稱的美國黑暗時期。他們說﹐好萊塢根本沒有共黨份子﹐這不過是國會中少數人藉美國人的紅色恐怖心理﹐嘩眾取寵﹐製造政治聲望。

當時在好萊塢也有一批黑名單者的支持者。他們曾坐專機(富翁霍華曉士Howard Hughes提供)飛到華盛頓去表態。這些人包括影星亨福利鮑嘉Humphrey Bogart 及勞倫芭蔻夫婦﹑歌舞明星丹尼凱Danny Kaye﹑真凱利Gene Kelly﹑及導演約翰休士頓John Huston等。但是回到影城後﹐亨福利鮑嘉就發表聲明說﹐他們是被人利用了。因為他以為這些人不是共產黨﹐是被人誣陷。回來後他才知道這些人中確是有共產黨員。

事實上是﹐約翰休士頓偽稱他們是為悍衛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不是為支持名單上的人而來到華盛頓。亨福利鮑嘉等才答應同去。勞倫芭蔻說﹐他們一路上吃吃喝喝﹐十分快樂。事後才知道真相。

休士頓指責鮑嘉不應當出爾反爾。但是他承認這些人中確有共產黨員﹐他只是認為參加共黨不是罪過。他在後來出版的自傳中說﹐那時候﹐影城中確是有很多共黨衛星組織﹐經常在不同人的家中舉行馬克斯思想研討會。他說﹐那時候還沒有人知道史大林的集體屠殺事件﹑或是聽說過古拉格群島。而他就因為好奇﹐參加過幾次這樣的聚會。在會議中﹐會有一名領導拿出馬克斯的「資本論」﹐分段與會員研究。有時還舉行籌款﹐至於籌款做什麼他就沒有說。

休士頓說﹐他們到華府時﹐就發現當時的傳媒對他們十分友善及支持。後來的輿論也都開始將當時國會的HUAC 聽証寫作是欺壓無辜善良百姓的惡勢力﹐是witch-hunters﹐他們才是美國真正的敵人。至於主持聽証的議員都是無法無天的政客。其中最為輿論痛恨的就是麥卡錫參議員Joe McCarthy﹑及委員之一的參議員尼克森(尼克松)。原因是他們成功的揭發了一些潛伏在政府中的共黨份子﹐使左傾的傳媒大跌眼鏡。例如尼克森﹐他指出前國務院官員希斯Alger Hiss是蘇聯間諜﹐政府中許多法官及官員都為希斯人格擔保﹐傳媒亦指責尼克森是散佈紅色恐佈。一直到有一名証人由一個藏在南瓜中的底片做為証據﹐才使希斯入罪﹐同時使尼克森一時聲名大噪。

希斯事件發生後﹐著名演員及導演依力卡山Elia Kazan志願到國會作証。他的証詞對好萊塢左傾勢力作出最大打擊。因為其他的作証者都是反共人士﹐他們並不真的知道那些是共產黨﹐以及他們做些什麼。依力卡山參加過共黨組織﹐知道那些人是黨員﹑清楚他們那一套。因此他的証詞最有力﹑對左傾勢力也最有殺傷力。

依力卡山在百老匯時就屬於左傾的﹑及頗有聲望的Group Theatre的發起人之一。這個組織幾乎是所有對藝術工作認真的演員及導演必須參加的訓練班﹐參加的有影星馬龍白蘭度﹑詹姆士狄恩(占士汀)﹑蒙哥馬力克里夫等。由於他是這樣一個嚴肅的演員及導演﹐因此他的志願作証﹐更使他的一班同僚失望。

依力卡山在一九五二年一月在國會中說﹐他脫離共黨的原因是﹐共黨要利用他奪取Group Theatre及演員工會。他說:

….他們通知我﹐要用民主方式改選。這是共黨專用手法。他們對民主根本無興趣﹐不過是要奪權。他們知道沒辦法控制導演﹐因此要先控制演員。這樣就可以以混淆議題﹑及集體投票的方式奪取權力。….

後來﹐他們居然要我參加一次共黨式的批判會﹐要我認錯﹑求饒。我嘗到了警察國家的滋味﹐終於決定退出。

為了使他的左傾朋友瞭解﹐第二天他還在紐約時報買下大幅版面廣告﹐解釋他所以作証的原因﹐並勸同僚與他一樣認清共黨真面目﹐「回頭是岸」。

最初卡山說﹐他只肯作証﹐及公開宣佈脫離共黨。但是後來他也同意將黨員名單公開。因此他成為同僚心目中的告密者。幾個多年好友如劇作家亞瑟密勒都立即與他絕交。亞瑟密勒並寫了一個劇本A View from the Bridge﹐劇中主角就是一個違背原則的告密者。卡山也不甘示弱。他和另一名到國會做証的編劇Budd Schulberg聯合編導了一部「碼頭風雲」On the Waterfront﹐男主角(馬龍白蘭度飾)就是一個有正義感的告密者﹐揭發了碼頭工會以殘暴手段控制工人及其家屬的黑幕。

約翰休士頓等人說﹐HUAC毀了不少人的事業。然而真正被毀的是國會HUAC成員。因為不久自由主義者就開始反擊。在傳媒領導下﹐民意開始轉向﹐國會終於在1954年投票公開譴責麥加錫。不到三年他就抑鬱而死。至於尼克森一直是傳媒心目中的敵人。他們要等到1973年才能以一件水門案將他驅逐出白宮。

 (註) 他們就是所謂的Hollywood Ten﹐不過他們多數是名不見經傳的作家。名導演比利懷德曾說:「他們中只有兩個是稍有才氣﹐其他都是庸才。」

 

相關文章:

尼克松總統怎麼下台的?

美國的文化大革命

Click: 513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