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八歲女童姦殺案始末

2012-03-15 00:20:49

這事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因為劇情那麼熟悉,一再發生。

一個八歲女童放學時,被一個看來善良的女子拐走了。這女子在男友的指使下,帶女童上車,然後開去五金店買了垃圾袋,及鎚子。然後再開車到樹樹林裡。男人在車上姦污了女童。之後他們將女孩打死,只因為男友說不能讓她活著回去。

 

 

 

 

 

 

 

這些都是21歲的女被告泰瑞琳Terri-Lynne McClintic本周在庭上作證時說的。

泰瑞琳有些胖,樣子也不出眾,典型的有著天生自卑感的現代少女。她的出生非常不好,母親是個鋼管舞女,一出生就將女兒送給另一個舞女,而這個舞女既酗酒,又吸毒。在這樣的家庭裡長大,她沒有感覺到愛,十八歲時已經有毒癮,有過六次案底,包括打劫及傷人。

所以2009年二月當她在一間Pizza店認識男被告Michael Thomas Rafferty拉弗堤時,對方很快就將她收服。她說拉弗堤非常粗魯,將她當作洩慾工具。他們見面第一天,兩人就在汽車中發生性關係。而且拉弗堤言語間看不起自己,但是她認為自己配拉弗堤是高攀,因此願意與他交往。其實拉弗堤根本是要利用她。不到兩個月時間,拉弗堤就說服她為自己引誘一個小女孩。他說:年齡越小,越容易控制。

拉弗堤比她大十歲,雖然樣子高大英俊,從來沒有正當職業,也沒有收入,而且吸食所有的軟性毒品。朋友說他居無定所,經常在朋友家吃住。案發一年前才搬回母親的家。標準的好吃懶做無業遊民。他在母親家,與母親的男友也搞不好,經常大吵大鬧。可以說,兩個人的家庭塑造了兩個人渣。

一天(四月八日)拉弗堤對19歲的泰瑞琳說:「妳總是說,而不會做。」受不過這樣的激將法,泰瑞琳說,那就做吧。

當天,他們開車到一個小學附近,泰瑞琳下車到校門口附近為男友找獵物。八歲的Tori Stafford剛下學,沒人來接就一個人走著。泰瑞琳走近身,問她叫什麼名字,小女孩說自己叫Victoria,但是大家叫她Tori。泰瑞琳又和她談小狗的事,說車上有個小狗要帶她去看。過馬路時,Tori還很信任的緊握住她的手。但是到了車旁邊,當Tori朝車窗內望時,泰瑞琳就將她推上車。

 

 

 

 

 

 

 

當時駕車的拉弗堤先開到一間咖啡館Tim Hortons,拉弗堤進去上廁所,留下泰瑞林與Tori在車上。Tori很害怕,問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泰瑞琳安慰她說:沒關係,一切都沒事。也許因為她也是女人,Tori才沒感到恐懼。之後拉弗堤回到車上,又開到一個毒品拆家的房子去買毒品Percocet。然後才將車開到一個五金店,叫泰瑞琳下車去買了垃圾袋,及一個鐵鎚。當她回到車上,Tori哀求她不要再讓自己與那個男人一起。

泰瑞琳說,拉弗提的車離開公路後,上了郊野小路,他就一邊用手自慰。這時Tori非常害怕。然後拉弗堤將車開到一片樹林停下來,就爬到後座,泰瑞琳知道他要做什麼,自動下車走開。泰瑞琳說她聽見女孩的喊叫,不久拉弗堤叫住她,說女孩要尿尿。於是她帶Tori去樹林裡小便。泰瑞琳說她見到女孩小便的地方,雪地上有血。

這時Tori身上只有上衣,下身半裸。她緊握泰瑞琳的手,哀求她,叫她幫自己回家,別再讓那個男人對自己做那件事。泰瑞琳安慰她說,不要怕,妳很勇敢。女孩居然說:「有妳那樣勇敢嗎?」但是這些都沒有讓泰瑞琳心軟。她已經沒有回頭路。拉弗堤對她說,不能讓這女孩回去,也不能留下她。

泰瑞琳的證詞中說,她聽了男友的話,是她動手將Tori打死。她說她將垃圾袋蓋住女孩的頭部,用鐵鎚將她打死。然後拉弗堤將女孩的屍體放到垃圾袋裡,埋在附近一棵樹下的石堆裡。之後兩人開車離去。途中拉弗堤將女孩的球鞋丟到路邊。然後去洗車,並將殺人工具,及Tori的外衣,褲子都丟到路邊一個大垃圾箱裡。

泰瑞琳對於自己動手殺害Tori的解釋是,當時她想到自己八歲的時期,心中充滿當時的憤怒,因此一股怨氣發洩出來。

她說事後拉弗堤叫他不要再提這件事。然後相約如果被警方問話,兩人如何回答。

Tori的失蹤是安省重大新聞。警方動用上百人尋找她的下落。後來經由閉路電視,很快找到一個穿白色外套的少女,見到她將Tori帶走。(那些反對閉路電視的人權份子,請收聲。閉路電視已經幫助全球警方破了無數的案子,其中不少是兒童被拐案。)不久泰瑞琳及拉弗堤雙雙被捕。

泰瑞林本人已在兩年前承認綁架殺人,被判一級謀殺罪名及終身監禁,目前服刑中。她是在拉弗堤的謀殺罪庭訊中做為控方證人,而拉弗堤至今沒有認罪。至於泰瑞琳說是自己動手殺死Tori,很多人存疑。因為首先,她在兩年前被捕時的證詞,說過是拉弗堤將Tori打死的。為什麼現在要改口?另外,她在另一天的證詞中說,自己一早已告訴男友自己會承擔一切,因為自己當時不過是一個「18歲的毒癮junkie,而男友有家庭,有前途,不應為此事犧牲。」這個愚蠢的女人很可能是為男友頂罪。而且她知道,自己已被判終身監禁,不會再增加刑期,因此她目的是要讓男友減刑。

泰瑞琳及拉弗堤的行為與毒品有很大關係。泰瑞琳說她當天一早就吸了大麻,及服用多種止痛藥一類的毒品。下午行動前又吸了大麻,之後與拉弗堤繼續服用毒品。其實泰瑞林在Woodstock這個小鎮也不是陌生人,原來她向Tori的母親買過oxycontin,也因此知道Tori喜歡小狗,自己養了條狗。而Tori的母親自己也有Oxycontin的癮。而Tori的父母如果不是離婚,或是有毒癮,是否可以逃過一劫?

太多沒資格生育的父母,製造了太多不幸的人生。(March, 2012)

相關文章:

人渣終獲定罪-論安省姦殺案

Click: 409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