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ullivan’s Travel蘇利文遊記

2016-12-26 13:43:36

這部1941年派拉蒙公司的黑白片是導演Preston Sturges的作品,也是一部具有非常強烈意識的諷刺電影satire。諷刺當時,甚至也可用在今日,一些高級知識分子,文化界人,賦予自己拯救世人的巨大任務,最後覺得無需如此,也可以對人生有貢獻。

電影男主角是喬伊麥克雷Joey McCrea,是高富帥那一型,可惜沒有野心,作品不多。但卻是一個成功的投資者。女主角Veronica Lake ,是她第一部擔當女主角的戲。

這電影不屬於大片,但是卻是一部值得回味的電影,看這電影有如倒吃甘蔗,越看越入味。

 

劇情:

蘇利文John L. Sullivan是好萊塢一個成功的喜劇導演,自己賺了很多錢,也幫電影公司賺了很多錢,住在好萊塢典型的豪宅裡,家裡用了兩個管家,司機廚子當然也都齊全。但是他對自己不滿意,說自己拍的電影沒有意義,對社會沒有貢獻,總是高談闊論現實社會的不平等。他並說自己的下一部電影將會是非常有社會意義的史詩一樣的劇作,片名都想好了:O, Brother Where Art Thou?還說,這電影將是對於共產主義的最佳答辯。他說電影將好像紀錄片,不可以是喜劇,也不可以是音樂劇。旁邊的人建議必須有一些性感畫面,他很不情願地說,只能有一點點。

一天他對電影公司老闆李布蘭Lebrand說,為了真的能體會下層百姓的生活艱苦,他決心親自體會他們的生活。於是他叫僕人備置了一套流浪漢穿的服裝,全身都是破洞,拿著一個布包,身上只帶著十分錢(大約合現在的十塊錢)就上路了。

但是老闆擔心他的安危,而且為了幫他拍紀錄片,因此派了一輛巨型旅行車跟著他。旅行車裡有一組編劇人員,攝影師,還有醫生以備不時之需。此外還有廚師為大家準備茶水,及做飯給大家吃。

他對於有人跟著很不高興,趁機攔了一輛小跑車,叫那司機快速開車,而且做了幾個急轉彎,後面的旅行車追得人仰馬翻,後來只好放棄。他也答應不久之後雙方在拉斯維加斯碰面。

途中他試著打工,但是遇到一對單身中年婦人的農舍,企圖將他占有,他只有在半夜逃走,逃走時跌落水桶,全身溼透,非常狼狽。半路他再截車,但在車上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又回到好萊塢。

因為身上只有十分錢,他在一間小咖啡館叫了一杯咖啡及一個甜圈餅。旁邊一個年輕女子見他可憐相,主動幫他叫了煎蛋及火腿肉,他拒絕要,但這女人說話很直,不兜圈子。她說自己身上也不過有三塊多錢,本來是來好萊塢混,但混不出名堂,現在想回家了。他於是說自己認識好多好來塢導演,可以幫她介紹,她不信。她只問他是否認識劉柏謙導演Ernst Lubitsch,他假說不認識。不過他說,他有很多有身分地位的影圈中人,可以幫她寫介紹信,甚至可以幫她找到一間豪宅住一陣子。她都不信,這時他到附近一條街上開了自己的豪華跑車來,假裝說是朋友的,準備載她開到自己的豪宅。但僕人不知道他回來了,就報警車子失蹤,於是他在路上被警察攔截,兩人都被捉到牢哩,要助手來將他保出來。(下: 他在咖啡館初遇發明星夢的女孩。)

 

 

 

 

 

 

 

 

 

這時她才相信眼前的人確實是一個名導演。他們回到家哩,享受了僕人做的早餐,也梳洗過了,他決定還是繼續未完成計畫,要以流浪漢身分到拉斯維加斯跟老闆派的那夥人見面。於是又換上破爛衣服再出發。那女子也要求一起上路,這時他才說他已經結婚,不過完全是商業上的結合,而且是自己經理人的建議,因為結過婚他可以每年省下一萬兩千元的稅,那女人就由他這裡淨賺一萬兩千。後來他才發現,被「妻子」取去一半的利益,他自己等於沒有省一分錢。不過也因為如此,他此時不可以跟任何人結婚。那女子不在乎,因此也穿了男孩一樣的便裝跟他出發,他們坐著司機開的豪華轎車到一個鐵路邊,在這裡見到大批流浪漢,都是準備火車開出站時,跳上火車坐霸王車的。他們事先已打聽好,由洛杉磯開往拉斯維加斯的火車是由這裏開出。等火車到了,他們像其他流民一樣攀住車廂跳上去。(下: 他們一起上路。)

 

 

 

 

 

 

 

 

在空蕩的貨車廂內,他們睡在稻草上,相信這車廂曾經是運豬隻的車廂,有怪異的味道,蘇利文還鼻敏感,一個晚上都沒睡好。第二天他們決定跳車,並且真正混到一群流浪漢群中,當時適值經濟蕭條,很多流浪漢每天聚在一起等工作,而因為根本沒有工作,就由政府或私人機構每天以soup kitchen方式發放熱餐。晚上大家睡在一個大倉庫的地下,人與人之間幾乎沒有空隙,連轉個身都不行。等他早上醒來,發現居然自己光著腳,連鞋子都被偷了。而身邊放著一雙破鞋,明顯是偷鞋的人留下的。他只有穿著舊鞋再上路。

過了一天,他實在吃不下那難以下嚥的食物,決心中止他的旅程。他們搭順風車到了拉斯維加斯,在路邊一間小咖啡館叫了咖啡,才發現身上僅有的錢也被偷了。咖館店主見他們一副落魄樣子,拿出咖啡及點心讓他們吃。這時他發現,自己公司那一輛大旅行車就停在拐角處,他們終於可以上車梳洗及飽吃一餐。他不忘記要手下給咖啡店主一百元,答謝他的善心及慷慨。

回到好萊塢,公司將他的旅程大肆宣傳,說是一次成功的人生體會。而那女孩也因為他的關係,得到一些小角色開始拍片。

但是他沒忘記那些受苦受難的貧窮人士,交代手下換了一千元的散鈔(每張五元),決定親自送到那些人手上。他回到拉斯維加斯郊外的窮人聚集處,將五元鈔票發給每一個露宿者,大家都很意外,也很開心。但就有一個貪心的人要將他身上的錢都搶去。他跟蹤他到鐵道旁,然後將他打暈後推落鐵道,將他身上的錢都搶去。這時一輛火車開來,開過蘇利文的身上。

而這劫匪就將錢都放到口袋,由鐵軌逃走。但不小心跌了一跤,正當他撿拾分散四處的鈔票時,一輛火車開來將他輾過。

他的屍體被發現時已經難以辨認,不過他腳上穿的皮鞋就是當初由蘇利文腳上偷的那對鞋子。而那雙鞋子在蘇利文出發時,被他的管家縫上了他的身分證,因此蘇利文的死訊就被證實了。

不過蘇利文自己倒是沒有事,原來一輛火車將他撞得彈開,彈到一個車廂裡,開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當他醒來時,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而火車站一個警衛當他是壞人,要打他時,他還手將對方打傷,因此被捉到官裏。因為他不配合法官問話,結果被判刑六年苦力。當地的典獄官對他特別看不順眼,經常懲罰他,罰他栓鐵鍊,罰他關警閉,也不讓他寫信或是打電話給任何人,幸好一個職位很低的獄卒時常照顧他,給他水喝。他也逐漸恢復了記憶。

這獄卒還安排他跟其他犯人一起在一個星期日一起看電影,(本來他被懲罰期間,不可以看電影)。那場電影安排在一個黑人教堂哩,黑人信徒都讓出前面三排座位出來,給這些犯人坐。作為犯人大家表情憂鬱自卑冷漠,安靜地看電影。當晚演的幾部短片都是喜劇,其中一部是狄斯耐的米老鼠,每個人看得都開懷大笑,與前一刻鐘的情緒完全不一樣。連蘇利文自己都忍不住大笑。這時他才認識到,喜劇有這樣的作用。

第二天他偶然在獄卒手中的報紙見到,自己的死訊刊登得好大,還有相片。他就想起怎麼讓自己的相片登在報上。於是他想起去向典獄長自首,說他是殺死蘇利文的兇手。典獄長很高興自己幫忙破了案,在當時這是大新聞,因此他的相片上了頭版。在好萊塢當大家見到他的相片,知道他還沒死,大群人跑到這南方小鎮去將他「救」了出來。

回到好萊塢,他完全放棄了原先要拍的一部嚴肅的探討社會公義的電影O Brother, Where Art Thou?,決心繼續走喜劇路線。而在死訊傳出後,他的合約妻子也已改嫁(嫁給蘇利文的經理人),因此他現在恢復單身,終於可以和那女孩在一起。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看這電影有如倒吃甘蔗,漸漸入味。好像開始時,真以為是一部鬧劇。蘇利文拿著布包在路上走,後面跟著大旅行車,然後出現一場飛車追逐的畫面,旅行車裡的人仰馬翻,非常的「例牌」。之後他們回到蘇利文的豪宅,那女孩生氣他不說實話,將他推到游泳池裡,後來大家都落入泳池裡,都是常見的鬧劇場面。但是越到後面,讓人要坐起身目不轉睛的看下去。最大轉折點是,犯人集體到黑人教堂看電影的一幕。那是一般電影中很少見到的。當時的南方,黑白隔離,黑人教堂的畫面很少出現。那黑人牧師隆重的宣布,有一班人要來一起看電影,要大家讓出前面三排座位,還說:不要以異樣眼光看這些人,要讓他們感到舒服。於是黑人信眾都安靜地讓出前面三排座位,之後穿著腳鐐的犯人們靜靜地列隊進入教堂坐下。這畫面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與前面的例牌橋段有很大區別。

導演史特吉斯Preston Sturges自己寫的劇本,他是因為在電影圈見到很多人批評喜劇,說喜劇不過是小品,沒有社會地位,不像那些「有主題的」嚴肅電影有地位。因此有感而發,寫了這劇本。事實也是,奧斯卡金像獎幾乎從來都不頒獎給喜劇,只有那些內容中包含了某些社會教育意義的電影,才有機會受到吹捧,及獲獎。

所以電影一開始,還有幾行字,說這電影是奉獻給那些讓人笑的演員,那些扮演小丑的,那些讓我們能暫時忘記人生煩惱的人的。可見導演史特吉斯確是要藉這一部電影,提高喜劇作者及演員的地位。

由某一方面說,這電影也有批判自由主義思潮的意思。蘇利文就代表一個典型的自由主義者,對於眼睛見得到的貧窮(露宿者)希望能給他們即時的解救,而不是去尋求根源。他以為要親自去體會窮人的生活,才是唯一了解貧窮的方式。之後更要拿著現金送到每一個露宿者面前,認為那就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最後他被其中一個露宿者謀害,似乎要證明,這樣的方式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適當方式。

片中大家看電影的一幕,導演本來希望演出的是卓別林的默片片段,但是卓別林拒絕了,才選用了迪士尼的電影Playful Pluto。

史特吉斯寫這這劇本時已經以Joel McCrea為男主角人選,女主角則是經過電影公司例行的選角試鏡方式選出薇儂妮卡蕾克Veronica Lake。不過拍這電影時,蕾克已經有六個月身孕,但她瞞住沒說,開拍後導演知道了非常憤怒,幾乎要揍她。後來醫生證明她可以拍。不過一些要體力的鏡頭就用了替身,包括她試了好多次才攀上火車的鏡頭。同時服裝設計Edith Head也用了不少功夫,隱藏她稍微隆起的腹部。

最初美國的電影審核處拒絕讓這電影外銷,主要是因為片中的犯人受到的嚴苛對待:大家上了腳鐐,集體在河流中做苦力,似乎太不人道。不過後來還是讓步了。不過我認為當時美國的貧窮及大批流浪漢,應當是很多國家希望隱瞞的,但美國沒有。我覺得這是大家應當看舊片的原因,一方面了解真正的美國,看到在沒有「政治正確」之前的美國真面目,及未經自由主義過濾的美國文化。

就像倒吃甘蔗一樣,這電影最初的賣座也趕不上史特吉斯另外兩部電影:The Great McGinty 江湖異人傳 (1940)和The Lady Eve淑女伊芙 (1941),一些自由主義媒體的影評也對內容有微言,但就仍然認為是一部佳片,後來這電影的地位越益提高,被認為是經典作品之一,是史特吉斯的偉大傑作,並多次被選入歷史上一百部最佳電影(61名),及一百部最佳喜劇名單內。

最後要提的是,我介紹過的一部2000年的電影,O Brother, Where Art Thou?,電影片名就來自這電影。導演柯恩兄弟甚至說,他們拍的這電影是蘇利文拍完Sullivan’s Travel之後應當拍的下一部電影。

主要演員表:

喬伊麥克雷Joel McCrea 飾蘇利文John L. Sullivan

薇儂妮卡蕾克Veronica Lake 飾發明星夢的女孩

Robert Warwick  飾電影公司老闆Lebrand

William Demarest 飾同事Jonas

Franklin Pangborn 飾同事Casalsis

Margaret Hayes 飾蘇利文合法妻子

Robert Greig 飾管家一

Eric Blore 飾管家二

Torben Meyer 飾醫生Doctor

George Renavent 飾小偷流浪漢

Click: 157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