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北極圈之旅

2016-08-28 14:38:57

北極一直都不在我的旅遊目標名單上,因為加拿大一年有好幾個月一開門就是雪,沒理由再去看雪。所以度假首選都是熱帶,對於南極,阿拉斯加,及北歐一直都提不起興趣。但這一次當Adventure Canada 的宣傳由電腦螢幕跳出時,卻立即吸引了我。因為這幾條路徑上的地名都那麼熟悉,都在加拿大歷史發展上佔重要地位。戴維斯海峽Davis Strait,巴芬島Baffin Island,Devon Island,富蘭克林將軍的船難,及探險家心目中的西北通道,都可以一次過走一趟。

何況,這樣的旅程中還可以見到巨大的冰山iceberg ,見到冰川Glacier,甚至有機會見到北極熊,無數的鯨魚,各種鳥類,由宣傳上並首次見聞到一種生了三尺長的箭嘴的Narwhal ,都讓我十分興奮。

還有一個吸引我的是那北邊的村落,因紐特人Inuit 人(過去叫愛斯基摩人)的村落。見到原住民的五顏六色的房屋零零落落的遍布白雪地上,見到都讓人心響往之。出發前我還很白痴的詢問:「我們有機會上岸,到愛斯基摩人的村子裡走走嗎?」答案是肯定的。他們甚至有單車出租,表示你要走多遠就走多遠。

能夠見識這樣多,我毫不猶疑的參加了。

Adventure Canada的這艘船Ocean Endeavour大約可以容納120名乘客,屬於小型遊輪。每年七月中到九月中開兩個月時間,包括五條路線,多數都在格凌蘭,巴芬島,西北通道一帶游走,只有一條線是走紐芬蘭及拉布拉多島的,(那也是我有興趣的一條路線)。我選擇的是Arctic Safari,行程12天。十二天下來,我達到了我大部份的目標,我見到了無數的冰山與冰川,及每天見到的峽灣Fiord兩岸的迷人風光,那是世界其他地方見不到的。我知道每年都有遊客去紐芬蘭看冰山,當地最多時不過一年有十個八個冰山出現,而我們去的格凌蘭冰山谷,每一分鐘都有十個八個巨大冰山在眼前。也有很多遊客前往Alberta省的冰川公園,像Jasper National Park,也不過是一兩個冰川Glacier,但在船上,我們就幾分鐘見到一個冰川,甚至一個又一個冰川挨著出現。幾次坐小船到冰川的出口,或是步行hiking時,走到冰川的出口。真正近距離的接觸。

我們還去了三個愛斯基摩人的村落,兩個在格凌蘭,一個在巴芬島,他們的特殊文化非常吸引我,而我們的船上也有好幾位因紐特人,每天講述因紐特文化的方方面面。(還請我們吃了生的鯨魚肉)。在加拿大的Pond Inlet,當地原住民還表演了他們的音樂,歌唱,運動等表演,非常有特色。

這些都是過去只在新聞中聽到的地名及居民,能夠有機會親自前往,接觸,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另外我非常高興能夠見到幾處歷史真蹟。包括富蘭克林船隻遇難的Beechey Island,這島上還存在當年富蘭克林船隻留下來的遺址,包括很多當年他們的用具遺跡,例如一些酒桶的金屬圈,一些金屬製水桶的破爛底部等等。還有四個墓地,都是當年死去船員的墓地。其實他們是幸運的,雖然在船難後短時間就死去,被掩埋,而且年紀輕輕,但就比以後其他船員、軍官要挨餓挨凍,飢餓死亡要好得多。

我們也在Dundas Harbour見到了幾座木屋,是一個世紀前的皇家騎警RCMP的舊宿舍,不過就沒有上岸,因此失去了到幾間Hudson's Bay海灣公司舊址參觀的機會。讀加拿大歷史的人都知道,赫德遜海灣在加國歷史上的位置相當重要。

 

唯一有些失望的是見到的動物不多,去之前看宣傳稿,就不保證會見到北極熊,去過之後才知道,北極熊非常多,但就未必能近距離接觸。一來因為北極熊是獨居動物,永遠形單影隻,除非是母熊帶著小熊。二來,熊與人是不能共處,熊又有攻擊性,因此我們必須保持距離。

有一天我們應當在一個小島上岸,但臨時有報告說一隻北極熊及小熊在島上,因此我們的岸遊被壓後。我們坐在小橡皮艇上遊蕩,等了兩個半小時才被准許上岸,都因為要等北極熊離開岸邊,我們才能上岸。

而且每一次上岸,不論在那裡,都有4-8名持槍的職員在關鍵地方把守,預防一旦有熊出現,與人距離太近時,能夠維持遊客安全。見到這陣勢我們倒是不想有熊出現了。

這些持槍的職員,有些是因紐特人,有些是經過訓練的船上職員。其中一位甚至是船上的表演歌星,我見到他煞有其事的拿著長槍,覺得有些滑稽。但他們的任務一些都不滑稽。

不過我們在船上還是見到三次北極熊,其中最長久的一次,那隻熊在岸邊走了好長一段路,而且落水游了一會兒,我們的大船就跟著牠十多分鐘。那些有望遠鏡的人看得十分清楚,而有長鏡頭攝影機的,也能拍到很清晰的畫面,不過我的相機拍出來的就跟我眼睛所見相似,雖然清晰見到熊,但就非常小。(未去之前,我幻想北極熊在我們遊輪前的冰地上,帶著小熊優閒走過。)

鯨魚雖然見過幾次,但都不是很近。而且也未見到那傳說中有長劍嘴的Narwhal。有一晚聽職員說,我們要經過一個鯨魚群的聚集區,但要大家自己不睡覺自己注意看,結果因為天涼,大家都去睡了,只有人早起時見到幾百隻海豚。

 

Ocean Endeavour 屬於小型遊輪,但船艙、服務水準、及食物都與大型遊輪差不多。食物相當好,但我就認為對於北極生態未必好。北極區能保持現在的純淨,就因為人口稀少,及因紐特人的生活非常簡單,我真的擔心,太多遊客到北極區,或南極區,對於當地生態環境會有負面影響。有人會說:你去過了就不希望別人再去?一方面真的如此,我是覺得越少人去越好,一方面我認為,船上的吃喝真的沒有必要如此浪費。雖然未必應當像因紐特人一樣刻苦,但是否可以更簡單些?(收費還是要一樣高,以免太多遊客,但食物應當簡單些,將多餘的錢用來維護環境,或幫助因紐特人。)

Ocean Endeavour的職員多次強調Climate Change對北極的環境已經產生嚴重影響,但就未提旅遊這一項。聽說一艘一千多人的大遊輪已訂於九月初到當地走我們那條路線,很難想像一千多人同時降臨Pond Inlet或是Ilulissat,會是什麼情景。將來這些地方會出現快餐店嗎?

剛寫完此文,那艘郵輪Crystal Serenity已經抵達加拿大Nunavut特區的Cambridge Bay,一千餘遊客造訪這個只有1,500人的小鎮。十七天的行程,由阿拉斯加前往紐約。據說這艘船的收費是每一日一千到四千美金。

下: 難得一見的冰川與冰山同在一個畫面。

 

 

 

 

 

 

 

 

 

相關文章: 格陵蘭冰山之旅

Click: 74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