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漢克威廉斯-Hank Williams

西部歌曲之王

2012-10-04 22:33:48

美國鄉村西部歌曲存在這麼多年,還沒有一個歌手可以說自己可以超越漢克‧威廉斯。而他一生僅僅活了29年。

漢克的好,你要聽過他的歌才能體會。有歌迷將他比做文學界的莎士比亞,因為不知怎麼那麼悲。聽他的情歌,以為他身邊的女人一定冷酷無情,才讓他那麼傷心,好像Cold Cold Heart,You Win Again都是說對方冷酷無比,或是變心。後來知道他的妻子Audrey對他無微不至。頂多因為她也兼任他的經紀人,可能管他嚴厲了些。但即使他們後來離婚,她都愛他到最終。

 

 

 

 

 

 

 

後來知道他有先天性的脊椎毛病,整天都在痛苦中,這也是他後來惹上酒癮,及長期吃止痛藥成癮的原因。

不過這些似乎都不是原因,覺得他基因中就有傷痛。有人說,沒有人聽I A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會不哭的。但是你聽他的The First Fall of Snow會不哭嗎?還有:Six More Miles to Graveyard,Lost Highway….那一首會不讓你哭。而一個唱這樣歌曲的人,讓你覺得他在世上的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

其實漢克的童年與當時美國其他人相比並不特別差。1923年出生的漢克(原名叫Hiram King Williams)生長在南方阿拉巴馬州,父親原來是鐵路工程師,不過在參加一戰時受了傷,長期殘廢。但他母親算能幹,兼多份工作,供養一家足以溫飽,不過在蕭條期的南方,他和姐姐從小也送過報紙,做過擦鞋童,及在街頭出售家裡種的菜,幫助家計。後來政府發放傷殘補助,一家也算小康。他母親因為在教會彈琴,使他接觸音樂,很早就得到一把吉他,發揮音樂天才。14歲參加一個天才比賽得了第一名,並得到15元獎金,及與電台的定期演出合約。於是他退學並開始職業演唱生涯,並組織了一個樂隊The Drifting Cowboys (流浪的牛仔),他的母親就做他的經紀人。有時會遠到喬治亞州、佛羅里達州去表演。

他得獎的第一首歌就是他自己做的歌詞。後來他多數的歌都是自己作曲填詞,這包括他許多進入暢銷榜的歌曲:Your Cheatin’ Heart,Hey, Good Looki’,I’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可以說是少有的天才。但是做為歌星,他不懂看譜。他有的是寫歌的天份,完美的嗓音,及藉歌曲說故事的天材。分析他的歌,你覺得他不只是寫歌詞,他根本是一個詩人。

漢克的歌曲中,除了濃厚的鄉村風味,很多帶有藍調Blues的成份,據說是在他年幼時,在街上遇到一個黑人街頭歌手Rufus Payne (Tee-Tot),他教他彈吉他、教他唱歌,換取一些食物。這是為什麼他的歌曲比一般鄉村歌曲更多了一份淒涼。而他一直說,Tee-Tot是他唯一的音樂老師。

另一方面,他的福音歌曲Gospel 更是他的特色。這也是因為他母親曾在教堂中彈琴,使他小時候就耳濡目染。Gospel是最接近基層百姓的歌曲,也是後來藍草歌曲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加上他的福音歌曲比別人又多了一份悲,讓人聽了無法不感動。好像他最著名的一首I Saw the Light,指一個盲人由上帝那兒得到助力,見到了光(我們每一個人不都是盲人?)。每當有人紀念他,都會唱這首歌。還有一首:Build Me a Cabin (in the Corner of Glory Land),也是聽起來輕快,但充滿了對人世間的失望,將希望寄託在天堂的無奈。(歌詞見下)

1941年他18歲那年,漢克已經突顯了他的酗酒問題。二戰爆發,他的樂隊幾個隊員受到徵召,他本人因為曾跌傷而免役。但他就找不到吉他手,於是開始酗酒,經常演唱時遲到,或是醉醺醺的出現。第二年,電台就將他解僱。

他在1943年認識同是歌星的奧德麗Audrey Sheppard,奧德麗確認他是天才,希望與他一起演出,奧德麗並與當時的丈夫離婚,他們在第二年就結婚。奧德麗還負起了他的經紀人角色,努力將他推銷給電台,製作人。

漢克每個星期都在寫歌,為電台的節目演出。每年都灌錄不少新歌曲,直到1948年他25歲時,那一年他的Move it on Over使他聲名大噪,也使到當時最紅的鄉村音樂電台Louisiana Hayride 節目邀他加入。第二年他的Lovesick Blues更使他首次cross-over到主流電台,也使到西部及鄉村歌曲的劇院Grand Ole Opry接納他做為表演嘉賓。這個美國鄉村歌曲的殿堂,每個星期六晚上都有現場演出(直到今天),經全美廣播電台現場轉播。也被每個鄉村歌星做為成功的標竿,在這裡演唱過,才等於被認可。他在1949年六月首次上Grand Ole Pray節目,他也是創下第一次有六次「安可」記錄的人。

大約此時,威廉斯開始以化名Luke the Drifter灌錄一些口述式的歌曲,這些歌曲都是他自己寫的。但是擔心一般聽眾不接受,影響他其他唱片的銷路,因此他未敢用真名。

但他的好日子沒幾天,酗酒情況越來越嚴重,加上1951年打獵時脊椎再受傷,他開始使用嗎啡鎮痛,同時用酒精解除痛苦。幾乎每一次演出都遲到,或是臨時不見人影。妻子到每一個酒吧去找他。找到了也是醉醺醺的,演出失態,有時甚至在台上邊唱邊喝酒。最後沒有人要請他,第二年連Grand Ole Pray都將他除名。最後唱片公司解約,連他的樂隊The Drifting Cowboys都與他斷了關係。妻子Audrey筋疲力盡,忍無可忍,兩人終於在1952年五月離婚。不過他們在1949年生了個兒子Hank Jr.,遺傳了父親的歌唱天才。

離婚後五個月,他在1952年十月娶了當時才19歲的Billie Jean Jones。雖然私生活動蕩不安,這一年他灌錄的作品卻無一不成功:Why Don’t you Love Me?,Cold Cold Heart,Dear John,Kaw-Liga,Half as Much,Take These Chains from My Heart,應當是他事業的巔峰。1952年除夕夜,他應當在西維吉尼亞州Charleston演出,而新年元旦日他也預訂在俄亥俄州的Canton演出。除夕前一天,他僱了人開車送他前往。當天因為冰雨,途中發現已無法趕到Charleston,只有改道直奔Canton。其實那時威廉斯已發現有心臟病,多次有心絞痛。當他們開到半途經過田納西州界時,司機還幫他叫了醫生,幫他打了針。後來他坐在汽車後座睡覺,一直開到西維吉尼亞州的Oak Hill司機下來加油時,才發現後座的威廉斯已經去世。後來警方在後座發現一些空啤酒灌,及一些未完成的歌詞。

經法醫解剖,證實他死於心臟病。在俄亥俄州Canton劇院,聽眾等待他出場,得到的卻是威廉斯已死的噩耗。最初大家以為是他又飲醉了,這不過是藉口。不久證實是真的,台上的前奏歌星Hawkins及樂隊自發的唱出:I Saw the Light。這時觀眾全都起立一起唱,人人忍不住眼中含淚。

他的葬禮在一月四日在他生長的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舉行。兩萬多人前往瞻仰遺容,是該州當時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葬禮。巧的是,他生前最後推出的一首歌叫做:I’ll Never Get out of This World Alive。

音樂遺產:

威廉斯死後,他的Your Cheatin’ Heart才正式推出,高居鄉村歌曲暢銷榜第一名達六個星期。他一生都無意走出鄉村西部歌壇,但是他的歌曲卻比他走得遠。他生前的Cold Cold Heart經Tony Bennett灌唱後,在流行歌曲Pop Music中大紅。後來他的歌曲又被貓王Elvis Presley,Jerry Lee Lewis,Bob Dylan,Ricky Nelson等灌錄。但他沒有像貓王一樣crossover,堅持自己是南方的歌星,事實證明,做為南方鄉村歌星,他已經足以稱樂壇天王。

在美國,威廉斯在樂壇的級數高出強尼霍頓Johnny Horton好幾級。但威廉斯在台灣的名氣比不上強尼霍頓,主要因為他歌曲中的藍調、福音部份較難為外國人接受。不過記得六十年代他的Jambalaya就被改編成國語歌「小癩痲」,歌曲輕快,流行了幾十年,最初由張露演唱,後來徐小鳳也唱過。

今天你到阿拉巴馬州,當地還有漢克威廉斯博物館,收藏品包括他死時乘坐的藍色凱迪拉克轎車。而他在當地的墓地,也是歌星中除貓王外,最多人憑吊的墓地。

1964年,好萊塢推出漢克威廉斯的傳記電影 Your Cheatin’ Heart (台灣譯作[田園心聲])。男主角是喬治漢米頓George Hamilton,女主角是Susan Oliver,她演奧德麗。不過因為奧德麗是這部電影的顧問,因此她刪除了漢克的第二次婚姻。電影的劇情非常弱,不過當時大家都衝著電影插曲去戲院。當時漢克的兒子Hank Williams Jr.才17歲,裡面的歌都由他幕後代唱,在母親激勵下,還滿有父親風味。而男主角演漢克也非常稱職。Hamilton本來就十分俊,長相與威廉斯也有些像。(1939年出生的喬治‧漢米頓今年應當已經73歲了,還在做舞台演出,還是一樣帥。像是吃了防腐劑。)

渥太華有一個歌星Sneezy Walters,於七、八十年代,在各地巡迴演出Hank Williams: The Show He never Gave。這個秀在美國及加拿大各地都曾經演出過。我在多倫多皇后街的酒吧Horseshow Tavern及一個在Bathurst St.的教堂劇院都看過。他的構想很好,就是將1952年除夕夜,威廉斯應當演出的那場秀,再演一遍。他一身白色牛仔裝,白色牛仔帽,手上永遠有一瓶酒。節目中穿插一些與威廉斯有關的笑話,及他的歌曲。大家也都是衝著去聽威廉斯的歌。Walters的歌藝還行。由:I’m So Lonesome I Could Cry,Hey, Good Lookin’,Cold Cold Heart,Kow Li-ga,一直到最後的I Saw the Light。他的秀於1980年曾被錄製成電影,還得了獎,也常在電視上看到。後來他還帶著這個秀到德國,日本,印度,泰國,荷蘭等十多個國家演出,證明漢克威廉斯在全世界都有歌迷。

其實以扮演威廉斯做職業的歌星很多,最近(2011年)在多倫多North York的Performing Arts Centre,就看過一場叫Hank Williams in Person的秀。是在劇場地下的Kawligia Cafe酒吧裡演出,情節與Sneezy Walters的有點像,主唱是美國的Brian Hunt,他屬於一個叫Roadhouse Theatre的劇團,自九十年代已經在扮演威廉斯,走遍北美及亞洲等地方。他由頭到尾唱了近三十首威廉斯的歌,非常過癮。最終以I Saw the Light 收尾,大家盡興。足見在威廉斯死了六十年後,在全世界還是不斷有年輕的新歌迷加入。(October, 2012) 

Build me a cabin 歌詞;

Many years I've been looking for a place to call home

這麼多年來我都在找一個家
But I still didn't find it so I must travel on

但一直找不著,所以一直在四處奔波
I don't care for the fine mansions on earth's sinking sand

我對塵世上建在沙土裡的大廈沒興趣

Lord build me a cabin in the corner of Gloryland

上帝請在天堂一角幫我建一間小屋吧

Lord build me just a cabin in the corner of Gloryland

上帝請在天堂一角幫我建一間小屋

In the shade of his tree of life that it may ever stand

在生之樹的樹蔭下建造永恆的屋
Where I can hear the angels sing and shake Jesus’ hand

那裡我可以聽到天使唱歌,及與耶穌握手
Lord build me a cabin in the corner of Gloryland

上帝請在天堂一角幫我建一間小屋

Listen Lord I'm not asking to live in the midst

我不是要在天堂長住
For I know that I'm not worthy of such splendor as this

因我知我不配這樣的榮耀
When I ask Him for mercy while humbly I stand

我知道自己卑微只要求慈悲
Lord build me a cabin in the corner of Gloryland
上帝請在天堂一角幫我建一間小屋

 

同類文章還有:(點擊)

強尼霍頓Johnny Horton

北美夏天的藍草節

Click: 582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