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美國稅務部 IRS 吹哨人揭發拜登家族那些骯髒事

2023-06-26 01:37:17

美國眾議院的預算審核委員會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 在六月22日公布了稅務部 IRS 的兩名吹哨人在該委員會的作證紀錄,再度揭發了許多有關司法部調查亨特拜登的行動中,許多政治干預,以及不合常規的行為。這裡每一件都可以說是爆炸性新聞,但是美國主流媒體那裏幾乎是全面封殺。所以這裡的資料非常珍貴。

其中一名吹哨人是以前提起過的 Gary Shapley 蓋瑞謝普利,他是稅務部的高級調查員,從2020年一月開始率領一個小組,調查有關拜登兒子亨特拜登的各項逃稅、洗錢的行為。但是自從他做了吹哨人,揭發這項調查受到司法部的一再干預之後,他主持的整個調查小組12人就在上個月被上級解散,失去職務。另一位吹哨人就情願繼續匿名。他們分別是在上個月26號及本月一號兩天,到眾議院提出證詞,預算及審核委員會整理後今日公布。(下面是謝普利在五月24 日接受CBS 訪問。) 

 

 

 

 

 

 

在謝普利六小時的證詞中,他說,調查亨特的德拉瓦州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在去年三月就計畫要在華盛頓特區起訴亨特拜登,但是被華盛頓檢察官批駁。之後他在去年秋天要在加州(亨特當時的住址)起訴亨特拜登,再度被加州中部的檢察官批駁。這兩位檢察官都是拜登總統任命的。(媒體喜歡說懷思是川普任命的,暗示他是偏幫共和黨的,其實川普當時是依照德拉瓦兩位參議員的建議名單上選擇懷思,而當地兩位參議員都是民主黨,而且都是拜登的老友。共和黨在德拉瓦州根本沒有人脈,只能依照民主黨的意思甄選。)

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過去一年內兩度在參議院出席聆訊時指稱,懷思有全部自主權,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起訴任何人,現在證明他根本在說謊。而在國會作證時說謊是嚴重的刑事罪,在一個司法制度健全的社會,是可以起訴他的。

另外,拜登一再信誓旦旦的說,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談到亨特的生意來往,也從不知道亨特在外面做些甚麼。但是謝普利說他們調查期間從亨特拜登的  iCloud 得到一份2017年七月30日,亨特發給中國嘉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Harvest Fund Management 董事長趙學軍 Henry Zhao 的 WhatsApp 訊息:「我現在跟我父親坐在一起,我們想知道,為什麼你們答應我們的事沒有辦到,請你告訴董事長我希望現在就解決這事,以免失控。我的現在就是今晚之前。還有,趙,如果我下一個接到的電話不是你自己打來的,或是主席打來的,我擔保坐在我旁邊的人,以及他認得的每一個人都會記得,包括我,會盡量跟你們過不去。你們會後悔沒根據我們說的去做。我現在就跟我父親坐在這裡,等你們的電話。」(下圖:亨特拜登,跟趙學軍。)

 

 

 

 

 

 

這是一封措辭非常嚴厲的訊息,不僅證明拜登完全知道兒子在海外的「生意」,而且這措辭跟拜登在2018 年在一個演講中說的,他拿著奧巴馬的十億元經濟援助,去恐嚇烏克蘭總統,要他們開除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阻止他們繼續調查能源公司Burisma 時的語氣一模一樣:「我六小時後上飛機,如果你們屆時沒有開除他,我就帶著十億元離開。結果那班狗娘養的sons of bitches 果然將他開除了。…」(這是他親口說的話。)

另外我們也從亨特拜登的電腦知道,有一次中國華信公司CEFC 沒有依照協議給他們匯款時,他也很兇的要對方及時匯款,否則就要控告對方。這些過去都報導過。

亨特為了與中國進行交易,在2013 年(也就是他跟隨父親,拜登坐副總統專機到大陸訪問之後12天),就跟嘉實基金的人合夥成立了BHR Parners渤海華美有限公司,這公司當時還有亨特的一個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以及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 的養子Christopher Heinz,後來Heinz 見到亨特在Burisma 做董事,覺得很過分才退出的。

當謝普利等人認為應當向亨特拜登問話時,司法部副部長Lesley Wolf 沃夫就阻止他們,還說她不認為這裡有特別的刑事罪行值得追究。當稅務部建議到拜登在德拉瓦的家裡去尋找證物時,這位Wolf 也在會議中反對,同時阻止他們查問另一位相關人Rob Walker華克,(後來我們知道他是拜登家族很多空殼公司的主要負責人,很多外國匯款都是經由他轉匯給拜登家人。)

謝普利的證詞還指出,他們每次要訪問相關人士時,不是沃夫,就是聯調局FBI 的人從中阻止,干預,或是轉變話題。有一次甚至有人去通知拜登家人,讓他們避過或是不出現。當他們要訪問亨特拜登時,也被他的律師阻止。

第二位吹哨人則說,調查人員發現,亨特跟他的合夥(公司)在2014-2019 年間一共從烏克蘭,羅馬尼亞及中國得到$1,730 萬美元的收入,而亨特個人就從中取得$830 萬元。調查人員主張起訴亨特嚴重罪行felony,並指他逃稅220萬元的重罪,但是到這星期我們終於見到,司法部只起訴亨特拜登「有兩年2017及2018漏了報稅」,以最輕微的misdemeanor  罪名起訴他。

謝普利的小組是自從2020 年一月接手調查亨特拜登的逃稅及洗錢案子,但是當他在今年初做了吹哨人,他就被上級撤換職務,與這件案子完全無關了。

亨特拜登跟他父親的貪腐案,牽涉到的證據像是一個無底洞,挖之不窮,這裡說的只是冰山一角,證明司法部,聯調局,稅務部都盡量牽就,以大化小。對比川普那一邊,幾乎都是本來無事,民主黨,司法部卻能製造一批罪證,而且都以小放大到最大的罪名及刑期。

XXX

過了一天,我們經由兩位吹哨人的證詞得到更多訊息,同時一些疑點也得到解釋。

例如昨天提過,亨特在WhatsApp上威脅一名大陸嘉實基金的董事長Henry Zhao 趙學軍,要對方「依照協議」立即匯款,否則我們會對付你,讓你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他還說「我現在跟我的父親坐在一起…」裡面提到他父親三次。民主黨人立刻說:誰知道當時拜登是否真的跟他在一起,他也許是吹牛說父親在身邊,也可能是因為吸毒,根本不知道身在何處。亨特拜登的律師Chris Clark 則沒有否認這訊息是真的,但是辯稱亨特當時處於嚴重的毒癮期,他說的話跟做的事與他家人無關。(什麼?這不是等於承認一半了。)

現在有兩個後續資料,其一是,根據亨特拜登自己電腦上的資料,他在發出WhatsApp那天(2017年七月30日),確實是在他父親在德拉瓦的家裡,因為他在那天拍了幾張相片,其中在電腦上就存檔了四張,包括他駕駛父親的1967年的Corvette Stingray 跑車,跟著家中幾位女眷在家門口一起拍的(下圖)。要知道亨特拜登長時間住在加州馬里布海邊一棟昂貴的別墅中(月租兩萬元),所以他自己證明當時身在德拉瓦,就是最好的證據他跟父親在一起。(亨特拜登的電腦裡面真是資料豐富,他將自己的形跡全部都留下給人做證據。) 

 

 

 

 

 

 

 

至於那個 WhatsApp 訊息也不是假的,而是稅務部 IRS 在2020 年八月經由法院批准的搜索證,到 Apple 的iCloud 上搜來的。同時獲得證據,在那次的警告之後,趙學軍就在五天後電匯十萬元到亨特成立的(空殼公司之一) Owasco P. C.的戶口。之後又在八月八日電匯了五百萬元。這就是那次警告後的成果:510萬元。

稅務部的吹哨人謝普利 Gary Shapley 在證詞中指出,有關這次的 WhatsApp 談話,當時他們幾位調查人員就要求,使用GPS 查出當時亨特是否跟他父親在一起,但是(昨天提起過的)司法部助理副部長 Lesley Wolf 李斯莉沃夫就阻止了,所以他們當時無法做到。

謝普利是稅務部的高級稽查員,從2020 年一月起領導稅務部裡的一個小組查緝亨特拜登的逃稅及洗錢事件。但是他說每一次需要進一步調查時,那位沃夫就予以阻止,干預。例如當他們要求到亨特的住處去搜索文件時,沃夫說「他們不允許搜索亨特拜登」及他的住處。後來當他們知道亨特在維吉尼亞州(近華盛頓處)租了一處公共儲藏室storage room,申請去搜索,卻發現沃夫事先通知了亨特的律師,讓他們毫無所獲。

謝普利在證詞中說,他們(包括稅務部及聯調局)計畫在 2020  年底查問一個重要的相關證人,就是拜登家族成立的許多(空殼)公司的主要負責人華克Rob Walker,但是沃夫指示他們談話時不可以觸及亨特的父親,甚至不准他們使用dad 這個字眼,也禁止使用 the big guy。(我們都知道,亨特在電腦中提過,他們的「收入」中都要為 the big guy (大人物) 保留百分之十。一般相信這個人就是拜登。)

謝普利說,當時他們跟 FBI 的人都面面相覷:我們怎麼能不問?但是這位沃夫提了很多次,不准他們碰這位「父親」。

有了這樣多證據,還有兩個星期前被公開的FBI 的 FD-1023 檔案,揭露了拜登向烏克蘭索賄,包括17 捲錄音帶的證據(詳情見:拜登索賄案公開始末),即使你們都說沒有證實,難道你們不想證實是假的?不想澄清拜登無罪?

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的司法部同一天(也就是吹哨人報告發表的第二天)發表聲明說:「司法部一直都說,德拉瓦檢察官懷思 David Weiss 有全權調查此事,包括何時何地起訴(亨特拜登)任何罪名,他不需要其他人批准,有疑問的應當到德拉瓦檢察官哪裡去尋問。」

嘉蘭今天還在麥克風前面面色嚴厲的說:「今天有人不停攻擊司法部,這是攻擊美國憲法,攻擊美國的司法制度,造成美國人的生命危險,非常危險的作法。」美國是自由民主國家,他的意思是他的部門禁止任何人批評?請問你那個WhatsApp怎麼解釋?難道讓廣大美國人都算了?

根據謝普利說,懷思是在2022年十月的一次會議中那樣說的,說他兩次要起訴亨特都被截止,還說他沒有自主權。謝普利還說,懷思說他申請要做獨立調查員,(這樣就可以有更大的調查及起訴權力),但是沒有被批准。他說,那次會議有六個人出席,他們都可以作證。

要知道,謝普利等兩名吹哨人是在宣誓作證的情況下到國會作證的,他們不能說一句假話,否則就是作偽證。而且如果他們說的是假話,嘉蘭等人應當會大呼小叫控告他們,而不是「叫他們去問懷思」一句話算了。

所以當司法部長都公然說謊時,美國還有健全的司法制度嗎?

而且今天拜登政府根本關閉了質詢的大門。今天(六月23日)的白宮記者會,首先是柯比將軍 John Kirby主持。最初聽到兩個保守派媒體 New York Post 跟 NewsMax 的記者問到這件事時,柯比立即說:這件事我沒有話說,你再問都是白廢唇舌 let me save you some breath…我不會再回答。記者多問了一句,他就收拾公文轉身離開。之後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面對記者時,更多記者問到這問題,包括CNN,紐約時報,CBS,NBC記者都發問了,KJP 的回答也一樣,都說:「這件事我沒有新的聲明,都跟過去一樣。要資料你們到白宮法律部去詢問。」其中CNN記者問到昨晚白宮宴請印度總理,亨特拜登也被邀請,請問白宮是怎麼想的?,她說這是總統的家事,總統家人被邀請國宴是很平常的事。之後有記者對這答覆不滿意時,她說:「我怎麼回答不用你來教我。」之後也立即離開了。(事實是不僅亨特拜登被邀請,拜登總統的弟弟James Biden也被邀請,他也是外國匯款的分贓者之一。而且司法部長嘉蘭也在場,見到電視上他們都滿場飛,十分活躍。)下左:柯比,下右:Karine Jean-Pierre。

 

 

 

 

 

 

不過我注意到,過去問到同一類問題時,他們都指責共和黨:說共和黨「只會無風起浪,攻擊政敵,這把戲他們玩了很多年,不會有結果的…。」但是這一次他們沒有攻擊,只是臉色很難看。

不過這次這樣大的爆炸性新聞,主流媒體照樣是一字不提。據說華盛頓郵報刊登在第15頁,而且也是持質疑態度,說只是一個人的證詞。幾個全新聞台(CNN,MSNBC) 都在提起時,說是共和黨發動的「另一次對拜登家族的攻擊」,全部沒有證據云云。請問還要甚麼樣的證據?相對川普那邊,一次又一次的被虛有的罪名,甚至泡製的罪名,栽贓嫁禍。兩相比較已經到了天方夜譚的地步,怎不令人哀嘆!

 

相關文章:

稅務部吹哨人跟聯調局線民印證拜登貪腐

Click: 125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