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索賄案公開始末

2023-06-17 12:16:22

這又是一樁主流媒體很少報導的大新聞。索賄 bribing 在政府官員是足以被彈劾的 high crimes。這單事件是在今年初時,有吹哨人向共和黨參議員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 報告,說聯邦調查局FBI 有一份 FD-1023 檔案,裡面記載了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向某個國家索取賄賂,交換對對方有利的政策,這就構成了索賄的條件。

 

 

 

 

 

 

 

據吹哨人向葛拉斯里說,這份文件在2020年六月30日就已經存檔。葛拉斯里知道後就通知共和黨在眾議院的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希望進行調查。葛拉斯里說了很多次,他不是將這項密告當作是事實,只是要知道FBI 在獲得這情報之後有沒有處理。

於是康默就向FBI 要求調閱這份文件。要知道歸類FD-1023 的檔案並非機密文件,以為很容易就可以到手。沒想到FBI 最初接到要求時,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說沒有這一份文件,當康默追問時,雷伊又說他們找不到了。康默迫得在五月初向FBI 發出傳票,下令對方在五月十日交出這文件。但是到了限期那一天,共和黨已經準備開記者會了,FBI 還是沒有交出文件。這是對國會的權力嗤之以鼻。

據說聯邦調查局在當天向眾議院發出一份措辭堅定的回信,陳述拒絕交出的理由,主要是為了要保護這「消息來源」,並保障國家利益。並解釋機密性的重要。康默說,他們在信中除了要求聯調局交出這文件,並要求對方告知FBI 對此事的調查方面做了多少工作,而聯調局的回信中卻完全沒有回覆這件事。

其實到此時共和黨幾位資深議員已經大略知道這份文件的內容,只是沒有實質證據。據說這文件是由一位聯調局內的資深線人提出的,他在FBI 工作十多年,深得重用,他經由這份資料獲得的報酬就高達20萬元,所以文件內容是值得重視,不是信口胡說的。(下左共和黨眾議員康默,下右參議員葛拉斯里。)

 

 

 

 

 

 

五月31日葛拉斯里、康默與FBI 局長雷伊舉行電話會議,下達最後通牒,若再不交出就會啟動程序,指控他「藐視國會」的罪名。在這次電話會議中,雷伊才首次承認有那麼一份文件存在,但是他只允許康默跟一名民主黨人(也是監督委員會的最高級民主黨人)一起到聯調局去以in camera review (閉門)方式觀看這文件。

康默拒絕用這方式閱讀文件,通常在這樣情況下去「檢閱」文件,極大可能是文件中大部分的內容被「抹黑」,也就是畫上黑線,根本看不見。而且不能紀錄,拍照,看過就算。此外眾所周知,這份文件不是機密文件,沒有理由採取這樣嚴格的方式。

再經過雙方談判,聯調局官員終於在六月五日將那份文件帶到國會去給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以及該委員會的民主黨頭頭拉斯金Jamie Raskin 兩人檢閱,以及作了簡報。事後共和黨的康默向記者指出,聯調局沒有disproven證實文件上指控的事件不是事實,而且目前這事件仍在持續調查中。他相信是在德拉瓦州的檢察官那裡進行。他又說,提供這件索賄事件的是一個為聯調局工作13年,為這份資料獲得高達六位數字的報酬,非常可信的線人。他還說:我們今天在文件中看到的,跟我們過去發掘的羅馬尼亞那件事一樣,對方付的錢都經過空殼公司,及多間銀行轉手。這樣做就是洗錢,所以這件事件跟(我們知道的)其他事件一樣,都依循相同的模式。

但是民主黨在該委員會的眾議員拉斯金隨即出現,他對記者說:我今天見到的都是二手傳聞,雖然來源或許可信,但是那內容是聽來的。而且他說,他沒聽說這件事在被調查中,當有記者追問時,他說:「我一定錯過了,因為我沒聽見這事情屬於還在調查的案子。」他又提起川普時代的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以及朱利安尼的名字,似乎跟他們有關,就不足採信了。之後說,這案子在2020 年六月存檔,之後在八月就決定沒有可以追查的必要,就結束了。

由拉斯金的話中可以聽出,FBI 在2020 年八月決定中止調查,而那時正是大選最激烈的時候,這完全配合了司法部跟聯調局在當時壓制所有對拜登不利的新聞的時候,所以一點都不稀奇。而遇到這樣巨大的違法行為,他們都要打壓下去。這一次若不是有吹哨人告密,還將永遠被掩埋。

不過第二天,川普時期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就出來澄清了,他說他們從來沒有說這件事證據不足,已結束調查。所以FBI 不可能說過這樣的話。證明民主黨人又在編謊話。

為了讓事實真相獲得澄清,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威脅雷伊,要他將整份文件交出,而且要給眾議院監督委員會每人一份。而不是像星期一那樣,只允許康默跟拉斯金兩人檢閱,而且不能拷貝。

在共和黨威脅要控以藐視國會罪名之後,聯邦調查局終於在六月八號允許國會監督委員會兩黨的所有13名委員,檢閱有關那份有關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向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索取賄賂的文件。之後根據福斯新聞台的Fox News Digital 當日下午發表的新聞顯示,這名聯調局FBI 的線人,自從2015 年起就跟這位Burisma Holdings 的高層有長時間的談話,持續了好多年,同時將談話內容向FBI 報告,直到2020 年六月底,FBI 終於作成檔案存檔。

 

文件內容:

據文件指出,這線人由2015 年就開始向聯調局提供相關資料,到2020 年六月底被FBI 做成檔案。主要內容都是他跟Burisma 一位高層的談話內容。這份檔案中將這位Burisma 高層的姓名隱藏(畫黑線),但是據文件內容猜測,極可能是這間公司當時的總裁Mykola Zlochevsky。

據Fox News Digital報導,這位線人指出,這位高層向他表示,該公司向拜登家族的兩個人,各付出五百萬元。而他的付款方式「經過這樣多銀行帳戶,」調查人員可能至少十年時間都無法查出。

文件中指出,那線人說:五百萬是給一個拜登,五百萬給另一個拜登。線人還說,這五百萬元似乎是作為訂金,對方有多件議題要爭取拜登的支持。包括應付烏克蘭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的調查,以及爭取美國的投資。(記得嗎,休金就是被烏克蘭總統任命調查能源界,特別是Burisma 的貪腐事件。後來拜登拿了奧巴馬撥出的十億元經濟援助給烏克蘭,到了烏克蘭他警告烏克蘭政府說:我手上有十億元,我還有六個小時上飛機,如果你們不能即時開除休金,這十億元就拿走。結果烏克蘭政府將休金開除了。這一段話是拜登在2018 年一月在一次電視講座吹噓時,自己說的。他還說,那個son of a bitch,果真將他開除了。)

結果拜登真的讓休金被開除了。這豈不是拿了錢之後,做到對方的要求。完全符合了quid pro quo 的索賄(利益交換)的定義。

根據這文件中線人所說,他相信這兩個五百萬元分別給了亨特拜登,跟拜登副總統。文件中還引用the Big Guy 的說法,(我們從亨特拜登的電腦知道,他們在談話時及文件中,都使用Big Guy 代表他的父親。)這位高層說,他沒有直接付錢給Big Guy,所以今天聽到有人說:「拜登沒有拿錢」。相信今後民主黨會用這句話搪塞過去。

我們都知道,Burisma 在2015 年聘請亨特拜登出任董事,每年薪水一百萬元。這位線人說,他跟這位高層多次談話,對方都徵求他對「獲取美國能源」的建議及忠告,這位線人說:你已經有了亨特拜登作為董事,還要問我做甚麼?他說對方回答時說,亨特不過是一個dumb 笨人。之後他說,他需要其他的「抵擋其他麻煩的」保證。明顯是指上面說的:避免被調查的保證。

我們也知道,川普上台後在2019 年跟當時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的一通電話中,要對方調查烏克蘭能源工業的貪腐事件,後來國務院有人將這電話內容洩露給媒體跟民主黨,導致民主黨國會彈劾川普,說因為拜登將角逐總統,他這是利用外國勢力,讓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大選。

後來到了六月12日,參議員葛拉斯里又在參議院公開指出,上星期前聯邦調查局拿到國會眾議院的FD-1023 文件中,被刪除(抹黑)的部分,原來顯示那名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的高層,擁有他跟當時副總統拜登的兩段電話談話錄音,以及他跟拜登兒子亨特的電話錄音15 段。一共17段電話錄音。(為什麼那一段重要的內容被抹去了呢?)

葛拉斯里說,從FD-1023 文件中的那名線民指出,Burisma 高層指出,他收存這些錄音帶,是為了給自己買保險,一旦他自己出事,(被調查時)可以給自己做護身符。葛拉斯里要知道,為什麼聯調局要刪除這些重要內容,不給國會議員知道。他也要聯調局FBI 交代,他們調查此事到了甚麼階段?

這顯示,聯調局即使被迫「公開」了內容,還是要將重要部分抹黑,盡量不讓人知道。(我相信是有吹哨人繼續報信,否則葛拉斯里也不會知道。)

另外據康默指出,他在見過FD-1023 之後發現,其中兩個註腳footnotes 顯示出,還有其他的1023 文件存在,也就是說,這件案子的檔案不只他們見到的那幾頁。

 

後果:

現在拜登向外國政府及公司索取賄賂的事件,不僅有了線人的證據,還有了錄音帶。但是聯調局卻讓這些證據乾擺著幾年,沒有動作。

你以為會像川普所有案件的錄音帶一樣,洩露給媒體大肆刊登轉播嗎?不僅沒有,美國的媒體對於這單爆炸性新聞卻毫無興趣去追,更不要說刊登報導了。

最神奇的一點,在六月八日FBI 官員帶著拜登索賄的文件到國會去向眾議員交代時,美國司法部卻在那一天下午採取行動起訴川普,於是起訴川普的事件立即成為美國媒體24小時不停地追蹤大新聞。而拜登索賄的所有細節都沒有人關注。這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起訴川普的傳聞也傳出多時,到最後拜登索賄事件越接近曝光時,這傳聞也越響,終於在同一時間發生。而且司法部的起訴文件明顯到星期四下午還未準備妥當,直到第二天才確認是起訴川普37項罪名,及公開了內容,顯然是倉促在進行,以趕在同一時間宣布。

兩件案件相比,司法部跟聯調局盡所有力量掩飾,抹煞拜登索賄事件,另一邊就盡所有力量要讓川普的起訴事件坐大,讓媒體得到所有他們需要的彈藥。

據統計,美國三大無線電視的新聞ABC,NBC及CBS 那兩天一共用了291 分鐘報導川普被起訴的新聞,包括川普的汽車隊前往法院的一路跟蹤,但是對於拜登索賄事件的報導是「零」,一秒鐘也沒有提。

見到媒體分析川普的司法起訴事件,紛紛表示川普這回麻煩大了,他即使獲得黨內提名,最後大選時都未必會贏。共和黨內有地位的大老們紛紛跟他劃清界線。至於拜登那邊,大家像是沒有事一般,民主黨跟媒體立場一致的說:共和黨又在無風起浪,他們玩這把戲很久了。去網上搜尋,最先跳出來的都是:fact check 共和黨的索賄把戲…甚至說共和黨他們連吹哨人都消失了,沒戲唱了。

六月八號那天,拜登跟英國首相Rishi Sunak 一起見記者時,有一名保守派記者問到這件索賄事件,拜登的回答是:Where's the money?(有人看到我拿錢嗎),之後說:我是開玩笑的,這件事完全是荒唐的 a bunch of malarkey。他輕鬆到可以拿這件事開玩笑。

作為拜登真的是不用怕。他們一次又一次從外國那裏幾百萬幾百萬的拿,有人證,有物證,有電郵,有銀行轉帳,(參考:拜登家族成立空殼公司將國外利益輸送到家人戶口),有人出面開記者會,有人向FBI 密告,但是作為民主黨,一點都不用擔心。

 

 

Click: 113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