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杜倫報告有了結論

希拉里泡製川普黑材料 引誘FBI 展開調查

2023-05-18 17:55:47

調查川普總統的「通俄調查」是否存在不法行為的杜倫報告John Durham report 經過四年時間,終於在今天(5/15/2023) 下午公布了。這項調查是要查明,2016 年開始對針對川普的兩年多「通俄」調查,中間有些甚麼違法行為。結論是:聯邦調查局FBI 根本沒有理由,就前總統川普在2016 年的大選中跟俄羅斯串通的行為展開調查,原因是這項調查基於的一份文件,根本是民主黨以及該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陣營花錢泡製的。

 

這份報告同時用了嚴厲的措辭指責聯邦調查局:「基於審核相關的情報人員行為,我們結論是…FBI 的高級官員對於收到的情報嚴重缺乏分析及追究能力,特別是有政黨背景的情報資料。」

有關杜倫的調查,我這裡提過很多次,但是因為美國主流媒體的掩飾及封殺,中文媒體提的很少。事實上這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最嚴重的一次政治醜聞。水門案與之相比是小巫見大巫。綜合過去的報導,這件事可以簡短的濃縮如下:

2016 年大選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在一封電郵中指出,她要泡製stir up 一份有關川普的黑材料,讓他跟俄羅斯牽上線,以阻止人們過分關注她自己的「使用私人電郵傳送及接收機密文件」事件。(這份2016 年七月的電郵經由中央情報局CIA 截查,還即時通知了聯邦調查局注意。所以FBI 一早就應當知道民主黨有此陰謀。之後CIA 局長John Brennan 還在同一時間向奧巴馬以及他的幾位情報單位負責人員,包括副總統拜登作了簡報,說希拉里已經批准這計畫,即將進行。)

之後希拉里的競選團隊就出錢,輾轉經由一間跟民主黨有關係的研究公司Fusion GPS 聘請英國退休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 製作有關川普的黑材料。根據杜倫報告,這份黑材料的資料來源包括一名住在華盛頓的俄羅斯青年丹清可Igor Danchenko 的閉門造車,以及一名澳洲外交官在一間倫敦酒吧裡說的沒有根據的八卦閒話。至於丹清可後來承認,他很多的「材料」都來自於一名民主黨的高級黨工多蘭Charles Dolan。多蘭根本沒有去過莫斯科,全部是憑空杜撰。

當這份毫無根據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 完成之後,希拉里陣營就派了一名民主黨自己的律師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 假裝是吹哨人,去聯邦調查局告密。接見他的是一位FBI 法律顧問貝克Jim Baker。貝克在報告中謊稱薩斯曼是普通市民,沒有政黨背景,將報告上繳。與此同時,希拉里陣營將報告洩露給媒體,當時負責這件事的是希拉里的競選顧問之一蘇利文Jake Sullivan。(他現在是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

當時包括Yahoo 的一兩份媒體以匿名來源方式報導後,FBI 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就拿著報導去跟剛剛當選的川普作匯報,說有這樣一份黑材料存在。匯報之後媒體就當作正式新聞廣泛報導。之後FBI 就使用媒體的報告向情報法院FISA 申請竊聽川普及其身邊團隊。之後就壓迫已經就職的川普總統,任命獨立調查員Robert Mueller展開了對川普「通俄」的兩年多調查。這個獨立調查團隊沒有時間及預算的限制,結果花了三千多萬元,調查了兩年多。最後沒有找到川普通俄的證據(見:獨立調查員穆勒結束了通俄調查川普再贏一次-- 穆勒輸得很慘)

今天的306 頁杜倫報告就是批判聯調局在事件中沒有謹慎調查這份「黑材料」的來源是否可信,是否有政黨背景,就大張旗鼓展開了對川普的「通俄」調查。

記憶力好的人可能記得,在當時媒體繪聲繪影的報導這份黑材料內容,除了說川普跟俄羅斯串通以幫助自己競選之外,還加油添醋的說川普住進了莫斯科一間頂級酒店的總統套房,只因為過去奧巴馬住過。他還帶同兩名俄羅斯妓女,在奧巴馬睡過的床上彼此在對方身上小便,稱之為golden shower (黃金雨),連康米本人都在電視上重複這一段「故事」,他明明知道這份黑材料是杜撰的,仍然在電視上重複這「小故事」,這就是他們無恥的左派汙衊一個成功保守派的卑鄙手法。(當時川普激烈否認有此事,甚至說自己有潔癖,根本不可能做這樣的事,但是這虛構的故事仍然被傳頌一時。)

當聯調局最開始於2016 年展開對於川普調查的行動,(當時取名為Operation Crossfire Hurricane),仍然是奧巴馬執政時期,今天的杜倫報告指出,FBI 一直都有跟奧巴馬作匯報,這表示他是知道的。這包括他的司法部非法竊聽下一任總統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那麼他應當有責任嗎?而且過去報導過,有關Operation Crossfire Hurricane 的會議在白宮召開時,副總統拜登也是在座的。

杜倫這份報告完全證實了,聯邦調查局用來調查一位剛剛當選總統的材料,是這位總統的政敵花錢杜撰的,這是司法部的極端失職。報告中說:「導致司法當局調查行動的,是一份直接與間接由川普的政敵資助的文件,而這部門絲毫沒有適當的檢查或是質問這份材料的來源,以及提供材料者的動機,甚至在當時FBI 局長及他人,已經聽到了其他方面提出的相反的聲音。」

這是相當嚴重的指責,等於是指責聯調局局長等人有意的利用對川普不利的文件來調查他,甚至汙衊他。

但是今天見到美國媒體的反應真是讓人想掉眼淚。這些媒體一致的角度是:川普可能以為他得到平反,事實是杜倫的調查沒有產生有效的起訴及問罪。說他一共起訴三個人,只有一個人(一條小魚)認罪,其他兩人都被(陪審團)裁決無罪,包括丹清可,跟薩斯曼。要知道裁決他們無罪的都是華盛頓地區的陪審團,那是92% 投票給民主黨的地盤。(細節可見:杜倫調查只打蒼蠅,不打老虎 )

其實這些媒體應當感嘆的是,希拉里跟奧巴馬一夥人,閉門造車川普的黑材料,然後聯合媒體,跟聯調局用來整肅一位民選總統,這是等同叛國的滔天大罪,但他們卻依然逍遙法外。難道你們認為希拉里跟民主黨這樣做不應當負責?

Fox News 找出來那幾年,民主黨大員跟評論員在電視上振振有詞的說:這川普黑材料是確實的,無可置疑的;說有證據川普是俄羅斯特務;而且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同時因為報導「川普通俄」事件卓有成就,獲得頒發普里茲Pulitzer新聞獎。現在不僅證實川普通俄是虛構的,更是政黨的傑作,這豈不是最大的諷刺?

到今天,希拉里沒有為這件事負上任何責任。FBI 局長康米雖然被川普開除了,但是沒有任何刑罰,仍然在大學教授,而且應邀演講及出書,收入每年高達數百萬元。當年參與的FBI 副局長麥凱 Andrew McCabe 也被開除了,但每天都在CNN 上做評論員,繼續出書賺錢。其他的也都難以盡數。(下:麥凱繼續在 CNN 否認自己做錯事,甚至攻擊杜倫。)

 

 

 

 

 

 

如果他們當年整肅川普成功,就是一場非法的政變,盡管沒有成功,卻極端敗壞了美國的民主體制,司法體制,更是漠視憲法的極端違法行為。但在媒體的掩飾下,多數國民渾然不知。

杜倫報告公布之後,聯調局由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發布的聲明中說:「特別調查員杜倫對於2016及2017 年的作為所做的調查,已經導致FBI 的領導層加設了數十項的修正行動,而這些行動已經實施了一段時間。如果這些新措施在當時已經採用,該報告中所見到的一些失誤missteps 就不會發生。…這份報告證實了,FBI 必須遵守美國人民賦予的信任,繼續努力的,客觀的,及專業的執行其任務的重要性。」

這是一分非常官僚的回答,而且見不到一絲誠意。首先聲明中只承認聯調局當時犯的錯誤是一些失誤 missteps 而已,這不是失誤,這根本是陰謀政變。是聯調局由上到下,跟民主黨合謀的一項陰謀。根據杜倫報告,聯調局一開始就知道這份文件沒有事實根據,FBI 甚至願意給撰稿人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 一百萬元,要他證實這份文件屬實,但是史蒂爾沒有拿這一百萬元,就已經證明這文件無法證實。而當時的聯調局局長(James Comey) 仍然拿著那份黑材料,去跟川普做報告,之後允許媒體廣泛報導?不僅如此,之後司法部及聯調局的四個最高級主管又拿著這份黑材料,去跟情報法院FISA 申請竊聽川普團隊,以蒐集證據調查川普。而且這竊聽申請續延了(四次)一年之久。

聽到一名共和黨議員說,FBI 要改的不是章程 policy procedure,而是部內的文化。到目前FBI 內部主管階級的文化都是「除去川普」,除去川普支持者,這種心態繼續存在,你修改多少章程都沒有用。

最顯著的例子是聯調局的一位被開除的探員史托克 Peter Strzok,過去在時事看板中提過他很多次,他跟FBI 一位女律師(情婦)莉莎Lisa Page 之間的短訊最足以透視FBI 的內部情緒。其中一次莉莎問他:如果川普當選怎辦?他回答:不,不,不可能,我們會阻止他。還有一次他說「就像買保險,明知不可能還是要買個保險。」之後說他跟上級Andy 會開會討論這事。這個Andy,就是當時聯調局副局長麥凱Andrew McCabe,他也是簽名申請竊聽川普的高級主管之一。後來史托克跟麥凱都被開除了,但是他們經過法律訴訟,一毛錢退休金都沒有少拿,而且現在他們都是CNN 及MSNBC 的資深評論員,昨天繼續在電台指責杜倫,說他花了納稅人六百萬元,甚麼「新奇的」事實都沒有發現。這是昧著良心說話。相對穆勒調查花了三千多萬元,才是甚麼都沒有發現。(下:史托克繼續在MSNBC 散布謊言,為自己自辯。)

 

 

 

 

 

 

(媒體喜歡說,穆勒起訴了三十多人,但是要知道,這三十多人沒有一個人是跟通俄有關的罪名,他們全部是被找出其他的罪名,而且多數是因為被調查時說了跟事實不符合的話才被起訴的。這是技術性犯規,不是犯罪。)

今天,所有人都禁止川普提起 2020 年大選存在不公正,說這是謊言,是 misinformation,但是到今天,希拉里仍然在電視機前憤憤不平的指責川普「偷」了她的2016 年的大選結果。其實美國民主黨,司法部及媒體不僅製造川普在2016 年「通俄才贏得大選」的謊言,還在2020 年繼續發威,遏止所有對拜登不利的新聞,包括由51 名情報局前任高官發表公開信,以謊言壓制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這才是真正偷去了川普在2020 年大選的勝利果實。

 

加註:

06/21/2023星期三

美國司法部特別調查員Special Counsel 約翰杜倫John Durham 今天應邀到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應訊,共和黨主持的委員會希望就他上個月提出的報告進一步提出解釋及細節,我在「杜倫報告有了結論」中說明了,這項調查及報告目的是要追溯川普總統一上台,民主黨及司法部門(特別是聯調局)就調查川普與俄羅斯串通,以干預2016 年大選,讓他自己當選。而杜倫的報告證實了,整個通俄調查都是基於民主黨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出錢,請英國退休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利用民主黨幕後送給他的假情報,泡製(杜撰)的一份川普黑材料做基礎,展開調查。而事先中央情報局CIA 知道希拉里有此計謀,CIA局長John Brennan 還去跟當時的總統奧巴馬,及副總統拜登等人匯報,但是這些人一句話都不說,聯調局長康米知道了也不對下面的人說,繼續讓他們大張旗鼓地去調查。所以說是民主黨人跟司法部不理事實,串連做了一次整肅川普的運動。(下:杜倫今日在國會應訊。)

 

 

 

 

 

但今天看了這五個小時的聆訊,其中民主黨有一半的發言時間,發現他們不僅完全不理這報告列舉的事實,也不理杜倫提出的理據,卻從不同的角度打擊杜倫,繼續提出他們似是而非的論證,或是製造他們可以利用的宣傳字眼。

例如說,今天好幾位民主黨人問杜倫,為什麼沒有在報告中提起,川普公開向普京喊話,叫他找出希拉里的三萬多(消失的)電郵,之後俄羅斯就去駭客希拉里的電郵。(後面一半不是事實,是民主黨捏造。俄羅斯駭客民主黨的電郵在這之前很久就發生了。)之後又有好幾位民主黨議員捉住川普的兒子Don. Jr. 在接到一個俄羅斯女律師的電話後,就約了那個律師在紐約川普大樓見面。(傳說這律師說她有希拉里的黑材料,所以他們去了,但是到達後才知道上當,對方只是代表俄羅斯孤兒,希望獲得美國法律通融,讓美國人可以領養,所以談了十幾分鐘就散了。)這些民主黨議員,包括那個一再說謊的亞當謝夫Adam Schiff今天就質詢說:你的報告為什麼不提這件事?證明你的報告以偏概全等等。杜倫說:「那次(會面)事件不是非法行為,只是一次愚蠢的錯誤,而且經常有人打電話說有你的政敵的黑材料dirt,這不稀奇…」謝夫立即故作驚奇地說:經常發生?你知道有多少,給我們幾個例子。

上面民主黨提出的兩個「證據」就是他們最喜歡用的(也是唯一證明川普通俄的證據),事實上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民主黨舉的這兩個例子,與上面杜倫報告列舉的證據,完全不能相比,杜倫列舉的證據全部都有證據(電郵,證人等等),而這兩件事都是虛無飄渺的所謂證據。

還有多位民主黨人責問杜倫:你用了六百萬元調查,卻只起訴了三個人,其中兩個被無罪釋放acquitted,另一個認罪,但是請問那認罪的判刑多久?杜倫說:守行為(緩刑)八個月。民主黨人笑了:你只起訴三人,一人只判緩刑。但是你說穆勒調查(川普通俄)是無稽的,人家卻起訴了三十幾人,十多人判刑。你能說你比他更值得?(杜倫當場苦笑說,那個被判刑的人串改重要的電郵證據,只判八個月緩刑是笑話。)

這一點必須解釋,穆勒調查川普用了三千五百萬元,是杜倫的六倍。他起訴三十多人,只有大約十人判刑,而他起訴的人全部都跟通俄無關,全部都是挖出他們過去的其他罪名,例如逃稅,沒有舉報自己為外國政府遊說等,而且都是要他們合作對付川普,他們沒有同意,才起訴他們的。而杜倫起訴的三個人,全部與事件有關。

一名民主黨人還說:你沒有起訴希拉里?你沒有起訴(聯調局長)康米?你沒起訴任何一個報告中提到的人物,這就證明你沒有他們的罪證。

這一點真的很可悲。我在 杜倫調查只打蒼蠅,不打老虎 中就已經說過,整件事真正應當被起訴的就是希拉里,康米,聯調局裡面的副局長Andy McCabe,特別調查員Peter Strzok等等好多位大員,但是杜倫能夠起訴希拉里嗎?起訴康米嗎?那還不鬧翻天?康米自己在調查希拉里的電郵事件,及私藏機密文件之後就說了:「沒有一個講理的人reasonable 會起訴希拉里。」沒有人敢,共和黨更不敢。但是對比民主黨,他們就敢一次又一次的調查川普、起訴川普,一個民選的共和黨總統。這是真真正正可悲的事實。然而杜倫不敢做的事,現在被他們解讀做:你沒有起訴他們,表示他們都是清白的。不僅如此,你做報告汙衊這些人就是你們在無理詆毀他們。

我看到這裡已經感覺到,「我們」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永遠都做不到他們做得到的事。最讓我震驚的是,到了聆訊後面,一位民主黨的女議員Sheila Jackson Lee提議,要將今天的聆訊全部內容做成紀錄,還要公諸於世。我想了一下才想通,他們還要將他們繼續撒下的謊言摘要出來繼續宣傳。也就是說他們相信他們已經證明了:共和黨進行了一次無理的調查,全部被民主黨推翻了。

每次見到民主黨的作為,就進一步了解當年非正統的共產黨可以席捲大陸大片江山,也了解了一個能言善辯的列寧可以領導一小撮紅軍推翻沙皇,還有美國歷史上以最大比數當選的尼克森總統,可以被華盛頓郵報兩名記者給拉下台。我在這裡不厭其煩的列舉民主黨的作為,不要說中國人懶得關心,連美國人願意注意的都不多,最後一小撮人就可以達到翻天覆地的目的。

Click: 11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