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talag 17 戰地軍魂

2021-06-01 23:05:54

這是派拉蒙公司在1953推出的一部戰地黑白喜劇,也是一部由比利懷德Billy Wilder製作,編劇,導演的電影,所以充滿高級笑料。內容說的是一群二戰時期被德國俘虜的美國士兵在戰俘營內的生活,充滿了美國士兵與德國軍官的鬥智,以及苦中作樂的經歷。Stalag是德文的「戰俘營」,至於17是他們居住的營區的編號。劇本是根據Donald Bevan,及Edmund Trzcinski兩人兩年前推出的一部百老匯舞台劇改編,他們兩人都是二戰時被俘虜之後囚禁在奧地利俘虜營的美國士兵,前者是步兵,後者是飛行員,他在飛機被擊落後被俘,後者還在片中飾演其中一名戰俘。

電影主要演員是威廉荷頓William Holden,他還因為此片獲得生平唯一的一座最佳男主角金像獎。其他演員包括:Don Taylor,Robert Strauss,Harvey Lembeck,Peter Graves,Sig Ruman,及著名導演奧圖伯明嘉Otto Preminger,他在片中飾演一名德國軍官。

這電影相當成功,獲得三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導演獎(比利懷德),最佳男主角(威廉荷頓),及最佳男配角(Robert Strauss)。不過只有威廉荷頓獲獎。此外賣座亦十分成功,排名當年最賣座前十名之內。

劇情:

二戰時,德國俘虜了無數的盟軍戰俘,最多時估計有四萬人被囚禁在各地的戰俘營。在其中奧地利的一個營區Stalag 17住了有六百多人,囚禁的全部是美軍中的士官長Sergeant,來自不同軍種:砲兵,步兵,戰鬥機隨員,無線電收發,工程師等。營區之外還有一個部分是俄羅斯,波蘭,捷克等國俘虜的婦女。

故事中的是這個營區的第四號營房Barrack 4。這些木製的架高房舍一排排,每一間住著二三十人。雙層木架床睡滿了人。他們吃住都在這裡,每一間房都安置一名領頭(室長),及有一人負責安全。

這是1944年聖誕節前一個星期,這個營房的戰俘正策劃一次逃亡行動,兩名戰俘帶著小布包由宿舍地板下逃出,計畫經由一條地洞越過鐵絲網,出去到對面的樹林裡。事先營房負責安全的普萊斯Frank Price交代他們一份地圖,一點零錢,告訴他們逃出之後的細節,之後大家就祝他們好運。

之後他們靜待佳音,只要沒有槍聲就是成功。但這間營房中的一個美軍士兵謝夫登J. J. Sefton就撥冷水說,這樣的逃亡成功機會很小,他願意賭兩包香菸,賭他們失敗。其他人雖然討厭他澆冷水,但都紛紛下注。不久就聽到陣陣槍聲,他們失敗了,謝夫登贏了上百支香菸。營房中不少人懷疑他們之中有內奸,否則那麼好的計劃怎麼會讓德軍大舉準備好?

第二天一早六點鐘,每一個營房都有德軍前來叫醒起床。四號房是由德軍士官長修茲Johann Sebastian Schulz負責叫醒,他英文不錯,還說自己在美國呆過,經常跟大家開玩笑,但遇到嚴肅問題就毫不通融。大家質問他,德軍昨晚是否槍殺了他們的同僚,他不回答,但是叫大家出去集合,說營區總司令薛巴克上校Colonel Oberst von Scherbach要跟大家講話。他們都穿衣服出去,這裡都是泥地,滿地泥濘,但是德軍就在薛巴克要走的地面鋪上木板給他走。這時大家見到地上兩具蓋上布的屍體,心裡知道甚麼回事。

薛巴克笑容滿面的說,今天天氣不錯,你們可能有一個像美國一樣的白色聖誕。還說聖誕節會有意外禮物給大家。之後話題一轉說,他任內沒有人逃亡成功,他希望保持這良好紀錄。一個士兵勇敢的向前,指責他對士兵遺體不敬,並引用日內瓦公約,他就說:難道要我們發射21響禮炮?另一個士兵就在他講話時吹笛子,最後一個士兵更在他面前的小水潭丟了一個石塊,激起泥水到他衣服上,他憤怒的說:是誰丟石子?如果不站出來,就全體一起受罰。那個人沒有站出來,但是其他人一個個紛紛站到前面,最後所有人都站出來,他憤怒的說:全體都要受罰,全部沒有聖誕禮物,全部都只能喝冰水。

之後四號營房的人紛紛討論,是否有內奸將他們的計畫洩露出去。之後他們吃早餐,每人只是一碗見不到馬鈴薯的馬鈴薯湯。但是此時謝夫登卻拿出一個雞蛋,在爐子上煎荷包蛋,大家看得流口水,紛紛問他怎麼來的。他說用香菸跟德軍交換來的。他說只要聰明交易,每個人都可以換到好東西。他吃了一半,將剩下的一半送給營房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Joey喬伊。喬伊平時不說話,但喜歡吹笛子,早上在上校訓話時,就是他吹笛子。(下:謝夫登拿出雞蛋在暖爐上煎荷包蛋。其他戰俘流口水。)

 

 

 

 

 

 

 

 

 

這時普萊斯問謝夫登,他怎麼那麼確定昨晚的兩人逃獄不成,他說只是機率問題。但其他戰俘都認為謝夫登最有嫌疑。否則怎麼跟德軍混得那麼好,還可以跟他們交易。他解釋,他每次交易都給德國守衛一成利潤,所以連守衛都願意跟他交易。謝夫登除了四處跟人交易,他還自己釀私酒,組織老鼠賽跑收賭注,他的一個行李箱內都是好東西:酒,手錶,女人的絲襪,望遠鏡等等。每當有人計畫逃亡,他就說是傻瓜。

一天他們的營房得到一個土製收音機,是各個營房彼此間私下傳遞輪流使用,他們只能使用兩天時間,目的是接收英國BBC的新聞,以了解外面實際的戰情。為了接收天線,他們假裝在外面玩排球,將排球的網子牽線到宿舍內,藉以收聽。這方法讓他們得到一些振奮的消息。但是那個表面像小丑,實際卻精明的修茲見到他們排球網的繩子牽到宿舍內,就到室內檢查,雖然沒有查出甚麼,(因為一收到暗號,他們就將收音機藏在一個水桶內),不過修茲下令所有人出去,他就一個人在房內將桌子上棋盤的「黑皇后」打開,放了一張紙條進去,然後將屋頂的吊燈拉低,綁了一個圈,才離去。

俘虜也不時收到信件,收到家裡寄來的家人相片,香菸等。謝夫登頭腦精明,時時刻刻都在想辦法發財:他釀私酒,每一杯兩支菸。其實沒甚麼酒味,唯一擔保是喝了不會生病。他養了五隻老鼠,訓練他們賽跑,之後組織老鼠賽跑,也是用香菸做賭注。他還有一個望遠鏡,每當附近營區有女俘虜入住,或是排隊洗澡時,他就出租望遠鏡,一支菸20秒時間,那些幾年沒見過女人的俘虜趨之若鶩。謝夫登唯一的「朋友」是綽號Cookie (餅乾) 的庫克Clarence Harvey Cook。

聖誕節就要到了,很多人收到家裡的信,一個戰俘收到妻子的信,說她在家門前撿到一個嬰兒,就收養了,還說那嬰兒長得跟她一個樣子。這士兵之後就在嘴裡嘟囔著:我相信她說的,我相信她說的。(別人一聽就知道,是他太太跟別的男人生的孩子。)

這天他們的營房來了兩個「客人」,修茲解釋因為他們少了兩個人(因為逃亡被殺死),所以可以將這兩個新的戰俘安置住一個禮拜。一個是空軍上尉鄧巴爾James Dunbar,一個是士官長Bagradian巴格萊丁,他很會學明星說話跟動作,先後學了:克拉克蓋博,Ronald Colman,及詹姆斯凱尼。大夥請他們二位喝茶,不過是將一個茶包在兩杯熱水中晃幾晃,(之後這茶包還留起來要再用)。

鄧巴爾是空軍駕駛員,他私下跟他們說,自己在瑞士一個洗手間做了土製定時炸彈,炸毀了德國一輛貨運火車,上面還有不少德國人,大家都很佩服。只有謝夫登跟他頂嘴了幾句,說他是因為出身波士頓有錢人家,進了軍官學校,而他自己就進不去。過了一會,修茲進來,居然在水桶裡找到他們的收音機,還沒收了。之後他見到吊電燈的線綁了一個圈,就命令大家出去,又在西洋棋的黑皇后裡放了紙條。之後離去。(下:他們的宿舍,前面是棋盤跟吊燈。)

 

 

 

 

 

 

 

 

 

為了洩憤,也為了開玩笑,這天他們每個人都貼了小鬍子,模仿希特勒。當修茲來查房間時,他們中有一個人假扮希特勒演講,聲調似模似樣,之後大家轉身,全部都是希特勒,修茲又好氣又好笑,但也跟著大家一起做手勢,Hail, Hitler!,他罵這些士兵都像小丑,美國怎麼打仗。(下:大家模仿希特勒,修茲啼笑皆非。)

 

 

 

 

 

 

 

 

 

 

這天德軍宣布要給他們新的毛毯,他們知道是因為紅十字會要派人來檢查俘虜的待遇,每一次都是這樣,等紅十字會代表走後,毛毯又會收回去。

謝夫登就自己一個人娛樂,他用賄賂讓德國守衛允許他到那些俄國女俘虜的營地去過了一天,回來後大家更生氣,更相信他是德國間諜,就趁他不在時打開他的行李箱,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分,把酒也拿出來喝,還把他的望遠鏡打爛。

等謝夫登回來,他們都等著看他的反應,這時鄧巴爾被叫去司令官那裏問話,他們都知道鄧巴爾炸火車的事情一定被發現了,大家轉頭望著謝夫登,並開始對他動手,十幾個人圍毆他一個人。把他打得鼻青臉腫。之後修茲來了,他給修茲一雙玻璃絲襪,及兩百支菸,要他說出真的「內線」,修茲不說,他將香菸加到一千支,修茲都不肯說。這時其他人進來,見到他們兩人談話,更相信他是內奸,警告他如果捉到證據,會切他的喉嚨。

之後紅十字會的代表真的來了,他對德軍說,聞到毛毯有樟腦味,知道是剛剛拿出來用的。又說房間內沒有火爐,德軍解釋是暫時拿去修理了,被質問這暫時是多久,他也答不出來。他見到謝夫登的黑眼圈,問他怎麼回事,他說是自己撞傷的。他問其他人有些甚麼不滿,大家都不說話,還說:這裡很好,我們喜歡這裡,以免事後被報復。最後只有其中一人提到鄧巴爾的安全,說擔心他非法受到酷刑。原來此時鄧巴爾真的受到薛巴克的嚴刑審問,不給他睡覺,要他認罪,他就是不認。依照日內瓦公約,沒有證據下這樣的私人審問是非法的。

之後紅十字會的代表真的去找薛巴克,薛巴克聽說他來了,立即讓鄧巴爾倒下睡了。之後他們聽到消息,德軍將在今晚由兩名納粹將鄧巴爾帶走送去柏林,他們知道這一走必死無疑。

這時謝夫登注意到他們房間的電燈,一時吊高,一時吊低,一時又綁了一個圈。這時外面響起警報,修茲過來叫每個人都出去,他也出去,普萊斯在他後面也出去了,但普萊斯臨時又回頭進來,然後他跟修茲用德文談話,原來謝夫登也沒有真的出去,他躲在房內一角,將這些都看到也聽到了。普萊斯講的似乎是鄧巴爾如何製造定時炸彈的事。原來這是警報也是假的,是要讓修茲得到這情報。謝夫登沒有當場拆穿他們,他知道那樣做解決不了問題。

第二天是聖誕日,同房室友拿了謝夫登的酒在喝,有人拿了簡陋的唱機放聖誕歌曲,大家跳舞,都是男人跟男人跳。他們的營房內有一個綽號「野獸」Animal的Stanislas Kuzawa,迷戀電影明星比提葛拉寶Betty Grable,每天都對著她的相片發呆。這幾天他聽說葛拉寶結婚了,有點失魂落魄,他的好朋友夏皮諾Harry Shapiro心血來潮,用乾草假裝是假髮,給野獸看了,越看越像葛拉寶,就來拉她跳舞,還說:掐我一下,讓我知道不是作夢。夏皮諾感動得哭了。(下:夏皮諾假扮金髮女子,居然唬住戰俘野獸。)

 

 

 

 

 

 

 

 

 

這時有人宣布,納粹要將鄧巴爾帶走,他們都跑出去,有人叫謝夫登留下,以免牠出去壞事,謝夫登就說,叫普萊斯一起留下來,看著我,因為他是負責安全的。等室內只剩下兩人,他由窗口見到外面,兩名納粹SS祕密警察夾持鄧巴爾出來,四號營房的人利用乒乓球做了一個土製煙霧彈,利用一個用拐杖的受傷士兵,將炸彈(由褲桶) 帶到鄧巴爾身旁不遠處,之後爆炸,大家就利用煙霧製造的混亂將鄧巴爾搶過來,德軍警報大響,到處找鄧巴爾,但是戰俘已經將他帶走藏起來。之後德軍到處搜尋,都沒找到。修茲威脅不惜拆了這個營都要找到他。

這晚在四號營房,大家決定要盡快將鄧巴爾帶出營區,否則也是夜長夢多。大家決定抽籤派誰護航,普萊斯說他志願,似乎無人反對。他問究竟鄧巴爾在哪裡,室長Hoffy (Hoffman) 當場告訴了他,原來他們將他藏在營區內最高的水塔箱內。這時謝夫登終於站出來,他跟Hoffy說,你剛剛把這秘密告訴德國人了,大家不明所以,他就指出,普萊斯才是德國的線人。普萊斯否認,說他是美國人,在辛辛那提長大。謝夫登問他,珍珠港受襲是那一天,他答出來了,但是當謝夫登問他是那一天的甚麼時候時,他隨口回答是在晚餐時間,他跟家人在吃晚餐。謝夫登說:「這就對了,在柏林是晚餐時間,在克里夫蘭應當是早上。」之後他在普萊斯的口袋找出那一枚放秘密紙條的黑皇后棋子,大家恍然大悟。於是大家將普萊斯綑綁,阻止他行動或是出去通風報信。(下:被打得鼻青臉腫的謝夫登終於指證普萊斯,後面是庫克。)

 

 

 

 

 

 

 

 

 

這時謝夫登說他要志願送鄧巴爾出去,一來他認為成功機會存在,二來他知道鄧巴爾家裡應當會給一大筆酬勞。大家除了給他一把剪刀(專門剪鐵絲網的),還給他五分鐘時間,讓他到水塔救出鄧巴爾,之後他們會製造混亂讓警察分身不暇。於是他由地下爬出宿舍,到水塔上拉出鄧巴爾,這時他的雙腿已經凍僵,他幫他緊急按摩,之後爬過鐵絲網。這時宿舍裡的人將普萊斯推出窗外,還在他腳上綁了鐵罐,發出聲響,普萊斯的口部被綁,他急欲求救但說不清楚,守衛塔上的人既看不清楚也聽不清楚,只見到他在跑就集中火力向他射擊,這時軍官也出來了,薛巴克見到一個囚犯被射殺,很高興得出來示威,但是翻過身一看卻是自己人,都嚇壞了,也氣壞了。

之後沒有槍聲,宿舍的人都知道他們兩人安全了。每個人的嘴角都露出微笑。謝夫登的好朋友庫克高興地吹起口哨:When Johnny Comes Marching Home,一首內戰歌曲。

製作與卡司:

二戰時,德國招募了很多在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長大的德國青年做這一類情報工作。基於血濃於水的民族意識,不少在外國生長的德國人願意效勞。剛剛看了幾部二戰電影 Battle of the Bulge 坦克大決戰 (1965)以及 Battleground 戰場 (1949),裡面就說到有一批這類青年為德國效勞。他們對美國的了解不輸美國本土青年,很難破解他們的身分。所以說,二戰時美國拘禁了一些日本人,義大利人,德國人,今天很多人攻擊這政策,美加政府還跟他們提出道歉。其實為了安全當時確實有理由這樣做。只要這些人存在這一類的民族意識,美國政府就有理由這樣做。

這電影將德國人演得相當「人性」,完全看不出是殺害幾百萬無辜老百姓的邪惡政權代表。甚至跟他們開玩笑,打成一片。好萊塢很多二戰電影都有這問題,很多攻擊美國的電影,批鬥美國都比這類電影批評敵人更嚴厲。

這劇本中很多人物都是由真實人物身上得到靈感,其中那位謝夫登,就是基於奧地利戰俘營中一名飛行員Joe Palazzo寫的,當然電影中又誇大了很多。原作者之一Edmund Trzcinski,他在片中飾演那名太太撿到嬰兒的士兵,他口口聲聲說「自己相信太太沒有做錯事」。

最初謝夫登的角色考慮過查爾登希斯頓Charlton Heston,以及寇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飾演,後來用了35歲的威廉荷頓。其實這電影不需要甚麼特殊演技,他只是因為劇本好而獲獎,後來威廉荷頓自己也說,金像獎委員會是因為他在1950年的 Sunset Blvd. 日落大道  沒有獲獎,所以到這一年才補給他。他說這一年畢蘭卡斯托Burt Lancaster以及蒙哥馬利克里夫( 都是因為 From Here to Eternity 亂世忠魂 被提名)比他更有資格獲獎。事實確實是如此,金像獎經常是在該得獎的那一年沒有給獎,之後在不該得獎的那一年補給他們。另一個原因是,畢蘭卡斯托跟蒙哥馬利因為是同一部片被提名,分薄票源,也給了他機會得獎。

導演比利懷德Billy Wilder有相當的喜劇天才,我認為電影史上最好的兩部喜劇,都是出自他的手,就是1939年的 Ninotchka 俄宮豔使,(由他編劇),以及1959年的 Some Like it Hot 熱情如火,(由他編劇及導演)。其他佳作更是不計其數。(在已經介紹過的導演作品名單 中有名單。)

這電影中的戰俘營,全部是派拉蒙在加州San Fernando Valley,Woodland Hills的一個牧場John Show Ranch中建造的,正好當時難得的下了好幾天的雨,地上製造了他們需要的泥濘。這些宿舍建築在電影拍完後就拆卸,目前聽說那裏是一座摩門教堂。(下:片中導演奧圖柏明嘉飾演的德國司令官,在泥濘的地上講話。後面是臨時建造的營房。)

 

 

 

 

 

 

 

 

 

片中飾演反派普萊斯的是後來在電視很紅的Peter Graves,他在1967-1973以及1988-1990年在CBS的電視影集Mission Impossible飾演主角之一。他說,這電影拍好後被派拉蒙押了一年才推出,原因是當時電影公司都認為有關戰俘的電影不會有人看,(何況還沒有漂亮的女明星)。後來遇到韓戰結束,大批美國戰俘被釋放,成為當時熱門新聞,電影公司才趁這熱潮推出,沒想到因為劇本好,大大賣座。是全年賣座前十名之內,166萬元拍攝的電影,全球收入超過一千萬元。

主要演員表:

威廉荷頓William Holden飾謝夫登J. J. Sefton

唐泰勒Don Taylor 飾鄧巴爾Lt. James Dunbar

奧圖柏明嘉Otto Premingger飾德軍司令薛巴克Colonel von Scherbach

Robert Strauss 飾戰俘野獸Stamislas “Animal” Kuzawa

Harvey Lembeck 飾夏皮諾Harry Shapiro

彼得葛里夫斯Peter Graves飾內奸普萊斯Frank Price

Sig Ruman 飾德國士官長修茲Segt. Johann Sebastian Schulz

Neville Brand 飾戰俘之一Duke

Richard Edman飾室長“Hoffy” Hoffman

Michael Moore飾最先逃獄不成功者Manfredi

Peter Baldwin 飾最先逃獄不成功者Johnson

Robinson Stone飾戰俘喬伊Joey

Robert Shawley 飾金髮戰俘/無線電專家“Blondie” Peterson

William Pierson 飾戰俘中送郵件的人Marko the Mailman

Gil Stratton 飾庫克Clarence Harvey “Cookie” Cook

Jay Lawrence 飾模仿電影明星的人Bagradian

原作者之一Edmund Trzcinski飾戰俘之一

Erwin Kalser 飾演日內瓦代表

 

 

Click: 40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