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戰地鐘聲

2019-10-01 11:29:09

這部1943年的彩色片,是改編自美國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於1940年出版的一部同名小說。海明威的小說多數都被搬上銀幕,包括:A Farewell to Arms 戰地春夢(1932/1957),To Have and Have Not(1944),The Sun Also Rises 妾似朝陽又照君 (1957),The Old Man and the Sea 老人與海 (1958)等。其中部分小說還拍過超過一次。

這電影說的是西班牙第二次共和內戰的一段虛構經歷,海明威在1937-38年在西班牙做戰地記者,因此有見到戰爭的第一手資料,寫起來自然生動很多。這本書在1940年出版,即時售出75萬本,可以說是當時最成功的小說。派拉蒙公司以15萬美元買下版權,也是當時的天價。

電影男主角是當年42歲的賈利古柏Gary Cooper,以及當時28歲的瑞典女星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由Sam Wood製片及導演。但是電影除了男女主角非常「養眼」,並不是一部好電影,這是指娛樂性,以及內容。將近三小時的長度更讓人覺得沉悶及拖長。

賈利古柏飾演一名住在西班牙的美國籍語言教授,他志願幫助共和國的一邊(共產主義者,以及無政府主義者的一派),對抗由佛朗哥元帥領導的右翼(結盟了德國及義大利法西斯政府)的一派。他有三天時間準備炸毀一座重要的運輸橋樑。電影敘述在這三天短短期間內,參加任務的一小組人之間的性格衝突,與此同時,他卻與一個年輕游擊隊女子發生了蕩氣迴腸的愛情。你會說只有小說裡才會發生。(但是這電影沒有了瑪麗亞這角色,就更難吸引人,看當時的海報,唯一招徠處就是喬登與瑪麗亞的戀情。)

 

 

 

 

 

 

 

 

 

 

據說海明威寫這小說時,是以賈利古柏為心目中的男主角,而女主角原來是另外一個演員,但開拍後發現不適合,換了英格麗褒曼。褒曼為了爭取這角色,願意將頭髮剪到最短。(也有人說,海明威一開始就希望由褒曼飾演女主角。)

我後來看了一部也是敘說西班牙內戰的電影The Angel Wore Red 亂世峨嵋(1960),那部電影內容要充實得多,裡面的愛情故事更有說服性。但是因為劇情比較同情西班牙天主教會,受到的影評相當負面。而且雖然有幾位大明星主演,卻不賣座。

這電影獲得九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彩色攝影等,但只有女配角Katina Paxinou 獲獎。不過賣座十分成功。

電影推出時長度達到170分鐘,前面及中場還有音樂拖長,後來減到134分鐘,不過到了1990年代再度以接近原來的長度推出。

 

劇情:

西班牙內戰(1936-1939)期間,住在西班牙的一位美國籍語言教授喬丹Robert Jordan,加入了當地的國際衛隊,他剛剛完成了一項任務,炸毀了一輛火車,又接到新的任務,是去炸毀一座橋樑,截斷敵方的供應路線。

指揮叫他明晚就出發,到了目的地會有當地游擊隊接應,他有三天時間探查地形,策劃炸橋的細節,以及安排工作人員逃亡的計畫。

他和一個老人安塞莫Anselmo見面,這個老人領導他到接近橋樑的一個山洞,與一班游擊隊見面。這個游擊隊是由巴布羅Pablo領導。這集團大約十人中包括一個吉普賽人Rafael,一個據說是巴布羅的女人的皮娜Pilar,據說她也是有吉普賽血統的強悍女子,另外有一個年僅18歲的女孩叫做瑪麗亞Maria。

第一天,皮娜就警告大家,任務不輕鬆,而且撤退時充滿變數,因為炸橋後必然會有大批敵軍追逐。皮娜還主動要看喬丹的手掌,但是看後卻拒絕告訴他看到甚麼。雖然喬丹不迷信,但畢竟不是好的徵兆。

因為瑪麗亞非常美麗,喬丹立即對她產生興趣,而瑪麗亞對喬丹卻明顯有更多好感,主動跟他接近。瑪麗亞的頭髮很短,像是男孩,後來她陸續解釋說,兩個多月前,他的父母(和村子裡很多人)都被國民軍逮捕,全部槍斃,她則被剃光頭。所以現在長出來的全是新的頭髮。(後來她才承認,還被暴民施暴。)

沒想到第二天居然下雪,這樣他們出入的腳步就會留下痕跡。而且他們的探子也見到有敵軍騎馬接近。他們打死了對方,並且因此多了一匹馬。因為逃離時他們需要馬匹,沒有馬匹的人就無法安全逃生。現在他們有十二個人,但只有七匹馬。

但第二天領導巴布羅就顯示出與其他人不一致的立場,經常和人唱反調,好幾個人感到不滿,他們看出巴布羅有退卻之意,他自己也承認怕死,連皮娜都覺得他會是任務的一個障礙。爭論中大家投票,要將他踢出局,甚至殺掉他。但是由於有一個人反對,因此沒有對巴布羅採取行動,但是巴布羅於半夜自己出走。於是由皮娜接替領導角色。(下:大家爭論巴布羅/右的角色)

 

 

 

 

 

 

 

 

 

 

這天探子發現更多敵軍,最初只有四五個,他們躲過了,但後來多到二三十人,其中一個游擊隊員艾索多El Sordo 為了救洞穴那一批主力人手,特地帶了手下到高處去引開敵軍,結果大批敵軍就上到高處,集中攻擊艾索多等人,後來敵方飛機空襲,結果艾索多等五個人都被殲滅。

到炸橋的前一天,皮娜發現巴布羅出走前將喬登炸藥的引爆裝置破壞了,(他將引爆裝置放在火爐下,結果煮咖啡時燒壞了)。他要阻止炸橋並非通敵,而是擔心自己的游擊隊小組受到對方的報復及殲滅行動。結果喬登要使用比較原始的方法引爆炸藥,就是在橋的兩邊牽線,用引線爆炸,增加他的工作難度及危險性。

這期間他們聽說敵軍已經知道他們的計畫,因此派了一個隊員安德瑞Andre到另一個游擊隊去求救援,但是安德瑞千辛萬苦到了他們的接運站,找到當地游擊隊長Gomez卻一級級打電話上去,都找不到負責的指揮。而當地的負責人卻都不知道該如何幫忙。

這時巴布羅卻又回來了,他說他後悔離去,當初怕任務失敗才離去,現在他帶了生力軍來,多了三個人來幫忙,使成功機會增加。皮娜有些不相信,但他們實在缺人。

任務前一晚,喬登負責看管馬匹,但是瑪麗亞拿著毯子來找他,說皮娜允許她來陪他。瑪麗亞表達了對他的愛,並說了自己被強暴的事實,擔心喬登會因此不愛她。但是喬登說:我會因此更愛你。

但是瑪麗亞又說,皮娜告訴她她預知明天的任務會失敗,他們都會死。喬登告訴她,不論明天的任務結果是怎樣,她都要依照原訂的計劃逃走,瑪麗亞卻不願意朝這方面想,她說無論發生甚麼事,她都不會離開他。

他們一夜難以入睡,等待天亮。天亮之後,皮娜拿咖啡來,她藉機對喬登說,那天我看你的手掌,其實是很好的,你會度過這次難關,活得長久。喬登笑說,他本來就不信。(下:瑪麗亞,皮娜,和喬登)

 

 

 

 

 

 

 

 

 

 

 

這時他們見到對方有大批軍隊,軍車向他們的方向行來。他們必須萬分小心。首先由五六人到橋的對面對方的哨站,他們潛伏到哨站伏擊對方的士兵,佔領了哨站。另外有三四人就埋伏在橋底下,攻擊前來的裝甲車及騎兵隊,以保護在橋上安裝炸藥的喬登和安賽莫Anselmo。此時Andre的任務終於見到一線曙光,他們接通了總部的電話,但是對方說已經太遲,現在支援已經來不及。

由於要裝引線,喬登必須在兩邊都裝好炸藥後再牽引線,用了很長時間。而此時敵方的大批軍機也已經開到,時間越來越緊迫,巴布羅領導的游擊隊繼續攻擊那些裝甲車。安塞莫過去說過,他沒有殺過人,更不會殺死自己同胞。這時他就拒絕點燃引線,喬登只有自己到對面點燃引線,但此時橋墩塌陷,安塞莫不幸被壓死。

這座橋終於被炸毀,喬登任務完成,安全回到營地。瑪麗亞見到他萬分放心。他們有兩人陣亡。之後巴布羅一個人回來了,但是大家聽到三聲槍聲。原來他將他最後徵招來的三人打死了,這樣才能有多出的三匹馬,讓他們都有機會逃走。

最後的逃亡是最驚險的,他們要騎馬快速地由敵軍的火線前逃走,他們一個個騎馬飛奔逃走,每一個都面對對方的槍林彈雨,驚險萬分。喬登與瑪麗亞是最後的兩個,瑪麗亞完全不敢,因為她見到前面幾位都幾乎被射中。而且她不想跟喬登分開。喬登迫得無奈驅趕她的馬匹,她才流著淚速飛奔離去。喬登是最後一個,但是對方的射擊加重,他在途中腿部被射中,雖然迅速到達安全地區,但無法再前進。這時大家集中要為他療傷,他說要留下來不想拖累大家。瑪麗亞哭得很傷心死都不肯,喬登對她說:「瑪麗亞,妳走吧。我現在要做的事,只能一個人做。妳在這裡我不能做。不要說再見,因為我們不會分開。…妳要記得,今後妳去哪裡我都會跟著妳,妳去過的地方我都一起去,妳做的事我也一起做。這是唯一的方法,我也能去到哪些地方。」最後瑪麗亞被脅迫走了,一路仍然聽見她在哭叫。

教堂的鐘聲響起…

 

製作與卡司:

派拉蒙在1940年就買了版權,準備第二年開拍,但是因為日本偷襲珍珠港(1941年十一月),所以拖延了一年多。至於外景並非在西班牙,而是加州的Sierra 山區,一些雪景也是。至於那座位於峽谷的大橋,是在加州Yosemite 國家公園的Tuolumne River河上的一座橋The Lumsden Bridge,畫面上很美。(下:喬登和老人審視這座橋)

 

 

 

 

 

 

 

 

 

 

書名及片名For Whom the Bell Tolls來自於英國16-17世紀的一位教會詩人John Donne,這句話出自於他的Sermon III:任何人的死都削弱我,因為我屬於人類。所以雖然我不知道鐘聲為誰而響,都是為你而響。

前面說過這電影獲得八項金像獎提名,最後只有飾演皮娜的Katina Paxinou獲得最佳女配角。她是原籍希臘的女演員,這是她到美國拍的第一部電影,後來的發展就沒那麼好。她為了拍這電影,將面孔塗成深棕色,以作為有吉普賽血統的人。

一般影評都認為這電影太長,影響了觀看的樂趣。我認為這電影像海明威的小說,是男人的電影,而且是喜歡男人愛看的某類特殊電影。就像他的「老人與海」,太多釣一隻大魚的經過過程,像是一部釣魚的書。這電影中就有太多的山洞中的探討,又不是像原著中對生死的探討,有些對話是沒必要的。就像多次強調,皮娜也喜歡喬登,稱讚他帥,又說自己如果年輕就可以得到他,還公開忌妒瑪麗亞。這些都與劇情無關(很無聊)。

此外在短短天三天時間,加插一段驚天動地的愛情,雖然可以擴大觀眾群,也非常難以想像。在那樣的時間,地點,局勢下,出現一位絕世美女,只能說是瓊瑤式的安排。而那個女子又愛得驚天動地,(而且她的父母剛剛在兩個月前在她面前被處決)。其中有些對白很滑稽,比如瑪麗亞說:「我不知道怎麼接吻,這鼻子很礙事,你說這鼻子放哪裡?」在哪樣的地方出現這樣的對白,我覺得很侮辱這樣一樁神聖的任務。

 

 

 

 

 

 

 

 

不過最後那一段對白就賺人眼淚,喬登對瑪麗亞說的:Remember,  I’ll go wherever you go. If you go I go too. That’s the only way I can go. …Don’t turn around and go now. Be strong, take care of our lives..也因為兩個人的年齡相差這樣多,他才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我認為劇情不好,但是影評人將責任怪罪於編劇,說他們弄壞了海明威的小說。但是這編派卻是海明威的,怪不得編劇。事實是,海明威的另一部搬上銀幕的小說A Farewell to Arms 戰地春夢(1932)劇情也很老套。有些作家是文筆好,改編成電影後沒了文筆,只剩劇情,就是這樣。

我見到很多影評攻擊電影中的另外一方是法西斯,但是都沒有說共和國那一派是共產黨及無政府主義者,是受蘇聯支持的,這一點就已經標明了立場有偏頗。而佛朗哥雖然是與德國及義大利的法西斯結盟,但他的那一派也包含了天主教,及宗教舊勢力。不能說一邊全是壞人,一邊全是好人。事實是,電影中從未使用法西斯的字眼。但也在西班牙被禁演,直到佛朗哥去世三年後,才在西班牙推出。

另外好笑的一點是,片中有人問喬登(好像是瑪麗亞):你一直都是幫助共和國嗎?他回說:「是,我們家幾代都投票支持共和黨。」但是Republican這個字在這裡意義完全不同。在美國,共和黨是保守派,是反對共產黨,反對無政府主義者的。

據說海明威不喜歡這部電影,因為當時好萊塢的電檢制度,將喬登與瑪麗亞很多情愛部分刪除了,連「強暴」這字眼都沒有使用,當瑪麗亞要說她被強姦的細節時,喬登也叫她不要說。但我就覺得這樣更好。片中也刪除了原著中對法朗哥政權的攻擊。

主要演員表:

賈利古柏Gary Cooper 飾羅伯喬登Robert Jordan

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 飾瑪麗亞Maria

Akim Tamiroff 飾巴布羅Pablo

Arturo de Cordova 是游擊隊員Agustin

Vladmir Sokoloff 飾響導/老人安塞莫Anselmo

Mikhail Rasumny飾吉普賽人Rafael

Fortunio Bonanova 飾游擊隊員Fernando

Eric Feldary 飾安德瑞Andre

Joseph Calleia飾艾索洛El Sordo

Katina Paxinou飾皮娜Pilar

Frank Puglia 飾游擊隊長Captain Gomez 

Click: 103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