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的SNC Lavalin事件

2019-02-10 18:08:32

加拿大自由黨政府自從上台就醜聞不斷,這一次的SNC Lavalin事件可能是杜魯多政府三年多來最嚴重事件。這牽涉到執政黨干預司法審判,絕對不是小事。

SNC Lavalin是加拿大最大工程公司,承包政府及民間無數大工程。但因為過去向利比亞政府賄賂四千八百萬元爭取當地工程合約,事後又詐騙該國政府超過一億元,2015年受到皇家騎警控告起訴行賄及貪腐,如果罪名成立,可能十年內失去得到政府工程的權利。據說這間公司積極向聯邦政府遊說,期間與政府官員會面五十次,其中14次牽涉總理辦公室PMO的人員。

這件事本來可能沒沒無聞就過去了,但是今年一月杜魯多改組內閣,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突然間被降職到退伍軍人事務部長,當時就被引起揣測。因為王洲迪任內沒有出嚴重錯誤,而且她明顯不高興被降職。於是在媒體追蹤下,揭發了其中可能發生的內幕。

目前的推測是,總理辦公室向司法部施壓,要求司法部同意SNC的要求,就是雙方達成「延後起訴協議」,用罰款代替刑事起訴。但是被當時的司法部長拒絕。後果就是王洲迪被降職。

這件事除了嚴重的干預司法,可疑的違法之處非常多,這包括聯邦政府在SNC Lavalin公司遊說下,特地在去年九月修改刑事法,增加了「延後起訴協議」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以符合該公司使用。但據說就在十月,檢控部門拒絕使用這項協議。也就是王洲迪沒有指示檢控部門照著做。(而這刑事法改革法案,是埋藏在龐大的預算案中,所以未經討論就通過了。)

此外該公司又被發現非法向自由黨做出政治捐款超過十萬元。而且如果Globe and Mail報導經證實,最後一招是懲罰不聽話的司法部長王洲迪,讓她坐冷板凳。

事情被揭發後,杜魯多在唯一的一次記者會中非常小心的說:我及我的辦公室,從來沒有指示司法部長(前任或現任)在這件事上做出決定。該報的指控是錯誤的。

不過這份報紙Globe and Mail從來沒有在文章中說,杜魯多或是PMO「指示」王洲迪如何做。該報只是說:王洲迪受到壓力,如何如何。大家的印象是,杜魯多在律師的指導下,宣讀一份四平八穩的聲明。同時說,這是一份「沒有真正否認的否認」。

而在過去幾天的國會中,杜魯多,及現任司法部長都使用同樣的一句話,對抗反對黨的質詢。

王洲迪在被降職後,發表一份公開聲明說:她很高興自己的成就,包括司法獨立不受到干預。她說「甚至連給人干預的印象都不容許」。就因為這聲明,給於媒體追蹤的理由。

其實只要王洲迪出面說一句:沒有人給她壓力,事件就會過去。但是她沒有。所以有人甚至推測她就是洩露這事件給傳媒的人。

這件事更大的影響力是正值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引渡案子,加拿大口口聲聲強調本國司法獨立,不受到干預。這件事不是最好的反面證明?

我見到很少傳媒提起這兩件案子的關係,明顯加拿大的主媒還是企圖幫杜魯多度過難關。CBC一個評論員說,這件事自由黨沒有錯,因為他們明顯是關注SNC-Lavalin牽涉到的幾千人工作機會。CTV也有一個評論員居然說,王洲迪該當在當時受壓力時就辭職,維護原則,而不是事後鬧大事件。多倫多星報則刊出社論說:政府有權影響司法裁決。這就是今天主媒的立場及態度。

如果說政府為了SNC Lavalin八九千工作職位,必須干預這件司法官司,是有合法途徑,就是提出書面報告向司法部解釋,公開透明,而不是私下與該公司會面幾十次,並接受該公司非法捐款。

附註:

02/12/2019

SNC Lavalin事件愈發不可收拾。前司法部長王洲迪Jody Wilson-Raybould終於辭去部長職務。

昨天杜魯多總理才在記者會中說了兩件事:第一,他說「我剛跟前司法部長Jody Wilson-Raybould談過,我們確定去年秋天我們談話時曾同意,就是有關SNC Lavalin事件,那決定是她一個人做的。」當記者問他,前司法部長的確這樣說,沒有異義時,他又說「她還留在內閣中,不就是一個證據speaks for itself。」

我覺得杜魯多這幾句話說得非常錯,一來他將責任全部放在王洲迪身上,而且毫無保留。其次他的意思似乎是說:她留在內閣就表示她承擔責任。這不是逼她辭職嗎?

我總覺得杜魯多做事太盡,他不給人留餘地。可能因為從小一帆風順,無需考慮有沒有退路。

這件事的真相只有王洲迪可以解答,她只要說一句話:總理辦公室沒有對她施壓,杜魯多的麻煩就過去了。但過去幾天王洲迪說她鑒於律師與顧客關係,無法說話(作證),現在她辭職了,很多人期望她會說話。特別是她在聲明中說,自己會聘請前任最高法院大法官Thomas Cromwell做顧問,指導她如何做,這表示她極有可能會說話。好多人暗示,杜魯多的麻煩剛剛開始。她只要說一句不利杜魯多的話,杜魯多的政治前途就有可能受影響。

但是到目前我沒有聽到一句話是說:杜魯多會受到致命影響。想一想,如果這樣的事情是一個保守黨總理做的,後果會如何?如果今天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被發現做了這樣的事:壓迫司法部長干預司法,事後將司法部長貶職,而且公開將責任推卸到部長身上…這些都是足以致命的行為。說不定已經叫著要送去坐牢了。

但我今天聽到幾位評論員還是這樣說:還有七八個月才選舉,這事件的影響能持續到那時嗎?還有評論員說:總理辦公室與司法部溝通一件案子,並不犯法…誰都知道這不犯法,但是使用壓力不成,將部長降職,這就是使用壓力干預司法。還有媒體人說:其實自由黨心中有算盤,因為SNC-Lavalin是魁北克公司,雇用八九千工人,自由黨只要穩固住魁北克的選民,就可以贏得下屆大選。

這就是自由黨的算盤。不論事情做得錯與對,只要能保住他們的政權其他都不在計較中。過了七八個月後,還是可以連任。而且幾乎不再有人提起SNC向自由黨非法捐款十多萬元的事。

今天早上CBC還想掩埋這件醜聞,一個上午的頭條新聞仍然在努力推銷十多年前發生在體壇的性侵事件,直到下午王洲迪宣布辭職。

就是因為媒體對杜魯多的包庇,才讓他膽子越來越大,做錯了事不僅不承認,還在設法嫁禍。如果媒體再這樣下去,小杜會跌得很慘。

 

02/19/2019

如我所料,杜魯多主要幕僚長Gerald Butts的辭職,達到了棄車保帥的目的。前司法部長王洲迪終於在自由黨的會議中露面,她說她同意在國會司法委員會的聆訊中接受問話。那個由自由黨控制的委員會,星期二才說拒絕讓王洲迪出席接受問話,今天卻主動提議,傳訊王洲迪。一切都在幕後商量好了。

Gerald Butts在辭職時的聲明說,他甚麼也沒做錯。如果甚麼也沒做錯,幹嘛要辭職?他辭職的同時,杜魯多就發表聲明稱讚他貢獻良多,明顯這是一場秀。Butts雖然辭職,其實還是在背後做軍師。

我說過,杜魯多一開始以硬碰硬的方式就錯了,他應當用哄的,現在明顯改變策略,用哄的了。而王洲迪可以哄,因為她多次說過自己是自由黨人不會變。只要她一句話,杜魯多就可以脫身。(雖然她被開除的事實永遠存在)

不知道杜魯多答應她些甚麼條件,原住民的利益一定不會少。聽說她的重返內閣也是必然。

反對黨白忙了一場,保守黨還憑空得罪了魁北克選民。主流媒體大大的透了一口氣。這個國家還是他們的。

 

相關文章:

為什麼自由黨碰上魁北克就犯規

王洲迪甚麼時候會說出真相?

Click: 144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