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為什麼自由黨碰上魁北克就犯規

2019-02-14 21:25:48

魁北克!

每一次自由黨有醜聞,都與魁北克脫不了干係。最明顯是九十年代的贊助醜聞Sponsorship Scandal。當時因為魁北克全民公投決定是否與加拿大分離,結果以不到百分之一的差距危險過關。之後聯邦自由黨政府就泡製了一項計畫,要花大錢在魁北克培植統派勢力。

最初想法是,製作大批文宣在魁北克發放,宣傳。但後來變成私相授受的管道。經過幾年之後才有人發現,這一大筆錢都給「自己人」分配了。一間公司被撥款150萬元,結果甚麼也沒做,連一張發票都拿不出來。一間公司分到200萬元,既沒有經過投標,也沒有工作計畫,連工作人員名單都沒有。最後查出總共花了1,400萬元,一件事情也沒做。他們只要事後捐出幾萬塊給自由黨就算事。(後來保守黨修改政黨捐款法,禁止公司捐款給政黨,結果SNC-Lavalin讓員工捐款給自由黨,之後由公司退錢給他們。這就是所謂的SNC非法捐款十幾萬元的來由。)

自由黨在魁北克特別容易出事,這一次也一樣,背後的原因是,自由黨必須有魁北克的選票才能當選執政。所以對於魁北克的公司看法與其他地區公司的標準不同。原來SNC-Lavalin公司的貪汙醜聞不是自今天開始,每一次的事件都極驚人,比如說該公司一個高層就被發現在2011年企圖向孟加拉國的內閣部長行賄,雖然因為事先被發現,沒有成事,但就因此世界銀行發出禁令,十年內都不給SNC Lavalin貸款,及給於該公司世銀下的工程。

其實SNC-Lavalin現在正在接受另一宗調查,更牽涉聯邦自由黨政府。原來該公司在2000年初,向政府承辦蒙特里爾一座大橋Jacques Cartier的翻新工程。這工程價值一億三千萬元,承包時就向政府一間公司Federal Bridge Corp聯邦大橋公司的負責人Michel Fournier行賄,付了230萬到他與太太在瑞士一間銀行。而這位Fournier卻是前自由黨總理克里田Jean Chretien的私人助理。所以又證明他們自由黨都是一家親。後來Fournier認罪,仍在坐牢,但該案件有關法律文件被法院封鎖到今年六月,所以到時候還可能有更多人會被起訴。

其實該公司單是在最近就還有幾件案子涉嫌不法行為,好像該公司的一個前任CEO Pierre Duchaime 就在今個月初承認在蒙特里爾一個13億元的醫院工程中行賄,已被判刑20個月(軟禁)。另外蒙特里爾大學醫學中心一個高級經理Yanai Elbaz,也在去年12月就受賄認罪,被判刑39個月,同案中SNC Lavalin的高層Raidh Ben Aissa承認使用偽造文書,被判刑51個月。

這都是SNC Lavalin的紀錄,但是在魁北克人來說,他們心理上還是支持這間公司,一來該公司在全球五萬多員工中,有將近一萬人在本國工作,極大多數是在魁省。其次基於民族意識心態,這間公司再壞,都代表魁北克,不希望其他省分說三道四。

就是這種心態,杜魯多還是要「保」SNC-Lavalin。今天已經有來自魁北克自由黨最新的說法,一名自由黨國會議員、司法委員會主席居然這樣說:前司法部長王洲迪被開除有很多理由,其中一個理由可能是因為她不會說法語。

任何人都會覺得這說法可笑,她做了三年多部長之後,忽然發現她的不說法語是一個嚴重缺點?而且她是原住民,她已經具有本國基本語言條件。但這樣的話可以說出來,只證明有人,自由黨人要利用這個矛盾鞏固他們在魁北克的選票基礎:你支持她,就是與魁北克法語文化對著幹。而且杜魯多認命的新司法部長來自魁北克,這更表示今後SNC的是將由魁北克人處裡。這意思是否更明顯?

現在杜魯多背水一戰,仍然有勝算機會,就是靠的族裔牌。魁北克在國會三百多席位中有79席,只要自由黨保住半數以上就有當選機會。如果其他人還在斤斤計較司法獨立的原則,就是太天真。

至於為什麼發生在魁北克的醜聞多,這是一個政治敏感問題,過去有記者分析過,說了真話,結果慘遭各界修理,她工作的報紙也不敢幫她,弄到好幾年沒有工作。所以這裡也不說了。

 

02/19/2019

如我所料,杜魯多主要幕僚長Gerald Butts的辭職,達到了棄車保帥的目的。前司法部長王洲迪終於在自由黨的會議中露面,她說她同意在國會司法委員會的聆訊中接受問話。那個由自由黨控制的委員會,星期二才說拒絕讓王洲迪出席接受問話,今天卻主動提議,傳訊王洲迪。一切都在幕後商量好了。

Gerald Butts在辭職時的聲明說,他甚麼也沒做錯。如果甚麼也沒做錯,幹嘛要辭職?他辭職的同時,杜魯多就發表聲明稱讚他貢獻良多,明顯這是一場秀。Butts雖然辭職,其實還是在背後做軍師。

我說過,杜魯多一開始以硬碰硬的方式就錯了,他應當用哄的,現在明顯改變策略,用哄的了。而王洲迪可以哄,因為她多次說過自己是自由黨人不會變。只要她一句話,杜魯多就可以脫身。(雖然她被開除的事實永遠存在)

不知道杜魯多答應她些甚麼條件,原住民的利益一定不會少。聽說她的重返內閣也是必然。

反對黨白忙了一場,保守黨還憑空得罪了魁北克選民。主流媒體大大的透了一口氣。這個國家還是他們的。

 

Click: 23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