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民主黨怎麼整一位大法官提名人

2018-09-28 21:33:27

民主黨的無賴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昨天當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發表了一篇極為感人的自辯書之後,他被成功任命的機會大大增加,加上參議員Lindsay Graham的一席話,痛罵在座的民主黨玩弄骯髒政治手段,民主黨人當時也沒回嘴。但是他們沒有放棄戰鬥性,今天一早,就在司法委員會投票前幾分鐘,又發起了要由FBI調查福特教授的動議。

本來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決定今早在委員會投票,然後一兩天內交由參議院做全體投票。而且今早連司法委員會最後一個共和黨游離票,亞利桑那州的Jeff Flake都表示會支持卡瓦諾了,之後就有大批像暴徒一樣的女子包圍他,指罵他。幾個女子在電梯門口將他堵住,這樣罵他:「你也有兒女,你怎麼可以讓這樣一個人進最高法院…我自己有被性侵的經歷,我在Christine Ford身上見到自己,我相信她,我們都被人不相信過,你現在做的事就是允許一個男人,一個做出那種事的男人坐在最高法院。你根本是不當我們的痛苦一回事,...」

她足足罵了四五分鐘,她還說:「你看著我,我跟你說話時你看著我,你究竟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這個女人其實就是著名的激進分子Ana Maria Archila,凡是關注移民難民,黑人民權、同性權益,婦女權益,她都是領頭的像潑婦一樣大呼小叫的。結果一小時後,Jeff Flake就在委員會提議,要延遲今早的投票,給FBI機會調查事件。

美國的左派(西方左派)一向如此,當他們在選票上失敗,就用暴力方式達到目標。這一次,當共和黨確信自己有足夠票數時,他們就發飆了。

雖然議案說是要以一星期為期限,但誰都知道民主黨不會那麼順攤。他們的目的是要阻止卡瓦諾提名成功。他們自己說「拖得越久,任命機會越微」。今天及周末已經醞釀有更多婦女團體到國會示威,她們不達目的不會退讓。這些團體和當年示威抗議川普當選的Women’s March掛勾,幕後有金主出錢支持。

先說,為什麼要調查?卡瓦諾被提名兩個月一點動靜都沒有,就在要投票的前夕前後冒出四個女人,都說他在35-36年前企圖侵犯她們。就拿這一位最值得信任的教授Christine Ford來說,她舉出當時在場的四個證人都已經發表不只一次聲明說,沒有這回事,這些人包括她的閨中密友Leland Kaiser在內,她說她根本都不認識卡瓦諾這個人。但是民主黨還是堅持要一個個找來subpoena問話,說那些聲明不算數。另外,她在過去三十多年來沒有跟一個人說過這件事,但她說她在2012年(也就是事後30年)因為這件事的打擊去見過心理醫生。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認,當時她也沒有跟心理醫生提過卡瓦諾的名字,(誰知道她是為什麼去看心理醫生),但就將責任歸咎於卡瓦諾身上了。這些都是太明顯的謊言。加上昨天那位檢控官問出來的,她的許多漏洞,民主黨居然要大張旗鼓地動用聯調局來調查。

(一位心理系博士,及心理系教授,要去看心理醫生,可以想見這個人的心裡有多大問題。)

今天因為反對一位保守派法官的任命,有四個女人出面指控三四十年前,沒有一個證人的事件。這件事可以讓任何一個頭腦清醒的人知道是甚麼一回事。

如果讓聯調局調查,大家可以想像會有甚麼後果,就像通俄調查一樣,越來越多證人會出現。你看今天哪成百上千要打倒川普的、上街示威的女土匪,決不是誇張,隨時有成百上千的女人願意出面說卡瓦諾企圖強姦她們。是否都要調查?而且誰知道FBI裡面有多少像史托克Peter Strzok一樣的人,一心一意要將川普拉倒。

今天的美國,不是有人犯罪去調查,而是「你給我一個人,我就找出他犯的罪給你看。…」

卡瓦諾是那樣正派的一個人,他母親當年是法官,他自小就立志做法官。他連讀中學時的行事曆都留著,那本行事曆證明他當時根本不在那個城市。但是民主黨寧願相信一些沒有證人沒有證據的三十六年後的空口白話。

今天幾百個土匪一樣的女人到其中一位還未表明立場的共和黨參議員Susan Collins辦公室示威。這些事太明顯了,要阻止一個共和黨人用良心投票。還有幾百人在參議院吵鬧,在最高法院前面示威。他們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阻止任何一個保守派進入最高法院。他們的標語寫著;強姦犯rapist不可以進最高法院。這是甚麼樣的國家?隨便安一個罪名到任何一個人身上,只因為你們政治立場不同?

這不是第一次民主黨用這樣汙穢的手段:Robert Bork,Clarence Thomas,我見到他們一次又一次催毀一個個清白的人的名譽。他們還要做多少次?

民主黨總統任命極左的自由派進最高法院,共和黨沒有一次做出這樣的事。美國正一步步走向淪亡。

下面是昨天的發展:

09/27/2018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今天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聽證,近乎十個小時的聽證,峰迴路轉。非常精彩。

上午是指控大法官提名人卡瓦洛Brett Kavanaugh的女教授福特Christine Ford首次露面,她在兩名律師的左右包圍下,指證卡瓦諾就是36年前企圖對她施暴的人,而且說:百分之百肯定。

在她做證兩個小時之後,CNN等左台十分興奮,說每一個人都應當相信她。

共和黨在司法委員會有11個委員,全是白人男性。民主黨有10人,其中四名是女性。因此傳媒一早就說,這11個白人男子到時候會公審福特,無論怎麼說,對共和黨都不利。因此共和黨請來一個慣於在法庭進行審問的女性檢控官米契爾Rachael Mitchell,由她來問話。她問出幾樣東西,證明福特很多時沒有說實話,例如說:她說她怕坐飛機,因此不願意到華盛頓來進行聽證,(因此堅持要FBI對卡瓦諾進行調查),米契爾問出來,她多次到外國坐飛機旅行(至少這證明她不誠實),米契爾也問出,說她不記得確實發生的時間及地點,不記得當天在場其他人的名字,不記得當天是怎麼回家的,不知道是誰幫她付錢給測謊員。此外她承認多次與民主黨人聯絡,商量各種細節,甚至自己洩露新聞給媒體。但是CNN等媒體都說:這算什麼?這一些都不相干。

下午是卡瓦諾自己出面答辯,還未開始問話,他的四十幾分鐘開場白沒想到那麼有力。他說「這篇東西是我在昨天寫的,沒有一個人看過,除了我的助理」,然後他很有力的說自己是被冤枉,沒有想到政治鬥爭的後果,是將一個人毀滅。然後說這些汙衊對於自己家人及女兒的影響,他說自己不痛恨福特,或是她的家人,他說到自己十歲的女兒晚上祈禱時,還對媽媽說要為福特祈禱,他自己了,我當時都忍不住流淚,因為那是那樣一篇感動人的說詞。(後來聽收音機說,很多人在那一刻都掉淚了。)

卡瓦諾說,福特指出當天在場的四個人,全部都已經發表聲明否認有這件事,其中福特的所謂終生好友Leland Kaiser 更發表聲明說,不認得卡瓦諾,那件事也沒有發生。其實事情應當到這裡就玩結,但是民主黨還是要做大。

卡瓦諾講完話,我發現所有民主黨人都靜止了。跟著的問話,民主黨反常的溫和,他們都不得不同情眼前這一位被人冤枉的法官。但他們仍然在垂死掙扎,堅持要FBI調查事件。幸好共和黨籍的主席Chuck Grassley堅持立場,拒絕所請。(事實是,民主黨要FBI調查的原因不是要找出真相,而是要拖延時間,及每天製造新聞,就像通俄調查一樣,最後將卡瓦諾毀了。)

前幾天,他們一個個在電視機前面說:不能讓這樣一個道德行為有如此缺陷的人進入最高法院。我們要阻止他。今天參議院外面,最高法院外面,都聚集了幾百人示威,他們的招牌包括:不能讓強姦犯進入最高法院。多麼惡毒的字眼。

相反的是共和黨人,他們放棄了早先讓米契爾(女性)問話的原則,一個個義正嚴詞的發言,其中Lindsay Graham憤怒的說:這是最不道德,最羞恥的手段。你們如果投票反對他(卡瓦諾)的任命,你們等於是認可這種汙穢手段,今後華盛頓將永遠不再有乾淨的任命程序。

事後我聽說,已有兩位搖擺派共和黨人宣稱會投支持票,但我相信最後的兩名女性也會堅定立場,聽說還有一兩位民主黨人可能會投票支持。

這些全都在於卡瓦諾的一篇十幾分鐘的講話。相比起來,福特女士的講話就太軟弱了。她雖然不像凶神惡煞,但就讓人懷疑她的記憶力。(她連回答問題都要看稿子,還要由旁邊的律師提點。)

那另外兩個昨天跳出來指責卡瓦諾性侵犯,協助輪姦的女人,也被公認不再有任何公信力。

川普總統已在第一時間發表推特,確認卡瓦諾的表現。

(你如果要了解,為什麼一個史丹福大學的資深心理學教授,擁有好幾個博士學位的教授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必須看我寫的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慘遭鞭屍,這篇文章解釋了今天西方世界所謂的學者,特別是心理學者是怎麼形成的。今天的世界要改變,必須由大學教育改變起,但那是多麼艱難的事。)

Click: 44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