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魯多到印度

2018-02-22 22:24:02

我寫過一篇杜魯多到中國,以為那已經是一件很糗的官式外訪了,沒想到杜魯多可能以為不足夠,要再超越自己,這一次全家人一起出訪印度,每一天都有新的話題,而關注的除了印加兩國傳媒之外,連國際媒體都以大標題說「杜魯多被snubbed」了。

首先,一國總理出訪,在機場迎接的卻是對方的農業部長,不僅如此,印度方面安排杜魯多在抵達六天之後的星期五,才有機會見到印度總理莫迪。而且在杜魯多抵步時,莫迪連一個表示歡迎的推特都沒有。

這一次杜魯多出訪印度,帶了6-7位內閣部長,及13名國會議員隨同,其中四位部長更是印度裔的部長。這是杜魯多引以為自豪的一點,所以他大概以為印度方面會因此對他熱烈歡迎。但這四位印度裔的部長都是錫克教徒,他過去曾經驕傲的說過,「我內閣中的錫克部長,可能還多過印度政府的錫克部長。」

也許這就是問題所在。杜魯多內閣中的錫克部長被印度認為是支持錫克教分裂的立場,其中國防部長更被點名是問題人物。去年這位國防部長到印度時,就被當局拒絕接見,難道杜魯多政府中沒有人預見到這一點?

這一次杜魯多還帶了三個孩子一起到印度,幾乎第一天開始,他就與妻子及三個孩子到處去觀光,包括著名的泰姬陵,以及甘地的家鄉Ahmedabad,而且他們一家五口都穿了特地訂做的印度傳統服裝,非常搶眼。原因是,當地沒有一個人穿那樣的服裝了,只有他們一家人這樣穿。而且很快當地傳媒就發現,杜魯多是請了形象公司幫他們設計的印度服裝,而且訂做了好幾套。

結果這些傳統服裝沒有幫他們的形象加分,反而成為笑話。這就像一批洋人到中國去訪問時,各個都穿著長袍馬褂一樣的滑稽。

而加拿大隨訪的一些媒體也在納悶,訪問進行了三四天,除了陪同杜魯多一家人觀光之外,似乎沒有正式活動。唯一的一次是一項公開訪談節目,而杜魯多就在那一次訪談中,宣揚他的女權主張。所以作為傳媒,這一次訪問是沒有新聞內容的行程。據一名印度官員對加國傳媒指出,他們也在奇怪,這一次的官訪中沒有幾項官式行程,是他們所見過的官訪中最少官式行程的一次。

終於到了第四天,總理辦公室很得意地宣布,總理與印度商人簽了為數十億元的投資協議,可以為加國製造五千個工作機會。但是隨即有人發現,這個十億元的合約中,印度只要在加拿大投資兩億五千萬元,但是加拿大卻要在印度投資七億五千萬。所以基本上根本不能說是一項十億元的合約。

到目前為止已經夠糗的了,但是到第五天又被發現,加拿大方面在星期四晚主辦的晚宴中,居然邀請了一名曾經參與暗殺印度內閣閣員而且被定罪的一名錫克教恐怖份子。而且這人與總理夫人合影的相片也已經流傳。現在加國方面急忙抽回那份邀請,(原來是隨團訪問的一名加國國會議員發出的邀請。)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何況杜魯多是否要再向印度解釋,他的團體中沒有同情錫克分離主義分子呢?

現在杜魯多已經見過了印度總理莫迪,用外交術語可以說是相見甚歡,一切順利。不過那些汙點是將無法抹去。國內的反應將會繼續發酵,因為杜魯多仍然困擾在前年冬天巴哈馬之旅的醜聞當中,當時他也是不顧利益衝突,接受一個國際基金會主席阿加汗Aga Khan的邀請,攜家帶眷的前往旅遊,而該基金會過去多年來獲得加拿大數億元的捐款,結果被聯邦操守委員裁決觸犯了四項利益衝突法。到現在他也不肯退還那次旅行涉及的20萬元公款。

這一次他也是攜家帶眷的到印度從事一項風光之旅,明顯他是一些教訓也沒有學到。他向傳媒解釋,他是回顧自己十歲時跟隨父親(老杜魯多總理)來過印度,所以要再帶孩子們來一趟。難道說就要加國納稅人幫他們付錢嗎?而且當時老杜魯多每一次官式外訪都只帶一個孩子,連他都知道甚麼是節制,甚麼範圍不會讓選民生氣。但是自小驕縱慣了的小杜魯多就以為自己有權利將三個孩子都帶著,陪他來一次緬懷之旅。

加國傳媒還在幫杜魯多抹金,說「媒體」慣於誇大其實。其實媒體就是杜魯多犯錯的幫兇。事實上,杜魯多是一向被寵慣了,在國內有國內媒體寵著,在國外,國際媒體也是見了他就「嗚哇」不已(連他穿甚麼襪子都可以發一篇稿)。所以他以為只要發揮自己的魅力,就可以任所欲為,所向無敵。

February 27, 2018 加註:

這事情再有新的發展,而且越來越神奇。

杜魯多這次的印度之行灰頭土臉,他不思自我反省,反而放出一個理論,說是印度政府中的官員,故意布置了這一個局,讓加拿大陷入去,原因是印度有人對於杜魯多政府可能同情錫克教分離主義作出的報復。

最初是加拿大一個兼具外交及國安的官員,私下向傳媒透露的。這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官員,在杜魯多回國後,向媒體做了上述的透露。他說,印度甚至在去年就先自禁飛黑名單上,取消了那名恐怖份子Jaspal Atwal的名字,讓他可以回到印度,出席杜魯多在印度舉行的酒會

過去兩天,反對黨在國會質問杜魯多,這名官員說的是否屬實,還是政府為了面子好看,編造出來的故事。

但是今天,杜魯多在國會居然說:「我國政府一個高級官員這樣說,當然有其道理,是真的。」

我想杜魯多是豁出去了,這樣丟人的行程,他不想一個人負責,所以推到印度身上。但這樣不影響兩國關係嗎?

有待看印度官方的反應。

(下面是杜魯多一家人在印度的多套服飾:)

 

 

相關文章:

杜魯多為什麼甘冒得罪印度之險

杜魯多印度之旅多了一個真相

Click: 90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