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Driving Miss Daisy 溫馨接送情

2023-12-08 20:47:12

這是華納公司在1989 年推出的彩色文藝片,說的是上世紀中期在美國南方,一個猶太老太太雇用了一名黑人司機的故事。這個固執的老太太最初排斥這個司機,到後來兩個人相處出好像家人一樣的感情。飾演老太太的是當時已經八十歲的演員Jessica Tandy 潔西卡坦迪,飾演司機的是黑人演員Morgan Freeman 摩根費里曼。還有一位重要演員是飾演兒子的 Dan Aykroyd丹艾克洛。他跟 Jessica Tandy 都不是猶太人。

這電影的劇本來自1867年紐約(界外)百老匯 off-Broadway 的一套同名劇本,而 Morgan Freeman 本人在那套舞台劇中也飾演同一個角色(司機)。導演是Bruce Beresford。

這電影中很多內容都牽涉到猶太人的特性,這在目前是不可能觸碰的題材。此外也觸及種族歧視的問題,但是不算特意凸顯。加上劇本跟對白非常幽默,也被歸類於喜劇,是一部動人,以及娛樂性相當高的影片。

這部電影推出後叫好又叫座,獲得九項金像獎提名,獲獎四項: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Jessica Tandy,她成為歷史上年齡最高的金像獎得主),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化妝等。沒有獲獎的提名有:最佳男主角(摩根費里曼),最佳男配角(丹艾克洛),最佳布景,最佳服裝,及最佳剪接。

這電影在香港上映時,被翻譯作「山水喜相逢」。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48 年的美國南方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一個猶太老太太黛西Daisy Werthan 要開車出去,她開車時踩錯油門,穿過矮樹圍籬,到了隔壁人家院子裡,車子也全毀。之後她的兒子布里Boolie Werthan 來了,安排拖車公司來用巨型吊車,將她的新車Chrysler Windsor 從隔壁家吊起來拖走。

布里說,這次車禍不僅要她賠償幾千塊,還會讓她的保險費大幅提高,建議她請一個司機。72 歲的黛西是退休教師,她堅持認為自己沒有錯,是汽車的錯。更拒絕請司機。兒子問她如果要去買菜,上圖書館,她說她會坐電車。她還說,她不想請一個人回來,每天坐在她的廚房吃她的東西,打電話用去電話費。或是知道她家的隱私,到處說閒話。布里說,那(現在用的女僕) Idella 艾德拉呢?黛西說:她已經來了很久了,我們已經像是一家人。(下:兒子要她請司機,她一口拒絕。)

 

 

 

 

 

 

 

布里是一間棉花加工工廠的老闆,工廠裡請了幾十個黑人員工。這天一個工人被困於工廠的電梯上下不得,大家七嘴八舌的給意見,只有一個黑人冷靜的叫被困的工人如何按一個掣,結果成功修好了電梯。布里對他另眼相看。這時一個工人奧斯卡Oscar 就趁機跟他介紹,說這個人霍克Hoke Colburn 是為人開車的,又聽說他家正需要一個司機,建議他不如雇用他。

布里問了這個人,他說他本來為一個法官開車,但是他剛剛去世,所以需要找工作,布里就當場雇用了他。

霍克在自我介紹時說了很多話,他先問布里是不是猶太人,又說他聽其他人說,猶太人小氣吝嗇,但是他為那位法官開車七年,他也是猶太人,所以他願意為猶太人做事。布里完全不介意這番話,只是先跟他說清楚:「我的母親很難纏,她會想辦法趕你走,我要先跟你說清楚,你不要在意,因為是我出錢請你,她不能開除你。」霍克笑說:沒問題,我最會應付麻煩的人。

黛西見到兒子帶了一個黑人回來,完全不理他,還說七塊錢一星期等於是搶錢。之後見到他就挑他毛病。例如見到他跟艾德拉說話,就冷冷的說:艾德拉有事情做,不要打攪她。霍克閒著沒事,幫她打理花圃,她也說:要種花我自己會種。當霍克拿著梯子清潔吊燈時,她也訓斥他:沒聽說過吊燈要清潔,快搬走梯子,以免有人絆倒。連霍克看牆上的相片,她都說他在探人隱私。

這天霍克報告家裡缺好幾樣雜貨,包括咖啡,她就說她自己坐電車去買。霍克勸她說:你這樣一個有錢的猶太老太太自己坐電車,還提著雜貨店的袋子,何苦。黛西立即生氣說:誰說我有錢?我不喜歡有人在我背後說我閒話,我當年出生於Forsythe Street,我知道每一分錢的重要。霍克後來說:至少讓我跟著去,幫你提袋子。她還是拒絕。不過她出門後,霍克就開著車在她後面跟著,希望她上車,她還是拒絕,但是走了一陣鄰居都在看,最後她只有上車。上車後她就嫌霍克開得太快,其實霍克只是開19英哩的時速,黛西說,她習慣開的比限速要低。(下:黛西上了車還是不服氣。)

 

 

 

 

 

 

到了雜貨店,黛西要他在外面等,還將汽車鑰匙自己帶著。不過霍克就很高興的打公用電話給布里,說黛西終於上了他的車,還說只用了六天,跟上帝創造世界一樣多的時間。

黛西住的這一區全部是猶太人,星期六,黛西到附近猶太教堂,霍克將她的車停在教堂門口接她。她出了教堂也生氣,說將汽車停在教堂門口太招搖,還說好像是要顯示財富。霍克忍不住嘴裡嘟啷:想不通這些有錢白人的想法。

黛西生性節儉,到了小氣的地步。她還會數自己廚房裡的食物。這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就打電話給兒子,叫他過來。兒子以為她出了事,快速趕來。她對兒子說,霍克偷吃她的東西,她要兒子開除他。原來她在垃圾桶看到一個三文魚(鮭魚)空罐頭,而她每天數自己有多少罐頭。還帶兒子到廚房去看,說罐頭減價時一塊錢三罐,她買了多少罐等等。兒子生氣她連罐頭都點算,當場放下十塊錢給她去買幾十罐。這時兩個僕人已經被她叫來。不過霍克一到就對她說,昨天晚上知道她留了豬排給他們,但是有點硬,他就吃了她一個魚罐頭,知道不應該,已經買了一罐今天帶來還給她。她這才不說話。

到了春天,霍克陪黛西去墓地,為丈夫墳墓種花。他說這個月才20號,她已經來了三次,可說是最佳寡婦。這時黛西說她多帶了一盆花,叫他送到旁邊兩排的一個朋友Bauer 的墓地,霍克聽了遲遲都不動身,黛西問他原因,他說他不識字。黛西大為吃驚,問明了他認得26 個字母,只是不認識字。於是做過教師的黛西當場教他每個字母的發音,從而從發音知道如何拼字。於是他找到了Bauer 的墳墓。之後黛西就教他認字。(下:霍克陪她去掃墓。)

 

 

 

 

 

 

過了幾年,到了1953 年聖誕節。霍克開車送黛西到兒子的家去作客。黛西不喜歡這個媳婦,很少來往。見到不少家庭裝飾聖誕的燈飾,說他們都是送錢給電力公司過節。因為猶太人是不慶祝聖誕的。當他們作客出來,霍克說他喜歡這次聚會,她還說:因為你是這裡唯一的基督徒。

這時布里幫母親買了一輛新的好車,就廉價將黛西的舊車賣給霍克。(下:布里幫母親買新車,就將舊車賣給霍克。)

 

 

 

 

 

 

 

一天,黛西要去阿拉巴馬州的Mobile,為一個遠房伯父祝壽。兒子因為公司有事不能去,就說好霍克一早來開車帶她去。黛西坐在後座看地圖指揮,這時才知道,原來霍克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喬治亞州。他們在喬治亞州一個河邊停下來休息吃東西,黛西開始說她過去小時候的事。這時兩名警察過來,見到一個黑人跟一輛好車,就要檢查。黛西在車內說,這汽車是她的。警察檢查兩個人的證件後放行。不過他們自己說:一個老黑人,跟一個老猶太女人,真是一個sorry sight (可憐相)。

他們在一個地方轉錯彎,黛西居然怪霍克。霍克不說話,他們到一個加油站去加油跟問路。再上路時已經天黑,這時霍克說他要小便,黛西問他為什麼在加油站不上廁所,他說:你知道colored people 不能用那洗手間。他還說,他快七十歲了,膀胱沒有過去好。於是霍克停車到路邊,精明的霍克帶了汽車鑰匙去小便。黛西一個人在黑暗中等待,還聽到野獸的叫聲,非常害怕。見到霍克回到車旁,才放下心。(下:霍克開車,黛西在後座看地圖指路。)

 

 

 

 

 

 

從阿拉巴馬回來後,霍克去見布里,說見到一個女人願意聘請他,還說任他自己開價。布里以為他跳草裙舞,他說他不是那種人,是真的有人要請他。布里同意加他的薪水到每星期65元,他說可以,但是75元更好,於是布里提高他周薪到75元。

這天,黛西跟幾個太太打麻將,叫霍克侍候茶水。霍克就跟艾德拉在廚房閒聊,艾德拉手中忙著處裡豆子,一邊看電視。當霍克從麻將間回到廚房,見到艾德拉已經死了。

過幾天艾德拉的葬禮在教堂舉行,黛西一家人都去了。回來後,黛西拒絕再請人,她就自己做廚房的事,包括烹飪,霍克在一邊幫忙。黛西沒做過家事,炸雞時被霍克看到,說她把火開得太大,她嘴上頂撞他,當霍克離開,就自己開小了火。

之後家裡剩下他們兩人,關係改善很多,兩人一起在院子裡種番茄,青菜,豆子。一天突然間大風雪,她一個人在家裡,又停電,冷得不得了。第二天一早,連兒子都說不能立刻來,因為要剷門口的雪,霍克卻來了。他說雪地開車難不倒他。還帶來熱咖啡跟糕餅,黛西心裡感激得不得了。當霍克吃完要去廚房時,黛西叫他不要走,不如陪她。於是霍克生火陪她。

1966 年,布里得到亞特蘭大商會頒發的年度獎盃,他說承繼祖夫開設的工廠,72 年來日益茁壯,要多謝亞特蘭大社區的支持。

這天霍克開車戴黛西到猶太教堂,但是一路塞車,根本動不了。霍克下車去探究竟,警察說是有人在猶太寺廟放了炸彈,所以他們今天無法上教堂了。黛西說她不信,怎麼會有人炸他們的寺廟。霍克嘟囔著說:「是警察說的,又不是我說的。」之後說,應當又是那伙人。

之後一天,黛西要兒子陪她去一場聽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MLK) 演講的晚宴,但是一星期前兒子來了,他好像有苦衷的說,他不能去了。黛西最初以為是他太太的主意,他解釋不是,而是他有很多顧客未必喜歡他參加這類活動。他還說,他有很多客戶是紐約猶太人,也有很多是喬治亞猶太人,區分很大。兒子建議她跟霍克一起參加,黛西很猶疑。到了那天,霍克開車送她前往宴會場地時,她在車上才吞吞吐吐問霍克是否願意一起進去。霍克不高興說:你這請貼至少收到一個月了,現在在車上才問我?結果她一個人進去了。霍克則在汽車上聽MLK 的演講轉播。

又過了幾年,這天霍克來上班,叫了好幾聲都沒聽見她回應,上樓去看,黛西慌慌張張地在找東西,說她的考卷都不見了,等會上課要發給學生的。霍克勸她,說你現在已經不是老師了。但是她還是坐立不安,說自己今天做甚麼都不對勁。霍克見了知道不妥,立即打電話給布里。之後黛西坐下問霍克是否還在開那輛Buick,霍克說當然不是,他已經賣了那輛車15 年了。大家都感覺到時間飛快,這時黛西握著霍克的手說:你是我真正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布里趕到之後,也見到母親很不對勁。於是安排母親住到養老院去。又過了兩年,布里賣了母親的房子,感恩節時他跟霍克約在這裡見面,一起去看母親。這時霍克也已經八十多了,早已經不開車,他是由孫女送來的。他說很少去看黛西,因為自己不開車,巴士又不到那地方。他們到了養老院,見到黛西用walker 助行架在走路去午餐。當她坐下見到他們兩人,立即叫兒子去找護士聊天,布里知道母親要「單獨擁有霍克」,就識趣的離開。黛西跟霍克開始聊天,問他布里是否仍然付他薪水?霍克說還在付。她問付多少?霍克說一毛也不少,她還照舊習慣說:這是公路搶錢。之後見到她切肉很辛苦,霍克就拿過刀子幫她切,然後一口一口的餵她吃,她也聽話的讓他餵,表情非常滿足。(下:霍克為黛西切肉,一口口餵她。)

 

 

 

 

 

 

 

製作與卡司:

這是一部相當有人情味的劇本,其實不需要加入種族元素,都可以很感人。加上了族裔元素,就有些說教意味。一個小氣的老太太,不願意請下人,主要原因就是怕被占便宜。她本人相當能幹,精明,又有體力,所以認為自己能夠自己做,不想兒子管她的事,但是口裡就要說些難聽的話:「不想有一個生人整天坐在廚房,吃她的食物,整天在她家裡東探西探她的東西。」這未必與族裔有關,很多族裔都有這樣的人。而且這老太太是屬於那種「刀口豆腐心」,其實心地不壞。

不過有了種族因素,這讓劇情複雜。今天是不可能再拍這一類跟猶太人有關的電影了。小時候很多這類故事敘述猶太人的小氣,以前形容人小氣還用「猶太」這字眼。其實每一個族裔都有小氣的人,特別是在今天更能體會到,猶太人因為沒有祖國,沒有家園,都學會了必須精打細算不求人,其實這是一種美德。

另外這電影可以見到當時猶太人社區也是隔離的,猶太人也受到相當的歧視。那名警察就說:一個老黑人,一個猶太老太太,湊起來是一個sorry sight。而電影的背景是上世紀的美國南方,裡面的黑白隔離更是明顯,當時黑人不能到白人餐館吃飯,不能用加油站的廁所,坐巴士要坐在後面,現在看起來非常不合理,不過如果是在美國南方長大,一開始見到非洲黑人是來做奴隸的,衛生禮貌都跟原來的居民差很遠,最初隔離是說得過去。現在說這些話是要被清算,但是很多人忘了最初的「事實」,以為當時的黑人都是跟現在一樣進步的,是被強拉來做奴隸的。這絕非事實。事實是,這些黑人來到美國四百年間已經經過了飛速的進化,才有現在的面目。片中的霍克非常有禮貌,也乾淨,但是識字方面就要黛西再拉一把,他的孫女就已經是一位生物學教師了。這不是飛速進步?(另外如摩根費里曼,他是黑奴後代,但他母親的曾祖父是白人,所以他有1/16 的血統是白人,而他母親當時是小學教師,父親是理髮師,所以他也是從奴隸「變化」了很多的黑奴後代。)

這電影是1989 年推出的,已經相當有意無意的批判保守派,好像強調警察的種族歧視,又在片中刻劃兒子布里的太太是一個自私的,傲慢的令人討厭的角色,(片中唯一的負面角色),但是最後兒子去探視母親時,卻硬是要讓他說了一句:(她)現在是共和黨的婦女委員會主席,證明好萊塢的編劇跟導演等等這時已經都是民主黨的人了。

這電影非常乾淨,沒有髒話,沒有特意的大動作,或是突然間出現震耳欲聾的聲音,影評特別提出,這是最近的一部PG 電影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電影。說起來這是可悲現象,原來PG 電影這樣不吃香。現在的電影一定要有髒話,或是床戲,或是同性戀,或者是有關極端心理生理疾病的角色,才能獲獎。據說後來到了2015 年,一份好萊塢娛樂雜誌The Hollywood Reporter 訪問了電影學院的會員,問他們如果那一年重新投票,他們會選哪一部電影,結果多數人會重新選出同一年的My Left Foot 得最佳影片獎。那也是一部很感人的影片,說的是一個天性殘疾的男子,只有一隻腳能運動自如,所以學習用左腳繪畫。不過娛樂界願意詢問這問題,也是一個奇異行為,因為奧斯卡九十多年來,還沒聽說過進行要重選的民調。據影圈中人說,他們認為這部電影中的人物stereotype 已經過時。這是用政治理由評斷電影。

這電影中有兩場打麻將的片段,猶太人打麻將已經有百多年歷史,(一個說法是,是二戰之前,逃難到上海的猶太人跟中國人學會的。)而且用的麻將牌跟我們的相似,不同的是上面加了阿拉伯字母,好像「萬」字的牌,角落都有阿拉伯數字指引。見到他們的中、發、白也跟我們一樣,沒有翻譯。不過不同的是打法,原來每一年,紐約的一個National Mah Jong League 會向全世界會員發出新的玩法指引,也就是說年年更改「胡牌」規矩,他們認為這樣才不死板,才好玩。(下圖:片中黛西跟牌搭子打牌。)

 

 

 

 

 

 

電影中三個主要角色的演員都是演技派,都是舞台出身的實力派,看了讓人舒服,(都不會用大動作爭取注意),飾演兒子的 Dan Aykroyd 本來是喜劇演員出身,演了很多部類似胡鬧的電影,但是在這裡非常切題。他還學了相當濃厚的南方口音,無可挑剔。他比較成功的代表作有:Trading Places 顛倒乾坤  (1983),Ghostbusters (1984),My Girl (1991)。

男主角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很適合很多角色,所以演出不斷,而且極大多數都是有水準的電影。他被兩次提名最佳男配角,三次最佳男主角(包括本片,以及1995 年的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不過只在2005 年因Million Dollar Baby 一片獲得最佳男配角金像獎。在這部片子他跟女主角潔西卡坦迪都完全進入角色,這樣的演技讓觀眾無法不相信他們就是片中的兩個人。

潔西卡坦迪更是獎盃等身,除了因為本片獲得一座最佳女主角金像獎,她還曾獲得四座舞台東尼獎 Tony Awards,一座英國演藝金像獎,一座金球獎,一座電視艾美獎Emmy Award。很多時聽到演員說,演戲不過是「代入」,她在這電影就是那個猶太老太太,完全的代入。當然劇本也有功勞。演員碰到這樣的好劇本絕對是運氣。每一個演員的台詞都有個性,都有相當的幽默,包括那個飾演黑人女僕的Esther Rolle。連她都尖牙利齒。(下圖:潔西卡坦迪領取金像獎,右圖是她跟摩根費里曼同時獲得金球獎最佳男女主角獎。)

 

 

 

 

 

 

 

這電視的化妝最後也得獎,確實是實至名歸。每一個人經歷了三十多年,到最後他們的化妝確實到地,而且絕不誇張。讓你想:她(他)真的變老了。

這電影的外景全部是在亞特蘭大實景拍攝,很多場景目前仍然存在。其中黛西的家位於Druid Hills Historic District (822 Lullwater Road NE),黛西兒子的工廠是在Castleberry Hill District,目前已經改做是Fulton Supply Lofts。這裡還被很多電影用來做背景。黛西去的那間猶太教堂(1589 Peachtree Street NE),後來在1938 年確實被放炸彈。而女僕艾德拉的葬禮舉行的教堂,是位於315 5Th Avenue 的Little Friendshit Missionary Baptist Church。至於她去聽MLK 演講的晚宴場所,是在817 West Peach tree Street NW 的Biltmore Hotel。

這電影不是那種轟動的題材,所以最初只是選擇性地在大城市一些戲院上演,之後在1990 年一月再於八百多戲院演出,居然獲得全美賣座第一位。結果750 萬元拍攝的電影,全球收益一億四千多萬元。賺了將近20倍。

主要演員表:

摩根費里曼 Morgan Freeman 飾霍克 Hoke Colburn

潔西卡坦迪 Jessica Tandy 飾黛西 Daisy Werthan

丹艾克洛 Dan Aykroyd 飾兒子布里 Boolie Werthan

派蒂魯彭 Patti LuPone 飾媳婦 Florine Werthan

伊絲特洛兒 Esther Rolle 飾女僕艾德拉 Idella

Joann Havrilla 飾 Miss McClatchey

William Hall Jr. 飾奧斯卡Oscar

Muriel Moore 飾Miriam

Sylvia Kaler 飾Beulah

Crystal R. Fox 飾布里佳的黑人女僕 Katey Bell

Click: 2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