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兩度遇害的女人

2016-03-20 15:43:10

慘遭惡徒襲擊的女子最慘不過下面這個女人了。海倫娜‧葛林塢Helena Greenwood是一個英國女科學家,她不僅年輕貌美,不到30歲就拿了兩個博士學位。跟同是科學家的丈夫在1977年移居美國,在加州矽谷(硅谷)從事基因科學驗證DNA的研究。

1984年當她33歲時,一天晚上當丈夫到華府出差,她一個人在家時,一個男人闖入企圖打劫。但當時30歲的大衛‧弗雷狄安尼David Frediani見到海倫娜一個人在家,就用刀脅迫她,連續對她施暴數小時之久。弗雷狄安尼原來要殺死她以滅口,但海倫娜說服他放了自己,保證不會去報警,大衛就放過她。

 

 

 

 

 

 

 

 

但之後海倫娜就到醫院驗傷及報警,之後警方在她家中窗口外的一個茶壺上找到一個指紋,相信是大衛要由外面打開窗戶時,將茶壺順手放在窗外,這指紋非常清晰,但就找不到配對的人。

雖然當時警方有兇徒的精液樣本,但當時精液的比對技術還不精確,只能證明某人有七分之一的機會是兇嫌,因此無法做為主要證據。

正好幾個月後,大衛又在一個民居外,對著一個13歲女孩露出下體被捕,警方這時有了他的指紋,發現與那茶壺上的指紋相吻合。加上海倫娜的指認,警方於是將大衛逮捕,控以持械打劫及強姦罪。

大衛是一名專業會計師,但卻以打劫做為副業。如果被定罪,他面臨20年徒刑。審訊日子訂在一年後夏天,審訊前,法官卻允許他保釋。

因為海倫娜將是主要證人,因此他丈夫就遷居到加州南面的聖地牙哥,以保安全,兩人並在當地找到工作。海倫娜更在一間研究及分析DNA的公司出任副總裁。

每天早上,海倫娜的丈夫羅傑Roger Franklin在八點鐘上班,海倫娜在九點鐘上班。就在開審前三個星期的一天早上八點多,海倫娜在家中的院子裡被殺害。當天她沒有去上班,同事通知她的丈夫,當羅傑趕回家時,發現妻子的屍體。她被重擊,再被勒斃。

大家都懷疑大衛是兇手。他的信用卡也顯示他在兇案前一天是在聖地牙哥。但他對警方說,他是有事到當地,而且命案發生當時他在500里以外的舊金山。

警方提控必須有實證,雖然他嫌疑最大,但卻苦無證據。唯一可以用來作證的是,海倫娜死前掙扎時,手指甲內含有少量的人體組織,但在當時,DNA的研究還無法證實這組織屬於那一個人。

警方無法鎖定大衛是兇手,因此只針對他原來的強姦打劫案審理,法官判了他六年刑期,而他只在坐了三年牢之後就出獄了。

 

 

 

 

 

 

 

一直到1999年,DNA研究大有進展,美國各地警察局都將不能破的舊案重新找出來,試圖破案。聖地牙哥警方也將當地超過300宗的舊案找出來,看新的DNA技術能否找到線索。其中一名女警決心為海倫娜找回公道,她利用當時已有的一種PCR技術,將人體組織放大幾十倍,這技術結合DNA驗證,使到法證工作效果加倍。

這一次,海倫娜指甲內的些微血液還保存完好,經過驗證,證實是大衛‧弗雷狄安尼的DNA。似乎海倫娜冥冥之中做了這樣的安排。而她是研究DNA的,也許她一早預知,將來這技術可以為她找回公道。

事隔15年之後,弗雷迪安尼再度以一級謀殺罪接受審訊,有了DNA的證據,陪審團很快就裁決他謀殺罪成立。隨即法官判他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但是他至今不肯認罪,還一直在進行上訴。

這時海倫娜的丈夫已因癌症去世,沒有人可以為司法正義分享任何喜樂。海倫娜是她父母的獨生女兒,她的母親在她第一次遇襲後就去世,(海倫娜只對她父母說她家被打劫,隱瞞了自己被強姦的事。)但她八十多歲的父親就不僅知道寶貝女兒遇害,又在十五年後得知女兒也曾經被強姦。你叫他情何以堪?

知道海倫娜的事,不禁要同意美國一些人的主張,每一個好人都應當有槍自衛。壞人你不用去禁,他們自有方法得到槍,或是用盡方法殺人。但像海倫娜這樣的女人,如果當時有槍,就可以將這類人渣一槍打死。

像弗雷狄安尼這一類人現今世上很多,他們做盡壞事卻一絲悔意都沒有。但我們現今的法律將他們顧慮得十分周詳。他的律師花了十萬元,他自己是不會付的,但他卻有權利一直上訴下去。今天自由派媒體及政客每天都在聲張犯人人權,說不應當關那麼多人在監獄裡,應當教化他們,對他們好一點,讓他們融入社會,你覺得弗雷狄安尼這一類人會學好,會融入社會?世人醒醒吧!

 

Click: 116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