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藝专栏

蘭花的種植Orchid
鳳梨花Bromeliads的種法
淨化空氣的植物
鳶尾花Iris
春天的花樹 Flowering Trees
一年生花卉精選 Annuals (一)
繡球花 Hydrangea
多年生花卉Perennial 精選 (一)
百合與萱草Hybrid Lilies & Daylily
多年生花卉Perennial精選(二)

奇妙的地衣世界 Lichens

2015-12-23 23:32:47

去年(2015),我去了一個距離多倫多以北四小時車程的地方French River,在一個人跡罕見的別墅住了幾天,首次發現遍地的地衣,表面上看像是青苔,近看會發現比青苔更多采多姿。

 

 

 

 

 

 

 

 

 

 

後來我去旅行時就特別注意地衣,發現了不少種類的地衣,也買了放大攝影鏡頭,對於地衣也更有興趣。過去的兩年,去過了北極,也到了阿岡昆公園的孤立小島上,未來也希望去一些偏遠地區,發現更多地衣。並會將新發現的地衣陸續在這裡介紹。

地衣,英文名Lichen (讀:萊肯) 。簡單的說,它們是真菌類fungi跟海藻algae的混合體,它們彼此依賴,真菌負責吸收水份及礦物質,藻類負責光合作用,製造養份。所以可以肯定說它們是水生植物進到陸地上。

 

 

 

 

 

 

 

 

 

 

 

 

到網上搜尋,發現一般的解釋非常專門,那些字眼都是我不認識的。不過簡單的說,它們就是真菌類fungi跟海藻algae的混合體,它們彼此依賴,真菌負責吸收水份及礦物質,藻類負責光合作用,製造養份。所以可以肯定說它們是水生植物進到陸地上。(所有植物不都是這樣嗎?)但其他植物都已經適應空氣中的生活幾千萬年,形態都變了。但地衣還在某些程度上維持了原有形態。不同處是,它們還未完全適應地表被人類污染的環境,因此你不要想在人多的地方見到它們,只有在人煙極為稀少的地方才能見到。原因是,地衣對二氧化硫極為敏感,因此很多人將地衣做為空氣質素乾淨的指標。

所以近看,覺得它們太像水中植物,像是潛水進到海洋,面對各種不同的珊瑚、水草、海棉一類水中植物。

 

 

 

 

 

 

 

 

 

 

 

 

 

據說目前在地球上最多地衣的地方就是南極,所以如果你有幸到南極,不要只顧著看企鵝,也關注一下地表的地衣吧。不過我最近去了北極圈的格林蘭Greenland及巴芬島Buffin Island一帶,就見到了好多各式各樣的地衣,下面會介紹。

(下:附在樹幹上的各種地衣.)

 

 

 

 

 

 

 

 

 

 

 

 

 

 

 

下面左邊是大家可能有機會在都市中見到的樹皮,樹皮外層是綠色的絨毛物,但是右邊經過放大,才驚喜見到,原來每一個小小綠色突出物,都像一顆小植物,每一棵植物還有一個金色的杯口。真是神奇。

 

 

 

 

 

 

 

 

 

 

 

 

外形上,地衣跟很多青苔很像,所以過去當我見到地衣時,都忽略了,以為是青苔,只有在見到大批地衣後,才會自然發現它們的不同。過去認為青苔是最原始的植物形態,是由海底的海草轉變而成,幾千萬年都沒改變,因為它們需要的養份極少,因此在很多別的生物都不能生長的地方,都能生長。特別在潮濕的,陰暗的地方更為茂盛。

地衣主要生長的地方其實不是地表面,而是岩石上,樹皮上,最後才是地表(土壤)上。但一般將地衣分類,主要是依照其外形:一類像樹葉(海草)的、一類像樹枝的、一類像蠔殼一樣的平貼於樹皮或石頭上,但我也見過像珊瑚的(呈細管狀) 、及粉狀的。那才讓人驚豔。

下面以形狀粗略介紹我見過的地衣:

最常見的是像鹿角的地衣,叫Reindeer Lichen。通常都是灰綠色的,一大團聚集,遠看就像海棉一樣。這一類學名是Cladina rangiferina,俗名也叫灰綠鹿角Greygreen Reindeer Lichen。

 

 

 

 

 

 

 

 

 

另一種像鱗片一樣,附著在石頭上,或樹幹上,多數是灰藍色的。這一類叫Common Greenshield Lichen,學名Flavoparmelia caperata。最初因為多得不注意,就在石頭上走過,幾乎也不會想到要拍照。但仔細看其實變化多端,就像雪花一樣。(下左圖樹幹上左邊的是鱗片式的地衣,右邊就是鹿角式的.)另外一張是石頭上附著的鱗片地衣.

 

 

 

 

 

 

 

 

 

 

 

還有一類珊瑚一樣,初次見到真的驚豔。可惜見的不多,有的即使見到都被忽視了。這一類俗名transcend cup lichen,學名Cladonia fimbriataLichen。都像是一個個細長的珊瑚枝,頂部有個口狀,因此像個細長白玉杯。有的白玉色幾乎透明,有的綠色,

 

 

 

 

 

 

 

 

 

 

 

還有的有個鮮紅色的杯口。因為見的不多,是回來見到相片才知圖的右邊有好幾個紅色的杯口(下圖)。另外一張是網上見到的,那紅色就非常鮮明美麗了。(右圖: wordpress.com)

 

 

 

 

 

 

 

 

 

 

 

另一種是黑色的頂部,因此看來就像個火柴棒,俗名叫魔鬼的火柴棒。(也是網上見到的: paulnoll.com)

 

 

 

 

 

 

 

 

 

 

 

 

 

 

 

還有一種可能比較常見的,就像是金黃色的粉末附著在石上(下左)。我也見過綠色的 (下右)。這種俗名叫做orange crustose lichens ,意指橘色的附著物,學名Caloplaca marina。見到網頁上,很多的粉末已經積聚成為固體,顏色由淺黃到深橘紅色都有。

 

 

 

 

 

 

 

 

 

 

下面是我最近在尼亞加拉瀑布 Niagara Falls 河邊公園見到的一棵樹,上面居然生滿了地衣。而經過放大,每一粒小點都是一個獨立的小世界。

 

 

 

 

 

 

 

 

 

 

 

 

不久前(2016年八月)我去了北極圈內的格林蘭,及巴芬島Buffin Island,真的大開眼界,不僅是見到各種稀奇古怪的地衣,而是因為這些極細微的植物,幾乎是肉眼都看不到。我非常後悔沒有一個好的攝影鏡頭,就是放大功能的鏡頭,無法將這些微小植物真實的記錄下來。我們同船一個乘客就有備而來,用一個放大鏡頭,將之放大五十倍,原來每一個小點,事實都是一個小圓球,美麗無比。

我是回來後見到拍回來的相片,才知道每一方寸都有那樣多種類的繁華美麗。下面我將同一張相片對比,大家就知道了。右邊的只是左邊原圖一小部份的放大,居然如此精彩。

 

 

 

 

 

 

 

 

 

格林蘭及巴芬島都在北極圈內,我在其中一些小島上,見到地面上、牆壁上生滿了地衣,不仔細看真的會忽視,即使見到了,也都不會查覺到,每一個極小面積,都充滿了各種不同形狀,顏色的地衣,真的要用放大鏡才看得清楚。下面是一些例子。

 

 

 

 

 

 

 

在北極圈見到的其他各式各樣地衣還有:

 

 

 

 

 

 

 

 

 

 

 

 

 

 

 

 

 

 

 

 

 

 

 

 

 

 

 

最近(2017年八月),我又去了安大略省的阿岡昆公園,並且划船進到內部的湖泊及小島上露營,在這遠離人煙的地方,自然也有機會見到很多地衣。並且再度見到有紅色的頂部的種類,嚮導告訴我,那是一種叫做English Soldier的地衣。

 

 

 

 

 

 

 

 

 

一些杯狀的地衣,仔細看真的像是玉杯一樣。放大來看,真是粉雕玉琢。再度放大,連杯緣都有裝飾。而這些美麗的植物,都隱藏在樹林哩,岩石下,真的要仔細尋找。

 

 

 

 

 

 

 

 

 

 

 

 

 

 

 

 

 

其實在北美很多較大面積的國家公園都可以發現地衣,我在網頁上見到很多稀奇的地衣,原來都是在一些國家公園裡拍的。當然那些車水馬龍的,人來人往的公園是不會有,但一些較少人跡的公園角落,就可能發現。

我也見到一些中國的網頁,有人說過去中國很多地方都有地衣,多到甚至用來炒菜吃。我想那些是一些樣子像海帶一樣的大片地衣吧,很難想像今天的中國還會存在。如果你在那裡見到有,請告訴我,我是很想知道的。

我不是地衣專家,相片收集有限。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在網上搜尋,下面幾張相片是在Lichens of North America一書的網頁上見到。

 

 

Click: 261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