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Bonnie and Clyde真正的雌雄大盜

2014-01-19 17:31:35

這一對雌雄大盜的事蹟,因為有電影及流行文化的廣為介紹,已經深入人心。但大家心目中的邦妮與克萊德,就多數是電影明星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及費唐娜薇Faye Dunaway的模樣,非常的不真實。其實他們是出生大蕭條時美國農村的窮人子弟,一個是生活貧窮,出入監獄;一個是家庭貧困,生活苦悶,寧願做賊,也不想平淡。最終犯下大錯,葬送一生。兩個人都只活了23-24歲,就死於亂槍之下。

先說克萊德,他全名叫克萊德巴羅Clyde Chestnut Barrow,1909年出生於德州位於達拉斯南面的一個小鎮,家中七個孩子中排行第五。父親務農,一度窮到全家住在一輛篷車底下,後來存了錢買了個帳篷,在全家都是喜訊。

他17歲時就開始多次被捕,多數是因為偷東西,就是在找到工作後,他還是經常偷東西,偷汽車。有一次因為偷東西,與哥哥巴克Buck一起被捕。21歲時在監獄中因為經常被其他犯人強姦,而將對方打死。這是他第一次打死人。

一年後他假釋出獄,親友都說,他出獄時變了一個人,憤世嫉俗。一個獄友說他由純真青年變成兇狠的職業罪犯。但他自己強調說,自己犯罪的最終目的不是發財,而是要為自己住過的監獄Eastham 帶來改革。

兩人相遇噩運的開始:

克萊德出獄後就以犯罪為職業,打劫商店及加油站,他的武器是一隻布朗寧自動手槍。至於他是怎麼遇見邦妮的,眾說紛紜。電影中說,他是去偷邦妮家的汽車時,兩人相遇。但比較可信的說法是,1930年一月,他們在一個雙方的朋友家中相遇。當時邦尼失業,到朋友家中幫朋友療傷。據說兩人都一見鍾情,而邦妮就因為愛上了克萊德,願意跟著他去打劫。(下圖是他們後來自己拍的持槍相片,顯然很以這一行業為榮。)

 

 

 

 

 

 

 

 

 

 

邦妮全名邦妮派克Bonnie Elizabeth Parker,於1910年十月出世,比克萊德小一歲多。父親是德州一個建築工人,母親以女紅為業。邦妮在學校時成績不錯,對於拼音,作文都有天份。在學校中經常寫作文及詩,並得高分。

中學時,她愛上一個叫Roy的男生,在她還未滿16歲就結婚了。很快雙方就發現不相配及無法相處,對方也經常因為偷竊打劫而坐牢。但兩人從未離婚。

1930年她19歲時與克萊德相遇時,她住在母親家,並在餐廳打零工。當時她在文章中哀嘆生活苦悶,寂寞,唯一寄託是看電影。

邦妮加入克萊德的打劫集團後,自己也在一次打劫事件中被捕,當她仍在監獄時,克萊德與其他同伴打劫一間小店時,首次鬧出人命。那是1932年四月,他們在德州Hillsboro打劫一間小店時,店主被他們射殺。店主的妻子指證克萊德也是發槍者之一。其實那一次,克萊德是負責防守及駕車,並不在店內。不過他已經逃走。不久邦妮也出獄,於是大家又聚集繼續打劫。

當年八月,邦妮去達拉斯見母親,克萊德及幾個朋友就在奧克拉荷馬州一個小鎮的舞會中喝酒。當地警長及副警長兩人在停車場質詢他們時,克萊德和朋友向他們開槍,警長重傷,副警長死亡。這是他們首次殺死警察。到最後,他們一共殺死九名警察,及好多位無辜平民。當年十月他們又在德州一間商店打劫時,將店主打死。那一次偷的東西只是一些雜貨跟28元現金。

這時主動跟隨克萊德的是一個16歲男孩鍾斯William D. Jones,他自小就認識巴羅一家人,他說服克萊德讓他加入,第二天他就殺死一名年輕的汽車車主,然後偷了他的汽車。兩周後,克萊德又殺死一名德州的地方警察。

1933年三月,克萊德的哥哥巴克Buck Barrow被監獄釋放,沒幾日,他就帶著妻子布蘭琪Blanche去找克萊德。這時邦妮跟克萊德躲藏在密蘇里州的Joplin。據巴羅家的人說,巴克只是去探訪弟弟,甚至要勸他自首。因為此時他們已經殺死五個人。沒想到,巴克居然改變主意,參加了弟弟的集團。盡管妻子根本不是幹這一行的材料。她每天還是穿著整期,而且遇事就只會尖叫,邦妮跟鍾斯都認為她只會壞事。

這時克萊德一伙的日子,每天都是喝酒玩紙牌,直到深夜,沒錢就去打劫。邦妮在文章中說,他們一天要喝一箱啤酒。

這年四月,五名警察乘坐兩輛車到他們藏身的小公寓房去偵查一件私酒案,警方不以為是大案子,沒想到在場的克萊德,巴克及鍾斯向警方開火,當場殺死一名警員,另一名重傷警員也隨後死去。事件中,邦妮也擊傷一名警員。

他們雖然成功逃脫,卻在公寓中留下了各種文件,包括巴克的結婚證書,假釋文件,這樣他們的身份就被暴露。此外他們留下一個照相機及裡面的膠卷,包括幾張邦妮手持手槍同吸雪笳的經典相片。這時美國各地的報紙就以Barrow Gang (巴羅幫) 來稱呼他們,並將他們的相片廣為流傳。(下圖即為其中之一。)

 

 

 

 

 

 

 

 

 

 

 

之後的幾個月他們在美國中西部各州逃亡,一路上還打劫銀行,劫持汽車。由路易斯安娜,印地安納,最遠到達北面的明尼蘇達州。他們的團伙除了邦妮,克萊德,巴克夫婦,鍾斯之外,還有亨利Henry Methvin,及漢米頓Raymond Hamilton。而警方對他們的追捕也越來越緊。

這時起他們的生活絕不是電影裡形容的那樣好像很精采。據後來布蘭琪的記載,他們每天都在躲藏,不敢到任何餐館吃飯,唯有在野地裡生營火煮飯。清潔及沐浴都只有在河流裡弄妥。而邦妮跟布蘭琪本來就彼此看不順眼,這時就吵得更厲害。幾個男人夾在中間很不是味道。

六月時,克萊德駕車經過一條橋時,沒看到警示牌,前面正在施工,結果整架車掉進河裡。事件中汽車起火,邦妮的一條腿燒傷,之後她就腿部畸形,無法走路,很多時要克萊德抱她。後來他們跑到阿肯色州躲藏,並希望邦妮能在此休養,沒想到又在打劫一間商店時逃脫不及,引來警察時又打死鎮上的警長。他們只有再上路。

他們所以穿州越省,是因為當時聯邦調查局FBI還未成立(聯邦調查局要到1935年才改名,及確立穿州越省的轄權。)一個州的警察無法追到另一個州。他們就利用這漏洞,做完案後就到另一個州。

不過他們也不夠聰明,一路上都引起注意。好像說他們租房子住時,明明是五個人,卻登記三個人,買餐時卻買五份。(警方的告示是通緝三男兩女五名劫匪。)另外當他們到藥店買一種硫酸粉來醫治邦妮的腿時,就更引注意,因為警方的通緝告示中,就指明這藥粉是他們會需要的。因此當晚大批警察就帶著半自動機關槍趕到他們租住的小屋,雙方展開激烈槍戰。槍戰中,巴克頭部中彈,幾乎死去,而他的妻子布蘭琪眼部也被碎片擦傷,幾乎失明。不過克萊德一伙不久前從國家警衛隊那裡偷的一批布朗寧自動長槍,居然可以迎戰警方的機關槍,結果給他們逃脫了。

一路逃亡就十分狼狽。而且一路上都被路人認出,只有左竄右逃。不久警方再追過來,他們被重重包圍,巴克再度中槍,克萊德,邦妮及鍾斯就只有再逃,留下重傷的巴克和布蘭琪被警方逮捕。巴克在五天後斷氣。

剩餘的三人之後就在各州逃竄:科羅拉多,明尼蘇達,伊利諾州,密西西比,為了吃飯,不時做一些小的案子,中間又搶了一次軍火,得到一些手槍及大批彈藥。

九月時他們冒險回到達拉斯看家人,鍾斯則回到休斯頓看母親,他在那裡被捕。年尾,警方到他們家鄉追捕時,幾乎將他們逮捕。是克萊德眼尖,見到有埋伏,因此過門不入,與邦妮再度上路。這時警方發出的通緝令,也包括邦妮在內,指她也犯下謀殺罪名。

第二年(1934年)一月,克萊德終於決定就改革Eastham監獄的事做出行動。首先他劫獄讓被關的兩個同伴漢米頓及亨利成功被救出,行動中還釋放了幾位其他的犯人。這是他的一項勝利,並讓德州感化部門聲譽受創。

但是犯人逃獄時,其中一個犯人又將一名警衛射成重傷,導致德州及聯邦警察發動大批人力,誓言死活不論,務必要將他們全都問罪。感化部還聯絡已退休的前德州騎兵警察漢默Frank Hamer,要他回來主持大局。當年二月,他就重組了一支警隊,自己就以車為家,緊追在邦妮及克萊德一班人之後。四月一號復活節,克萊德等人又在德州一個小鎮槍殺了兩名公路警察,有目擊者說,是克萊德及邦妮兩人開的槍。一位目擊者甚至說,邦妮見到其中一名警察死時,還開懷大笑。又繪聲繪影,說她當時還在吸雪茄。這時民意一致轉向,最初還有部份人同情他們,現在全都認為他們必須接受法律制裁。

但是警察追蹤行動有阻力,因為克萊德一伙每次做案後就到另一個州去。漢默就必須研究邦妮一伙的行蹤,然後猜測他們下一個目的地。

五天之後,克萊德和亨利再於奧克拉荷馬州射殺一名60歲警察,及劫持一名警長,越過肯薩斯州界,之後將他釋放。釋放時,邦妮對那警長說,務必要讓世人知道,她是不吸雪茄的。她明顯已經將自己當做是百姓關切的名流了。

尾聲:

在研究了過去幾個月克萊德一伙的路線圖後,這時漢默終於可以正確猜測他們的行蹤軌跡:他們在自由行一陣後,都會到其中一人的家鄉去探親。這一次他就猜到他們會到路易斯安那的Bienville Parish看亨利的家人。五月21號,漢默證實邦妮,克萊德及亨利正在前往亨利家人的住所。克萊德還計劃,如果中間大家失散,就各自去亨利父母家聚合。在首府Shreveport時,亨利果然與他們分散。警方於是在前往Bienville Parish的鄉間小路等了兩天,終於在五月23號,早上九點多,見到邦妮與克萊德偷來的汽車,一輛福特V8。汽車經過時就遭到漢默帶領的五名德州騎警的包圍,總共六枝自動步槍一起掃射,他們一點希望都沒有,汽車及他們身上像蜂窩一樣,都是彈孔。後來統計他們六人一共射了130發子彈,直到汽車開到溝渠後翻轉,還在射。槍聲之大,漢默說他的耳朵幾個小時之後還是聾的。

據警方的報告說,他們收買了亨利的父親,讓他在這小路上停了一輛卡車,一方面分散克萊德的注意力,一方面,讓他必須減速及更靠裡邊行駛,這樣樹林裡的警察,可以更接近他們射擊。據說克萊德先死,邦妮還失聲尖叫,之後她就被射死了。警方報告還說,他們每人身上都中了約50發子彈,也有說,他們每人身上都有25個子彈孔。(下圖:邦妮與克萊德汽車上的彈孔。)

 

 

 

 

 

 

 

 

 

 

在電影中,也說警方是收買了其中一個同伙的父親,讓他將自己的卡車停在路邊,假裝爆胎,引克萊德下車,然後警方人員可以有下手機會。真實情況是,他們並未下車,是在車上遭到狙擊。

那輛滿是子彈孔的車子,連著車上兩個屍體都被運去路易斯安那的Acadia市法醫辦公大樓前。據說城裡立刻湧來了一萬好奇的市民,有些甚至坐火車,坐飛機前來。原來只有兩千人的小鎮立即熱鬧起來。克萊德的父親Henry Barrow也來認屍。他之後坐在一張椅子上流淚。

邦妮與克萊克生前說要葬在一起,但邦妮的母親拒絕。不過她還是將女兒的遺體運回家鄉達拉斯安葬。葬禮時,兩萬多人出席,多數是看熱鬧的。最初她被安葬在Fishtrap 墳場,十年後又被遷去一個新的墳場Crown Hill 墳場。巴羅家也將兒子克萊德的遺體運回,與他哥哥巴克一起葬在達拉斯另一個墳場Western Heights Cemetery。墓碑上寫著:走了但不會被遺忘。

後記:

較早時被捕的布蘭琪,她和丈夫巴克其實只跟克萊德一伙四個多月,結果被判十年刑期,直到1939年因行為良好假釋出獄。不過她的左眼已永久失明。第二年她就再嫁,及找到工作,直到77歲死於腫瘤。1967年華倫比提為了電影與她聯絡,爭取電影中使用她的名字,她同意了,之後她一直與華倫比提維持友好。但她表明很不喜歡電影裡自己的形像,顯得自己很沒用,只會尖叫。(下圖為布蘭琪被捕後的檔案照。)

 

 

 

 

 

 

 

 

 

而巴羅家,派克家,漢米頓家及鍾斯家的家人,總共約20人,事後都被以共犯,窩藏罪犯等罪名被起訴。他們多數認罪,其他的也被判有罪。兩位母親各被判刑30天,其中罪刑較重的,漢米頓的哥哥被判兩年。

亨利Henry Methvin也因為曾經殺死警察,被定刑,但在1942年就假釋出獄,不過六年後就因酒醉後臥軌,被火車撞死。而鍾斯William D Jones後來在休士頓被捕,他向警方說,他是被邦妮和克萊德綁架的,不過他到底殺死一個警察,被判刑15年。

不過鍾斯就透露了很多他們這集團的性事,因為他的話,後來的邦妮與克萊德的傳說就更神奇,集體性交的事就是他傳出的。因為他喜歡說這些事,像花花公子這一類雜誌就經常訪問他。不過他一直有毒癮,出獄後,又因為一次誤會,被一個他只不過是巧遇幫忙的女人的男友殺死了。

(電影雌雄大盜BonnieandClyde的介紹,請點擊:Bonnie and Clyde 雌雄大盜 )

Click: 1355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