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美國校園的「穆斯林化」運動

2024-05-03 14:50:48

美國跟西方目前面臨的危機是,在持續五六年的國際左派的赤化之後,接著就發生目前的穆斯林及阿拉伯極端主義的同化,而極大多數國民渾然不覺,還在一邊敲鑼打鼓的助陣。不是危言聳聽。不要幾年我們認識的西方文明就會蕩然無存。

這次運動是2020 年全美國暴動的另一個層面。那一次是由「黑人命貴」Black Lives Matter (BLM) 藉口一個黑人嫌犯死於警察手下,策劃推動,民主黨全面支持的,全國騷動運動。他們用「黑人民權」做招牌,實際推動的是:打倒警察 Defund the police,打倒司法制度,摧毀美國歷史人物銅像,改寫美國歷史,讓全國亂起來,從內部摧毀美國。我當時就在:BLM 運動源起於馬克思主義 中說明了,BLM 三個創始人都公開承認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她們的運動成功了,現在銷聲匿跡了。

有多少人注意到,或是被提醒,這一輪發起於美國校園中的「反以色列」,支持巴勒斯坦的佔領區,解放區,自治區…,為什麼全部清除了美國國旗,換上巴勒斯坦旗幟?為什麼美國創國者喬治華盛頓銅像的頭被包裹了阿拉伯圍巾,還用巴勒斯坦旗覆蓋,還在銅像上面寫上genocide 的字樣?在他們的佔領區你見不到一面美國國旗,反而見到真主黨的旗幟,見到哈瑪斯的頭巾,這不是為巴勒斯坦人爭取甚麼,這是要消滅美國。(下:UCLA 校園示威學生揮舞的巴勒斯坦旗幟。)

 

 

 

 

 

 

其實不用我們分析,他們的口號非常清楚:Death to America,Death to Israel;他們的口號:There is only on resolution, Intifada revolution.,要知道Intifada 是要在全世界發動阿拉伯革命。甚至說:我們就是哈瑪斯,要每一天都是「十月七日」,他們要美國消失。同時要猶太人從地球消失,這是要將西方「穆斯林化」。

現在校園「穆斯林化」運動已經蔓延到加拿大,澳洲,歐洲多個國家,但是美國跟西方的媒體,全部遮掩這些事實。他們不知是昧著良心,還是無知的將這些佔領運動說成是學生自發的草根運動。(下:普林斯頓大學中被發現的真主黨旗幟,以及史丹福大學校園見到學生戴著哈瑪斯頭巾。兩個組織都是穆斯林恐怖組織。)

 

 

 

 

 

 

到現在(除了美國共和黨人之外),只見到紐約市長(民主黨的) 亞當斯Eric Adams 語重心長的說了:「這是國際顛覆主義者入侵校園,有組織的要將學生極端化。甚至要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他還說:我的伯父為美國犧牲生命,我不會容忍他們將美國國旗除下,換上外國旗幟。但是除了他,民主黨裡面沒有一個出來說話:副總統卡美拉,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修莫(他還是猶太人),眾議院民主黨領袖Hakeem Jeffries,前任議長佩洛西,全部銷聲匿跡。拜登總統直到昨天才第一次發表立場,說「破壞行動不可以容忍」,但是」他仍然要將「反穆斯林歧視」提出來跟「反猶太」相提並論,事實是你見到這股校園旋風有歧視穆斯林的跡象嗎?這一股暴亂及歧視運動,根本是穆斯林團體發動的。他們的口號包括:猶太人回到波蘭,回到毒氣室。再明顯不過,這是一場穆斯林發動的反西方,反猶太,反美國運動。

在過去幾天於哥倫比亞大學,南加州大學UCLA,德州大學拘捕的幾百學生中,已經證實了超過一半不是那所大學的學生,都是外來的職業煽動者。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也證實了,這些組織及策劃學生抗議的組織 Students for Justice of Palestine (SJP) 的經費主要都是來自於國際左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的基金會,以及美國的洛克菲勒基金會,其中特別是索羅斯,他長期資助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s,轉撥經費給這些學生團體。這個基金會過去幾年幫助打開了美國邊界,資助極左民主黨人擔任各大城市的地方檢察官,徹底瓦解美國司法制度,同時資助美國民主黨政客,包括希拉里克林頓,奧巴馬,拜登等人,讓他們言聽計從。(希拉里跟拜登等人過去任參議員時,都曾投票堅決支持南面建造圍牆,到後來徹底反對。拜登一上台就取消了川普總統的圍牆計畫,大開門戶。)(下圖: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 UCLA 的蒙面學生,跟警方對打。)

 

 

 

 

 

 

 

這次的反以色列運動絕對不是他們口中為加薩人民爭取人權的人道主義,因為這次的運動自從去年十月七日哈瑪斯恐怖份子進入以色列,以兇殘手段屠殺了一千多以色列人,又俘虜了三百多人質之後,一個星期內就在全球展開了。當時他們為的是甚麼?那時候加薩戰爭還未展開,他們就已經發動全球的:左派,穆斯林同情者,天真的白痴到街上示威。在紐約,倫敦,巴黎,馬德里,柏林,澳洲雪尼,加拿大各地,動輒數萬人,最高達到30 萬人。這樣有組織的全球大示威,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發動的,證明是多年來的鋪路。

我們長期以來都知道要防範國際共黨的赤化陰謀,但是沒有人注意到的是阿拉伯國家及穆斯林的同化陰謀。自從去年十一月,全世界出現潮湧一樣的反以色列,反西方,支持巴勒斯坦運動,絕對不是少數有良心的人出來為加薩人民伸張。

過去幾個月有媒體揭發,過去幾年對美國大學捐款的國家,阿拉伯國家是最大金主國,而且都是不必向聯邦教育部登記的黑錢。根據紐約郵報,以及Daily Caller 等蒐集到的資料,從九十年代到現在,美國兩百間大學一共從中東等國家得到120 億美元的捐款,這些國家包括卡達爾,沙地阿拉伯,阿聯酋UAE 等國,而獲得最多捐款的大學包括:康乃爾,哈佛,麻省理工學院 MIT 等,其他長春藤大學幾乎全部有分。相對中共的捐款只有12 億元,但是以國家計算,中共的12 億元仍然高於沙地阿拉伯的11 億美元。(下圖:首都喬治華盛頓大學的開國元勳銅像被覆蓋了巴勒斯坦旗幟,及阿拉伯圍巾。)

 

 

 

 

 

 

 

為麼只有保守派媒體蒐集公布這些數據?為什麼這些捐款不必向聯邦教育部登記?

上述拜登的言論證實了,他不是要解決問題,而是要安撫民主黨內的左派,以及十一月的大選。現在全球西方世界的媒體都站在拜登陣營這邊,要阻止川普 (特朗普) 當選。他們不再報導真相,他們都以美國民主黨的立場發言。英國前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 前幾個月說:美國國內政治是很複雜的。這表示至少像他一樣的人知道真相,你必須了解美國國內政治(我每天報導的民主黨跟美國媒體的黑暗及邪惡),才能看清國際事件的發展。不要以為美國內政不關我的事,關係太大了。

 

06/01/2024星期六

西方各大學校園的反以色列示威,或是親哈瑪斯抗議行動沒有靜止的跡象,雖然媒體上的新聞越來越少,卻不表示他們有屈服的意思。奇怪的是,越是有名的大學,學費收得越高的大學,抗爭行動越是激昂。這表示甚麼?這表示這些都是屬於社會上層的青年,家長付出每年幾萬元的學費及生活費的家庭的子弟。也就是特權家庭的子弟。(下圖:哥倫比亞大學校園的帳篷城,懸掛巨大巴勒斯坦旗幟,從來不見美國旗。) 

 

 

 

 

 

 

也許因為出身特權,感到自己身分特殊,所以當讀大學不是去學知識,而是感覺到自己已經有改造世界的能力跟權力。

這些人感覺到自己高高在上,所以連學費都要其他愚蠢的納稅人幫他們付。因為這些人也是拜登要其他納稅人幫他們償付貸款的人。

可悲可嘆的是,這是過去半個多世紀的學術界培育出來的一代又一代的,未來的社會領導階層。不僅他們是這樣,大學的領導階層也是這樣。因為很多帳篷區是得到教職員的支持,甚至領導。否則不會容忍他們長期在學校叫喊反以色列的口號,叫喊支持哈瑪斯的口號。

不是為他們扣帽子,星期三伊朗的最高領導人霍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 在X 上面公開稱讚這些西方學生運動,說他們站在歷史上正確的一邊,甚至說:「親愛的美國大學生,你們現在組成了抵抗前線Resistance Front 的一個新支隊,並且在你們公開支持猶太復國主義的政府的無情鎮壓下,開展了一個光榮的奮鬥運動。」(下面是霍梅尼推文的一部分,用的是官方網站。) 

 

 

 

 

 

這是一個無情鎮壓國內任何反抗勢力的獨裁者說的話。你說這些美國大學生要如何愚蠢,才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了?霍梅尼最後還說:「親愛的美國大學生,我對你們的忠告是,熟讀可蘭經。」這是明目張膽的要從青年(知識份子)開始,將全球伊斯蘭化。

伊朗政府傳達這樣重要的訊息,為什麼不見到媒體報導?擔心他們自己的底被揭發嗎?

因為愚蠢的不只是大學校園,還要加上媒體。見到加拿大國營CBC 上面,每天為這些抗議學生聲張。當有人說大學校園是被外來份子滲透領導時,CBC 立即找了抗議學生來辯駁。事實是我們都見到,美國校園被捕的學生,一半以上跟那些大學一點關係都沒有。連民主黨的紐約市長都這樣說,他是有第一手證據的,還需要其他證據嗎?

這些媒體不僅是愚蠢,而且因為他們有隱藏的政治目的,所以還加上邪惡。

聽見很多父母說,子女的立場跟他們都不一樣,有的懶得跟他們辯論,有的就屈服在子女壓力下,也改變立場。目前這些受了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只因為自己的學府夠份量,或是語言能力強過父母,就認為自己比大人都聰明。做父母的不應當屈服,必須拿出理論向他們解釋。所以多看保守派媒體,豐富自己的知識,就不會被他們半斤八兩的所謂知識嚇倒。

 

Click: 57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