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

2023-09-27 21:27:38

由於川普很有機會在明年的大選勝出,見到美國(跟加拿大)媒體又紛紛提出警告文章,說川普如果上台會做出甚麼樣的大動作,破壞美國的民主。其中最經常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川普會大幅裁減聯邦公務員,然後用他的同黨(保守派)取代,以推行他的一些「極端」政綱。

這些文章見諸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NBC,AP(甚至加拿大CBC) 等媒體,都說川普同黨已經有一套完整計畫,將重新規劃公務員(至少五萬人) 的類別,當作是政治任命,這樣就可以重新任命。他們指責這是將政府公務員都政治化。

 

美國的媒體,大學的政治學教授都說,這是未來的川普為了報復,要對政府公務員宣戰。但是這些媒體都沒有報導,為什麼川普對於聯邦公務員這樣不滿。我在上個月(8/18/23 見下面) 的時事看板中列舉過例子,各國的聯邦公務員都因為在位子上坐久了,長期操縱政府的政策,加上都有工會保障,所以慢慢成為掌權派,不願意有不同意見的人上位,指揮他們改變路向。而且他們都喜歡無能的政黨上台,這樣他們可以一唱一和,操控政權。但是如果是保守派上台,真的想做一點事,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情況我在加拿大看得多了。當保守黨的梅隆尼總理,哈珀總理在位子上時,聯邦公務員不僅不合作,還逢事就去跟媒體告密,讓媒體跟自由黨在事先就可以大張旗鼓的攻擊這些新措施。目前在渥太華,在華盛頓的選區,每一次選舉都有九成以上選民投票給自由黨,或是給民主黨,就可以知道這是長期積累的效果。也就是說公務員全部都 woke了。

例如說,這次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中,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 Ron DeSantis 就攻擊川普,說他在新冠肺炎期間容忍傳染病專家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 制定全國的covid -19 政策,關閉商業機構,關閉學校,還否認這病毒有研究室洩露出來的可能性,如果是他一早就將福奇開除了。他說得簡單。誰都見到一開始,福奇就跟民主黨站在一起,每天跟媒體一唱一和,整天坐在CNN 的新聞台,攻擊川普,難道川普不想開除他嗎?但是他能夠嗎?當時所有媒體已經將福奇當作英雄,福奇的產品(領帶,茶杯,襪子都出籠),當他是「科學聲音」的代表,開除他就是不相信科學。其次,即使開除了福奇,下面還有一千個,一萬個福奇,你能都開除嗎?

美聯社AP 在八月底的一篇長文中「揭發」了多個保守派的陰謀,說他們要在2024 年大選後大舉開除聯邦公務員,換上自己的人。美聯社的文章中指出,他們見到一個保守派組織Heritage Foundation提出的一份Project 2025 手冊,在一千頁報告中宣稱要重組聯邦公務員架構,如果川普(或任何共和黨人) 一上台就應當至少開除五萬公務員,全部換上保守派,說那些人阻擾他們的政綱。AP 的文章中還引用多位教授的話,說這樣的計畫令他們恐懼,美國的民主將消失殆盡。但又說,共和黨的總統提名候選人迪山塔斯,和 Ramaswamy 都支持這裡場。

上星期,NBC的一篇報導也說,共和黨內人氣頗高的Vivek Ramaswamy 最近就公開表示,他的競選立場就是大舉撤換聯邦公務員,甚至關閉一些機構,而且他有充分理由可以在最高法院為這政策辯護。

這一類報導很多,都是要恐嚇美國選民川普及共和黨的可怕,一個說:如果川普全面當選,為了報復自己被彈劾,要全面整肅公務員;一個說:川普要關閉教育部,讓州政府負責兒童教育;一個說:(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保護聯邦公務員,阻止未來政府大開殺戒等等。

這些都是輿論界在川普還未當選就發出的恐嚇言論,是百分之百的企圖干預選舉。而且是百分之百的以偏概全,遮人耳目。要了解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真的必須了解這些公務員的文化,一般人真的很難一眼就看穿。

 

08/18/2023星期五

加拿大杜魯多總理Justin Trudeau 剛剛重組了新的內閣,只有八位部長留在位置上,其他23 位被換了職務。這次重組內閣是因為幾位部長不稱職,製造了負面新聞,另一個更重要因素是,自由黨的支持率下降,有落選的可能,必須新瓶裝舊酒,讓選民覺得他們「面目一新」。

改組內閣後,立即見到好幾位換了職務的部長出來發表新的措施,見到他們的聲明覺得他們真是天才,居然可以在一兩個星期內就能對一個全新職務有了這樣徹底的了解,還能發表一套全新的政策,你能不佩服嗎?

就拿剛剛由國防部長調任國庫局長的阿南德Anita Anand 來說,上任之後兩周就發表命令,要求所有內閣部長在十月前列出削減150 億元的計畫。這書面命令中還包括了很多削支的細節,她能夠在上任新職務兩個星期就發表這樣詳盡的命令?而且阿南德的背景是法律專業,她出任國防部長似乎也頭頭是道,這是否證明今天做部長必須全能?(下:杜魯多最新組成的內閣班子,其實就是大家換座位。) 

 

 

 

 

 

 

 

當然不是,這些部長不管怎麼轉換位置,他們都知道每一個部門裡面都有成百上千的「公務員」,這些公務員由副部長以下,一層層的高層,中層及底層,他們都在那個部門裡面打滾幾十年,一向以來,所謂政府的政策,其實都出於他們之手。不管上面來了甚麼新的頭頭,實際作主的都是他們。長久以來,他們在心態上已經有了「做主人」的想頭。懂得做主管的都能順著他們的意,除非太離譜,只要稍作改動,大家相安無事。

這就是每一個政府「官僚制度」的形成。說實話,真正有能力的「部長」(官員)不多,他們都靠著這些部內的高級公務員幫他們制定政策,幫他們做簡報,讓他們很快知道自己業務的內容大綱,甚至幫他們寫演講稿,讓他們站出去說話時顯得能幹。今天做一個成功的部長、總理、總統,其實說穿了只要記熟了那些重點,做到每天說話時頭頭是道,絕對不要出漏洞,就萬無一失。

這所以戲劇老師、滑雪板教練出身的杜魯多可以做總理那樣成功。

但是如果做主管的太有自己的主意,這些公務員隨時會讓你難看。我在哈珀總理Stephan Harper 時期看得很清楚。渥太華的整個公務員系統從來沒有真正當他是新的主人,因為這個集團長年來都已經跟自由黨掛勾,受不了另一個派別的人上來要改頭換面。不僅不合作,甚至經常將哈珀政府的任何一點小失誤,這些包括在他們認為屬於過分保守派的政綱,每天偷偷告訴媒體,之後CBC,多倫多星報等就大字標題「揭發」。搞到哈珀在任時「醜聞」不斷。我當時就覺得,哈珀沒有一天是真正的總理。這情況過去在梅隆尼Brian Mulroney 時代,克拉克Joe Clark 時代都存在。

如果你無法了解我說的加拿大的政壇局面,可以看美國川普(特朗普)時代就清楚多了。華盛頓的官僚系統已經跟民主黨融合了大半個世紀,(今天華盛頓特區每一次選舉,92%以上的人投票給民主黨,投票給共和黨的不及5%。)他們更是一開始就抵制共和黨的立場跟政策。這是為什麼共和黨裡面那麼多「溫和派」,因為他們知道必須被這官僚系統接納,只有「溫和」自己的立場。這就造成了共和黨裡面多RINO (有名無實共和黨人) 的理由。

川普偏偏是一個有自己立場,堅持自己立場的人。而且他要做一番大事的想頭存在了三十多年,他到華盛頓的目的就是要革除弊病,而這目標就跟那幾百萬公務員的心態背道而馳。所以那阻力大到無以復加。我們都見到,聯邦調查局的(共和黨)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如何跟他正面作對。而司法部副部長Andrew McCabe ,偕同FBI 裡面的反川普官僚合作,將希拉里泡製的,杜撰的川普黑材料Dossier 拿去作證據,申請竊聽川普過度小組,集體調查他。還有國務院,官員偷聽川普跟烏克蘭總統的電話,之後挑出其中一句話就去跟民主黨告密,導致民主黨彈劾川普,聽證會上多名國務院官員去作證,支持民主黨的彈劾。

在美國及加拿大,每一個部門,只有部長是總統或是總理任命的自己人,但是很多時,那些部長到了那部門之後,每天跟副部長以下官員開會,接受簡報,多多少少都「調整」自已的立場,特別是在川普時代最明顯,加上媒體都在另外一邊,有些就跟川普作對,那比較能堅持的,也開始「勸阻」川普。川普如果不聽,就被認為是川普的錯。

(下圖左起:川普,他的第一任司法部長 Jeff Sessions 賽申思,結果兩人鬧翻了。第二任司法部長Bill Barr 巴爾,巴爾對川普也是經常「正義掛帥」,毫無忠心。)

 

 

 

 

 

 

這就是deep state 的形成。

造成這泥潭swamp 的因素還有,極大多數人的智慧能力是中等的,這些人不會承認(或是看清)自己的真正能力水準。同時在一個重要位置坐久了,絕對不肯接受批評,更不會接受一個比他們能幹很多倍(加上立場不同)的上級。那智能低的就學會了因循苟且。對他們來說,工會制度是身家保障,絕對要誓死保衛。這也是為什麼陳年公務員越來越傾向左傾政黨的原因。

所以當一個好像川普一樣要真正做事的人出現,集體抵制,對抗的力量就浩如翰海。

Click: 114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