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Secret of Dr. Kildare

2023-03-24 21:43:23

這是米高梅在1939 年推出的黑白倫理喜劇,是Dr. Kildare (基德爾醫生)片集中的第三部,也是由陸艾爾斯Lew Ayres 飾演實習醫生基德爾,萊諾巴里摩Lionel Barrymore 飾演他的脾氣不好的指導醫生,Laraine Day 勞蘭黛飾演護士瑪莉。

這一部片子仍然由Harold S. Bucquet 導演,片名「基德爾醫生的秘密」指的是,他在片中同意為一位千萬富豪的女兒看診,被誤會是要追求這位富家千金,引起的誤會。

這部片子因為在版權限期到期時忘了續延,所以目前在網上可以免費看到或是下載。除了這一部之外,另外1940 年的一部Dr. Kildare’s Strange Case 也沒有版權限制。

劇情:

這天一個紐約第一富豪,(全美第七位富豪)保羅麥森杰Paul Messenger  到Blair General Hospital 來找醫院的行政主任凱魯醫生  Dr. Carew,說他的女兒非常不妥。凱魯就說他們醫院最好的醫生是葛萊斯比Dr. Leonard Gillespie,就帶領他去看葛萊斯比。不過這天葛萊斯比很多病人,雖然凱魯對他說「這人很有錢」,他還是說「先到先看」。不過看了兩個病人之後,他還是讓麥森杰先進來了。因為他們都知道,醫院非常需要富豪的捐款。

麥森杰說,女兒過去活潑樂觀,但是近來多了憂愁,對未婚夫的態度也有變化,甚至不願意出去,怕天黑,晚上睡覺都要開燈,他認為女兒有嚴重的心理及生理問題。葛萊斯比聽了,就叫來基德爾,要他今晚到麥森杰家裡去看情況,但是要他假裝是麥森杰家的朋友,不要透露自己的醫生身分。

不過基德爾跟葛萊斯比的護士派克“nosey” Parker 都注意到,葛萊斯比最近精神很差,經常打瞌睡,連診病人之間都會睡著。原來他跟基德爾最近在研究一種肺炎新藥,基德爾每晚都做實驗到半夜三更,昨晚甚至沒有回家。葛萊斯比還租了一架小飛機,要基德爾晚上在全國各地去蒐集血液樣本。每一次蒐集回來,他們就要日夜研究。

基德爾作為實習醫生,月薪才20 元,比護士還低,(護士一個月都有85元),所以這晚上他到麥森杰家裏去,是醫院提供的轎車給他充門面。到了之後,麥森杰很開心的對他說,女兒南溪Nancy今晚很正常,正在換衣服要去一個化裝舞會。當南溪出來時,說她已經換好衣服,只等做好髮型就成了,因為今晚是化裝舞會,髮型必須完全是古裝的。這時麥森杰說了一句:你真美麗,越來越像當年你的母親了。沒想到南溪立即變了臉說,她不想去了。這讓麥森杰立即不知所措。之後南溪的未婚夫查爾斯Charles Herron來到,跟南溪打招呼,南溪這時已經換了家常服,說她不跟他去了。查爾斯則完全打扮好了,穿的是古代軍裝,他也很不高興的離去了。

這時父親問她為什麼,不是就要結婚了嗎?她說她還是很喜歡查爾斯,但是說不出理由,就是不想再見他。這時基德爾插嘴說,你不想出去就不要出去,沒必要解釋,因為朋友不在乎理由,敵人也不會相信。南溪聽了很順耳,說她完全理解。結果她穿了一件大衣,就跟基德爾出去了。

他們玩了一個晚上,之後基德爾帶她到一個天臺去看日出。這是她沒有經歷過的,有感而發的說,如果每一刻都是日出多好,因為她怕天黑。分手時還要基德爾以後來看她。(下:基德爾跟南溪到天臺看日出。)

 

 

 

 

 

 

 

 

在醫院,葛萊斯比說天氣在變,肺炎病人馬上會增加,但是他們的研究趕不上。他總是說:病人太多,時間不夠,說著就暈倒在的,護士見了大驚,將他推到病房。原來葛萊斯比心中一直惦記著自己可能真的是皮膚癌,擔心所餘日子不多,才會這樣趕,趕到自己睡眠不足,多次暈倒。護士派克就安排護士瑪莉做葛萊斯皮的專用護士。(下圖:瑪莉被選派看戶葛萊斯比。)

 

 

 

 

 

 

 

這時基德爾聽到擴音機說,自己的父母從鄉下來了,他下樓見到父母,原來母親生日,父親帶她來玩一天。父親也要趁機去為病人買一個太陽燈。當父親離開了,他跟母親談到葛萊斯比的情況,母親就想起他父親以前也是這樣,忙得忘記自己的身體,她就將父親的工具箱(藥箱)收起來。基德爾聽到了,說他知道怎麼做了。

之後他去通知凱魯,說麥森杰女兒的案子他有興趣接手,凱魯聽了很高興。但是當他去通知葛萊斯比,說他暫時不能幫助他了,葛萊斯比就大發脾氣,說自己等了20 年才找到一個可能的接班人,而他現在見錢眼開。一邊的凱魯接口說,麥森杰畢竟是紐約第一富豪,勸他為醫院著想。葛萊斯比非常氣憤。這時護士派克就勸他,既然沒有了基德爾,不如暫時放下手頭的工作去度假。說他這經常暈倒的毛病可能因此就會好了。派克還給他準備了釣魚竿,歡送他去度假,只帶了一個黑人工人Conover 跟隨。離開前他跟瑪莉吐苦水說:這個年輕醫生靠不住,我跟你兩個人現在都被打進了冷宮。

基德爾開始跟南溪交往,他對麥森杰說,他第一天就注意到南溪對母親的態度是癥結。麥森杰解釋,他跟妻子12 年前分居,但是沒有離婚。不久前當他在歐洲時,妻子死於肺炎,他回來時已經完成了葬禮,不知道女兒當時的心態。他說,這時期跟女兒最接近的是她的護士諾拉Nora,也許她比較清楚。

於是基德爾去見諾拉,見到諾拉發覺她對醫生具有敵意,說當時南溪的母親可以不必死,醫生在一邊卻沒有對策。南溪聽到這裡就說頭痛的厲害,諾拉就說,南溪相信她現在遺傳了她母親當年的腦瘤徵狀,甚至會眼睛失明,之後就不久人世。因為諾拉不信醫生,所以現在為南溪選擇自然療法,正在接受一個自然療法醫生John Xerxes Archley 的診治。基德爾心想還好沒有透露自己是醫生的身分,不過因為他的訓練,不免問了一些關鍵的問題,讓諾拉起了疑心,立即指控他是一個醫生,到這時基德爾只好承認,這讓南溪更為激動,立即倒下了。他們將她安置在沙發上。(下:南溪又暈倒了,基德爾安排她睡到沙發上。)

 

 

 

 

 

 

 

 

之後諾拉帶他們到Archley 醫生那裏去診治。基德爾才發現,南溪是自從六個月前知道母親的死因之後才變了一個人,她懷疑自己從母親那裏遺傳到同樣的病,之後就開始頭痛,而且懷疑自己的眼睛會變瞎。於是Archley 開始為她診治。基德爾聽說了就說這是錯誤的,因為她可能根本沒有病,而是因為心裡恐懼才有各種徵狀。還說:我是醫生,我知道。南溪聽到這裏哭著跑了。她回到家裡,查爾斯在等他,但是她還是沒有心情見他。查爾斯很不高興的說:我試了一個星期你都不見我,不如我們分手,讓你開心一點。他走了之後南溪更難過,之後甚至不起床。

基德爾知道自己進入死巷。他到葛萊斯比度假的地方去找他,但是葛萊斯比還在生氣,雖然聽了他的報告,還是不理他,罵他見利忘義。不過基德爾走後,葛萊斯比不忍心,還是坐火車趕回去了。他回去後立即宣布將舉行一個講座,年輕醫生都去聽講,基德爾當然也在座。葛萊斯比說的題目還是跟斷診有關,他說斷診不僅要看徵狀,還要了解病人的心理背景。他舉例說,有一個婦人突然間不能說話了,檢查了沒有一絲不健全的跡象,之後他發現,這女人那天高聲叫女兒,女兒聽見後就匆忙跑回來,沒想到被街上的汽車撞死,她從此以為自己的聲音害死了女兒,就不再能說話,於是醫生想起一個辦法,假裝幫她的聲帶動手術,之後她就能說話了。基德爾在場聽到這裡,立即跑了出去,到病房對南溪說,他可以治好她的眼疾,只要動一個小手術。之後他假裝為她動了手術。三天後拆線時,還帶了查爾斯到她的病房,當她睜開眼睛見到查爾斯,兩人立即擁抱,她真的以為自己的眼睛完全好了。(下:這期間,除了葛萊斯比對基德爾有誤會,護士女朋友瑪莉也對他冷眼相看。)

 

 

 

 

 

 

 

之後基德爾去跟葛萊斯比道謝,說他「無意間的講座幫了他的大忙」,葛萊斯比教訓他說:你以為這是巧合?我為什麼趕回來?為什麼講那個題目?他說,很多疾病都是因為病人的恐懼心理產生。舉例說,中古時期的黑死病the plague 全球有七千多萬人死了,事後發現其中好幾十萬人根本沒有得病,完全是心理恐懼而死的。

之後葛萊斯比還說,他還知道他根本不是貪圖麥森杰的錢才去為南溪看病,他知道他是為了讓他休息才出此下策。這對於基德爾是最大的稱許,而這些話也被剛剛進門的瑪莉聽到,她跟基德爾過去幾天的嫌隙也終於消除了。最後葛萊斯比再提醒他,租用的小飛機正等著他,於是他又開始了肺炎的研究。

製作與卡司:

看多了Dr. Kildare 的電影,會發現劇本雖然都有複雜的故事,但都是循一個道路走,就是主線故事中,穿插一個支線故事,可預期性很高,只是編劇仍然是非常用心的,所以很多細節都顧及到,也都讓觀眾不會感到千篇一律,感到被欺騙。好像這一集講到病人的恐懼心理是最大的敵人,確實很有道哩,希望很多人從這裡得到啟發。

此外片中很多討好的對白都是編劇的心血。好像醫院中的接線生莎莉Sally,好多幽默對白都是給她的。她尖牙利齒,每次接到電話都會反駁對方。一次她說:我只是在這裡接電話,不懂醫藥。之後對方可能反駁她,她就說:「我有個哥哥在養雞農場工作十年,也沒有生下一個蛋。」還有當麥森杰到醫院時,她對那個救護車司機韋曼說:還好,這個富翁手上沒有戴鑽戒。韋曼說:戴鑽戒有什麼不好?莎莉說:男人戴鑽戒粗俗vulgar。韋曼就說:我希望我也能夠粗俗。

葛萊斯比的脾氣非常壞,每一句話都好像吃了火藥,他演這角色好像越來越起勁,也越來越兇惡。他對自己的護士,以及對基德爾醫生都很不客氣,還好他們都了解他,讓他繼續這態度。這一集,有個病人進門之後,他看對方不像有病的樣子,就喝令他到隔壁房間去脫光衣服,哪人要申辯,他就大聲叫對方別強辯,立即去脫衣服。過了一陣他叫那人出來,還說他沒事找事,哪人裹了一張毯子說:我是沒有病,我是來修電話的。上一集,一個貴婦來看病,那太太說她在節食,一星期有三天不吃午餐,很為自己的身材驕傲,葛萊斯比恭喜她說:你再繼續這食譜一年,你將是這裡的墳場身材最好的屍體。

其實葛萊斯比的角色在原著中是沒有的,所以他的角色及對白都是米高梅的編劇根據Lionel Barrymore 的性格寫的,而他似乎就是這性格。但他其實演任何角色都像是他自己的性格:有的是奸角,有的是慈祥老人,也有的就像這電影的壞脾氣老人,好像他在 Grand Hotel 大飯店 (1932) 中飾演一個低層公務員,非常的謙卑。他在  Camille 茶花女 (1936) 中飾演法國貴族,強迫高級應召女茶花女,跟自己的兒子絕交。他在 Ah,Wilderness! 荒野情  (1935),跟 A Family Affair (1937) 中,飾演慈祥的父親,結果這角色後來發展成Andy Hardy 中的法官父親,只是因為米高梅怕他太忙,沒有讓他繼續在Andy Hardy 中飾演父親,讓給了米高梅另一位老臣子Lewis Stone。而他就在同一時間被編派演出Dr. Kildare 的影集,一演就演出了15 集,包括後來的Dr. Gillespie。他一生唯一的一次獲得金像獎提名是1931 年的 A Free Soul,他在片中飾演一名律師,有一場14 分鐘的終結辯論非常精采,結果獲獎。之後因為他演來似乎太方便了,就不再獲得提名。

在這九集的Dr. Kildare 中,Barrymore 跟飾演基德爾醫生的Lew Ayres 陸艾爾斯非常合拍,特別因為他們的性格南轅北轍,圈內人跟圈外人看來都順眼。艾爾斯因為宗教原因反戰,二戰時甚至拒絕從軍,在當時很不符合民情,米高梅還跟他解約,才導致Dr. Kildare 影集中斷。Barrymore 後來說,因為艾爾斯的誠實性格,讓他們合作起來愉快順利。所以即使性格(或是立場) 不合,只要大家坦誠相待,同樣可以相處很好。這種例子在好萊塢很多。

這片子全部是在攝影棚拍攝,所以很節省經費,唯一的外景是葛萊斯比釣魚時,是在大洛杉磯範圍內的San Pedro 拍攝的。

主要演員表:

陸艾爾斯Lew Ayres 飾基德爾Dr. James Kildare

萊諾巴里模Lionel Barrymore 飾葛萊斯比Dr. Leonard Barry Gillespie

萊諾艾特維爾Lionel Atwill 飾麥森杰Paul Messenger

海倫季伯特Helen Gilbert 飾南溪Nancy Messenger

奈特潘德頓Nat Pendleton 是救護車司機韋曼Joe Wayman

勞蘭黛Laraine Day 飾護士瑪莉Mary Lamont

莎拉海登Sara Haden 飾護士諾拉Nora

Samuel S. Hinds 飾基德爾醫生的父親Dr. Stephen Kildare

Emma Dunn 飾基德爾醫生的母親Mrs. Martha Kildare

Walter Kingsford 飾醫院行政主任凱魯Dr. S. J. Carew

Grant Mitchell 飾自然療法醫生約翰John Xerxes Archley

Alma Kruger 飾護士長茉莉Molly Byrd

Robert Kent 飾南溪的男友查爾斯Charles Herron

Marie Blake 飾醫院接線生Sally

Nell Craig 飾葛萊斯比私人護士派克Nurse “Nosey” Parker

George Reed 飾黑人打雜工人Conover

Frank Orth 飾醫院咖啡室老闆Mike Sullivan

Alec Craig 飾電話修理員

Click: 98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