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美加政論-宗教受箝制

拜登家族權勢勾結貪腐實例

2022-04-12 23:39:42

04/11/2022

拜登家族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腐敗的家族,但是到目前被媒體包庇,讓國民蒙在鼓裡。其實國民只要稍微注意都可以找到這些資訊。然而現代國民盡管資訊滿天飛,總是願意被欺騙被蒙蔽。

好像拜登那個吸毒的被海軍踢出的兒子亨特,他大半生都靠父蔭得到不用上班就每年幾十萬,幾百萬收入的工作。然後用這些錢去吃喝嫖毒,此外還有餘款,幫拜登一家人付生活費。現在都已經有足夠的電郵做證據。

比如說,他在18歲(1988年)就第一次吸毒被捕,但是他申請到耶魯大學法學院時(1992-93),當時的克林頓總統打電話給耶魯大學法學院長Guido Calabresi親自說項。這位院長當時說過不能破例,但是建議他先到另外一間大學修讀法律系,之後轉學,結果成功。他去Georgetown大學讀了一年,就轉入耶魯。(這些讀法律的人,很懂得鑽法律漏洞,所以多數時間避過醜聞。)同一年,克林頓就提名Calabresi為聯邦法官。而當時拜登是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主席,負責Calabresi的投票程序,也就是確保他的提名被通過。

熬過了耶魯之後,他立即在政壇步步高陞。1996年剛剛由耶魯畢業,立即在德拉瓦州的最大銀行MBNA獲得十萬元一年的年薪(豐厚的分紅不計在內),不到一年,他更升任這間銀行的執行副總裁。這間銀行也是拜登競選時的捐款大戶。

兩年多後,亨特野心更大,他跟華盛頓一名律師William Oldaker連絡,(那人是他父親1988年角逐總統時的一名幕僚),要求牽線在克林頓政府中工作。Oldaker就向當時的商業部長William Daley推薦,(他屬於芝加哥權勢家族,也是拜登競選時的幕僚之一),於是亨特被雇用為商業部的政策顧問,不用上班相信就有數以萬元計的薪水。與此同時他繼續保存了銀行那十萬元年薪,為期五年。

2000年大選後,政府換人,他就加入了前面提過的那位律師Oldaker有份的一間遊說公司做合夥人,這期間被介紹加入多間公司做董事,包括Eudora Clobal,這公司也是拜登的一個捐款大戶Jeff Cooper開設的投資公司。也有十萬元以上年薪或是報酬。

2006年,拜登又考慮競選總統,知道兒子不再適宜做遊說集團的工作,這時就由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找紐約著名金融顧問Anthony Lotito幫助,買下對沖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ors,這筆交易過程就讓他們得到一百萬元。亨特還擔任這基金主席五年。期間亨特在2008年(他父親當選副總統前後) 成立諮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幫助民間企業向海外擴充。

2010年,亨特加入民主黨超級律師David Boies的律師行做顧問,據電郵顯示,這一職位每年的薪酬21萬元以上。這工作無須上班,無需做報告,完全是坐領薪水的工作。他一直做到拜登的副總統職位下台之後。

上面這些例子都是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在那個亨特拜登的電腦上得來的資料,所以姓名,日期都齊全。

而且這些只是他「正職」的收入,我們還知道,拜登出任副總統期間,他跟父親坐副總統專機到中國一趟,就得到十幾億元債券上市的生意,(獲利可以數百萬元計)。又在父親負責烏克蘭能源改革任務中,獲得Burisma能源公司五年五百萬元董事工作。此外當拜登負責伊拉克重建任務的十億美元工程項目時,他弟弟詹姆斯拜登立即與人合夥成立一間建築公司,不必投標就獲得此一工程項目。例子不剩枚舉。

至於亨特拜登賺這樣多錢,都到哪裡去了?一個人即使每天吸毒,嫖妓都用不完。

答案在亨特另外一個電郵中,他在2019年一月發給女兒Naomi的一封電郵中這樣寫:「我希望你們都能像我一樣做,過去30年我負擔全家人的everything,非常辛苦,但是別擔心,我不會像父親一樣,讓你也拿出一半薪水(給我)。」這表示他一半的收入都被父親拿去用了。

而根據亨特的商業夥伴Eric Schwerin的另外一封題名為JRB Bills (拜登總統的全名Joseph Robinette Biden) 的電郵中,列舉了很多都是拜登在德拉瓦房子的裝修費,以及銀行貸款利息等等。。

所以拜登一度說:亨特是我認得的人中最聰明的。

 

XXX

 

上面說的是亨特拜登一個人依靠父蔭,每天吃吃喝喝就賺大錢的例子,但其實拜登一家人數眾多,全都嘗到好處。

拜登的妹妹華里瑞Valerie Biden Owens 過去多年擔任拜登每一次競選參議員的經理(七次之多),以及三次競選總統的全國主席及顧問,雖然沒有領取薪水,但是根據紀錄,單單在2007-2008年之間,拜登的競選委員會就付給她擔任副主席的一間諮詢公司250萬元。

華里瑞的女兒,現年55歲的Missy蜜西,也曾在(舅父)拜登的選舉活動中任職,收入總計也在六位數以上。選舉之後,她又在奧巴馬及拜登政府中任職,包括在2009-2011年期間,出任能源部長的副幕僚長,之後出任商業部副部長的幕僚長一年,期間曾經撥款及批出貸款數億美元,其中不少惹爭議的例子。之就到可口可樂公司主掌「政府關係」部門長達八年。這期間可口可樂公司爭取取消一項抵制中國使用維吾爾強迫勞工的議案。直到兩個月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又聘請她掌管公司規管部門的高層。(這些都是明顯衝突的職位。)(下:拜登2020年競選總統時,左邊是妻子Jill Biden,右邊是妹妹Valerie。)

 

 

 

 

 

 

 

 

華里瑞的另一個女兒凱西Casey也在奧巴馬政府中任職,包括財政部協調中國事務的高級特別助理,超過兩年。她自己在Linkedln中解釋,最重要的工作是參與及執行美中策略及經濟對話,是奧巴馬政府中最重要的一項雙邊對話。之後她在民營企業中步步高陞,目前是星巴克Starbucks的副總裁。

拜登家人在政府中的工作,很多還是亨特拜登牽線的。好像蜜西就在2015年三月一封電郵中,要求亨特幫她的母親華里瑞在政府中找一份工作,原來是蜜西見到亨特的商業夥伴Eric Schwerin被任命到美國海外傳統保護委員會的一個職位,就問亨特:那是怎麼來的?之後就說她母親現在更需要一份工作,裡面還說:「這對母親有好處,其實她現在比我更需要(工作)。」結果一年後,華里瑞就在美國駐聯合國一項計劃下得到為期四個月的工作。薪水兩萬六千元。要知道她這時已經七十歲了。

在奧巴馬下台後,華里瑞就到了拜登家族的拜登基金會工作,目前還擔當主席。華里瑞的丈夫Jack Owens跟拜登在大學就是朋友。他也多次從拜登那裏得到好處。好像2014年他給亨特拜登的郵件,就是請求拜登給他一個在中國做生意的執照,而且要盡快,以便他的「遠程醫療」公司MediGuide及保險業務可以盡速擴充到中國。他還說,時間壓力很大。後來根據MediGuide的網頁資料,知道這間公司已經在上海開始做生意了。(下:拜登妹妹跟丈夫,以及女兒Missy三人合照。)

 

 

 

 

 

 

 

另外幾個電郵則顯示,Owens經常被邀約到白宮出席與中國有關的活動,例如,一次由拜登主持的,歡迎習近平的午餐會,他就被邀請。這些都是為了給他建立商業關係。

現在華里瑞的回憶錄Growing Up Biden: A Memoir就要出版,如果她不是拜登家人,她有資格出版回憶錄嗎?就像亨特拜登去年的回憶錄,也是靠拜登這名字賺錢。本來白宮是有規矩:總統的名字不可以被利用來賺錢。但是出版商不計一切爭取拜登家人出書,而且大張旗鼓幫他們促銷。記得一年多前,各大出版商拒絕幫川普跟他政府中任何一個人出版回憶錄?

 

05/02/2022星期一

每次看白宮記者會,或是拜登出現的場合,沒有一個記者詢問亨特拜登利用父親身分招搖撞騙的新聞,事實是,根據他那個電腦獲得更多的證據,他不僅利用父親的名字到處搜刮,而拜登卻一再表示他對兒子的「生意」毫無所知,上次大選前還斬釘截鐵地說,他全家人沒有在外國那裏賺錢,他也從來沒有跟兒子談論他的事業(生意)。

最近紐約郵報,跟英國的Daily Mail繼續由亨特拜登的電腦,找出了更多直接的證據,證明拜登確實是一再說謊。因為在2020年大選之前,拜登幫兒子亨特付了80萬元的律師費及欠稅。他能夠幫兒子付出這樣多的錢,而一句話都不問嗎?

證據是,根據2019年一月17日,亨特拜登的私人秘書凱蒂Katie Dodge發給會計師Linda Shapero的一封電郵,上面說:「我今天跟亨特談過這些帳單的事,據我了解,在他轉行這段時期,他父親會很快幫他付出這些帳單。」

這封電郵一開始還包括了Hello VP team,表示是(前)副總統拜登的團隊,同時還CC給拜登。你能說拜登不知道嗎?

現在說說這80萬元帳單的內容。其中有13萬元是欠了一間律師行Faegre Baker Daniels的,其中包括欠款給BHR Restructuring兩萬八千多元。這間BHR就是中國渤海華美(上海)投資公司,這公司就是以前說過由亨特拜登幫父親持有一成利潤的公司,以前說過,雙方之間後來發生爭論,互相提出訴訟。

此外他還欠這間律師行兩萬餘元,名目是Burnham Financial Group,似乎是指的他要跟事業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在紐約成立一個務業投資總部時,積欠的法律費用。(亨特像是一個八爪魚,每天都有新主意,全世界都有他的爪印。)那個阿柴後來也因為詐欺原住民幾百萬元,正在服刑。據說他已經跟檢察官合作,提供對亨特不利的證據。

這筆債務中還包括了信用卡積欠的$157,033元,以及每個月付給他前妻三萬七千元,還有他擁有的保時捷跑車,一輛福特卡車,一艘遊艇的保險費。遊艇俱樂部的會費,以及幾個女兒的私立學校及大學學費。

這80萬元中最大一筆數字,是積欠聯邦政府的41萬元稅金。(下圖是這封電郵,以及其中一頁帳單)

 

 

 

 

 

 

 

 

這個亨特很奇怪,我們都知道他從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那哩,五年賺了三百多萬元,又從莫斯科前市長夫人那裏得到350萬美元,中國華信公司那裏我們知道他至少收到兩次鉅款,其中一次就是五百萬美元,這些都是黑錢,都不報稅的。他怎麼還會欠錢(連信用卡欠款都付不出),而且,拜登同意幫兒子付這些錢時,不會問一聲嗎?我們知道他在2019、2020年多次回答記者問題時都說,他從來不跟兒子談有關他生意的事。甚至到了2020年十月的總統候選人辯論時,都這樣嚴詞反駁川普。

下面是另一個證據,證明他跟兒子的合夥人多次見面。其中一位Eric Schwerin是亨特拜登成立的主要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主席,而根據副總統官邸及白宮的探訪記錄,他在拜登副總統任期內,造訪副總統官邸及白宮一共27次。其中白宮部分多數是應邀出席酒會及宴會。但是當共和黨眾議員要求調閱這些探訪記錄內容,及要求Eric Schwerin回答問題時,都得不到回應。

此外從他的電腦中的電郵也都見到,他曾經介紹烏克蘭Burisma的多名高層跟拜登見面,還一起打高爾夫球。又介紹了他在中國的合夥人,墨西哥合夥人,俄羅斯合夥人跟拜登見面,這些都是鐵證。

一個多月前,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等先後承認亨特電腦確實存在,但只輕描淡寫報導一次就不再過問。華郵還將責任轉到紐約郵報身上,說「因為他們不讓我們接觸那電腦,所以我們無法深究。」現在他們都有了這電腦軟件了,為什麼不再深究呢?

共和黨宣稱,當他們在十一月取得國會多數之後,就會著手調查,但就因為這樣拜登會盡一切能力阻止共和黨獲勝,加上媒體的助威,未來幾個月會是(資訊)天下大亂的時期。

 

Click: 79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