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杜倫調查團抽絲剝繭接近核心

2021-11-04 23:18:35

司法部的特別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終於再起訴了第三人。聯邦調查局FBI今天逮捕了一名住在美國的43歲的俄羅斯公民丹清可 Igor Danchenko 。他被控五項對聯調局說謊的罪名。

杜倫是在川普任內被當時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任命的特別調查員,調查當時的聯調局調查川普「通俄」事件是否存在違法濫權。丹清可是那份FBI用來調查川普的「川普黑材料」Steele Dossier的主要消息來源,但是那份報告中的內容不是被查證不屬實,就是無法證實。(下圖左是John Durham,中 Igor Danchenko,右 Charles Dolan Jr.)

 

 

 

 

 

 

 

根據今天的起訴資料,丹清可在被調查時,對於他的消息來源向聯調局說謊。這包括他宣稱他的主要消息來源是UK Person-1 (英國一號),同時他否認曾經跟一個美國公關公司的「高層」人士拿資料。事實是,他的主要消息來源根本就是美國一間公關公司高層,而這人是一個與民主黨關係非常密切的人多蘭Charles H. Dolan Jr.。(他是克林頓總統在1992及1996年兩次競選總統時期的民主黨阿肯色州主席。又是希拉里在2008年角逐總統提名時的顧問,以及2016年希拉里競選總統的助理之一。)

這樣的人提供的資料,成為那份川普黑材料的主要內容,成為FBI調查川普通俄的基礎…如果大家有跟蹤這事件,應當知道,這件調查總統的陰謀,企圖拉下總統的陰謀,根本就起始於希拉里這個人。(以前說過,中央調查局CIA在2017年就已經發現,整件陰謀是希拉里開始的,還有CIA局長John Brennan的電郵為證據。他指示FBI,說希拉里要泡製川普通俄事件,以移轉大家對她使用私人電郵的注意力。)現在抽絲剝繭,逐漸接近核心了。

根據今天的起訴資料,丹清可除了上面說的一件事之外,還有四次說謊證據。其中一次是編造了一次匿名電話。他說他在2016年七月接到一個匿名電話,他相信對方是「美俄商會」的主席。電話中那人說,川普陣營跟俄羅斯官員一直都有通話。而這些通話的目的都是要幫助川普當選總統。這份起訴書說,那通電話根本不存在。

今天的起訴書還指出,華盛頓一個學術研究機構 Brookings Institution 的職員在2016年二月,將丹清可介紹給那個公關公司的高層(多蘭),之後他們就商量如何將這些(泡製的資料)交給英國退休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我們都知道,後來民主黨的一間公司Fusion GPS聘請了史蒂爾,他就是最後完成那份黑材料的人。(這名Brookings的高層後來證明是Fiona Hill,她是川普第二次彈劾案的主要證人。)

今天的起訴書捉到的一個證據是,丹清可在2016年八月中的一封電郵中,說他有一個「反川普」的計畫,他要徵求任何對川普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辭職事件的「想法,謠言,指控」。對方(就是那位公關高層多蘭)回郵說,他跟共和黨人一起喝酒時,聽了一些閒話,特別是其中一人很不喜歡曼納福,那些資料可以給他。後來那些閒話就成為史帝爾報告中的部分內容。(後來Paul Manafort被穆勒調查團起訴,說他瞞稅,銀行詐欺,坐了多年牢獄,直到川普下台前將他特赦。)

起訴書中說,後來多蘭跟聯調局承認,他從未跟共和黨人喝過酒。那些所謂的閒話是他編造的。他也不知道那些東西後來被史蒂爾拿去用了。(相信多蘭後來跟FBI合作了。但是丹清可就說謊說,他從未跟多蘭見過面。)

而多蘭就在2016年六月在莫斯科的Ritz Charlton 酒店住過。大家可能記得那份黑材料中說,川普在這間酒店住時,召了兩位俄羅斯妓女在總統套房床上小便,原因是他聽說奧巴馬在這床上睡過。丹清可說,這酒店的經理是他的消息來源,事實是可能是多蘭說的,起訴書中說,多蘭曾經跟酒店經理說過話。

起訴書指出,聯調局一早知道史帝爾的黑材料內容可疑,在2017年一月就約談單慶可三次。當時丹清可就對聯調局的調查人員說,史蒂爾每個月付給他相當可觀的報酬,而他當時非常缺錢,所以盡量挖掘川普的負面資料,作為工作的一部分。他的方式是透過視像,跟俄羅斯的人聊天,收集謠言,其中很多都是道聽塗說的閒話。他說,他多次告訴史帝爾這些是謠言,但是史帝爾不聽,全部寫入那份黑材料中。此外聯邦調查局也將這份56頁的報告隱瞞了,從未公開。

根據這份起訴書,可以看出杜倫還會繼續傳訊更多的相關人士,同時有更多人被起訴。據路透社報導,杜倫已經發出傳票,傳訊更多相關人士。包括民主黨的外圍公司Fusion GPS裡面的人。這間公司就是出面及出錢聘請史蒂爾的,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沾到希拉里。

在此之前他已經起訴兩人,一個是FBI的律師Kevin Clinesmith,他竄改電郵內容,以獲得證據去申請竊聽川普身邊的人(他已經認罪)。一個是希拉里競選總部聘請的律師Michael Sussmann,他去FBI告密說川普陣營跟俄羅斯有緊密關係時,隱瞞自己跟民主黨以及希拉里陣營的關係。

今天這樣大的,爆炸性的新聞,沒有見到任何一間主流媒體報導。三間電視新聞網都沒有,CNN,MSNBC也都沒提。紐約時報等雖然有,但都要你會找才見得到。而且過去每一次杜倫調查有結果,新聞報導都說他是川普任命的人,好像他是為川普報仇的政治打手。要知道他每一次的起訴書都非常詳細,每一個字都有證據,法律專家都說這樣嚴謹的起訴書勝訴機會很大。這些媒體故意忽略所有證據。但是當初史蒂爾等人造謠的資料,每一次都被他們連日連夜的大張旗鼓地做頭條新聞。

我曾經擔心,拜登的司法部會隨時叫停,阻止杜倫再調查下去,不過過去(好像尼克森時代)已有前例,禁止總統開除獨立調查員。而且現在是逼近希拉里,拜登大約覺得自己還安全,沒有叫停的跡象。但是這件事要知道,奧巴馬都難以脫干係。只有靜待發展。(如果美國有司法公正,希拉里的下場應當好比江青,同一類人。)

還有就是那位被川普開除的聯調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記得他嗎?過去他又出書,又上電視罵川普,最近一年多收斂了,因為他知道杜倫的調查接近他了。大難臨頭了。他明明知道上面那些資料,全部隱瞞,仍然大舉調查川普那麼多年,這是多麼大的罪名?當時很多保守派法律專家就奉勸他不要多說話。哈。

(這篇報導資料來源包括: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以及Fox News。有興趣的人可以找原文來看,因為更為詳盡。也請大家多多支持這些負責任的媒體。)

相關文章:

川普通俄大謊言再度有人被起訴

 

11/13/2021星期六

自從司法部獨立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連續檢控了三名牽涉到竄改,造謠者,證明了川普通俄事件是奠基於希拉里集團製造的謊言之後,主流媒體完全不聞不問,唯一例外是華盛頓郵報。這份報紙先是在本月八號由該報的媒體監視評論員Erik Wemple刊出文章,明言杜倫起訴俄羅斯人丹清可等三人的事實,是對美國主流媒體的壞消息,他並指名道姓地提出多個媒體:CNN,MSNBC,ABC,Mother Jones,華爾街日報等等,還包括華盛頓郵報自己,說他們當初完全沒有求證,就將那份川普黑材料當作事實報導。

他甚至指名道姓的說MSNBC的Rachel Maddow,甚至在杜倫起訴丹清可之後,還要攻擊杜倫,說他的調查是政治行為,以壓低這調查的可信度及重要性。Erik Wemple說,杜倫的起訴書中,引用了電郵,證人的證詞等等可信資料,相對的,媒體當初那些報導所有的來源只是一個匿名者。

他建議這些媒體,將當初的文章,跟杜倫的報告並列刊登,讓讀者去評價。

Erik Wemple還說,「這些媒體面對的挑戰是,回到過去先求證之後,再發表的原則。就是有任何的懷疑,都要押後不要發表。」這是多麼可悲的現象。這樣基本的新聞道德,還需要有人再提醒嗎?

華盛頓郵報跟著在昨天再採取行動,除了刊登更正之外,還將過去兩篇跟川普黑材料有關的文章,從網上刪除了。這兩篇文章分別刊登在2017年三月,跟2019年二月。該報總編輯Sally Buzbee同時表示,該報無法對這兩篇文章的確實性負責。

事實是,華盛頓郵報過去四年多刊登的有關川普的「通俄」新聞當然不止這兩篇。而且更正及刪除,只是彌補錯誤的杯水車薪,說實話無補於事。然而即使這樣,卻是這樣多主流媒體中,唯一被採取的行動。過去四年鋪天蓋地的「錯誤」報導,就這樣過了。即使是華盛頓郵報,也沒有跟川普說一個字的抱歉。也許華郵認為這樣就足夠了。

就像今年五月,Facebook才取消了對新冠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說法的禁令。這也等於證明川普是對的。但是也沒有人跟他說一聲道歉。我還在等他們甚麼時候更正:亨特電腦事件是俄羅斯特務輸送給川普集團的假新聞。

 

11/09/2021星期二

司法部特別調查員John Durham杜倫調查通俄事件始末,我說了很多。今天終於見到當時一再說謊的,民主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在ABC電視上受到川普時代的國務院發言人Morgan Ortagus當面對質。

謝夫就是當年彈劾川普的主要指證人,他也無數次在電視上說他有鐵證如山,證明川普跟俄羅斯勾結,甚至說有足夠證據可以讓他坐牢的人。但是今天他說:「我當時就說,所有證詞都應當調查…而且我們不能預知人們會對(川普黑材料的作者)史帝爾說謊。…說調查是一回事,要我們事先預知有些人會說謊是不可能的。」

這真真正正又是一句謊言。川普時代國家情報局主席John Ratcliff一直都說,杜倫調查的這些背景資料,都是他解密給他的,而這些資料在川普時代,他就每一次都跟參眾兩院的各委員會頭頭作了簡報。所以那些民主黨人都完全清楚,但是他們還是要到電視上說謊。

謝夫還說:「共和黨想用這個(杜倫調查)做煙霧彈,以掩飾川普當初主動要俄羅斯幫他競選(又是一句謊言),以及(一月六號)號召支持者推翻憲法的事實。」所以你見到,不論你們將多少證據擺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是會繼續說謊。

事實是謝夫說謊不只這一件事,他在川普第二次被彈劾時,公然說謊自己沒有見過那名告密者。事後發現他跟手下不僅見過那人,還幫那告密者寫報告,結果華盛頓郵報還給了他四個說謊的大鼻子。這些人臉皮厚到無以復加。

另外讓人難過的是,這些官員在電視上說謊不構成犯法,所以他們完全沒有忌諱。而杜倫起訴的三個人都是因為在調查時說謊,他們只要不在調查時說謊,就一點問題都沒有。例如那位俄羅斯研究員丹清可Igor Danchenko,他在被調查時被捉到說謊五次,所以被起訴。但是那個供應假資料給他的民主黨人多蘭Charles Dolan,他(跟希拉里陣營串通)不斷將假的川普黑材料輸送給他,讓他交給史帝爾寫成報告,之後透漏給媒體知道,大肆公開,這些行為對川普及共和黨構成嚴重傷害,但是他在被調查時承認自己是編造謊言,所以他沒被起訴。(而且只要媒體不報導,他們全都可以置身事外。)

所以現在杜倫所有的調查都集中在那些人在被調查時說了謊言。而民主黨跟希拉里那班人都是律師出身,他們只要做到平時謊話連篇,只要面對調查員時不說謊,就完全清白。

今天見到好幾位川普時代的顧問,他們在接受訪問時都說自己因為通俄調查,及烏克蘭彈劾事件,一再被調查,每個人都花了幾十萬元的律師費用,我見到的就包括川普政府副國家安全顧問K. T. McFarland,以及國家安全局副局長Kash Patel。這些人受的損失都不會得到賠償,雖然他們甚麼都沒有做錯。而且全部被華府機構列入黑名單,永不雇用。反觀那些迫害川普的人不是出書賺錢,就是被CNN等大媒體請去做評論員,一年得到幾十萬元收入。還有大學請去做教授,講師,風光無限。

Click: 28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