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One, two, three 一二三

2021-03-08 23:28:15

這是哥倫比亞公司在1961年推出的黑白喜劇,是喜劇大師比利懷德Billy Wilder導演,及共同編劇的電影,故事內容是基於匈牙利作家Ferenc Molnar在1929年推出的獨幕劇Egy, ketto, harom改編,但很多橋段是由比利懷德在1939年負責編劇的電影 Ninotchka 中借用。Ninotchka是我認為最好笑的喜劇之一,而這一部電影則是我在記憶中最好笑的電影,記得當年第一次看時,電影院裡每個人都笑得東倒西歪。

這電影由詹姆斯凱尼James Cagney主演,證明了這人除了警匪片,歌舞片,連喜劇都有超凡的天才。他在這電影中講話超級得快,導引這部片子的節奏很快,(記憶中只有1940年的 His Girl Friday 節奏比得上這部片子,片中人都是講話像連珠砲。)

其他演員還有德國籍的赫斯巴寇斯 Horst Buchholz(賀斯柏奇霍) ,潘蜜拉提芬Pamela Tiffin,Liselotte Pulver,Arlene Francis,等等。故事是說美國可口可樂公司在西柏林的總經理,接到美國的上司指示,要幫他照顧前往西柏林旅遊的女兒,沒想到這位少女卻跑到東柏林,跟一位東德共產黨員發生關係,私自結婚了,這位老兄就在短時間內將這個共產黨變成資本主義者,中間的笑料就層出不窮。另一部比利懷德的片子 Some Like it Hot 熱情如火 (1959) 被公認為是喜劇片之王,我覺得這幾部電影都可以相提並論。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西柏林拍攝,當時是東西方冷戰時期,只是柏林圍牆還沒有開始興建。片中很多西柏林的街景都有歷史意義。比利懷德原籍德國,他一直都希望在德國拍一部片子,所以將這劇本搬到西柏林。而詹姆斯凱尼接這部片子也是因為希望到西柏林拍片,62歲的凱尼拍完這部片子就退休了,直到二十年後再演出一部Ragtime。

最近很意外在網上見到這電影可以免費看到,而且素質非常好,但必須打出James Cagney的名字及片名。在網上見到這電影還有一個中文譯名「玉女風流」。

劇情:

美國可口可樂公司在西柏林分公司的總經理麥克"Mac" MacNamara,他的夢想是做到可口可樂在西歐的分部總經理。當時在西德,還可以見到納粹的餘孽,麥克每天進到公司,全體職員都整齊的起立。他個人的助理舒默Schlemmer更讓他受不了,他每次出現在麥克前面都要做一次鞋跟觸碰的「立正」姿勢,麥克警告他很多次,他都都改不了。麥克說他這是蓋世太保的餘毒,他就否認,說自己一直是在地下鐵工作,完全不懂「地面上」發生的事情。(好笑的地方! 後註)

為了開發市場,建立戰功,麥克計畫在蘇聯開設分廠,打破鐵幕。這一天,他邀請三位住在東德的蘇聯代表到公司來談。他提出條件,供應汽水,在俄羅斯六個城市設立裝瓶及包裝工廠。三名共產黨要求給配方,在俄羅斯製造汽水,他拒絕了,說「難免你們不會偷我們的祕方,到時候連中共都有了。」

最後事情沒有談妥,但是三個俄共對於麥克辦公室的性感女秘書英格寶Fraulein Ingeborg很有興趣。英格寶是典型的性感小貓型女子,身材跟面孔都標誌,麥克其實跟她也有私情,也引起麥克妻子的不滿。

這時麥克在美國亞特蘭大的上司黑索坦W. P. Hazeltine打電話來,首先對他的俄羅斯計畫沒興趣,打了回票,之後說,他的女兒施加麗Scarlett Hazeltine剛剛結束倫敦,巴黎的遊覽,即將來到西柏林,要他代為照顧。麥克的太太正準備帶著一兒一女去旅行,只有懊惱的取消了,留下來照顧老闆的女兒。

他們去接飛機時,發現這個施加麗雖然只17歲卻非常風騷,已經跟幾個飛機駕駛員打成一片。施加麗住了一陣後每天自由出入,最初說住兩星期,之後延長到兩個月。直到一天,黑索坦打電話來,說他明天就要從倫敦轉機飛來看女兒,而就在這時,麥克太太打電話到公司,說施加麗不見了,他們嚇壞了,麥克立即打電話到各處去尋找:醫院,警察局,都沒有頭緒,但是施加麗自己出現了,她說她談戀愛了,對方是一個東德青年奧圖皮佛Otto Piffl,拿出相片,居然是他高舉赫魯雪夫相片,跟一個上面寫了Yankee Go Home的氣球。施加麗解釋,他不是反美,只是反對Yankee,對於他們南方人,每個人都是反Yankee的,這不算罪過。還說那人現在就在樓下,麥克往下一望,見到一個年輕人跟他的電單車。叫他上來後,他滿口都說要埋葬資本主義,跟打倒美國。麥克企圖給他五千元,要他跟施加麗分手,他說要五萬元,看資本主義會用多少錢收買他。他還說,今晚就要跟施加麗到莫斯科去,約好今晚七點鐘接她去火車站。分手時,麥克叫手下舒默去作手腳,將一個寫了Russik Go Home (俄國人滾回去)的氣球,綁在他電單車的出氣口。同時將他辦公室一個會唱Yankee Doodle Dandy歌曲的鬧鐘,用報紙包了說要送給他當禮物。硬塞給他。奧圖跟施加麗約好今晚七點鐘見之後就騎著單車走了。(下:施加麗跟奧圖展示他們的結婚戒指。)

 

 

 

 

 

 

但是當他的單車穿過布蘭登堡大門之後,排氣孔的氣球不斷被吹大,守門的東德警衛立即見到,就將他逮捕,加上他車上的美國時鐘,以及包紮時鐘的是一份華爾街日報,更將他當作美國特務,捉去審問。

這一邊施加麗聽奧圖說,每一個人只能有一件貂皮大衣,就將自己的第二件貂皮大衣送給家裡的女僕,連麥克太太都忌妒。之後施加麗說她不舒服,麥克的太太請了醫生幫她診斷,之後說她是懷孕了,這一下非同小可,施加麗就說他跟奧圖已經去登記結婚,所以不是私生子,而麥可跟妻子商量就要立即將奧圖給找回來。但是哪裡去找?麥克想起那三個俄國幹部,記得他們說住在東柏林的Grand Hotel,也記得他們對性感女秘書英格寶很有興趣,就申請了許可(簽證) 帶著她一起去,還有就是他的私人助理舒默。

他們到了旅館,見到那三個人在喝酒,就上去搭訕,要他們幫忙找到奧圖,他們沒有興趣幫忙,英格寶就使出渾身解數,一邊陪他們喝酒,一邊還在桌子上跳舞。後來三個俄國人同意了,但要英格寶留下來陪他們,麥克也同意了。(下:英格寶極力討好三名俄共,讓他們開心。)

 

 

 

 

 

 

 

 

另一邊奧圖則遭到酷刑,他們不斷逼問他是否中央情報局CIA特務,要蒐集甚麼情報,要他認罪,並一直播放那首Itsy Bitsy Teenie Weenie Yellow Polka Dot Bikini的美國流行歌曲,聽得他要發瘋,最後他受不了,終於在自白書上簽字。這時三個俄國人趕到,以蘇聯共產黨的身分,讓對方釋放了奧圖。他們將皮佛扶持了出來,送到路邊給等待的麥克,麥克將他扶到車上開車走了,臨走俄國人問他女秘書在那哩,麥克指著街對面,見到穿著圓點洋裝的英格寶跟他們招手,於是俄國人開心地放他們走了。

等他們走遠了,對面的女秘書走近,才發現是麥克的助理舒默,他穿了英格寶的洋裝,一拐一拐的穿著高跟鞋,他們憤怒的再上車,直追麥克的汽車,不過他們的老爺車沒追上,還在布蘭登堡撞了車,麥克他們終於趁亂逃出了東柏林。

奧圖清醒之後,吵著要回東德,但是麥克警告他,他現在簽了自白書,承認自己是美國特務,回不去了。現在麥克為了讓上司高興,唯有將奧圖變成一個資本主義者,他首先給他改頭換面,找人來給他理髮修面,又派人去買了全套的男人服裝,由內衣到外套,到帽子,甚至給他修指甲,奧圖每一個過程都高聲抗議。(下:麥克甚至教導奧圖餐桌禮節。)

 

 

 

 

 

 

 

 

 

 

為了給他製造一個身分,麥克還找了當地一個家世敗落的公爵,現在淪落為洗廁所的工人,用錢收買他,讓他收養奧圖做兒子,這樣奧圖還有了歐洲公爵的身世。

所有這些都在一個上午搞定了,之後他們坐車到機場去接黑索坦夫婦,他們在車上還在選帽子,裁縫還在為他修補西裝。而施加麗則在教導他怎麼應付自己南方的父母。奧圖就埋怨自己的(共產黨)黨費交足了一年,現在作廢了。(下:麥克跟奧圖,施加麗趕到機場,左邊是秘書舒默。)

 

 

 

 

 

 

 

 

 

黑索坦夫婦最初聽到女兒懷孕的消息非常憤怒,但是知道她已經結婚,對方又是貴族,就轉怒為喜。見到奧圖後,對於這個女婿也感到滿意。他並且作了宣佈,任命奧圖做可口可樂在西歐的總經理,麥克則升遷回國做副總裁。

麥克沒有如願升任駐西歐總經理,但是就如了他妻子的願望,能夠回到美國。在機場,他說要請全家人喝汽水以慶祝,但是飲品機器跳出來的卻是百事可樂Pepsi-Cola。

製作與卡司:

要解釋一下這最後出現百事可樂的原因,因為男主角詹姆斯凱尼James Cagney當年在華納的舊同事Joan Crawford瓊克勞馥,她後來嫁了百事可樂公司的總裁Alfred Steele,這時Steele雖然已經去世,Crawford作為遺孀,就做了百事可樂的董事,她就抗議這部電影等於是幫可口可樂做免費宣傳,所以Cagney同意在片子裡提一下百事可樂。

這片中有很多橋段與Ninotchka有些像。Ninotchka中也有三個共產黨,也很有趣。兩部片子都諷刺共產黨,在好萊塢算是難得,因為好萊塢很多編劇跟導演都左傾。

前面說,秘書舒默說他戰時都在地下鐵工作,上面的事情都不知道。這是二戰之後,當全世界都在指責德國人怎麼會讓希特勒這樣的惡魔殺那麼多人,為甚麼國民都不會反抗,不說話?當時多數德國人的說詞都是:我們不知道。

導演及編劇Billy Wilder事後說,電影成功跟James Cagney很有關係,全靠他說話像連珠炮,將整部片子帶動。他還說,凱尼一次都沒脫節,全是一口氣說完,這樣他們也能一口氣拍下去,有時一口氣拍九頁劇本。(不過凱尼後來在自傳中說,懷德對於每一個鏡頭的拍攝非常嚴謹,有時一句台詞他只是換了一個詞,意思沒有變,懷德就要重拍,他很不習慣,也不滿意。)

凱尼對年輕的Horst Buchholz 赫斯巴寇斯也有怨言,他說以前在拍 Yankee Doodle Dandy 勝利之歌 (1942)時,就覺得男配角之一S. Z. Sakall會搶鏡,但他是一個可愛的老人家,他就算了,而且當時的導演Michael Curtiz也會按住他,但在拍這電影時,赫斯巴寇斯就毫無節制地搶鏡,他幾乎止不住要動手打他。據說這電影的經歷讓他不再戀棧電影,所以決定收山,未來20年都沒再拍電影。

片中奧圖接受酷刑時,東德警方一直播放的那首歌Itsy Bitsy Teenie Weenie Yellow Polka Dot Bikini我不知有甚麼意義,不過那首歌在1960年夏天推出,所以在這電影拍攝時正在流行,這首歌由歌星Brian Hyland唱紅,他現在可能仍然在巡迴演出時演唱這首歌。我記得大約十年前在安省的Casino Rama就聽過他唱這首歌,當時他跟另外三個同時期的歌星,其中一個是唱More Than I Can Say紅遍一時的Bobby Vee,一起演出,每個人都唱自己的拿手歌曲,能聽他們現場唱這些歌真是畢生難忘。

這電影只獲得一項金像獎提名:最佳黑白攝影,不過就獲得金球獎兩項提名:最佳影片(喜劇),及最佳女配角(飾演施加麗的Pamela Tiffin)。電影推出時賣座普通,在美國,德國都沒有特別賣座,預算300萬美元的電影,賣座收入400萬元,電影公司說賠本160萬元。我覺得非常奇怪,當年在台灣可是非常賣座。不過據說當時芬蘭禁演,以免破壞該國跟蘇聯關係,可見在某些地區還是有忌諱。據說這電影在1985年再度推出時就很受歡迎。

主要演員表:

詹姆斯凱尼James Cagney 飾麥克C. R. “Mac” MacNamara

赫斯巴寇斯 Horst Buchholz 飾奧圖Otto Ludwig Piffl

潘蜜拉提芬Pamela Tiffin 飾施加麗Scarlett Hazeltine

阿琳法蘭西斯Arlene Francis 飾麥克的妻子Phyllis MacNamara

Liselotte Pulver飾女秘書英格寶Fraulein Ingeborg

Hanns Lothar 飾助理舒默Schlemmer

Howard St. John 飾施加麗父親Wendell P. Hazeltine

Leon Aslin 飾三名俄共之一Peripetchikoff

Ralf Wolter 飾三名俄共之一Borodenko

Peter Capell 飾三名俄共之一Mishkin

Hubert von Meyerinck 飾落魄貴族Count Waldemar von Droste-Schattenburg

Lois Bolton 飾演施加麗的母親Melanie Hazeltine

Click: 40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