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又一個川普顧問遭到迫害

論羅傑史東的被捕

2019-01-27 13:49:02

又一個川普總統的前顧問級人物Roger Stone史東被捕了。調查川普通俄小組的起訴書上說明的七項罪名是:一項妨礙司法,五項提供不實證詞,一項破壞證物(干擾證人)。這些罪名沒有一項是與通俄有關,而且完全是在通俄調查之後發生的,也就是因為先有調查,才有罪行,這叫做process crime。在罪案調查程序中犯了錯誤。再次證明,這是一項先訂下罪名,再取得證據的調查行為。

聯邦調查局於星期五凌晨天沒亮出動了29名聯調局探員,加上17輛警車(包括兩輛裝甲車)開到史東在佛羅里達的家裡,將他用手銬帶走,這是逮捕毒販,逮捕恐怖份子的規格。至於嗎?對於一個66歲的保守派作家,政治顧問,家裡一支槍都沒有的白領罪犯」必須用這樣大的武力來逮捕他?他的罪名只不過是在調查期間說了與調查所獲證據不同的證詞。

當天史東就說,他們只要一個電話他就會去報案。無須大批持械警員在天未亮就衝入他家,好像是怕他會逃亡。而他的妻子耳朵失聰,在床上見到幾支長槍對著她,完全被這陣仗嚇壞了。

 

 

 

 

 

 

 

 

而且奇怪的是,星期五凌晨的逮捕行動,事先只有CNN獲得消息,獨家拍攝了逮捕過程。怎麼看這都是一宗FBI當局與傳媒勾通好的政治大秀。(盡管CNN叫記者公開否認,但很難取信於人。)

由這件事可以證明,調查通俄的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對於川普的痛恨不是假的。他會盡全力達到破壞川普的執政。一個多星期前,穆勒小組首次公開澄清,BuzzFeed 的一項假新聞,說穆勒小組的匿名消息傳出,川普曾經指示他的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在國會做偽證,說這消息不確。當時我就說,穆勒小組做此澄清不是要幫助川普,而是因為新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就要上台,他擔心巴爾到時候一定會質問他:是否有此事?如果屬實何以會外洩?如果他沒有合理的解釋,巴爾有合理的理由開除他。所以他必須作出澄清。

過去有多少次(幾乎每隔幾天) CNN,華盛頓郵報及紐約時報就會獲得獨家的,有關通俄調查的消息,然後大作文章?這些都是通俄小組要藉傳媒將對川普不利的消息廣泛散播,製作對川普不利的空氣,讓大家先具有川普犯罪、川普身邊人都是惡棍、川普不誠實等等的印象,這樣將來即使通俄小組一些證據都找不到,都可以利用民意,利用傳媒將川普治罪。事實是這策略已經奏效,今天在美國(甚至全世界)多數人都已經認為川普確實和俄羅斯有一手,川普是靠俄羅斯的干預才當選的,川普對於這些事實確實是在全力隱瞞。

 

我這裡說的通俄小組未必只是指的穆勒小組,這還包括目前聯邦調查局FBI中的幾位高層,司法部內的幾位奧巴馬時期的前朝官員等等。他們先是設局成立了這個調查小組,(利用民主黨及希拉里競選小組泡製的川普黑材料,取得情報法院竊聽川普移交小組),之後展開的行動都是以移除川普為目的。他們的每一步行動都在這裡的時事看板詳細記錄。

雖然史東的控詞中沒有一項是與通俄有關,但是媒體都說成:這是驚人大huge消息,雖然白宮說跟通俄沒有關係,他們說這不可能,一定有關係;又說:這是一連串起訴的最後一根稻草,白宮的否認非常空洞,他們還能否認多久?然後CNN及MSNBC等都將穆勒小組過去起訴過的人的相片排列在螢光幕,做成是川普身邊人一個個被起訴的證明。雖然到現在,沒有一件起訴是與通俄有關。

先說這些人及他們的控罪:

2016年做過川普2-3個月的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他被起訴的罪名是在十年前為烏克蘭政府做說客時沒有將海外收入報稅;他將被判刑最高20年,但即使這樣,他都拒絕做控方證人,指證川普。而且他口很緊,一次訪問都沒做過。

川普第一個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他被指控在調查期間沒有說實話,沒有據實報告他與俄羅斯大使通話內容,後來他才知道他在川普當選後與俄羅斯大使通話是合法的,所談的內容也是合法的。於是想撤回認罪,但此時穆勒小組查出他的兒子可能做生意時逃稅,因此以此要脅他,要他合作做汙點證人,指證川普;

弗林是三星中將,長期在阿富汗及伊拉克戰場指揮情報工作,得過無數勳章。只因為他是第一個跳出來支持川普競選總統的將軍,所以深為傳媒痛恨。他的33年軍旅生涯良好紀錄被斷送。他也非常口緊,不接受任何訪問。

川普競選時的無薪水外交顧問George Papaloupoulos,他被指控川普競選期間曾經被一個英國教授聯絡,而那教授稱可以安排川普與普京見面。後來那個教授失蹤,Papaloupoulos懷疑整件事是陰謀,他不認罪,但也因為證詞被發現漏洞,被判刑14天。他也拒絕作控方證人,指證川普。他說這些都是圈套。雖然他願意接受訪問,指證穆勒小組的迫害手法,但是從此沒有傳媒訪問他(除了Fox News)。

川普的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他是川普身邊最久的律師,專門幫川普處裡一些法律上的事,包括控告川普的案件,如果需要庭外和解就幫川普付錢給對方。因為川普生意多,這類事件經常發生。不過其中就包括付錢給女人,其中兩人是當川普要角逐總統之後冒出來敲詐的女人,柯恩每人付了13萬元,要她們收口。她們收了錢,但事後卻在民主黨及媒體聳動下反悔,盡量搞大事情。穆勒小組要追究的是:這26萬元是否出自於競選經費,否則就違反競選經費法。但他們找不到證據,(事實是川普自掏腰包600萬元競選,哪裡可能違反競選經費法?)但他們找出柯恩過去逃稅事實,又查出他詐騙合夥人,甚至詐騙川普的錢,於是由紐約法庭控告他刑事罪名,他嚇壞了立即與控方合作,從此每天大罵川普,但至今只是罵川普的人格,沒有具體犯罪事實。連上面的「川普指示他說謊」都被證實是謊話。

再說到史東被調查的原因,據說他是在維基解密傳出偷取到民主黨電郵的傳言傳出後,他曾經在「受人指示」之下主動去尋找這些電郵。這就形成罪名了?所以白宮發言人Sarah Sanders說得好:當時每一間媒體都在尋找這些電郵內容,包括你們CNN在內,難道你們都通俄?

不過那一句「受人指示」就大有玄機。明顯的穆勒小組希望釣大魚。所以媒體天天都在問:是誰指示他的?他們希望是川普,當然這機會不大,但只要釣到一條像樣的魚都是收穫。雖然這行為由頭到尾都不是違法行為。

史東是一個保守派作家,從尼克森時期就為保守派政客說話,他的背上刻了一個很大的尼克森頭相紋身,這種種都使他成為左派媒體的眼中釘。他有個人博克以及書籍,也都是媒體打壓的目標及理由。事實是他每天都站出來指證穆勒,但媒體就是不肯訪問他。直到星期五他在FBI大規模逮捕之後,我只見到ABC在今天的This Week中訪問他,那主持人根本不是訪問,根本是要用問題來攻擊他,但他真是了不起,沒有陷入主持人的問題陷阱中。而且他在主持人的連珠炮問題中,盡量說出自己的話:如果說作證時沒說出全部事實,那麼前FBI局長康米James Comey,中情局長布里南John Brennon,明白的在國會作證時說謊,更應當被起訴…他們沒收了我與律師之間五萬封電郵,這些都應當受到法律保護的,然後說我其中幾句話和電郵中的不一樣,就說我說謊,我只是沒有記得那麼清楚…我沒有毀滅任何證據,他們要的東西我全部都交出來了……我(與川普)根本沒有談過任何有關與俄羅斯勾結的事,他也沒有提過要特赦我…

就因為他這樣善於逃避左派媒體的陷阱,所以左派傳媒更不會訪問他。

事實是,前兩天我才在Fox News上見到史東的訪問,他說穆勒小組整天騷擾他,但他不會妥協。他說他不會出賣川普,因為如果穆勒逼迫他做控方證人指證川普,那就是要他說謊,因為川普從來沒有叫他做通俄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川普有不法行為。

可能這句話引起穆勒小組的不快,更要將他繩之以法。星期五(兩天前)逮捕他的這大陣仗,看來就像是一次公開的報復性的作法。

這一番話有點像川普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之前說過的,科恩也說過他會為川普擋子彈,但是後來穆勒找到他過去逃稅的證據,威脅要他坐牢,他就一轉身變成穆勒的證人,現在天天都在罵川普。因此有人預測史東會像柯恩一樣,頂不過穆勒小組的威脅,最終會變節。

目前還不知道這情況的可能性,但只要看Manafort,Flynn,Cohen的例子可以看出,他們會用極端手段,找出你的任何法律上的過失用來做威脅。史東在政壇打滾四十多年,而且每一個人都有生意,或是都要報稅,穆勒小組有無限的人力物力,他要找出一個人的犯罪紀錄,都可以達到目的。

很多人不了解史東,有人認為他與眾不同,所以罪有應得。但是我了解他。他過去曾經為尼克森總統工作,,他的背部刻了一個很大的尼克森的頭像。他被捕時,走出家門時,特意高舉雙手,刻意的學習尼克森被逼辭職時的手勢。很多人不認同他的這些舉動,但我認為他這是有良心。我寫過很多篇尼克森被逼辭職的文章,都是希望多點人明白,尼克森也是像今天的川普一樣,完全是被傳媒陷害的犧牲品。大家一定要知道,那次是一次政變。也是民主黨輸了選舉之後,用媒體的力量將歷史上最高票當選的總統趕下台的事實。這件史實不澄清,歷史就不能還原真相。同樣的事會一再發生。

 

 

 

 

 

 

 

 

 

如果你有看時事看板,就會知道這一次又是傳媒與民主黨等所謂的deep state集全力要推翻川普的另一次努力。雖然這件事的重要性極微,但是他們就倚靠媒體的大聲叫嚷,製作成為大新聞。讓無知的老百姓深信是罪大惡極。這樣的技倆雖然低級無恥,但只要鍥而不捨,就會有效。

Click: 54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