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ree Came Home 萬劫歸來

2020-12-05 16:15:43

這是二十世紀福斯公司在1950年推出的黑白劇情片,故事說的是二戰期間,在印尼北婆羅州(今日沙巴)一個英國家庭,被日本人俘虜的經歷。劇本是根據一個嫁給英國人的美國女人Agnes Newton Keith在1947年出版的(同名)自傳改編的,講的也是她的親身經歷。她先後在兩個俘虜營住了三年多,而且都是與丈夫分開。直到美國在日本投下原子彈才獲自由。

這電影的女主角是克勞黛考貝兒Claudette Colbert,她演這電影受了很多折磨,很多時候沒有化妝。飾演她丈夫的是英國演員Patric Knowles。

這電影還有一個日本演員早川金太郎Kintaro Hayakawa,另一個名字是早川雪洲,他在默片時期就已經在好萊塢拍片,是薪酬最高演員之一。他在這電影中飾演一個「好日本人」,這也是製片人及導演要給片中的日本人一點人情味,不把他們演得太壞。但是我們中國人都知道,二戰時期的日本人有多壞,沒必要幫他們塗脂抹粉。

製片Nunnally Johnson本人兼編劇,導演是Jean Negulesco。目前這電影沒有版權登記,所以網上可以免費下載及觀看。

這是一個相當感人的故事,而且因為真實就更感人。劇本是以女主角的旁白貫穿,像是在聽故事一樣。非常值得看。

劇情:

艾格妮絲Agnes Keith是一個美國女人,嫁給英國人哈里Harry Keith後跟隨他在英屬印尼北婆羅洲工作,他們有一個四歲的男孩喬治George,當地有一個相當規模的英國人社區,四十多個男人,二十多個妻子,及十多個兒童,艾格妮絲是唯一的美國人。(下:艾格妮絲跟丈夫感情深厚。)

 

 

 

 

 

 

 

 

 

 

哈里是森林管理方面的專家,在山打根一間英國政府委託的農林公司工作。電影開始時,艾格妮絲懷有身孕,等待第二胎,但是戰爭的傳言越來越厲害,哈里問妻子是否要先回美國,但是她說,她要跟丈夫在一起。

當地因為地處爪哇,蘇門答臘及馬來亞之間的交通要道,被日本人窺視很久,一方面這裡出產石油,而且控制了水道就可以控制該區。

1941年底日本偷襲珍珠港之後,沒幾個月就進攻婆羅洲,一夜之間日本人進來,通知大家他們已經沒有時間離開,所以要大家跟日本人合作。日本人並下令,英國人見到日本人要彎腰鞠躬。這一天日本人將男人與女人分開,分別通知他們準備要住進俘虜營。當所有女眷都在等候時,一個日本士兵把艾格妮絲叫進去,她把兒子交給一個英國女人貝蒂Betty Sommers代為照顧,她戰戰兢兢地去了。原來是一個日本上校要見她。原來艾格妮絲在婆羅洲時寫過一本當地的見聞,在美國出版後很受歡迎,這人Muchio Suga擁有一本日文版,很喜歡她那本書。Suga的英文很好,很願意跟她談,還提到自己也有三個孩子,其中一個跟喬治差不多大。還跟她提到美國,因為他在美國住過。但他畢竟是敵人,讓大家的日子很難過。所以她很拘謹,也不願意多談。(下:日本軍官Suga多次邀約跟她見面。這是發生在電影後面的相片。)

 

 

 

 

 

 

 

 

她沒有告訴丈夫自己有孕的消息,沒想到在混亂中她流產了。過了一個月,1942年五月12日,日本人通知大家要搬去山打根海外的Pulau Berhala島上的集中營。每人只能帶一個箱子,而且男女分開。離開前,每一對夫妻都難捨難分。到了島上,居住環境很差,食物不夠,見到日本人要鞠躬哈腰,最難過是不知自己的丈夫(妻子)是死是活。但是他們都想辦法連絡,這天艾格妮絲收到一張丈夫留在圍欄邊的紙條,約她晚上十點鐘在一株棕櫚樹下見面,他們已經五個月沒見面,雖然知道危險,她還是去了。她要穿過鐵絲網,還要經過日本衛兵的重重防守,最後千辛萬苦見到丈夫時已經全身發燒。而這晚上孩子瘧疾發作,貝蒂無奈去找衛兵要奎寧,衛兵不給,堅持要自己先去看過,貝蒂嚇得一身汗,因為她知道艾格妮絲不在,給衛兵知道了他們幾個人都要受罰。幸好艾格妮絲及時抱病趕回來,逃過一劫。而那一個短暫的擁抱和親吻,一切都值得。

在這裡住了九個月,日本人又通知他們要搬到沙撈越的古晉附近的集中營Batu Lintang,離開前,特地讓每一對夫妻短暫別離,大家隔著一條壕溝,只能碰一下雙手,摸一下孩子的頭。哈里趁機給妻子一個禮物,眼淚流不盡,幾分鐘之後就再度離別了。大家都抱著可能終生離別的想法,有如生離死別。(下:大家隔著壕溝,再一次道別。)

 

 

 

 

 

 

 

 

 

到了船上,他打開丈夫的禮物,原來是一塊手帕,是哈里用蚊帳布自己縫的,還有滾邊。字條上面寫:請照顧我們的兒子,我愛他,因為他就是你。也許我們永遠都不再見面,但是即使我們的肉體死了,我們之間的永遠都不會死。

在船上,見到日本人的作威作福,艾格妮絲說:我生平第一次憎恨人類,不只是敵人,而是整個人類,讓無辜的孩子受罪。

坐了十天船,他們到了新的集中營,這一次是真的與男人分開了,不在一個島上。她們每天要在稻田裡工作,每天只有很少東西吃,日本人動不動打他們。她這時只剩下一個目標,就是活下去。

一天,那位上校又叫她帶著孩子去見他,他很親善的跟她談話,還帶了一本她的書要她簽名,當她問那本書哪裡來的時,他卻說從她的家裡搜到的。但是當他問喬治好不好時,喬治第一句話就說肚子餓。讓他很尷尬。

他們每天餓到撿垃圾吃。這天貝蒂從廚房拿了一點廚餘給她,她吃得香得不得了,連裡面像是魚頭的東西都當作是山珍海味。此外他們從地上撿菸頭,湊合起來自己做香菸抽。(下:一點廚餘讓她狼吞虎嚥。)

 

 

 

 

 

 

 

 

 

這天來了一批澳洲俘虜,他們住到隔壁的營地。晚上他們偷跑出來在她們的營房外隔著鐵絲網搭訕,本來只有兩人,後來來了一群,他們說幾個月沒跟女人聊過天。她們警告對方快走,對方不聽,最後居然爬上鐵絲網,這時日本人來了,用機關槍全部殺死了。屍體都掛在鐵絲網上。

一個晚上大風大雨,她聽到風聲就出去收洗好的衣服,床單。這時一個士兵來捉她,要拉她到樹林裡,她奮力掙扎。雙方掙扎很久,等裡面的人聽到聲音那人才逃走。正好第二天Suga上校來巡房,見到她臉上的傷痕,問她怎麼回事,她就照實說自己昨天被攻擊,Suga聽了很生氣,就要她等下到辦公室去談。到了辦公室,Suga要她當著當地主管的面報告,當地主管不信,說她撒謊,還說日本人對白人女人沒興趣。之後又要她在一群士兵中挑出那個人,她說因為晚上太黑,沒看清楚。之後那主管就要她簽一份聲明,上面說:那件事從未發生過,她說謊只因為要報復自己受罰。她拒絕簽字,知道一簽就是死罪。結果主管離開辦公室,她就被人用酷刑打。而且主管命令她不可以跟任何人說。

她回去不敢跟任何人說,但是第二天她又被叫去,她不知這次去是死是活,她跟貝蒂交代,萬一自己死了,希望她幫自己照顧喬治。她去到辦公室,主管又叫她簽那份聲明,她還是不肯,主管又離開辦公室,她低頭準備受刑,沒想到沒有動靜,抬頭見到Suga,這次主管就放過她了。她也表示會收回原來的指控。

過了幾個月1945年三月,她們第一次見到盟軍的飛機飛過,大家都很興奮,唱歌,但是被日本人制止,驅趕,甚至用鞭子抽,還說日本永遠會戰勝。再過幾個月到了八月,澳洲的盟軍飛機散發字條,說日本即將投降,等一陣就會來接他們。

這天Suga又把艾格妮絲叫到辦公室,他沉痛地說自己全家人都死了,妻子跟三個孩子,他們原來住在東京,但以為廣島更安全,就搬去那裡,現在都被原子彈炸死了。艾格妮絲不知道怎麼安慰他。

之後,當喬治跟另外兩個孩子躲在一個屋子下面吃撿來的東西時,被Suga見到,他問他們吃甚麼,看了一眼才知道他們在吃油漆,他將桶子丟了,將他們三個戴上吉普車,帶到軍官宿舍,給他們大盤的水果,說要讓他們吃個夠,當他見到孩子們吃時,他忍不住痛哭失聲。

到了九月11日,她們早上起來發現一個日本兵都沒有了,大家欣喜若狂,不久就見到有軍車載著一車車男人來了,都是附近集中營裡的男人。大家分別找自己的家人。艾格妮絲見到別人一個個跟丈夫團員,卻見不到哈里的蹤影,直到幾乎絕望時,才見到柱著拐杖的哈里一拐一拐走近,他們一家三口終於團圓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很好看的原因包括作者Agnes Newton Keith有記日記的習慣,很多細節都不是編造的,所以特別感人。而且作者文筆很好,她出過很多本書都很好銷路,就因為她文筆好。

很多影評人說這是一部很有力powerful的電影,因為好萊塢很少拍這一類描述一群婦女在艱難情況下忍耐三年,以及敵人殘酷的題材,一般好萊塢影片在拍這一類電影時,都難免添加一些風趣的細節,淡化辛苦的部分。而且好萊塢通常都不願意刻劃敵人的兇殘,即使是對納粹,也不願意太入骨,因為觀眾不喜歡看太過「真實」的兇殘(美國觀眾一直生活在理想的夢幻世界裡)。這部片子在我來說也是點到為止,我們都知道日本士兵在戰時比這電影殘忍幾十倍。片中那個日本士官說,他們對白種女人沒興趣,這絕不是事實,原著中也只說那士兵企圖強姦她,但戰時日本士兵強姦的女人無數,而且手法非常凶殘。(好萊塢是到後來,沒有了管制,新拍的電影競鬥兇殘手法,才越來越血腥,與真實世界陷於兩極,難以入目。但很少是描寫敵人的,而多數是描述美國人的兇殘。)

其實也有人批評,Keith的書對日本人的描述被美化了,後來她自己解釋,她的確恨日本人,但是那位Suga也確實對她及她的兒子很溫和,而且她相信,因為Suga的保護,她的先生才沒有被處死。也許這原因,這本書及電影沒有真實的描述日本士兵真正壞的一面。

Keith在一次辯解中這樣說:我寫這本書有三個目的:一是說明戰爭的恐怖,讓世人跟我一樣體驗。一是我丈夫的愛,當好多次我都接近死亡,想到我們之間的愛才給我勇氣活下去。第三,為了我的兒子,我在俘虜營為他打這場仗,這樣他將來才可以活下去。(下面是真實的Keith 夫婦,另外一個是Agnes這本回憶錄的封面。中間那女人是她,左邊明顯是她兒子,右邊的女孩不知道是誰,唯一可能是他家一個女兒Jane,據說她丈夫在婚前跟當地一個中國女人生了一個女兒,大約是這年齡。但是Agnes很少在書中提起這女兒,所以應當不會用她的相片在封面上。所以待查。另外Agnes個子很高,身高六尺。)

 

 

 

 

 

 

 

 

 

就因為這電影雖然發生在那樣的情況下,而且歷時三年,但是主要人物都沒有死,最後還是大團圓,所以觀眾受落,賣座及影評都非常好。只不過讓天真的美國人稍微了解到戰爭的殘酷表面。這就是經過好萊塢包裝的戰爭。

女主角克勞黛考貝兒Claudette Colbert在俘虜營中時多數時間都沒有化妝,當時46歲的她仍然非常美麗。她也受了很多罪,其中一次折磨(黑暗中和日本士兵搏鬥) 讓她受傷,所以她沒有參加首映,甚至失去了主演 All About Eve 彗星美人 的機會,將機會讓給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但是她說完全值得,事後她對導演Jean Negulesco 說,「我要你相信,拍這部片子是我整個事業中最讓我滿足,最愉快的經驗。」作為一個演員,能夠遇到一部讓自己演出時過癮的電影,相信是每一個演員最感恩的事。

克勞黛考貝兒一生被提名三次金像獎,獲獎一次(1934年的 一夕風流It Happened One Night ),而這一部片未獲提名確實是很奇怪,也證明了好萊塢的提名制度,及投票制度不是很理想。而她被提名的另外兩部片子都是公認不是她最好的電影。

這電影的幾個配角都讓人感覺非常適當,看了舒服。飾演哈里的英國演員Patric Knowles讓人願意多看幾眼,覺得他跟艾格妮斯的感情那麼真,增加了電影的說服力。飾演兒子喬治的小男孩Mark Keuning 也像是eye candy,非常可愛,他的童言童語好逼真,讓人疼。他演這電影時不到七歲,所以電影開始時他四歲,電影結束時他應當是七歲,所以剛剛好。只是這樣好的演員卻只演過兩部電影,都在同一年,而且網上找不到他的資料,只知道他出生於洛杉磯。真是可惜,他比很多童星都更可愛。

這電影多數場景是在好萊塢拍攝,只有一組外景人員親自去到婆羅洲,用了四個星期拍一些外景場面,拿回來銜接。當時Keith跟她的家人還住在當地一棟漂亮的住宅,她還招待其中兩名工作人員住在她家裡。此外她本人也參與在好萊塢的拍攝工作,在一些稍微廣的鏡頭中還可以見到她。(目前這住宅仍然保留,及供人參觀。)

主要演員表:

克勞黛考貝兒Claudette Colbert 飾艾格妮絲Agnes Newton Keith

派屈克諾爾斯Patric Knowles飾丈夫哈里Harry Keith

佛羅倫斯迪斯蒙Florence Desmond 飾貝蒂Betty Sommers

早川金太郎Sessue Hayakawa 飾日本上校Colonel Muchio Suga

Sylvia Andrew 飾女俘虜之一Henrietta

馬克昆寧Mark Keuning 飾兒子喬治George Keith

Phyllis Morris飾戰俘營修女Sister Rose

Howard Chuman 飾戰俘營主管Lt. Nekata

Jerry Fujikawa 飾日本士兵

Douglas Walton 飾演澳洲戰俘

 

 

Click: 41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