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11/22/63 – Stephen King 的新恐怖小說
聖誕 Christ-mas
台灣大選與中國統一
雙非子女的爭論
美國的墮胎爭論
多倫多應建地鐵,抑或輕鐵
美國的阿富汗戰爭-對比越戰
美國政治-奧巴馬履次犯錯
美國的福斯新聞台
福特市長對抗報閥

草地應不應該用藥?

2012-05-28 23:26:18

 終於有主流傳媒發聲,攻擊目前很多地方政府的草地禁藥法。這位加拿大Globe and Mail的專欄作家Marcus Gee 絕對不是什麼保守派作家。他絕對是目前主流的偏左的傳媒人。但是他對於目前像多倫多一樣大城市的亂七八糟的草地也看不順眼了。

他在一周前的一篇專欄說,多倫多及安省的禁止在草地用藥的禁令,根本是一群頭腦簡單的環保份子(fuzzy-headed environmentalism)推動的。後果是全市沒一片好草地,全是難看的,雜亂的蒲公英。

這篇文章其實與我在至少十年前就寫過的文章的內容一模一樣。重點如下:

◎多倫多市政府及安省政府禁用的草地用藥原材料2,4D,已經多次被醫學及衛生部門專家證明,對人體完全無害;

◎這2,4D目前在全國仍然合法出售,但多倫多及安省政府就是禁用;

◎我們吃的食物來源都可以繼續使用2,4D,但是草地就不能用;(高爾夫球場也可以使用,這一點非常奇怪。只有私家院子,市區馬路及公園不可以用。)

◎卑詩政府剛剛在一周前完成一份118頁的報告,再度證明了聯邦衛生部十幾年前的結論,完全沒有證據證明2,4D對人體有害;

但是為什麼這樣多地方政府要一個接一個的禁用任何草地用的herbicide?

都是為了政治因素。因為環保理論流行;因為太多人一聽到「農藥」就害怕;因為左派就是厭惡別人家草地漂亮,認為是資本主義象徵,標榜私人財富。

事實是,2,4D根本不是什麼農藥,連pesticide都不能算,只是能使一些闊葉類植物吸収過後因營養過份豐富,衰竭而死。我過去訪問很多植物學家,他們都說,2,4D就像阿斯匹靈,對人體完全無害。但是環保份子做的研究是將一大罐2,4D餵給老鼠,那老鼠當然死了。如果一個人一口氣吞幾十瓶阿斯匹靈,當然也會死。難道因此禁用阿斯匹靈?

北美禁用2,4D全因為魁北克一個孩子得了癌症死了,他的母親硬說是與門前草地上的「農藥」有關。到目前一些科學證據都沒有,但是左傾環保份子就以此做文章,弄到所有左傾政客紛紛藉機發出禁令。多倫多是2004年左傾的苗大衛在任時頒布的禁令。安省政府就是自由黨政府在2009年跟進的。他們與所有左傾份子一樣,不認為整潔乾淨是美德。這是他們一脈相承的思路問題,像嬉皮士的髒,像99%在公園設立帳篷的鑞遢形象,都是他支持的,反而你用很多心血去搞好你家院子,就是show財富,就是罪大惡極。

七十年代我到多倫多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處處存在的青綠的,細柔柔的草地。那些草地像地毯一樣,讓人不捨得走上去。而市政府及省政府也知道大眾的心態,還在草地上豎了好多牌子,上面寫:請你走在草地上。(Please walk on the grass.)那是一個多麼美好的時代?但是左派就是看不慣。

今天,無論你用多少功夫,還是無阻於到處出現的蒲公英。至於街道邊的草地更是不忍卒睹。草地一髒亂,垃圾就隨之出現。誰還在乎?(過去十幾塊錢一袋Weed and Feed,足以用一兩年。家家草地都可以很美麗。)

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紐約?隨時上街就有被人打劫,甚至殺害的可能。所以沒有人敢一個人走路,夜間更不敢出沒。但是當時一個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市長就先由市容開始整頓。他先從清洗塗鴉開始,然後捉小偷。很多人認為這怎麼能解決得了嚴重的強盜及謀殺問題?沒想到就在這「由小到大」的方針下,他將紐約變成一個安全清潔的城市。

今天我們不幸先後有苗大衛及麥堅迪這樣的「領袖」,多倫多已經變為三流城市。所以我一直說,只要你能買到除雜草劑,就不妨使用。只要不讓你的多管閒事的鄰居見到就好。

下面是Marcus Gee文章的鏈接:

http://m.theglobeandmail.com/news/national/toronto/marcus-gee/lawn-chemicals-ban-means-torontos-public-spaces-are-going-to-seed/article2437863/?service=mobile

Click: 806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