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76

2023-09-01 20:55:57

09/30/2023星期六

作為美國的鄰居,美國發生的事情即使半年內不在加拿大出現,一年後終必發生。加拿大一個多星期前發生了全國性的百萬人上街遊行,支援沙斯加吋省Saskatchewan的一項政策,就是16 歲以下的學校兒童如果要改變性別,使用不同的代名詞,必須徵得家長同意。以及學生家長可以讓子弟豁免「性教育的健康」課程。

目前除了沙省,只有東岸的 New Brunswick 省也推出了類似的措施。據說安省省長福特也表示願意考慮。(下左為沙省的抗議民眾一部分,右圖是反示威者與示威者正面衝突。)

 

 

 

 

 

 

 

這樣的政策原來是common sense 的道理,無須解釋,但是現在卻在三級政府政要的聲明,不同法院的法官,以及媒體宣揚下,成為家長必須上街爭取的目標。

16 歲以下的兒童,做出這樣重大的,影響一生的決定,卻容許學校隱瞞家長?這等於是將家長教育子女的權利剝奪了,交給政府(教師工會)。

我們也知道,今天很多中小學的所謂性教育課程教科書,越來越像是鼓吹同性戀性行為的色情刊物,很多家長到教育局去抗議時,都無法讀出那些繪聲繪影的內容。

但是上星期四,沙省一名法官在同性戀組織(UR Pride) 的訴訟案件中做出裁決,發出禁令,阻止沙省這項措施的施行,理據是這政策讓社區中的性小眾LGBTQ2D+ 處於危險境界。

到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學校中的變性兒童究竟有多少,但是這些教育界的「菁英」卻要改變所有的政策,洗腦全國人以為每一個兒童都希望變性。

之後,沙省省長Scott Moe 宣布,他的政府考慮以憲法中的「但書」條款作為理據,重新推出這措施,並且保護到無以推翻。但是過去一星期,聽到主媒的報導都批評沙省省長的做法違反加拿大傳統,是過分的不必要的大動作,並指責支持者是支持仇恨,反對社區中少數族群的人權。而且上述的同性戀社區已經考慮將以憲法為基礎,繼續在法院中抗爭。

到目前發動抗議行動的以加拿大回教社區為主,基督教社區反而噤若寒蟬,這麼多年來連天主教都被媒體訓練得不敢出聲。而加拿大左派政客過去引以為榮的:我們有最多的,健康的穆斯林社區,現在卻默默譴責這些穆斯林不懂得包容。一度將穆斯林社區被當作「包容」的樣板,現在將這社區當作是不包容的源頭。

沙省省長也振振有詞,說他的政策得到沙省極大多數家長的支持,這是事實。不僅是沙省,在全國的民調都支持這立場,但是加拿大的左傾政客(包括杜魯多跟他的自由黨),左傾媒體卻跟民調唱反調。剛剛由Angus Reid 公布的民調中,86% 的國民支持沙省跟 New Brunswick 的這項政策,此外有56% 的國民相信,只有男女兩種性別,而且極大多數的國民69% 認為,家長有權利參與子女變性的選擇,只有20% 的國民支持「允許兒童接受荷爾蒙變性手術」。

而且有60% 的人認為,媒體過分重視變性的議題,這比例比2016 年的41% 上升了50%。證明所謂兒童需要變性自由,根本就是媒體一意的促成。

僅僅在十年前,美國的時代雜誌Time 才在封面文章中大聲疾呼:變性者權益是下一個民權的爭取前線Transgender rights “the next civil rights frontier,十年來他們飛躍進步,由民調中就可以看出來。基督徒,天主教,一個個被他們擊破。現在只剩下沙省這個農夫省分,跟加拿大多元社區中的新興勢力穆斯林社區。

 

09/29/2023星期五

福斯電視台 Fox News 的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第二次辯論舉辦完畢,公認是一次失敗,因為沒有一位候選人有傑出表現,足以對抗川普。其次,這次辯論太多場面是眾人同時說話,造成吵鬧局面,連福斯電視台內 (八點檔主持Jesse Watters) 都說是一次失敗。於是大家話題回到川普:共和黨內沒有人可以取代川普,甚至有人說,他現在不只代表共和黨,還是一項全國運動movement 的領袖。而且他最有機會擊敗拜登,或是民主黨的任何一位候選人。

不要以為川普從此可以順風順水,左右夾攻還是會繼續有來。據說共和黨內的一些捐款大佬見到佛州州長迪山塔斯不成氣候,正在用錢鼓吹另一位傑出州長,兩年多前意外當選的維吉尼亞州州長楊金 Glenn Youngkin 出馬,跟川普角逐,不過到目前他(暫時) 還沒有被這些舉動動搖。另一方面,民主黨那邊的法律行動也繼續在發威。總之打你不死就一再出手。這星期二,紐約曼哈頓的一名(民主黨)法官Arthur Engoron 英戈隆裁決,川普的物業公司在申報保險及貸款時,將自己的物業價值誇大好幾倍,以便更容易獲得貸款,及得到更好的保險條件等等。他裁決吊銷川普及其家人的營業執照,並且要他將所有紐約州的物業及公司立即交出,30 天內交由一個獨立的第三者負責管理及經營。(下左:紐約司法廳長,右圖:法官Arthur Engoron。)

 

 

 

 

 

 

這件案子的起訴書還是由紐約司法廳長 Letitia James 提出檢控的,她就是在競選時宣稱要將川普繩之以法的廳長。她在去年起訴川普,說川普的公司在過去二十年來,屢屢誇大自己物業價值,欺詐銀行及保險公司讓自己獲利,要求川普賠償紐約兩億五千萬元,以及阻止他在紐約州開設公司營業等等。現在遇到一位法官同意她的指控,做了裁決。

熟悉法律及地產營業的人都表示意外,不要說這項裁決史無前例,而且誰都知道,沒有一間銀行或是保險公司會任由借貸人申報誇大的數字。所有銀行及保險公司都有查證部門,阻止類似的誇大。而且依照James 的起訴書,川普公司誇大的數字達到數十倍之多,難道你誇大數字就可以得逞?除非銀行裡面有人跟你串通。然而這件訴訟案中卻沒有銀行界或是保險業界的共同被告,豈不是很奇怪?

細查英戈隆的裁決就可以見到許多漏洞,好像其中說川普列舉他在佛州Mar-a-Lago (用來抵押) 的物業價值三億美元,但是這位法官卻指出,川普在1985 年以一千萬元買下,到目前這座物業只值一千八百萬元。事實是,業內人士都認為,川普公司提出的三億元更接近現實,因為附近更小的物業都標價一億五千萬元,何況川普的物業還附帶有高爾夫球場。再舉一個例子,著名廣播人林寶Rush Limbaugh (生前) 在附近的房產只有2.7 英畝的佔地,今年初就以一億五千五百萬元售出,而Mar-a-Lago 占地20 英畝。連Forbes 在2018 年都估值一億六千萬元,而目前房地產的售價比那時更高。

依照這名法官的裁決,等於宣判了川普家族在紐約事業的死刑。他們家族在紐約州的所有公司LLCs 都要關閉,表示他無法再出售或是購買紐約的物業。他們家族在紐約的物業都要易主,包括川普大樓都要改名。這是要在川普的事業上再加一道繩索。

不過川普的律師團隊已經表示會提出上訴,這位法官的裁決在上訴期間就無法執行。川普在自己的網路上攻擊這位司法廳長及法官都是deranged 變態的,有立場的,侵犯他的基本人權,同時說美國已經迅速變成一個共黨國家。但是聽過去幾天的新聞報導,都只聽見說他如何欺詐紐約銀行界跟保險界,所以才被起訴。目前已經沒有公正的新聞報導。

只要川普繼續競選,繼續在民調上領先,這類的欺壓行動就會持續。

 

09/28/2023星期四

美國國會眾議院的監督委員會今日展開了針對拜登總統的彈劾聽證會,整整六個小時中,共和黨議員陳述了過去幾個月的調查成果,並宣稱必須進行彈劾聽證才能取得進一步的資料及證據,但是民主黨那邊的議員就重複又重複的說:共和黨到現在沒有一項證據能夠證明,拜登總統個人跟這些所謂的貪腐事件有關。說共和黨是浪費時間,是玩弄政治把戲。

事實是過去幾個月的證據已經相當充分,但是民主黨人一件也不願意相信。好像說,烏克蘭的(以貪腐著稱的) 能源公司Burisma 為什麼要以一年(每人) 一百萬元的年薪聘請拜登兒子亨特跟他的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做顧問?他們兩人都沒有能源背景。難道民主黨人都沒有好奇心?而且亨特開始受薪之後,拜登就拿著美國納稅人的十億元去威脅烏克蘭總統,立即開除正在調查Burisma 貪腐的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否則他就將這十億元帶回美國。(下:右邊是共和黨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左邊是民主黨在這委員會的最高層委員Jamie Raskin。民主黨擅長宣傳,一早做了大字報,將共和黨人過去說過的話,斷章取義地貼出來諷刺共和黨。)

 

 

 

 

 

 

 

這些事民主黨不僅沒有好奇心,而且對於共和黨每一次提出的問題,都要駁斥,(可以說他們以黨營私,到了沒有是非的地步。)例如說,共和黨指出,拜登家族設立了20 間空殼公司,用來洗錢,將外國政府電匯的幾千萬元,轉帳到自己家人戶口,連孫子孫女都有。這些民主黨都聽不進去,其中一位民主黨議員更大聲的辯駁說:拜登家人有20 間公司就很離奇嗎?你們知道川普家族有多少公司嗎?超過500 間,一共517 間,你們怎麼不去追訴川普家的公司?

我的天,川普家族做生意幾十年,生意包括地產,建築,酒店,娛樂公司,高爾夫球場,服裝,金融,甚至酒類,等等,而且川普家族的生意全部都由專業會計師及經理人負責,年年都被政府查帳。但是請問拜登家族有甚麼產品出售?除了拜登這塊招牌。說明了這些都是空殼公司,都是用來洗錢的,轉帳的,這位民主黨議員居然膽敢發出這樣幼稚及無知的問題。

而上述的一點點證據,都是共和黨在得到眾議院多數以來八個月的時間得到的,共和黨現在要展開聽證調查是因為,到目前的調查處處遭遇阻力,好像拜登政府的商業部拒絕提供銀行資料,拜登的司法部阻止調查人員調閱相關資料,阻止調查人員查問拜登本人及其家庭成員,司法部檢察官讓最重要的兩年稅表過期等等。這些都是有證據的「妨礙司法」,但是民主黨詐做不知,一再吵嚷說共和黨沒有證據。

他們很狡猾的問共和黨今日推出的三位證人,(都是司法界人士),問他們:你們到現在有證據足夠彈劾拜登嗎?三個人都說還沒有,於是聽到今晚所有新聞台的新聞(包括加拿大幾個電視台)都用這句話做新聞主要內容:連共和黨的證人都說他們沒有證據。

事實是,就因為還差那臨門一腳,所以要展開「彈劾聽證」,並不是展開彈劾,怎麼用這角度發新聞呢?何況這些證人下一句話就是:「這是所以我們要展開聽證,以獲得更多證據的原因」,這一句話就都被掐去了。這是有意的誤導,做假新聞。

何況有沒有證據要大家捫心自問。如果拜登父子做的事川普一家人做了十分之一,早就被彈劾了。(下面是民主黨派出的小紅衛兵,穿了「沒有證據」的襯衫坐在聽證會中。)

 

 

 

 

 

 

 

過去三年,民主黨跟媒體對於所有的證據跟證人視而不見,例如一開始,亨特拜登請的公司經理巴布林斯基召開記者會說,他們跟中國華信合資搞公司,明說介紹(拜登)費就達到一千萬美元,之後保留10% 給 Big Guy (拜登),之後有證據收了至少五百萬元;比如說,拜登的手提電腦中存檔了所有的與中方來往的電郵跟收據,甚至有他威脅中方一個合夥人的 Whatsapp,要對方立即付錢,否則對他們不客氣,終身後悔;還有 FBI 線人提出的檔案 FD-1023,裡面說 Burisma 的CEO 親口說,拜登父子跟他索賄,結果是他一年付出一千萬元給拜登家人,換來「不被調查」的保證;還有亨特十多年合夥的生意夥伴阿柴,他向國會作證說,每次亨特跟外國人談生意,他父親就會被接通電話加入談話。次數超過20 次之多等等。這些民主黨人全部當作視而不見,都不是證據。還說拜登打電話給兒子是愛子心切。今天一位女議員還說:我每天祈禱有這樣愛我的父親。對比川普第一次被彈劾,只是因為跟烏克蘭總統打電話時,要對方調查 Burisma 的貪腐內情,就被彈劾了。

今天,民主黨一再將這次的彈劾聽證跟川普扯在一起,說是他在幕後操縱。而且說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前紐約市長)也有關聯,說這些都是他製造的「謊言」,民主黨人今日還兩次提議要傳調 subpoena 朱利安尼前來問話,結果兩次都在投票時被否決,(因為共和黨在委員會中多出兩名委員。)

見到民主黨的無理取鬧真的令人對民主失去信心。一直在等待民主黨裡面有人會真的檢視證據,挺身而出,但一個都沒有。對比川普那邊,兩次彈劾都是政黨攻訐,再加上第一次的通俄調查,更是民主黨「靠害」,但是每一次都有共和黨人「義字當頭」跟川普劃清界線。甚至其中有多位司法部長出來說「公道話」,跟川普唱反調。但是看現在的司法部長嘉蘭,根本是拜登的看家狗。兩個黨怎麼差那麼遠。

 

09/28/2023星期四

美國前總統川普昨晚沒有參加福斯新聞台Fox News 主辦的2024 年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的第二次辯論,但是他去了密西根州,向當地的汽車零件製造工人演說。對他們說拜登總統的電動車計畫將使密西根州的汽車工業崩潰,不論提高多少工資都沒有用,因為幾年內這裡的工作即將消失。(下:川普昨晚對汽車工人演說。)

 

 

 

 

 

 

 

目前美國的聯合汽車公會UAW 正在舉行罷工,而且是美國歷史上首次,三大汽車廠的工會一起罷工。工會要求四年內加薪40%,而且要求每週只工作32 小時(四天),但是卻領取五天的工資,其他條件還包括將退休金按照通脹每年調整,兼職工人part-time 工人的工資也提高到與正式工人一樣的價位等等。

這些要求及這次罷工讓拜登左右為難,因為他一再自稱是「歷史上最支持工會」的總統,工會卻在他任內發動這樣大規模的罷工,而且提出這樣高難度的要求,一般市民聽了都難免瞠目結舌,他是支持好還是不支持好?所以拜登及他的發言人對這次罷工都採取沉默態度。直到川普在一星期前宣布,他會到密西根州對汽車工人發表演說之後,他才被迫宣布,他「也」會到密西根州去跟工人見面,而且選擇在川普演說的前一天。

所以昨天見到新聞說:川普在拜登跟工人見面後第二天,到密西根州跟汽車工人演說。這是有意的誤導。真正的事實是:拜登被迫在川普計劃的演說前一天去跟UAW 工人見面。

說回拜登星期二到密西根州去跟UAW 的示威工人站在一起,那是歷史上第一個總統跟「舉牌示威工人」站在一起的畫面。不過拜登僅僅站在那裏12 分鐘,而且他只說話了87秒鐘,其他時間都是聽UAW 主席Shawn Fain 說話,Fain 說了七分鐘的話,似乎是代表拜登說話。而且盡管記者追問,拜登也沒有肯定的說他是否支持工會的要求(加薪40%,及每週工作32 小時。)難怪連很多工會會員都說,拜登(總統)不過是來做一次photo-op,亮相。也所以,UAW 到現在也沒有表態他們在2024 年的大選中會支持拜登,據說就是因為拜登政府大力推廣電動車的原因。(下:拜登在UAW 工人糾察線上說話。他身邊的是工會主席 Shawn Fain。)

 

 

 

 

 

 

事實是,拜登的「站台」絲毫不起漣漪,既沒有幫助雙方的談判,也沒有在這次工潮中產生任何影響,完全是一次作秀。

不過美國工會的立場一向是支持民主黨,特別是拜登上台後努力宣傳自己是工會之友,所以川普昨天的演講對象,也不是工會會員,而是底特律Detroit 以外的Drake Enterprises,向一群沒有加入工會的汽車零件工人,電氣工人,焊接工人等等,只有不到五百人。不過他們對於川普的演說熱烈支持,而且在人數上遠遠超過星期二跟拜登站在一起的工人人數(看畫面只有五十人左右)。

川普在昨晚的演說指出,他不是反對電動車,但是認為拜登政府的「計畫」太過不切實際,依照那計畫,底特律的傳統汽車工業三五年內就會崩潰。而且以目前的技術,電動車的電池都要仰賴中國那邊的來源跟工廠。他支持公眾有選擇,至少在目前的時期可以選擇汽油車或是電動車。此外他譴責拜登的經濟措施,製造了通貨膨脹,讓工人平白損失兩三成的購買力,這才是工人要求膨大幅度加薪的因素。他說如果是他執政,他會穩定物價,工人根本不會感覺到收入減少的壓力。

拜登政府宣布的計畫,要美國在七年內(2030)有一半的新車必須是電動車,到2032 年更要有67% 的新車必須是電動車。

再說到昨晚Fox 舉辦的共和黨候選人辯論,事實是因為沒有川普參加,氣勢跟內容更無吸引力,那七位候選人的說話內容幾乎全部都是可以預知的。如果他們只是重覆的說要做川普做過的事,又同時攻擊川普,怎麼會有吸引力。

不過為了爭取收視率,Fox 事先及事後的宣傳不計餘力。辯論後的酒會甚至接受了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做民主黨的代表,甚至讓他接受訪問。這讓人想到上個月的第一次辯論之後,當川普的兒子Don Trump Jr. 帶著女朋友要出席辯論後酒會時,卻被福斯電視台的人拒絕入場。那樣的動作當然更加深了川普家族跟 Fox 的嫌隙,這道鴻溝幾乎補不回來了。這就是右派集團(政黨)跟左派集團(政黨)不同的地方。

 

09/27/2023星期三

美國費城昨天晚上發生集體搶掠事件,一百多名teenagers 蜂擁到市區的幾間大商店,用鐵鎚打爛玻璃,進去搶劫。他們主要下手的目標包括蘋果手機,Lululemon 運動服裝,以及Foot Locker 球鞋商店等等。好多被搶的服裝事後拋擲一地。也有人見到年輕人將偷來的手機拋到地上,用腳去踩,原因是他們發現這些手機有防盜裝置,他們根本不能用。(下左,一間商店在被打劫後的破壞場面,右圖,Lululemon 的衣服被劫匪散佈門前,滿地都是。)

 

 

 

 

 

 

這次事件被認為是臨時集合的烏合之眾。當天稍早時,費城有一次民權示威行動,抗議當地一名法官裁決一名警察射殺一名黑人青年的事件是合理的自衛,撤銷他的控罪。不過警方說,這次的集體打劫跟那次和平示威行動無關。警方並且指責這些打劫的年輕人完全是「一群罪犯,利用事件,要摧毀我們的城市。」

到昨晚當地警方逮捕了15-20人,直到今天一共逮捕了50 多人。

很明顯,這又是當地黑人青年以為這法官的裁決,會好像2020 年明尼蘇達黑人罪犯George Floyd 死在警察手中的事件一樣,引發全國的抗議、打砸搶燒事件,所以自發的就自己展開行動。這證明了,在美國目前有很多人,特別是黑人青年認為,只要有警方或是法官做了對他們不利的裁決,他們就可以合理的到街上去打砸搶燒。

好多人將昨晚的搶掠畫面放在X 上面,見到這些年輕人多數穿著有頭套的外衣,或是戴了口罩遮住面部,旁若無人地到上述幾個商店,盡量將值錢的商品用雙手捧出來。過了一陣才見到有大批警察趕到,將那些走出商店的人一一制伏、拘捕。

事件的源頭是,一名27 歲的黑人男子Eddie Irizarry 在八月14日,因為不規則駕駛,警方追逐一陣之後,他在被警察截停時不服指示,而且執勤警察Mark Dial 相信他有手槍,在雙方對恃時,Dial 開了六槍,導致對方當場死亡。事後證明他只是持有一把刀,藏在兩腿之間。地方法官Wendy Pew 在裁決時說她相信Dial 的話,是為了自衛才開槍。昨天下午當地民權組織發動了市區抗議行動。不過這抗議行動是和平無事的,直到晚上八點鐘,就出現這一批類似暴徒的搶掠行動。

看過X 上面這些搶掠行動的人都說,美國已經進入一個無法無天的世界,這些年輕人完全不遵守法律與秩序,也不尊重其他人的財產。提出反應的包括X (前推特)的所有人瑪斯克Elon Musk,他的回帖是:America is going full Joker,指美國目前充滿了這一類的歹徒人物。

上個月,我們也見到大批劫匪集體到加州的Nordstrom 去大肆搶掠,目前Nordstrom 已經決定關閉在加州的多間商店,包括舊金山的一間旗艦店。目前在很多大城市的商店,連牙膏面霜都用鐵鍊封鎖。這星期,加州奧克蘭市Oakland 有兩百間商店東主決定聯合舉行罷市,抗議當地政府對於氾濫的犯罪事件無動於衷。這些商家包括了很多亞裔東主,以及當地唐人街的華人商會。他們都是長期的受害者,有些連續被打劫多次,有的東主跟店員曾被打傷,若不是實在走投無路,都不會發動這次的罷市。

費城這一次集體搶掠的極大多數都是未成年者,他們都知道即使被捕,事後都會即時釋放。即使是成年人又怎樣?目前多數地區的「前進」檢察官對於搶掠價值一千美元以下的人,都不予處置。一個好現象是,今天見到多間主流媒體開始報導這一次的劫掠事件。並且探討都市犯罪情況確實是日益嚴重。只是希望不要過兩天,又將當地警察逮捕打劫少年的影片拿出來檢視,研究警方行動是否過火。

 

09/27/2023星期三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的運氣真是好,國內政治乏善可陳,反正加拿大的經濟都是跟著美國的腳步走,國際上的事他就要自己負責,但是在媒體的護航下,他可以一笑置之,到最後都是別人的錯。

這一回,他又讓加拿大在國際上丟臉。上星期五,他邀請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到國會演講,多麼光輝的行為。演講之後,聯邦下議院議長羅塔Anthony Rota 介紹在座的一位貴賓,說是二戰時期為烏克蘭作戰的老英雄,現年98 歲的Yaroslav Hunka,在座的上下院議員,加上旁聽席的上百位嘉賓全部起立為他鼓掌致敬,包括杜魯多。(下圖:澤蘭斯基跟杜魯多都起立為這位老兵致敬。右圖是這位老兵當時坐在旁觀席上。)

 

 

 

 

 

 

不過一天功夫,這位老兵就被查出,他在戰時是為一個納粹志願組織作戰,對抗盟軍,對抗當時盟軍中的俄羅斯部隊。這事件引起舉世譁然,不僅猶太組織群起抗議,連烏克蘭目前的親密盟友兼鄰居波蘭也都憤怒抗議。因為二戰時波蘭也是慘遭納粹攻擊的主要受害者。而且更重要的問題是:納粹在二戰時期的戰犯不是都被繩之以法,何以這位98 歲的老兵安然在加拿大隱居生活,還受到國會議長的尊崇?

現在這件事還被俄羅斯利用,宣稱他們進兵烏克蘭是正確的舉動,因為烏克蘭確實是跟納粹一夥。

國會議長羅塔先是在星期日公開道歉,他還承認這是他一個人的責任,與政府無關。之後在壓力下,又已經在昨日辭去議長之職。自由黨認為這件事應當告一段落,不過保守黨領袖Pierre Poilievre 就攻擊杜魯多,認為他應負起責任,說他應當公開向猶太人組織及波蘭政府道歉。不過聽到媒體人說,國會議長是各黨議員民自己推選的,雖然羅塔是自由黨,但是他的職位與自由黨無關,所以不應當再牽連到自由黨身上。聽他們語氣Poilievre 是逾矩了。

誰都聽說過美國杜魯門總統說的一句話:The buck stops here,這樣大的事當然是總統(總理)負責。你在一項全球矚目的儀式中出現的貴賓人物,居然沒有對他身家調查?目前聽說,議長的這份名單事先確實曾交給總理辦公室的,難道總理辦公室就置之不理?

這讓人想起杜魯多(一家人)在2018 年首次訪問印度之旅期間,就在新德里大使館的一次晚宴及酒會中邀請了一位曾經參與暗殺印度內閣閣員的錫克教恐怖份子Jaspal Atwal,引起印度政府極端不滿。當時這名「貴賓」也是隨團的一位國會議員發出的邀請,難道杜魯多的辦公室都是不做事的人?一次教訓還不夠嗎?(那次事件事後證明,聯邦騎警RCMP,情報機構CSIS  以及駐印度大使館等單位一早已經將這位包含了Atwal 的名單及資料交給總理辦公室,是總理辦沒有反應。)但之後媒體都淡然處之,不再報導這後續新聞。

我已經說了很多次,杜魯多是一個沒有經驗,不夠資歷的總理,他所以有今天完全靠他父親的姓氏,以及媒體的護佑。他的資歷中最高的只是中學的戲劇老師,其他的包括滑雪板教練,酒吧的保鑣。但是靠著他戲劇老師的背景,以及他記熟演講稿以及每天的talking points 的天分,瞞混了加拿大老百姓到今天。所以他可以一錯再錯都輕易過關。

就拿目前他跟印度的過節為例,他先是到印度以一副黑面孔對待地主國,回國之後就宣布,住在卑詩省(英屬哥倫比亞)的本國錫克教領袖(也是錫克獨立運動領袖) Hardeep Singh Nijjar 在六月中當街遇害案,是印度政府下的手。他還說加拿大政府有相當可靠的情報證實這事,並指責印度政府干預加拿大內政,威脅要印度政府協助本國調查云云。問題是,杜魯多在宣布這些指控時,沒有先知會自己的盟邦,結果事後沒有一個盟友國家站出來支撐他的說法。這包括美國在內,這讓他顯得孤立無援。

這事件後來越鬧越大,先是印度街頭發動反加拿大的群眾示威,之後印度驅逐加拿大外交官,加拿大也驅逐一名印度外交官,之後印度外交部還宣布加拿大是危險地方,甚至停止簽發到加拿大旅遊的簽證等等,這影響一年幾十萬的遊客。

類似的外交爭執,一般有經驗的政府都是先在幕後協商,至少知會對方政府,同時與自己的盟友協商,尋求支持。但是杜魯多跟他的(半數女性閣員)似乎都沒有這樣做,先是喊大了聲音,之後才發現孤立無援。

這麼多年來看著杜魯多一邊做一邊學,但是到現在見到他甚麼也沒學會。當初 (2015年) 前總理哈珀跟杜魯多對壘時,就說過這句話,現在是完全證實了。杜魯多繼續做下去,不知還會為加拿大闖出多少禍。

 

09/26/2023星期二

民主黨參議員Bob Menendez 曼南德茲收受賄賂被起訴之後五天,民主黨內要他辭職的呼聲越來越響亮,到今天,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以及新澤西州另一位參議員Cory Booker 也加入呼聲要他辭職,總共要他下台的民主黨參議員將近20 位之多。Booker 是該州資淺參議員,他要曼南德茲下台,他自己就成為資深參議員,所以通常是很忌諱的,但是這已經成為民主黨現在的洪流,阻擋不住了。(下圖:曼南德茲昨日召開記者會時。) 

 

不要以為民主黨人突然間都有了正義感,都突然重視操守起來。曼南德茲的第一件貪腐起訴罪名雖然在2018 年被推翻,他的貪腐行為在華府幾乎是盡人皆知,民主黨人一直是睜隻眼閉隻眼,大家都不提,特別因為他跟拜登等(資深權貴)的關係匪淺。現在怎麼突然間願意說話了?

這都是因為民主黨最會計算選票。目前在參議院兩黨的比數是51-49 席,民主黨只要少一席就失去參議院多數控制權。曼南德茲的醜聞到目前已經影響到該州的選情,共和黨躍躍欲試要在明年的改選中奪取此一席位。曼南德茲在昨天的記者會中宣布他不會辭職,而且預計他有極大的慾望在明年角逐連任。但是民主黨不想失去這席位,他們要鼓動曼南德茲下台,這樣他的遺缺就可以由新澤西州州長任命一個臨時人選填補空缺,而目前新澤西州是民主黨主政,勢必任命一個民主黨人,如果人選適當,這個人明年參與角逐就肯定可以擊敗共和黨。這就是他們的算盤。

明年的大選年在參議院方面,對民主黨較為不利,因為屆時民主黨有22 位參議員面臨重選,共和黨只有11 位要重選。基於一般選舉現任議員當選連任的機會超過新人好幾倍的機率,民主黨在參議院難免會大大失血。

不過今天我們已經看得很清楚,選舉已經不再是「一人一票」那樣簡單。尋找票源,集體投票已經成為民主黨(以及左翼政黨)的絕招。上星期我聽見共和黨全國主席Ronna McDaniel 在訪問中說:共和黨學到教訓,所以已經準備好要大家提早投票,不要等到最後一刻。

這真的是很天真的說法。你這是在民主黨後面緊跟。你走一步人家已經走了三四步。單單提早投票就能跟對方打仗?好像紐約州剛剛在上星期簽屬法案,擴大提前投票的期限,而且任何人無須理由都可以申請提前投票。甚至任何人都可以在紐約州以外的地點投票。這種種的改變有必要嗎?根本是要給選民(以及政黨義工)製造非法投票的機會。而紐約州長在Kathy Hochul 簽屬法案時還哀嘆,紐約州落後了,因為其他幾十個(民主黨的)州早已經這樣做了。

記得2020 年大選之前,民主黨的州分紛紛修改選舉章程:增加提前投票時間,允許黨工將無主選票拿去集體投票,延長選舉日之後的點票期限到一個星期…等等這些都是要增加非法投票的機會。後來證明這些新規定都發揮了作用。­­而共和黨仍然以為跟在後面有樣學樣就可以打平。

還有好幾個州也紛紛在設法「增加選民」,好像賓州上個月讓申請駕駛執照的人可以同時登記為選民,以及自動獲得選民身分,要知道,現在很多州都給非法移民駕照,這豈不是暗中讓他們都能夠投票?

相對的,共和黨每一次立法要選民投票時拿出身分證明,就被媒體跟民主黨攻擊是種族歧視,到現在都無法實施。

不是責怪共和黨,兩黨基因不同,你要保守派學著偷取選票,幫別人投票,保守派是學不會的。

 

09/26/2023星期二

美國南面邊界的「經濟」難民潮史無前例的湧向美國,單單在星期日一日之內就湧入一萬一千人。其中德州的Eagle Pass 首當其衝,這個人口只是三萬人的小鎮,一個週末就湧入四千人,加上過去幾星期的數萬人,民主黨的市長Rolando Salinas 已宣布緊急狀況。他在CNN 上被主持人強迫說,拜登政府是在盡力做事,但不免大嘆苦水說:令人失望的是,成千上萬的人就這樣走進來,無須承受任何後果。

這個位處Rio Grande (大河) 邊的小鎮,河的這一邊被德州政府架設了好幾層的刀片鐵絲網,都阻止不了那些不顧一切的闖關者。許多父母率領子女先是涉水過河,之後爬過鐵絲網下面。紐約郵報的記者見到有些兒童不肯爬,被母親強迫哭喊爬過。一個穿著尿布的小童也被父母強拉過鐵絲網。(下:兒童被父母強迫從鐵絲網下爬過。)

 

 

 

 

 

 

 

昨天共和黨眾議院黨團到邊界視察,但是CNN 的主持Jim Acosta 在訪問一位共和黨議員時,卻駁斥他說:美國邊界是關閉的,所謂邊界開放都是共和黨製造的「說詞」。你見過這樣指鹿為馬的媒體人嗎?(CNN 的顛倒黑白有多次前科,2020 年美國兩百多城市被人打砸燒搶時,他們的記者卻站在烽煙四起的街頭說:這次的事件是和平的。)

雖然美國主流媒體開始報導這一次的邊界人潮,但是新聞內容多次引用民主黨人的話說:如果共和黨合作,一起通過(全面革新的)移民法,這樣的事就不會發生。他們不提這現象在川普時代不會(也沒有)發生;他們不提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停止興建圍牆,並且取消了「難民申請人必須留在墨西哥」的有效措施;拜登政府還宣布:如果難民只是闖關,就不能將他們遣返。這些措施加起來,當然會製造全球生活不夠好的人,爭相到美國來分享福利。

據德州海關人員的紀錄,目前闖關的「難民」包含120 個國家人民,除了中南美國家之外,還有:葉門,伊拉克,巴基斯坦,中國,等等國家人民。海關人員還說,走私集團用這人海戰術,還達到他們另一個目的,就是讓海關人員忙不過來,他們就利用這空檔,將毒品在邊界的偏遠地區偷運到美國境內。今年到目前只是被海關人員截獲的芬太奴毒品就已經達到2,700磅,那逃過緝捕的毒品更不計其數,此外還有海洛因等毒品都趁隙而入。美國目前每年死於芬太奴的人數超過十萬人,而且都是青壯年。

因為芬太奴的主要原產地(製造中心) 是中國大陸,有記者問到拜登,是否曾經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談到阻止芬太奴入境美國的事,他沒有正面回答(代表沒有),但是說希望重開與中共的談判,言下之意是以取消經濟制裁,換取禁絕芬太奴。有這樣的腦子嗎?給對方好處以換取他們不再做壞事?

為什麼不關閉邊界,一了百了?

今年到目前,死於邊界偷渡的難民已經達到五百人(這還是紐約時報的報導),他們多數是死於炎熱天氣及脫水症,其次是在河中溺水死亡。最喜歡談「人道」的美國媒體到現在也沒有正視這問題。當川普在位時,只是將大人跟小孩分開,以安排更好的住宿,就被媒體日以繼夜的攻擊是不人道。

這現象只有願意正視的人才看得見。電動車大王瑪斯克Elon Musk 在自己的網路X 上面回答Fox News 記者的帖子說:主流媒體到現在不願意報導此事,是因為他們「被通知」instructed not to不要報導。他並在今天轉發了一個視頻,見到墨西哥的客運火車車頂上擠滿了企圖闖關的難民(見下圖)。為什麼一般媒體不報導這現象?瑪斯克最後說,他會在本周之內親自到邊界去看看環境。這些不都是執政一夥人應當做的事嗎?

 

 

 

 

 

 

 

為了應付這一次的難民潮,拜登政府的解決辦法是發出永久性的身分證給這些新到的闖關者。拜登政府的移民及海關執法單位ICE 解釋,這些附有相片的數碼卡比過去的紙張更有持久性,而且更能配合電腦作業。但是共和黨懷疑拜登此舉是要讓非法入境者具有合法資格。此外拜登也在上周宣布,允許五十萬來自委內瑞拉的闖關者申請工作證,這就更讓共和黨起疑。過去已經有好幾個民主黨執政的州政府,讓任何人申請駕駛執照時,得到選舉資格。現在拜登政府這樣做,等於是逐步讓非法入境者都能夠有投票權。

過去幾年,民主黨特意讓大批非法入境者進來,已經將好幾個邊界州分由共和黨(紅色)變成紫色,之後再轉變成藍色,好像亞利桑那,內華達等州。民主黨原以為這樣做可以將德州也變成藍色,只是到目前還沒有得逞。

 

09/25/2023星期一

昨天才說過,已經不記得Fox News 福斯新聞台多久沒有轉播川普的群眾大會的演講,或是任何一次演講,估計至少已經超過半年,甚至更久。所以今天下午見到 Fox 居然實況轉播川普在南卡羅萊納州 Summerville 的群眾大會的演說,意外的驚喜。而且轉播了超過15 分鐘都沒有中斷,直到川普說:他不會參加這星期三Fox News 舉辦的共和黨候選人(第二次)辯論,還說Fox 上次的辯論收視率極差,同時說他在同一時間接受(前)Fox News 主持人卡森 Tucker Carlson 的訪問,並說卡森現在的節目有上千萬人收視(點擊),比 Fox 收視率高很多倍…,就在這時他的演講被切斷了。我很諒解福斯新聞台的做法,他們當然不會在自己的節目中容許人說他們的收視率低。(事實是,那次的辯論收視率並不低。)

 

 

 

 

 

說到Fox 今天為什麼轉播川普的演講,因為這只是川普最近的群眾大會之一,並不具特別重要性。我非常相信是跟昨天華盛頓郵報跟ABC 的民調有關。這項民調證明川普的支持率目前領先拜登達到10% 之多,這讓川普在2024 年總統選舉獲勝的機會大增。西方人的現實真是難以想像。

再說到華郵跟ABC 的這項民調,很可笑的是,這兩份媒體自己花了錢做了這民調,之後卻很不相信這民調結果。在華郵的報導中,他們自己這樣說:「(這項民調中),川普領先的幅度與其他民調差距不尋常的大,顯示這(民調結果)可能是有問題的outlier。」ABC 在他們昨天的報導中,也用了outlier 著個字,你見過這樣的事嗎?自己批評自己的民調結果?可見他們平常舉辦的民調,都是希望,預期,民調結果是自己希望見到的。

其實以前說過,這些左媒舉行的民調在選樣上,問題上,統計上都做了手腳的,以期達到自己希望的結果。所以這一次有這樣的結果,連他們自己都要否認。

再說到Fox News 星期三將舉辦的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的第二次辯論,一個多月前,Fox 就宣布這一次以財經為主要內容的辯論,將由女主持Dana Perino,跟Fox Business 福斯財經台的主持Neil Cavuto 共同主持。當時聽見就很意外,因為Cavuto 是福斯新聞台這樣多主持中,幾乎是唯一的,也是最強硬的「反川普」分子,你要他做共同主持不是要阻止川普參加嗎?(當時川普還未表態是否參加)。結果到一個多星期前,見到新的廣告,這次的辯論主持換了Perino 跟福斯財經台另一位主持Stuart Varney 聯合主持。

不知道這撤換的過程,是否為了爭取川普參加。如果是,證明福斯新聞台為了爭取川普煞費苦心。而最後川普還是不參加,他們之間的裂隙難免會更加深。

最近見到Cavuto 很少出現在螢幕上,也引起疑心。不過Cavuto 過去經常長期缺席,因為他一向有健康問題,先是癌症第四期,之後開心手術,又得了多發性硬化症,去年初還得了Covid-19。他說要不是打了疫苗,他可能已經死了,從此更力撐疫苗,反擊川普。事實是,川普跟保守派從來沒有全面反對疫苗,那些老人,有長期疾病的,肥胖的是應當打疫苗。他們反對的是強迫中小學生,健康的青壯年打疫苗。到目前為期三年的Covid-19 疫症,美國,甚至全球沒有一個兒童死於新冠肺炎(其他疾病不算),這個統計數字是不見報導的。但是全球有多少千萬的兒童被迫打疫苗,被迫停學在家,甚至被剝奪了兩年的上學機會。

 

09/24/2023星期日

川普的氣勢越來越盛,根據兩大主媒ABC 跟華盛頓郵報今日公布的民調,如果今日投票,川普將以52% 比42% 的大幅差距領先。這項民調擊破了「拜登可以擊敗川普」的一般信念。

ABC 在今天的星期日旗艦節目This Week 中,氣急敗壞的報導這項民調。同一項民調還指出,總體上,拜登的支持率只有37%,認為他總統做得不好的佔56%。而其中有關經濟政策方面,更只有30% 認為他做得好,認為他做得差勁的達到64%。移民(邊界)政策方面,認為他做得好的低至23%,而有45% 的人認為他做得差勁。

同樣的問題,川普的支持率達到48%,不滿意的49%,這支持率就比拜登高了11%。其中一項在年輕人中(35歲以下人士),川普的支持率更高於拜登20%。這個族群是上次大選中,普遍支持拜登的族群。

至於認為拜登太老,不應當再競選的人達到74%,同樣的問題中,有50% 的人認為川普太老,不應當競選。

目前川普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也達到六成左右,幾乎立於不敗之地。所以目前川普已經決定不參加Fox News 在這個星期三舉辦的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的第二次辯論。川普沒有參加上個月舉行的第一次辯論,曾經被認為會傷害他的領先地位,結果他的支持率仍然是持續領先。

不過川普兩次拒絕參加Fox News 舉辦的辯論,已經讓他跟Fox 的關係越益惡化。雖然Fox 的第一次辯論的收視率獲得空前的成功,但是私下雙方的矛盾就早已公開化。已經不記得川普上一次上Fox News 的節目是多久以前。雖然川普在Fox 眾多主持人中,仍有很多擁躉。現在川普經常上NewsMax 的節目,都不上Fox,而且Fox 早已不再轉播川普的群眾大會實況,甚至很少播出川普講話的畫面。

另外,Fox News 的大老闆梅鐸Rupert Murdoch 在星期四宣布,將手下的新聞集團News Corp (包括Fox News) 交由長子Lachlan 繼任接管,而(92歲的)他自己將只是擔任名譽主席。因為過去多年來Lachlan 已經是實際上的這新聞集團的監管人,所以預料變化不會太大。(下:Lachlan 與父親梅鐸。)

 

 

 

 

 

 

Lachlan 很少公開表示自己的政治立場,不過根據幫他寫過傳記的作家Paddy Manning在書中指出,Lachlan 的立場保守,甚至比他父親更保守。只是保守派立場並不代表他們支持川普,說他們父子兩人都不是川普的粉絲。只是Lachlan 比他的弟弟James 要更親近Fox News 的新聞立場。曾經有一度,Lachlan 離開父親的集團自謀發展,當時梅鐸全力培植次子James,一度傳言他是接班人。不過在Lachlan 回到父親的集團後,James 在2020 年退出父親的媒體集團,他當時的理由是,他對於父親旗下媒體的言論有歧見,特別是對氣候變化的報導。後來有報導說,James 曾經捐款數十萬元給拜登的競選團隊。2020 年大選之後,Fox News 內部操作出現大地震,引起川普支持者不滿,導致收視率大將,就是因為James 的運作造成。

又有報導說,Lachlan 的政治理念跟Fox 的前主持Tucker Carson 卡森接近。同時在民主黨當家時美國國會大張旗鼓的將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經由電視轉播時,也是他決定Fox News 不要轉播。在Dominion Voting Systems 控告Fox要求賠償之後,Fox 賠了將近八億元的事件,他也輕描淡寫的指出Fox不過是「基於事件新聞性所作的決定」,並沒有責怪任何人。(所以越發奇怪,卡森被開除事件有可能是Fox 內中層管理做的決定。)

所以梅鐸將旗下媒體集團交給Lachlan,可以讓保守派公眾及讀者稍微放心。據Manning 說,Lachlan 最關心的就是「賺錢」,而 Fox News 等要賺錢,就必須繼續維持他們的觀眾的信心,也就是繼續傾向保守派。

 

09/24/2023星期日

目前在美國國會最具爭議的問題是,眾議院有沒有辦法在本月底截止日期前,通過新的預算案,避免再一次的「政府關閉」。即使是無法通過全套預算,是否可以通過包括一項國防開支的臨時預算案,暫時避免關閉。還有,這一次的幕後協商,爭議,會不會導致共和黨眾議院的內鬨擴大,導致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被自己黨員轟下台。

麥卡錫原來希望,他提出的臨時國防開支預算,可以在星期五通過。這項議案是經過他修正的,只保留現有的例行開支,並取消了原有的woke 內容,包括在軍中實施「包容及多元」的政策,以及允許軍中婦女員工可以越州,到其他州去墮胎(並由國防部負擔相關費用)。即使這樣,麥卡錫都沒有足夠的票數通過。(下:內外交困的麥卡錫。)

 

 

 

 

 

 

原因是,共和黨內的一批極端保守派不滿意麥卡錫的作業方式,說他在開支上向民主黨讓步太多,令到今年前十一個月預算的赤字就高達1.5 兆,(目前美國的赤字總數已高達33 個兆。)。又說他太遲展開對拜登的彈劾調查,即使是展開了,目的也不過是討好保守派,不具誠意。

支持麥卡錫的議員則表示,麥卡錫是在最困難的局面下,獲得他所能得到的最佳成果,包括逼使民主黨同意削減8% 的政府慣例開支。不過因為民主黨的團結,213 票每次投票一票都不少,使到共和黨必須步步為營,少了四票以上就事事受阻。

據說在星期四的一項閉門會議中,麥卡錫終於跟那一組議員鬧僵,對方宣稱要將他趕下台。麥卡錫則宣稱「不惜一戰」。目前有五名保守派議員是持反對麥卡錫的立場,而這五票就足以推翻麥卡錫的權威立場。

據說共和黨的計畫在下星期的剩餘時間,再度提出這四項被分拆的預算案(包括國防、邊界安全、退伍軍人、及農業預算案),如果不通過,政府就會在本月30日午夜關閉,表示多數的部門無法發薪水。民主黨在這次事件中持隔岸觀火態度,並不急於插手。因為過去每次在類似的爭論中,媒體跟國民都將政府關閉責任歸咎於共和黨身上,不過這一次根據民調,半數以上的選民認為如果政府關閉,拜登政府要負較多責任。

至於這次劫持麥卡錫議程的五位眾議員,也就是在今年初選舉眾議院議長時,堅持到最後都不肯讓步的幾位議員,其中以佛羅里達的Matt Gaetz最堅持。當時他們連川普的勸阻都不聽,這一次會僵持到幾時就很難說。

這件爭論再度凸顯了共和黨的不能團結的基因。即使是在最順境的時期,都沒有辦法達成共識,而民主黨即使是在最困難的局面下,都像打不散的小人緊緊凝固在一起。

 

09/23/2023星期六

上星期說過,美國主媒 NBC 在他們的星期日旗艦節目 Meet the Press 換了新主持人Kristen Welker之後,第一次的節目就以訪問川普為招徠,整整一個小時除了訪問他之外,還留下十分鐘找了同行討論這訪問內容,趁機駁斥川普的言論內容,但是即使這樣,NBC 還免不了被同行攻擊,說他們根本不應該給川普一個說話的平台。

 

 

 

 

 

 

洛杉磯時報的電視評論員Lorraine Ali 立即攻擊NBC,說NBC 這樣做是為了收視率,而將川普的「極端的謊言都正常化了」,而且「對於一個曾經是電視真人秀的角色,把他跟其他前任總統同等對待,但他從來沒有遵守那些規章,他不配。」

文章還說,Welker 一開始就提起拜登跟兒子的事件,這等於將那些媒體長期來喧嚷的「各說各話」事件「驗證」了。

左傾的網路媒體Daily Beast 批評主持人:Welker 保持了她的自我克制,結果就讓川普捉住機會,好像他在CNN 上一次的Town Hall 一樣,大放厥詞。雖然事後NBC 做了訪問,以及在網路上做了fact check,但對那一小時的節目難以追捕。…

這些人根本是先入為主的,同時也要觀眾都先入為主的當川普是一等一的大騙子,他說的話一句都不能相信。這是怎麼樣的前提?這根本是只有他們的立場是正確的,川普的立場是全然錯誤的。

全女子左傾談話節目The View 的一個主持說:Welker 訪問川普的作法,是通輸的做法。還說:這就像訪問一個神經病insane person,根本是訪問一個瘋子,最後沒有一個人能贏。

目前是媒體檢討人的(前紐約時報記者) Bill Carter 說,Welker 對待川普像是一個正常的,合法的候選人,而不是一個摧毀美國民主的,現在被起訴91 項罪名的嫌疑犯。並指責Welker 代表不負責任的新聞媒體,是徹頭徹尾的危險做法。

左傾的MSWNBC 前主持Keith Olbermann 甚至建議NBC 展開內部調查,看這一次的訪問是否符合他們的職員手冊,是否有人做了違法的事。

CNN的媒體監察記者Oliver Darcy 也攻擊NBC,說NBC 是為了藉川普製造話題,挽救原來節目的收視,說會得不償失。還舉他們CNN 自己的例子,說他們在上次的town hall 之後也造成同樣的反彈。(以前提過,他們在今年五月舉行的town hall,讓川普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被問話,造成CNN 的收視率提高了十倍以上,而且現場觀眾都是共和黨人,不斷給他歡呼及掌聲,但是媒體間的反彈卻讓當時CNN 的新聞部門主管CEO Chris Licht 被逐。)

唯一支持NBC 這做法的Poynter Institution 資深作家Tom Jones,不過他唯一的稱讚是因為NBC 事後做了fact checks,將川普說的話都反駁了。

其他的攻擊言論不勝枚舉,這就是今天美國(跟西方)的所謂新聞專業人員的本色。他們公然的倡言要封鎖所有不同意見,即使是大半國民支持的言論。這是比獨裁國家更嚴重的「獨裁」行為。因為獨裁者還會有所顧忌,但是這批人完全沒有顧忌。

 

09/22/2023星期五

非法入境、偷渡、難民潮問題不是美國獨有,目前在歐洲,每天都有一船一船的非洲難民前往義大利,之後再由這裡前往法國,英國等地。天主教宗方濟各剛剛到了法國南部的馬賽訪問,大嘆不停湧到的難民得不到人道援助。但是教宗的呼聲得不到廣泛回應(除了媒體),因為像潮水一樣湧到的「人潮」已經不是「人道」就可以解決。

這些多數是由北非出發的難民船,首先第一站都是義大利的Lampedusa 島上,因為這個島的地理位置靠近北非突尼西亞的距離,更近於義大利本島。單單在今年之內,就已經有將近13 萬難民坐船抵達這裡,比去年增加了一倍。這人數已經超過島上的正式居民(六千人) 的20倍,讓這個以捕魚跟觀光為主的島嶼根本無法負荷。而這些難民極大多數都來自突尼西亞。(下面是剛剛在本月18日抵達義大利 Lampedusa 的一艘難民船。)

 

 

 

 

 

 

 

義大利目前的女總理Giorgia Meloni 去年當選總理的口號就是要解決這難民問題。這時她再度提出要從海上圍堵,並將那些不符合尋求庇護的人立即遣返,但是說易行難,主要就是媒體的唱反調,現在教宗又插上一腳,呼籲要以人道主義應付難民問題。同時多方都呼籲重視那些死於海上的難民,這樣的說法等於是要各界提供更多協助,幫助這些尋求庇護的人更容易,更安全的前往歐洲。

其實面對這樣的「潮湧」現象,首當其衝的義大利,法國都在想方設法,希望圍堵。特別是法國,反對黨大聲疾呼關閉邊界,直接威脅執政黨的人望。目前法國大大加強了南面跟義大利邊界的巡邏,內政部長上周並公開宣稱,絕對不再收容法國來的難民。

以馬賽為例,這個86 萬人的城市「難民」人數已經超過12 萬人,那些得不到庇護所的,住屋協助的,就住在街邊的帳篷。這些新到來者中,三萬人來自非洲阿爾及爾,其他來自土耳其,摩洛哥,突尼西亞,及法屬非洲國家的都各有數千人。(下圖:住在馬賽街邊的難民。)

 

 

 

 

 

 

歐盟議會將在明年改選,目前的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 希望競選連任,但是面對右派的挑戰,所以日前親訪義大利,說要找出解決辦法。她在去年想出的辦法是提供突尼西亞超過一億歐羅的補助,希望對方阻止國民外遷,但是明顯失敗。過去一年的難民潮有增無減,那筆錢也打了水瓢。

自從2014 年,已有兩萬八千人死於逃亡途中的歐洲水道,但是這樣艱險的旅程卻嚇不倒前仆後繼的人潮。這都因為自從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提出無疆界口號之後,加上他拿錢資助各國左傾政客,高喊這口號,(包括美國民主黨的希拉里),導致西方國家都認為有義務提供所有經濟難民的庇護責任

 

09/22/2023星期五

德州達拉斯市長Eric Johnson 莊森今天宣布轉黨,由民主黨轉為共和黨。他指責民主黨讓美國的城市成為犯罪者及露宿者的天堂。莊森原來是德州州議會民主黨議員,之後角逐達拉斯市長。雖然市政府沒有政黨背景,不過莊森過去一直是以民主黨自居。(下圖:達拉斯市長Eric Johnson。)

 

 

 

 

 

 

莊森今日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美國的城市急需專注於法律與秩序的方針,所以美國大都市需要共和黨,共和黨需要美國大城市。」他的轉黨使他成為美國人口最多的十大城市中,唯一的共和黨市長。

過去半年多我見到美國有好多位地方官員及民選議員轉黨,而且全部都是由民主黨轉入共和黨,沒有見到一位是由共和黨轉向民主黨。有些變化更形成州議會「一黨獨大」super majority 的局面,

先說西維吉尼亞州的州議會眾議員Elliott Pritt,他在四月正式登記為共和黨,主要原因他說是因為民主黨(包括拜登)打壓煤礦,及不滿環保分子的偏激作為。他說為了更有效的代表該州民意,他必須脫離民主黨。(這情況跟該州選出的聯邦參議員Joe Manchin 曼欽相似,他似乎永遠在跟民主黨對立,卻又不願意切斷臍帶,正式脫離關係)

早在去年底,該州的一位州參議員Glenn Jeffries 已經宣布由民主黨投效共和黨。他當時說「民主黨的政綱讓我感到越來越不舒服。」

其實該州的民主黨議會領袖Doug Skaff 也長時期對民主黨不滿,他也剛在上個月辭去民主黨內的職位,一般預料他很快也會宣布加入共和黨。(下圖左起:Elliott Pritt,Glenn Jeffries,Tricia Cotham ,Mesha Mainor。)

 

 

 

 

 

 

因為西維吉尼亞州的濃厚共和黨色彩,他們的轉黨對於州議會的政黨顏色改變差別不大。不過在其他幾個州,類似的轉黨行動就導致明顯後果。好像北卡羅萊納州的眾議員Tricia Cotham,她也在四月時宣布退出民主黨。她的轉黨就讓共和黨在該州議會掌握絕對多數票數,可以任意通過任何議案,這包括限制墮胎在懷孕12 個星期之內(除非意外原因),以及限制為成年兒童未經家長同意而進行變性手術。

其他還有路易斯安那州的眾議員Francis Thompson,他加入民主黨已有50 年歷史,三月份時宣布加入共和黨,也讓共和黨在該州議會擁有絕對多數,可以推翻民主黨州長的議案。之後幾個星期,該州另一位眾議員Jeremy LaCombe 也宣布退出民主黨,加入共和黨,原因都是因為民主黨的價值觀與他們的理念越走越遠。

另外也是在南方的喬治亞州,州議會眾議員Mesha Mainor 她在七月時宣布退黨,及加入共和黨。原因是她在今年春天的一項投票中,支持共和黨的「選擇學校」school choice 議案,讓低收入家庭可以讓子弟到注冊學校,或是受政府補助的私立學校上學。加上她也支持共和黨「監督檢察官」的議案,以免地方檢察官隨意釋放犯人,這些都觸怒了民主黨,雙方決裂。她的轉黨也使她成為該州唯一的黑人共和黨議員。

這些轉黨行為明白顯示一個趨勢,很多地方官員見到民主黨在很多方面的走火入魔,讓他們無法接受。相對共和黨人轉黨的鳳毛麟角。若不是民主黨的掌控勢力非常強,民主黨人轉黨的行為還會更多。

 

09/22/2023星期五

紐約南區地方檢察官今日再度起訴新澤西州選出的,民主黨參議員Bob Menendez 曼南德茲收受賄賂的聯邦罪名。這是他第二次被起訴收取賄賂做出影響的罪行,不過上一次的起訴就在2018 年因為陪審團無法做出裁決,宣告流產。­而他也繼續出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之職。

紐約地檢處檢察官今日陳述的罪名及證據非常確鑿,包括在他家中搜出將近五十萬元的現金,三公斤重的黃金,及一輛賓士汽車(禮物)。這一次指證的罪名是接受新澤西州三名建築商人及銀行家的賄賂。那三名商人也一起被起訴。而與曼南德茲一起被起訴的還有他的妻子Nadine。(下:曼南德茲夫婦)

 

 

 

 

 

 

 

除此之外,今日起訴的三項罪名還包括,他在2018年向埃及政府提供美國政府的敏感情報資料,包括美國駐開羅大使館中的人員背景資料,以及美國即將取消對埃及小型軍售的禁令,同時他親自為埃及政府撰寫發送給美國,要求開放價值三億元軍售的陳情書等等。這些都是嚴重的出賣美國的罪名。

他在2016 年第一次被起訴時,民主黨取消了他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身分,但是當2018 年他的起訴流產之後,立即又恢復了他這身分。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職位,過去多年來在民主黨方面都是由拜登Joe Biden,以及克里John Kerry 等人出任。

但是在今天的起訴行動新聞發布會之後,民主黨方面統一的沒有聲明,也沒有人說話。原因是目前參議院的對壘形勢非常嚴峻,雖然說民主黨以51-49 領先共和黨,但是民主黨內有三人是獨立身分,(雖然實際上都忠於民主黨),所以民主黨不能冒險缺少任何一個席位,所以到目前沒有一個人發表公開談話。(最新消息,參議院民主黨領袖修莫 Chuck Schumer 今天下午宣布,曼南德茲願意暫時退出外交委員會主席職位。)

其實這兩次對曼南德茲的起訴都有相當的證據,但是第一次就因為紐約(多數是民主黨人)的陪審團無法達成一致結論而導致案件流產,而民主黨之後對曼南德茲沒有一個字的批評。至於曼南德茲本人就以他是古巴難民家庭出身,喊冤說是種族歧視。同時在調查期間威脅檢控單位。

他在上一次被起訴的罪名,是接受新澤西州一位眼科醫生數十萬元的招待,物資輸送,之後在立法及聘用上做出交換行為。他在罪刑被取消之後,償還了將近一百萬元的「利益及好處」。事實是,在華盛頓曼南德茲的貪腐行為人所共知,但在民主黨掩護下,他一直保住權位。(值得一提的是,他當時的律師是亨特拜登的律師 Abby Lowell。)

曼南德茲的案件對比目前拜登父子接受烏克蘭,羅馬尼亞等國的利益輸送,是小巫對大巫。拜登家族設立的所有的空殼公司,違法轉帳,電郵短信及收據等等,都足以證明拜登有相當的證據是收受賄賂,出售關係等等的行為,而且規模更大。但是司法部對於拜登家族就網開一面,拖拖拉拉,阻止調查,到現在,最重要的兩年罪刑發生年代2014-2015 已經過期(也就是亨特拜登與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談判聘用,及利益交換的期間),永遠不能對他們展開調查,或是起訴的行動。

 

09/21/2023星期四

英國著名的電視明星,網路紅人Russell Brand 布蘭德突然間受到四個女子的性侵犯控訴。這四個女子不約而同地指控他在2006 年到2013 年間對她們性侵,其中一個女子甚至說她當時只有16 歲,被當時31 歲的布蘭德「強姦」。

 

 

 

 

 

 

 

這些指控都是在一星期前在英國的泰唔士報,跟BBC 被揭發。現年48 歲的布蘭德隨即在X 上面發表宣言,承認自己過去非常濫交,他也承認自己過去有酗酒問題,有「性愛上癮」問題,但是他跟所有的女子發生關係時,都是雙方同意的情況下發生。

布蘭德是一個非常「出位」的主持人,得到很多年輕人及先進人士的歡迎,特別因為他挑戰權勢,挑戰傳統的立場。他也會用自己開玩笑,例如他有一次對一個同行的主持人說:因為我的髮型,還有一副可憐相,女人都覺得我安全,願意跟我在一起,之後Bang,Bang,她們就懷孕了。

布蘭德被指控的消息傳出後,大家都跟他保持距離,唯有好多位保守派為他說話,這包括電動車大王瑪斯克Elon Musk,還有脫離Fox News 不久的Tucker Carlson。原因是布蘭德被指控的時間上非常可疑。因為這麼多年來都跟左翼站在一起的布蘭德,近幾年來公開的反woke。其中一個原因是對於政府強迫大家注射疫苗的動作反感。最近更公開批評MSNBC 是獨裁的媒體。他最近在一個美國節目中公開批評 MSNBC 為拜登政府作嫁,等同Fox News 有特殊立場,沒想到因此受到美國左媒的大肆抨擊。所以卡森在他的 X 上面說:只要你敢批評大藥廠,質疑烏克蘭戰爭,你可以保證這樣的事發生在你身上。

在這些指控發生之前一兩日,布蘭德自己在網路上發表了一個視頻,他說:「我收到兩封非常令人不安的信件,(一封信及一封電郵),一封是主流媒體給我的,一封是一份報紙給的,裡面對我做了相當無情的攻擊。」所以他也懷疑這幾項指控跟這媒體對他的攻擊有關。

事實是過去半年多以來,英國的媒體發表了很多文章,攻擊他「立場從左轉右」,說他的立場越來越黑暗,簡直不敢相信他是同一個人。一個The Guardian (英國衛報) 的專欄作家說,過去布蘭德是他的偶像,現在他鄙視這個人。說他的一些話語走向愚蠢,主要都因為他反對強迫注射疫苗,又支持加拿大的貨車抗議行動,荷蘭農人的抗議行動等等。

難道因為立場不同,就要集合一些女子指控他在十幾二十年前有不軌行為?

這就像川普被一個女人指控他三十多年前,公然在一間女裝店的更衣室對她施暴,連紐約陪審團都不相信有這樣的事,卻判罰他要給對方五百萬元「名譽損失」,這根本是政治迫害。還有黑人演員Bill Cosby,他也是在發表了勸導黑人青年要潔身自愛之後,受到多名女子指控在數十年前對她們性侵。目前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前紐約市長)也是一件又一件的性侵案子,對他迎面而來。

布蘭德是現代流行文化的產物。他吸毒,濫交,說骯髒的笑話,都受到舉世的吹捧,女人包圍他自動獻身。但是只要他立場改變,脫離了woke,甚至反woke,就要將他置之於死地?這是對所有的公眾人物的警告:你不要想轉右,否則你不知道會有甚麼東西打擊你。

到現在,英國幾個電視台已經將他過去的節目都從檔案中刪除,YouTube 也取消了他在視頻上牟利的管道,另外出版商等等都宣布不再為他出書。

所以今天自保之道,就是宣稱自己是woke,永不轉鈦。美國有一個比布蘭德更要爛嘴的廣播主持史登Howard Stern,他的節目更不堪入耳,最初就是以找同性戀女子到他的節目,追問她們如何做愛,刻畫入微。幾乎每一句話都有一個M-F字眼。怎麼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話他就怎麼說。也是以出位為目的 (但卻是衛星廣播最受歡迎的主持)。最近他就鄭重宣布自己是woke 族群,他說:「最近有人攻擊我是woke,我深以此為榮,說實話,非woke 讓我想睡覺。再說,如果woke 代表我不支持川普,或是我支持變性者,或是我支持打疫苗,或是我不相信(2020)選舉有舞弊,那就叫我是woke吧。」當然他沒有這樣文雅,中間參雜了好多個包括「母親」在內的F字眼。至少布蘭德不用這樣的髒字眼,讓他的節目充滿娛樂性,卻可以接受。(下:史登/右,曾經是川普的朋友,近年來公開劃清界線。)

 

 

 

 

 

 

 

 

所以雖然史登的私生活也是一蹋糊塗,他就不用擔心將來有人來告他。

 

09/21/2023星期四

眼見加拿大的自由黨,跟美國的民主黨執政方式,覺得他們真的是兒童當家,難怪兩國人民深受其痛。

自從拜登上台第一天,就通令禁止開採石油,包括終止向加拿大進口石油,阻斷了加拿大石油市場。後果是全球性的能源漲價,後果是帶動所有與能源有關的物價漲價,這包括貨運,包括電費等等,特別是食品價格都以雙位數的百分比上漲。物價高漲,更間接導致銀行借貸利率成倍增長。每一個家庭因此購買力下降了15-30% ,看你的房貸有多少而定。(下左:拜登,右圖:杜魯多。)

 

 

 

 

 

 

但是加拿大這個兒童智力的總理,帶領著他的一群兒童智力的部長,卻攻擊是超市壟斷價格,才讓食品價格高漲。還煞有介事的召集加拿大最大的五間超市集團,包括Costco,Metro,Loblaw,Sobeys,跟Walmart的CEO 開會,要他們想辦法壓制食品價格,這等於說物價是操縱在他們手裡。那個左傾的新民主黨NDP 更直言,物價高漲都是因為這些超市集團的貪婪造成的。這樣的腦子有資格執政嗎?

現在會議開過了,物價會降低嗎?當然不會。不過杜魯多那一夥人就可以在媒體面前說:我們在為加拿大人尋找解決辦法。我們盡了力了。

另外一件類似的事件,杜魯多這兩年來大幅提升移民接納的目標,每年都達到45 萬人。加上再收容美國扔過來的難民,以及每年發出的短期季節性工作證,每一年增加五六十萬人口。而目前這幾十萬人口都集中住在多倫多,溫哥華,蒙特利爾(滿地可)等大城市。其中更有一半是集中住在多倫多。

這就造成了多倫多突然出現的房屋短缺現象。但是聽見的輿論(包括政客跟媒體)都否認這住房危機跟無止境的增收移民有關。這等於是否認「一加一等於二」的最簡單邏輯。你一下子來了幾十萬居民,而且是年復一年不停的來,卻說這不會造成住房短缺?聽見的批評都是說:政府沒有撥款增建廉價房屋,政府沒有長期計畫等等。特別因為安省是保守黨執政,所以所有的攻擊都集中在福特省長Doug Ford 身上,逼使他改弦易轍。

以前說過,沒有見到哪一個城市有大片空地等著建屋的。你要蓋房子就要砍伐樹林,或是收買農地。但是現代人的環保觀念樹林是不能砍伐的,農地也不能隨便規劃為住屋的。所以當安省政府宣布要在原有的綠色地帶建造房屋時,就引起響徹雲霄的謾罵聲。之後還導致兩位廳長下台,說他們跟建築商有勾結,其中一位只不過是錯報了前往拉斯維加斯一次旅行差了三個月時間,就被媒體吵鬧到要下台。(他說他願意辭職,是不願意事情繼續吵嚷,阻礙省長的正常作業。)

我每次開車到郊區,見到越來越多的新社區,成百上千的新房子都心驚肉跳。誰願意見到樹林區被新屋取代?但是要知道這些房子都是建造給「人」住的,不是建築商自己住的,這些「人」是哪裡來的?媒體怎麼不會問這問題?反而整天叫罵開發商?沒有需求就不會有房子,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每天見到美國的拜登為全世界製造了一大堆麻煩,再見到杜魯多之類的政客每天追逐自己的影子,裝模作樣解決問題,人類只有繼續受罪下去。

 

09/21/2023星期四

美國南面邊界的難民潮再度出現高峰,昨天上午單單兩小時內,德州的Eagle Pass 就出現四千人蜂擁而入的現象。他們多數是單身男子,明顯是有集團幕後操縱,集體闖關。(下面是昨天抵達Eagle Pass 的難民,聚集在邊界橋下等待登記及發放。)

 

 

 

 

 

 

 

據邊界巡邏官員指出,這只是過去一星期德州邊境整體現象的一部份,昨天一天非法進入美國的達到一萬人,在過去五日,德州邊界巡邏人員一共截獲四萬五千名非法入境者。其中多數的日子,每天有八千人闖關。他們極大多數是委內瑞拉來的。其中不少說是乘坐一列火車從墨西哥抵達邊界。

前幾天說過這列火車從墨西哥南部出發,六十多節火車上,裝滿了無數的「難民」,一路行駛到美墨邊界。明顯是由人口走私集團在幕後策畫,集體搭乘霸王車,集體入境。這間墨西哥最大鐵路運輸公司Ferromex Railway 在星期二宣布停止營運,以免成為走私人口的工具。但是指出,這決定將影響數以千計的拖拉機的運送工作,影響重要的國際貿易鏈。

下圖是上述的火車,在經過墨西哥都市時的畫面。連火車頂上都爬滿了人。在鐵路兩邊還有無數的難民在等待。

 

 

 

 

 

 

 

據這間貨運公司指出,過去幾天已經有六七個死傷數字,都是因為有人想跳上火車時受傷或是死亡,也有人從開啟的火車上掉下來,造成死傷。

 

 

 

 

 

 

這一次的難民潮,令人想起兩年前,2021 年九月的海地難民潮,那是第一次引起美國主流媒體「注意到」美國確實有難民潮的事實。過去兩年美國媒體不再報導南面邊界的非法入境者事件。

目前面對最多人闖關的德州政府,使用刀片鐵絲網,以及河流上的浮標阻止人流。但是拜登政府先是到法院控告這河流中的浮標是在聯邦疆界內,下令其移除。之後派了國民防衛軍,到邊界去剪除這些鐵絲網,幫助非法入境者進入。(前幾天報導時,以為是德州的警察不忍心,才幫助非法入境者剪除鐵絲網,現在知道,是拜登政府的人在剪除這些鐵絲網。德州州長Greg Abbott 昨天發布相片,證明是聯邦政府的警衛在做這件事。)

 

 

 

 

 

 

拜登政府在控告德州政府時,說這些水上浮標跟鐵絲網都不人道,事實是這些舉措阻止了更多死傷。好像上星期一個十歲男童在隨家人過河時溺斃,昨天再有一名三歲男童溺斃。這些都是拜登政府絕口不提,主流媒體絕口不提的「事實」。

除了火車運輸,這幾天河流中的人潮也是不斷。在德州邊界的Rio Grande 上的一條橋下,川流不息的偷渡者好像非常有組織的形成人龍,之後他們到達美國境內,單排行列去接受登記及檢查程序。還有大多數就在橋下等待通關。據說他們都被放行,因為沒有足夠的設備安置他們。

 

 

 

 

 

 

 

目前除了Eagle Pass 市的民主黨政府已經宣布緊急狀況,並將新抵步者都放行之外,亞利桑那州的 Tucson 市,以及加州的聖地牙哥等地,都是將非法入境者一律放行。

據說拜登政府得到消息,有大批「難民」抵達邊界,派了八百名士兵 (國民防衛兵) 到邊界,他們不是來阻止非法闖關者,而是幫助那些人進來。而且拜登剛剛在昨日宣布,提高委內瑞拉的合法難民人數到五十萬人,也就是進來就發給工作證。這不是更助長委內瑞拉的人無止境的進來?

聽見白宮的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這兩天在被問到這問題時,還是在說:「我們在盡我們的能力在解決。」盡你們的能力就夠了?追問下去她就發脾氣了,不再回答,(這位小姐能力不高,脾氣卻大得很),而其他媒體根本不追問這問題。最可笑是民主黨的議員,還是說是共和黨的錯,說:「如果不是共和黨天天在說我們的邊界是開放的,不會有這樣多人進來。」要不就是說共和黨在國會阻擾通過全面的移民法,(讓所有非法移民立即獲得合法身分),才導致邊界問題嚴重…你怎麼跟他們講道理?

至於拜登跟民主黨為什麼要有計畫地放這樣多外國人進來,正常人都是匪夷所思,但是民主黨的心態不是你我可以想像的。賓夕凡尼亞州的民主黨州長Josh Shapiro 剛剛在星期二宣布,任何人申請到駕駛執照,就可以同時、立即登記成為選民。之後副總統卡美拉公開以這件事作為例子,說是開放選舉的重要一步。這表示這些非法入境者幾乎幾個月內都有機會成為合法選民,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的,幕後的首要目標。

 

09/20/2023星期三

美國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今天到國會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接受盤問,他的表現完全是一個犯了明顯過失的官員,用盡方法迴避作答。一個不願意正面作答的人代表甚麼?代表犯了錯,代表在說謊。(下:嘉蘭今天在國會宣誓作證。)

 

 

 

 

 

 

當共和黨眾議員江森Mike Johnson 問他:「你是否曾經跟(德拉瓦調查員) 懷思David Weiss 討論過有關亨特拜登的案件?」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他停頓一下說他不記得了I don’t recollect the answer to that question。江森意外的問他:你不記得了?這次他回答:「我這樣回答,我曾經向參議院保證,我不會干預懷思的調查。」當江森再重問一次,他又以同樣的答覆:我保證參議院,我不會干預。江森再說:「今天在宣誓情況下,你是說你從未跟懷思在這件事上面有接觸?」他回答:「在宣誓下,我的證詞是:我保證參議院我不會干預這件調查。我無意討論司法部門內部的審議程序,我是否參與。」後面江森繼續換一個方式問,他還是同樣的回答。

如果是你聽到這一段問答,你的答案是甚麼?很明顯他跟懷思之間對亨特拜登的調查事件是「有商有量」,但是他不肯承認,也不能否認,因為那就是說謊,作偽證,就用這些話搪塞。你說共和黨有甚麼辦法?這是一等一的回鍋炸油條,加上媒體不報導,即使報導也是有選擇的規避報導,國民又被蒙在鼓裡。

之後江森問他,是否跟聯調局FBI 內官員討論過亨特拜登的調查案件,他又說:我不記得這問題的答案。之後停了幾秒鐘說:聯調局也為司法部門工作。所以他的回答是一模一樣。

事實是,今天很多問題他都是迴避,例如有議員問他有關亨特拜登的調查案件,他居然說:對這事件的特殊細節我不太清楚,也是看新聞知道的。你相信嗎?他是主管這調查的司法部長,居然說他不清楚。還有議員問他,2021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當日國會內外有多少聯調局FBI 的線民混在人群中,他也說不知道。議員質問:去年問你這問題,你就說不知道,現在事隔兩年你還是不知道?你不會調查清楚?這根本是一個每一件事都故意犯錯的官僚。

今天的聽證非常長時間,但是這位老油條一個問題也沒有回答。對於另一個關鍵問題,嘉蘭至少兩次在參議院作證,說調查員懷思有全權full authority 起訴亨特拜登,但是稅務部IRS 兩名吹哨人出來指證,說懷思親口說,他兩次要在德拉瓦以外的地點起訴亨特都被拒絕。所以在五年調查期間,亨特拜登關鍵性的兩年稅務問題期限過了。於是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 今天質問嘉蘭,他前兩次是否作偽證。並且提醒他,在他兩次作證時,懷思已經被拒絕兩次。他回答:我要重複說,沒有人有權威拒絕他,(只是)他們可以拒絕跟他「合夥」起訴。喬登說:你可以用任何名詞,拒絕合夥就是拒絕。(下左:委員會主席喬登,右:嘉蘭。)

 

 

 

 

 

 

這就是使用法律專用名詞迴避問題。但是有腦筋的國民會聽不出來嗎?他根本是兩次作偽證,換了一個任何人都要被起訴,要坐牢的。

對於他聘任懷思做獨立調查員繼續調查亨特拜登(及拜登)的案件,喬登問他:你有沒有考慮其他人選?是誰推薦他的?嘉蘭都無法回答。喬登提醒他,是懷思拖延了五年,讓最關鍵兩年的稅務過期,現在你居然挑選他繼續調查?

嘉蘭就以「懷思是川普總統任命的檢察官」答覆問題。

另一位議員問他:稅務部吹哨人提供了許多調查期間的不適當行為:一再拖延程序,禁止對亨特問話,當要前往亨特的住處或是儲物艙查視時,事先卻私自通知亨特的律師叫他們防範等等,…對於這些指控有沒有調查。他說:對於吹哨人的證詞,我們有一套例行的程序,我的立場是強烈保護吹哨人。

而且嘉蘭多次以「懷思是川普總統任命的檢察官」回答問題。但是誰都知道,川普任命懷思時,是聽取達拉瓦州的兩名參議員的推薦,他們都是民主黨人。因為這一州長期都是民主黨執政,共和黨根本無處插針。(拜登長子Beau Biden 去世前就出任該州司法廳長八年,甚至當他到伊拉克服役一年,這職位都為他保留,這證實民主黨在德拉瓦可以為所欲為。)

今天司法委員會的民主黨人照例的使用各種方法抵擋共和黨的發問,輪到他們發言時都讚揚嘉蘭的工作表現,甚至放了一段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四五分鐘的錄影帶,選擇的是聲音最大的喧嘩場面。而且一再重複「懷思是川普總統任命的檢察官」這句話,似乎就證明了他們的「公正」。

晚上見到主媒的報導沒有一個字說到嘉蘭迴避問題,他們全部使用嘉蘭在開場白說的一句話:「我不是總統(拜登)的律師,也不是共和黨的檢察官,」用來顯示他的公正無私。這其實就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句謊言。見到 CNN 網上唯一的一條新聞,居然是民主黨人在這聽證會中指責委員會主席喬登在「美國歷史上最大罪行之一的」一月六日事件上沒有幫助調查。這就是他們的重點。

 

09/20/2023星期三

由於川普很有機會在明年的大選勝出,見到美國(跟加拿大)媒體又紛紛提出警告文章,說川普如果上台會做出甚麼樣的大動作,破壞美國的民主。其中最經常談到的一個問題就是,川普會大幅裁減聯邦公務員,然後用他的同黨(保守派)取代,以推行他的一些「極端」政綱。

 

這些文章見諸於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NBC,AP(甚至加拿大CBC) 等媒體,都說川普同黨已經有一套完整計畫,將重新規劃公務員(至少五萬人) 的類別,當作是政治任命,這樣就可以重新任命。他們指責這是將政府公務員都政治化。

美國的媒體,大學的政治學教授都說,這是未來的川普為了報復,要對政府公務員宣戰。但是這些媒體都沒有報導,為什麼川普對於聯邦公務員這樣不滿。我在上個月(8/18/23) 的時事看板中列舉過例子,各國的聯邦公務員都因為在位子上坐久了,長期操縱政府的政策,加上都有工會保障,所以慢慢成為掌權派,不願意有不同意見的人上位,指揮他們改變路向。而且他們都喜歡無能的政黨上台,這樣他們可以一唱一和,操控政權。但是如果是保守派上台,真的想做一點事,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情況我在加拿大看得多了。當保守黨的梅隆尼,哈珀在位子上時,聯邦公務員不僅不合作,還逢事就去跟媒體告密,讓媒體跟自由黨在事先就可以大張旗鼓的攻擊這些新措施。目前在渥太華,在華盛頓的選區,每一次選舉都有九成以上選民投票給自由黨,或是給民主黨,就可以知道這是長期積累的效果。也就是說公務員全部都woke了。

例如說,這次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就攻擊川普,說他在新冠肺炎期間容忍傳染病專家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 制定全國的covid -19 政策,關閉商業機構,關閉學校,還否認這病毒有研究室洩露出來的可能性,如果是他一早就將福奇開除了。他說得簡單。誰都見到一開始,福奇就跟民主黨站在一起,每天跟媒體眉來眼去,整天坐在CNN 的新聞台,攻擊川普,難道川普不想開除他嗎?但是他能夠嗎?當時所有媒體已經將福奇當作英雄,福奇的產品(領帶,茶杯,襪子都出籠),當他是「科學聲音」的代表,開除他就是不相信科學。其次,即使開除了福奇,下面還有一千個,一萬個福奇,你能都開除嗎?

美聯社AP 在八月底的一篇長文中「揭發」了多個保守派的陰謀,說他們要在2024 年大選後大舉開除聯邦公務員,換上自己的人。美聯社的文章中指出,他們見到一個保守派組織Heritage Foundation提出的一份Project 2025 手冊,在一千頁報告中宣稱要重組聯邦公務員架構,如果川普(或任何共和黨人) 一上台就應當至少開除五萬公務員,全部換上保守派,說那些人阻擾他們的政綱。AP 的文章中還引用多位教授的話,說這樣的計畫令他們恐懼,美國的民主將消失殆盡。但又說,共和黨的總統提名候選人迪山塔斯,Ramaswamy 都支持這裡場。

上星期,NBC的一篇報導也說,共和黨內人氣頗高的Vivek Ramaswamy 最近就公開表示,他的競選立場就是大舉撤換聯邦公務員,甚至關閉一些機構,而且他有充分理由可以在最高法院為這政策辯護。

這一類報導很多,都是要恐嚇美國選民川普及共和黨的可怕,一個說:如果川普全面當選,為了報復自己被彈劾,要全面整肅公務員;一個說:川普要關閉教育部,讓州政府負責兒童教育;一個說:(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保護聯邦公務員,阻止未來政府大開殺戒等等。

不僅媒體在發出恐嚇,拜登政府為了保障這為數220 萬通務員(他們的工會鐵票),剛剛在上星期由政府的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 (OPM) 提出建議,禁止以後的政府「沒有理由的」解雇公務員,同時給予雇員上述權利。這一來是要保障他們工會的鐵票,也是要加強民主黨在公務員中的勢力,讓公務員今後更傾向左翼政黨。

這些都是民主黨跟輿論界在川普還未當選就發出的恐嚇,要阻止他當選,所以也是百分之百的企圖干預選舉。而且是百分之百的以偏概全,遮人耳目。要了解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真的必須了解這些公務員的文化,一般人真的很難一眼就看穿。

 

09/20/2023星期三

現在公認拜登不會是民主黨在2024 年的總統候選人,而最有可能取代他的就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但是他憑甚麼?他把一個好好的加州搞成今天這樣,都市裡任由露宿者跟吸毒者霸佔了好幾條街;宵小之徒成群結隊的到商店搬運貨品,無人敢阻止;連鎖大商店紛紛撤遷,搬離這無法無天的城市;加州居民目前是最多「外遷」的州分,還因為人口減少喪失了兩個國會議席…現在他要做美國總統?

 

僅僅過去幾個星期,加州議會就先後通過了,或是正在討論一連串的莫名其妙的法律。好像本月初,加州州議會參議院通過的AB 957 中,就規定父母必須確認子女的性別,否則將受到法律制裁。這是說,如果子女(不論年齡)變性,父母如果不認或是支持,就是虐待子女,是犯法行為。

這是等於將兒童列為國家(政府)的管理範圍,父母不再有絕對的權力。

另外在上星期,紐森又簽了一項自稱為「里程碑」的議案AB 257,說為了擴充對快餐店員工的保障,分享我們的經濟繁榮,要成立一個十人委員會,重新規定加州快餐店雇員的薪酬,工作時間,福利等等。這法案規定明年起,快餐店員工的最低工資將提高到每小時22元美金,這比全州目前的每小時$15.50最低工資標準要高幾乎50%。據提出議案的民主黨人說,這法案將提升快餐店工人的「話語權」,但是加州快餐店已經一致提出抗議,說這樣的規定等於是要全面扼殺加州的快餐店。加州餐館協會形容紐森這項法案是不計後果的輕率行為,顧客要面對至少20% 的加價,而雇員更有機會失去工作。

當地麥當勞連鎖快餐店說,新法將讓他們每一間店面每年增加25 萬元支出,不知道有多少可以繼續維持,而且後果是快餐店不再是快餐店,他們的標價必須跟正式餐館看齊。低收入家庭將失去全家吃一餐廉價午餐的機會。說紐森的做法根本是空中畫餅。

同一時間,加州的一項議案SB 553 也剛剛在州參議院通過,內容是阻止任何商店的員工對於在商店內打劫、偷竊的人進行阻擾,甚至制伏的動作,除非是商店的保安人員。違反者就是犯法。

這議案受到加州商家的普遍反對,還多次舉行示威抗議,說這樣的法律等於變相的鼓勵賊匪前來打劫。後來在當地商會壓力下,才增加修正條文,規定員工不足十人的商店可以豁免。這表示小型雜貨店可以不受限制。但是大百貨公司,連鎖公司就可以繼續受到賊匪的集體搶劫。過去這裡報導過,目前一些連鎖藥店,百貨公司,珠寶店被盜賊拿著鐵鎚集體搶劫,將貨品盡數放入大型垃圾袋,用推車推出商店。之後經由網上零售商出售。目前包括:Macy’s,Nordstrom,Walgreens,WalMart 都紛紛遷出加州的大城市,能怪他們嗎?

對於加州罪案不斷升高,紐森不從根本上省思,上星期宣布要撥款兩億六千七百萬元增加警方的閉路電視,針對集體打劫事件。誰都知道造成這些集體打劫事件的,不是缺乏閉路電視。而是加州的司法制度,過去加州舉行公民投票,決定對於打劫不超過一千元的劫匪都不處置。此外這裡提過多次,加州一南一北的檢察官,過去或現在都是由國際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資助當選,他們一上台就宣布取消現金保釋制度,說對窮人不公平,所以捉了犯罪分子子及時就釋放,你說還有人怕法律嗎?現在紐森不從根本解決,卻又拿納稅人的幾億元去「解決」問題。這問題能解決嗎?

另外加州作為「驕傲的」庇護州,容忍所有非法入境者在境內自由出入,申請各種福利,上個月州參議院還通過給予每一個失業的(非法) 移民每星期最多三百元,只要他們自己說在過去三個月曾經工作過。最多可以付款20 個星期。這些都是鼓勵非法入境者到加州來的bird brain 措施。

還有,紐森閒著沒事幹,在2020 年成立了一個諮詢小組,要對加州的黑人居民提出賠償。雖然加州從來都沒有黑奴,(加州的繁華是開始於美國南北戰爭之後),就藉口黑人在醫療健康問題上一直落後,又在住屋方面受到歧視,所以要由這兩方面作出賠償。這小組在前幾個月提出報告,居然建議每一個合資格黑人居民可以平均得到一百萬元的賠償。

他們的計算方式是,將過去一百多年來黑人受的委屈,每一年數千元累積計算。還要對黑奴後代在加州居住時期每一年賠償十三萬元,這樣的累積計算,都在一百萬元以上。現在計畫提出後,算一算加州突然間要增加幾百億元支出,紐森啞口無言,似乎要放棄這計畫,但是他開的一個「頭」,卻在全美國遍地開花,到處都在學習他這賠償黑人的運動。

這樣一個將加州一個黃金遍地的地方,變成是騙地垃圾、針筒、劫匪、寄生蟲的地方。民主黨卻仰賴他出來做救世主。美國真的要完蛋了。

 

09/19/2023星期二

現代人都是人云亦云的多,美國一個西部歌星 Maren Morris 梅蘭莫里斯最近宣布,她要脫離鄉村西部歌壇,原因是川普時代影響了這一個歌壇。她說,川普時代讓人們的偏見,歧視更明白顯示出來。

 

莫里斯是自從另一位西部歌星Jason Aldean 的歌曲 Try That in a Small Town 之後,就跟 Aldean 的妻子在網上展開辯論,說這首歌影響了田納西州立法限制青少年變性。這裡過去介紹過這首歌,內容是說:「都市裡那些打砸搶燒別想在小鎮裡也來這一套;都市裡那些向警察吐口水,燒國旗的行為,別想在小鎮出現,看你們能走多遠,你們一出現就會受到抵制,反擊…」這首歌一出現就受到小市民吹捧,升上排行榜第一位,但是就受到主流媒體的攻擊。說是種族歧視,並挑出這短片的背景是一個曾經在一百年前發生過吊死黑人的一座議會建築。

這位年輕的女歌星說,她反對用歌曲作為culture war (文化戰爭) 的工具,還說好多人下載這首歌不過是用來作為挑釁,仇視的工具。

美國鄉村西部歌曲一向都代表基層國民的心聲,所以一直都沒有被主流媒體汙染,所以被主流媒體視為眼中釘。企圖將這最後一股清流都抹除。莫里斯的做法就代表主媒這股洪流的勢力力大無比,好像莫里斯這一類的跟屁蟲亦步亦趨。他在登在洛杉磯時報的一篇訪問中就這樣說:鄉村歌壇那些人露出真面目,他們不過是一群misogynistic (仇視女性) 跟homophobic (仇視同性戀者),transphobic (仇視變性者) 的一群人。明顯可見這些新名詞就是左派主媒製造出來給政敵扣帽子的。

她還說:「音樂應當是代表被欺壓的族群,真正被欺壓的族群,現在卻被(他們)用來做了文化戰爭的有毒的武器。」原來我們要欣賞音樂必須記得同性戀者,變性者,…才會有樂趣?

這位33 歲的歌星還煞有其事的說:因為鄉村歌曲受歡迎,所以必須接受更仔細的審視,換言之就是要被批鬥。這是美國文化大革命的病入膏肓,沒有止境。

 

09/18/2023星期一

拜登政府用60 億美元跟伊朗交換的五名犯人,終於在今天上午離開伊朗,抵達第三國多哈機場。現在知道,這六十億美元只是為了交換囚犯,與美國跟伊朗談判的核子協議無關。

所以,美國用五名沒有犯罪的美國公民,跟伊朗交換了五名觸犯法律的伊朗犯人,還要給他們六十億美元?這是甚麼樣的算盤?有這樣笨的外交談判?(下圖為三名美國今晨抵達多哈機場,另外兩人要求身分保密。)

 

 

 

 

 

 

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今天用勝利的語氣說,美國這一行動讓五名無辜的美國人可以跟家人團聚。你都知道他們是無辜的,為什麼要低聲下氣的,用巨額金錢去換俘?(川普任內成功談判取回三十多名美國犯人,沒有付出一毛錢,沒有交換一個對方的犯人)

白宮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 提醒記者說:「這些錢不是美國拿出來的,本來就是伊朗的錢。」你這樣說,意思是說美國原來「扣押」伊朗這筆錢的作法是錯的啦?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是錯的啦?

在今天的記者會中,有記者問到美國如何保證伊朗政府會將這筆錢用在人道方面(食物及藥品),布林肯沒有答覆,只說在人質沒有到達美國之前不會透露。但是伊朗總統萊西已經在電視訪問中表示,這筆錢屬於伊朗人民,他的政府「愛怎麼用就怎麼用」。

布林肯還在記者會中說:「美國還會繼續努力,懲罰那些非法拘捕美國公民的國家。」你見到伊朗有哪一點被懲罰了?交還給他五名犯人,還連帶附送六十億美金,這哪裡叫做懲罰?這叫做獎勵,以後難保沒有更多土匪國家願意接受這樣的懲罰。

精明的伊朗等到昨天晚上,這六十億美元被送到Qatar 之後,才將五名美國公民釋放。人家就精明到如此,對比美國拜登那一夥人真是十足的白痴。

誰都知道這五名美國犯人根本沒有犯罪,都是兩國衝突中被德黑蘭政府無理扣押,橫加間諜的罪名。而被美國拘捕的五名伊朗犯人,則都是非法偷取美國情報而被拘捕的伊朗公民。現在他們獲得自由,但其中已有兩人表示不願意回國,一個寧願留在美國,一個願意到歐洲其他國家。這也是對伊朗獨裁政府的一個無情巴掌。

 

09/18/2023星期一

拜登之子亨特的律師團隊,今天向法院控告稅務部的兩名吹哨人,說他們針對總統之子,目的不過是要羞辱總統跟他。

根據這項訴訟的內文,列舉兩名吹哨人(告密人)謝普利Gary Shapley,齊格勒Joseph Ziegler 故意的非法的公開了他的稅務資料。並要求每一項罪名賠償一千美元的損失。(下圖:兩位稅務部官員七月在國會公開聆訊時作證。)

 

 

 

 

 

 

 

事實是,這兩名吹哨人並未公開亨特的稅務資料。他們是在跟國會的委員會閉門作證時,提出這些資料,之後由國會委員會公開。而一方面因為亨特團隊拒絕回答問題,國會的調查委員會舉行公開聆訊,才予以公開。法律專家說,亨特的訴訟毫無勝訴的理據。

而且這是公然向吹哨人開炮,等於是恐嚇吹哨人。過去民主黨多次喧囂要立法保障吹哨人,那是川普時代,只要提出對川普不利的消息,都足以受到保護。而且過去多年來,各地法院,以及媒體(包括MSNBC,及紐約時報)都公開了川普過去的稅務資料,唯一目的就是要羞辱他,打擊他,川普有提出訴訟嗎?

而且上星期,聯邦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才向法官提出請求,要限制川普的說話權利,他只不過是在演講中堅持2020 年的選舉有問題,同時指責史密斯是「變態的deranged檢察官」就要箝制他說話權利。現在亨特不僅多次攻擊吹哨人,現在更對吹哨人提出法律行動,這已經超越騷擾的地步。請問司法部以及他們的調查員,以及檢察官是否會採取行動?

謝普利跟齊格勒可能是拜登貪腐調查事件中最重要的英雄人物,他們促使大眾注意到司法部在調查亨特期間,如何的掩飾,迴避,拖延(甚至使到兩個關鍵年代的稅務起訴期限過期),之後讓亨特跟檢察官達成的甜心協議失效。但是他們卻因此失去了工作,沒有了收入,還要長期跟亨特家族打官司。

謝普利的律師團隊今天提出反擊說,亨特的策略只不過是要拖延自己的法律官司,轉移注意力,及對未來的吹哨人提出警告,這些都是違反民主的作法。

 

09/18/2023星期一

美國南面邊界的非法難民潮又現高峰,在德州南面邊界,大批男女老少難民不顧安全,從政府的「刀片鐵絲網」下面爬過,有些孩子被父母強逼爬在鐵絲網下面,邊界守衛見了不忍,將鐵絲網切斷讓他們通過。在沒有防衛的Rio Grande 河流中,繼續有男女老少涉水或是游泳渡過。上星期,一個十歲男童溺斃,另外有一個30 歲的女人企圖爬上30 尺高的圍牆時,跌下死亡。(下:偷渡客爬過刀片鐵絲網,警衛在旁觀望。)

 

 

 

 

 

 

 

這些人道災難的故事,都被美國的主流媒體視而不見。

另外,昨天有人在墨西哥Zacatecas 拍到一列開往美墨邊境的火車的貨櫃車廂內,擠滿了要前往闖關的中南美難民,他們多數是男性,見到攝影隊還齊聲歡呼。這些都是非法走私集團的安排,否則不會有這樣多人集合在同一列火車上。見到Fox News 的錄影畫面,這一列火車有四五十節車廂,每一節車廂上都有十幾到數十名的企圖闖關者。(下圖:火車上的未來偷渡客。)

 

 

 

 

 

 

 

雖然拜登政府口頭上呼籲要難民不要闖關,還說美國的邊界已經關閉,但是人口走私組織相信他們自己的直覺:只要拜登政府在位,這邊界就不會關閉。

例如亞歷桑那州的Ajo,上個星期每一天都有兩千人非法進入,迫使邊界官員讓他們進入後自由行,因為市內的所有收容所都已人滿為患。據邊界官員說,這些非法闖關者已經不限於中南美居民,很多來自非洲,中東,巴基斯坦等地。

在德州的El Paso 艾爾巴索,上星期四一日之內就有1,700 人闖入。這比前幾個禮拜每天將近一千人入境高出將近一倍。市政府警告他們已經沒有能力不讓新的入境者睡在街上,因為所有的庇護中心都已經客滿。市長Oscar Leeser 說:我們唯有將這些(新入境者) 放到街上。

Leeser 說,該市原來有四百間(旅館房間) 安置新入境者至少一天,現在增加到七百個房間,而市內已經再也找不到更多旅館房間。加上因為海關人員人手不夠,已經無法應付,新入境者將不會再被登記,留下紀錄,只有一律「捉了就放」。(下圖:剛剛抵達邊境的偷渡客。)

 

 

 

 

 

 

 

事實是目前很多邊界城市都是採取「捉了就放」的政策。好像加州的聖地牙哥。據說一些新到步者會宣稱他要到芝加哥或是哪一個城市,這些邊界官員就要為他們安排巴士或是火車,並提供車票。

上個月單單在德州的海關巡邏單位,宣稱在Rio Grande 谷地一處,就截獲了兩萬闖關者,而私自溜進來的更不計其數。不過拜登的國土安全部DHS 就宣稱,他們自五月以來「遣返」了20 萬非法入境者。

德州州長Greg Abbott 繼續將非法入境者送到那些自稱是庇護城市的地區,他在X 上面宣稱,本月內已送了三萬五千難民到紐約(一萬三千人),華盛頓(一萬一千多人),芝加哥(六千多人),費城(兩千六百人),丹佛一千人,洛杉磯四百八十人。

這現象已經引起許多民主黨主政的城市不滿,他們紛紛呼籲拜登政府改變移民政策,但是他們並非要求拜登關閉南面邊界,而是要拜登發給所有新入境者工作證,讓他們都能立即自力更生。這等於通知犯罪組織,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進來,立即有工作。要知道這些被犯罪組織安排進入美國的人都必須付錢給罪犯,每人市價兩千美元。付不出的必須工作還錢。民主黨這政策等於是幫助他們更快還錢給犯罪組織。

 

09/17/2023星期日

見到左媒為拜登找藉口,已經不再是讀新聞那樣的經歷,而像是看一齣喜劇。紐約時報著名專欄作家Maureen Dowd 昨天發表了一篇長文 Go with the flow, Joe,意思叫他順其自然。並指責拜登身邊的幕僚對他過分的「處理/控制」,特別是在記者會中的表現,結果更造成拜登太老,自己無法應付局面的印象。(下圖:左 Maureen Dowd,右拜登。) 

 

 

 

 

 

 

Dowd 舉了幾個例子,好像這星期四,拜登在馬里蘭州的記者會中說:他不能再回答問題,否則他會有真正的麻煩get in real trouble。說他當時的樣子就很擔心,好像很怕受處罰。又好像拜登在越南河內的記者會,他還在繼續回答媒體的問話,後面就響起了音樂,還關掉了他的麥克風。

這位大姊Dowd 說:公然這樣對待(拜登總統) 顯示他沒有能夠控制自己的手下,當他說話說到一半就被掐去,意味著他需要一個「看護」,他們這樣做是陷入那些川普支持者Trumpsters 的陷阱,給他們攻擊的機會。好像說給他們料中了。

對於拜登在河內的記者會中最後說:我要上床睡覺去了。Dowd 也有解釋,她說:「共和黨當然大肆利用報導,說這是老人的象徵,但那是無稽的。總統那天的行程非常長,連著五天他去了印度,越南,而那次記者會時已經過了當地的晚上九點,我以前跟總統參加過這一類旅行很多次,確實很累人的。」

這很簡單,如果一個人連這「總統行程」都嫌累,就不要做總統,更不要競選再多做五年。

對於拜登最近一再說謊,Dowd 解釋說,她跑拜登新聞35 年,他一直都有說錯話,及誇大的毛病,演說中說一些令人難以相信的所謂「事實」,所以現在當他這樣做時,不應當歸咎於他年齡老了。她承認拜登比過去「遲緩」,但他的幕僚不應當利用這些表現來操控他,想控制他,阻止他說話。她說:拜登本來就愛說一些怪味的笑話,他是 Uncle Joe,讓選民自己決定,不要阻止他。

我的天,以前川普在演說中說錯一個小數點,都要被CNN,華盛頓郵報做成頭條新聞大規模的 fact checking,現在拜登整天說謊造謠,就是 Uncle Joe 的古怪習慣,放過他?

拜登在過去一個星期說了多少天馬行空的謊言?他在九一一22 周年那天在阿拉斯加演講時,說他在九一一發生後第二天,就到了紐約市現場:「第二天我就站在紐約仰望那建築,我感覺自己看見了地獄之門。」還形容那建築殘骸的恐怖,及見到當事人跟他描述現場情況。然而他自己辦公室的行事錄卻記載他那天仍然在華盛頓,直到九一一之後九天,才跟隨一個參議員代表團到紐約去視察現場。

另外他在星期四在馬里蘭州發表演說,吹噓他的經濟政策的成就時,也發表了一段有關民主衰退的講話:「民主現在在美國正受到威脅,我們必須對抗。我在賓州大學 UOP 教學四年,我過去是教政治思想,你們都聽過每一個世代的人為了民主而戰,(在那時) 我就自己發現,這是自然的,不用信仰。」聽了這話每個稍懂他背景的人都目瞪口呆。他何曾在大學授課?他何曾在賓州大學教學一天?他跟賓州大學唯一的關係就是前幾年被那間大學頒發了一個榮譽教授名譽。而因為這身分偶爾被請去做與教學無關的演講而已。

這樣的彌天大謊也可以撒的?難怪有人說他是活在一個幻想的世界中。

但是這位紐約時報的老前輩 Maureen Dowd 卻說,這是 Uncle Joe 喜歡說的奇怪的故事之一。

Dowd 最後建議,白宮的幕僚必須恢復拜登的總統身分,讓人見到他「控制大局」的一面。不要再事事干預。問題是,如果幕僚不干預,他連演講完從那裏下台、出去都弄不清;幕僚如果不干預,他必須繼續走二十幾階梯上空軍一號及總統直升機,隨時都會摔倒;如果沒有人干預,他會不停跟記者說話,連自己想上床睡覺的話都說出來。

 

09/17/2023星期日

美國NBC 電台的星期日旗艦節目,美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一個電視節目Meet the Press (持續了76年) 從今天開始換了節目主持人,那個極端民主黨的 Chuck Todd 被踢走了,換了另一個極端民主黨的維克Kristen Welker,唯一不同的是她是女的,及黑白混血,所以在左派而言,就多了兩項「優點」。

這是維克的第一次主持節目,為了打響這一炮,爭取收視率,你知道他們怎麼做?訪問川普。他們也知道,川普是收視的保證。不過這次的「訪問」又跟過往一樣,這些左派主持人在訪問共和黨人時不是一再打岔,就是跟對方辯論。但是見到川普非常有耐心,除了若干次指出「你又在打岔」之外,努力的在空隙中說出自己要說的話。(下圖:NBC 在旗艦節目換主持人之後,第一個就訪問川普。這顯示的不是對主持人有信心,而是對川普有信心。)

 

 

 

 

 

 

首先維克就暗示,說國會共和黨展開對拜登的彈劾調查,是川普指揮的要對民主黨報復當年他們彈劾他,還質問他是否跟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談過話。當川普說有關拜登貪腐的事實相當多,而對方又阻擾調查時,維克居然插嘴說:到現在都沒有證據。之後又阻止川普說下去。她說:我今天的焦點是在你身上。

聽過這樣的訪問嗎?她說得很明顯:我們今天完全不談拜登的負面新聞,我們的焦點是挖你的負面新聞。

維克之後就提出他們左媒最有興趣的話題:一月六日,墮胎問題,他的四次起訴等等。她問:當你看到自己的mug shot 時心裡想甚麼?(這不是問題,這是幸災樂禍。)又問:如果當選,你會特赦你自己嗎?你擔心自己要坐牢嗎?

說到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川普立即解釋他沒有鼓動群眾,甚至事先要求(負責首都治安的)當時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調配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到首都預防,但是被佩洛西拒絕。他還說當時的首都警察局長都願意去作證,但是被佩洛西的調查委員會阻止。就這短短幾句話,他被打斷了三四次。維克說沒有這回事,還說:你自己是三軍總司令,你可以自己調配。事實是過去川普每一次要調配National Guard 協助對付2020 年夏天的全國動亂,都被當地的政府(市政府,州政府)拒絕了。即使這樣,民主黨還多次指控他要用軍隊鎮壓群眾。

川普還說國會現在還將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的聽證紀錄都銷毀了,這是銷毀證據。(這裡提過,這是刑事罪),但是維克也不讓他說下去。立即轉換話題說到墮胎。指責共和黨要剝奪婦女的自身生理權利。川普指出,共和黨只是要立下規矩,不像民主黨的州允許打胎到第九個月,甚至好像紐約州立法,連生下的胎兒都可以打掉(弄死)。維克立即說沒有這種事,說沒有民主黨人這樣說過。之後指控共和黨的州越來越嚴,好像佛羅里達州要限制婦女在懷孕後六星期後不能墮胎。川普說他也認為這樣做不智。他說他主張15個星期的期限,以及有「例外的」墮胎,(例如強姦後懷孕,亂倫,及對母親健康有威脅等等),所以他如果當選會充當調人,在共和黨州長中尋求中庸之道。從這裡看出,川普是一個非常有理智的保守派,不像迪山塔斯,或是前任副總統彭思,他們的立場都太強硬,很容易被媒體捉把柄。

維克又指責他說過,有辦法24 小時內解決烏克蘭的戰爭,說這樣是要妥協,讓俄羅斯繼續佔領烏克蘭的土地。還問他有甚麼辦法做到。川普當然不會告訴她。她就說川普跟普京的私交那麼好,上星期普京還說了同情川普的話,說他多次被起訴是當局整肅政敵的做法。川普說,他感激普京這樣說,因為這是事實。但是事實上,他執政時對付俄羅斯更嚴厲,除了執行嚴格的經濟制裁,還第一個(用制裁方式) 終止了俄羅斯興建Nord Stream 2 輸油管(天然氣),而拜登一上台就解除禁令,讓俄羅斯繼續興建這輸油管。維克立即幫拜登解釋說:他那是聽取德國的建議,不是美國自行作主。我的天,拜登連這樣重要的事都聽取外國政府的建議,他不知道德國一向是親俄羅斯的?他究竟是美國總統還是歐盟總統?真正白癡。

當川普說到烏克蘭戰爭死人太多,如果是他繼續執政,烏克蘭戰爭根本不會發生。又說拜登用美國人的錢資助這戰爭,如果是他會讓歐盟負擔多一點。維克立即幫拜登解釋,說歐盟集體出的錢更多。他們左媒永遠可以隨口而出沒有證據的話,之後也沒有人查證。

之後見到NBC 自己發布的消息,說川普「以對抗語氣,一再跟主持人爭論。」又說他獨力承擔一月六日事件的責任,但與此同時「繼續推動有關2020 年大選的錯誤訊息。」此外在其他重要議題上,一再的給自己迂迴的空間wiggle room (這代表他的聰明)。在節目最後幾個左派媒體人的討論中,紐約時報一個記者做下的結論是:「川普這一次是讓獨立的專業的媒體人訪問,希望更多選民可以經由這次訪問了解真正的事實。」又要說:我的天。這就是他們對「獨立的」媒體人的定義?

這就是左媒藉川普之力提高收視率之餘,再倒一把將他踩在腳底下。

 

09/16/2023星期六

過去提過好多次的,拜登政府迫切的跟伊朗的限核談判,在八月中達成之後,終於在上周簽字。拜登政府並在上星期一正式通知國會這項消息。這次的協議除了有關核子方面的條款之外,還包括互相交換五名「囚犯」,以及將因為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而被困在南韓的60 億美元也將交給伊朗。

說穿了,伊朗將他們無理綁架的五名美國人,換回了自己的五名國民(相信都是犯罪分子,甚至恐怖份子),美國還在經濟制裁期間,交還給他們六十億美元。而且我們都記得,在這一次的談判期間,伊朗高高在上的拒絕跟美國代表在一間屋子裡,中間都靠俄羅斯跟北京方面傳話。拜登一夥仍然委曲求全,低聲下氣的堅持要談判。

川普在任內時,用談判方式換回了三十多名美國「人質」,一毛錢也沒有花。拜登這一次用高達六十億美元交換五名人質,勢將助長這一類流氓國家今後更有理由拘捕及綁架美國公民,作為以後交換之用。而且這一次交還給伊朗的五名伊朗罪犯身分到現在也沒有公開,誰知道是些甚麼人?而五名美國人直都是正正當當的商人,學者。(下圖是五名即將被伊朗釋放的美國公民中的三人。)

 

 

 

 

 

川普上台後也立即取消了奧巴馬時期跟伊朗達成的所謂核子協議,因為後來證明德黑蘭政府根本沒有遵照協議,終止提煉製造核子武器的濃縮鈾。今天剛剛有消息,國際原子能協會IAEA 嚴詞譴責伊朗,說他們再度阻止IAEA 三分之一的專家到伊朗去檢視他們的核子作業,甚至阻止他們到核子設施地區。委員會的主席Rafael Grossi說,伊朗一再的不合作態度,根本無法有效的保證伊朗的核子作業是限於和平用途。

拜登政府理直氣壯的說,這六十億美元只能給伊朗作為人道用途,例如購買食品,藥物等等。然而伊朗總統Ebrahim Raisi 萊西在拜登政府宣布後的第二天,就在美國NBC 的電視訪問中表示,這筆錢是給伊朗人民的,所以伊朗政府「愛怎麼花就怎麼花」。你以為拜登,布林肯那一夥人管得住萊西那一夥人嗎?

而且你解凍了南韓等國向伊朗購買石油的六十億美元,交還給他們,豈不是助長其他國家繼續跟伊朗購買石油?你這經濟制裁是騙誰的?你一上台就阻止美國開發石油,現在公然在全世界鼓吹伊朗石油,委內瑞拉石油,俄羅斯石油及天然氣,然後再進行經濟制裁,然後再簽協議,將錢都還給他們…這是甚麼樣的蠢人才做得出來的?

見到美國媒體當天發的新聞,都興高采烈的慶祝有五名美國公民要回國了,白宮官員也以慶祝的態度宣稱勝利。

以色列一直都密切注意伊朗的核子發展,他們沒有那麼笨,是不會輕易聽信這些政府公開宣布的協議,公報。伊朗做了多少,以色列就會做多少。到時候核子戰爭就難以阻止。川普在中東打好的和平基礎,都給這一夥笨蛋破壞殆盡。

 

09/16/2023星期六

美國大選中最重要的一個搖擺州– 新罕普什爾州New Hampshire 這星期做了幾個重大決定,一個是,決定不理會該州一些反川普共和黨人的要求,以憲法第14 修正案為理由,在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時,將川普的名字自候選名單上刪除。也就是不給選民投票給他的機會。

該州州務卿Dave Scanlan (下圖) 在星期三的記者會宣布,只要川普提出角逐表格,付出一千元報名費,他的名字就會出現在候選名單上。他說,憲法第14 修正案中沒有條款規定州政府有權在黨內初選時挑選候選人。

 

 

 

 

 

新罕普什爾州目前的共和黨州長Chris Sununu 本身就是堅決的反川普人士,多次公開發言要支持其他候選人取代川普。不過川普目前在共和黨草根階層如此受到歡迎,相信Sununu 之輩都很難出手抵制。

不過除了新罕普什爾州之外,目前在科羅拉多州,加州等地仍有運動及法律程序,要將川普之名在候選名單中剔除。目前在加州一名民權律師剛剛以憲法14 修正案為名,在法院提出要阻止川普的名字出現在全國的競選名單上;而上個月在佛羅里達州,同樣的法律訴訟被一名聯邦法官批駁。一般認為,這都是反川普的噪音,最終都抵不過法律程序,會失敗告終。

新罕普什爾州州務卿另一項宣布是,該州的兩黨初選候選人登記日期由十月11 日起展開,這表示該州初選日期不變,這也表示該州跟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將正面衝突。(下:新罕普什爾州州政府前驕傲地豎立了一塊招牌,宣稱該州必須是最先舉行初選的州分。)

 

 

 

 

 

 

新罕普什爾州在過去半個多世紀,都有州憲法規定,必須是全國舉行初選的第一個州,如果有其他州分提前舉行初選,他們一定要再提前一個星期。目前新罕普什爾州每年二月第二個星期二舉行初選,之後就是愛荷華州。他們的初選結果也有先聲奪人的氣勢。但是民主黨就認為這兩個州的選民以白人佔多數,不能代表其他族裔。加上在2020 年民主黨初選時,拜登先後在這兩個州都鎩羽,(新州他排名第五位,愛荷華州他排名第四位,當時他就被認為毫無希望。直到內華達都他奪得第二位,而南卡萊蓮納州更以大多數票數奪得第一位,才起死回生。)所以他也力爭要將南卡州排到第一位,(以表示報答),將內華達拉到第二位。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並已在今年二月通過,將南卡州跟內華達的初選日期提到最前面。不過新罕普什爾州跟愛荷華州目前全力對抗DNC 這項決議,到目前都不退讓。在新州及愛荷華兩個州,目前的州長,及參眾兩院都由共和黨控制,所以更是堅不退讓。DNC 已經做出恐嚇說,如果這兩個州不改變政策,將在明年的DNC 全國提名大會中,各自失去一半的代表席位。不過這恐嚇到目前似乎沒有效果。

這些都關乎明年的總統初選選情,要靜觀其發展。

 

09/15/2023星期五

說起過去一個多星期,川普有很多利好消息。先說最新民調,昨天公布的Fox News 民調中,川普在眾多共和黨候選人中更拉大了差距,有60% 的共和黨選民支持他,比一個月前的53% 更要提高,表示他沒有參加上個月23 日Fox 的電視辯論對他絲毫沒有影響。而居第二位的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Ron DeSantis 繼續下滑,只有13% 的支持率,其他依次是印度裔的 Ramaswamy (11%) 沒有變化,Nikki Haley (5%)。見下面圖表。

 

 

 

 

 

 

川普在 (黨內) 很多族群中的支持都有增加,包括女性(+10%),45歲以下族群(+9),白人基督徒(+8),以及沒有大學教育的族群(+8),相對的,迪山塔斯在這些族群的支持都在下降。

這項調查中另一個對川普更有利,對拜登更不利的結果是,如果川普成為共和黨候選人而跟拜登對壘,川普將以48-46% 勝出。同一項調查中,狄山塔斯將以44-47% 落敗。(見下圖。)

 

 

 

 

 

 

此外,拜登在很多族群中的支持(與2020 年大選相比) 都在下降,包括郊區婦女(下降12%),黑人選民(-11%),45歲以下族群(-7%),拉丁族裔(-5%)。相對的,川普在這些族群著支持都在增加:郊區女性(+13%),女性(+10%),黑人(+7%),拉丁族裔(+7%),45歲以下族群(+6%)。以前說過,只要有一成黑人投票意向轉態,民主黨就有失敗的可能。

此外獨立選民中,支持川普的增加了10%,在2020 年大選時,獨立選民支持拜登的遠超出川普20%。

不過受到媒體的影響,至今相信川普腐敗的(56%),仍然高出相信拜登腐敗的(48%),而且有44% 的人相信,川普被起訴91 項罪名將影響到他的選情,只有20%的人認為對他有幫助,34% 的人認為沒有影響。

 

09/15/2023星期五

民主黨是毫無掩飾的要阻止川普上位。目前各項民調都對拜登不利,而川普的支持率有增無減,於是那位民主黨的打手,獨立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又發功了。他向那個左傾華盛頓聯邦法官Tanya Chutkan 提出請求,要求她下禁令,禁止川普在公開談話中提出傷害(影響)他的案件的話語。

史密斯在這項申請中指出:「川普發動了全面的誤導misinformation 及騷擾行動,等同威脅,恐嚇起訴他的執法人員,及損害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透過這些虛假不正確的公共講話,被告企圖在選舉期間損害公眾對政府的信心,甚至恐嚇那些不相信他的人。」

 

 

 

 

 

 

如果法官批准他的請求,川普將被禁止在每一次的講話中提到他自己的案子,不能自辯,不能提到任何一個與他同時被告者的名字,甚至不能在群眾大會中質疑2020 年大選結果。這就像無數的地雷給他踩。難怪保守派評論員說史密斯的這項請求根本是為阻止川普發言而「量身訂做」narrowly-tailored的禁令。而這項禁令提出的時間,剛好是在這幾天拜登的民調選情告急,每一項民調都對他極端不利的時刻,也剛好是越來越多左派媒體提出,要民主黨換人的時刻。史密斯等人就藉自己在司法部的權力,要進一步箝制川普,目的不只是要阻止他說話,而是要讓他踩地雷,等他說了他們認為不合法的話,就可以逮捕他,多加一項罪名,甚至讓他坐牢。

川普應當不會理會這所謂的禁令,他今天在自己的TruthSocial 發出呼聲:「那位deranged瘋狂起訴官史密斯,要求法院禁止第45任總統,以及目前共和黨領頭的總統候選人,以及能打贏民主黨的候選人作公開講話!…我正在競選對抗一個無能的候選人,他將司法部及警察部門當作武器,對政敵窮追不捨,居然不許我說話?我如何有機會解釋史密斯是精神錯亂的,拜登是腐敗兼無能的?」

早有法律專家指出,史密斯起訴川普的許多罪名根本是川普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現在他繼續想箝制川普的言論自由。何況他是一個總統候選人,他必須每天向公眾爭取支持。現在民主黨打不過他了,就使出這一招。且看後續發展。

 

09/14/2023星期四

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終於在今日被特別調查員懷思David Weiss 起訴三項罪名,都是與他在2018 年購買槍枝時說謊有關。前面兩項是起訴他在買槍填表時做假的聲明,以及買槍時,向聯邦發出執照的交易商(槍店)提供假訊息,還有第三項是:使用禁藥期間,非法購買槍械及持有這槍械的罪名。如果全部罪名成立,除了每一項25  萬元罰款外,前面兩項的最高刑期是各十年,最後一項是五年,合共25 年。不過一般相信他不會被判最高刑罰。(下圖:懷思。)

 

 

 

 

 

 

美國對於槍械法的規定是,購買時必須證實自己沒有使用毒品及禁藥的歷史,而長期吸毒,並因此被海軍官校驅逐的亨特在購買手槍時的表格上,都宣稱自己沒有吸毒紀錄。

懷思是德拉瓦的檢察官,他在過去五年領導調查亨特拜登的逃稅、洗錢等罪行,一直都沒有採取行動,直到今年六月,他領導的檢控官團隊跟亨特拜登的律師團達成協議,只控告他兩項有關逃稅的輕罪,而且允許他只要守行為兩年,就可以免除今後再受到任何其他罪名的起訴。這項被共和黨稱之為甜心協議的特殊寬大的待遇,在七月到了聯邦法庭被女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批駁,說是史無前例,全面瓦解之後,司法部才再任命懷思為特別調查員,另行調查。

不過共和黨方面今日指出,這是司法部虛晃一招。共和黨在眾議院的監管委員會主席康默今天指出:買槍說謊是亨特拜登所觸犯的幾十項罪行中,唯一的跟拜登(總統)無關的罪行,所以他要等懷思後續的行動,以證明這是公正司法。他還說,這一次的起訴完全不會影響國會對於拜登貪腐案的繼續調查。

事實是,懷思在調查拜登的逃稅案件時有意的拖拖拉拉,(有兩名稅務部的證人作證),已經讓亨特在2017 年之前的稅務調查及法律行動過期,而那幾年是與拜登副總統的貪腐行為最關鍵的幾年。(下面是亨特拜登將自己跟手槍的合照,放到手提電腦中存念。)

 

 

 

 

 

 

而今日特拜登的律師已經提出聲明,為亨特的行為自辯,甚至趁機譴責政敵。他的律師 Abbe Lowell 於今日發表的聲明說:「如預期的,檢控官在他們調查五年之後,違反了六個星期前的協議,這案子的證據在過去六個星期並未改變,但是那些共和黨的MAGA (川普支持者) 卻以不正當的,及政黨立場的行為干預這司法程序。亨特拜登當年只是持有一支沒有子彈的手槍11 天時間,對公眾沒有造成危險,但是檢控官以他們的難以想像的權力,在政治壓力下,嚴重危害我們的司法制度。我們確信最近聯邦法院的裁決,推翻檢察官跟我們所做的協議,是違反憲法的。事實是他沒有違法行為,我們會繼續在法院證實這一點。」

事實是,這聲明根本是強詞奪理。買槍說謊怎麼能說是「沒有犯錯」?管制槍枝一直都是拜登政府最重要的政綱之一,整天說要嚴管槍枝,都說是共和黨阻擾他這樣做,現在居然想大事化小。而且我們都記得,他不僅非法買了手槍,之後在跟當時的情婦(嫂嫂)  Hallie Biden 吵架之後,Hallie 居然將這手槍丟在一間超市後面的一個公共垃圾桶哩,而那附近還有一間中學。這是完全不負責任的持槍行為。見到今天CNN 的法律專家多次引用上個月紐奧倫斯New Orleans 聯邦上訴法庭一項裁決,說即使是吸毒者都應當擁有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擁槍權利。若反對就是違憲。

這就是民主黨及左媒目前的立場,輪到他們自己違反槍械法,就把憲法第二修正案搬出來了。

不過未來都要看政治情況。目前大家關切的是,亨特拜登是否被判有罪?如果這次被裁決有罪,他父親是否會特赦他?拜登是否會順從民意,退出競選連任,這樣做是否會減輕兒子的法律壓力,大家就算了?甚至連他自己的貪腐案子都會在媒體壓力下算了?還有懷思會否就他逃稅及洗錢,還有更嚴重的為外國政府做說客而沒有登記,種種罪名予以起訴?懷思說過這些罪行發生地點在加州跟華盛頓,如果在當地起訴他,都是民主黨的地盤,對亨特將極為有利。

未來有數十種可能的發展,每一天都可能發生變化。

 

09/14/2023星期四

杜魯多總理在2018 年第一次官訪印度,公認是一次災難之行。他們全家大大小小都做了傳統印度服裝,在印度各地拍照留念,成為國際笑柄(參見:杜魯多到印度)。這一次杜魯多再度趁G20 之便到地主國印度官訪,這次他雖然是單身身分出席,仍然是一場公關災難。雖然加國媒體對他很少責難,不過也聽到有評論員私下說,他錯失了與印度彌補關係的大好機會,而責任並不全在對方。

如果杜魯多有得選擇,他必不會前往印度作官式訪問。不過他沒有選擇,他不能沒有理由的逃避G20 這樣的國際會議。

首先,橫在兩國之間的一根「刺」就是杜魯多政府對於國內錫克教徒居民支持印度旁遮普的分離運動Khalistan 採取默認的態度。好像在這次會議,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 就拒絕跟杜魯多舉行一對一會面,之後只給了他十分鐘的「場邊會談」,事後印度外交部發表的聲明中還說,莫迪用了這會談的大部分時間「譴責」reprimand 杜魯多,說他讓加拿大成為印度分離運動的避風港。

看下面這張官方發表的兩人會談相片,就可以從兩人的面部表情,見出兩國政治領袖之間的緊張關係。

 

 

 

 

 

這冷如冰霜的關係也不是單方面的,據說在一項紀念印度民族運動領袖甘地的儀式中,當兩人握手時,杜魯多也在對方剛剛伸出手時,就明顯的縮手。這現象給好多記者見到。事後的記者會有記者問到此事,杜魯多冷淡地回答:你們可以隨便用自己的看法去解讀。

杜魯多這種種表現,或是被對待,也影響到加拿大本身利益。好像他缺席了這次會議中的一次環保午餐會Global Biofuel Alliance,盡管加拿大是印度的小麥最大進口國。而且加拿大的農業是最環保的(使用最高再生能源比例的國家),結果杜魯多的這次訪問沒有跟印度達成任何新的農業出口協議,引起好像沙士加吋省的極端不滿。

好像這樣多糗事還不夠,臨回國時,總理的座機居然檢查出了毛病,要由國內的皇家空軍帶了零件去修補。結果這回程就耽誤了兩天。這兩天據說印度方面有安排臨時「活動」給他,但是他沒有接受,就住在旅館中,你說這多窩囊?

說起杜魯多,特別是自由黨政府一再公然袒護錫克教分離主義,嚴格說起來是干預印度的內政。好像這一次,莫迪曾要求他幫助印度對付國內的極端分離勢力,之後杜魯多卻對當地媒體說:「加拿大永遠都反對暴力行為,不過加拿大也永遠都支持言論自由,良心自由,及和平示威。」

他這是將暴力分離主義當作是言論及集會自由。要知道,加拿大歷史上最大一次空難,也是死人最多的一次「恐怖屠殺」行為,就是發生在1985 年由魁北克蒙特利爾經倫敦,飛往印度德里的一班印航客機Air India 182上,被人放了兩個炸彈,機上329 人全部死亡。那一次就是居住在加拿大的錫克教徒所做。

其實了解加拿大政治的人都知道,自由黨跟杜魯多所以暗中容許錫克居民在這裡大搞分離運動,主要是看中錫克選民的選票。目前加拿大有將近一百萬錫克教徒居民,而他們都集中居住在西岸卑詩省的素里Surrey,跟安省的Brampton,影響將近20 個選區的選情。所以只要捉住錫克教徒的選票,就確保有十幾個國會席位。目前大多數錫克教徒都因為自由黨這立場而支持自由黨,所以目前加拿大選出的錫克教徒國會議員中,有12 人是自由黨(過去一度多達16人),兩人(都在亞省)是保守黨,一人是新民主黨,而這名新民主黨的國會議員Jagmeet Singh 還是黨領袖。他們都曾經或多或少公開支持印度的分離運動。

杜魯多上任以來在外交上可以說毫無建樹,他憑藉加拿大歷史上就是國際上的好好先生,凡事順水推舟,蕭規曹隨,即使是這樣還是一再出狀況。他這是靠著祖蔭,並將祖蔭的遺產都用光的做法。

 

09/13/2023星期三

拜登一再露出的昏庸老態,加上最新民調他的支持率跟川普還是不分上下,左派媒體著急了,今天華盛頓郵報再有一篇專欄呼籲拜登急流勇退,退出2024 年總統角逐。這位撰稿人David Ignatius (下圖) 據說是拜登最「喜歡」的一位專欄作家,所以相信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David Ignatius 是民主黨人,他在文章中不忘稱讚「拜登的成就」,說他是一個「成功的,有效的總統」,說「他通過了數十年來多項最重要的國內法案,外交方面,在烏克蘭戰爭方面,也達到了微妙的國際平衡,沒有將美國牽扯到戰爭中。總而言之他是成功的,有效率的。」不過之後就說:「我不認為拜登總統跟卡美拉副總統應當競選連任,雖然我佩服他完成那麼多,但如果他們再競選,我擔心拜登會抹除他任內最偉大的成就,就是阻止了川普上台。」

我的天,原來他們認為拜登最大的成就,就是在2020 年阻止川普當選。這些人真是一群眼界狹窄的極端小人。

Ignatius 提出的拜登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年齡。最近幾項民調,都說將近八成的美國選民認為拜登太老,不適合再選。連民主黨內都有69% 認為他太老,及失智。此外他也提出副總統卡美拉是拜登的一個負面包袱。他說:「因為大家關心拜登的年齡,所以難免注意到他的接班人卡美拉,但是她比拜登更不受歡迎。」他指出,卡美拉在民主黨內都不受歡迎,不過他又警告,換掉卡美拉有可能觸犯黑人女性選民,這是民主黨的一個基本選民基礎。

Ignatius 也提到亨特拜登問題,說這也是拜登的包袱之一,但是他卻將這至大問題歸咎於「拜登不善於拒絕 say no」,說他當時就應當拒絕讓兒子加入Burisma 的董事局,或是為中國的能源公司做代理。更應當拒絕兒子的要求,在他談生意時打電話他。(又要說一句:我的天!拜登根本是串通兒子向外國公司詐欺,怎麼變成是「拜登心軟」一句話就算了?亨特從Burisma 那裏一年拿一百萬年薪,甚麼也不用做。之後拜登副總統拿著十億美元經援去威脅烏克蘭總統將正在調查Burisma 的檢察官給開除。這些都當作是「無法拒絕兒子的要求」?這些左派文人怎麼都是些bird brains?腦子都是漿糊。

Ignatius 在文章中最後結論要求拜登及時退出競選。這兩天,左媒紐約時報,Politico 都有同樣的文章。要知道,他們不是為了拜登真的太老而發出此一呼聲,他們都是為了要擊敗川普,才作此呼籲。這些人的腦子都是灌了水的。

另一邊,川普的實力並未減退。左台 CNBC 今天發表的 Quinnipiac poll 民調,拜登與川普的支持率是47%-46%,等於是拉平。這是讓左媒著急的原因,他們都在文章中說:經過四次正式起訴,91 項罪名指控,他怎麼還可以跟拜登打成平手?至於在共和黨內部,川普今日仍然有62% 的支持率,遙遙領先第二位迪山塔斯的12%,第三位的是印度年輕商人Vivek Ramaswamy 的6%。其中川普支持者中,有68% 的人說「不論發生甚麼」他們對川普的支持都屹力不倒。

 

09/13/2023星期三

拜登白宮的War Room 開始發功了,就在共和黨眾議院議長麥卡錫宣布,要對拜登總統的貪腐醜聞展開「彈劾調查」之後不到24小時,白宮就向各大媒體發出信件,呼籲各媒體針對共和黨國會議員予以「審核」,因為他們基於謊言而要調查拜登總統。

這是要他們的盟友媒體去挖掘共和黨議員的黑底,這是流氓作風。這也是參照克林頓總統時代,當克林頓遭到彈劾時期,當時的民主黨跟左派媒體也大舉挖掘共和黨議員過去的黑底,包括過去是否有婚外戀,有過私生子,離婚官司是否有不良紀錄等等。不過那時候還是各盟友自發去做,現在則是白宮正式策動。

拜登的特別助理,兼白宮的法律事務發言人Ian Sams 在信中說:「經過九個月的調查,共和黨沒有找到任何證據證明總統做錯甚麼。但是眾院卻仍然在Marjorie Taylor-Greene 的領導下,開展毫無根據的彈劾調查。盡管好多共和黨議員自己公開承認,根本沒有證據支持這決定。」

這一段中有多少是歪曲事實的謊言?關注這件事的人全部知道現在已經是證據如山了。其次故意拿出MTG 的名字,說是她領導,又是誤導。再說有共和黨人「自己都說沒有證據」也是斷章取義。事實是確實有共和黨人不願意彈劾拜登(但這只是彈劾調查),那是因為一來怕對方的反彈過烈,引火自焚,二來也不願意真的彈劾成功,讓那不可救藥的卡美拉繼位。

Sams 的信中繼續說:「彈劾行動是嚴重的,稀罕的,極具歷史意義的。憲法要求必須在叛國,賄賂,或是其他嚴重罪行發生時,才進行的。但是現在眾院共和黨卻公開表示他們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這些(行為)。」

這又是每一個字都是無稽到極點。他說彈劾是嚴肅的,稀有的,輕易不能進行的,他忘了?民主黨彈劾川普兩次,一次只因為一通電話,一次是在他下台之後因為國會騷動事件引發的。至於說賄賂,現在就有聯邦調查局內部的報告FD-1023 指出拜登父子有此行為,而聯調局等等都阻止調查,這所以才是共和黨要展開正式的彈劾調查的原因。白宮敢這樣說,就是因為他們的盟友媒體從來不報導這些事情,所以可以用謊話來再度混淆視聽。

Sams 繼續說:「現在是時候,媒體加大速度ramp up 展開對眾議院共和黨人的調查,…當共和黨自己都承認拜登沒有做錯事,更不要提有彈劾的基礎。這就足以觸發媒體的警報。」

這是一個政府公然要媒體幫他們的忙,去攻擊他的政敵,而且是要媒體去挖政敵的黑底,是要媒體去做扒糞的骯髒工作。據Fox News 指出,他們知道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 等都收到這封信。其他媒體都沒有公開這封信,或是就此發新聞,表示他們都沒有異議。

記得當時川普跟烏克蘭總統的電話中,只是要對方調查  Burisma 能源公司的貪腐情況,就被民主黨攻擊為「要外國政府幫他調查政敵」,展開彈劾。現在呢,拜登的白宮要所有媒體幫助他挖掘政敵的黑幕,還不要說拜登的司法部一而再再而三的司法起訴拜登的首席政敵川普,這是徹頭徹尾的濫權。

還要多少證據你才會相信,這整個的民主黨就是一個流氓政黨?

 

09/12/2023星期二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 出現一個吹哨人出來指證,說CIA 出錢給一組研究人員,要他們修改對新冠肺炎Covid-19 的研究結果。原本這個七人小組中有六個人認為,新冠肺炎有可能由武漢實驗室洩露出來,結果將結論改作為「無法確定」。

 

這個吹哨人是到國會的冠狀病毒調查小組臨時委員會,以及情報委員會去告密的。這兩個委員會的主席今日致函中情局主席William Burns,要求知道更多內情。

據Fox News 得到的這封信件內容指出,CIA 任命了一個七人小組,都是具有相當的資歷的科學背景的研究員,就Covid 的起源進行研究及分析。最後其中六人認為,有足夠的科學及情報證據,證明有「低程度信心」這病毒是由武漢實驗室洩露出來。只有第七人,也是其中最資深者,認為是由動物發源的。

這位吹哨人說,CIA 之後付錢給這六位研究人員,要他們掩飾及改變這個「實驗室洩露」的發現,改作是由動物傳染給人類。吹哨人說,CIA 付出的款額相當大。

現在這兩位委員會主席要求中情局在本月26 日之前,交出所有相關文件,以及通訊資料。此外還包括CIA 跟其他相關機構的通訊文件,包括:國務院,聯邦調查局,衛生部,能源部門等。

中情局的公關部門今日回覆媒體詢問時的聲明中指出:中情局的作業一向都秉持最高水準及誠實態度,我們對於這項指控非常認真對待,將會切實調查,並會知會國會。

到目前,聯調局FBI 是第一個做出結論,說Covid-19 有可能由實驗室洩露的情報組織。之後聯邦能源部也在今年二月宣布,這病毒存在實驗室洩露的可能性。

我們知道,從一開始華盛頓的當權派就掩飾,阻擾有關新冠病毒是實驗室洩露的任何相關消息。原因是,親民主黨的福奇醫生Dr. Anthony Fauci (敏感及傳染疾病中心)曾經透過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長期撥款給武漢研究室,還幫助他們的研究。所以要極力掩飾病毒是實驗室洩露的說法,(過去在 Dr. Fauci 福奇電郵證明掩飾病毒真相 中解釋過。)同時全力藉這件事打壓川普。其實川普是最早經由情報當局得到消息,知道新冠病毒極有可能是實驗室洩露出來。但是因為是川普說出來,就被全世界媒體反抗,說這會製造種族歧視,不僅不相信,還全力打壓這說法。而福奇醫生因為跟拜登一夥人站在一起,後來他說的話都變成聖經,連帶新冠肺炎的起源都被政治汙染。

如果這位吹哨人說的屬實,又打開了一扇揭發「華盛頓腐敗」的大門。如果真是這樣,CIA 等機構的腐敗真是爛到了骨子裡。不要忘記,當亨特電腦出現時,他們在兩天時間內就集合了51 位中情局前後任的局長級高官發出公開信,硬是要說那個電腦是川普集團跟俄羅斯製造出來的。這夥人真的甚麼樣的事都做得出。

 

09/12/2023星期二

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 今天終於宣布,他已指示眾議院各相關委員會,就拜登總統各項濫權、阻擾調查及貪腐的指控,展開「彈劾調查」。他說,沒有彈劾調查,目前眾議院的各項調查受到阻擾,得不到應有的效果。(下:麥卡錫今日在國會宣布,對拜登展開彈劾調查。)

 

 

 

 

 

 

 

麥卡錫說,這項彈劾調查將由眾議院監管委員會House Oversight Commission 的主席康默James Comer 領導,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以及Ways and Means 委員會主席Jason Smith 共同進行。

麥卡錫在作此宣布時強調,拜登總統過去確實多次向國民說謊,說他從未參與亨特拜登的外國生意,甚至說過不知道亨特曾經被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聘請做董事,年薪一百萬美元。現在麥卡錫說,多名證人指出拜登確實參與了兒子亨特與外國商業夥伴的生意討論,至少在兒子談判生意時打過二十幾通電話;國會又查出,拜登家族設立了二十多個空殼公司,將外國電匯的至少二千萬美元匯款,轉移到九個家人(包括孫子女)的戶口中;其中至少有150 次的轉帳被銀行標記為「可疑轉帳」;但是眾議院在進行調查時,一再遭受阻擋、抵制、甚至阻擾。彈劾調查將擴大眾議院的傳票權力,加速得到結果。

不過拜登白宮已在今日做出反應,白宮發言人Ian Smith 在聲明中說:「共和黨的眾議院調查總統已經九個月,至今沒有發現證據證明拜登做錯事。他們自己的議員都這樣說。他說要先進行投票再展開彈劾調查,現在反悔,因為他沒有足夠票數。這是極端政治行為的最惡劣作法。」

麥卡錫今天沒有解釋他何以改變主意,不經過投票程序,就展開彈劾調查。其實彈劾調查無須經過眾議院的投票,過去民主黨的佩洛西在對川普進行(第一次)彈劾之前,也沒有經過投票,現在民主黨就指出,當時麥卡錫就攻擊佩洛西此舉不合法。

目前共和黨在眾議院只有十票的多數,據說其中多位屬於民主黨選區的共和黨議員對於這項調查持有疑慮,麥卡錫不確定他可以得到足夠票數。

其實目前越來越多美國人相信,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確實牽涉到他兒子亨特在外國的生意。根據CNN 跟SSRS 在上星期所做的民調,有61% 的美國人相信,拜登在亨特的生意中確實有多少的參與,更有42% 的人認為,拜登的行為非法。18% 的人認為拜登的行為違反道德操守,但是不違法。另有38% 的人就不相信拜登牽涉到亨特的外國生意。

其實拜登貪腐的證據已經堆積如山,其中包括多名證人、吹哨人,都在這裡陳述過多次。最確鑿的證據存在於亨特拜登的電腦裡面,以及拜登自己在電視機前說的,他拿著奧巴馬給他的十億美元的經濟援助,強迫烏克蘭總統將正在調查Burisma 的檢察官開除。只是到現在民主黨就是不願意承認這些「事實」,還強詞奪理說共和黨沒找到證據。

較早時報導過,拜登的白宮已經成立了War Room 作戰室,模仿當年克林頓總統受到彈劾調查時期的作法,聘請了二十多位律師,決定對共和黨的調查進行反抗。當年克林頓及民主黨就進行焦土政策,成功地將克林頓的性醜聞,轉嫁到共和黨身上。一位色情雜誌Hustler 發行人甚至以重金一百萬元,徵求共和黨議員的醜聞。多名共和黨議員被揭發有性醜聞或其他醜聞,(連當時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 離婚時的爭議都拿來擴大成為醜聞),還有共和黨議員被迫辭職。要知道民主黨的手法是不擇手段,沒有底線的。

 

09/12/2023星期二

紐約市的migrants 非法移民問題越來越嚴重了,自去年八月到現在,德州一共用巴士運載了超過十萬名非法入境者到紐約市,其中將近三分之一是兒童,現在學校開學,突然間湧進數萬名新學童,而且大多數都是不懂英語的學童,不僅是學校無法應付,其他如住宿問題,醫療問題也都是紐約市急迫要面對的問題。

而德州自從去年八月開始運送非法入境者到紐約,之後運載的人數也在急速增加。目前是一個月一萬人,總數已經達到十一萬。其實過去幾年紐約市一直都開大口宣揚自己是庇護城市,來者不拒,甚至保證提供住宿,醫療,及教育,所以現在要做到這些承諾時,發現難以對付。只有讓數以百計的難民住在街頭,只有那些有子女的家庭獲得住宿安排。即使是這樣,已經引得不少紐約市居民難以忍受。過去幾星期紐約市居民,還有附近史丹頓島Staten Island 的居民,都發起過示威行動,抗議這樣無條件地接收難民。要知道紐約州,特別是紐約市基本上都是民主黨擁護者,每次選舉都有七成以上支持民主黨,所以這樣大規模的抗議行動實屬難得。(下圖:紐約市/左,跟史丹頓島/右居民上個月都發起抗議行動,群眾中有人高舉川普的旗幟,所以都被媒體指稱是川普支持者發動。)

 

 

 

 

 

 

 

根據紐約Sienna College 最近所做一次民調顯示,紐約市居民中82% 認為這難民問題是嚴重的問題,更有58% 希望政府能終止非法入境者由南面無限制的進入。

紐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 的喊救聲音也越來越急迫。他在本周的一次Town Hall 公眾會議中指出:這次危機事件將會摧毀紐約市。過去他只叫罵一個人,就是德州州長艾伯特Greg Abbott,說他是瘋子,不負責任地將這些只不過尋求政治庇護的人當作「政治皮球」到處送。但近來他開始攻擊拜登政府,說白宮見到紐約這樣子,卻毫不支持:「我們完全得不到白宮的支持。」(下圖:剛剛抵達紐約的非法入境者,排隊等待援助。)

 

 

 

 

 

 

過去說過,民主黨的團結是固若金湯,雖然亞當斯的攻擊算是含蓄的,卻已經引起左派媒體的注意,甚至攻擊。左派電視MSNBC 的王牌節目之一Joy Reid’s primetime show 的製作人Ja’han Jones 在網路上發表文章,說亞當斯的想法是bigoted thinking,種族偏見的想法,說他是「跟隨右派的指示說話」,一些左派媒體人甚至開始說,亞當斯是「黑色的川普」。從這些話你就可以知道左派人士的腦子,每一次你要求大家守法,他們就給你扣上種族歧視、甚至白人至上的大帽子。(下圖:左亞當斯,右拜登。)

 

 

 

 

 

CNN 也注意到這問題,他們的角度也不是從基本上解決問題,而是集中在亞當斯跟拜登之間的矛盾上面。CNN 在九月一日發的專文中指出,因為亞當斯對白宮的不滿,已經造成「白宮跟市長辦公室之間」的關係完全斷裂。CNN引用白宮官員的話說,拜登的2024競選團隊急需紐約市的支持,白宮團隊並派出了專人負責重新拉攏雙方的關係,不過據說亞當斯更不高興,他認為他過去可以直接跟白多名高層直接溝通,好像前任白宮幕僚長Ron Klain,現在卻要跟一群下層官員接觸。

CNN的文章也是站在拜登政府的立場說話,一方面說拜登政府已經給了紐約一億元以上的津貼,資助在難民住屋上面的支出,又說,亞當斯的做法無異是幫助共和黨做文宣。過去提過,因為亞當斯對拜登政府的不假辭色,拜登2024 競選團隊已經將亞當斯從團隊中除名,換上了紐約州長Kathy Hochul,目前明顯希望修補這關係,以免真正破裂。何況亞當斯需要的不過是「錢」,民主黨對於使用納稅人的錢從來都不手軟。

其實德州「分派」非法入境者的措施不只是針對紐約市,其他多個自己宣稱是庇護城市的民主黨城市都有份:首都華盛頓,芝加哥,費城,丹佛,洛杉磯,波士頓…單單在上星期二,德州就送了三萬五千難民到這些城市,其中一萬三千人到了紐約。另一個公開喊救的地方是麻省,這裡的民主黨州長Maura Healey 已在上個月宣布緊急狀況,並動用國民防衛軍幫助解決難民問題。

這些民主黨政府不想一想,人家德州是怎麼應付的?德州單單一個月就面對七八萬非法入境者。德州自己使用各種方法阻止,拜登政府還處處刁難,好像德州使用巨大水泡在Rio Grande 上阻止難民游水進入,拜登的司法部還上告法院說此舉違法。

左派跟右派的腦子真是在構造上就不一樣,所以這左右之爭是將永遠持續下去。

 

09/11/2023星期一

拜登的老邁失智在國內是大家見慣的「情況」,但是他這回到印度跟越南外訪,就將這難堪的一面呈現在全世界的媒體面前。甚至在記者會還未結束,就說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們怎樣,但是我要上床睡覺去了。I’m going to go to bed.。

 

一個多星期前,有關拜登的一本傳記才透露,拜登經常對身邊的人說,他感到疲倦。這是老人病的象徵。他作為一個普通老人都感到精神不夠,現在卻是世界最重要國家的元首,而且在競選要再多連任四年。這豈不是開玩笑?

而且如果你有看那天(星期日)在越南舉行的記者會,還會見到他不斷地搜索面前的紙張,似乎要找出發問的名單,口中還念念有詞地說:「我只是跟隨命令,他們給了我五個名字。」最後在第五個問題之前,這樣說:「手下,這名單上還有人沒有叫到的嗎?」這位總統不僅在記者會叫記者發問,都要「遵守命令」,當他按照「規定」叫了五個人名之後,還有記者繼續「叫問」,當他回答了幾句之後,麥克風卻被切斷了,聽見白宮女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宣布:多謝大家,記者會結束。不僅如此,還被放了背景音樂,顯示是要淹沒他的聲音,只見到他的嘴在動,聽不見聲音。

可以想見,白宮幕僚幫他選擇了五名「友善的」新聞社的記者發問,而且連問題都過濾過,之後那些都是白宮沒有「過濾的」問題,所以阻止他回答。

所以今天美國總統的背後,還有一群更高的「指示者」。

拜登在那26 分鐘的記者會中,也有很多不知所云的地方。例如法國的 AFP 記者問到,目前 G20 各國對於化石燃料沒有統一的立場時,他就要藉電影中的一句台詞攻擊跟他立場不同的人。他說他的一個弟弟很喜歡引用約翰韋恩電影裡的台詞,說:約翰韋恩在一部電影中,飾演一位印地安事務專員,有一次他跟三四位戴了羽毛的印地安人談判,他要對方「跟我來」,我們會照顧你,一切都有安排。那些印地安人就說:你們都是些說謊的,狗面的騎兵,…拜登就說:現在那些狗面的說謊的騎兵,就是那些否認有氣候暖化的人,他們否認了那麼久,現在都不得不承認確實存在。

你聽得出他的語無倫次嗎?而且立即有熟悉電影的人說,約翰韋恩沒有在電影中說過那句話,其中最接近的是泰隆鮑華Tyrone Power 在1952 年的一部電影Pony Soldier 裡面有一句,但是也相差很遠。他說的是:The pony soldier speaks with the tongue of the snake that rattle。

以前就說過,拜登最擅長信口開河,這又是一例。而且這整段話都離題,與問題毫無關係。

其實拜登在G20 會議中的講話,除了照稿子念的之外,也讓與會各國元首感覺身在霧中。他每一次發言都好像喃喃自語,沒有人聽得懂他在說甚麼,即使聽懂了也不知所云。一度見到畫面中其他元首都露出不解的表情,他們心理怎麼想?猜都猜得到。

拜登的「時效」真的就快要到期,他這樣瞌睡想上床,究竟是誰逼他繼續做下去?想來只有一個人,就是兒子亨特。因為他一下台,亨特就難免要坐牢。他這愛子心切真的是要逼他死在位置上。

 

09/11/2023星期一

過去兩年,我們聽說了好多恐怖的故事(新聞),說加拿大天主教會辦的原住民子弟小學過去經常發生虐待兒童,及造成大批兒童死去事件。還有新聞繪聲繪影的說,在這些教會學校舊址探測到有一個地方掩埋了六百多兒童屍體,還有一處發現有215 具兒童遺體。這些新聞使用的字眼是discovery,found,bodies,讓人相信遺體已經被發現。加拿大政府還設定了國定弔唁日子,媒體跟民間更逼使天主教會做出賠償及道歉,連教宗方濟各都親自到加拿大做出道歉。(下圖:教宗方濟各到加拿大親自致歉。)

 

 

 

 

 

 

但是這些都是誤導新聞,因為所謂的「發現遺體」只是使用雷達探測器,「探測出」地下有遺體的形跡,之後就說是「沒有標誌的墳場」。一個新聞甚至說,探測到地下的兒童只有三歲。

現在經過兩年的渲染跟傳說之後,有關方面終於第一次在可疑的地方開始挖掘,這是一處在緬尼托巴省Manitoba 的一個原住民社區Pine Creek First Nation 附近的天主教會Our Lady of Seven Sorrows Catholic Church。工人在這教會的地下室以及附近一共14 個地點進行挖掘,經過四個星期的挖掘之後,在八月下旬證實一個遺體也未發現。

這是在所有的喧嚷之後,第一次在雷達探測到的可疑地點的進行挖掘,就證實所謂的雷達探測根本就是虛幻的,完全不能當作是證據的。但是過去兩年媒體大張旗鼓的報導,跟政府的配合行動,完完全全是官方的新聞,官方的報導。加上去年七月教宗方濟各親自到加拿大來,向原住民社區道歉,更是國際認可的消息、事實。現在證實根本是一個如假包換的虛假新聞。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媒體串通政府製造的至大騙局。你怎麼可以將雷大探測器的「發現」當作事實來報導?(下圖:當時在加拿大,各地都有儀式,供居民弔唁無辜死難兒童。杜魯多總理還下令所有聯邦機構都下半旗。)

 

 

 

 

 

 

 

 

而更大的騙局是,這一次挖掘行動導致的結果,卻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報導。到現在只在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跟Fox News 見到各有一篇,連加拿大自己的媒體都全面封鎖了。

據說,當時所謂的「發現」,只是由一間無人機公司的地下探測儀器探測過,就向全世界發新聞稿說「發現了遺體」。這讓我想到昨天在這裡提到的一位氣候科學家Patrick Brown 說的,今天只要是配合「他們」想法的理論,就會得到支持,採用,如果你的想法跟他們不一樣,就別想有人聽你說。

紐約郵報訪問了蒙特利爾大學的一位歷史系教授Jacques Rouillard,他說:「我不想用詐騙hoax 這樣的字眼,不過這件事前前後後有太多沒有證據的虛假的事情廣為流傳。」另一位亞省卡格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lgary 的教授Tom Flanagan 就說得比較坦率,他說「這件事是加拿大歷史上最大的假新聞。所有的所謂的失蹤兒童跟無名墳墓,都是基於沒有證據的傳說。」(下面是兩年前新聞報導證實有大批兒童受到虐殺後,卑詩省Kamloops 的一個原住民學校遺址立即設立了紀念碑。)

 

 

 

 

 

 

 

其實在2021 年八月在東岸的Nova Scotia,當地也證實了一個所謂的原住民學校集體墳地,事後發現當地掩埋的遺體是比這間天主教會學校存在更早一百年的墳場,與教會學校無關。但是這一類真正的新聞,就得不到媒體跟左派(自由黨)政府的重視。

事實是,自從19世紀末到1990 年代,一共有15 萬原住民兒童接受政府及天主教會辦的學校的教育。據官方統計,也就是加拿大政府成立的調查單位Truth and Reconcillation Commission 的估計,期間有3,200 名兒童因為疏忽及「虐待」死亡。另外一個估計是在那七八十年間,有四千兒童死亡。這樣的死亡率絕對不是特別高的死亡率。

至於說「虐待」,過去我也多次解釋過,(我在加拿大歷史書「加拿大歷史1492-1892」中也提到),天主教會最早到加拿大,目的就為了傳教,以及提升原住民的生活水準。很多苦修神父跟修女為了這個神聖目標不僅過著艱苦的日子,甚至犧牲了。他們辦學校也是為了讓原住民兒童受到教育,幫助他們改變生活習慣,過更好的日子,還發給他們制服,牙膏牙刷…在當時,或許有體罰這回事。或許因為這些兒童不習慣,就說受到虐待,還說強迫他們跟父母分開。大家捫心自問,天主教會為什麼要辦學校來虐待兒童?

但是這些話現在都不能說,只有一個保守黨的女參議員Lynn Beyak 說過幾次,就被媒體不斷攻擊,媒體跟自由黨還發出呼聲要剝奪她的上議員資格。另外在緬尼托巴省,一位法官James C. McCrae 就因為寫文章,說他懷疑有大批兒童被教會集體掩埋,受到原主民社區跟CBC 的攻擊,結果被迫辭去了法官職位。還有加拿大開國總理John A. Macdonald 也因為任內支持原住民學校,他的銅像都被潑油漆,甚至被砍頭,而蒙特利爾市政府剛剛決定,因為原住民學校的「屠殺」醜聞,將不再豎立他的銅像。

這件事再度證實,我們生活在一個真假不分的世界,甚至黑白顛倒的世界。

 

09/10/2023星期日

如果你是只看主流媒體的新聞,肯定不知道川普在民間的人氣。目前是,他所到之處都有群眾自發的歡呼。這跟其他政客出現在公眾場合時的情況完全不同。其他政客都要挑選在那些歡迎自己的地方露面,要不就是事先安排自己人在場,製造歡迎場面。川普不必,他自有群眾發出瘋狂的歡呼。

就在昨天,川普出席了愛荷華州一項足球比賽 Iowa-Iowa State game 賽前的 Tailgate 派對,最初他向群眾拋擲足球,可以見到男的女的,黑的白的群眾都伸出手臂表示歡迎。

 

 

 

 

 

 

 

他還在一個BBQ 前面幫忙翻漢堡,身邊立即聚滿了大批人群,如果沒有空間限制的話,可以說有上千人之多。這些人全部伸出手機拍照,可以說水洩不通。之後當他走開時,人群跟著他走動。群眾還發出USA ! USA! 的呼聲。我見到有人將當時的畫面放到X (前推特)上面,可以見到萬頭鑽動,無邊無際。

 

 

 

 

 

 

 

這場球賽在下午三點半開始,當川普走進球場時,還有群眾發出four more years 的呼聲,表示支持他再當選四年。這些都有群眾在網上發出的畫面可以證實。

但是當我到網上去查證這新聞時,見不到主流媒體有任何報導,僅有的報導,其標題真是可笑,Yahoo News 在加拿大網頁上的標題是:川普在愛荷華州足球賽前受到群眾booed噓聲,不過也有歡呼聲cheers。另外一間deadline.com 的標題則是:川普在愛荷華州的Iowa-Iowa 比賽出現,受到Mixed Reaction 不同反應。你就知道,這些根本不是新聞,根本是參雜了自己幻想的報導。

另外在上星期三,川普到紐約的洋基棒球場看球賽。當打到第七局時,現場奏出God Bless America 的音樂,群眾都起立。這時有人在球場上方掛起一面巨大的川普旗幟,上面除了川普的頭像,還有巨大的標語:川普或是死亡:1776-2024,意思是,如果不選出川普,美國就亡國了。

 

 

 

 

 

 

 

好多人將現場的過程放上X,並發出評語說好cool!,也有現場觀眾說,這面旗子掛了好一陣,直到終場,也沒有受到驅逐或是管制。

據說懸掛旗幟的人是Dion Cini,他並且在自己的網頁TrumpSwag.com 上出售這面旗子。據說另外在同一個球場在星期日下午的一場比賽中,也有人在同一個位置懸掛了一面Finish the Wall (建好圍牆) 的旗幟,也是支持川普的。那面旗幟也在Cini 的網頁上出售。

我記得當川普第四次被起訴時,也有人群自動聚集在紐約的川普大樓前,高呼支持他的口號,以及高唱God Bless America,要知道這是紐約,民主黨的地盤。

目前的情況又好像2020 年上次大選前的局面,到處都有人高舉川普旗幟聚集。上星期,民主黨的元老之一,DNC (民主黨全國大會)前任主席Donna Brazile 在ABC 的電視節目TW 中哀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有如(尼采)說的:打我不死的,會讓我更強壯。現在他一再被起訴,卻讓他更強壯?用那一張醜陋的警方 mugshot 居然籌款到兩千萬元?無疑的,這是一場 movement 政治運動。」

Brazile 說,過去她只在雷根(Ronald Reagan) 時期,跟奧巴馬時期見過類似的政治運動,但都不及目前川普的運動這樣。她還說,這情況讓人害怕:他可怕,他醜陋,不管你怎麼形容他,這是一場運動,我們無法不尊重這一場運動。

對比拜登,他現在出現在哪裡四周的人都無動於衷。

2020 年大選前,我這裡紀錄了很多美國群眾自發的支持川普,情況不只在中西部內陸地區,甚至在加州,好萊塢,紐約,東北地區等等都有。所以如果不是媒體聯合聯邦調查局,中央調查局,以及推特等等的鎮壓對川普有利的新聞,如果不是大選時民主黨用各種方式舞弊,川普應當是毫無疑慮的的比2016 年的得票率還要增加很多。

 

09/10/2023星期日

由於川普在黨內黨外的支持率居高不下,或是說跟他被多次起訴之前沒有分別,於是民主黨跟那些反川普分子立即想出跟進策略,紛紛利用他跟2021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關係,要利用憲法第14 修正案,剝奪他參與2024 總統選舉的資格。

 

 

 

 

 

 

現在那些反川普分子Never Trumpers 紛紛在法院中提出訴訟,說川普涉嫌策動或是參與「叛亂」罪名,沒有資格競選公職,更不要說競選總統。此外已經有三四個州分的民主黨政府,發動在該州的選票上,除去川普的名字,讓那些即使想投票給他的選民都沒有辦法投票給他。

你聽過這樣無稽的事嗎?選戰打不過,就用各種司法途徑,政治途徑阻止川普打贏這場仗。這是完完全全的政治干預選舉,干預選民的投票權利。過去共和黨只是要選民投票時提出身分證明,就被民主黨大吵大鬧,說共和黨壓制選民投票權利voter suppression。而他們就可以將一個最受歡迎的候選人除名?連第三世界的獨裁都未必敢這樣做。

其中一個官司是八月底由佛羅里達一名民主黨律師Lawrence Caplan 代表兩名選民向法院提出的,說是以第14 項修正案為由,要法院將川普的名字自佛羅里達州的選票上除名。結果一星期後該州一名聯邦法院法官Robin Rosenberg 就迅速裁決,說這原告缺乏立場提出此一挑戰。這名女法官還是奧巴馬總統任命的法官,根本沒有提出有關14 修正案的解釋,只是說這三名原告因為是個人身分,沒有立場/理據提出這控訴,並且說,過去已經有兩次類似的案件,要將參與一月六日事件者自選票除名,已被法庭推翻。

事實是,每一個法律學者都相信,類似的訴訟最後都會被送到最高法院接受裁決,而最高法院(即使不是以目前保守派佔多數的局面),都肯定不會過關。不過民主黨跟左派團體到目前就是不甘心,還在想是用其他辦法,要阻止川普競選。現在這一夥人正在積極推動那些民主黨主政的州分,將川普的名字從選票上除名。目前在每一個州州務卿都有權利決定,一個候選人是否有資格參選總統。其中新罕普時爾州New Hampshire 的司法廳長 John Formella 上星期就說了,他正在仔細審核相關資料,之後就會決定川普是否合資格參選總統。此外密西根州的州務卿Jocelyn Benson 也在左台MSNBC 上面表示,她正在跟其他州的選舉官員討論,是否有這樣做的可能性。這些州分包括:喬治亞州,內華達州,賓州跟亞利桑那州。而且她認為,站在憲法上面討論川普的合法性,是適當的做法。不過在亞利桑那州,州務卿Adrian Fontes 就表示,他不認為他有合法權利,將川普除名。此外在新罕普時爾州,密西根州,都有法律團體或是個人選民向法院訴訟,要將川普的名字從選票上刪除。

事實是,到現在拜登的司法部都無法將川普跟一月六日騷動事件牽上關係。司法部檢察官Jack Smith 起訴川普與一月六日有關的四項罪名,沒有一項是指他策動、發起群眾騷亂,可見他們根本沒有證據。現在居然要因為這件事將川普除去競選資格?

美國的憲法中第14 修正案是在美國內戰之後設定的,目的是阻止那些在內戰之後不認輸,繼續要爭取成立獨立政府的人,自組政府,或是參與角逐政府公職。其中第三項是這樣說的:「沒有人若是過去參與過叛變,起義行動對抗美國政府,或是資助敵人對抗美國,應當競選成為聯邦及州政府的參議員或是眾議員,或是角逐總統或副總統,以及其他民間或是軍事職務,…或是從事行政、司法官員職務。」

這些人現在就要將川普,一個最愛美國的人,當作是起義叛變與美國為敵的人。他們無中生有製造川普通惡的罪名,長達五年,直到杜倫報告John Durham 出爐揭發真相,現在又藉一月六日事件,要將川普自選票除名。他們真的是法寶一件件用盡。這是史無前例的,也證明川普是他們史無前例的威脅。

 

09/10/2023星期日

美國一位氣候科學家最近自己揭發,說他為了讓科學雜誌刊登自己的文章,就故意在有關氣候變化的一篇文章中刪除重要的事實,也就是「自我審查」。

這位地球與氣候科學家布朗博士Patrick T. Brown 說,這些學術性雜誌的編輯,他們決定刊載那些文章的標準,都是集中在氣候變化的「危險」方面,而非尋求解決辦法。而且會摒棄與他們立場 certain narratives 不同的文章,他就盡量配合他們的論點,以爭取在英國的權威學術性刊物 Nature 上有一席之地。(下圖:布朗教授)

 

 

 

 

 

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講課的布朗,他說的這篇刊登在八月30 日的文章是討論加州時常發生的山林大火,他說他在文章中專門探討氣候變化跟這些火災之間的關係,對於其他因素就一字不提。不過他在上星期就在X (前推特) 發表了一個帖子:I left out the full truth to get my climate change paper published,這是一篇非常坦白的文章,他說:「我的一篇文章剛剛在Nature 上發表了,因為我知道他們的立場,我就依著他們喜歡的narrative 去寫,但那不是研究科學應有的做法。…我有意的只強調氣候變化一個因素,如果我加上其他因素,就會稀釋其論點,好像Nature,還有Science這些有份量的刊物就不會採用。」

他說:更坦白些說,今天的氣候科學已經不再注意議題的複雜性,只是集中每天警告大眾氣候變化的迫切危險性,這樣的做法,只是提供了更多的不準確信息,後果是更無法解決實際的問題。

布朗在文章中以夏威夷剛剛發生的山林大火為例,他說,百分之八十的野火都是人為因素,與氣候變化無關。好像夏威夷茂宜Maui 的火災,就是古老的電線走火造成,氣候變化即使是其中一個因素,但絕對不是媒體每天描述的唯一的重要因素。

布朗還引用了美聯社AP,公眾電視台PBS的NewsHour,紐約時報,彭博社Bloomberg等新聞社的報導,全部都以氣候變化為夏威夷火災的唯一因素,他說「這些單一的故事主題」就是媒體對這些報導的記者的酬庸。而他就是在這種環境下,對自己的文章進行自我審查。

布朗說,他其實認為目前各地政府不注重「森林管理」作業,才是造成山林大火的主要因素,而且就是因為各地政府改變了對森林管理的觀念,才造成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面積的山林大火的發生。

不過可以預料到的是,Nature 發出聲明自辯說:我們的編輯選擇文章的唯一標準是,這研究是否符合我們刊登文章的標準,例如是否有足夠證據達成結論,是否具有科學重要性,以及其結論是否符合廣大讀者的興趣。

其實不管Nature 如何解釋,我們早就發現了,所有的學術機構,刊物,左傾政府,媒體目前只有一個方向,就是每天如雷貫耳的強調氣候變化的重要性,凡是有人敢提出其他意見的,就被扣上climate change denial 的大帽子。

至於布朗的這篇自省文章,你也不要想在主流媒體上見到。

 

(休假中,暫停發稿一星期。)

09/01/2023星期五

過去兩個月,聽到兩位保守派的評論員說到,擔心川普被暗殺的可能。一個是離開 Fox News 的 Don Bongino,他做過祕密警察,說雖然有千千萬萬的美國人支持川普,但是擔心有不少的被媒體灌輸仇恨的美國人,會走極端,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行為。(下圖:Bongino 跟川普。)

 

 

 

 

 

 

這星期,也是離開Fox News 的塔克卡森Tucker Carlton 在一項訪問中說,美國正快速步向暗殺川普的道路。卡森是星期三在Adam Carolla 的Podcast 中這樣說。他說:「他們向他抗議,他們用所有不好的名稱冠在他身上,他還是贏了。他們兩度以莫名其妙的偽裝罪名彈劾他,他們在一月六日事件中製造了無數的罪名,彈劾他,都沒有效果,他還是屹立不倒,而且越來越受歡迎。之後他們就開始起訴他,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每一次他都更受歡迎。…都不成功,下一步會怎樣?」

他說:你說呢,甚麼都試過了,只有快速步向暗殺行動,只是沒有人會這樣說。

我想這是一個陰影,沒有人願意提起的陰影。因為左派媒體不想讓川普成為一個右派的烈士。而且川普若是受了損傷,肯定是左派及民主黨下的手,他們不想有這樣的下場,何況他們有媒體在手中,運用起來更有效。右派當然也不願意提起這可能性,那些Nerver Trumpers 心態跟民主黨一樣,而支持他的人自然也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

一星期前,卡森訪問川普時也這樣問他:「他們抗議你,上百萬人的抗議行動,之後彈劾你兩次,現在一次又一次起訴你,我想,下一步會是暴力行動嗎?你擔心他們會試圖殺死你?說實話,難道他們不會嘗試?」當時川普沒有作答,大約這問題根本沒有在他心裡註冊。

的確,媒體的集體力量已經讓一半美國人仇恨川普。過去幾天川普在黨內的支持率已經開始動搖,迪山塔斯那邊也有意重振旗鼓。依照卡森的邏輯,川普越強,他受到傷害的機會就越大,如果他的支持率開始下滑,那仇視或許也就減輕。左派不要成功的保守派。失敗的保守派越多越好。

 

09/01/2023星期五

只要有留心拜登家族貪腐新聞的人都會知道,拜登父子貪腐的證據不斷地湧現,從2020 年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裡的電郵跟收據,到一個又一個證人的出現:巴布林斯基(他們自己聘請的經理),聯邦調查局線人提供的檔案FD-1023,到國會共和黨從銀行資料查出的20 間空殼公司,從羅馬尼亞,烏克蘭,俄羅斯,中共轉匯的兩千多萬元,分給全家九個人;還有亨特拜登在WhatsApp 上親口恐嚇中共官員的證據;到亨特另一個事業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的親自證詞,以及最近幾天發現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使用三個假名,將自己的公事議程都轉發給兒子…

所以共和黨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一再表示眾議院將展開對拜登總統的彈劾調查Impeachment Inquary,他強調不是展開彈劾,而是彈劾聽證,因為到現在司法部、聯調局,商業部,國家檔案室,各大銀行全部都在拖延阻擾,每一份資料都要使盡所有方法,動用傳票subpoena 才會交出來。展開調查只是更容易取證。而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 本周更宣布,這調查可能一個星期內就會展開。

今天的消息,拜登的白宮已經先行一步,成立了對付彈劾的war room,聘請了24 名律師及法律助理,針對及應付共和黨的調查。這就是說,你還沒有行動,我就先有行動。白宮一名助理還搶先跟新聞界表示:近代歷史上沒有一次彈劾行動是基於「沒有證據」而採取的。見到好幾份左媒都是以這樣的立場發稿。沒有證據?你們彈劾川普時,只憑一個告密者聽到的一通電話,就大張旗鼓的彈劾他了。而且事後證實,他跟烏克蘭總統那一通電話根本沒說錯,目前的證據99.9 % 已經證實了拜登家族收取賄賂:亨特拜登一個吸毒者跟他的夥伴,憑空得到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兩份五百萬元的薪水,之後拜登就拿著美國納稅人十億美元的援助金,去威脅烏克蘭總統在六小時之內開除正在調查那間能源公司的檢察官。而且阿柴證明,Burisma 的CEO 明白說了,聘請他們就是要阻止他們被調查。

而川普只是打電話要烏克蘭總統調查其中的貪腐行為,他就被指責是「鎮壓政敵」被正式彈劾?現在拜登司法部一次又一次以虛無飄渺的罪證起訴他的主要政敵川普,這與川普的一通電話相比,才是真正的鎮壓加迫害。還不要提他們在調查拜登罪行時的slow walk(拖延阻擾),這是稅務部兩名吹哨人宣誓作證的證詞。

只是我這邊重複又重複說的事件,美國的媒體卻一句也不報導,任憑拜登的白宮血口噴人。今天見到的左媒的報導都是說:盡管共和黨眾議院調查了八個月,到現在都見不到實質的證據,但是麥卡錫卻堅持說,他們見到有「貪腐的文化」在發生。字裡行間都是在損共和黨。

報導又說,拜登的白宮其實在今年一月共和黨得到眾議院之後,就開始展開行動,研究共和黨的每一項指控,之後採取針對性的反擊。

其實政黨這樣做很自然,只是這個政黨的所有文宣都被媒體拿去當作新聞報導。他們事半功倍,共和黨就事倍功半。

而且主媒每一次的報導都會強調,共和黨在眾議院只有五席的多數,而共和黨有15-20 個眾議員是在「拜登的選區」當選的,他們對於彈劾拜登都抱遲疑態度。而且暗中策反那些議員。並說彈劾拜登之舉都是MAGA (川普支持者)的極端行為,到頭來他們會引火自焚。

為什麼彈劾川普那樣容易,一次又一次,彈劾拜登還沒開始,只是調查已經聽到這樣多雜音。

 

09/01/2023星期五

現在距離2024 年美國大選還有一年多,但是虛假消息,造謠新聞已經無孔不入。我的電腦每一次要開啟互聯網時,就會跳出一大堆新聞,這些都是互聯網設計人擺放在一起,強迫每一個用戶第一眼就看到的新聞。最近幾天出現很多新的新聞網站,一看就是左派的陰毒險惡的網站。只是奇怪的是,這些電腦設計人為什麼專挑這些極左的網站?這就像2020 年大選前,封殺所有不利民主黨的新聞,同時如雷貫耳的推銷反川普言論。

今天也是一打開互聯網,大頭條配合一張川普的醜陋樣子的圖片,就是:共和黨GOP 已經變成一個如假包換的犯罪組織,(GOP has become a ‘de facto’ criminal organization),之後鏈接要我們上左派雜誌Salon 去看全文。裡面說,川普光天化日之下,要推翻民選政府,而整個共和黨都繼續支持他,川普就形同一個犯罪組織的頭目,他的作為跟黑幫頭子如出一轍:恐嚇,操控,處罰敵人…唯一不同,他們的誓言都是由政府組織在光天化日下進行。(他們每一次責罵共和黨的事情,其實都是他們自己在做的事。)

裡面充滿了類似的句子,將他每一項被起訴的罪名都當作事實,加以誇大。最後還有推薦文章的鏈接,所有的條目都是讓人對川普或是共和黨產生極端反感的負面文章:川普明目張膽犯罪,連他的支持者都受害;由於川普罪行引發的民調不利,GOP 暗中恐慌;川普就他自己的罪行,發出新的恐嚇;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針對川普的起訴,證據更強;自從川普進入政壇後,仇恨罪行增長一倍;

要知道,這樣的做法等於是要那些平常不會接觸左媒的人,都免不了見到他們的文宣,躲都躲不了。未來一年還不知道他們會「強大」到甚麼地步。

 

09/01/2023星期五

電動車Tesla 的瑪斯克Elon Musk 去年以四百多億美元購買推特,顯示了他在政治立場上的向右轉,這在科技界算是少有的「轉彎」,他還自己畫了一幅漫畫,說自由派的路線離棄他越走越遠。當時就知道他對於自己孩子之中的一個兒子變性為女孩感到不滿,是引發他右轉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最近他更發出呼聲,兒子變性完全是因為她就讀的學校,將她訓練成為一個激烈的馬克思主義者。

瑪斯克是對一位為他寫傳記的作家Walter Isaacson 這樣說。書中透露,瑪斯克將兒子變性的責任怪罪於加州的Crossroads School for Arts & Sciences,他說,這間宣稱是實驗性的新潮學院,將他的孩子洗腦成共產黨,認為所有有錢人都是邪惡的,現在甚至跟他斷絕關係。

19 歲的Vivian Wilson 於2004年出生時是Xavier Alexander Musk,是兩個男雙胞胎之一,也是瑪斯克九個孩子之一。他在去年滿18歲時申請轉換性別,同時申請跟父親切斷一切關係。她使用的姓氏Wilson 是母親Justine Wilson的姓。Justine Wilson 是瑪斯克第一任妻子,也是加拿大一位科幻女作家,跟瑪斯克生過五個孩子。Justine Wilson在當時就宣布全力支持兒子變性。(下圖:瑪斯克當年的全家福,一對雙胞胎兒子中,走在前面的,以及那個被畫上圓圈的就是之後變性的 Xavier – Vivian。)

 

 

 

 

 

 

 

根據昨日在華爾街日報刊出的部分傳記內容,瑪斯克說,「新馬克斯主義」neo-Marxists 已經佔領了目前美國的自由派大學校園,將woke 的病毒灌輸給學生,讓學生仇恨有錢人。他說,Vivian 的思想已經超越社會主義,成為不折不扣的共產主義者。

他還說,Vivian 的轉變,是造成他購買推特的原因,讓他展開行動對抗wokeness。他說,他認為推特(在當時)就充滿了這一類思想的人,每天散發反右派,反制度的聲音。他的主要目標是,維護言論自由。

瑪斯克當時將子女都送到這間學校,以為會受到最好的教育。這間學校學費不便宜,每名學生每年學費五萬元。

瑪斯克說,(女兒) 跟他斷絕關係,對他的打擊大過於當年他一個兩個月大的女兒去世,更讓他難過,那是椎心之痛。

瑪斯克過去說過,他完全支持變性人,但是他們推出的代名詞卻是一場惡夢,是極端無稽。

瑪斯克深受目前充斥的wokeness 文化之苦,所以去年寧願虧本都要買下推特。但我們不能等每一個受到 woke 痛苦的人來拯救人類社會。所以說,即使不是身受其痛,只要知道有壞處,都應當即時做出行動。否則就太遲。

 

Click: 398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