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一

2016-04-29 09:47:57

7/11/2016

就在美國傳媒為了黑白衝突忙得不可開交時,美國國會參議院正為幾項跟移民法有關的議案投票,一項是共和黨提出的,取消對美國將近兩百個所謂的「庇護城市」撥款。但被民主黨否決了。

這些所謂的庇護城市,他們公開的與聯邦移民部對抗,拒絕將任何犯了法的非法移民交出來,意思就是庇護所有的非法移民。這些政府為了爭取移民團體支持(或其他因素),公開宣布包庇所有非法移民,(但他們不叫他們是非法移民,一律都叫做是無證件人士。)

共和黨的另外一項議案Kate's Law也被否決,Kate Syeinle是一個32歲的女子,她在舊金山碼頭區跟父親一起度假時,被一個墨西哥流民亂槍打死。這個流民山且斯Francisco Sanchez不僅是非法移民,還有七次刑事案底,包括吸毒、販毒、嚴重傷人,總共被下令驅逐五次之多,但是因為舊金山是庇護城市之一,拒絕關押他,允許他在舊金山繼續做非法勾當。(下: Kate及山且斯。)

 

 

 

 

 

 

Kate's Law的目的是,如果這些城市不配合聯邦的移民法,聯邦政府可以停止對這些城市的警衛撥款,但又為民主黨議員給否決了。

有關庇護城市的新聞,傳媒很少報導,他們知道一旦報導會為老百姓反感。而且這等於是為Donald Trump特朗普的理論(關閉邊界)背書。所以他們有意的封鎖新聞。所有有關非法移民在美國犯罪的新聞,幾乎全部受到封殺。老百姓很可憐,因為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他們怎麼拿主意?

 

7/10/2016

特朗普Donald Trump終於嘗到媒體偏頗的滋味了。這幾天他沉寂了,據說他被顧問們要求不要太多的公開露面,以免再說「錯」話,被媒體修理。

過去特朗普主持電視真人秀時十多年,是傳媒的寵兒,哪裡嘗試過這滋味。當希拉里的電郵醜聞鬧得最凶時,媒體集中攻擊的是特朗普。找他演說中的一句話,做晚間新聞頭條,遮蓋過了希拉里的電郵醜聞。

他說他後悔將傳單上的六角星取消,因為那表示自己承認做錯。他說那些人太有想像力了,可以將任何一個六角星都想成與猶太人有關。(我跟你打賭,如果是民主黨用六角星,一定一點事都沒有。)

他似乎沒辦法了。傳媒想逼他每次演說都照稿子念,像希拉里一樣。(她每次都說:「我當了總統,每天24小時都為你們服務。」這是選民想聽的嗎?)

聯邦調查局長James Comey到國會聽證時,再度多次證實了希拉里一再說謊,及極端疏忽。但是當天幾大傳媒的標題是:如果共和黨再追這件事,必然會反彈。If Republicans want to keep the emails up longer, it would back fire. 這是警告嗎?我想老百姓真的都瞎了,否則為什麼沒人揭發他們呢?

 

7/6/2016

黑人民權運動Black Lives Matter (BLM)已經打入加拿大,它們主要訴求就是控告警察針對黑人。

警察辦案,誰犯罪就針對誰。但是黑人社群不准許警察針對黑人辦案。

芝加哥黑人殺黑人,一年有近一千人被殺死。全美國一年有六千黑人被其他黑人殺死。要真的重視黑人生命,應當做的是趕快解決黑人幫派問題,解決黑人青少年的教育及就業,解決黑人家庭沒有父親的問題,而不是找警察出氣。

現在BLM跑到同性戀大遊行隊伍中發飆,指同性戀團體歧視黑人同志,硬是阻止遊行隊伍前進,同時提出一連串要求,包括禁止警察參與同性戀遊行,堅持主辦單位跟他們簽約,這一下連左傾傳媒(如多倫多星報,CBC) 都不偏幫他們了,因為兩邊都是他們的親密戰友。你幫哪一個呢?

這事件在同性戀社區跟極端黑人組織引發衝突。一個BLM領袖說,他們收到幾十、上百的來自同性戀社區的仇恨郵件,而且都帶種族歧視,好像其中一封電郵說:「你們這些野蠻的猴子。」想想如果這樣一封電郵出自其他白人之手,會有甚麼後果。不過可以想見,主流媒體都淡化此事,否則一定是報紙大頭條。

 

7/6/2016

昨天美國聯調局局長James Comey 明明說明了,希拉里使用私人電郵傳送國家機密,是不合理的行為,而且證明了她一再撒謊。但是今天一天,美國及加拿大的傳媒都以特朗普為攻擊對象。你看看下面這些標題:

Trump insists that Clinton is guilty as hell in email scandal.

特朗普堅持希拉里有如身陷地獄的有罪;

Trump slams "rigged system" on Clinton emails.

特朗普痛擊寬待希拉里的系統是黑箱作業

為什麼希拉里做錯了事,要批判特朗普?為什麼傳媒不會批判做錯事的希拉里?而指出事實的人要被批判。不僅如此,好幾間電視台甚至用這個標題報了一天的新聞:特朗普稱讚撒丹胡笙。

原來昨天特朗普在將近一小時的演說中,說了一句:「撒丹(薩達姆)是一個壞人,非常壞的一個人。但他有一件事做得很好,就是他處理了恐怖份子。」就這一句話,攻擊特朗普一天,意思是他又說錯話了。但對於昨天才被連聯調局長批評為說謊,不reasonable,沒有判斷力的前國務卿,就一句批評都沒有了。他們顯然跟著希拉里的拍子走:事情已經過去了,Let's move on。(詳情看:希拉里的電郵醜聞過去了嗎?)

 

7/3/16

英國公民在公投中已明顯差距通過了脫歐,但在公投之後,留歐派沒有一分鐘承認失敗,他們上街遊行,要求取消公投結果。他們搞甚麼網上簽名,要求重新公投。因為傳媒在他們那一邊,每天都是脫歐的負面新聞,還說,即使是已經公投脫歐,新的政治領袖還是可以慢慢來,不一定要進行脫歐程序。支持脫歐的沒有喜上眉梢,迎接它們的都是辭職,下台,讓位。

再一次證明了,左派及自由派是不尊重民主的,只有順他們的意,公投才算數。

加州選民在2010年的選舉中,以百分之七的差距,公投拒絕大麻合法化。今年的大選,左派又將這議題拿出來公投,說時代改變,他們有信心獲勝。有傳媒幫它們每天洗腦,當然有成功機會。

但是你看保守派,他們輸了一次又一次,但從來都是承認失敗,沒有死纏爛打的糾纏不已。就因為這樣,現代社會一次又一次的邁向左傾路線。不知甚麼時候才會回頭。

 

7/1/16

安省政府即將推出沒有性別的健保卡,就是不說明持卡人的性別。而新的駕駛執照的性別欄,就會除了男女性別之外,有一個第三性,持卡人可以用X代表自己的性別。

對於新制度沒有一個人敢批評,因為任何人敢反對,那些phobia的大帽子就會被扣下。

今天西方國家保障言論自由,任何理論,任何行為都可以被反對,被批評,只有這一類事情他們說了算,不容有異議。你甚至不能客觀的討論,或是做深入的學術研究。

今天的年輕人自小已經被傳媒,被教師,被電影歌曲洗腦得差不多,認為理所當然。中年以上的人不敢說,以免被扣帽子,被攻擊為冷血。我們生活在一個真真正正的白色恐怖時代。

 

6/29/16

英國人民公投決定脫歐,主流媒體大驚失色,立即泡製了許多民調及運動,其中之一是,有三百多萬人聯署,要政府重新舉辦公投,還說有幾百萬人後悔投了脫歐的票。

兩天就有三百萬人聯署?很快就有人發現,簽名者中太多是偽造或是假冒。經人揭發後,主辦單位一日內取消了七萬多名字。誰知道有多少真,多少假。

就像美國主流媒體近來一次又一次的做民調,說民主黨的希拉里大大領先共和黨的特朗普。不過也被人揭發,其中一個差距最大的民調 (ABC/Washington Post 所做) ,調查抽樣中,民主黨人多過共和黨員一成多。

這是他們自己承認的數字。真實的作假,誰知比這嚴重多少倍。

 

6/20/16

很久很久沒有聽CBC的廣播了,實在因為太多的荒唐言論。前兩天突然間轉到這個電台,毫無意外的,又聽到令人瞠目結舌的理論。

這天CBC訪問的是一位心理學家華茲Joel Watts,他和當年殺害蒙特利爾華人留學生林俊的兇手Luke Magnotta談了很多次,他也是Magnotta被捕後,為他做心理分析的心理學家。當時他就說,Magnotta是精神病患,不應為他的罪行負責。最近華茲出了一本書,就將Magnotta寫成是一個有禮貌,不令人討厭的人。

他甚至說了一句話,他說他自己的老師,一個非常受尊重的心理學權威,就曾經說過一句話,「他從未見過一個murderer謀殺犯人是他不喜歡的。」

這就是今天的心理學界的問題,他們研究心理學走火入魔,將所有犯人都當作令人同情的角色,他們有沒有想過受害者?林俊不過是一個天真的留學生,不幸認識了Magnotta就被他分屍,姦屍,然後將屍體郵寄到四五個地方。事後還將姦殺過程錄影。

這位心理學家知道Magnotta在監獄中塗指甲油,做facial嗎?知道他跟全世界的粉絲通信嗎?這是有精神病的人嗎?

我在心理學大師佛洛依德慘遭鞭屍中寫過,二十世界興起的心理學,不知要害幾代人。

 

 

6/19/16

新聞說,自由黨政府一上台,就通知Google將前總理Stephen Harper哈珀當年的官方網頁都移除了。這樣如果你要搜尋哈珀政府的資料,跳出來的將會是現在自由黨政府的網頁及資料。

保守黨的人大聲呼冤,說自由黨是改寫歷史。這話一些都不誇大。

自由派趕盡殺絕的手腕絕不只此。我早已經注意到了,任何時間搜索任何議題,首先跳出來的都是自由派的網頁,都是自由派的論調。很難找到保守派的理論。

前一陣,Facebook的前工作人員也出面揭發,他們的處裡網頁的工作人員,經常性的壓制保守派新聞,或共和黨的新聞,只刊登對自由派有利的新聞。他們還揭發,Facebook網頁工作者捐款給民主黨的比例佔了極大多數。

這情況當然不限於Google 或 Facebook,很多網頁的首頁的所謂Trending News都有這趨勢。所以今天的年輕人幾乎都在這種頭腦清洗局面下被洗腦。

 

6/18/16

英國一個支持留歐的國會女議員被槍殺了,行兇的立刻查出來是一個右派分子,傳媒大作文章,說是脫歐派用武力反對留歐。

原來英國脫歐派是佔上風的,這一下當然影響脫歐的全民投票。傳媒又利用一件意外達到宣傳的目的。

同一個星期,美國的ISIS支持者用槍殺死了49人,媒體的著眼點就不是行兇者與伊斯蘭國的關係,也不是他是否有精神病的事實,集中討論的是槍。更不提為什麼警方明知這人有問題,還不追蹤調查呢?都因為這些牽涉到左派最不願碰的人權問題。

一下子奧巴馬,民主黨,傳媒都在討論禁槍的問題。因為只有這問題可以打擊右派。原來一個對特朗普有利的狀況,就在民主黨及媒體的全力宣傳下,變成為特朗普受到圍剿。

對比2011年,美國一個民主黨眾議員Gabrielle Giffords,在一個商場遭到槍手襲擊,當場六人死亡,十多人受傷。她自己也受重傷。那一次是一個精神病患者開槍,他有嚴重幻想症,但事件發生後,傳媒絕口不提他的精神病,也是全力集中攻擊美國的槍會組織,再度大聲疾呼要禁槍。

為什麼當右派開槍時就不提槍枝問題,但在他們同情的一派(回教恐怖份子/精神病患)開槍時,就是槍枝的問題?

 

6/18/16

多倫多是否要建地鐵,到現在換了四任市長了,還在研究階段,但是工程費已經又脹了九億元。什麼時候開工還是沒有聽到腳步聲。

與此同時見到新聞407公路又延伸了一段,現在可以直通到Oshawa的Harmony Road,而且明年就會在連線到418號公路。

過去幾年407號公路一再延伸,現在你可以由西面的QEW一直通到東面的Oshawa,全長一百多公里,幫忙疏導了多倫多的繁忙交通。這是一條收費公路,當你有需要時可以走,不需要時可以走401免費公路。因為有了407,導致401也少了車輛,因為每天有三十多萬輛車走在407公路上。

當初當省長Mike Harris夏里斯將407主權出售(99年)時,一直飽受攻擊,但想想如果今天407在政府手中,想要延伸何其困難。現在沒花納稅人的錢,就年年都一再延伸,省府還憑空收稅。他們407連交通管制都花自己的錢,所以別再罵夏里斯了。他是做了件大好事。

(當年夏里斯將407賣了31億元,全都繳了公庫。換了是今天的政府,你無法想像。)

 

6/7/16

安省一名男性廳長突然宣布辭職,他的理由真是聞所未聞。他說他是要幫助省長Kathleen Wynne 達到內閣裡男女閣員各半數的目標。

這就是我們今日的正常世界了。說「政治正確」已不足以恰當形容,「削足適履」要更適合。

更令人訝異的是,沒有人表示驚訝,反而當他是英雄。今天CBC就在評論節目中訪問他,主持人與他親熱的不得了,看出來已經當他自己人。

這就是我們今日的本末倒置的荒唐世界。

 

6/6/16

希拉里陣營攻擊特朗普的方式真的很低級。先是克林頓,然後是希拉里,他們這樣說:「特朗普說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告訴你,那句話有隱藏含意(code),意思是說,要美國倒退回去舊時代。」克林頓還加了這一句:「我是南方白人,我知道這是什麼意思。這是種族主義。」

真是狠呀,一句要美國再度偉大,他們都可以讓特朗普變成白人主義者。這在今日美國是罪大惡極。可以想見這一對夫婦將來會用什麼樣的污濁手段打擊對手。

 

6/5/16

奧巴馬政府終於承認,他的政府在伊朗還在與美國為敵時(2012),就已經展開跟伊朗的核武談判。這是他過去不承認的。對於這樣一件尷尬的事情,國務院發言人有一次做了八分鐘的辯護。但後來這八分鐘的錄音被刪除了。記者追問下,國務院最初只說是工程方面的錯誤glitch,後來才承認是有人下令這樣做,但就不說是誰。

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這件事都非同小可。一方面國務院代表奧巴馬說謊,二方面事後湮滅證據。這比尼克松總統的水門案更嚴重。當時大家都認為,水門案不算一回事,嚴重的是他刪除了錄音帶。而奧巴馬政府現在不僅在重大事件上對國民說謊,事後又湮滅證據,再怎麼說也嚴重過水門案。

雪上加霜的是,奧巴馬的一個外交顧問甚至對傳媒說,白宮在這件事上,收買傳媒為白宮推動美伊核談判,等於做奧巴馬的傳聲筒。不過這事似乎到此為止,美國媒體無意再追。

 

6/3/16

講起傳媒挑選新聞真是每一條都過濾。今天CBC的有關歐洲難民的大新聞是,又有兩艘中東難民船失聯了,有船民喪生。但是對於另外一條新聞,自去年秋天起,不斷有中東難民由墨西哥邊境,潛入美國,其中被發現一些是與恐怖組織有關的成員,並且被發現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在美國策劃恐怖襲擊。據國土安全局自己的資料,去年十一月偷渡進入亞歷桑那州的一批中東難民中,就有一名是阿富汗塔利班成員,承認計劃在美國及加拿大進行恐襲。而就在上周,再有兩名敘利亞難民由人蛇由墨西哥帶進美國。而國土安全局在得到這些資料後,不僅未與其他警察機構分享,甚至沒有作聲。

現在媒體知道了,但CNN等還是不報道。因為他們知道,讓老百姓知道這事,就便宜了特朗普Donald Trump,因為他主張在墨西哥邊境建圍牆的事就有了理據。

一個多星期前,有下面幾條新聞:首先歐洲有人蛇說,他們偷運的難民中不少是與伊斯蘭國有關聯的潛伏份子。而歐洲情報機構就說,已經知道的就有超過五千名恐怖份子潛伏在難民中,進入歐洲,並籌劃在歐洲發起襲擊。最新一單是,因為英國堵塞英法隧道,嚴防難民由隧道偷渡,現在英國政府擔心更多難民會經由英吉利海峽由歐洲大陸進入英國,簡直防不勝防。

這些都沒有上主流傳媒的報紙或是電視新聞。全都被封殺了。唯一上得了新聞的是,有難民船翻覆,有難民淹死。

 

6/2/16

我每天上班時有機會在收音機聽到香港著名政論家陶傑的「陶言無忌」,他說的話我八九成都同意,但昨天他說,香港的媒體目前都會自動過濾,如果梁振英要競選連任,媒體不會起到監督作用,不像西方媒體,(美加媒體)對政壇有制衡作用。

這一點他真是大錯特錯。如果連陶傑這樣的政論家都不了解今天西方的傳媒,怎期望中國,香港的百姓了解呢?

難怪他們都把CNN和紐約時報的所謂新聞當做是真理。

 

6/1/16

安省政府一再出招。一個星期內,先是規定申請大學的學生不須再填寫男女性別,而多了一個第三選擇。

然後又說要立法,修改父母親parents定義,不再是父親及母親,而有第三種家長,包括所有的LGBTQ配偶在內。據說目的是讓這一類家庭可以有屬於自己的子女,無須像現在必須經由領養方式,才能在法律上擁有自己的子女。

我覺得保守黨領袖Patrick Brown說得很對,如果真的是為了子女的擁有方便,可以修改這方面的法律,無須將人類存在幾千年的父母定義給改了。

他們改了婚姻定義,現在又要改父母定義。他們不是志在爭取人權,是在顛覆人類社會基本組織。

 

5/29/16

加拿大保守黨在溫哥華舉行全國黨(政策)大會,終於通過了取消對同性婚姻的反對,不過是1036票對462票,表示黨內還有近三分之一的反對票。這些議題是否會因此導致保守黨再度分裂?會不會再出現一個西部聯盟黨?如果這樣保守黨就要再等15年以上才想執政。

保守黨如此做是基於現實,我在過去一再講過,因為傳媒那一小撮人的操控輿論,有關同性婚姻,大麻問題,性放縱等議題,保守派是在打一場無法贏的仗。這一次只不過黨內在現實壓迫下做的妥協。媒體再贏了一仗。

 

5/29/16

今天再給你一個事例,證明美國媒體在新聞上動手腳已經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

著名媒體人凱蒂‧柯瑞克 Katie Couric是美國新聞界名氣夠響的女主持。(注意:是名氣大。)她在美國三大電視網ABC,CBS及NBC都做過主播,現在快六十了,名氣才稍遜,但仍然在Yahoo有一個自己的節目,她做的節目還是有自由派吹捧。

她在一個月前做了一個新聞專輯,說要平衡報導美國的槍枝管制爭論。但節目出街時一面倒,支持嚴格槍枝管制的受訪者都能夠清楚表達立場,但是支持擁槍自由者的形像就非常差。其中有一段,凱蒂問他們:如果沒有槍枝管制,你們怎能阻止壞人取到槍?

畫面上出現被訪者中的三個人,他們一個個表情呆滯,似乎不知怎麼回答,等了足足八秒鐘才開始回答。(你知電視上的八秒鐘多長嗎?)

很明顯,這些反對槍枝管制的人完全不知怎麼回答。他們露出了無知,沒有理據的真面目。

幸好,這些屬於美國槍會的人有自己錄音的習慣,他們取出錄音帶一聽,當時沒有人等八秒鐘才回答,事實是,他們當場就有幾個人回答了。明顯的,柯瑞克的團隊硬是加了八秒鐘的空白。

他們要求Yahoo開除柯瑞克,但柯瑞克跟她的製作人說,她們延長這些人的回答時間,是要「給觀眾一個時間,對此重要問題思考,如果有人感到我們處理不當,我們感到抱歉。」這樣低劣的解釋真是當公眾白痴了。(其實證明了她們才是白痴。)

不過最可悲的是,這樣重大的新聞篡改,及不誠實行為,卻沒有被廣泛報導。知道的有幾個人?

(後註:柯瑞克終於在三天後做了道歉。不過這樣大件事,主流媒體沒一個報導。CNN一個字也沒有。)

 

5/27/16

奧巴馬跑到廣島去擁抱原子彈生還者,雖說他沒向日本人道歉,但做為中國人覺得他真是多此一舉。更證明了他的小頭小腦。大事沒做一單,專在小事上面虛張聲勢,做秀。

如果不是廣島,長崎那兩顆原子彈,中國還不知要死多少人。但是我沒見到有人向奧巴馬抗議,卻見到有日本人抗議他沒道歉。所以示威抗議這回事,真的一毛不值。

不過奧巴馬在什麼事沒做之前,已經虛領了一座諾貝爾和平獎。也證實了那座和平獎一毛不值。

 

5/26/16

亞省Calgary一個24歲青年Matthew de Grood兩年前精神病發,到一個派對中將五名大學生用刀刺死。審訊中有精神病專家說他有人格分裂,因此法官判他無須負刑事責任。

五個死者有男有女,都是大學生,他們的一生就這樣平白結束了。留下了無數傷心欲絕的親人。

就在同一天,多倫多也在審一位警察,他涉嫌在三年前過份用武力,射殺了一名在公車上揮舞小刀的18歲男子耶添Sammy Yatim ,當時耶添據說是吃了迷幻藥Ecstasy,在公車上突然解褲露出下體,同時揮舞小刀威脅乘客,嚇得乘客紛紛下車逃命,並電九一一。警察趕到後,叫他放下刀他不聽,其中33歲的James Forcillo就朝車上兩度開槍,其中九槍擊中耶添。

據說耶添也是有精神病,他的病發幸好沒有傷及無辜者。沒人知道如果不是警察到場,會有什麼後果。

但是由媒體的報導,覺得耶添一個人的人命,大於Calgary那五名死者的好幾倍。下面是其中之一多倫多星報報導殺死五人的de Grood判刑的消息,是第二頁下角一個雙欄題(下圖左)。但是有關警員Forcillo的報導,就除了本地版首頁通欄大標題(耶添母親的話: 我永遠不忘記,也不會原諒.)外,第二頁還有三分之二版,全是引用耶添母親及家人的話,將他們的不幸遭遇,及該警員的無法無天跨大到至極。我以前就說過,只要能打擊警察,北美的媒體是無所不用其極。

 

 

 

 

 

 

 

 

 

 

 

 

 

 

 

 

5/25/2016

這個月一個月內,美國就發生兩宗中學女生主動跟男學生發生性行為,還將過程放上網的事。你要說今天西方青少年沒有病,我真不相信。西方文化更是已經病入膏肓。我絕不是危言聳聽。

一個多星期前,威斯康辛州一間中學,兩個女學生翹課,跟一個男生到校外集體做愛,當場將過程傳給上體育課的同班同學,叫他們欣賞。

這星期,佛羅里達州Fort Myers再有一間中學的15歲女生,放學後到學校的男廁,先發出短訊,之後不斷有男生入內與她發生性關係,前後有25個男生入內。其中有多少跟她發生關係不得而知。直到有教職員進去見到才中止。而其中大部份過程已經被人放上網。

目前警方只能就「發放兒童色情片」來調查及起訴。而不能以猥褻行為起訴這些學生,因為他們都是未成年。

更離奇是,CNN訪問一些家長,居然責怪學校沒有嚴密監管。現在的學校連規定女孩子裙子別太短都受到各界指責,還能管什麼呢?為什麼不怪今天的自由風氣?為什麼不怪那些鼓勵年輕人反叛,放縱的電影及歌曲?為什麼父母不管管自己的子女?

(要知道,CNN是藉那些家長的口表述他們的立場。這才是問題所在。家長只不過是說CNN要他們說的話。)

相關文章:少女自傳裸照論輪姦相放上網-父母放棄教育責任

5/19/16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過去兩天在國會道歉了四次,一次是為一百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與他無關。另外三次則是他本人在國會行為失常,但為什麼要道歉三次呢?

因為前兩次道歉時,他自己不知道事件的嚴重性,輕描淡寫的,好像自己受了委曲。結果第二天一早要再在國會正正經經的再道歉一次。可見有黨內大佬關照他了,這事不簡單,你得好好向全國人民說對不起。

他做的事在英國議會制度下,是非常離奇的。聽到一些和他一樣的不懂事的人說,反對黨小題大作,如果真是這樣,他何必道歉三次?想想吧。

因為英國式議會有其議事規範,而每個議員宣誓就職時,都要簽署一份行為守則。在國會開會時,沒有一個議員可以隨意離開座位,不可以越過中線到對方的範圍,沒得到議長同意不可以發言,更不要說到反對黨的範圍去捉住對方胳膊將對方帶走,還口出髒話。

難怪幾個反對黨議員說是非常離奇的行為。希望小杜由這次經驗得到教訓。過去大半年傳媒對他過份寵溺,使他真的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了。

 

5/19/16

在渥太華,再有一名上議員的噩運過去了,皇家騎警決定對上議員華倫Pamela Wallin的虛報開支之事不予起訴,因為證據不足。

誰都知道,當初華倫跟Mike Dyffy被傳媒鬧得熱騰騰都是因為他們是哈珀總理任命的保守黨上議員。誰都知道他們根本沒有做什麼違法的事。項莊舞劍,志在沛公。目的是搞臭哈珀總理的名罷了。Duffy被告31項詐欺罪名,全都被撤消了。現在華倫也被澄清了。所為何來?

最可笑是今天聽到一些傳媒說,這事最難看的是皇家騎警。(What?)不應當是他們傳媒嗎?當時他們圍攻華倫及達菲的事全忘了?我當時還說,他們原本都是幹傳媒這一行,相煎何太急。現在全忘了自己在這事的角色。真真無恥。(見: 上議員達菲醜聞被炒到顛峰)

 

5/16/16

美國的媒體真是齊心,繼華盛頓郵報宣布派20名記者專門挖掘特朗普Donald Trump過去的隱私之後,紐約時報也派了幾名記者,花了六個星期時間,走訪了50名過去跟Trump來往過的女人,硬是要她們說出Trump不好的一面,結果全文登在周末版的頭版。你還相信他們不是有特殊目的的?還相信他們不是全力幫民主黨的?

Donald Trump一輩子都在搞選美比賽,他能做到今天幾乎沒有醜聞真該頒他一個獎了,但是媒體還是要作死他。

其中被紐約時報引用最多的一個女子說,她和Trump關係非常好,她也完全沒說Donald Trump的壞話,但到了時報的文章裡,她說的全變了壞話。她要求時報更正,但時報堅持不肯。對於這些文化流氓你有什麼辦法?

 

5/13/16

自從特朗普Donald Trump篤定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後,美國的媒體,民主黨,自由派,(他們同一伙人),就開始發功了。華盛頓郵報證實,他們派了20 多個記者,什麼也不做,全力dig dirt on Trump,就是將他過往的事全部挖出來。主其事的正是當年把尼克松總統趕下台的郵報兩個記者之一Bob Woodward,他振振有詞的說,Trump過去的事多數都不為人知,他們有權這樣做,以便向國民交代。

今天第一天已經扒了不少東西出來。CNN及三大電視網全都當做頭條新聞報導,說Donald Trump在1991年冒充自己的發言人,但我卻不道罪名何在,這些媒體可都用bombshell來形容,大做文章。

多倫多星報曾經派17名記者什麼也不做,只刨前市長福特Rob Ford的糞,終於把他逼死了。原來媒體整人是沒有底線的。

 

 

5/10/16

在加拿大,當保守黨當政時,每天國會質詢時段,反對黨攻擊哈珀政府的每一個問題,都可以成為國營CBC晚間新聞的頭條,日復一日,絕無例外。第二天,反對黨再以CBC的追蹤報導做為質詢內容,雙方配合緊密無間。

現在自由黨當政,反對黨每天都有問題質詢政府,CBC等傳媒忽然都不感興趣了,晚間新聞亦幾乎沒一條是有關國會質詢的內容。不是沒有驚人新聞,只是媒體對於執政黨任何負面新聞都不再有興趣追蹤。

近日來反對黨保守黨追問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上個月到白宮訪問,為什麼帶了44個人的代表團,裡面還包括他自己的母親,岳父岳母,還有三個孩子的保母,都要納稅人埋單。不僅如此,團員還包括了自由黨全國主席,及自由黨籌款人主席,但負責美加間重要的輸油管的天然資源部長,卻不在名單上。

杜魯多面對質詢的回答是,邀請名單是白宮給的,「他們是受到奧巴馬私人邀請才去的,」還說保守黨不了解外交禮儀。

如果說這名單是奧巴馬開的,那他就有問題了。他為什麼邀請自由黨的籌款主席呢?他有病嗎?

最後自由黨終於願意退還這幾個明顯與政務無關的人的旅費及飲食費。

這算不算新聞呢?明顯的CBC等傳媒都不認為是新聞。

 

5/09/16

CNN的評論員又在製造輿論,說共和黨總統候選人Donald Trump的支持者都是沒受過什麼教育的白人男性。

這句話非常狠毒。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讓多數人不敢說自己支持Trump,或是不敢支持他,以免自己被看輕。

至少我知道很多急於融入主流的第一代移民,就不會支持一個整天被主流媒體貶低的候選人。

 

5/8/16

Donald Trump的造勢大會每次都有幾萬人,他進場時的音樂都很熱鬧,很多次聽到的都是英國滾石樂隊Rolling Stones的Start Me Up,他就隨著音樂的舞步出現。

但是在Trump篤定得到共和黨總統提名身份後,滾石樂隊忽然發聲明,說不再允許Trump團隊使用他們的音樂。又一次證明,自由派的圍攪壓力無處不再。

為什麼過去幾個月都沒有問題,現在忽然有了問題呢?原來政治大會無須樂團的同意,就可以選用他們的音樂的。明顯的,滾石也受到壓力,他們的音樂不可以被一個保守派政治團體使用。

目前的藝人,明星,歌星,幾乎都是他們的人,要是其中有一個人敢與保守派站在一起,立即有幕後壓力要他們劃清界線。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記得西部片明星克林伊斯伍特Clint Eastwood出面支持共和黨候選人羅姆尼Mit Romney的事?事後他怎樣被媒體集體圍攪的事?幾乎一世英名盡失,(見: 克林伊斯伍特出面挺羅姆尼),不管你是多大的明星,都不例外。

 

5/6/16

美國傳媒一些也不浪費時間,紐約時報已經發表專欄,先是誇大共和黨的內部分裂,然後為共和黨獻計,認為共和黨應當趕快找一個替代Trump的候選人,與他一爭高下。真是滑稽,紐約時報根本不想共和黨任何一個人當選,獻什麼計呢?這種司馬昭之心的陰謀鬼計,誰看不出。可CNN就樂滋滋的趕緊訪問這位專欄作家Ross Douthat,雙方一唱一和,好不起勁。

這顯示了美國自由派非常害怕Donald Trump,因為他們心裡有數,希拉里絕對不是Trump的對手。你聽過Trump的演說或是訪問就知道,他每一句話都出自內心。你永遠預期不到他或說什麼。但是希拉里每一句話都出自背誦的句子,非常政治正確,但每一句都叫人看穿。

所以CNN和紐約時報之流唯有寄望共和黨內鬨,他們才有機會再掌權。

 

5/5/16

Donald Trump 篤定當選共和黨總統候選人,CNN等全面發功,訪問所有反對Trump的人,然後說共和黨分裂了。但是對於民主黨的分裂卻一字沒提。你知道民主黨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繼續在向希拉里挑戰嗎?你知道桑德斯已經在美國54個州及特區贏得19個嗎?希拉里也不過只贏了25個而已。為什麼沒有一間傳媒就此提出分析討論?為什麼不問那些仍然堅決支持桑德斯的民主黨人,他們為什麼到現在還不肯支持希拉里?相對的,Trump一路戰來,打倒了其他16個候選人,獨佔鰲頭,卻一定要說共和黨分裂。

老百性都受了主流傳媒的日夜洗腦,聽到電台一個人說不能想像Trump怎麼可以當美國總統,他沒有當總統的擔當。奇怪了,加拿大可以讓一個滑雪板教練當總理,還止不住的每天讚好,Trump做了一輩子大生意,為什麼就不夠資格了呢?

 

5/2/16

Ted Cruz退出了共和黨總統提名戰,共和黨終於承認,Donald Trump會是共和黨的候選人了。聽到各台評論員都表示大為吃驚,他們都沒料到會有這結果,真真是華盛頓beltway的圈內人,個個都蒙在自己塑造的泡泡裡。老百姓早就有此預感。他們這些意見領袖現在才知,那些pundits (talking heads) 每天就是跟自己圈內人說話,完全跟百姓脫節。

現在就看Trump對希拉里了,直到十一月的大選。CNN說希拉里的支持度領先Trump十幾個百分點,我完全不信,他們又在製造誘導性的民調。

XXX

好萊塢喜劇演員Will Ferrell準備拍一部有關李根總統(雷根)的電影,內容是李根在總統任內後幾年已經得了老人痴呆症。結果為李根家人知道,大張韃伐,迫使他撤消計劃。

Ferrell是個民主黨人,一些不稀奇。侮辱共和黨人是好萊塢的特長。誰都知道李根在下台後才得病,他要用這題材窩囊李根。你見過一部諷刺民主黨人的電影沒有?從來沒有。所有民主黨人在電影中都是天生英雄。

不過我認為真正使Ferrell取消計劃的原因是,他不敢拿「阿茲海默症」開玩笑,因為在今天這政治正確時代,不可以拿病人開玩笑。那罪過可大了。

5/1/16

天氣一暖,遍地的蒲公英就露臉了,除都除不盡。本來天氣暖了,大家心情都好了,可以出去玩了。但是…所以我經常說,老天一些好日子都不給我們。

其實大自然一直在與人類作對,所以人更要對彼此好些。大自然已經不好對付了,人類沒理由再自己百上加斤。可惜很多人都想不通。

而且每次見到雜草,就對環保份子多一分憤怒。他們如果真的關心地球,要由人口控制著手。問題是他們放著人口問題,提都不提,卻看不順眼人們屋前的一片草地。我很清楚,環保問題只是他們用來擴充治政本錢的議題。其實環保問題最易懂,一些腦子簡單的人就被吸引了,好萊塢這些人最多。像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他每天坐自己的私人噴射機到處跑,卻自稱是環保先鋒。

 

04/29/2016

我昨晚看了Donald Trump 在加州的現場演說,現場有三萬多人,真是人山人海,他請了好多有家屬被非法移民殺死的男女,高舉死者相片,以支持Trump說的,好多墨西哥非法移民滯留在美國犯罪。其中一個兒子遇害的黑人父親幾乎是聲淚俱下。他說,那個兇手已經在美國犯案多次,卻一次都未被遣返。只有Trump當選,美國才有司法正義可言。

要知道,Trump的原意不是打擊墨西哥移民,而是大家要問,為什麼一再犯罪的非法移民要被別有用心的人包庇。

但是這些片段完全不見出現在主流傳媒。CNN等集中報導場外示威的(搗蛋的)兩百多人,而且因為電視機的鼓動,那些搗蛋者更起勁。CNN評論員就一再「預言」Trump有可能要取消以後的rally,因為難以避免的都將有這樣多人示威。(註: 後來證實,原來這些鬧場的流氓都是民主黨付錢請來的。)

我一直說,他們左派,或是自由派從來都不遵重民主。他們知道希拉里選不過Trump,因此用這手法。

XXX

加州一個共和黨議員昨天建議,希望將每年五月26日訂為「約翰韋恩日」,John Wayne Day (他的生日),紀念這個美國最具代表性的演員。(原來他是雙子座,絕對是聰明人。)

但是可以預期的,議案為民主黨人打消。藉口是約翰韋恩以前說過岐視黑人的話,又說他總是拍些攻擊印地安人的電影。其實就是他沒說過任何他們認為是岐視的話,民主黨人也不會讓任何人紀念約翰韋恩。

這就像一周前,美國財政部決定將20元鈔票上的美國第七任總統賈克森Andrew Jackson的頭像除去,換上一個黑人女奴Harriet Tubman的像,理由是賈克森曾經蓄養黑奴,而Tubman就曾經參與了地下的解放黑奴運動。

如果你家裡用過菲傭,或是僱用過老墨做家務,都要小心了,也許一百年後會被清算。

 
Click: 333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