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69

2023-02-01 21:33:57

02/28/2023星期二

大家熟悉的占士邦(007) 系列書籍,面對今天的 woke 風潮,面臨改寫,將裡面不合時宜的字句都要刪改。據這系列書籍得出版商 Ian Flemming Publications 指出,他們已經請了「敏感專家」,修改裡面的句子,也就是不要再存在讓人感到不愉快的字眼。

 

 

過去幾年我們見到好多兒童書籍被迫修改了,不是增加了各種膚色的角色,就是增加了同性戀,變性人的角色,而且取消了公主跟王子必須永遠快樂生活的模式。現在連成人小說都面臨整肅。出版商在聲明中說:「這些小說在當初出版時,人們的態度跟說話字眼在今日的讀者看來會認為非常冒犯。(我們修改時)會盡量保持原著的含意。」

出版商沒有說出太多細節,但是據說主要的改變包括有黑人的字眼,除了有時會出現n 字開頭的字眼都會除去,也會盡量使用尊敬的字眼。此外好像罪犯criminals,也要改成為 gangsters (幫派),(這樣說,難道幫派就不是罪犯了嗎?)

看過占士邦電影的人都知道,整個故事的結構在今天都可能要被鞭韃,那電影是否要改呢?例如占士邦每一集都有好幾個不同的女朋友,而且都是肉彈型身材的女性,而且隨時上床,完全的政治不正確。此外占士邦對這些女人的態度也很不尊敬,特別是前面幾集,吃豆腐,說黃話,這些都要重新刪減嗎?就像紅樓夢,如果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不知有多少地方不合時宜,不知道哪一天一些閒著沒事幹的人也會想起來改寫紅樓夢。還有莎士比亞呢?

剛在上星期,Roald Dahl 撰寫的兒童古典書籍也被出版商改寫中,這包括他的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以及Maltida,也是要用現代眼光去修改。據說裡面要除去好像ugly (醜陋),fat (肥胖)等字眼。最奇怪是要取消黑black 與白white 等字眼,據說連:「他嚇得臉色蒼白」的白都不能用,或是「他穿了黑色的披風」的黑色也不能用。(下面是Roald Dahl 小說的封面,以及拍成的電影畫面。)

 

 

 

 

 

 

Roald Dahl 的小說中有很多女巫,魔術,所以用的字眼也與眾不同,以製造氣氛,但是現在卻要淨化文字,據英國衛報得到的消息說,female (女性)這字眼將被除去,全部要改成woman (女人)。Men男人要改作people,而在Maltida 中,原來說她沉醉於Joseph Conrad  跟Rudyard Kipling 的小說,現在要改成為Jane Austen 跟史貝克的小說。原因很明顯,吉卜林的小說以英國人在印度殖民時期的生活為主,所以要打倒。史坦貝克則擅長寫美國的黑暗面,所以要提升。

Dahl 已經在1990 年去世,這些人要在他死後改他的著作。以後的作家勢必要先立遺囑,以免作品被改得面目全非。

這等於是現代文字獄,而且是全面洗腦,真的很可怕。

 

02/28/2023星期二

美國聯邦交通部證實,部內的監察員Inspector General 已經就交通部長布提傑Pete Buttigieg 過分使用交通部的噴射機事件展開調查。過去一個多月來,Fox News 揭發布提傑就任兩年來使用政府的噴射機至少18次,其中多數都是不關緊要的旅行,包括他在去年四月,跟丈夫Chasten Buttigied 乘坐政府的軍事噴射機前往荷蘭,出席由哈里王子發起的一項Invictus Games 運動會。兩天之後又乘坐軍方噴射機回國。從 Fox News 取得的資料,及下面的相片可以見到這次行程個人宣傳及娛樂性大過正經事。(下圖前排四人為:左起梅根 Maghen Markle,哈里王子,布提傑,及他的丈夫。)

 

 

 

 

 

 

 

美國政府對於官員乘坐軍用飛機有特定的規定,必須是與軍事任務相關的行程,才可以使用。2017 年川普在位時,他的HHS 部長Tom Price 就因為過分使用政府專機到處跑,被迫辭職。他當時據報也是帶著妻子出席公務,一共花用了超過五十萬元的經費。記得當時媒體報導得很厲害,才迫使他辭職。事後他還全數歸還政府的花費。但是現在有關布提傑的滿天飛除了Fox 之外極少媒體提起。

據Fox 報導,就在他們前往荷蘭之後同一個月,他又坐政府專機飛到紐約去接受一個電台訪問,之後見了兩個自由派團體。然後坐同一架飛機飛回華盛頓。此外,他在民主黨通過基建法案之後,乘坐政府專機飛往將近十個州,宣傳這項法案,稱之為Building a Better America Tour,而且Fox 發現,這些州都是搖擺州。

布提傑是拜登政府部門宣傳綠色能源最賣力的一位官員,但是私人行為卻說一套做一套。因為私人噴射機使用的汽油及花費,以人均計算超過商業客機的一百倍。此外他上任後幾乎沒有一件事值得稱道,相反的毫無建樹。以前提過,他任內發生最大一件經濟危機:供應鏈斷裂,西海岸積聚了一百艘貨櫃輪船等待入港的事件發生時,他卻跟丈夫因為領養了一對雙胞胎嬰兒,兩個人都請產假兩個月。事後拜登不僅沒有怪罪,還說他們奠立同性戀夫婦請產假的優良習俗。去年底火車工人醞釀罷工,其後果比供應鏈斷裂還要嚴重,但是談判到了關鍵時刻,他也是跟丈夫在葡萄牙度假。這一次俄亥俄州發生鐵路出軌事件,土壤及水源嚴重汙染,他也拖了三個星期才到現場。他說因為他在 take personal time (度假之意)。想想看,如果是川普官員這樣做。(下:布提傑請產假時的相片。)

 

 

其實布提傑是拜登政府內最沒有能力及資歷的部長,(算一算,拜登政府內找不出一個是真正能幹的,一個比一個差。)現年41 歲的布提傑唯一資歷是曾經做過印第安那州一個十萬人口小鎮的市長,而且他做了八年之後獲得一個Pothole mayor 的稱號,也就是說他做市長時連當地道路上的坑洞都整不好,你叫他經管全國一年幾百億元的交通建設?以前說過,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指責一個世紀前的公路建設是基於種族歧視概念,最近又指責建築工人中缺少黑人。

圈內人都知道,布提傑所以做到交通部長唯一的原因是他自視夠高,參加了2020 年民主黨總統初選,首先就在愛荷華州出線,引起注意,加上他是同性戀的身分,這一點就讓他在民主黨及自由派陣營很值錢。紐約時報並且一早刊出文章關注他是否成為美國第一任同性戀總統,所以即使再無能都可以原諒,這跟副總統卡美拉一樣,她的愚蠢已經是眾所周知,連敗登都承認了,說她是work in progress,意思是要她慢慢學吧。

目前民主黨熱切關注拜登是否競選連任,不管他是否角逐,根據新罕普什爾州的民調,排第一位的居然是布提傑,佔17%,拜登只是16%,加州州長紐森10%,連參議員山德斯都只有8%。其他幾個最早舉行初選的州,布提傑的支持率都偏高,可見民主黨忠貞分子選拔人才的標準。

 

02/28/2023星期二

美國一個通俗的成人卡通片South Park 最近被找出一套舊片,以諷刺變性性向為主題,突然間在網上被瘋傳。在這一集的故事中,主角之一Eric 因為學校男生廁所太少,生氣起來在頭上戴了一個蝴蝶結,就說自己是女生,硬闖女生廁所。

South Park 已經在電視上播出二十多年了,說實話一般成人都認為這卡通畫面拙劣,而且其中角色粗口連篇,但是因為內容犀利,推出以來極獲好評,所以歷久不衰。過去雖然說這節目「兩面都攻擊」但總是讓保守派看來不舒服,這一次卻難得的見到是以最敏感的變性議題發揮。

其實這集故事是八年前的舊片,但今天看來更有新鮮感,因為變性議題在今天比過去更惹爭議。這一集以The Cissy 命名的影片就被人找出來在推特上轉發。片中Eric Cartman 為了上女生廁所,就找了一個蝴蝶結別在頭上,說自己是transgender,當女廁的女生要阻止他時,他說:「告訴你,我不喜歡我出生時的性別,所以我現在不過是施行的我的變性權利,採取我選擇的性別,你們都滾開,我要去拉(屎)。」(下圖是其中一個畫面,中間的Eric 頭上一個蝴蝶結。)

 

 

 

 

 

 

後來他被帶到校長室,他對校長說自己現在是Erica,還振振有詞地解釋:「我一直都生活在困惑跟受罪中,因為大家都以為我是男孩,其實我是女的。」之後說自己是cisgender。之後一名由女變男的職員Mr. Garrison跟校長解釋,cisgender 是屬於非變性人的族群,但是不能用「正常」或是不正常的字眼來解說,因為normal 這字眼本身就含有歧視。他還說校方應當避免引起風波,所以最好就讓他用女生廁所。

這是八年前的作品,今天看來仍然很有時代感。而South Park 最近另一套片子也受到網民追捧,這是一套諷刺英國哈里王子跟他的影星太太梅根Meghan Markle 的。這一集叫做The Worldwide Privacy Tour。裡面的男人一頭紅髮,是哈利王子的變身,女的黑頭髮,穿在的衣服帽子就是典型的梅根裝束。他們所到之處都高舉牌子,一個寫著:我們要私隱,一個寫著:不要看我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甚麼回事。(下圖是兩人在電視台播映室。)

 

 

 

 

 

可能為了怕被控告,這片中的背景改在加拿大,片中提到女王的葬禮,也說是加拿大女王。但是我們都知道,加拿大的女王就是英國女王。片中人其實呼之欲出,好像那紅髮男子坐著噴射機,停在一個民居門前,宣傳他的新書,還強迫屋主買他的書。

過去兩年,這一對男女不斷出現在最高收視率的電視節目,申訴自己被皇室欺負,輕視。又製作電視影片,出自傳,爆料皇室的隱私。他們乘坐私人噴射機,出席最熱鬧的國際場合,但是每當受到一點批評又受不了,跟對方爭論。好像這一集的South Park 據說就引起梅根的憤怒,但是相信這一集故事反映了好多市民的心聲,特別在英國,這一對夫妻的民調支持降到三成以下,而且低於其他皇室成員,所以他們只能將怨氣藏在心裡。

 

02/27/2023星期一

在佛羅里達,一個六年級教師為了配合這個月是「黑人歷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居然要白人學生向黑人學生屈膝下跪,還拍成影片放上TikTok,事情傳開,現在這位教師 Ethan Hooper 被暫時離職。

這些視頻顯示,這間奧蘭多的Howard Middle School 中學的白人學生不僅要屈膝膜拜黑人同學,還要做黑人同學的僕人,為他們搧扇子,餵他們吃飯。(下圖左為黑人學生坐在椅子上,白人學生在前面及旁邊屈膝,膜拜。右圖為教師Ethan Hooper)

 

 

 

 

 

 

 

據Hooper 辯解,他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好玩for fun,毫無惡意。還說有人拿他的視頻做文章。不過當地教育局的聲明就說:不容許學生被用來做任何教師的政治訴求工具。

這只是比較極端的例子,目前在美國的中小學,大學,不僅教導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的理論,甚至出現很多像Hooper 這樣的教師,將自己的偏激的,甚至變態的理論大大的發揮在學生身上,這情況在大學更為嚴重。例如在奧勒岡州Willamette 大學,一個專責教育種族主義的白人女教授Emily Drew (下圖) 要白人學生學習「洗白」,她說要消除種族主義,白人學生必須學習如何「減輕傷害性」less damaging,所以我們必須就我們的白色做功夫,挑戰我們內心的白色。這等於是要白人學生都去接受「再教育」,這跟共產黨的否定自己如出一轍。難怪美國的年輕人普遍的有心理疾病。

 

 

 

 

 

這種針對白人的課程甚至不限於學校,最近有人揭發著名連鎖商店 Home Depot 發出內部指引,要所有雇員面對自己的「白人特權(優勢)」White privilege,不僅如此,還要雇員檢討自己是否有:基督徒的特權(優勢),非同性戀的優勢heterosexual privilege,身體強健的優勢able-bodied privilege 等等。

Home Depot 不是特殊例子,過去我這裡提過,可口可樂,運通銀行,幾個大型航空公司,連鎖商店等等都有類似的教育課程,要白人自己洗白。

目前這種反白的思潮如排山倒海,躲都躲不了。我常看的幾個電視頻道全都變成「白人都有原罪」的信徒。老電影台最近幾年變了味,所有老電影都用新尺量度,黑人文化月更是不遺餘力。連自稱科學為本的Smithsonian 頻道都不斷鼓吹黑人受害論,每天都有這方面的節目,他們的製作費都用來做這些事,所以怎麼會有好的新節目?奇怪的是,這些主持人都是白人,卻高高在上的訓斥「其他白人」。好像這樣自己的罪就洗脫了,轉移了。

這種全面性的國民再教育,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比美文化大革命的範疇。人說歷史是一面鏡子,懂得照鏡子的人,可以避免重蹈覆轍。不懂照鏡子,甚至將鏡子打破,就只有一再犯錯,讓老百姓繼續受罪。

 

02/27/2023星期一

再有一個美國的政府部門相信Covid-19 極可能是由中國的(武漢) 研究室意外洩露出來。華爾街日報昨天報導,美國能源部根據他們得到的情報消息,得到這個結論,並已經在最近將這報告送交白宮,以及國會中的關鍵議員。(下面是紐約郵報今日的頭版封面,這句子是借用 Frank Sinatra 的一首歌It Had to be You 所做的標題。)

 

 

 

 

 

 

這項報導說,能源部更新他們(在2021年)的結論,是因為得到新的情報,得出這個結論。這個結論跟美國聯邦調查局在2021 年提出的同樣結論的報告一致。這是美國聯邦政府第二個做出這結論的機構。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 的統計,新冠病毒肆虐兩年來在全球造成680 萬人死亡,至於經濟損失更是天文數字。但是至今因為中方阻止任何機構在中國進行調查,以至於正式的調查無法進行。兩個星期前,WHO 才靜悄悄宣布終止第二階段的調查,理由是面對「接近病源發生地點」的挑戰,也就是無法到武漢研究室進行調查。事實是在病發兩年多後,即使去調查都難以找到真相。

最早提出新冠病毒是由實驗室洩露的是川普總統,他是因為接觸到情報的機密文件做此透露,但是一開始就遭遇到醫學界及媒體的攻擊,民主黨更攻擊他是製造反華情緒,是「排外思想」作祟。專門跟川普唱反調的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 更以科學立場反擊這說法,給予北京當局掩飾證據的機會。之後才出現越來越多科學界人士,加上情報資料支持「實驗室洩露」的說法。

昨天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 在CNN 的節目中被問到此事時,又說了一套沒有重點的官話:「對這事件情報機構有各種說法,有些機構達致了一種結論,有些則是另一種結論,有些則說資訊不足沒有結論。我能說的是,總統多次指示情報單位盡力找出這問題的真相。」

這都是謊騙不知情的老百姓。事實是拜登上台後關閉了國務院對新冠病毒起源的調查小組,當時的新聞報導說,拜登政府是擔心這調查會造成「責難中國」的情緒。是後來更多證據證明中共官方在掩飾實情時,拜登才下了甚麼指令要大家「努力調查」。你信嗎?然而這些訪問拜登的媒體,卻沒有一個人用當年這事實反問蘇利文。做民主黨真是好做。

今天白宮軍事發言人柯比 John Kirby 被問到此事時,又重複了蘇利文的一番話,只是換了句子的組合。只有Fox News 的記者追問,但是他都技巧的迴避了:沒有一致結論,我們有意願知道真相,整個政府都在努力,…問到過去拜登說過的話,他根本不直接回答,因為其他媒體都不追問,那個記者又能重複問多少次呢?

事實是,拜登贏得2020 年總統大選,九成以上原因是新冠病毒。首先民主黨跟媒體將病毒所有的禍害都歸咎在川普身上,藉故對他全力攻擊,拜登每一次演講都說,每一個死者都是川普殺害的,媒體更說他是謀殺犯。所以他們怎會去找真凶?其次拜登更藉這傳染病,躲在家裡地下室,幾個星期不出來一次,以免洩露自己的無能。他真的是要向習近平磕頭道謝。

而且見到今天主媒的報導,沒有一間媒體 (除了 Fox News 等右派媒體) 提到過去他們封殺這個角度的新聞,用這新聞攻擊川普的事實,好像事過境遷都不重要了。

作為現代人真的很難想像,這樣一宗全球大災難,分析其慘烈勝過一次全球戰爭,但是在狹隘的政黨鬥爭之中,卻連真相都禁止說出來。過去兩年,除了媒體打壓,任何人在社交媒體提到相關的真相,都會被打警號,封鎖,甚至吊銷帳戶。這跟希特勒的納粹有甚麼分別。

 

02/26/2023星期日

美國有一份報紙上受歡迎的漫畫Dilbert 因為作者發表了與現在社會教育路線不一樣的言論,被極大部分的報紙宣布取消合約。又是一個woke 風氣下的犧牲者。

這個很受歡迎的,以辦公室環境作背景的漫畫的作者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最近在他自己的vlog 上發表了一長篇言論,他引用一項Rasmussen Report 的民調說:在美國黑人中,只有53% 認為「做白人是OK 的」,他說這表示有將近一半的黑人不認為「白人OK」。所以他認為美國有將近一半的黑人屬於仇恨團體 hate group,因此「我不願意跟他們有任何瓜葛」。(下面是亞當斯跟他的漫畫。)

 

 

 

 

 

亞當斯在自己的Coffee with Scott Adams 中說:「基於最近一連串事件,我能給白人最好的忠告是,盡量躲開黑人get the hell away from Black people。沒有辦法可以修補,只能逃走。」他還說,這是為什麼他搬離了原來的地方,到一個很少黑人的區域。

Rasmussen 的這項民調問題是這樣問的:你同意下面這個句子嗎?It's OK to be White,以及:你同意下面這句子:「黑人也可以是種族主義者」。對於第一個問題,53% 黑人說同意,26% 不同意,21% 表示不確定。

亞當斯繼續說:我將不再幫助「黑人美國」因為過去的努力似乎沒有奏效,我唯一得到的結果是被叫做種族主義者,這表示白人幫助黑人不再有意義。It’s over,不再認為值得。…我不是說我們應當打一場仗,只是說我們應當算了。

說實話,亞當斯以這一個民調就為族裔融合畫上休止符,有一點以偏蓋全。而且以他的地位,發表這樣的言論很容易引起更大的爭端,肯定不是明智的做法。不過如果是一個黑人名流這樣說白人,我肯定不會引起爭端。而且他的想法不能說不代表相當一部分人的想法,不只是白人,包括了其他族裔,甚至黑人在內。

然而之後他就被攻擊為「建議種族隔離」,是新的種族主義者。到今天已經有超過半數的美國報紙宣布中止他的合約,不再使用他的漫畫,這些包括USA Today 報業集團的兩百多份報紙及網路新聞,其他也有數十間獨立報紙,包括華盛頓郵報也都在今日宣布停止他的漫畫,並在聲明中指責他是種族主義者,甚至白人優越主義者。相信他的漫畫事業也將被畫上休止符。

美國在過去幾十年藉著政府政策,大眾教育,媒體灌輸,全力要消除種族歧視,後果是種族摩擦從來沒有現在嚴重。原因就是強迫的灌輸,不僅不能消弭種族摩擦,甚至將仇恨的種子埋藏在很多人的心底裡。我們都有眼見到,政府的政策對於黑人犯罪問題有意的隱瞞,或是寬赦;教育方面為了拉平黑白差異,放棄對基本語言及數學的教育,甚至放棄莎士比亞,及九九乘法,令到美國的教育水準下降到第30 位以下;然而稍有不遜就見到BLM (黑人命貴) 等組織到街上放火打劫,然而媒體卻報導是「街頭慶典」掩人耳目。相信亞當斯的言論未必不是很多人的肺腑之言。

 

02/25/2023星期六

在烏克蘭戰爭進行了一周年之際,北京方面提出了包含12 點方案的停火建議。讓人意外的是,西方國家全部對於這建議持懷疑態度。西方國家確實有進步了。戰火中提出和平方案的這一招,是共黨國家的慣伎絕招,特別是當戰事對他們不利的時候。當年共產黨奪取中國大陸的江山,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在美國民主黨政府逼迫下) 逼使國民黨放棄用武,跟共產黨坐下來談的後果。

 

 

所以這一次見到連無限天真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都對這和平建議不予考慮,確實是眼前一亮。事實是只要粗略地看一眼這12 項方案,所使用的語言都是看似冠冕堂皇,卻明顯是說謊話的字句,例如第一條就是:尊重所有國家的主權,那麼俄羅斯是否應當尊重烏克蘭的主權,停止在烏克蘭境內的侵占行為,特別是退出自去年二月以來侵占的烏克蘭土地?因為今日的戰爭明顯是在烏克蘭境內發生,這是尊重任何一個國家的領土主權?而在這12  項建議中,沒有一個字是要俄羅斯退出所佔領的土地。這就是共產黨一貫擅長的double talk,騙人的言詞。

何況目前中共表現出來的是與俄羅斯同一陣線,他們有資格擔任和事佬嗎?中共外長王毅剛剛訪問了莫斯科,為習近平訪俄舖路。北京方面到現在沒有譴責過俄羅斯的侵略行為一次。兩天前當聯合國大會通過要求俄羅斯自烏克蘭撤軍的決議時,全球只有六個國家投反對票,而中共(及伊朗,印度等三十多個國家)投了棄權。這樣的態度還想出來協商停火,難怪西方國家不再上當。

新聞報導說,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歡迎這和平建議,還說願意跟習近平見面對話。相信他不至於愚蠢過布林肯。因為澤蘭斯基的底線即使不是要俄羅斯撤出這一次戰爭所佔領的土地,還要他們撤出2014 年占領的克里米亞。習近平會讓他達到目的?

烏克蘭戰爭一年了,烏克蘭方面死傷人數至少有十萬人,真實人數相信遠超此數字。烏克蘭的破壞程度大家有目共睹,其實烏克蘭現在是國不成國。俄羅斯的損傷也不輕,據稱俄羅斯的軍隊已經死得七七八八,目前要從監獄中放出犯人去幫國家打仗。這個一度自稱是世界第一強大的軍事大國,遍體麟傷,所以亟需中共這個同志國家伸一把援手,讓他們暫時可以透氣。

從中共這一次的態度可以見到,北京共產黨絕對不會放棄共產主義。那些寄望北京當局會變成好人,會真正的擁抱資本主義的原則,尊重國民的基本民權的中國人還不夢醒嗎?眼前的香港就是最好的例子,鄧小平用「五十年不變」一句話,說服了(欺騙了) 多少香港人支持回歸祖國,但是五十年還沒過一半,人大就通過了國安法,將所有的敢於抗議的民主份子都捉了,甚至明白的視司法於不顧。你說那些稍微有腦筋的香港人會不懷念統治香港一個多世紀的英國(殖民)政府嗎?中共這個自稱是人民親娘的祖國真是丟臉。

回頭看這一年來烏克蘭人民的犧牲,有多少人懂得他們的血淚辛酸?我見到他們用血肉之軀對抗普京的飛彈坦克,心中只是無比佩服,卻沒有百分之百的了解。最近在介紹有關鋼琴家蕭邦生平的電影 A Song to Remember 一曲難忘 時,見到他一生因為祖國波蘭淪陷於俄羅斯之手,流放在外,但是沒有一天忘記祖國,直到死後還遺言要醫生挖出他的心臟,要妹妹幫他帶回波蘭去埋葬的辛酸事跡,才體會到這些俄羅斯周邊國家人民的心態,他們積怨了一個多世紀,沒有一天不想自己的國家得到真正的「解放」,不再受到俄羅斯奴役。這一年來,我介紹過烏克蘭的大學教授在戰壕中,用手機的視頻為同樣是士兵的學生授課;我見到有士兵為了死守,一個個僵硬的屍體陳列在一排又一排的戰壕;我們見到不僅沒有烏克蘭青年為了躲避兵役逃離國土,反而是一個一個的道別妻子兒女,回去拿起步槍保衛國土。

所以這一次不是只是為了抗敵這樣簡單,他們要永久被解放。大家更應當進一步注意到,共產黨的侵略本質,赤化本質,永不停息。除非一次過將他們都打倒、消滅掉。

 

02/23/2023星期四

美國南面的難民危機已經蔓延到北面的邊境,最近出現兩種狀況,一個是墨西哥人大批的坐飛機到達加拿大,(因為墨西哥人進入加拿大無需簽證),之後在人蛇安排下,偷渡到美國境內。一個是無照的美國難民在人蛇安排下,被送到北面的美加邊界,再經由美加不設防邊境進入加拿大。

先說由美國進入加拿大的部分,最初是紐約市政府將多餘的難民憑志願,送他們巴士車票,送到北面邊境,但是據說很多人受不了這裡的寒冷,跑回去了。但是最近出現有組織的人蛇,將願意前往的非法入境者集體送到魁北克的邊境Roxham Road,因為他們發現這裡不僅是最接近都市的不設防關口,而且接運都方便,所以成為人蛇的熱點目標。(下:Roxham Road 的美加邊境關口,見到一批又一批的人流湧到。)

 

 

 

 

 

 

據加拿大Global TV 報導,他們見到紐約開來的灰狗大巴士,凌晨開進紐約匹茲堡的一間加油站,多輛迷你Van 計程車就開到,用西班牙語宣稱只要六十元就可以送他們到Roxham Road。記者說這些人多數是單身男子,但也有攜男帶女的家庭。他們自稱分別來自:海地,委內瑞拉等地。估計每一天都有超過一百人這樣抵達邊境。據說單在12 月就有4,689 人經由Roxham Road 進入加拿大。比2021 年全年還多。這還是冬天的數字,相信天氣暖和後還會增加。

過去幾個月,魁北克省長Francois Legault 勒高多次呼籲杜魯多總理關閉這個關口,都遭到杜魯多拒絕,說關閉邊境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真的跟拜登是一丘之貉。)勒高說,這個非正規入境的非法難民百分之八十是留在魁北克,讓他們無法負擔。勒高在寫給總理杜魯多的信中指出,單在去年到達魁省的難民人數59,000人中有39,000人是從Roxham Road入境。

過去一兩年,杜魯多政府採取的一個舉措是將這些非法入境者分散(分發)到其他省分,移民部長Sean Fraser 承認,他們已經分散了這些難民。有新聞報導,聯邦政府在多倫多租用了很多旅館安置這些難民。杜魯多跟拜登是左傾同志關係,對於接收美國多餘的非法難民毫無怨言。

另外一個受美國媒體重視的新聞就是,墨西哥人坐飛機到加拿大之後再偷渡到美國,據統計,自去年十月到今年一月底,美國的邊防警員一共捕獲了1,513 人,與去年同期只有160 人相比,增加了八倍以上。這些人合法進入加拿大後,再非法進入美國。美國擔心這些沒有證件的墨西哥人極有可能有見不得人的案底,必須採取這樣的途徑。

這些偷渡者多數是前往美國東北的紐約州,維蒙特州,及新罕普什爾州一帶。除了主要是墨西哥人之外,還有總共包括多達12 個國家的非法難民。可見這條通道已經成為新的偷渡管道。

據今日的最新消息,一名墨西哥男子剛剛被發現他於星期日偷渡進入維蒙特州之後死亡,相信與天氣寒冷有關。十二月時一個海地公民也被發現在偷渡進入美國時,在魁北克一處樹林中死亡。加上去年一個印度四口家庭在緬尼托巴省偷渡進入美國達科他州時全部凍死,這些都是無需發生的悲劇,也是對非法偷渡者的警號。預料至少在冬天,美加邊境短期間內還不至於出現好像美國南面那樣人頭洶湧的偷渡畫面。

 

02/23/2023星期四

有報導說美國將派一百到兩百名作戰部隊到台灣,幫助訓練台灣的士兵進入作戰狀態。這是近幾十年來美軍首次派出如此的軍事陣容進駐到亞太地區。另一方面我們見到中共跟俄羅斯逐步建立更緊密戰略關係,俄國暫時退出了核子武器限制協議,以及中東的邪惡政權伊朗也與中、俄間加強聯繫,出現了新的「軸心國」的影子。(下:中共外長王毅到莫斯科會見普京,為習近平的訪問舖路。)

 

 

 

 

 

拜登僅僅上台兩年,不僅帶來歐洲半個多世紀以來死傷最慘重的戰爭,並且讓所有邪惡國家緊密聯繫威脅全球安全。難怪連奧巴馬都說過:「不要輕視拜登f--k up 東西(局面) 的能力。」他真的能在這樣短時間內讓川普留給他的太平盛世變成「風雨欲來」的世界大戰前夕。

聰明的人下棋,是能夠判斷對方以後要走的路,預先防堵,根本不給對方下手的機會。愚蠢的人下棋,只懂得見步行事,處處圍堵,到最後滿身膠布潰不成軍。這所以雷根總統(李根)不費一兵一卒,就讓蘇聯集團自然瓦解,東西德統一。川普時代他用經濟圍堵中共,從北京那裏得到幾千億元的經濟賠償,中共卻一步都不敢亂動。然而拜登上台,處處討好,卑躬屈膝,卻讓人看出你的外強中乾,一步步逼壓。你見到國務卿布林肯最近的委屈樣子?他像一個強國的外交部長嗎?被人家的間諜氣球繞了一個大圈子,當被記者問到時,尷尬地回答:人家沒有道歉。我的天。那個態度根本好像是你自己做了錯事,人家中共還會買你的帳?

不管是人還是國家,惡霸都是欺軟怕硬的。軍事家都知道weakness invites aggression,弱者引來攻擊。民主黨跟鴿派永遠不懂這道理,他們不僅不讀歷史,甚至竄改歷史。原因是鴿派的基因就是鄉愿基因,永遠不會懂。

這一次拜登到波蘭跟烏克蘭,以勝利者姿態多次演說,他有甚麼值得驕傲的?聽他的演講,他最大的「成就」就是讓北約盟國更團結了。他說:「普京以為他的軍事行動會讓歐盟很快分崩離析,但是我們更團結,更強大。」說過很多次,歐洲今天的團結不是因為你拜登,是因為烏克蘭國民的勇敢。他們讓全世界的人佩服,關你甚麼事?相反的,你一開始就沒有動作,勸告全世界俄羅斯不敢打仗,因為有你的經濟制裁。之後澤蘭斯基無論要甚麼你都不給,永遠落在後面慢了大半拍。到現在還是不給戰機,不給超過75 公里的遠程飛彈。他在波蘭時,我在電視上見到有人舉著大牌子:我們要F-16 戰機。那些示威者對記者說:如果我們一早有戰機,有飛彈,可能戰爭早已打完。

但是拜登(像所有民主黨人)最會做的就是砸錢撒銀紙,前後已經給了一千億美元的彈藥武器,不管有沒有用,要烏克蘭人用血肉之軀對抗對方的飛彈。澤蘭斯基難道心中不清楚?但是他知道這也好過沒有。他知道這世界上太多像拜登這樣的庸徒。你看每一次歐盟組織峰會,北約峰會,站在那裡一排排照相的人,有幾個是真正的人才?都是你捧我、我捧你的做官人才。這樣的菁英人才最後都是引領大家進入戰爭的cardboard 大官。

 

02/22/2023星期三

這兩天美國主媒泡製的一條大新聞是,他們捉到了喬治亞州調查「川普是否試圖影響選舉結果」大陪審團的「陪審團頭子」,這人還接受了好幾間傳媒的獨家專訪,而且說:他們建議起訴的名單很長It’s not a short list,當被問到川普是否也會被起訴時,她笑著說:我不想分享法官不允許我們分享的決定,不過過程中我們聽見他的名字不少次,我們也談論過他很多次。之後她說:「你將不會意外,這不是(甚麼了不起的) 科學(表示不難想像)。」然後吱吱咯咯笑個不停。這等於是暗示,川普也將被起訴。於是媒體開心了。下面是這位陪審團領袖在CNN 上出現時的幾個怪異表情。

 

 

 

 

 

 

這位女性陪審團員(也是陪審團的foreman)  Emily Kohrs在NBC 的訪問中甚至說,如果沒有人被起訴,她會很傷心 sad,很生氣 frustrated。因為花了太多人的太多時間(七個月)。

到目前見到爭相訪問她的媒體包括了:NBC,AP 美聯社,CNN,跟紐約時報。其中兩個電視訪問都見到她神經質的笑個不停,而且說話時都語不成句。

她在訪問中顯示出的是非常輕佻,她說:「我希望有機會跟前總統說話,所以我希望能傳召他,因為我(是陪審團頭子) 可以幫所有陪審團員宣誓,所以有機會跟(前總統) 說話60 秒,對於我當然很酷。…那將是很awesome moment。」

前幾天提過這個案子,就因為2020 年大選後,川普認為選舉有嚴重舞弊事件,其中在喬治亞州他認為至少有十幾萬張選票有問題,而他以七萬多票落敗,他當時打電話給喬治亞州的州務卿,說「我不相信你不能找出七萬多票,我就不會輸。」於是他被調查,罪名是要對方幫他「找出」這些選票,明顯是要對方幫助他作弊。大陪審團調查期間有七十多位證人被傳訊,多數是川普的前幕僚及親信,上星期四這個大陪審團公布了一份局部調查報告,只透露會有「一個或是超過一個」證人會因為做偽證被起訴,當時媒體就爭相預期說那些人物會被起訴。現在找到一位陪審團員願意出面,說會有十多人被起訴,他們又止不住的高興了。

不過我們都知道,陪審團員是不應當在案子還未結束時公開談話的,特別是她表現出來的對川普的敵意。所以當昨晚她在CNN 出現後,幾個主持人及評論員都搖頭,認為這對於檢控官非常不利,說她會破壞檢控官的案子,一位主持甚至因此感嘆說:現在很多人說,川普有三隻貓的27條命。怎麼搞都不會死。(一隻貓有九條命,三隻貓就是27 條命。)相信這些左傾主媒是真的失望了。

CNN 的法律事務評論員Elie Honig 對主持人Anderson Cooper 說,(這女人上電視) 是可怕的做法,檢控官一定很生氣。而且見到她不停地笑,真是痛苦。Cooper 也說:這是很嚴肅的事,牽涉到有人要被起訴,而且在歷史上是一個總統第一次,她似乎一點都不嚴肅。我不了解這個人為什麼要上電視,她似乎很樂意,但這是負責任的做法?她還是陪審團主席。

Honig 說,她的行為很可能給川普律師團找到一個機會,說因為陪審團「行為不檢」的問題,將整個案子都撤銷。

女性論壇節目The View 的極左女主持 Joy Behar 甚至憤怒的說:這女人難道不能關閉她的鳥嘴?現在這整個案子都給她搞砸了。

問題是,你們知道陪審團員不可以公開談話,為什麼還要爭著訪問她?只因為她的態度不嚴肅,破壞了你們的計畫,你們才後悔的。

事實是我們高興見到這個陪審團的真面目,了解到原來審理川普的陪審團員來都是這樣的貨色,(她還是其他23 位團員選出的頭子),那些左媒是否應當從這方面檢討?

在川普的敵人眼中,他真的有27 條命。這麼多年來,左傾媒體有多少次已經準備好了「川普被拉去坐牢」的大標題,一直都沒有機會用到。

 

02/21/2023星期二

屬於川普MAGA 集團的共和黨眾議員Marjorie Taylor-Greene (MTG),最近又重提她的「美國離婚論」,說美國人目前在各種議題上的爭論,到了無法解決的地步,所以她在星期一一個推文中建議美國應當離婚We need a national divorce。她說的是「紅州」跟「藍州」分開經營。

 

 

她的理論立即受到左派媒體的攻擊,說她鼓吹內戰。她立即發表了一個跟進,說她全無鼓吹內戰的意思。她說:我的建議是,紅色的州跟藍色的州分開治理,並大幅縮減聯邦政府的架構。

其實這樣的想法我有了很久了,目前不僅是在美國,全世界幾乎每一個國家在極大多數的議題上都是南轅北轍,而且都是強烈對立的。而美國因為各州的規劃造成了紅州跟藍州之分,所以分開治理是很自然的事。例如在墮胎,在教育,在納稅,在擁槍等議題,紅色跟藍色的州分都極端不同。為什麼不各取所需呢?

過去幾年各州的居民用腳選擇州政府的現象越來越明顯。好像紐約州,加州的居民,大量湧到德州,亞利桑納跟佛羅里達,是不爭的事實。僅在上一次選舉前,加州跟紐約州共失去三個眾議院席位,而德州跟佛羅里達州就增加了三個議席。上星期公布的一項數據顯示,加州在過去兩年少了五十萬居民,主要原因是高稅率,(連汽油價格都高出其他州分兩成以上),其次是高犯罪率,以及新冠肺炎時期管制過分嚴厲等。(下圖是2021 年美國各州人口流動數據圖表,紅色代表人口流失最多的州分,綠色代表人口獲益的州分。)

 

 

 

 

 

 

 

見到這情況,知道左派(媒體及政客)為什麼反對讓紅色及藍色的州分開治理,因為他們的人口是將進一步流失,而且他們的「無能跟浪費」都必須讓共和黨跟他們分擔。如果分開了,共和黨的州肯定欣欣向榮,社會安寧,街道整齊,甚至稅收增加。而他們的州呢?入不敷出,債台高築,滿街罪案,露宿者跟毒品充斥,教育失敗…他們當然不會讓你們日子好過他們。所以誓死反對。他們堅持要強大的中央政府,讓他們的理念強迫執行。如果每一個州分別依照民意執政,那如何達到他們的目的?

還有不要忘記,左派傳統上就有外銷他們理論的癖好。輸出共產主義,輸出社會主義是他們的長遠目標,若是分治,好壞立見真章,怎麼可能。

其實MTG 無須作聲,今天美國的國民自日然會用腳選擇。好像佛羅里達,沒有州政府的稅,赤字卻是最小,選民有眼睛看的。記得去年十月巨大風災Ian 之後,一個小島Pine Island 的橋梁斷裂,政府配合市民只用三天工夫就修補好了,這些都是只有共和黨的州作得到的。

 

02/21/2023星期二

美國民主黨為了參議院每一個席位都是不惜餘力的爭取,這是他們為什麼取得了參議院51-49 席的成果。這裡說的每一席,包括賓夕凡尼亞州心臟病發病人費特曼 John Fetterman 的那一個席位。民主黨跟美國的媒體全力掩飾他心臟病的嚴重性,硬是將一個重病病患抬到參議院。現在他當選了,已經第二次住到醫院,這一次據說要多住好幾個禮拜。

 

 

 

費特曼當選後就極少與會或是參與投票,他從一月底宣誓就職後,沒幾個星期就不舒服,到醫院住了三天,媒體都輕描淡寫他的病情,並強調不是心臟病復發。過了一個多星期,上星期三他再度住院,這一次說是嚴重憂鬱症clinical depression,與他去年的心臟病有關,經過國會醫生檢查後,說他這一次必須住「多個星期」。沒有人報導他將來恢復正常工作的可能性。

媒體對他住院都表示同情,本來對於有人生病大家都期待他盡早康復。但是費特曼情況不同,去年十一月中期選舉之前,他因為生病,幾乎沒有競選,共和黨嚴重懷疑他當選後是否能正常工作的可能性,但是媒體都幫著他掩飾。其中一個NBC 女記者Dasha Burns 訪問他之後,說他連普通的應酬話都說不好,說記者的問話必須寫下來他才明白,顯示他有可能無法勝任公職,結果這個女記者被所有其他媒體修理,甚至要她更正,收回那項報導。這顯示了媒體掩飾民主黨候選人的重病,不惜整肅自己的同僚。

現在見到所有主媒不僅沒有指責民主黨欺騙選民,掩飾費特曼的病情,甚至見到他們全部都在稱讚費特曼的勇氣,說他肯於面對心理疾病,站出來就醫,等於是造福所有心裡病人。如果是共和黨隱瞞自己候選人的重病,不僅共和黨要被鬥爭,連支持他的媒體都不要想有好日子過。

說過很多次了,今天的民主黨可以抬出任何阿貓阿狗競選,都比共和黨候選人佔了一兩成以上的優勢,費特曼就是一個例子。他在去年五月心臟病發,拖了一個月才宣布消息,期間競選活動減到最低,連競選辯論都只同意參加一場。相對的他的對手,Dr. Oz是電視紅人,又是著名外科醫生,但是只因為是川普支持的候選人,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就上了絕對不可以當選的黑名單。拜登是另一個例子。他在2020 年競選總統時,藉口新冠肺炎每天躲在地下室,一個多月都可以沒有活動,全部靠媒體幫他打仗。即便是他跟兒子貪汙的醜聞見光,證人都出面召開記者會了,都可以隱瞞打壓,由中央情報局前後任官員出面,說成是他的對手川普製造的虛有事件。

這些例子證明,以後民主黨競選搬出個貓貓狗狗,甚至死人都有當選機會。這不是誇大其辭。這是21 世紀的官場現形記。

 

02/21/2023星期二

美國的拜登終於踏上烏克蘭的土地了,這是在俄羅斯入侵後只差幾天就一周年的時刻,見到美國的媒體(還有加拿大媒體) 一致的稱讚這是歷史性的,勇敢的舉動。CNN 的大標題說是Historic, Timely, Brave 的訪問。實在是滑稽,過了一年才來到,這是繼世界上幾十個國家元首之後,這叫做及時?而且白宮承認,事先還通知了俄羅斯,說拜登要去,分明是叫對方別把飛彈打到基輔,這叫做勇敢?

 

最可笑是,當拜登跟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會談之後,一起走出到廣場,為一個紀念2014 年因保衛克里米亞陣亡士兵紀念碑獻花時,突然間空襲警報聲音大作。當天各電視台的新聞都以這個畫面做主題,顯示拜登是在空襲警報聲中,勇敢的走到廣場的畫面。不過這畫面很快就穿幫。首先,警報聲中沒有一個人躲避,拜登周圍的祕密警察沒有一個有動作。之後,CNN 一個記者Alex Marquatdt在一旁現場報導時這樣說:「我在這裡五天了,沒有聽見過一次爆炸聲,或是一次空襲警報,直到半小時前,剛好當拜登出現在基輔的街頭就想起了警報,這是第一次。」

後來NBC,路透社,紐約時報等都有同樣的報導,暗示這警報聲也是烏克蘭「作秀」的一部分。雖然如此,媒體都不揭穿,如果你只看各電視台的主要新聞,他們不會告訴你這幕後的花邊新聞,繼續將拜登的訪問做成是史無前例的勇敢行為。

事後當拜登結束這項活動之後,空襲聲立即停止了,而且根據路透社新聞,事後根本沒有俄羅斯飛彈攻擊基輔的紀錄。

我們都知道澤蘭斯基在從政前是一位電視搞笑節目的演員,他真是懂得怎麼製作一場「英勇領袖」的大秀讓拜登開心,你說這樣拜登還會不開心到大筆一揮,五億美元的軍事援助立即到手。

其實拜登是公認的膽小,英國前首相Boris Johnson 約翰森是最勇敢的,去年四月就到基輔跟澤蘭斯基在基輔街頭漫步,以鼓勵烏克蘭國民,那才是及時雨。那時候是基輔烽煙四起的緊張時刻,之後在六月份又去了一次。而德、法、義三國元首也在六月份一起前往。此外波蘭及波羅的海三小國,甚至歐盟等組織頭頭都去了,拜登是唯一缺席的。即使他在去年三月到波蘭去演講,都不敢越過邊界進入烏克蘭。聽見白宮多次解釋,拜登不會前往國防部認為危險的地方。那麼這一次當空襲警報大作時,為甚麼沒有一個祕密警察緊張?(然而約翰森卻因為一件小事,在英國的左傾媒體攻擊下下台了。)

聽到拜登這兩天的講話,他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歐洲各國無比的團結,似乎是他一手做成。事實是造成歐洲團結的是澤蘭斯基跟烏克蘭人民的勇敢,與他毫無關係。其實烏克蘭戰爭打到現在,都是拜登一手造成。他若不是在阿富汗撤軍時演出一齣無能的鬧劇,普京根本不敢進攻烏克蘭。當俄羅斯派出十多萬軍隊部屬在烏克蘭周圍時,他還欺騙所有人跟他自己,說普京不敢,因為他有經濟制裁這了不起的武器。之後當俄羅斯軍隊潰不成軍時,他還是不敢提供烏克蘭他們需要的戰機跟飛彈,每一步路都害怕俄羅斯發動核子戰爭。事實是普京太清楚他這種縮頭烏龜,才用核子戰爭作為要脅,而且非常見效。一年了,烏克蘭人民就用血肉換取西方的支持。澤蘭斯基心中會不清楚?但是為了繼續作戰,繼續得到美國的支持,只有用這方式,換取拜登及民主黨的歡心,換取美國媒體的歡心。因為他們是寫支票的。

 

02/19/2023星期日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的左傾近年來變本加厲,無論是政治議題,財經議題,或是社會議題,已經全面的向左轉,但是過去幾個禮拜,這份左傾灰衣大姊居然受到報社內外的夾攻,指責這份報紙不夠左傾,甚至在向極右團體看齊。

 

 

上星期三,紐約時報的兩百位合約撰稿人發表聯名公開信,指責紐時在有關變性問題的報導上,趨向使用假科學,傷害了變性者的權益。甚至指控紐時在這方面的報導是遵循極右仇恨組織的步伐,質詢青少年變性權利。他們列舉的其中一篇報導是袒護Harry Potter 作者J. K. Rowling的,她曾經說過男人沒有月經,不可以生孩子,觸怒了變性族群。另一篇則為阿拉巴馬州的「防堵兒童變性法案」作出解釋,因此指責該報在這方面的報導已經公式化,完全漠視變性族群的生存權利。

這封信說:「我們之中很多是變性人,非二元non-binary,或是沒有固定性別的,你們沒有看重這方面的成就。我們憤怒(你們)不因我們的工作,而以我們的性別作為(成績)紀錄。」

之後又有一百多個團體發表公開信,指責紐約時報使用「邊緣科學」,以及危險的假科學,汙衊變性族群。這些團體並在紐約時報內張貼大字報,要求該報提供正確訊息,保障變性人權益,保障他們得到適當的醫療服務等等。

這些發表公開信的撰稿人,及利益團體,都是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及團體。這是再度顯示,少數極端的個人及組織(好像GLADD,以及Human Rights Campaign 等),會使用他們所有的力量,迫使這些大公司,大媒體,甚至政府機構達到他們的目的,不達目的不罷休。絕對不允許不同意見出現在任何地方,盡管是好像J. K. Rowling,以及阿拉巴馬州州議會通過的議案,他們都要打倒。

記得兩年前,2020 年六月,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 的投稿文章,支持政府派遣國民警衛軍到那些出現大規模暴動的城市去維持治安,結果該報上百位記者及撰稿人,多數是年輕的及黑人為主,立即發動抗議,最後逼使一位發稿的編輯辭職。這就是一部分暴力極端分子發揮作用,控制了極大多數的公司機構團體及媒體。只因為佔多數的保守派,冷靜派,息事寧人派容忍他們。後果是左到不能再左的紐約時報還要繼續向左轉。

這些極左派少數除了掌控紐約時報的內容,還要操縱人事結構。過去這麼多年來,紐約時報實施嚴厲的quota 制度,一定聘請若干比例的「非白人」職員記者及撰稿人,但是工會代表們最近提出新的指控,說「黑人職員從未得到管理階層給予的最高評分」,這些包括提出1619 計畫的明星黑人撰稿人Nikole Hannah-Jones,因此足以證明這份報紙的作業程序是反黑人的,並且讓紐時成為種族主義的「溫床」。

所以不要以為紐約時報已經夠左了,未來還只會更左。

 

02/19/2023星期日

在加拿大,如果你不是偶爾看一下National Post,你可能不知道國營CBC 跟保守黨領袖博勵治 Pierre Poilievre 在打口水戰。博勵治叫出的口號是Defund the CBC,削減政府給 CBC 每年12 億元的補助。CBC 就攻擊博勵治此舉是為了政治籌款提出的政治口號。

 

 

 

 

 

多數媒體避免報導這新聞,即使報導也是避重就輕,因為如果詳細報導,就無法避免提醒老百姓,CBC 這個龐然大物每年要用去納稅人12 億元,然而居然「沒有人看」,收視率年年下降到令人難堪的地步。

最令全國將近一半老百姓不滿的是,雖然這機構每年花費納稅人這樣多錢,卻只為一個政黨服務,每一天的新聞都是站在自由黨的立場說話,到了選舉時,更是大力為自由黨搖旗吶喊。CBC 跟美國的CNN,英國的BBC 等一丘之貉,宗旨就是讓保守派政黨難以生存,捉到保守派政黨或是政客芝麻綠豆的錯事就連日連夜的攻擊,對於自由派(左傾)政客的天大缺點,不是輕描淡寫,就是極力掩飾。稍微有點自我分辨能力的人都無法看下去,這是這些媒體越來越沒人看的原因。

除了為左翼政黨宣傳吶喊,CBC 還賦予自己社會公義的任務,但是他們的公義對象只包括局部族群:原住民,黑人,LGBTQ2,極端環保團體,其他的都是要打倒的敵人。每次轉到他們的台,就見到好像傳教一樣的「說教」,在CBC 你看不到新聞,只看到「大條道理」。

至於那12 億元怎麼花的?加拿大人如在霧裡,因為這麼多年來每當保守黨質詢時,CBC 就搬出大帽子說:「我們是文化機構,文化機構是豁免的,你不能問我們的錢是怎麼用的。」聽過這道理嗎?所有使用政府的錢的機構,都必須接受問責,但是這個百年老店卻從來不接受問責。加拿大那麼多天主教學校,只因為接受了政府部分的資助,就必須接受政府提出的條件,在課程中增加同性戀等性知識課程。天主教醫院也因為接受政府資助,必須幫助人墮胎,而這個公營機構得到的資助比那些機構多了幾十倍,卻一次都沒有公開經費去了哪裡。而任何與 CBC 稍有接觸的人都可以告訴你,他們的驚人浪費的例子。

博勵治還舉出實例說,CBC 甚至不假裝公正,居然在(2019年) 大選時向法院提出控告,控告保守黨使用他們的新聞片段,用在自己的廣告中。這件事顯示出CBC 見到保守黨有當選機會,難以忍受,居然動用司法程序要打擊保守黨。首先,新聞機構的片段本來就是向公眾報導的公開資料,不能公開引用?第二,你是納稅人資助的機構,居然說自己那17 秒的片段是版權獨有,不可侵犯?何況這17 秒鐘的片段不是你上山下海辛苦去拍攝的,而是評論員坐在錄影室裡說的話,居然有「獨家版權」的說法?這分明是著急了,不願意自己評論員說的話傷害到自由黨,所以出此下策。CBC 當時提出控訴的理由之一是:擔心有人以為CBC 是偏袒的。我的天,今天還有加拿大人不知道CBC 是偏袒的?而且連偏袒哪一方都不知道?

幸好後來法官做出明智裁決,聯邦法官Michael Phelan 當時裁決,使用這片段不影響CBC 的名譽,那被使用的片段,也不會帶給CBC 負面印象,所以將案子撤銷。你說這是CBC 多麼沒面子的事?

民調顯示,今天有大約五成加拿大人支持削減CBC 經費,反對的只有四成。只是CBC 等媒體聲音大又惡霸,加上自由黨,新民主黨,綠黨等所有左派政黨都為CBC 撐腰,過去哈帕政府時代Stephen Harper 在台上那樣久,也只成功的削減了CBC 14% 的經費。博勵治到最後能有多少成功的機會?

不過博勵治能堅持到現在,口號沒有改變,加上他這一回繼續支持加拿大貨車司機,都證明了他的勇氣。大家能夠做到的不只是不要看CBC,更重要的是與Cable 公司訂合約時,強調除去CBC NN (CBC News Network),CNN等這一類電台訊號,讓他們知道。因為目前在多數Cable 頻道中,這些頻道雖然屬於收費台,卻被與很多好看的頻道綑綁,你不主動消除,就等於是付錢給他們了。

 

02/18/2023星期六

在加拿大貨車司機於渥太華大規模抗議後一年,一個調查委員會終於提出了報告,結論是「聯邦政府動用緊急法令的門檻很高,但是(杜魯多政府) 當時啟用這法令時,達到了這門檻。」至於報告中所謂理解的門檻包括:「原本是合法的示威,演變成為無法無天的局面,阻塞了邊境,嚴重影響經濟。」

 

這份由Paul Rouleau 法官提出的報告,內容跟用詞都跟加拿大當時媒體的口吻一致。事實是,當杜魯多宣布動用緊急法令時,美加邊境幾個關口的阻塞行動,都已經解決。安省及亞省兩個政府在無須動用緊急法令情況下就解決了。至於說影響經濟,所有的抗議行動都影響經濟,但是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算是最溫和的。我當時每一天都在這裡有跟進。他們確實是阻塞了渥太華市區的交通,但是比起2010 年夏天,全世界左派在多倫多舉行G20 高峰會時的破壞,要溫和得多,G20 那些示威者放火燒商店跟警車,當局不僅沒有動用緊急法,事後還為了逮捕一千多鬧事者做出道歉(甚至賠償)。還有美國2011 年的占領華爾街,鬧了60 天。更近的是一年多前美國西岸幾個城市,包括波特蘭,市區地方被佔領了三個多月,禁止警察入內,拋擲燃燒彈,商業完全停擺等等,都沒有動用緊急法,或是國民警衛軍,近年來唯一的一次保守派舉行示威,政府就動用戒嚴令,軍法對待?

說到這幾千名貨車司機,當時見到新聞畫面,地面幾乎沒有垃圾,他們在冰天雪地下自行取暖作樂,也沒有人按喇叭,特別是在夜晚。但是一些反貨車司機的團體就說他們晚上睡不著覺。說他們受到這些司機的騷擾。事實是,只是有個別的司機會對戴口罩的人惡意叫囂,這樣的待遇跟我上面舉的例子相比,就值得政府動用史上第一次緊急戒嚴法令?

這報告沒有說到這緊急法令使用的手段,最違反民權的是封鎖示威者,甚至捐款給他們的人的銀行戶口,這是獨裁政府的作法,邪惡過法西斯政府,共產黨政府的作法。如果是保守派政府這樣做,可能被幾十個律師追訴沒完沒了。報告只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說杜魯多在示威初期說「這些示威者只代表社會一小撮邊際的人」是不應當的。事實是杜魯多不只說了這一句,而且他不只一次咬牙切齒說這些示威者是:種族歧視者,是反女性者,反猶太者,反穆斯林,反同性戀者,是納粹等等,這根本是在搧風點火。不是因為他一開始就採取這種態度,事件不會搞到那麼大,後來示威者的牌子也不會都針對他。但是Rouleau 的報告對於杜魯多的錯誤一筆帶過,結論還說他的極端行動有理。

與此同時這報告居然指責安省的福特省長Doug Ford 沒有跟聯邦政府合作,真是好笑了。福特自己解決了沙尼亞Sarnia 跟美國邊境的阻塞事件,還有多倫多的占領行動,還要他怎麼幫忙?你們自己不能幹也怪到他?

到現在我們見到渥太華警長,渥太華市長,現在連皇家騎警隊RCMP 總監都先後直接間接因為這事件辭職了,而最應當負責的杜魯多不僅不用下台,甚至沒有道歉。這有公理嗎?就像他兩次被聯邦操守專員裁決違反聯邦操守法ethics rules,另有一次僅僅過關,卻仍然站在道德高位指東指西。即使是三度高票連任的多倫多市長,只要一次緋聞就被人追打下台。

所以只要跟左派媒體站在同一陣線,就可以永遠不必為錯誤付出代價。美國的拜登如此,加拿大的杜魯多也如此。但是我不相信加拿大貨車司機的怒火跟怨憤會隨這這報告消失。

 

02/17/2023星期五

果然料中了,三個無辜被美國飛彈擊落的「無辜」物體之一,是業餘人士的一個幾十元的氣球。拜登的國防部用了一枚價值40 萬美元的飛彈將之擊落。

這個氣球屬於伊利諾州的一個氣球俱樂部 Bottlrcap Balloon Brigate,他們在昨天發表聲明說,他們的一個氣球於上星期五的最後位置是在阿拉斯加西邊海岸,估計星期六時會在加拿大育空地區Yukon Territory 中部,也就是被擊落的地方。(下面是這個氣球俱樂部的成員,都是業餘愛好者。)

 

 

 

 

 

 

 

記得嗎?當時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很神氣地宣布,是他下令擊落這物體的。到現在加美軍方都說這幾個被擊落物體都找不到了,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 並在昨晚宣布不再尋找。原因很明顯,他們都知道這三個東西是甚麼,所以不再尋找,找到了更丟人。(在加拿大,不要期望記者就此追問杜魯多。)

Bottlrcap 說,這枚汽球是他們製造的 Pico Balloon 之一,造價由12 美元到180 美元之間。上面有GPS 導航儀,以及天線,可以使用業餘無線電Ham Radio告知方位。然而拜登的國防部不分青紅皂白,出動最先進的F-22 噴射戰機及飛彈將之擊落。

這一次的氣球事件足以與2021 年阿富汗撤軍事件相提並論,完完全全是拜登政府跟國防部上演的一齣丟人現眼的鬧劇。任何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做出這種事都笑死人,拜登要出多少次醜事才會受到公平的輿論裁判?

拜登昨天才就這次的氣球事件第一次發言,承認不知道這三個物體是甚麼,就將之擊落了,但是語氣間沒有任何慚愧,道歉之意。今天見到白宮的軍事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 受到記者的質問時,兜兜轉轉,都兜不回來:「我只是請求你們用一秒鐘處於我們的處境。因為在中共的間諜氣球之後,那是一次非常真實的安全威脅事件,…在那情況下,軍方加強了雷達偵察能力,當然會發現更多,而且這三個都是不明物體,我們不知道他們的目的,而且他們的高度會構成民航威脅,而且有潛在能力飛向我們敏感的軍事基地…。」

於是,他們連著三天,一天打下一個。而且是用幾十萬元的飛彈去攻擊一個幾十元的氣球。美國跟加拿大遇到拜登跟杜魯多,真是老百姓的「福氣」。

 

02/17/2023星期五

拜登總統的醫生昨天公布了他的身體檢查報告,總結是他是一個「健康的,精力旺盛的八十歲男性」。我見到各地媒體都照單全收,雖然有些報導會提出最近的民調,質疑拜登是否適合角逐 2024 年的總統連任。但沒有一個人質疑這位提出報告的 Kevin O’Connor 奧康納醫生。甚至接納這報告的結論:他「足夠繼續成功執行總統任務」。

 

很清楚看出,這是拜登在宣布角逐2024 年競選連任之前的一步舖路行動,讓大家相信他的健康足以支撐未來六年的總統任務。

我記得當川普在白宮時,當時的白宮醫生賈克森Ronny Jackson 提出了川普健康(除了體重稍重之外) 近乎完美的報告,立即受到主流媒體無情的攻擊,說他根本不適合做醫生,寫出那樣的報告。完全不理賈克森在2006 年就是白宮醫生,先後擔任小布許,以及奧巴馬時期的白宮醫生,與川普毫無私交,他在奧巴馬時期就提出奧巴馬十分健康的身體檢查報告,沒有人質疑,但是一到他提出川普的健康報告,就突然懷疑他的資格。

而這位奧康納醫生卻是拜登任命的白宮醫生,而過去十多年都是拜登家族私人醫生,在拜登出任副總統時已經是他的私人醫生,現在卻無人懷疑他的立場。

其實賈克森,跟奧康納都是軍醫出生,醫生資格都無可置疑,只是當川普的醫生說他一句好話時,就受到無情攻擊。當時賈克森被攻擊得非常厲害,後來川普願意提升他為退伍軍人部部長,他的資歷完全符合資格,但是民主黨跟媒體卻羅織了他許多罪狀,說「有他過去的同僚對民主黨人說」他上班時飲酒,以及對女性下屬有不規矩行為,甚至製造出他酒後駕車,撞毀汽車的謠言,在這項提名必須經過參議院認可時,成為每天的新聞頭條。賈克森當時說:「如果這些指控有任何一項是真的,我都不會在過去這麼多年一直被軍方擢升,甚至做到總統的醫官。」

但是我們已經知道那些媒體跟民主黨是沒有底線,沒有廉恥的,還是每天報導,最後賈克森說他不願意川普的行政受到這樣的干擾,自動退出這項任命。這就是任何人敢說川普一句好話的下場。後來賈克森氣不過,去角逐德州眾議員,而且當選了。如果他真的有那樣多不軌的案底,會在競選時被放過嗎?

其實賈克森後來的繼任人Sean Conley 也提出了川普非常健康的報告,當時也受到媒體攻擊,拜登一上台就將他換下來。Sean Conley 受到攻擊的新聞,目前在網上都找得到。

而現在擺明拜登的老糊塗狀態每天呈現在眾人面前,媒體對於奧康納的「一切美好」的健康報告卻沒有任何批判。賈克森跟川普昨天都發出質疑,詢問為什麼拜登的健康報告沒有提到他是否接受了老人認知測驗 cognitive tests?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拜登目前最嚴重的失序就是:不知方向,不知日期,甚至忘記自己身邊幾位重臣的名字。記得川普在位時,媒體跟民主黨每天都在吵,說川普年邁,逼著他接受認知測驗,現在都啞了?

其實只要看拜登醫生昨日提出的報告,就看得出這是一項避重就輕的健康報告,只說他因為足部缺乏感應問題,走路時會顯得僵硬;以及因為胃食道逆流,經常要(特別是飯後)清喉嚨。其他沒有有關精神檢查方面的內容,沒有提到是否做了MRI 檢查,以及這方面的結果。媒體報導時甚至說:總統是無須提出健康報告的,拜登這樣做,只是為了提高透明度。我的天。

 

02/17/2023星期五

喬治亞州的一個大陪審團昨天公布了一份有關川普總統是否干預上一屆總統大選的局部調查報告,這個大陪審團本來不願意在此時公布這報告,理由是「對於川普的盟友提供了不足夠的法律程序」,但是在媒體的法律行動下,一名當地法官強制這大陪審團公開,所以最後只公開了很小一部分。

根據這公開的部分,主要的要點是,查不出2020 年的總統大選,在喬治亞州出現廣泛的舞弊行為,以及在所有證人中,有一個或是多過一個證人可能作了偽證,建議檢察官繼續調查,如果真的證實建議予以起訴。

就這樣兩句話,就給媒體大大發揮,成為又一條大新聞。他們從已經在這大陪審團中作證的75 人中,立即找出多名川普的盟友,說他們就是做假證的嫌疑犯,這些包括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共和黨參議員葛蘭Lindsay Graham,以及多名川普的白宮幕僚,將他們的相片再找出來,好像證實他們已經犯法了。同時又找出川普在大選後,致電給喬治亞州州務卿的一通電話,說他是要干預大選結果。川普在那通電話中說,他相信喬治亞州的選舉點票過程有舞弊,他自信多出十幾萬票,但是卻以七萬多票輸了,他說:「我不相信你就找不出七萬多票,有那七萬多票我就不會輸。」

但是媒體故意都不播放那前面的一段話,只說川普在電話中為他找出七萬多票,讓他贏。這是完全的斷章取義。事實是,昨天公布的報告根本沒有提到川普的名字,證明至少在這報告中,川普本人不牽涉到任何違法行為。

以前就說過,川普不是律師,說話總是留有漏洞讓人捉把柄。他會公然在電話中叫州務卿去犯法給他「找出」七萬張選票?但是昨天見到美國,加拿大,甚至中文傳媒都用這段電話錄音做文章。川普的律師Steven Cheung 昨天也發出聲明,當川普打那個電話時,除了喬治亞洲州務卿,還有多名州政府官員,律師在線上,沒有一個人覺得那電話有問題,(何況,川普會當著那麼多人面前叫對方去為他犯法?)

再說有關證人可能作偽證的幾句話,證人作偽證確實是刑事罪,但如果不是關鍵證詞,作偽證只表示證詞與事實有出入,所以報告中說,必須繼續調查,「如果證實」才建議追訴。而且事先已經說了,現在公布這報告對於川普的盟友不公平,因為他們享受到的法律程序 due process 不足夠。但是昨天沒有一間媒體提醒大家這事實。

過去六七年這一類事件我們見多了,他們隨便找一句話,就大規模的調查川普,之後不等調查結束,就將調查的一小塊內容(經常是捕風捉影,或是匿名人洩露的資料)當作最大新聞,炒作到每一個老百姓都以為是事實。等到真相大白時,他們全然不當一回事。你見過他們有過一次更正或是道歉嗎?

 

02/16/2023星期四

拜登在全世界人的面前沉默了十多天之後,終於出面就「擊落滿天氣球」事件發言,不過也只是讀了七分鐘的聲明,沒敢回答任何問題。在在表示一來他無法應付任何問題,二來,這不是一件有面子的事。

他首先表示,幾次用飛機擊落飛行物體的事件,都是他親自下令的,還說他一上台就指示要軍方注重美國空防,阻止含有敵意的外來物體入侵。全面整頓空防設備及庫存等等。並保證:任何針對我國安全的東西,我都會射下來。前面這一大段話都是為自己的錯誤塗脂抹粉。之後她就說,那後面三個被擊落的物體,到現在都不知道是哪一個國家的甚麼物體,但同時說都有可能是私人公司(團體)的,可能是商業性的,娛樂性,科學(研究) 性的。

這樣說,明顯是犯錯了,你把人家的娛樂,研究物體都射落,這不是輕率是甚麼。而且每射擊一次,飛彈(火箭)造價是四十萬美元,噴射機的作業費用也是每一次上萬元。現在你用幾十萬元的軍費去射擊人家也許只是幾千元的消遣氣球?或許只是無人機,氣象氣球,或是宣傳氣球。

難怪他事後不肯接受任何記者問題。我聽到在他離去時,最多人問的問題是:總統先生,你是否over-react?相信每個人都看穿了,他們第一次太遲才發現間諜氣球,之後受到共和黨攻擊了,就急急忙忙將所有見到的東西都射下來,這不是太明顯的事?但是從來不肯認錯的拜登政府,就是死不認錯。

我不相信那後面三個汽球如果都只是私人公司的無害物體,他們會不出面要求賠償。難道都是政府默默承受,在國人面前掩飾不說?

現在大家都開玩笑,今後人們坐氣球升空的活動,都將成為被美軍射擊目標。這不僅是美國人的笑話,更是舉世笑話。

 

02/16/2023星期四

川普時期的駐聯合國大使妮齊海莉Nikki Haley 昨天正式宣布角逐2024 年總統選舉的黨內初選,是繼川普之後共和黨內第二位參選人。她其實在一個月前已經表露參選意願,前一天又洩露了自己的競選宣言錄影,再於昨日在南卡羅來納州的Charleston 做正式的宣布。她本人在2011-2017 期間是該州州長,不僅是這個南方保守州分的第一位女性州長,也是第一位亞裔(南亞)州長。

 

 

 

 

 

 

海莉的宣布大會具有典型的政治活動的規模,幾百名支持者不時歡呼她的名字,她的演說也好似一份正式競選政綱,她宣稱共和黨(以及美國)需要新一代的政治領袖,美國需要一個21 世紀的領導人。她說:美國在落後,美國的未來在滑落,拜登不僅不是從後面領導,他根本沒有在領導。

海莉的一些政綱跟川普相似,特別是建議國會參眾兩院議員都應當有任期限制,以免出現像目前的許多議員有如終身制,幾十年都不換人。不過不同的是,她建議75 歲以上的政客必須接受體能及智能測驗。這似乎是針對現年76歲的川普,以及80 歲的拜登。(當然沒有人會懷疑川普通過測驗的能力。)

海莉的支持者說他是美國版的Margaret Thatcher 戴卓爾首相,她自己則說:「我不是黑人,不是白人,我是不一樣。」海莉的父母是來自印度旁遮普的錫客人,Haley 是她丈夫的姓氏,不過自從她表示有意參選後,美國自由派媒體及民主黨已經對她展開攻擊,說她是共和黨找來的另外一個token (黑人樣板),此外又攻擊她「掩飾」自己的印度背景。海莉原名Nimarata Nikki Randhawa,1996 年結婚後隨丈夫改姓Haley,後來又隨丈夫改奉基督教,許多左媒就攻擊她掩飾族裔,歧途融入fit in。這有罪嗎?而且這很奇怪,他們的副總統卡美拉不也是跟了丈夫姓Harris?左派女性清談節目The View 的幾位主持攻擊她很久,說她取了一個「非印度」的名字Nikki,事實是這個字本身是一個印度名字,也是她的出生紙上用的(中間)名字。她非常自然的選擇這一個好聽的名字,難道也有罪?

其他的謾罵不一而足,有的非常難聽,黑人女星Whoopi Goldberg在The View 上開罵:「Nikki 你一直都在睡覺,現在你醒來了,才發現我們的國家不完美?你說的沒有一樣是新鮮事,你應當比任何人都清楚,因為你過去還算有點清醒的腦子,知道是非,之後你完全發瘋,你省點吧。」最可笑是,Goldberg 自己是黑人,特意娶了一個猶太名字。她又掩飾甚麼?

Goldberg 說海莉過去有點腦子,可能是指她在2015 年州長任內,南卡州發生一名白人青年衝進一間黑人教堂,槍殺九人的事件後,海莉簽屬命令將懸掛在州政府建築上的南方聯盟旗幟取下的事件。她後來解釋,這面代表歷史、傳統及奉獻的旗幟,被類似(槍擊案凶手的人)劫持了去。

讓民主黨及左媒最氣憤的是,他們認為用黑人出來參選是他們的專利,所以最受不了黑人站在共和黨那邊。他們也不問一問,他們確實是祭出了一個又一個的黑人,甚至女性出來選這個,做那個,但是有一個是傑出的嗎?那個副總統已經被所有人看穿了,連拜登都說卡美拉是一個work in progress,表示她還在學習中。白宮發言人Karin Jean-Pierre 也是每天都在鬧笑話。共和黨裡黑人及女性都不少於他們,而且都是靠真本事的,沒有一個是拿來裝飾門面的。

海莉目前沒有很大的贏面,不過參選總統是一個台階,卡美拉不是因為角逐總統提名,未必被選為副總統,布提捷不是角逐提名,更不可能被任命交通部長,其他例子不一而足。如果海莉配川普,肯定是不錯的搭配,只是角逐期間不要攻擊對方太厲害。(2020年民主黨初選,卡美拉攻擊拜登時也是不留餘地,更在辯論時給他致命重擊,讓他下不了台,不過為了利益關係,但最後拜登還是選了她做副手。)

 

02/15/2023星期三

多倫多市長John Tory 莊德利的下台,越來越像是左派逼宮了。自從他的性醜聞在上星期五被左媒多倫多星報揭發後,他在一個小時內就宣布辭職。之後因為這星期三(今天)市議會就要討論最新的預算案,所以不少市議員認為他應當在預算案通過後再下台,這期間不少人促請他不要辭職,說道歉就足夠,而且民調顯示,主張他不要下台的人,跟要他下台的人不相上下,(前者還多出幾個百分比),就因為如此,當今天市議會討論預算案時,就有一群左派市民到市議會抗議,一直發出吵鬧聲音,要他立即下台。之後莊德利就正式宣布他在這星期五就下台。就那麼十幾人,他們就可以操控整個局面。(下圖:莊德利過去跟妻子的合影。)

 

 

 

 

 

 

兩天前傳出一則新聞,說莊德利自己說的,很多權勢人物要求他不要辭職,這些人包括安省省長福特Doug Ford,聯邦副總理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以及多倫多警察協會等,福特跟莊德利同屬保守黨,福特今天也表示他希望莊德利留任,不過這決定必須由他自己跟家人決定。然而方慧蘭卻嚴正的表示,她從未說過這樣的話,還一個字一個字慎重的重複這項聲明,生怕有人聽不明白。之後還說莊德利的辭職是正確的,以及必須的。她需要這樣打落水狗嗎?她的主子杜魯多,兩度被聯邦操守專員裁決違反聯邦操守法,她都沒有認為杜魯多「必須」辭職,還在一旁護衛他。現在對於莊德利的私人操守就裁決得這樣狠?

事實是,如果方慧蘭沒有那樣說,莊德利也不至於自己造謠,非常有可能是媒體搞錯了,但是方慧蘭的作為就是落井下石,完全是左派紅衛兵的做法。

過去幾十年,多倫多星報「拉倒」了不知多少保守黨的政客,每一個保守派他們都看不順眼。我過去跑過新聞,當場見到他們坐在一起大聲地表示他們等一下要如何如何質問某位保守黨官員,完全一副共產黨模樣,而且毫不忌諱。這一次有把柄被他們捉到還不大作文章。特別因為是福特做省長,而且剛剛給予多倫多(及渥太華)市長更大的權力,可以否決市議會的決定,這是多倫多星報等左派最不願意見到的。過去這麼多年,多倫多的事政都是多倫多星報說了算,他們那裏能夠容忍兩個保守派政府操控多倫多?

福特今天說:「如果左派(當選)市長,我們就完了we're toast,他們會加稅,無底洞的花錢。現在不是換人的時候。上帝保佑多倫多市民。」這才是多倫多星報的目的。

我們眼見多倫多星報跟CBC 等一夥人當年害死了福特市長(福特省長的弟弟),他們為了奪權不惜害死人的。我也見過過去幾十年,多倫多星報在選舉中如何利用虛假的標題,製造輿論,操控選舉,近年來幾乎每一任市長都是左傾的,好不容易有一個中庸的保守派出現,還連任三屆,星報那夥人已經忍了好久了。

 

02/15/2023星期三

近來保守派常說,美國的公立學校越來越像共產主義國家,灌輸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教導美國人痛恨美國歷史,痛恨歷史偉人,批判美國開國史,美國憲法…這些發展對生長在美國的人可能都已經麻木,因為這些都是逐步實現的。只有外面來的人可能會感到驚訝(旁觀者清),不解。

一個這樣的人就是北韓生長的女子Yeonmi Park 朴延美,她的家人在她13 歲時(2007) 輾轉經由中國大陸逃到美國,從這裏的初中,直到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現年29 歲的朴延美說:「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學到的東西嚇壞了我,因為這就像我們北韓的老師教我們的洗腦的東西。」(下圖是朴延美剛剛出版的新書封面。)

 

 

 

她說:「在哥倫比亞,他們根本是說,我們現在所有的問題都因為資本主義才出現,因為白人男人才會有,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就是要為了平等展開共產主義革命。他們說,為了解決問題,必須先摧毀這個國家,重新建設。這思想跟我的祖國一模一樣。」

朴延美剛剛出版了一本自傳 While Time Remains,裡面記述了她跟家人逃亡過程,她說她跟母親逃到中國時被人口販子以200 元賣做性奴隸,之後才輾轉從蒙古逃到南韓,2014 年以難民身分進入美國。她說他們甚麼苦都受過了,但是見到這些美國青年甚麼都有,吃好穿好,卻每天哀嘆自己受到壓迫,只因為他們不能使用他們選擇的代名詞?

她這兩天出現在Fox News,也接受了紐約郵報的訪問,她說,這些美國青年無中生有製造一大堆問題,無中生有製造社會中不公正的司法問題,都因為他們每天發明一些新的代名詞,如果你跟不上就是受到壓迫。她說自己做過現代奴隸,而這些美國人就為了四百年前的奴隸制度吵嚷不休。

朴延美說的話相信我們這些第一代移民都能體會,只有美國土生土長的人才會不知不覺的甘於被洗腦。

 

02/15/2023星期三

很多人會記得,美國2020 年大選前,51 位前情報單位的頭頭出面,發表公開信說亨特拜登的電腦內容是俄羅斯的手腳,這封信讓拜登跟媒體一再引用,證明那些對拜登家族不利的證據,都是 disinformation,保送了拜登進入白宮。現在共和黨掌握眾議院,決定傳召這五十多位情報單位首長出席聽證會,這些人就紛紛使出各種絕招,要另類解讀他們的這封信。(下圖是當時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刊登的當天封面新聞,指出五十多位情報單位頭頭反駁亨特拜登電腦內容的新聞。這些人中包括兩位中央情報局CIA 局長。)

 

 

其中一位在這封信上簽名的是奧巴馬時期的國家情報局長DNI 克里波James Clapper,這位無恥的說謊大王,在川普上台後他就成為CNN 的固定評論員,幾乎每天為川普製造罪狀,包括:川普通俄事件是比水門案還大的醜聞,川普是俄羅斯政府最大資產等等(這些都有錄影帶,可以在網上找到,不是我在這裡生安白造。)當亨特拜登的電腦事件發生後,就全力製造謠言,五十多位情報頭頭集體發信,說這電腦的曝光,有「所有的俄羅斯手腳的爪子印」。這句話被當時正在競選的拜登用來在競選辯論時振振有詞的這樣說:「五十多位前任情報單位頭子都說,這是俄羅斯製造的假新聞。」現在克里波知道「大限已到」,他居然指責媒體distorted 歪曲他們的公開信。他指責一份網路新聞Politico,說他們當時的一個標題:Hunter Biden story is Russian disinfo, dozens of former intel officials say,是有意的歪曲他的話,說他們沒有說這電腦是「錯誤資訊」,只是說有俄羅斯的爪子印。如果真是這樣,當當時所有媒體都這樣解讀時,當拜登在競選辯論時這樣反駁川普時,你為什麼不出來發表聲明?現在時過兩年多,拜登當選了,他將面對眾議院的質詢了,就出來張牙舞爪的申訴被冤枉?(下面是2020 年十月22日的競選辯論時,拜登就引用這五十多位情報人員的公開信,證明亨特拜登的信件是虛假資訊,讓川普啞口無言。右邊是克里波。)

 

 

 

 

 

 

 

好像克里波這樣的小丑能夠迄立不倒,都因為有好像CNN 這樣的無恥媒體,無知及健忘的老百姓,民主黨跟拜登這一類厚臉皮的政客。

 

02/15/2023星期三

根據英國科學周刊Nature 的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 靜悄悄的終止了對新冠病毒Covid-19 起源的第二階段的調查,原因是北京當局過分的不合作。Nature 引用的文字是:使到這項調查太具挑戰性。

可以預料到的,醫學界對於這決定非常失望,很多研究人員說,不知道起源,對於以後如何預防,以及如何製作疫苗都構成極大阻力。但是他們知道「研究人員沒有中國的access」,世衛將無法進行任何研究。(下面是武漢研究室外的警衛阻止任何人接近)

 

 

 

 

 

 

這就是秀才遇到兵,對方太霸道了,你無法跟他們講理。當初西方國家讓中共進入世衛,以為這樣就能依照這組織的規章行事。現在證明是幻想。再多的規章遇到不講理的會員,等於不存在。更等於引狼入室,讓他們大搖大擺敗壞了WHO 原來的秩序。

據Nature 報導,WHO 的疫症專家Maria Van Kerkhove 對他們說:「第二階段沒了。計畫改變,政治因素阻擋了(有關起源的)調查。」

世衛組織本身的組成架構就已經被公認是極端偏袒中共,在2020 年展開的第一階段的調查,後來提出的報告列出四個可能的「起源」,其中最大可能是起源於海鮮市場,由動物(蝙蝠) 傳到人體,但也有一個「最少可能」的因素,是由研究室洩露出來,如果要在這些可能性中找出及證明一個真正因素,就必須得到中共當局合作,讓 WHO 的研究人員到武漢研究室去調查,只是大家有眼見到,WHO 的人員根本被北京當局禁止接近武漢研究室,每一步都必須由中共的人監視。這算是甚麼調查?拖了兩年之後,世衛終於放棄了。

這就是向惡勢力低頭。

如果是沒有事要隱瞞,幹嘛要使勁全力的阻擋?即使是這樣,中共還要臨門一腳的說謊。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今天說:「中方的立場是一貫的,我們一直都支持及參與科學方式的追蹤調查,並反對任何形式的歪曲炒作。」他甚至說:國際科學界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各種冠狀) 病毒的起源來自於世界各地都有。其中美國的軍事研究更值得去調查云云。

中共說謊的手段從1949 年就沒改變過,任何稍具歷史知識的人都已經非常清楚。撒謊是他們最大的本錢。

 

02/15/2023星期三

我們每天都受到環保新聞的轟炸,這個不能用,那個不能吃,但是遇到真正破壞環境的事件時,所以環保組織,左派媒體又都沉默了,因為跟他們推動的宗旨不符合。

本月三號,在美國俄亥俄州發生貨運火車拖軌事件,50 節車廂翻覆,其中10節車廂運載的是有害物體 vinyl chloride 聚氯乙烯,雖然當時無人受傷害,但是這有毒物質有可能危害到附近一帶的環境。後來為了防止這些物質爆炸,造成更大傷害,當局就引爆這些易燃物,造成龐大的有毒煙霧向四周及空中散發。火焰持續兩天半才撲滅。(下面是俄亥俄州火車脫軌現場,及引爆後的煙霧。)

 

 

 

 

 

 

政府多次向當地居民強調,這次的火車翻覆事件,以及事後的引爆對於附近居民不造成危險,不過經過多日來的觀察,及居民自己的感覺,發現他們畜養的動物,以及水中的魚大量死亡或是生病。很多居民蓄養的雞隻生病後死亡,多個牧人畜養的家畜以及家庭寵物都病了,之後不少死去。此外當局在二月八日(也就是事發後五日),已經發現河流中有三千多條死魚。範圍在意外發生地點七英里半直徑範圍內。

當局是將這些聚氯乙烯釋放到溝渠中再引爆,這樣就讓這些化學物散布到更遠地方,汙染更遠的土壤及河水。美國環保機構EPA 向居民保證,這樣做不會造成環境損害,但是越來越多居民表示不相信。他們說空氣中的異味,水中的死魚,在在提醒他們生活在危險中。一個居民說,如果雞隻在一兩天內死去,想想看對我們人體的傷害會在多少日子內發生?

但是交通部長Pete Buttigieg 布提捷直到昨日才在共和黨逼問下,發表第一次聲明。他在昨天還在宣告「建築工業中都是白人」,這現象必須改變。明顯,跟種族平等無關的事件都不在他關切項目之內。

共和黨攻擊說,雖然拜登政府逼著國會通過了一萬兩千億元的基礎建設議案,但是其中九成都是用在綠色能源方面,真正用在鐵路,公路,橋樑,航空方面的經費不過一千億元,鐵路基建方面的經費更是微不足道。作為交通部長,布提捷每一次的工作重點都是芝麻綠豆的,拉平種族差異的措施。

此外自從拜登上台,就阻止興建輸油管,及輸送任何化學物品的油管,將這些輸運工作都交給鐵路。這就是環保組織及拜登政府掩飾這次鐵路災難的原因。其實單單在俄亥俄州發生火車脫軌事件之同時,一個星期內就先後在德州,南卡羅來納州,路易斯安那州發生了嚴重的鐵路出軌事件,但是你聽不到媒體的報導,相反的任何一單符合他們環保組織的運動目標的意外,他們會日夜不停大聲疾呼。

另一單例子是,過去幾個星期,在美國東岸不斷有巨大的鯨魚被沖上岸邊,多數是已經死去的鯨魚。自從去年十二月到現在兩個多月,一共有22 隻座頭鯨 Humpback whale 被沖上岸。而單單在紐約及新澤西州的海岸就有九頭。自從2016 年至今總共見到超過180 頭鯨魚死在美國東岸。而且頻率越來越高。(下面是紐約州長島沙灘上個月發現的一隻座頭鯨。AP 相片)

 

 

 

 

 

 

這些都是震撼的新聞,每一頭鯨魚都大過一輛校巴。而當地人都有自己的理論,因為這些鯨魚大量死亡事件跟政府在岸邊建築風力發電的wind mills 無論是時間或是地點都有直接關聯。當地已有十多名市長致函給聯邦政府,要當局立即終止在海岸邊繼續建築風電裝置,但到目前拜登政府都沒有回應。到現在也見不到環保分子出來疾呼,見不到媒體大肆炒作。過去每次有一隻鯨魚死了,綠色組織都會立即群起叫囂,發表他們的理論。現在見到一隻隻鯨魚慘死,卻沒有如預期的反應。

雖然到目前沒有研究,風力發電機影響鯨魚(或是任何海洋生物)的活動,但是過去幾千萬年,鯨魚都靠體內的聲納系統導引方向,你在海中建立巨大的發電機,你說這對鯨魚會沒有影響?

過去幾個月,單單因為有兩個環保組織聲稱,捕龍蝦的網子讓當地露脊鯨right whale數量減少,政府就立即下令,禁止緬因州捕龍蝦漁民作業,斬斷了當地每年九億美元漁民的生計。而現在這些巨大的風力發電機導致更多座頭鯨死亡,而且眼前就見到屍體,都見不到他們的反應。

太多例子證明目前所謂的綠色組織,根本就是政治極端組織,唯一目的是推動符合他們政治路線的政綱:打倒西方社會,幫助世界左傾政權日益強大。這種例子過去舉過太多了。

 

02/14/2023星期二

白宮軍事發言人柯比將軍 John Kirby 今天承認,星期五開始的三天內連續被擊落的飛行物體幾乎可以肯定全部是無害的,或只是商業性質的飛行物。不過到目前只能稱之為物體object,因為不能確定是任何其他的東西。

目前美國官方只能證實,只有二月四日在大西洋岸擊落的中共的間諜氣球,是具有敵意的飛行體。此外他證實,另外三個較小的物體,不屬於美國。(下面卡通顯示,拜登一夥現在見到飛行物體就開槍,兒童的氣球都不放過。) 

 

 

 

 

 

 

 

不過對於這種說法,有參議員認為不可以接受。今天所有一百位參議員都接受了軍事及情報單位的簡報,之後有共和黨參議員,阿肯色州的 Tom Cotton 說:他們一方面說我們還不知道那三個物體是甚麼東西,在未找到之前也不願意為它們定位;但是另一方面,又保證這些東西無害。這是互相矛盾的。

這些參議員又說,他們從今日的簡報一點新東西都沒聽到,全都是新聞中已經知道的內容。

柯比承認,後面三個物體到目前都還沒有找到,因為這三個地方:阿拉斯加北部海岸外,加拿大育空地區,以及密西根休倫湖內,都太偏僻,太寒冷,都在零下二十度以下,可能需要時間才能找到。而在大西洋岸擊落的氣球殘骸,也剛剛收集到大部分,還未經過分析。據報導,FBI 預定由兩百位探員進行研究及分析。

此外,三軍聯合參謀會議主席邁里將軍 Mark Milley 今天也證實,星期日在休倫湖擊落那不明飛行物體時,第一次發出的火箭 (導彈) 沒有擊中目標,需要發出第二枚火箭。他強調這失誤的導彈對當地居民無害。不過據報導,每一枚導彈的費用超過40 萬美元。

過去對於不明飛行物體,統稱之為UFO (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而在過去,UFO 也是外星飛行物的專有名詞,這一次居然有記者詢問這一次發現的多枚飛行物體是否外星人的飛行器。白宮發言人Karin Jean-Pierre 昨天鄭重否認,最近發行的飛行體與外星人有關。

自從有間諜氣球出現在美國上空,Jean-Pierre 就將發言任務交給柯比,這議題明顯不在她的能力範圍之內。不過在被問及UFO 跟外星人的關係時,她很清楚地回答:「沒有跡象外星人跟這幾次的高空飛行物體有關。我只是要明白表達白宮的立場,我們打下來的物體,沒有跡象與外星人aliens or extraterrestrial 的活動有關聯。我們要確定美國人民知道,你們都要知道,這很重要我們在這裡說清楚。」

 

 

 

 

 

 

 

這位 Jean-Pierre 的智商真的是越來越跟副總統卡美拉看齊了。

 

02/14/2023星期二

星期天的Super Bowl 是美國運動界盛事,估計有上億人的收視率,今年因為是輪到Fox 的娛樂台轉播,所以Fox News 事先宣傳的很厲害。我對美國足球是看不懂,所以沒想到要看,不過對於這項體育活動的唱國歌,中場表演,甚至廣告都發生興趣,不時轉過去看兩眼。不過因為身在加拿大,即使是看美國的娛樂台,廣告部分也都被這裡的轉播電台(CTV) 換到本地廣告,感到很無趣。只有事後再到網上去看,了解情況。

 

 

 

 

 

 

首先,這次的足球大賽是連續第三屆在未開始前,加唱了一首「黑人國歌」,據說是在2020 年黑人George Floyd 死在警方手裏之後,NFL 開始的習慣。這首歌曲Lift Every Voice and Sing 過去幾年被美國黑人民權組織NAACP 鼓吹作為黑人國歌。這一次是由黑人歌星Sheryl Lee Ralph 演唱。不過我見到,當鄉村歌星Chris Stapleton 在演唱正式的美國國歌時,見到費城老鷹隊的教練Nick Sirianni,跟老鷹隊的球員Jason Kelce 眼中都含著眼淚,教練的眼淚還一直留下來。其他也有幾位球星低著頭,或是緊閉眼睛,顯得很感動。很多人也都在網上稱讚Stapleton 的歌聲及演唱方式,說是自從1991 年Whitney Houston 以來唱國歌唱得最好的一次。

這情況應當是令人感動的,因為自從舊金山49 人隊的球員Colin Kaepernick 在2016 年的比賽前唱國歌時,跪下一條腿抗議美國的種族歧視之後,唱國歌時單腿下跪就成為一種政治訴求,後來在很多體育活動,甚至國際比賽時都有運動員做出這舉動,在George Floyd 死後的全國抗議活動中,也經常出現這姿勢,連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美國的拜登都湊熱鬧的公開做出這舉動。所以這一次的Super Bowl 不僅不再見到這動作,甚至見到球員跟教練都為美國國歌動容,確實令人開心。

雖然Colin Kaepernick的作為被左派訴求者普遍模仿,但是他本人卻在那一次行動之後就不再被NFL 的球隊簽約,有人說因為他本人就不是好球員,但是民權組織就以此攻擊NFL,包括女歌星雷哈娜Rihanna,她曾說過,NFL 對待Colin Kaepernick 的態度讓她反感,聲言以後都不會在Super Bowl 表演,但是今年她卻做了本屆的中場表演的主唱及表演歌手。因為場面盛大,規格也超越過往任何一年,受到普遍叫好。不過就像剛剛過去的葛拉美獎Grammy Awards,這些歌手不知為什麼總是要在唱歌時做出一些下流動作,難道這就是今天的音樂文化?年輕人文化?

雷哈娜在這場表演身穿鮮紅色服裝,其他所有男的舞者都穿白色服裝,所以對比鮮豔,加上舞台很大,動作畫一,確實很壯觀。但是雷哈娜可能因為懷孕,穿了一件「內衣」就包括了兩個巨大乳房,以及一個「大肚子」,這都看習慣了,這些歌聲不怎麼樣的歌手現在就靠這些「出位」畫面招徠,而且跳舞時的動作也必須出位,見到她不斷用手捉住自己的跨間,在那裏揉搓,之後還多次將手舉到面前,似乎在聞味道。不是我過敏,很多網友都在網路上做同樣的回應,說她的很多舉動bizarre,disgusting,不夠上等等等。(下圖是雷哈娜表演時的畫面。) 

 

 

 

 

 

 

在我偶爾轉台過去看時,居然見到在貴賓席上坐著Fox 媒體集團的大老闆梅鐸Rupert Murdoch 跟家人,以及推特老闆瑪斯克Elon Musk 坐在一起。梅鐸身邊是女友Ann-Lesly Smith,另一邊坐在瑪斯克旁邊的是女兒伊莉莎白梅鐸,鏡頭見到他們兩人不斷的傾談。當時就想,瑪斯克真的靠邊站了,這次不會回頭了。當我有這個「正面」念頭時,左派當然也不會放過,他們立即有了反應,MSNBC 的主持之一Mehdi Hasan 立即發出推特:「右翼億萬富翁當然要團結在一起,但是記住,下次當你聽到瑪斯克假裝自己是反對菁英,反對大鱷集團,反對媒體時,記住這個畫面。」另外一個人說:「瑪斯克在推特上堵絕傳媒人士,自己卻在Super Bowl 時跟梅鐸坐在一起,他是真正的惡棍villain,只是少了惡霸的學識跟威力。」「瑪斯克跟梅鐸在Super Bowl 坐在一起,兩個non-American非美國人的右翼億萬富翁,他們用自己的錢幫助法西斯贏得選舉。」「瑪斯克說他真正關心新聞正確,真的?但他本人卻跟一個建立錯誤資訊帝國的人坐在一起?」(下圖左起:伊莉莎白梅鐸,瑪斯克,梅鐸,以及梅鐸的女友。) 

 

 

 

 

 

 

 

這些就是左派,他們自己為所欲為,每一天都有確鑿證據,卻將自己的罪行全部安置在保守派頭上。

最後說到廣告,據說在Super Bowl 期間做廣告是最貴的,每30 秒廣告費用是七百萬美元,而這一次就有兩段宣傳耶穌的廣告,一段是30 秒,一段是一分鐘,所以用去了超過兩千萬元。其中一個廣告是由一個基督教craft store 連鎖商店Hobby Lobby 出資,另一個也是由匿名捐款人出錢的基督教團體出錢。那個30 秒的廣告內容是教大家學習做兒童,因為兒童關心彼此,關心動物,結論是:耶穌不想我們太像成年人,他關心我們每一個人。而那個一分鐘的廣告則是在分化的社會,宣揚包容。內容顯示當大家彼此爭吵時,出現的字幕是:耶穌也愛那些我們仇恨的人。還有當難民逃避壓迫時,畫面顯示聖母瑪利亞跟約瑟夫當年也是遭遇同一情景。

然而即使是這樣溫和正面的廣告,自由派跟民主黨的打手也群起攻擊,最先發難的是紐約市民主黨眾議員AOC,她說這些廣告是美化法西斯:「(她不相信)耶穌會支持花幾百萬元在super bowl 做廣告,而且這是幫助法西斯塗脂抹粉。」

另一個民主黨的打手Sawyer Hackett 就發文說:「這樣多錢(廣告費) 足以給1,563 名露宿者提供房屋。」這樣說,所有廣告都應該立即消失,全部用來解決貧窮問題?

MSNBC 的主持人之一Joy Reid 也發文指責這些廣告是「推銷耶穌品牌」,還說這位上帝之子絕對不會花這樣多錢刊登廣告。還說出錢做廣告的「團體」過去有反對墮胎及反對LGBTQ 的仇恨紀錄等等。

此外Super Bowl 用了80 萬元鋪草皮,也受到攻擊。說這筆錢可以用來解決窮人問題。基本上可以見到這些批評全部來自極左觀念,共產黨觀念,反資本主義社會的觀念。他們人數未必多,但是貴在堅持,大聲,霸道,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02/13/2023星期一

拜登的老邁我們見多了:走路會跌倒,說完話不知從哪裡走下台,會伸出手跟空氣握手,即使最簡單的寒暄話都要看稿子,…但是現在不僅他已經決定兩年後再選總統,民主黨內也已經默認他有這資格,這權利競選,不再有人公開反對。

僅在一個多月前,當拜登的辦公室及家裡陸續發現機密文件時,華府還有傳言說是民主黨自己搞出來的,要阻止拜登競選連任,現在這些傳言已經自動消失,相對的是:一方面民主黨內不再有力量阻止他競選,特別是進步(極左) 一派對他感到滿意,不會再阻止他。一方面他們環顧四周,見不到有更好人選。

 

 

 

 

 

 

據華盛頓一份讀者率最高的網路報紙The Hill周末報導,最近的改變來自他上星期的國情咨文,事後許多民主黨內左派,包括極左的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 的陣營傳出,他們由拜登那天的演說中感覺到,不可能讓他再左了,還說是一篇相當有技巧的演說內容。山德斯的顧問Angelo Greco 說,他們對於拜登強調要對富人增加納稅,保障各種基本人權項目的撥款,改革勞工法,綠色能源政策,種族政策,改革警察機構,以及病人權益等等的用詞,都很滿意。

除此之外,不僅黨內極左派對拜登滿意,中庸派對於拜登採取攻擊共和黨的戰略也認為是天才舉措。自從去年十一月大選,民主黨逃過一劫,本來有可能大敗滑鐵盧的,結果只在眾議院失去少少席位,自從那一次許多民主黨人就視拜登為天才競選者。當時拜登的策略是,從不承認自己政策有任何失敗或是責任,集中攻擊共和黨全部是MAGA,攻擊他們要剝奪黑人選舉資格,破壞民主,破壞國家團結,發動武裝叛變,結果這一著奏效。而這一次的國情咨文,他又為共和黨戴上帽子,要剝奪國民醫療保健跟老人金,讓通貨膨脹,都市犯罪,非法移民種種問題都靠邊站,對於拜登的「天才」許多民主黨人五體投地。過去那些躍躍欲試的潛伏候選人,現在都說:如果拜登宣布要角逐,我就不會出馬。這情況跟共和黨完全相反。

雖然目前的民調顯示,國內有六七成的選民反對拜登再出來角逐,連民主黨內這比例都高達六成以上。不過從某些方面說,拜登確實是競選天才。記得嗎?他在2020 年競選時,藉口Covid整天躲在地下室,幾個禮拜沒有活動,就靠媒體幫他說話,幫他競選。掩飾自己當時許多醜聞,即使兒子的電腦被發現了,內容被公開了,也有媒體跟CIA,FBI 等等幫他打仗,社交網路幫他掩飾。這一次他跟民主黨明顯想再用同一成功策略。因為媒體跟CIA,跟FBI 都仍然是民主黨死忠分子。

現在民主黨的困惱是,是否繼續讓卡美拉做副總統候選人。目前黨內外公認卡美拉是扶不起的阿斗,是一個笑話。不過過去幾個星期卡美拉一再表示:如果他要競選,我會跟他一起競選。

卡美拉靠的是甚麼?她的「身分」,第一個女性副總統,第一個黑人副總統,已經有不少黑人及民權團體,以及民主黨內的左翼宣稱,如果不讓卡美拉繼續競選副總統,(在拜登不出馬的情況下,如果不讓卡美拉競選總統),都是不可以容忍的種族主義及歧視。

民主黨有所有的媒體做後盾,又有華盛頓所有的deep state 做靠山,他們的煩惱真的微不足道,這是共和黨羨慕不來的。

 

02/13/2023星期一

白宮的軍事發言人柯比將軍 John Kirby (下圖) 今天終於舉行記者會,就過去一個多星期擊落四個空中飛行物的事情做出解釋,不過新的消息不多,卻被發現有更多的隱瞞以及矛盾。柯比在記者會中第一句就說:以前的政府沒有偵測 detect 任何飛行物體,是我們偵測出來的。之後他又重複了一次。

他說「我們能夠偵測出中共的高度氣球,是中共人民解放軍操作的。這在前任政府任內就開始,但是他們沒有偵測出,我們偵測出了。我們追蹤了,我們小心的盡量研究。」

 

 

 

一向比較坦白的柯比,會開宗明義就強調這一點,讓他簡直像足了拜登,這是拜登的做法。發生甚麼事都怪到川普身上再說,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我見到柯比在台上念稿子,完全相信這是拜登幕僚寫的稿子,讓他照著念。這句話極不誠實,因為大家都知道,那個中共的大汽球在美國飛了四天之後,是在幾個老百姓用肉眼看到之後,國防部才公開的。而且根據後來的通告,拜登也是那時候才接到簡報,根本不是你們「偵測到」的。如果一早偵測到,會等到老百姓先看到?

而且這句話漏洞太多。因為後來就有一個記者問他:為什麼最近突然在美國上空發現這樣多飛行物體時,他做了解釋:「因為我們在尋找他們,(NORAD) 改變了偵測雷達modified the radar system。」所以是你們在那個巨大的中共氣球之後,出了醜之後,才改變偵測系統,才去尋找。何況過去也是NORAD 沒有看到,根本不去找,能說是川普的錯?NORAD (北美空防司令部) 不是政治任命,與川普政府無關,追究責任應當追究NORAD。現在他們寧願庇護NORAD,卻責怪川普政府。

事實是,NORAD 的頭頭Glen VanHerck將軍上周才承認,他們有awareness gap ,承認自己疏忽,現在拜登就又將責任推到川普身上。加拿大國防部長阿南德Anita Anand 上周也在記者會中說,今後會改革 (擴充) NORAD偵測系統。顯示你們也是現在才發現以前的偵測不足夠。

這也證明,拜登政府最大的目標(敵人)是川普,是共和黨。不是那些施放氣球到美國上空偵測國防機密的敵對國家。

柯比又在聲明中說,這幾次發現的空中飛行物所能偵測的情報非常有限,也沒有發現有傳播過訊號的跡象。這又明顯是掩飾自己的過失。之後就有記者發現這句話的漏洞,問他:你剛剛這樣說,難道你們已經研究過那幾個物體的殘餘?事實是現在連在南卡州海岸擊落的氣球,都只是蒐集到部分,還沒有開始研究,當問到其他三個時,都說目前還沒有找到殘骸,他如何知道那些物體都只有「非常有限的」偵測能力,及沒有傳送過資料?

這些都是說謊被當場捉到的例子。

一個記者問:根據紀錄2021 年以來發現五百多不明飛行物 UFO,為什麼拜登突然間連連下令擊落三個不明飛行物,過去兩年都不理?這些飛行物會不會是錯誤被擊落?還有一個記者也問:是不是因為第一個中共的間諜氣球沒有理會,所以在政治壓力下才接二連三採取行動?…這些問題都證明,記者都看穿拜登政府的前後矛盾。

北美空防司令部到目前成立了65 年,到目前沒有發動一次攻擊行為,也就是沒有擊落過一次空中飛行物,現在一次又一次採取行動。以前說過,我們唯一聽過 NORAD 的名字,是在聖誕夜 NORAD 一定發出聖誕老人從北極出發,開著雪橇到每一戶人家的路線圖。這樣的作業模式把他們都養懶了,養笨了。

在柯比之後數小時,正在歐洲訪問的國防部長奧斯汀 Lloyd Austin 發表了簡短聲明,說:「這些物體雖然對我們地面的軍事設施不構成威脅,但是對於民航(班機)有危害。」據最新消息,這後面被擊落的三個「物體」都不外是氣象氣球一類的民事科學用物體。證明目前的國防部真的是 trigger happy,矯枉過正。

到現在拜登還沒有出來跟國民說過話,過去他每次有一丁點好消息,(即使不是好消息,都會兜轉說是好消息),這一次他明顯知道不是好消息,而且他肯定知道自己無法應付記者的接續問題。不過今天柯比的話可以顯示,拜登政府有了talking point,就是:我們找到了,川普他們根本沒見到。未來可以預期白宮會重複這句話。

只有杜魯多總理,在這一次於加拿大育空地區Yukon 擊落飛行物體後,找到機會又在麥克風前出了一番鋒頭,宣稱是他下令擊落這「非法進入加國領空的」物體,成為美加兩國共同發言人。證明加拿大已經沒有反對黨,也沒有盡職的媒體。(沒有人問他:上一次那個更大的氣球,你怎麼沒有下令?)

另外果然被我料中,北京當局見到拜登處理氣球事件,看出了拜登一夥人的愚蠢笨拙。人民日報在一篇社論中說:拜登政府上周處理氣球事件,顯示了美國在共和黨無情的攻擊下,以及民調低迷下,採取的不成熟及不負責任的策略。又說:美國理應以冷靜及負責任的方法(處理氣球事件),而不應當讓國內的政爭及政治環境牽著鼻子走,這只會讓兩國之間,甚至整個世界蒙受損失。

最後還說,美國內部政治鬥爭,及政治正確環境,造成了這種「可笑的幼稚行為」。

拜登的幼稚跟可笑是事實,讓敵人看清楚了就是可悲。

 

02/12/2023星期日

美國軍方越來越像開玩笑了,今天下午又在密西根州的休倫湖Lake Huron上空擊落一個不明飛行物。據說這一次的UFO 飛行高度只有兩萬英呎,這是過去不到一個星期在美國跟加拿大境內被擊落的第三個不明飛行物。加上一個星期前(本月四日) 的一次,那一次擊落的是中共的間諜氣球。後面三個到目前都未證實是甚麼作用,及哪一個國家發出的飛行物。不過有消息稱,昨天在 Yukon 以及今日擊落的兩個物體都是載有儀器的氣球。(下面是四次擊落不明飛行物體的地圖及時間表。)

 

 

 

 

 

到目前沒有更多細節。不過有多名共和黨眾議員發推文說,得到軍方證實這消息,說一架美國的F-16擊落這物體。密西根民主黨州長Gretchen Whitmer 稍後也發表推文予以證實。休倫湖臨界美加邊界,範圍也在兩國交界區域。

據說在擊落這物體之前的中午時分,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 一度禁止民航客機經過密西根湖上空,以確保民航安全。FAA 的警告包括,在這範圍飛行的班機可能遭到擊截,或是逼降,責任自負。

(過了兩天三軍參謀聯席主席邁里將軍在記者會中承認,軍方在擊落這物體時,第一次沒有擊中,是第二次才將之擊落。而每次使用一枚火箭的費用都超過40 萬美元。至於錯誤發出的火箭是否危害附近國民安全?軍方則說不會。)

就像昨日說的,拜登政府現在是「股市矯正」,見到有物體就射下來。因為他們在一個多星期前,見到有那麼巨大的間諜氣球都不理,直到老百姓肉眼都見到了,又被共和黨罵了,最後才等對方完成任務後予以擊落。之後學到教訓,居然接二連三將天上的不明飛行物都擊落。而且到現在也不交代他們射下來的是些甚麼東西。這樣的軍方信用度已經降到最低。

這齣 Groundhog Day 不知要演出到哪一天。不論這些物體是哪一個國家發出的,真正看笑話的是俄羅斯,中共,北韓。甚至伊朗。臨急亂開槍的底牌都讓人看穿了。

與此同時,中共那邊也宣稱他們也在山東省外海面上,發現一個不明飛行物,還準備隨時將之擊落。還有消息說這物體在青島附近一個海軍基地發現。不過這不出奇,每一次西方國家發現共黨國家做了甚麼不名譽的事,之後他們也立即會發現對方做了同樣的錯事。例如你捉到他們一個間諜,他們會立即捉你十個八個。連一些遊客都捉了去,當作間諜審訊。這類事情看得太多了。

 

02/11/2023星期六

美加國防部今日又聯手擊落一個不明飛行物,據說這物體是北美空防司令部NORAD昨晚發現的,並在今天下午3:41分由美國的 F-22 戰鬥機將之擊落。這一次發現及擊落地點是在加拿大境內,最北邊的Yukon Territory,距離阿拉斯加邊界110英里。加拿大國防部長阿南德宣布,這一次的物體是圓形的,但是比一個星期前被美國擊落的中共間諜氣球小。其他資訊都要等到蒐集到地面的殘餘之後才會知道。

 

 

 

 

 

 

 

這件事越來越像一個鬧劇,這天上到底有多少不明飛行間諜物體?一個多星期前,北美空防司令部對於有巨大的間諜氣球飛越兩國空中的事,事先毫不知情,事後也容忍其完成任務之後才下手,等到被眾人指責之後,就每天都發現一個,而且動作迅速,立即「處決」。對於昨天在阿拉斯加境內擊落的那一個,到目前也不知道是哪一個國家的,做甚麼用的。

過去我對美國政府發布的資訊幾乎都相信,因為政府不敢說假話,否則沒幾天就會被新聞界戳穿。但是最近幾年我的態度改變。因為政府多數機構逐漸成為民主黨的附屬,喉舌。民主黨在台上時,他們幫著說謊話。共和黨在台上時,他們幫著製造謊言,謠言。這種例子過去幾年我舉過太多了。

對於今天那個物體,據說也是在飛行高度四萬英呎左右,所以「有理由」立即將之擊落。雖然這兩天這物體經過之處極少民航機經過。這好像股市的糾正行為,動作總是比預期的大很多(矯枉過正)。

而且如預料的,加拿大總理今天第一時間就發了聲明,宣布這事件,而且說是他親自下令的。對比一個星期前他等了好多天都不作聲,也明顯有了進步。我聽到在阿南德記者會中,就有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問到:為什麼是美國飛機去擊落的。這事情只有加拿大人明白,即使只是四萬呎高度,加拿大的老舊軍機還是不管用。

還聽到阿南德說了一句,現在要重整NORAD 北美空防司令部,提升偵測設備,明顯知道這一次NORAD 失職了,丟臉了。只因為兩國都是左派執政,到現在沒有聽到媒體一句批判的聲音。(過去那麼多年,有多少人聽說了NORAD 做的事?除了每年聖誕節前夕追蹤聖誕老人的行蹤,難怪遇到真正的敵人毫不察覺。)

目前美國軍方終於承認,中共的間諜氣球滿天飛,遍布地球上五大洲都頻頻出現。證明美國國防部跟軍方過去幾年都在睡覺。他們左派執政,不管出多大失誤,都沒有官員出面道歉,更不要說下台。從2021 年阿富汗撤軍,搞出那麼大的皮漏,導致烏克蘭戰爭,但是國防部長,三軍參謀聯席主席,國務卿,全部都繼續做得穩當。如果是川普執政時期出這些事,都不知換人換了幾次了。

 

02/10/2023星期五

美國國防部今天證實,他們在昨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阿拉斯加擊落了一個飛行物體。對比一個星期前,等到中共的間諜氣球橫貫美國八九天之後才採取行動,讓人感到,他們是「學到了教訓」。

國防部的藉口是,這個飛行物體雖然比較小,只好像一輛小汽車一樣大,但因為飛行高度是四萬英呎,有可能危害到一般民航機的航線,所以必須採取行動。對於拜登政府任何官員說的話,真的是要打個折扣,不知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上星期,拜登的國防部等到中共的氣球結束任務後到了大西洋才採取行動,過去幾天聽到好多解釋,說要收集這氣球的情報及作業方式,又聽到說:等到了大西洋再擊落,可以收復更多的殘餘。因為阿拉斯加那邊的海域太冷,不容易打撈。當時聽到就幾乎笑出來,分明是為自己圓謊。現在你們又在第一時間在阿拉斯加海外擊落類似的東西,難道沒有考慮過打撈的問題。而且看下面地圖,擊落物體的位置是幾乎沒有民航機經過的地點,難道多等幾小時都等不及?

 

 

 

 

 

 

 

拜登這總統真是最容易做的,不論出甚麼大小錯誤,事後都不用負責,總有大群的媒體,大群的官員幫他解畫。他在上周接受兩間媒體的訪問,都說:(不認為這次事件)在美中安全問題上造成嚴重破壞 (違約),記者問:你怎麼知道?他說:「我有跟他們對話。我跟習近平。」追問下:你跟他們對話了?他只好說:「我跟習近平以前談過,不過我的官員跟他們的對等談過。」這分明是謊話,他跟習近平上次談話是G20,幾個月前的事。至於官員,我們都知道,北京方面到現在都拒絕接國防部長 Lloyd Austin 的電話,這是分明要給你們難看,而他居然說謊「對等官員對話過了」。到現在沒見到媒體拆穿他的謊言。

記得拜登一上台,美中雙方的外長在阿拉斯加舉行高峰會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就被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跟外長王毅教訓了十幾分鐘。這一次更是中共自己做錯事,犯了法,居然對美國端架子。這都因為中共欺軟怕硬。你看川普對習近平多麼強硬,但是中共敢對川普的官員擺臉色嗎?四年期間沒敢發過脾氣。

這是明眼人都看得清楚的,但是美國媒體跟民主黨團結的掩飾真相,全部都是自欺欺人。

拜登在星期二的國情咨文中,對著美國人就敢大聲說話:「別搞錯,就像上星期,如果中國威脅到我們的主權,我們就會出手,我們做到了。」之後他自己臨時加了幾句台詞:「你找出一個國際領袖現在願意跟習近平調換位置的,找出一個來!Name me one!」

他這句話是用喊的說出來的。完全不像是一國元首說的話。好像是街頭流氓的喊話:沒有一個人願意做我的對手,你找出一個來。連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都指出:今天世界上有幾十個國家元首願意跟習近平調換位置。

好多媒體幫忙解釋,說習近平因為中國的經濟問題,所以他的位置不是那麼好做。即使這樣,作為美國總統應當這樣喊話嗎?自己一再失利,卻只會在口頭上賣乖。頭破血流了,還要高喊「我贏了。」

說起外交政策,民主黨(鴿派) 一向都是只會求和,最後是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連CNN都在社論中指出:「過去20 年美國包容中國的政策,大力將中國推進世界貿易組織,(還有世界衛生組織),希望將他們當作是和平競爭者,而不是對敵,現在被多數美國人認為是失敗了。」其實那不是美國的政策,是民主黨的政策,希望他們搞清楚。每一次都是他們做錯事,讓共和黨收拾爛攤子,之後還要罵共和黨。

伊朗那邊也是一樣,從奧巴馬到拜登,每一次都是拿著幾十億美元去求對方簽約,這一次伊朗吊起來賣,給錢都不要。拜登跟布林肯就差沒有下跪了。拜登政府去年一度幾乎要宣布好消息了,最後還是吃了閉門羹。到十一月終於聽到拜登私下說了一句:「這談判死了,不過我們不會做正式宣布。」這句話給人錄音了,但是沒有一個記者追問。

民主黨不僅不適宜管理內政,更不適宜主管外交,再遇到拜登這樣的貪腐老人,全世界都要被他害死。

 

02/10/2023星期五

剛剛說到迪士尼公司在卡通片中,鼓吹黑人兒童爭取因為美國歷史上實施過奴隸制度,所以現在要白人向黑人做出賠償,標準是每人賠償40 畝土地及一頭驢子。其實這reparations 的呼聲絲毫不稀奇,過去幾年,美國一些由民主黨主政的地方政府,已經紛紛提出議案,或是草案,要就這議題進行研究,提出報告。一些建議案對每個人的賠償高達五百萬元,現在這項運動已經進入聯邦政府的國會,民主黨國會議員也提出了建議,要從這方面著手。

最先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在去年12 月初就提出給每一個黑人居民20 萬美元,補償他們過去幾十年在租房子及買房子上面遭受的歧視。他依據的是他自己在2020 年任命的一個Reparations Task Force 研究之後的建議,他們認為每一個黑人必須得到$223,200 才適合。這委員會說,從1933-1977 年之間,在原有的住房政策下,他們每人每年損失$5,074 元。

這委員會對於黑人的定義是,他們必須在19 世紀末就已經在美國居住的黑人的後代。

自從加州這建議出籠後,各地類似的建議就如雨後春筍。紐約市議會多名民主黨人立即建議,成立類似加州的研究小組,提出建議,看那些人符合資格,及要賠償多少錢。

不到一星期,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市長Tishaura Jones 就任命了一個委員會,就賠償黑人問題開始舉行聽證,徵求意見。這委員會包含了學術界,民權組織及律師業界人士,看成員已經知道是推動賠償。

最快手的是加州的舊金山,這個城市的委員會在上個月16 日已經提出建議,說是因為幾十年來受到的壓迫,應當付給每一個黑人長期居民五百萬元,同時免除他們所有債務。報告中承認,加州從未實施奴隸制度,但是在司法,社會規劃,警察執行方面,還是因為黑白隔離,白人種族主義的存在而受到壓迫,所以一次過給予五百萬元是必須及合理的。,

而自從上個月共和黨取得眾議院多數後,民主黨人並沒有因此安靜下來,十幾位多數是黑人的民主黨眾議員在上個月12 日重新提出要求賠償的議案,除了賠償之外,並要求政府對於 400 年前的奴隸制度提出正式道歉,議案中包括要求就當年奴隸制度的殘忍,不人道,成立專案小組,研究如何賠償,賠償數目及時間表等。這建議或許會受到共和黨阻延,但是民主黨的眾議院領袖Hakeem Jeffries 已經表示支持,所以絕對不是少數邊際人士的主張,代表的是民主黨的主流。

自從美國黑人導演Spike Lee 在七十年代成立名稱就叫做「四十英畝地跟一頭驢子」的電影公司之後,就倡導美國白人欠每一個黑人四十畝地的謊言,他的電影也都以「白人欠黑人的」作為主題。現在這想法在每一個黑人心中播下了種子,更在民主黨主政的州政府及市政府遍地開花。

先不要說這四十英畝的要求多麼不合理,很多共和黨人批評這樣的做法只會加重黑白族裔間的衝突。但是仍然有這樣多民主黨人堅持要這樣做。證明美國的民主黨,還有很多自由派,左派到了瘋狂的地步。似乎不把美國整垮他們不會罷休。

 

02/10/2023星期五

曾經在過去大半個世紀象徵全世界孩子的夢想、笑臉的迪士尼公司,變本加厲走向Wokeness。這間公司為了慶祝「黑人文化月」推出的卡通片The Proud Family中,出現的黑人角色都是聲色俱厲的模樣,口中不斷的鬥爭美國歷史,聲稱美國是黑奴一手建立的(才有今日的模樣),並且要向白人討回每一個人四十英畝土地。

迪士尼去年因為推出以同性戀兒童為主角的卡通片,又發起運動攻擊佛羅里達州通過的「禁止三年級以下學童被教導同性戀及變性課程」的運動,遭到反擊後,重整領導層,換回以前較為溫和的Bob Iger 做CEO,以為情況會好轉,沒想到又出現這樣一部鼓吹打倒白人的影片。

這片子內容從頭到尾都是鼓吹黑人兒童向美國白人算總帳。裡面說:這國家建立於奴隸制度,所以是奴隸建造的,但是到現在都沒有承認他們制度上的歧視,偏見,種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

 

 

 

 

 

你可以上網去看這卡通片的片段,每一個兒童都是凶神惡煞,同時故吹要爭取每人40英畝土地及一頭驢子,宣稱那是內戰之後被允諾的,他們用唱歌方式這樣說:「我們要那40 畝地,還有驢子。我們讓你們變得富有,從南面的地主,到北面的銀行家,造船廠,所有總統,參議員…」

這影片修改歷史,不僅沒有人或是政府答應給他們土地跟驢子,那一開始就是黑人領袖提出的,進入某些官員的討論議程而已。當初是要瓜分南部幾個州一共四十萬英畝的地主的土地都給他們均分。現在成為黑人組織的口號了。這跟共產黨的瓜分富人土地的口號有甚麼不同?我看他們越看越像是新派共產黨。

 

 

 

 

 

這影片還駁斥林肯解放黑奴的事實:「我們有Tubman,Turner,Frederick D.,但是他們說是林肯給奴隸自由,而奴隸是男人跟女人,只有我們可以給我們自己自由。解放不代表給予自由,…Jim Crow,隔離,redlining (不給我們銀行貸款),在公立學校灌輸奴隸思想,讓我們再成為奴隸…」

這樣的卡通,這樣的歌曲,分明是要將美國撕裂,讓小孩子從小就變成鬥爭父母,鬥爭傳統,鬥爭禮教的小紅衛兵。大家不信可以上網去找來看。

據這卡通片的製作人Latoya Raveneau (下圖) 曾經公開表示:我們的領導層對於我的gay-agenda 非常歡迎,我的(宗旨)也不是秘密。我只是有機會就會提升queerness 的能見度,沒有人會阻止我,或是企圖阻止我。

 

過去幾年迪士尼推出女同性戀小孩在銀幕上接吻,男同性戀孩子做主角的電影,不斷的洗兒童的腦,現在又灌輸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的思想,要將美國(跟全世界) 的小孩子都洗腦成為小共產黨。這種作法逐漸被世人看穿了,相信抵制已經發生作用,上星期迪士尼公司宣布削減七千名員工,以及55 億美元開支,相信都是後遺症。做家長的一定要睜大眼睛,要堅持。不去迪士尼樂園,不看迪士尼電影(除非是健康娛樂),不買迪士尼產品,否則一代一代的兒童都將被殘害。

 

02/09/2023星期四

共和黨掌控的眾議院昨天開始展開對推特公司在2020 年大選之前,阻遏有關亨特拜登電腦內容一事的聽證,被傳召的有推特前任最高層的法律總監蓋迪Vijaya Gadde,決策總監兼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以及信任及安全總監洛斯Yoel Roth,另外做為反對黨的民主黨也有一位證人,她是推特前任管制內容小組負責人Anika Collier Navaroli,她也是在眾議院調查一月六日國會騷動時,協助民主黨作證的一份子。(下圖:四位證人宣誓作證,左起:貝克,蓋迪,洛斯,以及 Navaroli。)

 

 

 

 

 

 

共和黨展開這調查的主要證據是,推特新老闆瑪斯克 Elon Musk 上台後揭發的一系列,推特高層當時與聯邦調查局之間的合作及互動,顯示政府機構跟社交網路聯手,在大選前將一項最重要的資訊壓制住。(詳情見:瑪斯克公布的「推特掩飾真相大揭密」)而在今日,眾議院就會傳訊聯調局中幾位涉案人員。

昨日的聽證中,幾位相關人士:蓋迪,貝克及洛斯都承認,當時是犯了錯誤,不應當壓制紐約郵報揭發的,有關這電腦的內容被公開,事後回想或許不應當那樣做,但是否認這決策是政治原因,以及曾經跟聯邦調查局FBI 聯手合作。當共和黨的幾位議員引用瑪斯克提出的證據時,他們都以:不記得了,甚至與顧客之間的保密協定,拒絕回答。

其中蓋迪承認是他在2020 年十月14日(大選前兩個星期) 親自批准下禁令,阻止紐約郵報有關這電腦內容的所有新聞在推特中出現,並終止郵報的帳號,直到兩個星期後才恢復其帳號。她說,現在回想應當「更快」恢復郵報的帳號。

她說她做這項決定是基於2018 年的一項政策,那政策是要避免「被駭客入侵的資訊」在他們的網路上廣為散布。因為推特的政策,影響到其他網路Facebook,YouTube 全部都封殺這新聞。她承認,當時推特沒有理解到這政策對於「言論自由」的影響。

當問到她在做這決策時期,是否曾經跟FBI 人員聯絡(溝通) 時,她的回答是:以我的記憶是沒有Not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因為在國會作證說謊是刑事罪,所以這樣的回答是避重就輕。即使她後來被發現有「溝通」的證據,她都可以解釋他不記得,所以不算是說謊。

那位信用總監洛斯在作證時說,他當時有拒絕對(某些媒體及個人)下禁令,後來從善如流。現在回想起,當時他的態度應當堅定些。不過有證據顯示,他在郵報的新聞出現後五個小時,他就送出內部郵件,說:「根據我們監管選舉安全的專家一致同意,這些內容很像是駭客的做為,建議加註警告字樣。」之後當天下午貝克(他曾經是FBI 的高級法律顧問)就做了FBI 跟推特高層電話連絡的安排。眾議員Andy Biggs 問洛斯,你能說出當時提出建議的「專家」任何一人的名字嗎?洛斯這時說:因為(現在的)推特沒有允許我取出當時的任何電郵及文件參考,所以不能回答這問題。

另外,當郵報刊出這新聞時,FBI已經擁有這電腦內容將近一年時間,但是貝克等人仍然推動這電腦是駭客的做為。

當眾議員喬登 Jim Jordan 詢問貝克,他是否跟聯調局的人就亨特拜登電腦事件連絡過,他的回答也是:「以我的記憶沒有,我沒有在那天之前跟他們聯絡。」他說的那一天是2020 年十月14日。喬登又問:那一天之後呢?他說「不記得了I do not recall.」稍後他說:「現在坐在這裡,我不記得跟FBI 在那天之前或是之後有聯絡過。」不過他還是用的「不記得」。

喬登還問他:你是否在事前跟那51 位前任情報機構領導連絡過?(那51 位情報局前任首腦在當年十月19 日發表聯名公開信,說這電腦是俄羅斯當局動的手腳。後來被所有媒體,甚至拜登本人做為證據,聲稱這電腦內容是造假。)貝克的回答是:「我不記得有那些人屬於這個(51人)集團。」再追問下,他說:我不記得跟他們任何人討論過有關亨特拜登電腦的事。(下圖為三位主要證人,左起:蓋迪,洛斯,貝克。)

 

 

 

 

 

這就是這些人迴避問題的策略,全部都不記得了。拜登政府跟左派媒體立即說,這項聽證到目前根本沒有smoking gun,說共和黨浪費時間。事實是昨天的聽證,民主黨人也有一半時間問話,他們的那一半時間全部用來攻擊共和黨舉行這聽證是浪費時間,及政府資源。說推特是私人公司,可以做任何事。又說是共和黨搞政治把戲political stunt,搞大右派陰謀論。甚至用他們的時間宣傳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事實是,民主黨在過去兩年用了無數的資源,就一月六日事件舉辦了連續不停的聽證,而且他們的委員會一個真正的共和黨人都沒有。這些聽證包括(由好萊塢製作的)八場全天實況轉播的聽證,所有十幾間電視網同時轉播,同樣的指控重複又重複,現在共和黨只是第一天,就被所有媒體忽視,所有三大電視網昨天的晚間新聞題都不提。CNN 等即使提了,也說是共和黨攻擊拜登的家庭,針對拜登家人,似乎事件跟拜登沒有關係。(後註:共和黨的聽證是沒有人轉播的,Fox News 只是摘要播出,不過Fox News 的網頁上有現場直播,是不收費的,任何人都可以上網看到。我不知道NewsMax 是否直播,因為我這裡看不到。)

 

02/09/2023星期四

拜登星期二晚上的國情咨文收視率揭曉,總共只有2,730萬人收看,比前一年的3,800萬人又少了29%,比起川普時代的大約4,500 萬收視率更減少了五成。而各電視台的收視率比較,更令人驚異的是,有線電視新聞網中的Fox News 一枝獨秀,甚至超越了所有的免費電視網:NBC,ABC,CBS 的收視率,居所有電視台之冠。

 

 

 

據 Nielsen Media Research 的統計,Fox 當晚從九點鐘到十點半之間,平均有460 萬 (電視機) 收視率,其次是ABC 有370 萬 (電視機) 收視,NBC 有380萬,CBS 跟 MSNBC 各有350 萬,CNN 有230 萬,此外有160 萬人在網路上收看FOX 的轉播。

這是極稀罕的有線電視台超越無線電視網路的直播節目。顯示Fox News 的不斷茁壯。只不過總體來說,因為所有其他電視網都是左傾自由派,所以Fox 要單個與他們對抗仍是勢單力薄。

我見到 CNN 的網上報導這新聞時,將所有電視台的數據都報導之後,才在最後加了一小段說:右派談話頻道 the right-wing talk channel 有470 萬收視率。絕口不提是第一位。

此外拜登昨天開始在全美國各地宣傳他的政綱,今天是到佛羅里達州,他這兩天繼續的宣傳重點是「共和黨要取消你們的醫療保險跟老人金」,雖然這謊言已經在星期二晚上被共和黨人當場鼓譟駁斥,也經過華盛頓郵報給予四個謊言長鼻子,他還是要繼續散布這謊言,據支持民主黨的媒體說:因為他認為這一招打擊共和黨最有效。

 

02/08/2023星期三

英國聖公會正在考慮將上帝「性別中立化」,也就是不再讓上帝是一個男人。因此要使用中性的代名詞。而且聖公會承認,他們的中央管理委員會Liturgical Commission 已經展開計畫,檢討目前的做法。

 

 

我們都知道聖公會Anglican Church 是英國的國教,也就是十六世紀時亨利八世為了離婚的事,跟羅馬天主教廷切割之後成立的教會。聖公會的形式教主是英國王室,目前就是查爾斯三世。

其實某些神職人員已經不再使用He,him 來形容上帝,甚至在唸Lord’s Prayer 主禱文時,將開頭的「天上之父」Our Father 改成Our Father and Mother。

這表示美國的wokism 已經進入最傳統的界域。無可逃遁。一位前進牧師說:「上帝不應當是男的,更不應當是蓄了鬍子的白人男性。」聖公會最高職位的坎特培里大主教Justin Welby 不久前已經說過:上帝既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不是可以界定的(性別)。人們用來形容上帝的詞彙,一直都不適當。

如果是這樣,是否聖經內容也要修改,或是放棄聖經。舊約中不是說:上帝用自己的形象塑造了亞當,再用他的肋骨塑造了夏娃。

這真真是: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02/08/2023星期三

在加拿大,一個天主教高中的男學生,去年十一月因為在課堂辯論時說:「性別只有兩種,男人跟女人。」之後說,「Gender (人為的性別),及不上生物學。」結果他被學校驅逐,說直到他「收回這言論」之後,不要回來。但是他在這個星期一回到學校,結果立即被校方通知警察逮捕,起訴他「非法闖入」。

 

 

這個16歲的學生Josh Alexander是在渥太華附近Renfrew 的一間天主教學校就讀。他在跟加拿大National Post 的訪問中說:「當時我們是談到男學生使用女生廁所的問題,以及男性哺乳,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我就說,性別只有兩種,你生下來不是男的就是女的,這就讓我有了麻煩。但我還是說,性別gender 無法戰勝生物學。」

Josh 的律師說,學校方面就拒絕讓他回到學校,直到他願意對變性學生使用他們選擇的性別代名詞。他們說,參加這項討論的課堂有兩名變性學生,他們對於Josh 的態度感到不安全。

在安省,因為天主教學校也接受政府補助,所以在課程方面受到政府的監管。(在安省,政府以人口的宗教比例,撥款給天主教學校,所以算是公費教育。)

Josh 承認他是虔誠天主教徒,及有堅定政治立場。他戴的帽子上面有Save Canada 的字樣。他也被拍到相片,去年初在渥太華舉行的貨車司機抗議政府的行動中出現。也因此加拿大媒體對他幾乎沒有任何同情的報導,只有National Post,以及太陽報系報導了他的新聞。

但是一個中學生在教室的討論中堅持只有男女兩個性別,就要被驅逐出校園?而且是天主教學校?這還有天理嗎?

 

02/08/2023星期三

拜登昨晚的國情咨文破了好幾個紀錄,包括說了太多明顯的謊言,導致在座的共和黨許多眾議員當場發出噓聲,甚至高喊他撒謊,Liar…這是在國情咨文歷史上未曾發生過的。支持民主黨的媒體在最初震驚之餘,立即說,這只不過表現了共和黨眾議員的沒有禮教,甚至說這種表現符合了拜登的意願,讓他可以表現君子風度云云。

 

 

 

 

 

 

不過在過去的國情咨文,沒有一個總統曾經像拜登這樣說謊像是喝開水,一句又一句謊言,最初他吹牛自己任內兩年的經濟成就,在座眾議員已經容忍他沒有反應,好像他說:「我上台時經濟一團糟,走下坡,reeling,現在我將通貨膨脹降下來了一半,汽油價格也下跌了。」這一個大前提就是謊言。他上台時通脹是1.4%,他執政不到一年上漲到9.1%,現在下來只是收復了一半失地,能說是你的功勞?汽油價也是一樣,你上台時川普將油價降低到每加侖$2.39,你的政策將油價上升到超過五美元一加侖,加州更高到七美元以上,那還是在烏克蘭戰爭未爆發之前,現在你出售祖產(緊急儲備石油) 只不過跌到$3.50-$4.50 之間,你就說是自己的成就?

但是當拜登繼續說謊,他說:「共和黨不願意讓富人多繳稅,卻主張讓美國人的健康保險計畫,以及老人金sunset 被取消」時,共和黨眾議員才忍不住了高喊他說謊。因為這個謊言拜登說了很多次,連民主黨的同志媒體華盛頓郵報都因為這謊言,在去年十月給了拜登四個說謊長鼻子(最高級數),但是他還是不斷的重複這謊言。當時拜登都為共和黨的反應意外,馬上說:我不是說共和黨全部,任何人若是懷疑我說的,我可以給你們一分建議書proposal。他這就明顯disinformation。其實只是一個共和黨參議員Rick Scott 曾經建議全盤檢討政府開支,每五年檢討政府計畫,裡面包含了健康保險計畫跟老年金,而且都必須立法確定。這絕對不等於廢除健康保險。這不是誤導是什麼。事實是,拜登自己在參議員時的1975 年自己也曾提出一項議案,建議所有政府計畫在四年後都要自動sunset,重新檢討。這是很多議員的基本建議。之後他在1995年重提這議案時說,他的建議包括所有的社會補助條款,醫藥保健跟老人補助金都在內。但是他現在就玩弄政治,用來攻擊政敵。

之後他繼續信口開河,共和黨眾議員就繼續跟他幹上了。好像他說:「美國大石油公司去年利潤高達兩千億元,卻不肯再投資開採石油,他們說你將要關閉油井,煉油廠,我們幹嘛還要開採,不過我說,我們需要倚靠石油至少十年,或是更久…」這時共和黨人發出集體笑聲。他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他自己一再說要讓石油工業「壽終正寢」,又說2035 年就不能再出售汽油汽車,又停止興建油管,請問哪個石油公司還願意投資幾千萬元開採石油?開採了賣給誰?怎麼輸送?現在他又說需要石油十年以上,你該信哪一句話?

(後來證實,這一句「我們需要石油至少十年以上」的話,不在他原先的稿子哩,是他自己臨時加上去的。可見民主黨的能源政策真的很兒戲,隨時都可以更改變動。)

過去的總統吹牛自己的建樹時,還不至於這樣天馬行空,你能怪在座的人出現反應?

說到國情咨文應當是涵蓋每一個重要議題的,但是當他提到南面邊界時,卻兩三句匆匆帶過:「我們必須採取行動阻止害死人的芬太奴,從邊界進來。每年有十萬人死亡。」他沒有提過去兩年每年有兩百多萬非法移民闖關,有幾百公噸的毒品,特別是芬太奴進來,而且你阻止邊界州份關閉邊界,怎麼阻止毒品進來?只這一句話就想瞞混過去。於是共和黨座位上有人高喊:Secure our border,這些毒品都是中國來的,這些都是你的責任…我想保守派美國人都很清楚這事件的責任,但是聽拜登這樣說似乎跟他毫無關係。而事後美國的媒體卻借用民主黨人的口,(以及極少數鄉愿共和黨人),指責共和黨議員這種行徑不成熟,不民主。

對於中共的間諜氣球橫貫美國本土八成以上地區,他也是一句話帶過:「中共威脅我們的主權,我說過我會盡力維護國家主權,我做到了,我反擊回去。」之後他說:「全世界沒有一個領袖願意在現在跟習近平調換位置,你去找,沒有一個。」他的意思是現在沒有一個領袖願意跟他對壘。真的嗎?他為了不願意讓北京取消布林肯的訪華行程,不敢擊落中共的氣球,居然口氣還這樣大。據說這句話不在他的稿子上,是他自己臨時加上去的,真的很不像一個大國的元首。(連華盛頓郵報的專欄作家Josh Rogin 事後都說:這世界上有好幾打的外國領袖願意跟習近平對調位置,拜登不應該衝口而出說出這樣令人不解的話。)

記不記得當川普對抗習近平時,他指責川普是 xenophobia。

拜登最後將重點放在「反民主」上面,指責MAGA 共和黨人過去兩年打擊民主,說民主是不分黨派的,沒有人可以侵犯。但是MAGA 發動一月六日叛亂行為,這行為擴展到攻擊前任眾議院議長的丈夫保羅佩洛西,這時還叫坐在旁觀席的佩洛西起立,接受大家的鼓掌。這又是謊言,將一個神經病加拿大裸體分子的瘋狂行為跟川普的MAGA連在一起。

說到昨晚的離譜行為,最奇怪是當拜登夫人Jill Biden 抵達她的座位時,她跟坐在旁邊的副總統的丈夫Doug Emhoff 親吻時,居然嘴對嘴親吻 (下圖)。這麼大的人不會連這禮數都不懂吧。嘴對嘴親吻只只有跟自己最親的人:父母子女,夫妻之間才有的,你跟丈夫同僚的丈夫嘴對嘴親吻?我當時見了都感到肉麻。見到今天媒體解釋是:他們兩人之中有一個錯誤估計,導致這後果。想想看,如果是川普夫人跟副總統彭斯嘴對嘴親吻,那相片可能已經出現幾千萬次了。

 

 

 

 

 

 

 

 

02/07/2023星期二

不知道有多少人清楚現在的流行音樂是甚麼樣子的。流行音樂pop music 對於年輕人有如聖經的地位,求學時寧願不吃飯,都要買唱片。那時候的Grammy Awards,是年輕人的奧斯卡。但是今天的流行音樂除了少數,全是毒害青少年的文化毒藥。不信看看近十幾年的Grammy 頒獎典禮,一屆不如一屆,越是離奇的歌詞,越是離奇的動作,越是離奇的服裝,越是多人吹捧。瑪丹娜Madonna,Lady Gaga,她們是憑甚麼上來的?穿得像妓女還不夠,動作必須下流。那些下流動作是我無法在這裡描述的。

這一個星期日的Grammy 頒獎禮又向前邁進一大步,除了鄉村歌星Luke Combs 唱了一首Going, Going, Gone 是一首真正靠實力(歌聲)的表演之外,都是聲光色之娛,而且越來越不堪入目。其中尤以所謂的性別游離移男子Sam Smith,跟變性女子Kim Petras 聯合演出的一首Unholy,內容是倡言「撒旦崇拜」,最不堪入目的是,這些人穿很少衣服,那男的穿得好像是一個尿布的東西,上身是女人的馬甲。看來不過是一些破布遮身。那男人頭上戴了像魔鬼一樣的兩個角。舞蹈動作都跟性有關,多次半蹲身子,男女舞者互相撫摸,非常下流。後來像是在別人身上小便,之後周圍有細長的流水噴出來,大家仰頭張嘴去喝。至於Kim Petras 則將自己關在一個巨大的鐵籠子裡唱歌,她跟其他歌手身上穿的都是皮製的BDSM 式的東西,(變態性行為者穿的東西),更有一些舞者手中拿著皮鞭。要知道一般聽流行歌曲的聽眾很多都是12-3 歲的孩子,而這些表演,還有他們的歌曲錄影帶都是沒有年齡限制的。(下:Sam Smith 以及 Kim Petras 當晚表演現場畫面。)

 

 

 

 

 

 

 

我是沒有看這節目,只是免不了見到新聞節目中的播出。事後見到一些娛樂台,娛樂雜誌居然將Sam Smith 跟Kim Petras 的表演吹捧為當晚的「優秀」表演之一。而且這兩位歌手當晚還因為這首歌共同獲獎(最佳雙人歌曲表演獎),Kim Petras 領獎時多謝其他變性歌手為她打開大門,又說瑪丹娜是她的啟蒙,她才有今天。難怪!(下面是這一夥人得獎後的合影,右邊是Sam Smith 在歌曲錄影帶中的造型。這些就是現代兒童的偶像?)

 

 

 

 

 

 

 

這首歌舞演出之後,電視螢幕立即打出這一段原來是輝瑞藥廠Pfizer 贊助的。又要說一聲「我的天」,原來這些左翼機構真的是物以類聚。當晚拜登老婆Jill Biden 也被邀請出席頒發當晚最大獎Song of the Year,甚麼時候流行歌曲變得這樣政治化?我真是幸運當我當年聽歌時,是純娛樂。

做人父母的醒醒吧,不要再將自己的兒女交給左傾的教師工會,好萊塢的法西斯,以及那些不會唱歌目的只是要變態的所謂歌星。

 

02/07/2023星期二

美國國防部,特別是北美空防司令部 NORAD,繼續為中共的間諜氣球橫貫美國的事做出解釋。這些解釋包括:這個間諜氣球對美國的安全不構成威脅,如果太早射下來,有可能造成美國人生命安全威脅,又懷疑中共這氣球上裝有自動爆炸裝置,造成更大危害。

上面的解釋可以從軍方角度,了解他們是自圓其說,彌補過失。但是這兩天民主黨人的說法就更可笑了。聽到拜登政府的發言人跟民主黨的國會議員一個個出來說:在海面上射擊,可以保留更多殘骸,供美國研究;甚至說:等他們一路走下來,可以讓我們蒐集更多(他們的)情報資料…。真正是貽笑大方。明明是人家在做情報蒐集工作,大功告成,現在變成你蒐集人家的情報?你說習近平聽到還會不笑到肚子痛?

 

不過這些說詞就被美國跟西方媒體重複使用,許多媒體還添加很多前後語,說埋怨軍方不及早射落氣球的都是共和黨人,說如果聽共和黨的,也許第三次大戰已經開始了…,這些完全是避重就輕。對於最重要的問題:北美空防協定何以沒有一早探測出(發覺)有這樣大的偵查氣球飛到美國領空?何以沒有一早向總統(三軍統帥)報告?沒有一早採取適當應對,而讓這東西大辣辣的橫過美國腹地,如入無人之地?

NORAD 這一次成為眾矢之的不是沒有理由。北美空防的總司令Glen VanHerck 昨天終於出面說話了,他說 NORAD 在這氣球還未進入阿拉斯加上空時已經知道有其存在,但是說「他不能將其射落,因為這氣球對於美國未形成直接威脅。」他說:根據我(個人)的判斷assessment,這氣球不構成對北美的軍事威脅。不存在敵意,或是蓄意的敵意,所以我沒有採取立即的行動。

這是非常有問題的一句話,這個對美國不構成威脅的「判斷」更是有問題,因為即使這氣球剛剛進入阿拉斯加時不構成威脅,但是之後大辣辣的縱貫加拿大境內,橫衝直闖,涵蓋了阿拉斯加,加拿大西部好幾個空軍基地,直飛美國,但若不是已經有居民肉眼見到了,國防部還不會公開。連拜登都等到七天後才被告知。

當被追問到,國防部說的:川普執政時有中共的氣球進入美國領空三次,VanHerck 表示,NORAD 完全沒有偵測到 detect 這事。在記者追問下,他說:「我們沒有發現detect 這威脅,這是我們的awareness gap 缺漏,必須設法改進。」不過Van Herck又說,那個說法是美國的「情報組織社區」intelligence community 依照「蒐集情報的新增方式」在事後發現的。

這一句話大有玄機。「情報組織社區」指的是美國由中央情報局以下的所有十幾個情報機構。要知道,這些情報機構的頭頭們在2020 年大選前,聯名發表公開信,指出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發動及製造的錯誤訊息。所以這一次「事後發現」的事件,是否是這些情報機構再一次製造的、不負責任的錯誤訊息?太像了,一來可以幫拜登脫罪,二來將川普拉下水。這些情報機構自從川普當選就展開對他的整肅,罪證確鑿,這些招數大家應當見慣了。而且在記者追問時,這位將軍拒絕再說明。他知道無法再說得更清楚了。

當一個國家的情報機構成為政黨的工具,這國家的前途也差不多了。

如果當時 NORAD 都無法偵測出,怎能說是「川普的責任」,而用來攻擊川普?

再說到加拿大這一次的反應,或是說「沒有反應」。事件發生後,加拿大政府,跟那個總是第一時間站到麥克風前的總理杜魯多,一句話都沒有說。國防部長阿南德Anita Anand也是一句話都沒說。一個外國的偵查氣球在你國家大半個腹地遊走時,全國都沒有反應。聽到有官員在媒體問到時說:「我們有北美空防司令部。」似乎有了NORAD,我們就無需做事了。後來加拿大軍方跟 NORAD 都承認,即使加拿大想射落這氣球都沒有辦法,因為加拿大目前的戰鬥機CF-18 最高只能飛到五萬英尺,而中共的這個氣球飛行高度是六萬英呎。只有美國的F-22 可以飛到六萬五千英呎,最後盡到了責任。(有關加拿大何以只有這老舊戰鬥機,我在上個月才解釋過。杜魯多在2015 年第一次出來競選總理時,硬是聲言取消前政府計畫購買的F-35戰機,之後發現F-35 是最適合加拿大需要的,拖了七年後到上個月才決定還是購買F-35,不僅時間拖延了,價格還更高了。而且第一批要等到2026 年才交貨。這就是無能加無恥。)

所以加拿大就跟在拜登後面,任由敵對國家的間諜氣球橫衝直闖,至少經過亞省,沙省,緬省三個空軍基地,甚麼資料都給人家蒐集齊全了。

最後,中共就自己的氣球飛到他們領空之事,今天向哥斯達黎加道歉。但是同一時間警告美國,說美國擊落他們的氣球是反應過度,要美國將氣球殘骸還給他們。而且重申,他們保留法律追訴權利。這是將美國的地位貶低到哥斯達黎加還不如。拜登真的是自取其辱。而中共方面他們從1949 年就造謠撒謊,蠻橫無理的土匪行徑,絲毫沒改。

 

02/06/2023星期一

美國有三億多人口,並且是地球上第一大國,民主黨是這個國家的當權政黨,但是遙望2024 年的總統大選,水平面上見不到民主黨有一個像樣的候選人。這就是今天民主黨的結構,跟民主黨的初選程序製造的後果。回顧2020 年民主黨初選,他們從一籮筐的Humpty Dumpty 裡面找出一個最無殺傷力的(拜登),將他選出來,之後再依照:黑人,女性,同性戀,變性的框框,挑選出符合最前面兩格的一位(卡美拉),然後歡呼他們寫下歷史,終於有一位黑人女性可以坐上最接近總統位置的寶座了。

 

 

 

 

 

不過這位副總統自從坐上這位置,就沒有一次像樣的表現。她的公開演講更是每一次都成為笑柄,不是玩弄「文字沙拉」word salad,重複那幾個字眼,就是止不住地大笑,而且當座上的人都是小學生。上星期她作為拜登任命的太空計畫宣傳大使,在國會主持一項推崇兩位太空人Douglas Hurley 及Robert Behnken 的儀式上演講時這樣說:「讓我們回到2020 年五月30日,他們兩位回到甘迺迪太空中心,他們穿上太空衣,(還用手比劃),他們向家人揮手,然後他們坐上電梯,有20 層樓那麼高,然後他們坐上椅子,綁上安全帶,(全部都有比劃),然後在座位上等,等那油箱加滿數以萬計加侖的燃料,然後就升空了,Yeah,真的,他們升空了。」(之後大笑)。

這不是她第一次這樣小孩子氣的形容太空計畫,她在前年十月向一群孩子講述太空探索計畫時,也是比手畫腳,還指著自己的雙眼說:「你們可以用你們的眼睛,(指著自己的眼睛)真的哦,親眼見到月亮上的隕石坑…」

今天,連民主黨的喉舌報紙紐約時報都刊出了一篇文章,痛批卡美拉,這篇名為Kamala Harris Is Stuck 的評論文章說:即使是她的顧問推薦的支持者,都對記者說,已經對她失去希望。

這文章還引用一個民主黨的籌款人說:「我想不出她在(過去兩年任內)做過一件事,除了躲開一邊,或是在一些儀式上,站在總統身邊。」

這篇由三名記者署名的文章,有這樣一段:「從去年秋天開始,民主黨的關鍵人物之間出現恐慌,擔心如果拜登決定不競逐連任,將怎麼辦。多數被訪問的民主黨人都堅持匿名,因為擔心被白宮抵制。他們都坦白說,不認為(副總統)能夠贏得2024 年的總統選舉。一些人說,民主黨現在最大的挑戰是,不選她做候選人而不得罪民主黨的某些關鍵選民。」

這一段話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其實是說,因為卡美拉的「女性及黑人」,如果拜登不角逐,而民主黨又放棄她,就會被部分選民看作是歧視黑人及女性。

難怪民主黨現在一個人才都沒有。

這篇文章還指出一個事實就是,卡美拉她現在(其實一直以來)的民調支持率都低於拜登,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經常39%-43% 之間,而卡美拉更低至28% - 39% 之間。就因為卡美拉的無能及低支持率,才讓拜登充滿信心。華府公開的說詞是:卡美拉是拜登的最佳保護牆。因為她是總統的第一位順位接班人,所以共和黨不敢彈劾拜登,以免讓她上位。而民主黨也擔心,拜登如果不出馬,他們跳過卡美拉,會觸犯黑人及女性等極左選民。

預料拜登在一兩個星期內就會宣布角逐爭取連任。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淪落到必須在一個無能又貪汙到時候82 歲的老人,以及一位白癡副總統之間做選擇。

 

02/06/2023星期一

關於中共的間諜氣球,又清楚了幾樣疑點。拜登確實是在星期二才第一次接到有關這氣球的簡報,這表示:不是美國軍方自己都遲到星期二才知道這件事;就是他們一早知道,而沒有向這個掛名三軍統帥提出報告。不管是什麼原因,都是不可饒恕的事。

 

其次,美國的媒體跟民主黨繼續炒作國防部在星期六發布的謊言:川普執政時期,中共的間諜氣球至少已經飛到美國境內三次。對於這一句沒有任何證據的「新聞聲明」,主流媒體跟民主黨人多次引用。經過川普總統,以及他任內幾乎所有的國防部及情報單位的主管的一致反駁之後,白宮一位不具名的高級官員於星期日對Fox News 作出解釋說:這些間諜氣球以前來過的事件,是在川普卸任之後才被「發現」的。官員說:那些氣球來了走了,當時都沒有被偵測到。

這真的是很奇怪的說法。你們自己等這巨大的氣球在美國跟加拿大游走了八天之後才發現其行蹤,卻有本事在川普時代的氣球走了之後「發現」幾年以前有氣球來過多次?

這官員說,他們是發現了有情報傳回中國之後,知道他們的氣球「短暫」來過。這是甚麼時候知道的?是因為這一次的氣球烏龍,你們才去檢測?還是過去就知道而沒有出聲。(後者的可能性不大。)這位官員還說,這包括拜登剛剛上台後,氣球就來過一次,只是從來沒有這一次長久。

這些個說詞含有相當多的漏洞。(當你說謊時,就會出現漏洞,而且你必須用更多謊言來遮擋。)他承認拜登一上台,中共的間諜氣球就來過一次,事實是前幾天美國情報官員都已經提過多次,證明拜登一上台,中共就來測試拜登政府的能耐。那一次事後拜登政府提都沒提過,顯示他們不是無知,就是軟弱。加上我們前幾天才知道,四個月前再有一個中共的間諜氣球在夏威夷海岸外墬毀,拜登一夥人也是毫無反應。所以人家才敢大模大樣的登堂入室。

這位官員還說:這(間諜氣球)是PRC 中共當局的一個更大的模式pattern 的一部分。還說這行動經常是在中共的人民解放軍PLA 指揮下進行的,這是近來部分情報人員的說法:人民解放軍比習近平更激進,他們想打破習近平的「溫和」外交路線,用軍事主導外交,甚至破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計畫。這說法是將美國的局面安置到中共那邊,以為人家也跟你們一樣白癡。好像說習近平不知道人民解放軍在做甚麼。

我也非常懷疑這位「高級官員」是白宮發言人之一John Kirby 柯比將軍(他過去是國防部發言人),因為拜登的白宮官員根本不會跟Fox News 說話,柯比是唯一的一位。而且他說的話也是四平八穩,只是要為拜登政府圓謊。

我聽他的說話,根本是拜登的國防部藉著這個pattern 來引申,說中共氣球既然近來頻頻出現,沒理由過去沒有來過。已經有幾個川普官員出來駁斥,說這好像做幾何題,有了前提再故意找出答案(倒果為因)。川普時代的國務卿龐培奧就認為是一個笑話。

至於中共那一邊更可笑,他們今天終於承認了,目前在南美洲上空飄移的氣球是他們的。而且使用同樣的說詞,說是一個民用的氣象氣球,作用是蒐集氣象用的。而且說是因為風向的關係,偏離了路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嚴厲遵守國際法,並已通知相關各方。」

你信嗎?這個氣球已經被發現四五天了,美國軍方也已在三天前證實了,你現在才承認有此氣球存在?還說已經通知各方?等人家都知道後再通知不是通知,是承認,是認罪,應當鄭重道歉。不要嘴硬。

美國共和黨一致認為中共這一次大搖大擺地送一個如此巨大的間諜氣球到美國上空招搖過市,根本是測試拜登政府的能耐,這說法非常可信。俄羅斯的普京見到拜登在阿富汗上演的軍事醜態,從而敢去對烏克蘭動武,(若不是烏克蘭全民勇敢對抗,今天烏克蘭已經被吞沒了。)現在北京當局只不過是第一次測試拜登,已經見到不僅是拜登,連他的國防部都不夠看。今後他們勢必可以在國際上為所欲為。

 

02/05/2023星期日

美國軍方擊落中共間諜氣球事件,幾乎可以證實是拜登政府的另一次「阿富汗撤軍恥辱」。跟著事件發展,我們得到更多細節。最新消息說,白宮證實拜登總統是在星期二才第一次得到事件的簡報,那是在這氣球進入美國阿拉斯加上空(一月28 日)之後第六天。而國務卿布林肯跟副國務卿Wendy Sherman 在星期三才跟中共在華盛頓的官員提起這件事,這很明顯,美國在星期二才知道,星期三才採取行動,而且是口頭行動。這是無能加軟弱。(下:中共間諜氣球這次在美國大陸上空行經路線。) 

 

之後拜登的國防部跟白宮,以及所有民主黨人就製作了一份talking point,說「這種事在川普時代已經發生,而且頻繁。」之後我就聽到多名民主黨人在電視上散布這謠言。我到網上去找,所有的「消息來源」只是存在於國防部昨天發表的一份很長的新聞報導:F-22 Safely Shoots Down Chinese Spy Balloon Off South Carolina Coast,裡面交代(辯解) 了這次事件之外,還說自從二次世界大戰,各國都頻繁使用間諜氣球蒐集情報,一點也不稀奇,其中有一小段話:「這氣球雖然對我們不構成軍事危害,不過仍然是冒犯我們的領空及主權,是不可接受。據官員說,中共的氣球在前任政府任內,短暫經過美國本土至少三次。」

首先奇怪的是,這是一篇國防部 DOD 發出的「新聞稿」,文內卻引述一位不具名的官員「據官員說」(而且是單數名詞,表示只有一位官員),而且只有一句話。這是負責的新聞稿嗎?但是只此一句話,立即被美聯社發了新聞:China balloon: Many questions about suspected spy in the sky.,又是一長篇文章,其中也只有一句話是引用國防部報導的這同樣一句話:美國官員星期六說,類似的中國氣球在川普任期內,也在美國本土短暫穿過三次,以及在拜登任期內初期穿過一次,只不過都沒有這一次的長久。

就這樣,今天在網上的Yahoo News,Huffpost,Forbes,CNN,英國的BBC,The Guardian 等等,全部都是大標題,說川普時代已經多次發生類似事件,然後我去看內文,全部都「引申」到:川普自己任內都發生多次,但都沒有阻止他跟共和黨藉用此事攻擊拜登云云。

從這件事可以見到,民主黨政府只要在一篇冗長報導中,隱藏一句沒有根據的話,就可以立即被所有媒體拿來引用變成大標題。我見到那些報導內文,也都說明「雖然這報導沒有細節no specific details」,但是卻被他們集體用來做大標題,這非常明顯是要誤導視聽,是他們口中最愛用的disinformation 。

事實是,直到昨天才證實,四個月前一個中共的間諜氣球在夏威夷外海墬毀,這件事也被軍方隱瞞置到昨天才公開。

川普已經在他的TruthSocial 中反駁這謊言:「中共的間諜氣球是一件羞恥,就像阿富汗撤軍的可怕事件,一再顯示拜登政府的無能。他們唯一做得好的是在選舉中作弊,…現在他們又說這種汽球是在川普執政時就出現,以掩飾自己無能的說法,中共對川普政府有太多的敬畏,這事從未發生,從未NEVER。」

其實昨天開始,川普時代的國防部長Mark Esper,國務卿龐培奧,以及白宮情報局主任John Radcliff 都出來否認有這樣的事情,但上網去就找不到媒體的報導。(之後陸續再有川普時期的前後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John Bolton,Robert O’Brien,國家情報局長Richard Grenell,也都出來否認,聲稱他們百分之百確信沒有這種事發生過。)。

這就是他們左派最擅長的,明明知道沒有的事,就隱晦的提一句,然後借用所有同志的口去廣為散播。(記得有關川普通俄的傳言?也是先製造一句謊言,然後大家有心的去散播,在眾人心中製造印象。)說起來,民主黨,左派媒體,他們才是disinformation 的祖師爺。

再說回這間諜氣球,根據彭博社報導,拜登政府所以從一開始就不採取行動,是因為擔心影響國務卿預定星期日(今天)訪問北京的行程,這就證實了拜登政府一開始就本末倒置。你為了一次國務卿外訪,就讓敵對國家大搖大擺地到你的境內去蒐集軍事情報?這是多麼的無能家軟弱?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是民主黨人Mike Bloomberg 的新聞社,所以不能說是對拜登的詆毀。

 

02/04/2023星期六

美國終於將中共的間諜氣球擊落。據說國防部的噴射機只發出一枚火箭就將這氣球擊落,擊落地點位於美國南卡羅萊納州外海12 英里的美國領海範圍內。實況錄影見到大片的碎片掉落海面。

 

 

 

 

 

 

不過這整件事蹊蹺處頗多,現在是不僅中共說的話不足採信,連拜登政府說的話都難以取信。拜登今天說,他在「星期三得到簡報,他當時就下令擊毀這氣球。不過條件是不要有傷亡。」所以才拖到氣球到了大西洋上空時才行動。這很奇怪。美國國防部是在星期四才公開這個氣球的存在,那是因為星期三蒙大拿州的居民已經可以用肉眼見到了這氣球,當時就傳言紛紛,國防部才公開的。之後,很多人(特別是共和黨)攻擊拜登政府,讓這個氣球早在八天前從阿拉斯加,穿越加拿大北部,進入美國境內的長遠時間,都沒有任何行動。現在他說他在星期三「才」接受簡報?事實是,好幾間媒體正確地說:這氣球是在星期三才在蒙大拿上空被發現first spotted。這表示在這之前,美國毫無所知。(下圖是這氣球截至星期四的行蹤路線。)

 

 

 

 

 

 

 

要說美國腹地人煙稠密,不適合攻擊這氣球,那麼在阿拉斯加,跟廣大加拿大北部期間讓這氣球任意通行,又是為了甚麼?

國防部今天發的聲明特別提到加拿大,說加拿大協助他們,協同北美空防協定NORAD,監視這氣球行蹤,並說這次行動也得到加拿大合作。但是今天看了一天新聞,加拿大媒體完全不重視這件新聞。明顯是拜登政府事後才把加拿大拉進去,一方面壯大聲勢,一方面讓他們同是左派政黨政府居一份功勞,分享光榮 (也分享責任?)。事實是,我聽到加拿大新聞也是只有一句:昨晚(美國)跟加拿大總理作了簡報。這樣說,加拿大也是昨天才被加入這件事的討論。在這之前,兩個國家似乎都在夢中。(證明了北美空防協定這一次是完全失蹄。而加拿大有消息說,他們在上周末已經發現這不明飛行體,但因為時機敏感所以沒有說出來。這則是很奇怪的事,這表示加國當局根本不重視這物體,才不出聲。這除了失職,更很丟臉。)

如果這氣球真的有如國防部發言人Pat Ryder 所說是間諜氣球,這豈不是讓它一路從阿拉斯加,到加拿大,再橫跨美國腹地蒐集情報?(國防部在星期四說,他們已經阻斷了這氣球發送情報回去的功能,也沒有說是從甚麼時候,明顯是從星期三、四才開始,否則他們不會不說明。)

還聽到軍事評論員說,國防部是在「美國一群反中國的集團anti-China lobby 的聲音下,」才擊落這氣球。這更證實了在美國,民主黨以及傳統鴿派是反對拿下這氣球的。而且這一句話也是北京目前的宣傳術語,所有攻擊這氣球的言論都奠基於「反華」心態。

這一派的說法是,今天蒐集情報的方式很多,何況中共已經有人造衛星,何必要用氣球公然這樣做?有人推測是要探測拜登政府的反應,證明拜登政府軟弱的程度。何況這氣球經過的路線上確實包含了好幾個空軍基地,特別還有一個儲存核子武器的基地。到目前大家都只能猜測,都因為兩個政府都不誠實,不透明。

中國方面,在氣球行蹤被發現之後,立即說這是一個氣象氣球,目的是蒐集氣象資料,但因風向關係才錯誤漂流到美國。這就更不可信,如果真的是錯誤,為什麼不一早就承認有這錯誤,向美國發出照會?當氣球進入阿拉斯加上空時就已經是一個違法作為。何況兩國之間目前還存在外交關係,存在正式外交通話管道,而且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原定星期日就要到北京展開訪問。何以瞞著美國直到被發現?

最後,雖然拜登政府不可信,但是國防部發言人公開指出這是一個間諜氣球,這不可能是在沒有證據下的情況說的。因為兩國今後還要對話,這樣大的「指控」不可能是憑空造謠。即使中共可以不理會國際輿論跟證據,五角大樓還不至於這樣信口開河。

 

02/03/2023星期五

昨天說到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系的一篇研究,指責當初報導川普通俄的媒體,引用一份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 杜撰的川普黑材料,一早已經知道這所謂的黑材料dossier 是沒有證實的垃圾,但是幾大媒體都採用了,引起司法部任命獨立調查員,對川普展開兩年多的調查。與此同時,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華特克朗凱新聞學院」也在上周提出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今天的新聞從業員已經放棄了媒體必須「客觀」的原則,他們提出的理由是:客觀objectivity 這名詞代表的是過去多年來白人男性灌輸的概念,是一個危險的陷阱,早已不合時宜。

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 是六七十年代紅極一時的美國媒體人,CBS 的新聞主播,也是自由派媒體代表,所以這新聞學系也可以想見是灌輸學生自由派理念的學院。這份報告的兩位撰稿人Leonard Downie Jr. 跟Andrew Heyward 訪問了幾十位新聞從業員之後,得到的結論是:今天的美國媒體人一致的看法是,客觀這理念是一個無法達到的,也是錯誤引導的觀念。在今天的環境下根本不合時宜。他們在引言中說,現代的新聞報導準則認為,很多議題無法以客觀來規劃,例如「氣候變化,以及「打擊民主制度」,這比做到客觀更重要。

報告中說:年輕一代的媒體工作者,提出新的新聞準則,這些包括:文化內涵,個人身分認同identity,個人觀念,倡導新聞學advocacy journalism等等。這表示今天的媒體人更看重:少數族裔的文化特性,個人的性向性別(數十種性別),宣揚各種主義為推動力的新聞學。全部都跟「客觀報導」背道而馳。

這是為什麼今天我們見到的西方媒體,他們即使知道手中的材料是錯誤的,還要大肆利用,因為他們認為推動他們的理念,才是新聞記者的作用。讀者及觀眾是要受他們教育的,沒有知之權利。

這份報告訪問了華盛頓郵報的執行總編輯Sally Buzbee,她說他們不再使用「客觀」這名詞因為這是一個中產階級白人男性的觀念,作用是要「保持現狀」。紐約時報執行總編輯Joseph Kahn 說他們沒有全面禁止客觀這字眼,但是反對他們的報紙在報導很多議題時保持「中立」。他說:「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中立,如果硬是要提出雙方的立論,就會引起分化作用,導致誤導。…我們必須挑戰自己,及我們的讀者,了解所有的事實,探索更多的層面。」很明顯,他們要藉手中的一支筆,一個麥克風教育讀者。

這報告還訪問了許多媒體人,以及新聞系的教授,全部都否決客觀報導的必要。美聯社AP 的執行編輯Kathleen Carroll 說:客觀反映的是富有的白人男人的看法,這自從1970 年以來已經不合時宜。一位說:客觀是不可能的,我都不知道這是甚麼意思。一位說:新聞業者的工作是報導事實,盡量接近真實現象,不是為了客觀。

報告還說,在新舊兩代的媒體人中,對於客觀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聖路易Post-Dispatch 的體育編輯Erik Hall 說:「比較有資歷的記者認為客觀是報導兩方面的立場,年輕一代則強烈認為,某些題目上,就必須公平報導,而兩方面都報導就不是最公平的作法。」

這報告最後結論說:新聞學必須重視我們目前社會上的逐漸的多元化,這表示我們必須更有效的關注這個社會的需求,這表示不只要針對一般的觀眾,而是所有的觀眾。不再是一把尺量度所有。傳統的白人男性的標準已經失去了任何作用。

看到這裡大家心裡應當明白,美國的媒體從大學新聞系,到每一個媒體的編輯室,都明白告訴大家,他們不再遵守公正客觀的報導原則,他們的目的是要推動他們的社會目標,拉平社會差距。所以不論是氣候變化,或是川普的是否通俄,拜登家族的貪腐,都不要指望他們客觀報導。他們已經講明了。

 

02/03/2023星期五

美國國防部剛剛在中午開了記者會,證實了在美國西部上空飛行的巨大氣球,是中共的間諜氣球 surveillance balloon,不過顧及多項因素,暫時不考慮擊落。同時說,這個氣球「收集情報」的作用未必比得上目前中共已有的人造衛星,作用不大。

 

 

 

 

 

 

主持記者會的准將萊德Brig. General Patrick Ryder 指出,這氣球飛行高度距地面五到六萬英呎,不危害到一般飛機飛行(二到三萬呎) 航道,以及擔心如果擊落,碎片有可能傷及地面居民,所以暫時不會考慮擊落。不過他證實,這氣球並非如中共昨日說的在「漂流」,而是有引導的進行。同時目前正在向美國東部行進,並已越過美國中部地區 (今日到達了人口稠密的密蘇里上空)。。

中共發言人昨日說,這氣球是一個氣象氣球,而且說是在沒有引導的情況下,漂流到美國境內。萊德今日則表示,這是一項挑釁行為,違反了美國領空主權及國際法,已嚴正向中共提出抗議。

據早前的報導,這氣球有如三個灰狗巴士這樣大,是一路由伊留申群島,經過加拿大進入美國上空。很多軍事專家對於國防部,甚至北美空防司令部NORAD沒有及早採取行動非常不滿,認為是軟弱的表現。已有多名軍事專家對於拜登政府遲遲不採行動認為是過分謹慎,甚至是膽怯的象徵。因為這樣的間諜裝置很可能已經將大量的情報傳回北京當局。而前總統川普,副總統彭斯,前國務卿龐培奧,駐聯合國大使等人均已發出呼聲,要國防部立即將這氣球摧毀。

萊德說,美國會繼續追蹤這氣球航道。同時美國已經取消了 (延期) 國務卿布林肯原訂今日出發的任內第一次的北京訪問行程。對於中共這一挑釁行動,預料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

在前一天當氣球消息剛剛發出時,這氣球正飛過蒙大拿州上空,據報當地包括了核子發射基地的範圍。

 

02/02/2023星期四

美國著名媒體人伍華德 Bob Woodward,昨天在一次剛剛公開的訪問中重提,他在2018 年就警告說,那份被(美國情報機構及媒體) 用來調查川普的所謂「川普黑材料」Dossier是一份充滿了漏洞的垃圾,但是他在華盛頓郵報的同事全部都不理會。他說他們對於(這個真相)全無好奇心。

 

 

 

 

 

伍華德是當年製造水門案及窮追不捨的的兩名記者之一,所以在美國新聞界一直都有相當的權威地位。然而事實上他也屬於華盛頓左翼文化界的一份子,打倒尼克森總統是他們第一次勝利的果實,之後要再接再厲將所有真正保守派總統都推下台。但是對於那個傷害川普至深的 Dossier,伍華德倒是真的從一開始就做了警告,要大家不要取信。

他說,華盛頓郵報的同事「欠缺好奇心」所以沒有聽取他的忠告。這也是打馬虎的說法。他們不是欠缺好奇心,他們是不願意放過這樣一份可以用來攻擊川普的好材料,加一把勁大肆利用。

現在我們都知道,這份川普黑材料是民主黨的希拉里,跟民主黨競選總部出錢,找了民主黨的黨工,以及英國退休情報員Christopher Steele,加上一名住在華盛頓的俄羅斯青年,大家閉門造車的成果。(全部都在司法部任命的獨立調查員John Durham 調查三年之後有了證據,詳情見:杜倫調查團抽絲剝繭接近核心 ),但是當時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卻拿著這35 頁的報告去跟剛剛當選,還未就職的川普作了「正式的」簡報,之後就經由奧巴馬的情報顧問頭子James Clapper 拿到CNN 去宣布內容,之後FBI 就利用媒體報導對川普展開了調查。

伍華德現在才責怪他的新聞界同僚欠缺好奇心?要知道當時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兩大媒體,還因為他們對於這件Russiagate 的報導,獲得了普里茲新聞獎。到現在普里茲頒獎當局還不承認他們發錯獎,還不願意收回這獎項。紐時跟華郵到現在也沒有就這件事做出更正,或是退還這獎項。

其實伍華德傷害川普的努力也沒少做。川普一上台他就出版了一本攻擊川普的書 Fear, Rage, Peril,全部是引用匿名消息,或是對川普不滿的人的話,說川普身邊的人都說:他像是只有小學五年級程度,說他發怒起來要將所有敵人都殺死,說(白宮幕僚長)說他是白癡,還有白宮內幕僚內鬥得很厲害…等等,還說白宮幕僚中不少人認為他不適合做總統,應當用憲法條款強迫他下台。那本書奠定了所有人對於川普政府的看法:白宮一團亂,川普本人絲毫沒有做總統的資格。之後到2020 年大選前,他突然間洩露大半年前川普跟他說的一句話,說川普承認他有意輕視play down新冠病毒的可怕性,以免促動全國恐慌。結果民主黨跟媒體就用這一句話,說川普這無知及惡毒的策略讓Covid-19 害死了那麼多美國人。成為川普極大罪狀,嚴重影響2020 年選舉結果。

說到伍華德的這次訪問,是包含在哥倫比亞新聞學院報導Columbia Journalism Review (簡稱CJR) 中,這份報告誓就美國媒體過去幾年對於Russiagate 的報導做的回顧調查。結果對於多間主流媒體做出抨擊,其中對於紐約時報的批評最嚴厲。報告中明顯承認(希拉里泡製的) 那份川普黑材料是垃圾的說法,但是卻被媒體利用來攻擊川普多年。

這份報告的編輯 Kyle Pope 在編後語說:沒有一分(報告),比 Steele 的 Dossier,以及FBI 的穆勒報告更能描述川普政府跟媒體的關係,後果是讓(兩份報紙)獲得普里茲新聞獎,以及事後無數次的令人尷尬的更正。

這份報告列舉很多事實,證明高層媒體人明知這黑材料完全不實,但是事後卻採用來做他們報導的資料。其中包括紐約時報的執行編輯Dean Baquet 在內。對於這些有名有姓的報導,是否會引起美國媒體的反省?我懷疑,這麼多年來他們立意打倒保守派(正派)政客不遺餘力,這些「錯誤」都是存心犯下的,而且近年來變本加厲。根本不可能改的。

 

02/02/2023星期四

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終於「承認」那個遺留在電腦修理店的手提電腦是他的。不過他這樣做的目的不是要承認任何錯誤,而是要以法律行動,阻止任何人使用那電腦中的資料。

亨特拜登的律師昨天發信給聯邦司法部,以及德拉瓦司法廳,要求調查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川普過去的顧問班農Steve Bannon,以及那個電腦店的主人John Paul Mac Isaac,說他們侵犯了他的隱私權,同時要司法部門發出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再使用這電腦上的資料,否則採取法律行動。

 

 

我們都知道,亨特拜登在2019 年四月將自己的手提電腦送到德拉瓦威明頓一間電腦店去修理,之後棄而不顧,電腦店老闆John Mac Isaac 聯絡他也沒有回復,幾個月後他將這電腦內的資料送給FBI,又是幾個月沒有回音,他才連絡朱利安尼,之後主流媒體全無反應,朱利安尼才交給紐約郵報。不過經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發布消息後,所有主流媒體跟社交網絡都封鎖這消息,這些都是大家熟悉的經過。

亨特的律師 Abbe Lowell 在信中說,朱利安尼等人沒有權利檢視這電腦的內容,同複製交給媒體。說這些行為都是利用「亨特拜登的個人電腦作為政治武器,用來針對他的父親」,是「一項失敗的政治惡行」,並指責 Mac Isaac 的行為是偷竊,朱利安尼的行為是使用贓物。(要知道,亨特拜登將電腦送去修理時,是簽了例行的合約的,裡面說明如果過了若干時限,這電腦就屬於這間商店。他根本沒有法律依據做任何申訴。)

盡管這樣,Lowell 的盟友說,這封信不代表他們承認這電腦是亨特拜登的。你信嗎?這就是律師這行業讓人看不起的原因。他們一個嘴巴可以說出兩樣矛盾的話來。

回顧當時,亨特拜登是在2019 年四月將電腦交去修理,FBI 是在同一年年底得到這電腦內的資料,而紐約郵報是在2020 年十月中刊出第一則消息。這些都證實,Mac Isaac 等了八個月才交給 FBI,再過了將近一年,紐約郵報才刊出消息。這是你們自己不小心,加上FBI 無作為,不能怪朱利安尼或是任何人。

還要提醒大家,當所有社交網絡:Facebook,推特,YouTube 等封鎖這新聞時,51 位奧巴馬時期的情報機構首腦,包括中央情報局兩任前局長 John Brannon 以及Leon Panetta,白宮情報局長 James Flapper 發表公開信,說所謂的亨特拜登電腦,是「俄羅斯特務動的手腳」,否認了這電腦的真實性。現在這51 位情報大員,去了哪裡?

再說,這電腦中的資料包含多少拜登父子,加上兄弟串通起來借拜登之名詐騙的確鑿證據,難道這些資料都不能被使用?其中任何一項如果是牽涉到川普跟其家人,你相信會被媒體放過嗎?

亨特拜登的律師(也等於拜登家人) 今日採取這行動不是輕率舉動,這是為拜登即將宣布角逐2024 連任提名的預備行動。他們要阻止任何人用這電腦上的資料對付拜登。你說司法部會採取行動嗎?(大家等著看。)

任何有眼睛有腦袋的人見到拜登今天這樣子,都會認為他應當下台了,做了四年已經在歷史留名,何必呢?他肯定是為了阻止一旦自己下台,司法當局會對他兒子及他自己進行進一步調查,所以他死也要死在位子上。盡管他每天口硬說自己跟兒子(還有兄弟)都沒有犯法、犯錯,但是心底裡他會不清楚嗎?

這讓我想起甘迺迪當選總統時,他(那作奸犯科的)父親約瑟夫甘迺迪堅持要甘迺迪任命哪(那個沒有一天工作經驗的)弟弟羅伯甘迺迪做司法部長,當時約翰甘迺迪非常抗拒,說一定會引起強硬反對的,但是約瑟夫堅持。為什麼?就因為他知道自己以及甘家做過太多違法的事,虧心的事。結果約翰甘迺迪服從了。而當時媒體那樣偏袒他,不僅沒說話,還繼續吹捧羅伯甘迺迪直到今天。

民主黨人做了多少齷齪事情,將美國弄到今天這樣。

 

02/01/2023星期三

川普時代的駐聯合國大使海莉 Nikki Haley 今天做了預告,她將在本月15 日做重要的宣布,圈內人皆知,她這是為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造勢。海莉曾是川普的忠實擁護者,過去說過:「如果川普出馬,她就不會出馬」,現在這條件明顯不存在了。

 

 

海莉領先出馬代表共和黨內的MAGA 眾人都放棄了對川普的效忠,這包括前任國務卿龐培奧Mike Pompeo,前任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Ron DeSantis 等等。其中龐培奧是至今還維持對川普忠心的舊臣子,而他也為出馬角逐積極策劃中。除了他成功減肥的相當成就之外,他最新出版的傳記Never Give an Inch 也是一個很好的起點,因為他在這本傳記中沒有攻擊川普,所以主流媒體全部封殺他,但是共和黨內人士反而會因此更看重他。上星期這傳記已經在紐約時報的銷售榜中上升到前五名,估計還會上升。因為龐培奧跟其他政界人士不同的是,他文筆非常好,而且有新聞業者的專業水準,我見過一些摘要,已經非常吸引人。而他更在書中攻擊很多美國媒體界的聞人,包括CNN 的Jim Acosta,Christiane Amanpour,華盛頓郵報的Jennifer Rubin,Fox News的Chris Wallace,NBC的Andrea Mitchell等等,每一個都舉了例子說他們的訪問目的,都是為了引他說出攻擊川普的話。你說這樣的書本,怎麼會得到媒體幫他宣傳。不過因為他兩年的CIA 局長,及兩年的國務卿,他的經歷非常吸引人,而且充滿了小典故,小故事。好像他見到北韓總統金正恩,對方微笑者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你不是嘗試了好多年要暗殺我?他也開玩笑地說:我們還會繼續嘗試。(下:龐培奧,與他新書的封面。)

 

 

 

 

 

 

不過黨內初選也是廝殺戰場,非常傷感情的。選戰一開始就難免廝殺,甚麼難聽的話都說得出來。川普當初得罪這樣多黨內大老:布希總統一家兩代人,多位參眾議員,都因為初選時為對方起綽號,說難聽的話。龐培奧這一次的書中,明顯攻擊了許多潛在對手,包括海莉在內。書中有一段說,海莉在川普任期內角逐連任時,曾經策畫,合謀川普的女兒伊凡卡跟女婿,要拉倒彭斯,自己做副總統候選人。海莉聽了表示這是謠言。不過這就可以讓人嘗到滋味,知道這一次共和黨的初選將是一場骯髒的戰爭,很可能傷害到自己人,等到真正大選時,大家都遍體麟傷。

共和黨內最懂得「顧全大局」的是雷根(列根) 總統,他說過共和黨永遠不應該槍口對內。但是做得到的不多。

其實海莉跟龐培奧都是無比聰明能幹的人,但是目前他們在黨內提名的支持率都只有2%左右,為什麼還要出來?這也是戰略之一。因為角逐黨內提名一來可以提高知名度,為未來政途舖路。即使這一次落選,將來的機會都會更大。此外,初選逐鹿者最後成為副總統的機會極大,現任副總統卡美拉若不是因為角逐過總統提名,(加上她是黑人及女性),就不可能獲得副總統提名。海莉也是黑人及女性,加上特別能幹,相信不管是川普,或是迪山塔斯出線,海莉都有非常大的機會成為副總統人選。

 

02/01/2023星期三

今天上午傳來消息,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又到了拜登總統在德拉瓦的海邊度假屋搜索,一共停留了三個半小時,之後宣布沒有發現機密文件,不過就帶走了一批拜登手寫的筆記本。(下圖:拜登在德州海邊的度假屋。)

 

 

 

 

 

 

這是FBI 第三次到拜登的辦公室或是寓所搜索。最初的一次是昨天才被揭發的,FBI 探員在去年十一月中得到消息,拜登在華府的私人辦公室Penn Biden Center 中發現機密文件之後,就前往Penn Center 搜索。之後是本月20 日又到了拜登在德拉瓦威明頓市的主要住所去搜索,那一次搜出一份機密文件,及多本的拜登筆記本。今日則是在拜登於Rehoboh Beach 的度假屋,第三次去搜索。

在FBI 的搜索之前,拜登自己的律師先後在Penn Biden Center,以及他在威明頓的家中,包括車房中,一共搜出二十多份機密文件。拜登的律師也曾在海濱度假屋搜索過,說沒有發現機密文件。

拜登的私人秘書鮑爾Bob Bauer 今天上午宣讀一份聲明說:今天,在拜登總統的全力支持及合作下,司法部在他於Rehoboh Beach 的家中進行了事先計畫好的搜索。在司法部的標準程序下,為了國家安全及公正,事先沒有公開。

拜登及他的發言人每一句話都說他們的態度是公開透明的,然而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事後被洩露之後才「公開」的,第一次發現機密文件就拖了68 天才被迫公開。今天在FBI 搜索之後,白宮的律師Ian Sams 回答記者問題時,就甚麼都沒回答。例如有記者問,到目前一共發現多少件機密文件?他居然說這是仍在調查的事件,他不能回答。這叫做透明?

見到今天媒體的報導,全部都強調拜登「通力合作」,不像川普他拒絕交出機密文件。這真的滑稽了,川普是卸任時一次過將文件封箱帶回去,國家檔案局全部都清楚,而且還有祕密警察防守,並且都加了鎖,是後來國家檔案室一定要取回去才發生爭執。而你是自從做參議員時,幾十年來就非法將文件一件件偷偷帶回家,每個地方放一點,甚至放在車房裡。還好意思將川普拿出來比較?

聽到媒體的報導,似乎拜登的私藏機密文件事件告一段落,對於許多明顯的「問題」都放過了。最明顯的是,拜登離職(副總統) 時裝箱了一千八百箱的文件、以及好幾百個電子文件,送到他在德拉瓦大學的辦公室,這裡面要不要檢查?是否有機密文件?但是到現在德拉瓦大學都禁止任何人查詢,而且拒絕透露該大學的拜登辦公室的經費哪裡來,是否跟Penn Center 一樣,是由來自中國的捐款成立?

此外,拜登放文件的Penn Biden Center是在他離職之後一年多才成立的,那中間一年多時間,那些(包括了機密文件)的文件都放在哪裡?現在據說,他的兒子亨特拜登在過去多年間,在拜登的每一個住所出出進進,甚至住過,他是否接觸過這些文件?而且過去多年來,亨特拜登跟多個外國政府,及外國公司有交易來往,紐約郵報甚至在他的手提電腦見到他給美國鋁業公司Alcoa 的電郵,裡面說他有有關俄羅斯大鱷Oleg Deripaska的機密情報,可以賣給他們,索價五萬五千元。這個大鱷是普京的親密朋友,他在紐約的寓所還被FBI 搜索過。後來雙方討價還價,這間跟俄羅斯有貿易往來的Alcoa 在回郵中說,這情報不值那麼多錢等等。亨特拜登的這些情報是否跟拜登隨處放的機密文件有關?

試想,如果川普的一個兒子四處向人兜售情報,媒體不會有興趣大肆做文章嗎?

Click: 449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