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A Bridge Too Far 奪橋遺恨

2021-11-28 21:25:11

這是英國製片人Joseph E. Levine在1977年推出的戰爭片,說的是二次大戰尾期,發生在荷蘭的一場戰役。當時盟軍已經在1944年六月在諾曼第登陸,德國納粹後繼無力,盟軍原來勝利在望。但是這項當年九月由英國戰地總指揮蒙哥馬利上將策畫的奪橋行動,計畫奪佔萊茵河上六座橋梁,以便盟軍進軍德國境內。但是一開始就出現問題,因為號稱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傘兵行動,降落地點卻距離這幾座橋樑平均有八英里路程,結果成為德軍的甕中之鱉,造成二戰盟軍損失最慘烈的一次行動,也是軍事歷史上最慘烈失敗的戰役。

這故事源自於原籍愛爾蘭(後歸化美籍) 的作家Cornelius Ryan在1974年出版的同名小說。他原來是英國每日電訊報隨軍採訪記者,參加過二戰很多次的戰役,包括隨美國巴頓將軍George S. Patton的第三軍團作戰,及太平洋多場戰役。他另外一本小說The Longest Day: 6 June 1944 D-Day(1959),也在1962年拍成電影 The Longest Day最長的一日

這電影耗資2,600萬元,在當時算是天文數字,同時動員了數十名著名演員,包括十多位國際紅星(依照姓氏字母排列):狄保嘉Dick Bogarde,詹姆斯肯恩James Cann,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史恩康納利(辛康納萊)Sean Connery,真海克曼Gene Hackman,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勞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雷恩奧尼爾Ryan O’Neal,羅伯雷福Robert Redford,麥斯米倫雪兒Maximilian Schell,麗芙烏曼Liv Ullmann等等。(下:片中七位主要演員,左起:狄保嘉,米高肯恩,真海克曼,史恩康納利,羅伯雷福,詹姆斯肯恩,安東尼霍普金斯。)

 

 

 

 

 

 

 

 

這電影由英國的Richard Attenborough李察艾登博羅導演,他其實最初是演員,由四十年代開始演出,一直演電影到2002年,比較出色的角色包括:The Great Escape 第三集中營 (1963),The Sand Pebbles 聖保羅砲艇 (1966),Jurassic Park (1993)等,1969年才開始導演電影,這是他第三部導演的片子。他在1983年製作及導演的Gandhi (甘地傳)為他贏得兩座奧斯卡金像獎。

這部電影獲得英國電影學院八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剪接,最佳布景等,但只獲得包括:最佳配樂,最佳攝影,最佳音響,及最佳男配角(Edward Fox)四項。好消息是,我見到網上有很多版本免費下載。不過我沒看過,不知道素質如何。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44年九月,這時盟軍已經成功在諾曼第登陸,八月解放了巴黎,歐洲戰事勝利在望。但是在法國,比利時及荷蘭一帶,德軍仍在頑抗。這時英國的蒙哥馬利跟美國的巴頓將軍都有進逼德國的作戰計畫。這兩位將軍一直都在幕後較量,但是盟軍總指揮艾森豪將軍每一次都在華盛頓壓力下,支持蒙哥馬利,壓制住巴頓將軍。這次,他又採取了蒙哥馬利提出的一項Operation  Market-Garden,「市場花園計畫」,就是發動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空降行動,由美國第82空降部隊,101空降部隊,加上英國領導的歐洲空降部隊,從荷蘭奪佔萊茵河上六座橋樑,包括其中最主要的一座Arnhem Bridge,以及Nijmegen Bridge,前者直通安納姆Arnhem,確保盟軍的通道,直逼柏林攻進德國腹地,也可以阻止德軍最後逃離的通道。

蒙哥馬利的計畫如果成功,宣稱一百日內(聖誕節前)就可結束戰爭,這計畫包括空降三萬五千傘兵到大橋附近,另外再由英國及波蘭的步兵軍團接應。但是一開始計畫提出在大橋外十英里地方降落,兩天內步行抵達橋梁所在。這樣的計畫已經引起在座一些參與討論的軍官質疑。其中波蘭第一傘兵隊的指揮,蘇撒寶斯基少將Stanislaw Sosabowski首先質疑說:我們波蘭人不是很聰明,通常會議中都不說話,不過這樣的計畫,後果是大屠殺。但是主其事的英國空降指揮布郎寧上將Frederick Browning反駁他說,這是上面的命令,而且他認為「我們應當相信蒙哥馬利將軍的智慧」。據說考慮在十英里外降落,因為當地掩護地勢比較好,另一方面英軍說他們一架飛機都損失不得,必須選擇一個安全地點釋放傘兵。他們還說,目前德國即使有軍隊,現在剩下的都是些老弱殘兵及未成年的年輕學員,無須擔憂。(下:與會的將軍,左邊是狄保嘉飾演的布郎寧,右起三人是真海克曼飾演的波蘭將軍,雷恩奧尼爾飾演的美國將軍蓋文,及史恩康納利飾演的英國將軍。)

 

 

 

 

 

 

 

 

這時德國在荷蘭的指揮部也在猜測,盟軍下一步行動。有人報告說,盟軍將採取蒙哥馬利的計畫,他們都不相信。德國最怕巴頓將軍,甚至說:「艾森豪不會愚蠢到聽蒙哥馬利的建議吧。如果是蒙哥馬利,我們最高興了。」

計畫在九月十七日行動。情報人員將蒐集到的偵查相片播放給幾位將軍看,並指出在降路點附近的樹林,有一批掩飾得很好的坦克大軍。但是布郎寧不相信。他說這是德軍故佈疑陣,說是破舊的坦克用來欺騙盟軍。說德國已經沒有太多可以用的坦克。蘇撒寶斯基少將繼續指出這計畫漏洞太多,但是在座英國軍官說,沒有人願意提出反面報告,以免rock the boat,自己成為箭靶。

英國第一空降部隊是要跟波蘭空降部隊一起行動,他們要降落在安納姆在當地防守橋的兩端。但是英國第一空降指揮官烏爾奎哈Roy Urquhart的下屬也發出警告,如果降落地點這樣遠,他們的無線電通訊可能無法作業。這些憂慮在當時都不為上級接納。

不過美軍士兵群中,大家愁眉不展。在101空降部隊的營地,很多人睡不著,因為士兵暗中傳言這次任務凶多吉少。一名士官長艾迪Eddie Dohun坐著吸菸,他的一名下屬士兵帶著恐懼表情對他說:我不想死,你能不能保證我不會死?艾迪無法回答他就安慰他,說戰爭不代表一定死。但是這士兵不接受,追問他是否可以保證。最後艾迪只好說他保證他不會死,這士兵才躺下來。艾迪的傘兵隊伍隸屬英軍烏爾奎哈,任務是最先達安納姆,為當地英軍固守當地大橋的兩端。

到了那天,盟軍飛機開到,滿天都是飛機。當地荷蘭人見到很興奮,但是也要急速逃亡,以免自己成為犧牲者。原籍愛爾蘭的英軍第三步兵團,及裝甲部隊分隊指揮范德奴上校J. O. E. Vandeleur也領導大隊裝甲車部隊來到,做傘兵的地面支援。他承認時間是第一要素,他們都必須在48小時內抵達安納姆,拖延一分鐘都增加當地英軍及波蘭部隊的危險,都會有變數。

守護安納姆大橋的是德國最精銳的SS裝甲兵團,這時德國總部似乎意識到盟軍的計畫,有人建議先炸掉這幾座大橋,特別是安納姆大橋,但上級反對,因為一旦德軍要撤退,那是唯一通道,他們也準備從此處反攻。所以他們也要守住。最重要是,他們不相信盟軍是要來奪橋,「否則怎麼會在12英里之外降落?」

盟軍的散兵像雪花一樣在目的地飄落,滿天都是飛機,滿天都是傘兵。之後傘兵隨著裝甲車隊伍前進。但是他們的隊伍是在一片平原上,很快旁邊樹林中的德國坦克已早有準備,向著這些裝甲車及傘兵掃射,他們都成為箭靶。一開始盟軍就遭受慘重損失,很多坦克被擊中,傘兵也都遇害。這時才紛紛走避及反擊。最後空軍再來營救,擊潰了德軍,但盟軍已經損失慘重。

另外一邊,已經抵達安納姆的烏爾奎哈的通訊組通知他,因為兩地有大約十英里的距離,他們無法跟那些傘兵隊伍聯絡,對方也無法知道他們已經到了。雙方都像盲人一樣。

盟軍第一批傘兵(主要是101空降部隊)到達其中一座橋Son Bridge時,見到大橋大家歡呼跟開始跑步,但是快要上橋時就見到這座橋被德軍炸了。他們雖然失望,但是決定將大橋修復,離即展開修橋工作。

在烏爾奎哈那邊,他們久等支援都沒來到。原來要來支援的范德奴上校的裝甲車隊,途中遭遇樹林中德軍的追擊,自己的損傷都極慘重。加上無線電通訊無法恢復,他們像是甕中之鱉,因為城裡到處都是德軍,他們的人數遠遠不及對方。他們強迫一對荷蘭老夫婦捐出自己的大屋,做他們的總部。

但他們不能守株待兔,又不知道救援甚麼時候到。一個勇敢的英軍冒險一個人走到安納姆橋上,見到沒有動靜就越走越遠,沒想到還未到橋墩,就被埋伏的德軍亂槍掃射。此外英軍在靜寂無人的安納姆也不敢出去,每一次出去探視,就被四周圍房屋窗口埋伏的德軍狙擊,很快他們的「總部」就變成傷兵總部,越來越多的傷兵被抬到這裡。不久德軍的坦克車隊開到,將他們重重包圍。

范德奴的裝甲部隊在受到重創後,還是繼續前進。每到一個村鎮都受到荷蘭居民夾道歡呼。似乎成為唯一的安慰。另外美軍82空降部隊也到了Nijmegen Bridge南面,但是見到橋也是被德軍佔領。他們要突破時受到埋伏的德軍從雙方掃射,死傷慘重。艾迪回到營地時,見到那個要他保證不死的士兵沒有回來,他開著吉普車回到剛剛發生激戰的地方,遍地都是死者同僚。他見到那個士兵奄奄一息,將他抱到車上要開回去,但是見到各處都是德軍,又不慎進入一個樹林,幾個德軍就在面前,他正準備舉槍對抗,認為這樣可能救不了同志,只有冒險衝出重重包圍,後面被大批德軍追逐。(下:艾迪將奄奄一息的下屬放到吉普車上帶走。)

 

 

 

 

 

 

 

好不容易逃回營地,將士兵報到臨時的帳篷醫院,裡面都是傷兵,個個血肉模糊。他硬是將那士兵放到一個擔架上,呼叫醫生來幫他治療。那醫生忙不過來,說有好多傷兵排著隊,而且看了一眼說,這人未必能救活。這時艾迪拿出手槍凶狠的強逼那醫生立刻幫他的士兵治療。那醫生搖著頭只有過來幫那人診治。艾迪坐在外面,大半小時後醫生出現,說從他腦殼取出了子彈,他應當可以活。艾迪這時對醫生交出手槍,說願意被逮捕。醫生叫來憲兵,說這人剛剛用手槍逼他做手術,要那憲兵逮捕艾迪。但是以十秒鐘為限,十秒鐘後釋放他,並將手槍交還給他。之後問他:當時我如果不聽你的,你真的會開槍嗎?

在Son Bridge那邊,82空降部隊連日修好大橋,讓英軍XXX Corps (第30步兵團)通過,但這裡距離安納姆還有39英里,也是遠水不救近火。烏爾奎哈那邊繼續受到包圍,每天應付不完的巷戰,死了更多人。因為沒有無線電通訊,新的傘兵跟供應繼續落到德國占領區。盟軍在安全地區不斷揮白布做訊號,但盟軍的訓練是不要理會地面的訊號,因為很可能是德軍做的以混淆視聽。結果這一次降落的散兵全部在空中就被機關槍打死了。(下:盟軍傘兵在天空都被打死了。)

 

 

 

 

 

 

 

 

 

另一批傘兵跟部隊到了Nijmegen Bridge,但德國防守嚴密。82降部隊的指揮,美國少將蓋文James Gavin想出唯一的,但也是危險的計畫,是號召一批士兵漏夜度過Waal河,以到對岸攻佔這座橋。他找到第三軍團及82空降部隊的指揮,庫克中校Julian Cook,問他是否願意。蓋文說,他需要一批有經驗,勇敢的,但也要夠愚蠢的人參與,庫克明知危險,但是一口答應。他找了一批人,但是因為需要的小船一直沒有送來,最後一再延遲到天亮後才能出發,八點,九點…最後到了中午才正式出發。將危險性又提高好幾倍。他們只有十幾艘平底小船,但是沒有槳,每個人用自己的步槍柄做槳。面對對面的德國砲火,好多船中彈,不少士兵被打到水中喪生,受傷的也不會有人顧及。庫克一路喊著Hail Mary, full of grace,Hail Mary, full of grace (聖母經的第一句)鼓勵大家,也鼓勵自己,他重複的念。直到剩餘的都到了對岸。(下:庫克領著大家用槍柄做槳,划到對岸。)

 

 

 

 

 

 

 

上了岸的也要面對德軍的機關槍,進行肉搏。這時德軍終於決定炸橋,在橋上放了定時炸彈。這時盟軍的裝甲車列隊(主要是XXX Corps跟82空降部隊) 已經上了大橋,庫克的人埋伏在下面將負責引燃炸彈的德軍打死了,所以一列列裝甲車,坦克車都順利過了橋,讓德軍非常意外及失望。

不過英軍過了橋之後,卻不再前進。庫克非常生氣,對方卻說要等上面的命令。這時烏爾奎哈那邊已經死守了六天,幾乎彈盡援絕,更不要說去佔領安納姆大橋。那一隊勇敢的波蘭隊伍在河對岸要企圖搶攤。他們也只有一些橡皮艇,沒有槳,用繩子拉船的方式去到對面。但是給德軍發現,用燃燒彈攻擊他們的船,不少人被燒死或是淹死。等剩餘部隊到了安納姆,已經無助於事。

而德軍就乘勝追擊,坦克車開到安納姆,將烏爾奎哈的大部分士兵都活捉了。還將他們沒收的盟軍空降的美國食品(巧克力)拿給他們,極盡諷刺之力。烏爾奎哈受到命令撤退,他跟最初一萬人的部隊中,不到五分之一的剩餘士兵逃脫。他到了總部指責布朗寧上將,問他對於當初的計畫變成這樣有甚麼感覺。布朗寧說:我們都盡了力。烏爾奎哈問他:那別人呢?布郎寧安慰他說,Monty (蒙哥馬利)很高興他們的成就,說Market-Garden已經成功了九成。烏爾奎哈問他:那你自己呢?布郎寧說:我一直都覺得,我們選了一座太遠的橋。

這時在安納姆,臨時醫院中全是血肉模糊的傷兵。一名荷蘭農夫兼醫師成為唯一在場的醫生史班德Dr. Spaander實在忙不過來,他找到一個荷蘭女子凱特Kate Ter Horst,見她有一間大屋,商借讓出來。她聽明原委後,打開大門讓傷兵都進來。但是醫生的設備及供應都不夠,他請求英軍,去跟德軍要求讓他們的病人住到德國的醫院,但是被拒絕。他自己去跟德軍談,說為了人道理由對方必須考慮。經過一番商量,德國司令Wilhelm Bittrich將軍說,雙方正在打仗,不予考慮。不過到最後對他說,事實是已經決定在當天下午三點鐘停火。

這時美國空降傘兵,以及英軍XXX Corps,都只剩下一英里路程就到安納姆。

在史班德的醫院,每小時都有人死去,牧師忙不過來的讀聖經,為病人進行終傅。在凱特大屋的前院,全部已經都挖成墳墓。最後史班德醫生托著木板車,將剩餘的傷患運走。那些還能走路的英軍留著聚集在一起,唱著Abide with Me等待被德軍俘虜。

製作與卡司:

這是我介紹過的二戰戰爭中,死傷最慘重的一次戰役。整個電影幾乎都是在看那些可憐的盟軍一個個被打死。片中屍橫遍野不說,總是聽到很多士兵口中痛苦呻吟,不停地呼叫Help me,Help me。這還是二戰接近尾期,盟軍即將勝利的時刻。過去的戰爭片,很少這樣將戰役過程這樣細緻的表達。在介紹 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西線無戰事 (1930)時,曾經說那部電影因為描述戰爭的慘烈,所以被認為是反戰電影。這部電影在這方面一點都不遜色。

事後統計,這次戰役盟軍士兵死了兩千多人。被俘的及失蹤的將近七千人。德軍也有一千多士兵陣亡。

在介紹 Patton 巴頓將軍  (1970)時,已經談到美國的巴頓將軍George S. Scott,跟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Bernard Montgomery之間明爭暗鬥。當時就認識到蒙哥馬利的政治手腕高於巴頓,所以處處佔上峰。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國內府給艾森豪的指令,也是要讓他顧全大局(顧全英國的感覺),偏袒蒙哥馬利,處處壓制巴頓。事實是,懂軍事的人(包括德國方面)都知道,巴頓是比蒙哥馬高明很多倍的軍事領袖。就因為這種政治因素,盟軍要多死很多士兵,戰爭也拖延了更長時間。

但是近代史很多人不這樣說,總是和稀泥。蒙哥馬利歷史地位穩當,批判他的人也不多。相反的,巴頓只因為實話實說,就在戰爭未結束就被貶抑,含恨而終。(情況跟川普總統有點相似。)我很意外這電影是基於英國作家寫的故事(雖然他後來歸化於美國),並且由英國公司製作及拍攝,而內容方面可以這樣誠實的檢討這個計畫一開頭就如此錯誤,而且言語間對蒙哥馬利非常不客氣。

不過蒙哥馬利在片中沒出現,布郎寧中將成為唯一為這計畫說話的將軍,還說他不願意做rock the boat的人。事後居然說,自己也反對在距離橋這樣遠的地方降落。所以電影推出後他的遺孀說要控告製片公司,後來得到一封道歉信。

與其他戰爭片不同的是,多數軍事家及歷史學家都認為,這電影相當符合真實情況。只是片長176分鐘,將近三小時,到了最後覺得有些重複。我認為這樣的電影應當多多放映給軍方人士看,讓他們檢討。此外我也認為那些爭取讓女人打仗,或是讓同性戀者,變性人打仗的看看,因為當我在看時就感嘆,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志願兵,真的很勇敢。明知是要去送死,還一個個奮勇前往。不敢想像如果有女兵,有變性者在場會怎樣。那些女權分子,民權分子爭取加入軍隊,其實不是想去打仗,而是因為只有戰地經驗才能升到將官,他們是為了爭取這個。這樣的戰爭他們願意參加嗎?(要不就是為了升官加入軍隊,但是一旦加入就會極力反戰。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想法。)

這電影演員眾多,所以即使是一些大明星都只有幾分鐘的出鏡時間。好像勞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他飾演那個安納姆的醫生,只在電影最後幾分鐘出現兩次。時間都很短。飾演房東凱特的麗芙烏曼Liv Ullmann,也是最後出現一點點時間。其他演員沒有一個是特別被安排成為「主角」的,能夠有幾句台詞算是不錯了。好像狄保嘉,他飾演電影開始時那位布郎寧上將,戲份算是稍多,但也出現兩三次。James Cann飾演空降部隊的士官長艾迪,他為了救一個下屬士兵,將他拖到車上,突圍德軍回到營地的醫院,也算是戲份較多的。雷恩奧尼爾Ryan O’Neal飾演美國上將蓋文,徵召了庫克中校帶領一批敢死隊,坐小船去奪橋。羅伯雷福Robert Redford飾演這中校,他一路唸著Hail Mary, full of grace鼓勵大家,那一段是最感人的。美國演員Gene Hackman只因為有一點荷蘭血統,被安排演波蘭人。還有名氣最大的史恩康納利Sean Connery飾演佔領安納姆的英軍領袖烏爾奎哈,一直在安納姆等待救援,卻等了九天都沒等到,士兵不是死了,就是被俘。英國影星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也都分別擔任將軍跟指揮官的角色。

因為演員(一級明星)眾多,大家協商每人只收取25萬元片酬,(相當於現今一百多萬美金。)而且片頭的名字都是以姓氏的字母排列。大家不爭排名。

這電影很多場面非常震撼,好像每一次空降傘兵時,都像是有幾百架飛機在空中,傘兵更是多不勝數。據稱製片人總共動用了一千名跳傘人員。很多畫面都是飛機上,或是空中拍攝。到這時攝影機的機動性較過去大為增進,除了攝影機本身的進步,架設攝影機的部位也較過去靈活。畫面也就更生動,讓觀眾好像親臨其境。而且這部電影動用的戰鬥機機型也多不勝數。至於坦克很多都是戰後盟軍廢棄不用的,也都是戰時用過的,頗有真實感。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荷蘭Deventer取景,因為當地也有一座橋樑很像電影中需要的。因為當時仍然存在的的安納姆橋附近出現很多新式建築,不可能再有當時的四十年代風味。另外部分外景在荷蘭Zutphen取景,哪裡的舊市政大樓,教堂都比較有戰前的風味。(下:片中盟軍多次奪戰安納姆橋,都被對方攻破。不過英軍也殲滅不少德軍的坦克。)

 

 

 

 

 

 

 

其中一幕據說是在Nijmegen Bridge橋上拍攝,由於那大橋交通繁忙,所以導演只得到兩小時時間。那場戲牽涉到德軍炸橋,如果沒拍好,要另外安排時間,多付一百萬元不說,還要付給飾演庫克中校的羅伯雷福的超時(加班)費用。結果導演艾登博羅盡量趕工,還命令那些扮演死屍的都要閉上眼睛,以免穿幫要重拍。

這電影中我聽到一個F字眼,還好只有一次,就是艾迪威脅要醫生幫他的士兵治病時說的,還可以忍受。本來就因為這個字,以及戰爭時的血肉糢糊,被美國電檢機構給了R限制級。不過經過製片公司積極爭取,改成PG。在英國上映時做了一些刪減,避免了AA級數。

這電影預算用去2,600萬美元,首輪賣座收入五千萬美元,不過付給美加市場分銷費用之後只能打平。但在歐洲市場就相當賣座。

主要演員表:

狄保嘉Dirk Bogarde飾英軍安納姆戰地指揮官部郎寧上將Lt. General Frederick Browning

詹姆斯坎恩James Cann飾美軍82空降部隊士官長艾迪Sergeant Eddie Dohun

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 飾英軍第三步兵團,第30軍團范德奴上校Lt. Colonel J. O. E. Vandeleur

史恩康納利Sean Connery 飾英軍第一空降部隊指揮烏爾奎哈中將Major General Roy Urquhart

愛德華考克斯Edward Fox 飾英國第二軍少將Lt. General Brian Horrocks

伊利略古德Elliott Gould 飾美軍上校Colonel Robert Stout

真海克曼Gene Hackman 飾波蘭第一獨立空降部隊指揮,及陸軍指揮蘇薩寶斯基少將Major General Stanislaw Sosabowski

安東尼赫普金斯Anthony Hopkins飾英國第一傘兵隊佛斯特上校Lt. Colonel John Frost

雷恩奧尼爾Ryan O’Neal 飾美國准將蓋文Brig. General James Gavin

羅伯雷福Robert Redford飾美軍82空降部隊指揮庫克中校Major Julian Cook

麥斯米倫雪兒Maximilian Schell 飾安納姆德國將軍General der Waffen-SS Wilhelm Bittich

羅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 飾荷蘭當地醫生史班德Dr. Jan Spannder

麗芙烏曼Liv Ullmann飾荷蘭婦人凱特Kate ter Horst

李察艾登博羅Richard Attenborough(導演)飾樹林中瘋子之一

Click: 193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