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Western Union

2021-08-20 00:02:44

這是二十世紀福斯公司在1941年推出的彩色西部片。也是歐洲導演弗里茨朗Fritz Lang導演的一部西部片。他一向以導演 film noir (黑色電影)著稱,著名作品包括:Metropolis 大都會 (1927),M  (1931),Scarlet Street (1945) 等,但據說他對美國西部歷史吉豐功非常有興趣,經常利用閒暇時間到美國西部拍攝風景片自娛。這部電影就是一部風光美麗的電影。

這電影有多位男演員演出,掛頭牌的是羅柏楊Robert Young ,但其實第二男主角藍道夫史考特Randolph Scott的戲更重。此外另外一位重要男演員是Dean Jagger狄恩傑格,女演員只有一位Virginia Gilmour,而且戲份不重。其他多位男性甘草演員戲份都很重:John Carradine約翰卡拉丁,Barton MacLane,Slim Summerville等。

這電影的劇本是根據美國作家Zane Grey在1939年出版的同名小說。也是他生前最後一本小說。他一生出版過超過一百本小說,其中50本被搬上銀幕,有些被翻拍超過五次。基於他的小說總共拍過的電影達到112部,及兩部電視劇集,演出超過五年。他的小說被稱為對發揚西部片有至大貢獻。

這電影說的是電報公司Western Union早期在西部架設電線時,遭到白人惡棍,以及部分印地安人反對的經歷。後來這間電訊公司以幫客戶匯款著稱,中文翻譯作西聯匯款。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861年的美國西部,一名Western Union (西聯)的工程師愛德華克里敦Edward Creighton 在探測地形時,從馬背上翻下受傷。這時一個劫匪范斯Vance Shaw剛好在逃避市民及警方的追緝時經過。范斯發現他的馬匹受了傷不能走了,他就下馬準備步行。他走了一小段就見到受傷的克里敦,他見到克里敦有兩匹馬,準備偷他一匹馬就上路,但是見到他傷的嚴重,就下來幫他包紮。之後帶了他跟馬一起到了附近的小鎮。將他留在一間小店前給市民照顧,自己騎著馬逃走了。

經過當地居民的照顧後,大約半年時間他已經復原,並回到內布拉斯加的奧瑪哈Omaha,準備架設最後一段電線到猶他州的鹽湖城。為了架設電線,西聯辦事處大舉招募工人。此外因為面對印地安人的騷擾,以及南方聯盟的反對,克里敦也需要徵募壯男保護。這時已經從良的范斯,就來應徵做探子的工作,

這天,克里敦在奧瑪哈見到自己的妹妹蘇Sue在跟一個男人談天,原來就是范斯。他立即對范斯說,他有一份照顧馬匹的工作給他,每天兩元。范斯答應了,但是他立即去收拾行李,準備離去。這時克里敦到他房間,說他不在乎他的過去,甚至說他根本沒見過他,范斯見出他的誠意,同意留下來。

第二天,另一個東部新手來報到,他是李察布萊克Richard Blake,是哈佛大學畢業的工程師。大家見到他都立即知道是一個沒有下過鄉的都市人 tenderfoot。他見到正在工作的蘇就被她吸引。而且也顯示了他對摩斯密碼的熟悉。之後克里敦對大家說,布萊克的父親是西聯電報公司的投資者,一次就捐款五萬元。他要求克里敦聘用自己的兒子,希望藉機會鍛鍊他。

第二天布萊克出現時,穿了一套非常搶眼的西部牛仔服裝,除了是牛皮製作,還有很多流蘇。他同時還在生疏的玩弄一把手槍,大家見了都在笑。他不在意,還說這牛仔服裝是紐約買的。之後他說他要騎馬,大家就等看他的好戲。克里敦的手下要他到馬圈去選任何一匹馬,但就指出一匹還沒有被馴服的。他也沒有猶疑就上了去,那些人還暗中叫人去通知醫生,以便為他療傷。(下:布萊克第一天上班就穿了全套牛仔裝出現。)

 

 

 

 

 

 

 

 

布萊克上了馬,那匹馬就猛烈跳躍,把他震得上下跳躍,眼看他就要被摔下馬,但是他挺住了,之後那匹馬衝出馬圈,見到圍欄就跳高,之後跑到街上,甚至進了沙龍,但是他都挺住,沒有摔下來,之後那馬匹終於被馴服了,跑回馬圈。他下馬後拍拍身子對旁邊的范斯說,他還沒學走路就騎馬了。大家這才對他另眼相看。(下:克里敦,蘇,跟范斯三人在圍欄邊看著布萊克馴服一匹新馬。)

 

 

 

 

 

 

 

 

 

 

布萊克準備追求蘇,這天下班就到她的辦公室,蘇很友善的請他坐下。他坐下後才見到范斯已經在牆角坐著,兩人心照不宣,但也暗中較勁。

第二天是七月四號國慶日,克里敦挑選這一天開始架設電線,並舉行盛大慶祝。他還宣讀了林肯總統的賀詞。之後范斯跟布萊克都陪著克里敦出發。工人每隔300尺豎立一根電線桿,然後裝設電線。他們一天平均架設五到六英里電線。克里敦認為這速度太慢,鼓勵大家加速工作。

他們夜間就在途中架設營帳露宿。第一晚,范斯就偷偷回到奧瑪哈鎮上去看蘇,但是發現布萊克已經先到了。他們都是利用距離還不遠,所以回來看她。兩人只有又一起騎馬回去。

第三天,克里敦兩個手下在保護他們的牛群時遇襲,一死一傷,傷者Herb說了幾句話也死了。他說他們受到一群Pawnee印地安人襲擊,牛群都被搶走了。范斯不相信是印地安人做的,他說他要去查看。他一個人騎馬去勘查,不久見到五個印地安人在營火邊,他用槍叫對方解除武裝,才發現對方都是他認得的,領頭是叫做捷克史來德Jack Slade。原來是過去一起作惡的夥伴,現在化妝做印地安人。范斯問捷克為什麼要偷西聯的牛,捷克說他反對北方人的電報線,他代表南方聯盟。范斯說,如果真的是為南方的利益,不如去參加南方軍隊做正規軍人,不要為非作歹。但是捷克反教訓他,說大家一起在密蘇里長大,不應當去做北方人的走狗。雙方不歡而散。

范斯回去後不想揭發自己的朋友,就對克里敦報告說是達科他印第安人偷了牛。而且他建議,最好是息事寧人,不要追究,何況對方也知道這裡沒有軍隊保護他們,勸他另外買一批牛補上。但是他認為自己不適宜再做這工作,向克里敦辭職,但是克里敦說需要他,勸他留下來。這時蘇來了,布萊克說是他邀請她來的。蘇非常高興見到哥哥,但是克里敦不高興,說電報局需要蘇的管理。他要她坐下一班蓬車回去。而且剩下的一個多小時要布萊克跟自己去工作,留下范斯陪她。

這期間,范斯向她表白,但是說自己不是布萊克的對手,蘇說這個由她自己決定。范斯又說但願他們早兩年相遇,因為自己後來做錯了事。蘇就說,做錯事可以改過。當她上了蓬車之後,她取下自己頸上的有自己雕像的項鍊送給范斯,范斯知道那是定情物,就跟她道了再見。

過了幾天,在野地架設電線的一組工人,遇到一群酒醉印地安人的騷擾。這些印地安人要酒喝,范斯說沒有,他們就到他們的蓬車(臨時辦公室)上去搜尋,搶了一些東西。范斯懂印地安語,盡量跟他們溝通,並叫其他人不要開槍。但是最後布萊克看不過,開了一槍。不久就有一群印地安人去攻擊西聯總部。又是捷克他們一班人化妝的印地安人,之後他們還偷了西聯的一群馬匹。不過因為一名捷克手下受傷,來不及逃走,就被發現是白人化妝的印地安人。

這一次,克里敦的工頭死了,他要范斯遞補為工頭,范斯拒絕,但是克里敦堅持,說他此時需要一個助手。范斯答應了。

捷克等人偷了西聯的馬匹,卻來聯絡要將馬匹出售給西聯,索價五千元。克里敦因為沒有了馬匹只有同意去買,但是他知道這批馬就是自己失去的。他帶著范斯跟布萊克到沙龍去見捷克時,見到捷克認識范斯,開始起了疑心,他對捷克說,知道這批馬匹是自己的,但捷克說,你永遠不可能找到證據。克里敦最後還是付了五千元。

這時一批騎兵來到,通知他們一批印地安人宣布阻止電線工程經過他們的地盤,因為上次布萊克槍傷了他們的人是酋長的兒子。克里敦就帶著范斯跟布萊克,去跟酋長Spotted Horse(斑點馬)談判。克里敦透過范斯的翻譯,說這電報線是上帝的音樂,可以傳播幾千里。又是上帝製作的強力的藥。酋長說他們不相信,只是藉口用來侵犯他們的土地。克里敦就用計讓他們相信。他叫酋長派六個印第安人扶著電線,然後讓布萊克通電,結果他們都觸電,就相信這是上帝才能做得到的,同意他們繼續架電線。

過了好幾天,克里敦跟大家宣布好消息,現在大部分工程已經完成,只剩幾天就可以架設完畢。他說到月底每個人都可以領到一個月的分紅,大家歡呼。當晚在營地,有人偷偷來找范斯,說捷克受傷,叫他立刻去看看。他猶疑地去了。到了之後才被綁架。原來捷克他們準備今晚偷襲西聯營地,要他加入。他拒絕了,對方將他捆綁之後離去。捷克等人到了營地之後在四周圍灑汽油放火。等有人發現時,只能搶救少部分的重要東西,幸而多數人都安全逃出。克里敦曾經問布萊克,范斯去了哪裡,他說見到他一個多小時前離開了。不過此時范斯已經用營地的火將綑綁自己的繩子燒斷,他回到營地參加救人行動,布萊克就嘲笑他事後才回來。因為他用營火燒繩子時,燒傷了雙手,更讓克里敦以為他參加放火。這時克里敦問他跟這次大火的關係,他不說話。又問他偷牛的事,偷馬的事,他都不說。最後克里敦終於要他離開。

范斯騎馬走時,要布萊克幫他做一件事,就是告訴克里敦,捷克原來是他的親兄弟。他還說:告訴克里敦,我擔保以後捷克那夥人不會再來騷擾他們。

之後范斯到捷克等人住的地方,捷克正在理髮店。他的手下見到范斯到大街上,他們早已經有預感,捷克將手槍藏在衣服下,其他三人都躲在周圍。范斯一到已經審視了環境,捷克等范斯一到就先對他發槍。范斯只是受輕微肩傷,之後對對方射擊,很快解決了三人。不過最後還是被捷克擊斃,但捷克也受了重傷。這時布萊克到了,他最後一槍擊斃捷克。

當布萊克去扶起范斯時,見到他的口袋掉出了蘇的那條頸鍊。他立即知道甚麼回事。知道自己輸了。

最後是大家慶祝電報線的成功,蘇說很遺憾范斯不在,聽不到這音樂聲。但是克里敦說:我相信他聽得到。

製作與卡司:

據說這本書的作者Zane Grey去世時,跟影星賈利古柏Gary Cooper談過,讓他演這電影。但是沒談妥就去世了。後來故事主權被二十世紀福斯公司以兩萬五千元買去。

福斯公司最初計畫用他們的駐台小生Don Ameche唐亞米奇跟Lloyd Nolan主演,但是後來兩個人都換了。福斯公司從米高梅借來羅柏楊Robert Young,取代亞米奇。不過奇怪的是,掛頭牌的是羅柏楊,但是他的戲沒有Randolph Scott多,不僅如此,而且最後是Scott奪得美人心。通常都是男主角奪得美人歸。原因可能是因為,藍道夫史葛是高大英俊的那一個。不過選角的另一個問題是,羅柏楊樣子也不差。雖然布萊克(羅柏楊)一開始出場有點滑稽,(穿上過分渲染的牛仔裝),但其實他騎術不錯,而且會打槍,加上家境富裕,不像范斯是個劫匪。如果布萊克由一個醜陋的,或是滑稽的演員來演,還說得過去。但是這兩個人站在面前,女主角卻選了范斯,也有些說不過去。不僅如此,可克里敦一開始就偏袒范思,將自己的妹妹推給他,也有些不合情理。畢竟布萊克是正派人。

另外,羅柏楊很少拍西部片,多數飾演文質彬彬的都市人,或是富家子弟,但其實他很會騎馬,而且非常喜歡馬匹,後來還買了牧場。所以這電影中他演出馴服那匹馬的畫面,沒有替身,也讓他過了癮。(下圖,導演Fritz Lang指導兩位男主角拍戲。)

 

 

 

 

 

 

 

 

 

飾演克里敦的是Dean Jagger,他此時37歲,樣子不錯,頭髮茂密。昨天才介紹了他在 Twelve O’clock High 晴空血戰史 (1949)中的演出,還為他賺到一座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那只是八年之後,他已經頭髮半禿,而且沒有戴假髮(據說是他自己拒絕戴假髮)。介紹這樣多男演員,發現男人老起來比女人還要快。也是令人唏噓的事。

電影中的克里敦Edward Charles Creighton確有其人,他跟兄弟John A. Creighton在奧瑪哈創立了克里敦大學,以及很多企業及慈善事業。今天在奧瑪哈還有很多他們的雕像,或其他紀念建築。

前面說過,導演弗里茨朗Fritz Lang非常熱衷於西部片,而且一開始就要求「正規」,但是開拍之後,他發現電影中需要的Paiute部落的印地安人,沒有他需要的印地安人的「氣勢」,就改變計畫,要好萊塢的片場給他找一批「高大,顴骨高」的,長得像印地安人的(白人)男子充當印地安人。不過後來跟相關人士商量後覺得不妥就取消了。結果聯邦政府的印地安事務部長特別允許他從猶他州Navajo保留區請了數十名那華活族的人演出。

這電影多數的外景都是在猶他州跟亞利桑那州的峽谷一帶拍攝。包括Kanab,House Rock Canyon,跟Zion National Park等地,風景都很美麗。據說當時福斯公司的另一個演員亨利方達Henry Fonda因為曾經做過電線架設員,還充當這電影的顧問。

主要演員表:

羅柏楊Robert Young 飾布萊克Richard Blake

藍道夫史葛Randolph Scott 飾范斯Vance Shaw

狄恩傑格Dean Jagger 飾克里敦Edward Creighton

維琴尼亞吉摩Virginia Gilmour 飾蘇Sue Creighton

約翰卡拉丁John Carradine 飾醫生Doc Murdoch

Barton MacLane 飾捷克Jack Slade

Russell Hicks 飾總督

Slim Summerville 飾廚師Herman

Chill Wills 飾克里敦手下Homer Kettle

Victor Kilian飾西聯工作人員之一Charlie

Minor Watson飾西聯工作人員之一Pat Grogan

Chief John Big Tree飾酋長Chief Spotted Horse

Chief Thundercloud 飾印地安人

Irving Bacon 飾理髮師Joe

 

Click: 26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