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blog]

美國債務危機
倫敦暴亂 London Riot
有關奧巴馬的迷思
美國政治: 第三黨Third Party
Paul Anka-僅餘的傳奇巨星
美國政治:洪博培-第三黨?Jon Huntsman
東西太便宜
年輕人為什麼沒有工作?
911代表的人道精神
是否每個人都應當唸大學

夢露的學習障礙-電影娛樂

Marilyn Monroe

2011-12-28 23:04:36

一提起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一般人就會想到她是二十世紀西方世界的性感象徵。也有人會說﹐她是道德敗壞的源起。因為`花花公子’這雜誌就是以她的裸照做為第一期的封面﹐從而開始有色情刊物的出現。

今天﹐夢露的面孔可能是二十世紀最為人熟知的面孔。她在`七年之癢’一片中﹐穿上白色紗裙被風吹起裙角的鏡頭﹐無人不知。

但是一個少為人知的事實是﹐夢露有嚴重的學習障礙。在過去還沒有這個名詞的時候﹐就是遲鈍﹐或是一般人說的`笨’。因此在當時﹐圈內人只在背後悄悄的說。

但是夢露是一個極敏感的人﹐最怕人說她笨。因此她就先發制人﹐做出聰明狀。在影城中她經常是手拿一本德國女詩人Rilke 的詩集﹑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還有時拿著林語堂剛出版的`生活的藝術’。

那時她在拍片時總是遲到﹐有時可以遲到五﹑六個鐘頭。既使到了片場﹐也因為種種理由﹐躲在化粧間無法開工。一天她又是不理大家的等待﹐一個人躲在化粧間看左傾政論家湯瑪士潘恩(Thomas Paine)寫的`人權',一名助導去拍她的門說:「夢露小姐,我們都準備好了在等妳呢.」她在裡面用髒話說:「你們去XXX死.」導演聽說此事時聳聳肩說:「也許她不認為導演和助導是有人權的.」想了一會兒他又說:「也許她不認為我們是人.」

但是她是否看得懂那些書? 很多人懷疑。因此很多記者會取笑她。例如她總是說﹐不喜歡總是演一些性感角色﹐要演一些有深度的角色﹐例如莎翁劇作`麥考白'中的Lady Macbeth﹑或是`卡拉馬助夫兄弟’中的Grushenka。一次在記者會中﹐一名記者就追問她是否知道Grushenka 這個字怎麼拼。

還有一次記者問她喜歡什麼音樂?雖然圈內人都知道她最喜歡的是瘦皮猴Frank Sinatra的歌﹐但是她卻回說:「我喜歡爵士、好像路易阿姆斯壯,還有貝多芬.」一名記者立即追問:「貝多芬?可不可以說具體些?貝多芬的第幾號交響樂?」她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場面立即尷尬起來,大家都在靜待她的回答。她只有說:「我對數目字一些概念也沒有。不過如果聽見我就知道是那一首.」

 

記者喜歡笑她是因為知道在拍片時﹐她連一些最簡單的句子都有困難說﹐怎麼能演莎翁劇作那樣深的台詞? 舉例說在拍Some Like It Hot 時﹐有一個鏡頭是她走進一間旅館房間,一邊打開抽屜一邊問:「波本酒(bourbon)在那裡?」就這樣短短一句話她總也說不好。有時她說成:「波波酒在那裡?」、「酒瓶在那裡?」或是「威士忌在那裡?」後來導演在抽屜裡貼了紙條寫上`波本酒在那裡',並且改做先開抽屜、看見紙條後再說這句話,結果她還是說錯了。最後是剪接師將這句話另外配音剪進去的。因此電影出街時,當她說這句話時,她是背對住鏡頭的。

這部片子兩名男角傑克‧李蒙及湯尼‧蔻蒂斯的戲比她多很多﹐傑克李蒙記得在拍這個鏡頭時,他和湯尼‧蔻蒂斯打賭。他說這次會拍十五次(因為只有三個字的台詞)、Curtis 說三十次以上。結果是一共拍了五十九次之多。其他的鏡頭也是至少要拍二、三十次。

 

夢露對自己毫無自信,因此一開始進福斯拍戲﹐她就有私人戲劇指導(一名俄國演員娜塔莎)﹐而且她要戲劇指導陪她進攝影棚。在一般情況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沒有一個導演允許另一個人在場指導。不過最初因為她的角色實在微不足道,導演也就不予干涉。後來當她的戲開始多了﹐很多導演就開始不滿意。例如她在拍完每一個鏡頭後,都會立即望向娜塔莎。她要等娜塔莎給她一個同意的眼光、或點頭才算過關。就是導演說了: print it﹐都不算數。據說剪接房的人見到夢露每拍完一個鏡頭就立即轉頭,就很難剪接。

至於她為什麼要戲劇指導跟進攝影棚? 很久之後人們才知道究竟。原來是她不但無法記台詞﹐她對台詞根本不瞭解。舉例說在拍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時,她要做出一個很陶醉的表情,她不知怎麼做,她當時的戲劇指導Paula Strasberg 就說:「妳想可口可樂和Frank Sinatra.」一旁的人聽了莫名所以,但是夢露立即明白。因為這兩樣東西(汽水和瘦皮猴的歌)都是她喜歡的。

The Misfits中,有一段她必須表示對男星Eli Wallach 的厭惡,將面轉過去。Paula 就對她說:「妳只要想大蒜,想他吃過大蒜.」於是她才知道怎麼表達。

所以她的戲劇指導根本不是教夢露什麼表演理論,而是幫助夢露了解劇本、及教她表情。很多人不知道夢露的理解力非常差。事實上她是每一句台詞都要別人幫她瞭解。舉例說﹐有人曾去翻夢露的劇本,都是娜塔莎或是Paula 在旁邊寫的解釋句子。其中一處寫著:「妳是一個氣泡」﹑「在這裡妳假裝是一棵樹.」或是:「妳是一隻鳥在飛.」他們看了更為取笑她。

由於她老是忘詞,使與她拍對手戲的也開始失常。不久男主角也開始忘詞。後來導演知道她的困難﹐就只有將每兩、三句台詞分開拍。而且凡是她的電影﹐雖然她戲份很重﹐卻是台詞最少﹑最短。

和她演對手戲的都叫苦連天。因為一般演員都不喜歡陪她一次又一次的NG。多數人都是第一次演出的最好﹑最自然。演到第幾十次時﹐多數已經僵化了﹐這時卻是她最好的一次。例如說﹐湯尼寇帝斯在Some Like It Hot中是要與她演談情戲的,而且他男扮女裝﹑還要化上濃粧、及穿上高跟鞋,十分不舒服。但因為每一個鏡頭,夢露都要慢慢的領會劇中的情節、氣氛,才能入戲。而他都要陪著一次又一次的來。他在一邊急得跳腳,卻不能跟她發脾氣,否則她就會轉身離去,一切又要重新來過。如果惹她哭了,還要重新化粧,拖的時間會更久。因此當有人跟他開玩笑說:「你跟她親吻時好像很入戲.」他冷冷的說:「跟Marilyn 接吻跟吻希特勒差不多.」

 

一名導過她片子的導演(Jean Negulesco)看出她的遲鈍:「她想的很慢、很仔細。她的節奏沒有別人那麼快。你得要依著她,慢慢來。如果好不容易她學會了一場戲、記熟了全部台詞,然後你要改動一兩句,那就慘過謀殺。她最恨改動。所以做導演的必須有耐心,依著她的節奏,一步一步來。這樣她才會做得很好.」

導過她兩部片子的比利懷德Billy Wilder 對她非常容忍﹐因為他瞭解原因。他說:「通常當導演叫Action時,演員就會有動作,任何動作,即使是錯的動作。這是演員的本能。但是Marilyn 不是這樣。她要差不多二十秒鐘才能有反應、或是開始說台詞。也許是心理障礙。我注意到,如果她能說好開頭那兩三句話,後面就不成問題了。而且越到後面越好。她不怕累。到下午別的演員都撐不住時,卻是她最好的時刻.」

所以有人說,她為什麼總是在化粧間中一直坐著不出來,也是因為她要花很多時間才能進入情緒,這時她才能演。她不是隨時都可以進入情況的人。

另一名導演(Joshua Logan)也注意到,夢露在開麥拉停止之後,不像其他演員立即中止行動,還會繼續活動及說話。因此他就叫開麥拉繼續拍,甚至將開始時用的道具再給她,她就會繼續做戲下去。然後導演就在這些鏡頭中選取好的。結果他在拍這部片時,多用了很多菲林。但是相當值得﹐因為他得到很多額外的影片供他選擇。

一名編劇(Nunnally Johnson)這樣說她:「夢露使我想起非洲的樹賴sloth。你用針戳它一下,一星期後它才叫一聲『好痛』.」

比利懷德肯原諒她,是因為他不知是應當恨她、還是憐她:「你不能恨她,她像個孩子。常常拍完一個鏡頭她會回頭問人:『我剛才做得對嗎?』當她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看前一天拍的毛片時,她不像別人一樣分析那些鏡頭拍得好不好,她會跟著毛片上的對白和動作一句句重覆。片場中有個笑話說,她只有這時候才將對白說得全部正確.」

而且比利懷德知道,在一切的痛苦和困難之後,他會得到他需要的結果。原因是當影片完成後﹐夢露總是最搶鏡的一個。她有一副充滿性感﹑卻又有著童真稚氣的面孔﹐加上一副惹火身材﹐影迷都是衝著她一個人來看戲的。因此比利懷德說:「我在維也納有個姑媽,她也是演員。她每天都準時到片場,台詞記的滾瓜爛熟,從來不給人惹麻煩。但是她的賣座力大約只值一毛五。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過他還是記得拍夢露片子的連串痛苦: 「單單因為我導了夢露兩部片﹐我就應當得一枚紫心勳章」。

但是夢露在某些地方十分精明。例如她將自己塑造成一個性感尤物﹑並且充份利用﹐就是很多其他明星不及的。舉例說﹐她在與英國男星勞倫斯奧利維一起為ThePrince and the Showgirl 開記者會時﹐她就故意穿了一件緊身吊帶小禮服。兩根吊帶十分之細。事先她就對幾個相熟記者說: 「等會兒留心﹐有好鏡頭給你們看。」結果是在記者會快結束時﹐她的吊帶就適時斷了一根。於是全球記者的攝影機就一起閃亮﹐並使這張相片能出現在許多大報的頭版。這那裡是那個公認最有演技﹑最有專業精神的勞倫斯奧利維比得上的。

Click: 262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