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Imitation of Life春風秋雨

2019-12-18 22:43:16

這部由女作家Fannie Hurst在1933年推出的小說,第二年就由環球電影公司搬上銀幕,可說動作極快,也證明好萊塢對於好的劇本不會放過。而且環球公司在1959年又以彩色大銀幕翻拍一次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證明這是好劇本。

Fannie Hurst是一個受歡迎的作家,她有多部小說被搬上銀幕,她在1919年出版的Humoresque,先被拍成默片,又在1946年被華納公司拍成電影Humoresque 銀海香魂。她在1931年出版的Back Street被搬上銀幕四次之多,其他還有:Lummox (1930),Symphony of Six Million (1932),Young at Heart (1954)也都是由她的小說改編。她的小說情節都類似肥皂劇,但是她也藉小說推動社會運動,例如女權,黑人民權,這部電影就有濃厚的平等訴求。

電影女主角是克勞黛考貝兒Claudette Colbert,和Louise Beavers露易絲畢維斯,她們分飾一白一黑兩個單親母親,因為彼此照顧而衍發出一宗成功的大生意。其他演員還有Warren William,Rochelle Hudson,Fredi Washington等。

這部電影在2007年被選入「25部有關種族問題最重要影片」之一。

劇情:

電影背景在亞特蘭大,開始時,剛剛新寡的碧雅翠絲‧普曼Beatrice Pullman (簡稱Bea阿碧),照顧一個兩歲的女兒潔西洗澡,潔西纏著母親要浴缸裡的塑膠小鴨子。自從丈夫死後,阿碧繼續丈夫的生意:推銷糖漿,但是因為要帶小孩,生意入不敷出。

一天一個黑人婦人迪來拉Delilah敲門進來,她是去應徵做僕人但是走錯了門,她見到阿碧這樣忙就建議,不如幫她看孩子,做家務,交換住宿,不用工錢都可以。原因是她也帶著一個五歲的女兒,找工作不容易。(下:迪來拉第一天拿著報紙來找工作。)

 

 

 

 

 

 

 

 

 

 

阿碧勉為其難的同意,因為她家裡雖然可以騰出一間空房,但沒有錢付她的工錢。不過之後她輕鬆很多,白天可以安心去推銷糖漿,下班回來迪來拉還會煮好飯等她,甚至主動幫她按摩雙腳。她們四人很快熱絡起來,好像一個大家庭。

迪來拉的女兒皮歐拉Peola皮膚很白,迪來拉解釋,皮歐拉的父親是混血,皮膚顏色很淺。所以皮歐拉一直都當自己白人女孩,她和潔西一起玩之後,也認為自己是白人。(下:皮歐拉和潔西小時候一起玩。)

 

 

 

 

 

 

 

 

 

一天早餐時,阿碧說迪來拉做的早餐煎餅Pancake (薄煎餅/班戟) 特別好吃,就問她怎麼做的。迪來拉說,這是由她母親,祖母那裏得來的祕方,一代傳一代,絕不公開。但是當她告訴阿碧之後,阿碧就說「這樣簡單的作法」,不如開一個餐館,用煎餅配上她的糖漿,做生意。

阿碧立刻去找店鋪,又找了裝修工人,她動用口舌,讓對方同意延遲三個月開始付錢的方式,就開張了。阿碧做檯面工作,迪來拉負責廚房(廚房在窗口的位置,過路行人可以參觀),幸好她們的生意不錯,可以付清月租及裝修費,及維持一家四口的生活,五年後已經沒有債務。(下:她們兩人在餐館中合作愉快。)

 

 

 

 

 

 

 

 

一天皮歐拉哭著回家,原來傑西說她是黑人,她跟母親說自己不是黑人。阿碧要教訓女兒,但是迪來拉說,這是一個機會讓女兒認清楚自己的膚色,不要再欺騙自己。還有一次,突然間下大雨,迪來拉就拿著雨傘到學校給皮歐拉,原來皮歐拉從來不說自己是黑人,老師還說她來錯地方,因為班上沒有黑人孩子。迪來拉的出現,暴露了皮歐拉的身分,她羞憤之餘拒絕再回學校上課。阿碧建議迪來拉將女兒送到南方的黑人學校念書,但是迪來拉捨不得。

他們的生意很快就引來一個過路客的注意,這位商人艾默史密斯Elmer Smith建議阿碧「工業化」,就是將秘方麵粉包裝,這樣可以大量生產,讓家庭主婦都可以在家裡自己做好吃的早餐煎餅。阿碧跟對方簽了合約,阿碧要給迪來拉20%的股份。但是迪來拉說她要這錢沒有用。她說她不想搬出去跟阿碧一家人分開,她要繼續做她的廚子,她唯一願望是將來有一個隆重葬禮。阿碧就將她的股份轉作基金,分屬於迪來拉跟皮歐拉。

之後她們的工廠開始大量製作早餐煎餅的混合好的麵粉,在全國市場出售。包裝上是迪來拉的大頭像,牌子就叫做Aunt Delilah,顯示是她家的祖傳祕方。她們的收入大為提高,並且搬到紐約一個豪華住宅,家裡請了廚子及女傭,但是迪來拉對金錢毫不重視,她在家還是當自己是用人,有機會就幫阿碧按摩雙腳。

她們每年在家裡舉行酒會,慶祝公司的成就。這一年,艾默介紹一個朋友參加,這人Stephen Archer史蒂芬阿契是魚類學家,艾默認為他和阿碧是一對,結果他們果然一見鍾情,之後經常約會。

不過讀大學的潔西回到家見到史蒂芬,卻愛上他,她多次找機會見他,甚至到史蒂芬的辦公地方找他,但是史帝芬對她說,心中當她是孩子,他愛的是她的母親。

迪來拉將女兒送到南方一個全黑人學校,但不久接到通知,說皮歐拉失蹤了,很久都沒有到學校。她母親找人追蹤,知道她在一間全白人的餐館工作,迪來拉叫阿碧陪她去看女兒,到了餐廳迪來拉先進去,但是皮歐拉見到她說不認得她,在餐廳經理面前說從未見過這個女人。這時阿碧挺身而出,說她不可以這樣對母親說話,皮歐拉一怒之下辭職回家。

迪來拉在家裡見到皮歐拉很高興,但是皮歐拉說她要跟母親道別,從此陌路。她說「即使在街上見到,妳都不要叫我,我也不會認你。」她還對阿碧說:我不願意做黑人,妳不知道那種感覺。迪來拉傷透了心。不論她怎麼哀求,皮歐拉還是走了。(下:迪來拉請求女兒留下。)

 

 

 

 

 

 

 

 

 

 

這一次迪來拉的心碎了,她一病不起。阿碧也無法兼顧餐館,整天陪著她。迪來拉的身體一天天虛弱,最後終於嚥下最後一口氣。遺言是要一個隆重葬禮,有樂隊及馬車護送靈柩。

阿碧幫迪來拉安排了一個盛大葬禮,教堂裡隆重的儀式之後,穿制服的樂隊及十幾匹馬護送靈柩,但是在儀式開始時,皮歐拉趕到教堂,她伏在母親的棺木上痛哭失聲,要母親原諒她。

之後皮歐拉回到黑人大學,終於接受了自己是黑人的事實。另一邊,阿碧發現了女兒也愛上史蒂芬,她對史蒂芬說,自己無法跟他結婚,因為這樣女兒將永遠橫在兩人中間。她說等女兒真的過了對史第芬的那種感覺,她會再去找他。史蒂芬失望的離去。最後阿碧擁抱女兒,回憶起潔西小時候在浴缸裡玩鴨子時候,堅持不肯放手那隻塑膠鴨的情況。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的結局與原著大不相同。在原著中,皮歐拉離開了母親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電影中她趕回來參加母親的葬禮,表示後悔。原著的結局更為合理,不過電影的結局就更感動人,增加高潮。1959年那一部也是一樣,最後她伏在母親的棺木上的畫面讓很多人流淚。

作者是有猶太背景的Fannie Hurst,她在這小說中突出黑白問題,及為黑人發出不平之鳴。這部小說突出的是,年輕的、膚色較白的黑人不願意做黑人,他們認為做為白人在社會上比較有地位。這情況不僅存在於上世紀,即使在今天都一樣,就像黑人歌星Michael Jackson 多次嘗試將皮膚染白一樣。

這也是最早的一部公開討論膚色深淺問題的一部電影,據說當時的好萊塢電影檢查制度(也就是Hays Code) 對這樣的議題有保留,因為當時的電影禁止討論黑白通婚的話題。不過就點出一個問題,就是在這本書完成的年代,美國已經有很多黑白通婚的後代。同樣在另一部類似電影Show Boat畫舫璇宮(1936)中,也有一個女角色因為膚色較白,被認為是白人表演女郎,在被告密後遭到拘捕。還有1949年的Lost Boundaries中,也有一家人的父母都因為膚色較淺,在黑白社會都難以找到工作。

其實這類電影應當多一些,讓後代知道美國黑人的演變經歷。因為每隔若干年,美國的黑人在外表上都有變化,今天的美國黑人與四百多年前被運到美國的非洲黑人已經大不相同。而這改變不是一朝一夕,而是經過好幾代的通婚混血,以及文化上的改變(減少曬太陽等因素),發生的變化。一個多世紀前沒有電影,甚至沒有相片的時代,對於最初到美國的黑人形象,很少人清楚。那些只能由檔案資料去了解。但是保留了這些因為通婚的改變的資料,都可以讓人想像到這些變化的歷程。

在早期的黑白電影,甚至默片中,有很多有關黑奴的片段,好像Jezebel 紅衫淚痕(1938)中,有兩段是描述黑奴家庭的大人小孩在一起唱歌的畫面,我一向喜歡這類的片段,因為早期黑人的歌曲都很好聽,但是最近聽到一些影評人說,這些畫面不應當存在,因為美化了黑奴的生活,把他們形容是很滿足於奴隸的生活。

如果這些片段是「假」的,的確不應當存在,有故意美化之嫌,但是這些畫面如果是真實存在的,就不僅應當存在,還應當保留。這畫面不僅是歷史,還保留了早期黑人的歌曲。好萊塢一向比較「前進」,從來沒有他們假造歷史以偏向保守主義的事例,(只有他們假造事例,偏向於自由主義的先例)。但是現在一些更為「前進」的民權份子居然連事實的陳述都要抹殺,將來真實得歷史就不可能再存在。歷史就任由他們編造了。

這部電影與Show Boat (畫舫璇宮)都記述了在當時白皮膚黑人的「痛」,都因為一些法律讓他們無法做白人。這些法律在目前看來的確非常不合理,但在當時卻是現實,你只有了解整個黑奴歷史才能有所體會。就像皮歐拉的母親,她不認為自己是受到歧視,希望女兒安於現實。(如果皮歐拉隱瞞自己而跟一個白人結婚,生下黑皮膚的孩子,在當時會是多大的醜聞:她自己會有甚麼下場?)迪來拉是經過黑奴的生活經歷,她滿足於現實,她即使在發財之後,仍然每天主動幫阿碧按摩足部,這連我都覺得過分,但那是當時的現實,沒有誰在虐待誰。(下:迪來拉幫阿碧按摩雙腳。)

 

 

 

 

 

 

 

 

很多三四十年代的電影,其中的僕人幾乎都是黑人,現在看來好像是歧視,我也聽到有影評人攻擊是stereotype,但是在當時,那是給他們一個工作機會,讓他們向上爬一步,他們的下一代也因此有機會再向上爬一步。這不是踩低任何人。有潛力的人總有機會出頭,沒有的就要多等幾年,或是幾代。這也符合了達爾文的進化論。我們見到黑人由牧師,郵局工人,逐漸進步到醫生,警察,教師。你見到倒退了嗎?

很多人將這電影跟1959年那一部比較,都說這一部更為平實。這是事實。後面那一部為了突出Lana Turner這位美豔女星,將她的職業改作是演員,給她做了幾十件漂亮禮服,劇情就弱了。而且黑人母親也就沒有了職業(貢獻)。不過這一部,環球公司也是給Claudette Colbert做了很多件禮服,讓她在發財後穿,同樣的在走煽情路線。

這電影中飾演迪來拉的Louise Beavers演出過一百多部電影,但是幾乎全部是演僕人,她當然也有苦水,但是為她這一型的演員寫的劇本太少,而她在這電影中就非常成功,也非常討好。我覺得她比1959年那一部演同一個角色的Juanita Moore要好得多,但是她在這影片中沒有被提名,也許後來她生病的部份給她的發揮不多,而Juanita Moore就被提名最佳女配角。

這電影另一個感人處是,兩個母親都為了女兒犧牲,迪來拉因為女兒傷心致死,阿碧就因為女兒放棄了自已的終生幸福,這也象徵時代的改變。在今天,這不符合女權主義。

這部電影獲得三項金像獎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助理導演,最佳音響。但均未得獎。

主要演職員表:

導演:John M. Stahl

克勞黛考貝兒Claudette Colbert飾阿碧Beatrice “Bea” Pullman

華倫威廉Warren William飾史蒂芬Stephen “Steve” Archer

Rochelle Hudson 飾潔西Jessie Pullman

Ned Sparks飾艾默Elmer Smith

Louise Beavers 飾迪來拉Delilah Johnson

Fredi Washington 飾皮歐拉Peola Johnson

Click: 7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