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生活雜文

北美原住民問題
手機越來越聰明,人越來越笨
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死刑與民意
惠妮‧休斯頓之死
兩個截然不同的歌星
對警察好一點,對壞人要同仇敵愾
一件罪案是怎麼發生的
杜魯多的拳賽-政治人物是怎樣產生的
年輕人的Entitlement觀念

拜登擴大最高法院企圖/美國司法獨立不再存在

2021-04-15 14:21:14

民主黨終於在美國民主的棺木上,釘了最後一口釘子。今天他們進行擴大最高法院的體制,要一口氣在最高法院增加四名大法官,就是由九名增加到13位。而且新增的四位都將是他們的自由派。今天召開記者會的幾位民主黨眾議員不諱言,他們是要打破目前的傾向「極右派」的局面。

這就是民主黨,當他們競選不過時,就修改法律們;當他們依照正常程序贏不過你時,就改變程序。

的確,民主黨目前有優勢這樣做,因為美國憲法允許國會改變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但是他們在參議院只有副總統的一票優勢,而這樣重要的修改傳統上必須有60席的多數,而現在他們連這個都要強制抹煞。原來是不可以的,但是在媒體的全力護航下,他們有機會做到。而且不要寄望任何一個民主黨倒戈,因為民主黨是最團結的政黨,他們都只有一個目標:保住權位。而且民主黨的高層運用箝制競選經費的方式,嚴格控制每一個議員,非常有效。

你們能做就必須做嗎?歷史上一個受歡迎的總統羅斯福,在1937年就因為自己的新政New Deal各項措施多次被最高法院駁回,提出議案要增加六名大法官,結果引起全國反彈,被迫收回議案。到現在都是他行政上的一個污點。連民主黨人都認為是他的汙點,拜登自己在1983年就在參議院嚴詞攻擊這個「愚蠢」bonehead想法,他說:「雖然羅斯福有權那樣做,但是那是一個可怕的,可怕的錯誤,這也會讓一個全國最重要的機構的獨立性受到質疑…」他在2005年又重複的譴責了一次。現在自己來了180轉變。

記得競選時嗎?共和黨以及媒體都問過拜登,是否會在當選後擴大最高法院,(我這裡都寫過很多次),他沒有一次明確作答,甚至說他不是court packing的粉絲,要不就迴避作答,還有一次居然說:如果我現在說,你們都會拿來大做文章,等我上台再說。媒體就讓他過關。其實這就表示他早已有意這樣做,川普早有先見之明。

事實是,拜登一周前才宣布成立委員會,研究這個問題及可能性,給他們180天提出報告,現在只不過一周時間就要提出議案,太明顯那個委員會根本是作秀的晃子(應該解散了?)。而且那個所謂的「兩黨」委員會36名委員中,只有四人是傾向共和黨的,其他不是民主黨人,就是民主黨的捐款人。

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今天說,她不會將這議案提出表決,但是沒有拜登的背後支持,民主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所有大員會站出來開這次記者會嗎?

目前最高法院九名法官中,保守派與自由派是6-3,(事實是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已經多次證明,他並非真正保守派。)所以形成這局面是因為川普運氣好,他任內出現三個大法官空缺。但是你聽今天民主黨的記者會,這三名大法官都是「不合法的」,一位是在2016年大選期間空出來的,一位是2020年大選前空缺的,而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大法官他們又藉口他在三十多年前被指控性侵犯事件,說他根本不應該在位子上。總之以民主黨的邏輯,所有保守派都不應該坐那位置。

民主黨今天提出的理由中,有一些似乎是合理的:歷史上這個數目字改變過多次,其次,目前美國有13個聯邦巡迴法庭,只有九名大法官,讓他們工作過量,這些或許是事實,但是你們等到你們一上台就改變,給自己人增加四席,是否過分「方便」呢?何況九名大法官這數字已經存在150年,是否應當經過國會討論,給一個更合理的做法?

今天民主黨的記者會充滿了對目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謾罵侮辱,他們一個個說:目前最高法院被極端右派佔領,除非我們阻止,民主就受到壓制,國民投票權利就受到壓制;投票權利,女性的選擇權利,環保觀念目前都受到極大威脅,我們必須恢復民主;他們(保守派大法官)的忠誠對象不是憲法,而是基督教的僵硬信仰;他們的權力來自於政治黑錢,來自於大公司的利益,不是奠基於民主;我們站在這裡都因為川普跟麥康奈爾Mitch McDonnell過去多年來的胡作非為;不是我們在court packing,是川普跟麥康奈爾在過去幾年任意(遴選任命)大法官…

他們今天用的口實,很大一部分(幾乎全部)都是基於謊言的,最大部分就是有關喬治亞州的新選舉法,說是要壓制黑人投票的選舉法。我在這裡分析過無數次這是一個有意的,惡意的謊言,但是對他們太有用了,所以一再重複。他們甚至說,過去一年多,法院通過三百多條與選舉有關的裁決,都是對共和黨有利的,更是睜眼說瞎話。事實是,最高法院只做出一項裁決,(允許賓夕凡尼亞州點票到大選後一星期,這裁決讓其他州都可以照做,)就是讓共和黨失利的關鍵。至於說政治黑錢,到現在大家都應當看清楚了,今天美國的黑錢幾乎全數到了民主黨那哩,大公司也在大環境下,都靠民主黨那邊站了,還要說甚麼黑錢跟公司利益呢?去年的大選,匿名捐款中,拜登得到一億七千四百萬,川普只得到兩千五百萬。他們今天是大,共和黨是小,但是卻站在那裡叫委屈。

他們在今天的記者會最後說了一連串他們今後的任務,就是要開始宣傳這「重要的」訊息,要教育公眾,講白了就是要開始宣傳,開始洗腦,讓國民接受。他們除了有媒體大力護航,還有無恥的宣傳手法。今天第一個電視廣告已經出爐,用的是一月六號的國會暴亂畫面,似乎要證明,這類事件讓他們必須擴大最高法院,這是甚麼樣的邏輯。

拜登僅僅上台兩個多月,已經將美國的政治體制做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他用行政命令取代國會,推出幾十項影響深遠的措施;他為新的選舉法鋪路,將使民主黨永遠執政,及永遠控制參眾兩院;現在再將最高法院改為民主黨操控。今天民主黨的作法太明顯是極端黑暗的政治手腕,將政黨利益放在國家之上,將個人政治利益放在國民之上,我們唯有寄望民主黨還是有少許有良心的人,阻止這件事成為事實。

04/18/2021星期日

民主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全體頭頭上星期四,大張旗鼓地展開「擴充最高法院」的記者會跟宣言,沒有得到應得的注意,幾大媒體甚至沒有現場轉播,不要以為他們輕視這行動,事實是這只是第一步行動,是試水溫的行動,後續的作為跟著有來。

不要為表面的「新聞報導」蒙騙。的確,當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確實說了,她不會將這一案提出表決。這是因為她沒有把握有足夠票數。拜登也說他要等委員會提出報告,也是因為目前他們在參議院面臨阻力。事實是這阻力不僅來自共和黨,如果是那樣,他們會不顧一切地推動,現在是民主黨內也有人不客氣的反對。這是唯一讓他們不敢大規模用推土機前進的原因。

舉例說,最高法院四名自由派大法官之一的Stephen Breyer布萊爾,他在一個多星期前在哈佛大學法學院演說時,講了一句:「擴充最高法院」會對美國司法系統有不好影響,現在民主黨內的左派就做出呼聲,要這位84歲的法官盡快退休,讓拜登好任命一位年輕的自由派。

這還是一位民主黨(克林頓)任命的左派法官,過去他在最高法院作出的裁決全部是跟自由派在一起,而他只不過說了一句理性的話,就遭到自己人批鬥。那個極左組織Demand Justice更在各處張貼海報,打廣告,要布萊爾退休。同時已經有民主黨眾議員及媒體人開始附合,叫他下台。當白宮發言人沙琪被問到這問題時,她居然說「這要看他自己做決定。」想想看,如果是共和黨叫囂要一位不聽話的保守派法官下台,會形成多大的醜聞。

民主黨的計倆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灌輸國民最高法院必須改革,目前的多位保守派法官不是不合法被任命的,就是別有陰謀的極右派;其次他們更有恐嚇作用,要讓這些保守派法官不敢做出讓他們不滿意的裁決,否則隨時讓你們變成少數。(好像說你們乖一點,我們就不會有藉口。)事實是他們在媒體護航下,已經得逞,至少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過去幾年已經明顯跟自由派靠邊站了。否則上次大選前他不會允許賓夕凡尼亞州在大選後繼續點票,那項裁決而且被其他的州自動採用。

Click: 34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