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11/22/63 – Stephen King 的新恐怖小說
聖誕 Christ-mas
台灣大選與中國統一
雙非子女的爭論
美國的墮胎爭論
多倫多應建地鐵,抑或輕鐵
美國的阿富汗戰爭-對比越戰
美國政治-奧巴馬履次犯錯
美國的福斯新聞台
福特市長對抗報閥

尼克松最後一段錄音帶

2013-08-25 20:35:46

尼克松總統任內的最後一段錄音帶,最近也被公開了。這是尼克松總統白宮辦公室秘密錄音的最後一段。他為什麼當時要錄音?因為他認為做為美國總統,白宮橢圓辦公室的所有對話,都具歷史意義。他認為這些都是史學家將來做為研究的最佳資源。

你可以說他有很大的ego,你絕不能說他錄音的目的是鬼祟,要做壞事。

後來水門事件爆發,這些錄音帶成為他的「罪證」。這是他始料不及,但他的政敵仍然指責他,在白宮擺放錄音設施是存心不良。

這最後一批錄音帶是由1973年四月到七月間的錄音,之後錄音行動就斷了。之後水門事件進入司法程序,然後尼克松總統在1974年八月宣布辭職。

這最後一批錄音帶還證明一件事,當時未參與批鬥尼克松的人,當年世界領袖仍然非常清醒的看見,整個水門事件是一批人在用盡方法以淌混水的方法整肅尼克松。這一批人以美國的傳媒界為首,民主黨人極力的打邊鼓,製造聲勢。

這幾天,美加傳媒發布的尼克松最後一批錄音帶,都以美國前總統李根(列根),老布希(布殊),以及加拿大前總理杜魯道等人和尼克松的通話為主題。當然這360小時的的錄音帶牽涉的內政外交政策還很多。先說這三個人與尼克松的通話。

那是1973年四月30日,那一天,因為水門事件,尼克松身邊兩個最親近的助手當天辭職了:幕僚長何德曼HR Haldeman及特別助理John Ehrlichman,此外還有內閣的檢察總長Richard Kleindienst,也都辭職。而白宮特別顧問John Dean(就因為與民主黨站在一邊),被開除了。當天尼克松在電視發表講話,之後各國領袖紛紛致電慰問。

當時是加州州長的李根 Ronald Reagan ,主動打電話給尼克松,他說:「我看了電視,我們的心支持你,我知道你現在心情,這一切的影響,你經歷的這一切。你可以當我是朋友。…我要你知道,我們都支持你。」

尼克松說,他必須在電視中說那一番話,又說事件終會過去。李根回答說:「事件應當會過去。」勸他不必擔心。

當時任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的老布希George HW Bush也打了電話,說的也差不多。以他當時的身份,他倒是必須打這通電話。但最讓我意外的是加拿大前總理(老)杜魯多的一通電話。杜魯多是加拿大一個極左領袖,他與尼克松之間絕無什麼私交可言。加國傳媒一再強調,他們兩個人在各自身後說彼此的壞話。杜魯多因為左傾,受到加拿大傳媒力捧至今。而尼克松就因為他早期的保守派立場,幾十年來一直是美國傳媒致力攻擊的對象,水門案不過是最後的致命一擊。

但是當時杜魯多主動打電話給尼克松,向他表示支持。他有幾句話我相信絕對不是加拿大傳媒願意聽的。

杜魯多當然可以因為人情的關係,加以慰問。但是他說的話多過於簡單慰問。

 

杜魯多:我剛度假回來,我要告訴你,對於因為水門事件引發的一連串噪音,我極端難過distressed。

杜魯多:告訴你,我們這邊的人認為,包括我在內,還有政府人員(Politicians),我們認識到,一個這樣的事情,會被用來做大,扭曲,等等。(seized upon and distorted)

尼克松:多謝好意打這個電話,讓我說,這(水門事件)確實是一件值得譴責的行為。就像是,你身邊的最好的朋友,他們出於好心卻做了不該做的事。…最後,你必須讓他們走,我當然非常難過,但迫於事件的發展,很無奈…。

杜魯多:一點不錯。你是對的。可悲的是,他們出於善意…

(…)

尼克松:但是告訴你,總理先生,我們會度過(這次危機)…

杜魯多:我確定你一定會。

尼克松:我不會忘記你這個電話。

杜魯多:我也沒有忘記你以前在我…的時候打電話給我。

尼克松:哈哈,我們政壇上的人應當聚會,我們應當團結一起。

杜魯多:對了,我們應當這樣做。我認為我們的看法才是對的。

這段對話讓我們感覺到,杜魯道也認為美國傳媒的做法是錯的。但是沒有一個政客敢堂而皇之的將這意思說清楚。

之後尼克松話峰一轉,說國務卿季辛吉已經啟程,並將與北越代表黎德壽在巴黎見面,並說稍後會將結果都匯報給杜魯多。證明他在此時仍然積極為越南政局做努力。

事實是,這些錄音帶中,很大一部份都是尼克松做他總統任內的事,而且做得非常好。不過美國傳媒為了對付他這個宿敵,只全心全力要利用水門事件打擊他。

例如在這些錄音帶中,包括了1973年六月,尼克松在橢圓型辦公室,與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的一段對話。當時只有一個翻譯在場,所以只有三個人,他們談了足足一個小時。這是在美蘇歷史性高峰會之前的一次私人會談,從此展開了美蘇之間的和緩détente。

錄音談話中,尼克松非常有誠意的對布里茲涅夫說「我們必須認清,我們兩個人,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領袖,也許在談判上面對很多困難,但重要的是,在可能時盡可能一起努力。」

他接著又說:「如果我們合作,我們可以改變世界。這是我在我們間高峰會前的立場。」

要記得,當時仍是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是對立的敵國。但那一天在橢圓辦公室內,你可以聽得出,雙方的語氣非常的緩和,就像朋友聊天。他們在談話時還談到雙方的家人,談到雙方的孩子。

尼克松在第一任總統任內,將美國宿敵,中國共產黨政府的大門都打開了。他現在要做的,是打開蘇聯的大門。這次談話真的是一次歷史性交談。

但美國傳媒抹煞這一切。他們眼裡只有水門案,以及將尼克松拉下台。

尼克松在1960年的總統大選,以美國歷史上最些微的差距,敗給甘迺迪。很多人都為他不值,說是甘迺迪家族在幾個州造馬。傳媒絲毫不同情,宣告他政治生涯結束。1972年,尼克松以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差距,擊敗民主黨的候選人麥高文,當選連任。但是傳媒堅決拉他下台。所以說,水門案其實是美國歷史上一次政變。傳媒利用憲法賦與的言論自由,將民選總統拉下台。(August, 2013)

(尼克松口中說「就像是,你身邊的最好的朋友,他們出於好心卻做了不該做的事。…」他指的是水門案發生的起因,是幾個極端反共的古巴人,為了確保尼克松會當選連任,跑到民主黨總部所在的水門大廈去偷文件。這件事尼克松本人不知情,但在事發後為下屬隱瞞因此被彈劾。)

註:要知道美國傳媒為什麼痛恨尼克松,為什麼執意要拉他下台,請參考前面一文:尼克松總統怎麼下台的?。該文有詳細交代。

 

尼克松的中文譯名包括:尼克森,尼克遜,及尼克松。

Click: 307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