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美國大峽谷露營記

Hiking and Camping in the Grand Canyon

2015-12-27 20:21:51

我的夢想是,到大峽谷的谷底去露營,並且在谷底的科羅拉多河浸一下腳,遊幾個瀑布。然後在大峽谷的山巔上看日落。

但是,我沒有體力在一天的時間走到山谷底,更不要說用一天時間爬上來。因為大峽谷半山腰沒有過夜地方,你必須用一天時間走到山谷,並且回來時,用一天時間爬上來。(下圖是清晨時間在峽谷北面,可以見到不少人在高處欣賞日出的微曦。)

 

 

 

 

 

 

 

 

 

 

 

 

大峽谷地區非常炎熱,通常都在攝氏30度以上,加上上山下山非常陡斜,我試過走南北大峽谷的trails,下坡是沒什麼問題,但上坡就無把握。只有選擇了在山上露營,每天走一段trail,了了心願。但是我的夢想還是在,希望有一天能鍛鍊到可以做到。

過去去過大峽谷三次,兩次由南緣South Rim進,一次由北緣North Rim進。這一次就參加了一個為期四天的小團,有嚮導帶領,這樣自己不用帶太多行李,而且每一天都有嚮導準備三餐,早上還有咖啡。而每一天的hike只不過由4-5英里,到7-8英里之間。

這樣的tour收費平均是一天250美元。但對方幫你準備行程,食物,露營設備,自己只要揹負自己的用品,主要是當天食水。

這樣的露營方式叫做Base-camp,就是在一個地方露營之後就不搬動,每天晚上回到營地。

 

 

 

 

 

 

 

 

 

 

 

 

 

到了那一天,先乘飛機到亞歷桑那州的鳳凰城,然後在機場坐Intercity Bus到Flagstaff。這裡是距離大峽谷最近的城市,也是旅行團出發的地點。當天下午我們來自美加各地一共六個人就接受orientation,做好心理準備,大家認識。

第一日:

第二天一早六點多,旅行社的導遊就來接了。他開的是當地最常見的八人小巴,後面裝了我們的行李,(一個人只允許帶一個小行李包,duffle bag,以節省地方。他就要帶五天的食物,及露營設備。)

Flagstaff因地勢較高,天氣較涼。Flagstaff就因地位較高,海拔七千尺以上,清早時僅80度(26度),正午則在90度左右。而在亞歷桑那的那一個多星期,每天都是這環境。

 

 

 

 

 

 

 

 

 

 

 

由Flagstaff到大峽谷南緣South Rim的一段路,開了兩個多小時。到達進口,導遊帶我們到Visitor Centre,這是遊客必到之處,這裡最著名是Bright Angel Trail ,幾乎每個遊客都會走一程,但如要行完全程就要走八英里多,而且下降4,380尺,一路的傾斜度是10%。之後再走兩里路的River Trail(也是下坡)就會到達科羅拉多河。河岸有幽靈牧場Phantom Ranch及營地Blue Angel Campground。這也是我夢寐以求的行程,但下去容易,上來難。這一天,我們也只走了一小段,就上來午餐。

導遊Omar來自薩爾瓦多,但在美國受大學教育,言行都有些美國味,他幫我們準備的第一個午餐是Pasta Salad,材料是義大利螺旋式的短麵條,還算美味,而且還是冰凍的,可見他的背包中還有乾冰。此外每餐都有飲料及餐後甜點,雖然與宣傳中說的 gourmet food有些距離,但在這樣的地方,絕不容易。

而且後來發現,這導遊真是辛苦,他每天為我們開幾個小時的車,還跟我們一起hike,還做飯,還要揹食物及雜物。過去旅行,沒見過導遊還開車(或是開船)的,更不要說煮飯了。(下:當地無處不在的龐德羅薩松Ponderosa Pine。這種有厚厚紅樹皮的松樹只在海拔7000-8000尺的地方生長)

 

 

 

 

 

 

 

 

 

 

 

 

 

 

 

 

 

飯後,我們終於開始走trail,這一次是著名的South Kaibab Trail。這條trail後段連接Tonto Trail及River Trail下到大峽谷谷底營地。全長超過七英里,最後一段是很陡的下坡(斜度達到22%)。但這時已經兩點多,我們無論如何不會走完全程。而且一路我暗中擔心等會回來時的上坡,將十分困難。因為以過去走Trail經歷,有下坡路就有上坡,這樣的一路下坡,等下豈不是一直要上坡?Omar很清楚我們的想法,就說他會看我們體力決定走多遠。

 

 

 

 

 

 

 

 

 

 

 

 

 

 

 

 

 

 

不過一路走,一路見到的景色真是驚人的壯觀美麗。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見到大峽谷的幻燈片時,見到眼前的壯麗景色,直覺是一次巨大地震造成的天崩地裂,將地面拉開,露出中間的裂縫。否則那裡會有那樣大的力量,將土地這樣扯開?當然後來都知道,這巨大的裂縫是軟功形成的。原來是科羅拉多河的水流,將這一片土地分開。科羅拉多河所以能做到,都因為這裡的土地是由多重岩層組成,而每一層岩石都具有容易被水切割的特性。後來我們每天在峽谷中都見到,一層層不同的岩石的結構,明白看到了被河水切割後露出的原形。

在South Kaibab Trail,我們見到了很多鳥,包括無處不在的蜂鳥hummingbirds,及在峽谷中飛的當地的一種老鷹Turkey Vulture,開著巨大的花穗的Century Plant,再俯望底下的科羅拉多河,及一層層不同巨石組成的峽谷圖案。同行兩個美國男士都是birders觀鳥愛好者,都帶了小型望遠鏡,隨時指給我們看稀奇的鳥類。

 

 

 

 

 

 

 

 

 

 

 

 

 

 

 

 

 

 

 

大約走了四分之三里路,到了一個觀景點叫做Ooh-aah Point,顧名思議是眼前景觀叫人驚嘆不已。就在這裡導遊叫停,說可以回頭了,其實我們幾個還可以走下去,但一對美國夫婦就有些不濟,一路上一直遠遠落後我們幾十尺。

 

 

 

 

 

 

 

 

 

 

 

 

 

在這裡我們見到一隊驢子隊回程,原來很多人乘坐驢子下山及上山,看來他們舒服很多。但是見到驢子在這樣窄的山道上上落,真替牠們辛苦。結果我們用了40分鐘走的下坡路,又花了一個多小時才回來。主要因為坡太陡,又太熱。估計當時有90度以上,合攝氏32- 34度。不習慣長途步行的人真的很難適應。我發現這一條trail很多處就像尖尖的W型,又或是S型,原因是這樣才能將陡斜的下坡路拉長,以免過份陡斜。事實是,一天時間如走完全程,等於是由八千尺高的Rim上面,降落到地平線。等於是下降八千尺。

 

 

 

 

 

 

 

 

 

 

 

 

 

回到起點,才見到一個標誌牌,上面寫著警告字樣,說無人可以在一日內來回South Kaibab Trail,有人試過,不是累病了,甚至會死亡,從未見過言詞這樣嚴肅的警告字樣。所以一般人都是用一天時間下到谷底,過兩天再上來。 (下面這地點是South Kaibab Trail 一個著名景點,相隔二十年再去,看相片才知是同一個地方.)

 

 

 

 

 

 

 

 

 

 

 

 

 

 

 

 

 

 

 

 

 

四點多離開South Rim之後Omar帶我們到一個著名的眺望台參觀,目的是可以俯望附近一帶的幾個景點。這個像塔樓一樣的瞭望塔The Indian Watchtower建於1933年,相信很多遊客去過,因為可以俯望附近一帶的峽谷風光。

這個古色古香的鐘樓式的塔是由女建築師Mary Colter設計,塔高70尺(21米),內有旋轉樓梯通到最高的瞭望台,因此可以望見遠處的峽谷風光。

 

 

 

 

 

 

 

 

 

 

 

 

 

 

 

 

 

 

接近下午六點鐘離開眺望台,Omar開車帶我們去北緣North Rim。這一程將近三個鐘頭的路程,經過了彩色沙漠Painted Desert,大理石峽谷Marble Canyon,一大片的像饅頭一樣的禿山Badlands,終於再回到海拔七千尺以上的樹林區。見證了亞歷桑那州的地形的多姿多采。一路上難免有人打瞌睡,但Omar就必須打起精神開車。我實在佩服。問他是否累,他說他是special breed,所以適合做這工作。

 

 

 

 

 

 

 

 

 

 

 

 

 

 

 

 

 

 

 

晚上近九點到達北緣的營地。Omar一個人幫我們紮營,堅持不要幫忙。他帶的營帳非常易裝設,一個人兩三分鐘可以架好一個。他為我們架了四個營帳,但自己卻沒有,他說他睡地上。雖然他已經非常美國化,但有時還非常的第三世界。好像我們晒了一天,又長途跋涉,一回營地我就想洗澡,他卻對我說,他決定三天洗一次澡,也不洗頭。不過奇怪的是,這裡天氣雖然極熱,但很少人出汗,也聞不到汗臭。實在因為天氣太乾太熱,大約一出汗就被風乾了,因此衣服不覺得髒。記得在香港及大陸時,在戶外半個小時已經全身大汗,恨不得每小時沖一次涼。即使在多倫多hiking,幾個小時下來都難免有汗臭。

架好營,吹好墊在下面的氣墊air mattress,他又幫我們煮飯,這一餐算豐富,有墨西哥米飯,煮豆子,及一個炒素菜,其中居然有豆腐。一對美國夫婦帶了酒,我則在附近唯一的一間General Store買了冰凍啤酒與大家分享。後來發現這小店居然是整個North Rim唯一的雜貨店,及唯一有Wifi的地點。不過當時就因為長期乾旱,陷入林火嚴重警告期間,嚴禁生營火,因此無人可以生營火。也失去了露營最大的樂趣。

忙了一日,大家都非常累,很早就睡了。

 

 

 

 

 

 

 

 

 

 

 

 

 

 

 

 

 

第二日:

旅行時慣常早起,五點多就起身,Omar幫我們煮了咖啡,因為營地在樹林中,就見到一隻鹿到我們營地探頭探腦。這隻鹿後來見我們注意牠,就跑了,不過在我們營帳邊停留一陣,總算拍了照。

 

 

 

 

 

 

 

 

 

 

 

 

 

 

 

 

 

Omar說要八點半才做好早餐,於是去峽谷邊看日出。四周見到不少營地的人都已起身,去了果然發現清晨的峽谷比平時大白天看的不一樣。那光影含蓄多了,層次也更分明。回程時見到好多雀鳥,有的有一尺長,有的還有冠。另外還見到一隻黑松鼠,但整個尾巴卻是白色的,非常稀奇的拍了照,後來才知道是著名的Kaibab Squirrel,只有這地區有。

 

 

 

 

 

 

 

 

 

回來營地,Omar剛煮好早餐,是炒蛋,麥片,後來九點鐘才出發。這時我發現我們這個團是舒服團,好吃好睡,不多做體力勞動。因為那兩對美國夫婦是第一次來大峽谷,目的是經歷一下就滿意了。所以我們拖到九時出發,根本沒有長遠hike的計劃。我和同伴都來過多次,就覺得這樣安排有些馬虎。每個觀光客都可以繳完入園費後走這些trails,無須專人帶領。

 

 

 

 

 

 

 

 

 

 

 

 

 

 

 

 

 

 

今天Omar安排了三條trail,第一條是Ken Patrick Trail,全長有10里,但不是下坡路,而是沿著北緣的平行路線。不過一下車,見到另一個角度的峽谷,已經讓人驚嘆不已。

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走到一個觀景點,然後折回頭。總共三小時走了約四里路。這一條trail較少遊客會自己走,因為路很窄,有時前路會消失,不熟的人就會迷失。很多地方非常陡,甚至要爬過樹枝,甚至坐著滑下去,幾乎不見人的足跡。不過最後到達一處突出大石,就是非常好的觀景台。根據指示,如果走到終點Point Imperial,將到達大峽谷最高點8,803尺。而且一路上可以見到下面的Marble Canyon,彩色沙漠,還有遠處的Lee’s Ferry。實際距離是兩小時車程以外,卻可以在眼前看到,都因為多數是晴天,及沒有阻隔。

 

 

 

 

 

 

 

 

 

 

 

 

 

 

 

 

 

 

 

 

 

 

我們在一個觀景台午餐,是用全麥做的Tortilla 包Tuna Fish做的三明治,滋味還不錯。吃完一點半又出發,這一次是去Cape Final,Omar好像在試我們的體力,這一條路長達4.6英里來回,我們都走完了。又是一條平行路,一路上都在樹林裡走,中間不時出現觀景點。最後一站是一群大石組成的觀景台,我們要爬上去,然後站在大石上俯瞰遠處的峽谷,及底下如絲帶的科羅拉多河。在這裡見到了好多紅色仙人掌花,俗名被叫做Prickly Roses,有刺的玫瑰。難以想像的美麗,特別是在這樣的生長環境。

 

 

 

 

 

 

 

 

 

 

 

 

 

 

 

一天走了七里半,都有些累了。不過Omar又帶我們去一條叫Cape Royale的Trail,這是一條最受歡迎的小徑,非常清楚記得兩年前和朋友來時也來過這一條小徑,因為景觀好,又短。一開始就見到一個叫Angel’s Window的奇景,大石中出現一個方形窗口,很適合拍照。一路上都有指示牌,包括植物的名稱,及突出的觀景台,這是觀景設備最好的、也是最多遊客的小徑,很多突出的大石上建了圍欄,讓遊客上去觀景拍照。大約只走了半里路就到了終點,清晰可見下面的科羅拉多河。

 

 

 

 

 

 

 

 

 

 

 

 

 

 

晚上回營地,Omar煮了白米飯,炒的是素菜,完全中國式。我決定七點半趕去附近峽谷邊看日落,但是發現令人失望。因為這一區的峽谷很高,上面又種滿了樹,因此太陽下山時還在半空,沒有夕陽的美。加上當時天上一絲雲彩也沒有,因此見不出夕陽的反影。事後同伴都趕來帶甜點給我,(不過是一些奶油餅乾),一起看了一個不美的日落。

 

 

 

 

 

 

 

 

 

第三日:

今天早餐後,幾個美國人在早餐桌上聊得開心,遲到八點半才出發。

這一次,Omar一直強調今天的小徑是很strenuous艱難的。其實就是著名的North KaibabTrail,我們也都有準備。雖然天氣熱得不得了,我們都穿了長袖襯衫,長襪或長褲,盡量遮住全身,以免生痱子。(事實是,經過三天暴曬,腳及小腿已經生滿了痱子。)這一條小徑所以艱難,就因為十分陡,而且全是一種紅色的沙,那沙踩下去好厚。原來這都是當地一種特別的岩石化成的沙Coconino Sandstone,而峽谷所以有一層層不同的顏色,都因為是一層層不同的岩石,重重疊疊造成的結果。所以不同的高度,地上的沙石也都不同顏色,不同質地。

 

 

 

 

 

 

 

 

 

 

 

 

 

 

 

 

North Kaibab Trail與Bright Angel Trail,還有South Kaibab Trail一樣,都是斜度很高的小徑,也都是一路可以下到谷底的小徑。這小徑十分窄,又剛被驢子走過,一路上都是驢子拉的屎,非常臭。本以為驢子吃素,糞便應當不會臭,卻不然。而且全都爬滿了蒼蠅。此外還有驢子尿,每一舖尿都像小池塘一樣多份量。總之都要避過。

 

 

 

 

 

 

 

 

 

 

 

 

 

頂著大太陽在沙地上走,隨時吹了一臉沙。一路上迎面先後遇到三隊驢子隊伍,牠們帶起的沙就吹得我們一身都是。我見到路邊的小樹,特別是一種灌木橡樹,葉子上全是沙覆蓋著。心想這些樹木花草也生得辛苦。我還見到一種楓樹生在懸崖邊,還有一種樣子完全像野玫瑰,但其實是Locust的花,及一種Fire-Cracker Penstemon更是無處不在,也是這種花吸引了蜂鳥及蝴蝶。

 

 

 

 

 

 

 

 

 

 

 

 

 

 

 

 

我們花了一個半鐘頭到了中途一個有自來水供應的地方,連日來的訓練,我已經可以跑在最前面了。大家除了在這裡補充水瓶裡的水,也順便休息。自來水邊好多蝴蝶及蜜蜂。還有當地出名的灰松鼠,據說因為沒有天敵,所以非常兇悍。這個休息站還有個隧道Supai Tunnel,景觀十分好。來來去去的hikers也很多。遇到一對男女,剛由下面回來,他們說昨晚午夜就出發了。原來夜間也可以走trail,但據說要登記及取得許可。

 

 

 

 

 

 

 

 

 

 

 

 

 

休息20分鐘後,Omar宣布我們回程。沒人反對,因為都擔心回程時的艱辛。後來在上面看下面的trail,發現我們未完成部份還有差不多十里路。原來North Kaibab Trail比South那一條要長五里路,又是一條要花一天時間才能完成的小徑。

 

 

 

 

 

 

 

 

 

 

 

 

 

 

 

 

回來速度慢多了,因為全是上坡,幾乎每走30-40尺就要停下來休息喘氣,都因為平時不慣上坡之故。走到接近起點的一個Look Out點,選了一個非常好的地方午餐。一個好大的石頭,可以俯望峽谷的深處。Omar準備的午餐是Bagel夾軟Cheese,果醬及冰涼的黃瓜、蘋果。居然非常好吃,特別在這樣炎熱的天氣下。

這一次來回才走了四里路,但感覺上有十里路那麼辛苦,都因為天氣熱,(至少華氏90度),風沙大,及太過陡斜,好多次覺得自己就要中暑。一路上我對自己說,為什麼每天花250元來受這樣的罪,就像有人問爬珠穆朗瑪峰的人,為什麼要攀山一樣。其實是有一些滿足感的。不過一路上就盼望趕快回去沖涼,沖去滿身的沙及汗,渴望得不得了。

所以我一回去就去沖涼。這裡的浴室不錯,每次給美金1:50(六個銅板)給七分鐘熱水,即使同時洗頭都用不完。洗澡時順便洗了襪子,足足洗下一小碗那麼多的沙子。洗完澡回營帳幾乎立即睡著。因為晚上有節目。原來這一個星期,當地天文學會正好在North Rim舉辦講座,而且準備了多個巨大的天文望遠鏡,供同好觀星。大家都說要去,但只今晚有空。結果大家累壞了,只一個美國人同我一起去,而他因為沒先回來休息,所以聽完講座已經睏了,而我就可以留在現場,排隊跟大家輪流看望遠鏡裡的奇景。在Lodge的廣大露台上,有六七個巨大望遠鏡,都有20寸以上直徑鏡頭。望遠鏡主人都在場調校遠處的星給我們看。

早就聽說在大峽谷觀星最好,果然,天一黑,就見到本銀河Milky Way出現。因為是六月,銀河偏低,佔了天空的三分之一部份。而天文學會選擇本周,也因為是新月之故,幾乎不見月光。在整個天暗之後,天上的繁星較平時在城市中見的不知多出多少倍。黑暗中唯一的燈光來自遙遠的South Rim,原來因為中間沒阻隔,我們可以望見峽谷對岸的南緣,好像伸手可及。

最初好幾個望遠鏡都讓我們看土星,因為當晚土星最近。第一次見到那麼清晰的土星Saturn,那光環不僅清楚,還十分美麗。後來還見到了好幾個星雲,包括著名的M13星雲,M51等。還有一次見到雙銀河,就是兩個galaxy在同一個鏡頭下,其中一個還見到螺旋軌道。另一個是所謂的Double Double。就是用肉眼看是一顆小星,近看原來是兩顆星在互相環繞。再近看,原來各是兩顆星在互繞。鏡頭下都那麼清楚。簡直神奇。最好的是,大家都是天文發燒友,一些人還在場利用我們排隊時,用鐳射指示筆(laser light) 指天上的星座、星星給我們看。上了基本的一課。幾個小時收獲不少。晚上十點多才回營地。

據說每年此時,在South Rim也有類似活動,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去參加,而且不收費。

第四日:

早上我們決定自己去Lodge的餐廳吃早餐,順便欣賞早上的峽谷風景。營地與Lodge之間有小巴接送。這Lodge有幾十間別墅式的小屋,問過一晚才美金110-180之間。問題是幾乎要一年前預訂。我想我們每日付250元,兩個人是500元,來住這lodge是足足有餘了。(結果卻睡地上。)

Lodge的早餐是自助餐形式,一人14元。而且有大玻璃窗,可以望見峽谷。餐廳外有很大的露台,也可以叫咖啡,下午時可以叫酒。面對美景,簡直人間仙境。

 

 

 

 

 

 

 

 

 

 

 

 

 

 

 

今天Omar安排我們走一條叫Widforss Trail。來回八里路,所以算長的。但路比較平坦,大多是樹林。去時我可以一個人跑前面,回來時就有些不濟,所以體力還是不夠。走完小徑在最高處可以見到對面的South Rim,而我們走過的Bright Angel Trial,及South Kaibab Trial,就像絲帶一樣呈現眼前,整個峽谷也盡在眼前。這時才感覺到兩北兩個Rim中間夾一條科羅拉多河,原來是這樣近,卻接觸不到。快到終點時,Omar用Tortilla包住一些希臘的醬,首次覺得難吃,而且有些辣。勉強吃完。

 

 

 

 

 

 

 

 

 

 

 

 

 

 

 

 

 

 

 

 

 

 

我在這裡拍到美麗的鳳尾蝶,沙漠的一種青蛙,蜥蜴,及黃色的沙漠仙人掌花,但是同隊一個美國人卻拍到一條大蛇。其實當時我就在他身後,以為他在拍樹根,事後他面色發青的對我說,拍到一條大蛇,做手勢比兩條臂伸開還要長。看他的相機發現簡直是一條大蟒蛇那麼粗大。可惜我沒見到。

 

 

 

 

 

 

 

 

 

 

 

 

晚上又有節目。原來在小店與人聊起時,知道這星期的Cook out是一個鄉村歌曲樂隊在表演。有吃又有得聽歌,當然不會錯過。一個人29元,食物非常精彩,有烤雞胸肉,及撕成小片的Roast Beef,味道相當有水準。其他如沙拉,青菜,水果,自己烘烤的蛋糕及點心。侍應還不斷送上檸檬汁。氣氛相當好。那歌手是一對夫婦,穿插了很多笑話,不過只一個小時的節目。可能因為大家節目都多,要回去睡覺吧。

 

 

 

 

 

 

 

 

 

 

 

第五日:

最後一日,我很早起身,決定自己再去Lodge吃早餐,這一次換了口味,在Lodge的一個Salon買咖啡,及一個scone,到露台去欣賞峽谷。(可惜沒有一天趕到看日出。)坐在露台上眺望眼前的峽谷,非常享受。當時露台上已經坐了不少人,但大家都非常安靜。

 

 

 

 

 

 

 

 

 

 

 

 

 

之後還有時間,就下到一條Bright Angel Point,也是兩年前來過的。見到當地極小的花栗鼠chipmunk,好像只有五寸大小。還有蜂鳥,及其他雀鳥。因為時間早,只有很少人。靜到真有自己融入峽谷之中的感覺。

 

 

 

 

 

 

 

 

 

 

 

 

 

八點鐘Omar來接我,他們已拆了營,總算離開了North Rim。剛出公園就見到一群大水牛過馬路。兩年前來North Rim時也見到一批水牛過馬路,都算運氣好了。這一次更幸運的見到牛群中夾雜著一些小牛犢,顏色較淡。導遊說這些牛既不是bison,亦非buffalo,確實說應當是beeffallo,一個未聽說過的字。

 

 

 

 

 

 

 

 

 

 

 

 

 

 

 

這次Omar開車兩個多小時帶我們到一個叫Page的小鎮,當地以Lake Powell及一個水壩著稱。我們先去一個叫Horseshoe Bend的景點。這裡很多遊客,(首次見到很多華人,其中有些女遊客還打了洋傘。)又要在沙地上走二十幾分鐘,原來是看科羅拉多河的一個迴旋地方,形成馬蹄形狀,因此叫做Horseshow Bend。Omar說,等一下我們就會去乘坐小船,暢遊科羅拉多河。心中想,總算可以一親科羅拉多河了,也算不虛此行吧。

 

 

 

 

 

 

 

 

 

 

 

 

 

 

 

 

去過馬蹄灣,到Page鎮中心一個辦公室,取票上船。原來這是當地一個著名旅遊項目,人很多,同時有三輛大巴士的遊客一起上車,場面混亂些。據說一張票是90美元。上了巴士到一個碼頭,先後上了七八艘橡皮艇,每一艘橡皮艇可以坐20-30人。大家就由水壩處向科羅拉多河前進。一路見到身邊的高高的峽谷式巨石,一處一個景。最高興是見到不少蒼鷺heron,也有野馬在水邊飲水,最終看到了岩壁上的山羊。途中還到了一處沙灘,大家下來上廁所及戲水。在這裡可以下水浸一下腳,去除一些暑氣。其實是讓我們消耗一些時間,否則一段旅程不要一小時就完畢。

 

 

 

 

 

 

 

 

 

 

 

 

 

我們的撐船是個剛由college畢業的小姑娘,她也是當地Navajo族人(那華活部落),非常可愛,途中還用土語唱了兩首歌娛眾。不知是否她的工作之一。到達終點時才發現,這一段科羅拉多河是在大峽谷範圍以外的,難怪兩岸的岩壁不高,也沒峽谷的風景。非常失望。

 

 

 

 

 

 

 

 

 

 

 

 

 

 

 

 

 

 

 

 

 

就這樣結束了峽谷之行。Omar再用三個多小時間開車將我們送回Flagstaff。

 

我在由凰凰城到Flagstaff的巴士上,同那司機聊了一路。當時他就說經常自己一個人到峽谷去hiking。他說一次去十天半月,最多時揹了90磅行李。因為要準備所有的食物,回來時還要將所有垃圾揹回來。後來減到只揹50磅就足夠,幾十年來樂此不疲。原來要欣賞大峽谷的谷底風光,真的是要花時間,有計劃的。

不過由於對於大峽谷的熱愛,我絲毫不認為這五天是浪費的,因為每一天,每一條trail都讓我大開眼界。而且不失為對自己的訓練,至少知道自己的能耐。我對同伴說,我當這次是一次Fitness Boot Camp,每天花最多勞力,吃最簡單的三明治,回來至少瘦了五磅體重。很多人花幾千元去瘦身,還不是要求這樣的結果?

而且有了這次的經驗,如果下次再來過,我知道我可以走那一條小徑,是否可以揹30磅行李。我相信我會再來,直到住到科羅拉多河畔,登上Plateau Point看日出。

事後我自己一個人預留兩天時間,租車分別去了Monument Valley及Antelope Canyon,即使買了最貴的遊覽票,其花費每日低於250元很多。如果是兩人,或四人一起租車,那花費就更低了。這些都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回來後發現,有人將South Kaibab Trail及North Kaibab Trail的路徑全部放上網。就是帶著錄影機將一路過程都拍下來。記憶猶新,看了就像自己又回到小徑一樣。甚至可以看完自己未走完的一段,為未來做準備。大家有興趣不妨也上網看看,可以體會當事人所見。(June, 2012)

North KaibabTrail全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FiUTpWk-8w&feature=results_main&playnext=1&l

South Kaibab Trail第一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UJr2929thE&feature=relmfu

 

 

 

下面中央部份見到的像絲帶一樣的羊腸小徑,就是我們沒走完的 Bright Angel Trail。

 

 

 

 

 

 

 

 

 

 

 

 

 

 

下面是我們未完成的North Kaibab Trail,可以見到中間峽谷上空有一條橋,前面還有一段曲折的,像絲帶一樣的小徑。

 

 

 

 

 

 

 

 

 

 

 

 

下圖是我們在北緣Widforss Trail時,見到下面左右各一條像絲帶一樣的小徑,就是南緣我們未走完的兩條通往科羅拉多河的小徑:Bright Angel Trail及South Kaibab Trail。

 

 

 

 

 

 

 

 

 

 

 

 

 

俯望下面的河流,就是我希望能去到的科羅拉多河,可望而不可及。

 

 

 

 

 

 

 

 

 

 

 

 

更多相片請點擊 大峽谷露營記

相關文章:

紀念碑峽谷Monument Valley

奇妙的羚羊峽谷AntelopeCanyon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Click: 1179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