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No Time for Sergeants

2024-06-09 21:27:32

這是華納兄弟 Warner Bros. 在1958 年推出的黑白軍中喜劇,電影劇本是源自美國南方作家 Mac Hyman 的同名小說,經由劇作家 Ira Levin 改編後的舞台劇本,說的是南方喬治亞州的一個農民家庭青年,被政府徵召從軍,到了軍隊中因為憨直的性格,不僅受到同僚的嘲笑,也讓士官長氣得要發瘋。

這本小說在1954 年出版就暢銷一時,之後就在ABC 電台廣播,1955 年又由 Ira Levin 改編劇本,在百老匯演出,轟動一時。這電影的演員多數都是由已經在舞台上演出兩年的演員擔當,包括男主角,南方大兵是由Andy Griffith 安迪格里夫斯飾演,士官長是由 Myron McCormick 飾演,片中一個心理醫生由後來相當紅的笑匠明星 Don Knotts 飾演。重要演員中,只有飾演另一位戴眼鏡士兵的 Roddy McDowall 拒絕演出,因而由 Nick Adams 取代。

這電影的製片跟導演都是馬文李洛伊 Mervyn LeRoy,推出時叫好又叫座,賣座排名當年的前五名之內,加上成本輕(因為沒有大明星),是當年華納最賺錢的電影。目前看來內容具有相當的「地域性玩笑話」,違反政治正確風氣,不過以娛樂性而言,是喜劇中的翹楚。

劇情:

電影開始時,在美國南方喬治亞州的一個偏僻農村,住著一對父子。這天來了一輛汽車,走下一個穿西裝的男子,原來他是政府人員,要來帶走這家的一個男孩威爾Will Stockdale,說政府的召集令寄來三次,他都沒有回音。這次再不服從,就要拉他去坐牢。

這家的父親很討厭外來的人,見到有陌生人就拿出長槍對付,但是兒子威爾就說,他從來沒有收到信。這位官員麥金尼McKinney 懷疑他是否識字,看不懂信件。為了證明他識字,威爾進去拿出一本書,念給他聽,說自己識字,不過他念的是:東尼要買一匹小馬,媽媽拒絕,爸爸也拒絕…。讓那官員啼笑皆非。(下:威爾的父親拿出長槍,對付政府官員。)

 

 

 

 

 

 

 

最後威爾說服父親,說見到政府的招貼:Uncle Sam Wants You,說政府既然需要他,他很願意去應召,何況可以出去看世界,父親勉強同意。於是他穿上鞋子,跟著麥金尼走了。

麥金尼因為受到他父親的威脅,一直都叫他是逃兵,一路上都用手銬鎖著他。他跟麥金尼到了城市裡的巴士站,麥金尼就將他栓在一個加油站的加油裝置上。從來沒有離家的威爾,不知道這是恥辱,還一路都面帶笑容。

之後麥金尼離去,要去處理更多新兵,就將他們這一批新人交給一個叫做厄文Irving S. Blanchard 的後備軍人,厄文接到命令後拿著雞毛當令箭,特別看不起好像威爾這種鄉下人,而且聽見他說話的口音,就叫他ploughboy農民(鄉下仔)。上巴士之前,跑來一個戴眼鏡的新兵阿班(班傑明) Benjamin B. Whitledge,他也說一口南方口音,所以剛剛到就被厄文訓斥。原來阿班帶來一封信,是他母親寫給軍營隊長的,說他家六兄弟都在步兵隊,希望能將這個兒子也轉調步兵隊。原來麥金尼是代表空軍徵召的,他帶來的人都是前往空軍部隊報到。

厄文嘲笑阿班的請求,說軍隊不是他家開的,當那封信掉到地上,阿班去撿起來,還被厄文踢了一腳。威爾看不過,要厄文放過阿班,厄文連他一起罵。威爾受不了要去揍他,但被扣在加油拴上,他用力掙脫了那個加油栓,跑過去面對厄文,厄文見到他連那巨大的金屬加油栓都能掙脫,這才害怕,放過他們。威爾趁機要他將自己的手銬解開。

到了軍營,厄文繼續欺負他跟阿班,而他們兩個也因為都是受欺負的人,所以成為好友。這時他們的士官長露面,他說自己姓金Orville C. King,以後他就是金士官長。他強調他注重乾淨,要士兵學會整理宿舍跟床褥整齊乾淨。他說自己將是他們的朋友,以後有事可以去找他,但是要事先敲門。威爾聽了很高興,說這個金長官人很好,居然願意跟大家做朋友。(下:威爾跟阿班成為朋友。)

 

 

 

 

 

 

到了晚上,威爾跟阿班互相禮讓讓誰睡下鋪,禮讓的太激動,其他人都在看,厄文那一夥人又趁機嘲笑他們,最後威爾忍不住跟他們打了起來,阿班忍不住也加入戰團,聲音引起士官長的注意,出來訓話一番。問清楚是那些人惹禍,將他們都分別痛罵。他說他做了士官長16 年,只想再做16 年,希望大家別給他惹事。叫大家好好去睡。

阿班繼續哀嘆說希望轉調的事,說這次鬧事可能讓他希望落空。還說自己家裡從曾祖父就是軍人,當年還在(南方將軍) Stonewall Jackson 麾下服務。威爾說,空軍也很好,可以飛。阿班就說,打仗的都是步兵,其他部隊都是協調的,還說服威爾跟他一起調過去。當阿班睡著後,威爾無法睡,見到阿班母親那封信,想幫他的忙,就到士官長那裏去敲門,這時已是半夜,敲了好久士官長終於被他吵醒,問他甚麼事,他拿出那封信。說阿班想請調,而他也希望一起請調。士官長拿他沒辦法,就騙他要他出去,說明天他會想辦法。威爾當真,就說他會在明天去找隊長直接問結果。士官長聽了嚇了一跳,為了安撫他,就說如果你要隊長答應你,你要先做一件讓隊長高興的事。他說隊長最重視廁所的乾淨,檢查廁所是他的嗜好,就要他去清掃廁所。他說隊長每個星期都要來檢查廁所,如果他能將這廁所弄得乾淨,光光亮亮sparkle,隊長高興,請調的事就更容易。士官長見他傻呼呼的,就說封他做廁所的 officer in charge,他聽說還有官職,就更高興,於是聽金長官的話,開始打掃,一個晚上沒離開。

第二天一早,士官長起身上廁所,嚇了一跳,見到所有的馬桶,洗手池都乾淨亮潔,真的閃閃發光,而且威爾就站在那裏等待檢查,非常感動。他說這樣的廁所一定讓隊長滿意,所以他要封威爾做「永遠的廁所勤務兵」Permanent Latrine Orderly, 也就是PLO。這樣以後隊長就不會再找他麻煩。他聽了非常高興。他再重提請調的事,士官長就說他會立即去找朋友,不用考試就可以重新給他歸類,以便調職。

早餐時,威爾很有信心的對阿班說,他們請調的事很有希望,叫他耐心等待。之後當隊長來檢查廁所時,果然非常滿意,就當面稱讚威爾,威爾高興之餘就說這是士官長的功勞,因為是他交代自己要把工作做好,因為他說「檢查廁所是隊長的嗜好。」還說自己被封為永久的廁所管理員,又說士官長是好人,叫他以後不要總是找他麻煩。還說士官長答應自己,不用考試就可以改變歸類,調到步兵團。士官長要阻止他說下去已經來不及,而隊長聽到這裡已經非常生氣。把士官長叫過來,說他做的事完全違法,如果他不能讓威爾一個星期內完成考試,重新分類,他這士官長就別想做了,甚至要他做永遠的廁所清潔工人。

士官長聽了如五雷轟頂,這樣自己的軍中生涯就完蛋了。他立即對威爾說,要幫他完成這些考試,而且要他一定通過。威爾說他上次考試已經是十年前,而且只是考試怎麼刷牙。士官長說即使是偷考卷都要幫他完成任務。為了鼓勵他,說會將自己手上那個名貴手錶一起送給他。

於是他開始考試,前面幾樣,士官長都偷了試題,給他惡補,所以他都過關。之後的都是IQ 測驗,心理醫生問話等等。第一個是一位士官John C. Brown 布朗,他拿了兩個金屬圈,要他示範可以將兩個圈圈套在一起,再打開,而不毀壞金屬圈。威爾做不到,但是他憑著力氣大,將其中一個金屬圈拉開,將另一個套進去,再將那金屬圈合攏。布朗見到非常生氣,說他毀壞了自己的金屬圈,價值16 元,而且不給他通過。金士官見到就說,他賠給他那16 元,哀求他給他通過。(下:軍官布朗生氣她將自己的金屬圈弄壞。左邊是金士官。)

 

 

 

 

 

 

 

這時阿班也在考試,因為要跟他一起調到步兵隊。休息時間,他們兩人在辦公室外見面,閒聊時一個女軍官經過,阿班立即立正敬禮,但是威爾卻目瞪口呆,完全沒有反應。這位女尉官當場訓斥他,女軍官走後,他解釋從來沒有見過女軍官,也沒有想到要對一個女人敬禮,阿班建議他:不要當她是女人,只要看她的軍銜。他才回過神來。

最後他要去見心理醫生,金士官很緊張,叮囑他,說醫生會問他做甚麼夢,為了保險叫他說:從來都不作夢。所以他一進去就說:我從來不作夢。醫生莫名其妙。之後這位醫生丹敏Royal B. Demming 中校開始問話,當知道他是喬治亞州來的,就說那裏很落後,他從未去過,也不會想去。威爾沒有反應。丹敏又說:他情願住到貧窮的田納西,阿拉巴馬的豬圈,都不會想去住喬治亞州的豪宅。威爾只是說:那是你的事,仍然沒有反應。這讓丹敏生氣,他說:你不在乎我詆毀你的家鄉?他回答:我不以為你是在說壞話。醫生問他:你以為我說甚麼?威爾說:我根本不知道你的意思,你自己知道嗎?他還說:我只是想通過這考試,不然我得不到士官長的手錶。氣壞了那醫生。不過醫生不放棄,又問他跟母親的關係,是否仇恨母親,之後問他跟父親的關係,有沒有被打過,他都有奇怪的答案。最後問他有關性的問題,他更以為醫生不知道,臨走還說:你都一把年紀了,居然還讓這回事困擾。不過醫生為了打發他,給他通過了。

他出來後去找士官長,但是又被眼科醫生叫進去,檢查眼睛。這時士官長緊張得不得了,在餐廳跟大夥一起。之後他來了,他說他剛剛去眼睛檢查,不過奇怪的是,醫生叫他看一些奇怪的字,好像:QUGK,PMTYZ 等等,大家都說眼科醫生不是叫你認字。他說這裡每個人都做沒邏輯的事。

這時那個女軍官跟一個上校進來,威爾回頭望了一眼,毫無表情。大家都奇怪,金士官叫他再回頭看,問他來了甚麼人,他說他只見到一個上校,一個尉官,士官長說:那個尉官是女人,他還是說:我只見到是尉官,不知道是男人女人。大家都認為他肯定沒有通過眼睛檢查。

等他走後,金士官說:看來他沒機會通過,看來我只有永遠做PLO了。這時厄文給他出主意說:「如果他不通過,但是與你無關,你就不受牽連了。」厄文的主意是:今晚帶他去喝酒,把他灌醉,這樣他就無法通過明天的檢閱,甚至被驅逐。於是他們決定今晚行事。

他們將威爾帶到一個軍營附近的酒吧,一直灌他酒喝,聲稱從來沒喝過威士忌的威爾,一杯又一杯的喝,但是毫無酒意。厄文跟士官長就給他不同的酒喝,他都大口喝光,也無醉意。(下:厄文跟士官長帶他去喝酒。)

 

 

 

 

 

 

 

原來他習慣了父親自製的,滲了煤油的玉米酒,所以承受得住。反倒是陪他喝酒的士官長跟厄文都有了八九分酒意。這時來了一個步兵團的人,也喝得差不多了,跟金士官一言不合打了起來。威爾為了幫士官長也加入戰團,最後整個酒吧的人都參加戰團。不過因為他自己清醒,打完就走了,士官長他們就留在後面,給憲兵帶走了。

第二天一早,阿班見到上校跟隊長一起來了,隊長還跟上校說,這個軍營的廁所非常乾淨,要他也看看。不過威爾為了準備讓隊長檢查時有新意思,裝了一個好像捉鼠機的機制,他一踩那機制,那些的坐蓋就會自動「起立」,好像敬禮。所以當隊長跟上校進來時,都為了廁所的乾淨嘖嘖稱奇,這時他一踩那機制,馬桶的座蓋都起立,把大家嚇了一跳。他還很得意。(下:他自製的機制,讓馬桶的座蓋都會起立。)

 

 

 

 

 

 

 

當上校跟隊長離去後,士官長回來,衣衫襤褸,威爾見到上校他們還未走遠,就讓士官長躲到廁所哩,沒想到上校又回來要上廁所,威爾就說廁所又在清潔,不能用,但是上校還未走開,士官長在裡面就踩到那機制,一聲轟隆,上校要知道是否有人在裡面,進去一看,是衣冠不整的士官長,非常憤怒,這一次隊長當場扯下他制服上的條碼,降級做二等兵。士官長非常難過,說他45 歲了還要回頭做案等兵。之後隊長下令他們都要到空軍砲兵學校去重新上課,金士官很快畢業,而威爾跟阿班就以最低分勉強過關。

通過考試後,威爾跟阿班被派到一架老舊軍機B-25 轟炸機上見習,身兼後座砲兵。因為是例行飛行,兩位駕駛都使用自動駕駛,並在座位上打瞌睡。本來是要飛到丹佛,但是途中導航員發現他們偏離航道,不知道去了哪裡,懷疑見到了墨西哥灣。通知駕駛員後,駕駛員要無線電員呼叫地面,這時才發現無線電報員沒有上來。威爾因為不懂得看無線電指南,就由阿班看指南,他負責呼叫。但是沒有經驗的他,不懂呼叫,加上鄉下口音沒人聽得懂。他見到沒回音,居然不斷向麥克風吐口水,噴氣,被認為是惡作劇,最後引來一位當地將軍波拉德Vernon Pollard的注意。事實是,他們現在位處的地方,很接近內華達州的原子彈試驗場地,當地塔臺通知他們立即掉轉方向離去,但是他聽不懂這命令,甚至提出辯駁,於是電話又轉接到空軍砲兵學校的上級General Eugene Bush 布許將軍,把他從床上叫起來。當時金士官被貶為布許的勤務兵,當他聽到這無線電是由一個叫做Will Stockdale 的士兵發出的,立即對布許說:你告訴他,如果他立即通知駕駛員調回頭,我會把我的金錶送給他。威爾聽到這句話,終於懂了,立即叫駕駛掉頭回去。

不過當威爾向駕駛員傳達這命令時,卻無端端胡扯了很多廢話,包括他會得到一隻金錶,以及阿班也應當得到獎章等等,導致駕駛員不聽他的話,還驅趕他出機艙,後果是飛機沒有改道,繼續飛到更接近原子彈工廠的位置,飛機部分著火。威爾見到飛機著火,非常緊張。他抱起降落傘裝備就要跳下去,而且捉住阿班一起跳了。阿班不斷的掙扎反抗,說他們應當通知駕駛員,但是他說時間不夠。

在阿班叫喊下,他們兩人平安著路。阿班抗議的理由是,他們不僅私自跳傘,而且是私逃,罪名等同逃兵,要受軍法懲處。但是威爾對這些毫無概念。他們用了幾天時間,逃回了自己的基地,剛剛回到基地,就見到所有士兵跟軍官都在舉行儀式,看了一會才發現,是在舉行葬禮。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葬禮是為他們兩個舉行的。原來布許將軍跟波拉德Pollard 將軍為了掩飾這次飛行失誤,將失敗改稱為英雄事蹟,除了四位生還的機員要獲得頒獎,他們兩名士兵英勇犧牲,也要為他們高姿態舉行葬禮,同時要在他們死後授勳給他們,還有兩名參議員出席。

他們倆人準備自首時,卻被當作是衣冠不整,訓斥了一番。不過當金士官見到他們兩人時,幾乎昏倒了。他通知了布許,布許知道如果事件公開,不僅他會成為全國笑談,還會軍法處置。這時金士官向布許獻計,說他們可以偷偷將兩位轉調到波拉德Pollard 的步兵單位,只要迫使他們簽字就行。布許覺得可行,就派車將他們送到郊外無人處,由衛兵看守。阿班見到這狀況非常相信軍方要私下將他們處死,殺人滅口。但是威爾就天真的相信是要嘉獎他們。(下:金士官見到他們出現,嚇壞了。)

 

 

 

 

 

 

 

到了野外,布許將他們分開,要他們簽署文件,說從未聽過他們進行的那項任務。但是威爾不肯簽,他說:如果我們簽了,阿班豈不是得不到勳章?布許說這裡沒有勳章,也沒有音樂,但是威爾說可以用車燈照明,以及汽車上的音樂。布許見他堅持,又見到波拉德的衣服上許多勳章,就要他借出一枚勳章,波拉德抗議了一陣,沒有其他方法,允許威爾拿出小刀剪下他胸前的一枚勳章。

這時金士官已經將自己的金表送給威爾,布許就將那枚勳章頒給阿班。阿班意外驚喜之餘,還獲悉他跟威爾都要被調到波拉德的步兵團。金士官鬆了一口氣,今後再也不必見到這兩人,但是這時威爾說,金士官這樣好人,應該也讓他到步兵團。布許立即同意,金士官知道這一輩子都難逃厄運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是一部相當成功的喜劇,而且越到後面越好笑,幾乎是從頭笑到尾,難怪在推出時是轟動一時的賣座影片。不過片中許多笑話都跟男主角的「鄉下人」身分有關,這一類笑話在目前都可能不被接受,特別是地域性的笑話。好像片中說:「我寧願住在田納西,阿拉巴馬的豬圈,都不會去住喬治亞州的豪宅。」這一句話就損了三個州的居民。而且目前的喬治亞州不僅不會被看作是落後,還是大州分,大城市(亞特蘭大)的所在。

因為影片賣座,片中有多位演員從此都一登龍門,身價百倍。這包括男主角Andy Griffith 安迪葛里夫斯,他因為已經在舞台演出這角色兩年,所以已經被請去主演了一部成功電影 A Face in the Crowd 登龍一夢 (1957),同時在1960-1968 年在CBS 主持了八年的The Andy Griffith Show,之後又在1986-1992 在NBC,以及在1992-1995 年在ABC 先後主演刑事探案影集Matlock,都是因為他主演這鄉下角色的成功。

安迪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鄉下,小時候家庭貧苦,剛出生後的好幾個月,家裡沒有嬰兒床(也沒有床),他都睡在衣櫃的一個抽屜裡。三歲時父親才找到工作,作為木匠的助手,之後終於有錢買了屋子。上學後因為家庭環境而非常內向怕羞,幸好找到自己的路,知道自己可以引人發笑,參加了學校的話劇社,而且學會唱歌。他在「登龍一夢」中就唱了幾首歌。

這電影也讓片中飾演那個IQ 考試的軍官的Don Knotts 唐納茲紅了。這個有一對金魚眼,幾時都那麼神經質的演員,非常受到喜劇導演及電視劇的歡迎,因為他在這部片子跟主角Andy Griffith 的友情,後來在The Andy Griffith Show 中一直都擔當重要角色,另外他在電視劇Three’s Company 中飾演滑稽房東(1979-1984),也深入人心,同時還在幾十齣電視劇中演出。他參與的喜劇電影也相當受歡迎:The Incredible Mr. Lambert (1964),The Shakiest Gun in the West (1968)等。

這片子的導演馬文李洛伊Mervyn LeRoy 幾乎有點石成金的本事,剛剛在 A Majority of One (1961) 中介紹過他,說他導演及製作過相當多成功影片,他自己就這樣說過:「我有幾部自己不太喜歡的作品,或是不太賺錢的電影,或是有那麼幾部影評人不欣賞的作品,但是從來沒有一部是觀眾很不喜歡而賠錢的電影。」能夠說這種話的導演真的不多。

這小說的原作者Mac Hyman 在31 歲時就出版了這本小說,其實最初被多間出版社退稿,直到Random House 接納,不過之後他一直無法寫出第二本好的著作,承受很大壓力,結果在39 歲之年心臟病發突然去世。後來這第二本著作Take Now Thy Son 在他去世後出版,風格與他的第一本小說絕然不同,也不如預期的成功。然而這第一本書卻風行良久,後來還跟著以漫畫形式出版,總共有四個版本。

主要演員表:

安迪格里夫斯Andy Griffith 飾二等兵威爾Private Will Stockdale

麥隆麥考米克Myron McCormick 飾金士官長Sergeant Orville C. King

尼克亞當斯Nick Adams 飾二等兵阿班Private Benjamin B. Whitledge

穆瑞漢米登Murray Hamilton 飾預備軍官厄文Irving S. Blanchard

豪沃史密斯Howard Smith 飾空軍炮兵團將軍布許Maj. General Eugene Bush

Will Hutchins 飾轟炸機駕駛Lt. Geoege Bridge

Sydney Smith 飾步兵團將軍波拉德Maj. General Vernon Pollard

James Millhollin 飾心理醫生丹敏Major Royal B. Demming

唐納茲Don Knotts 飾軍中IQ 考試官John C. Brown

Jean Willes 飾空軍女軍官Captain

Bartlett Robinson 飾營房檢閱的隊長Captain

Dab Taylor 飾徵召軍官麥金尼McKinney

William Fawcett 飾威爾的父親Pa Stockdale

Raymond Bailey 飾營房檢閱上校Base Colonel

Jamie Farr 飾轟炸機副駕駛

 

Click: 7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