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Go For Broke! 二世兵團

2024-05-31 21:31:04

這是米高梅 MGM 在1951年推出的黑白戰爭片,說的是美國在二戰時,徵召了一批日裔美國士兵,參加美國在歐洲的戰役。而一個美國軍官對於帶領一批日本士兵內心不滿。這部片子明顯是為了消除當時美國人對於發動珍珠港事變的日本人的歧視,而拍的帶有宣傳意味的片子。

片中的442兵團(步兵連隊)確實存在,全部是由日裔美國士兵組成,片中飾演帶領他們的美國軍官的是范強生Van Johnson,飾演他的上級的包括:Warner Anderson,Don Haggerty,其他多數是沒有演戲經驗的日裔美人,只除了一位 Lane Nakano,他從軍之後改做演員,在十多部電影中飾演不重要的日本人,或是華人角色。這片中的士兵都是日裔美國士兵,演員也都是在美國出生的日裔美國人,所以都說美國式英語,非常正常。

這片子的導演是Robert Pirosh,他多數是擔當編劇,很少做導演。這電影的劇本以士兵的經歷為主,有很多東西方習俗不同引發的笑料,也許很多笑料在今天會被認作是「政治不正確」,不過都要看當事人是否在乎。同時這是從來沒有演出過反派的范強生很難得的飾演一個性格有缺點的角色。

片名Go For broke是源自夏威夷的一句日本外來語,也就是英文的直譯。原來的意思是在玩撲克牌時,孤注一擲的意思,也有全力以赴的意思。這句話成為當時這個日本兵團的座右銘,象徵:衝鋒!至於中文片名「二世部隊」,「二世兵團」,是當時日本的翻譯名,因為日本人叫他們在美國出生的第二代為Nisei,也就是二世的意思。

這電影因為一開始米高梅就沒有延續版權,所以在網上有很多免費版本。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43年,美國參戰後一年多,一個少尉士官麥可葛瑞森Michael Grayson到密西西比的Camp Shelby雪碧軍營報到,到了他才發現,自己要帶的一個新兵部隊442兵團,全部都是日本新兵。葛瑞森出身於德州,身高六尺二,他一開始就輕視這些身材矮小的日本兵,而且見到其中幾個來自夏威夷的士兵,居然在跳草裙舞。

葛瑞森到了之後去見上司,接到通知上校潘思Charles W. Pence說要自己見他。他一見到潘思,就說自己過去在德州參加國民防衛軍,現在想加入德州為主的第36  兵團,希望請調。潘思看出他的意思,就說:因為他們都是日本人?他說不是,但是他用了Japs (日本鬼子) 這個字眼,潘思立即教訓他說:他們不是Japs,他們是第二代的日裔美國人Japanese-Americans,都是志願從軍的。而且說,他請調的事不可能被批准。之後叫他去頂頭上級那裏報到。(下:葛瑞森去見頂頭上司索拉里。)

 

 

 

 

 

 

他到了索拉里Captain Solari上尉的辦公室,索拉里見到他對這些日本兵有成見,就說這些人都是經過有關單位一再調查過的,絕對可靠,不可能做間諜。同時他在牆上見到Go For Broke! 的標語,索拉里就解釋說這是日本人的外來語(翻譯),還解釋了意思,說這是這個兵團的座右銘。不過葛瑞森還是心中存疑。

他走出索拉里的房間,見到一個矮個子的士兵經過,立即把他叫停。見到他的袖子跟褲筒都捲起來,指責他衣裝不整,又指責他不會敬禮。這士兵湯米Tommy Kamakura脾氣很好,說因為他矮,所以袖子跟褲筒都太長,有機會會去找軍中裁縫改改。(下:葛瑞森第一天就見到比較矮小的日本士兵湯米。)

 

 

 

 

 

湯米回到營房說,這新來的長官很兇,叫大家小心。湯米跟一個叫做山姆的士兵睡隔壁床位,他見到山姆在寄包裹,原來他的家人被關到集中營,他寄東西給家人。湯米說自己沒有家人,因為珍珠港事變那天,父母到檀香山去看親友,都被炸死了。山姆對於家人住集中營沒有怨言,說他這次志願參軍,就是希望以行動證明,以後的日本人不會再被關到集中營。湯米也說他用盡方法才能入伍,最初說他太矮小,之後他再嘗試,墊起腳跟才獲准。

果然葛瑞森立即就到了,他檢查了營房,挑出無數的毛病:窗台不乾淨,床單沒有摺好,服裝不整,靴子不乾淨,頭髮沒剪,地上有垃圾,叫他們全部弄好,床單鋪好後,必須能讓一個銅板在上面彈跳。之後說今晚八點鐘步操訓練。

步操之後是障礙跑步。葛瑞森領頭跳過一個淺水池,他一跳就過去了,那些日本兵因為腿比較短,一個都跳不過,全部跌到水裡。之後是爬牆,葛瑞森也是一躍即過,之後後面的士兵全部沒蹤影,因為木牆太高,他們爬不過。葛瑞森就坐在一塊大石上說:我等你們都跳過再說。他等了一陣,終於一個個都跳過來了。他不知道的是,這些士兵在牆後面疊羅漢,才能一個個跳過去。當葛瑞森心中起疑,到牆後去看時,最後兩個人已經繞過木牆過去了。

之後葛瑞森叫他們摔跤,不過這回吃鱉了。他要士兵盡管下手,沒想到一個小個子,一推就將他摔倒在地。

經過幾個星期的訓練,這班新兵的體能終於達到標準。湯米說希望參加太平洋戰爭,打日本人。山姆說沒希望,怕被錯誤當作敵人,或是做了間諜。他們只會被送到歐洲戰場。湯米說,如果被盟軍當作敵人怎麼辦?山姆說:我們有制服(可以分辨)。湯米說他想做情報,山姆說,那要會說日文才行,而他們都不會說日文。

第二年春天,1944年五月,他們分配到歐洲戰場,第一站是義大利南部的Naples,他們要從這裡步向羅馬。他們每天揹著行李跟步槍,在鄉村小路步行。聽到飛機聲音,就跑到路邊的樹下或是壕溝躲避,晚上就睡在廢墟堆哩,因為經過戰爭,這裡的屋舍都被炸得差不多。偶爾見到完好的房屋,才見到村民。這些村民現在都很貧困,他們唯一擁有的是自釀的酒,就用來跟他們換食物。(下,他們在路邊休息,最左邊頭戴鋼盔的是葛瑞森,右邊坐在門邊的依次是山姆,法蘭克,湯米。)

 

 

 

 

 

 

 

葛瑞森還是跟他們保持距離,只有公事才交談。他們在托斯卡尼Tuscany路邊休息時,葛瑞森跟路邊一間屋子裡的義大利女子彼此勾搭上了,他就近去跟那女子喝酒,進去之前對山姆說:在出發時叫我一聲。但是他們是聽到轟炸聲迅速逃走,就忘記了通知葛瑞森,等他發現時,隊友都已經走好遠,他急速跑去才追上。索拉里上司正好在前面帶領另一個支隊,見到他狠狠的訓話,還說這一次不懲罰他,下次不會原諒。他心中對於山姆等人當然更多積怨。

途中,100th步兵團跟他們擦肩而過,上面也有不少日本族裔的士兵,彼此打了招呼。其中一個士兵Eddie對湯米跟山姆說,他們在路邊的葡萄園見到有做好的酒可以喝,他們就跟著那兩人過去了。但是在喝酒時突然遭到襲擊,原來上面有德國士兵從一間廢屋中開槍。Eddie當場被擊斃,他們急速躲避,但是沒有逃跑。他們反而往上跑,跑向那間小屋。中間不斷受到槍擊,幸好他們個子小,連滾帶爬,最後彼此掩護,到了接近地點用手榴彈,將上面兩個德軍都炸死了。他們三人上去查看時,出現一隻小豬,是白色的,湯米就將之據為己有,之後帶著一起行軍。

因為他們勇敢的炸死兩名德軍,其中一人還是軍官,上級立即褒獎,葛瑞森手下獲獎,但與他無關,心中不是滋味。不過山姆跟他道歉,說下午沒有叫他不是有意的。這時葛瑞森再度跟索拉里提出請調的事。索拉里趁機教訓他說,他們的部隊中很多士兵的祖裔都是敵對國家,好像德裔青年,義大利裔青年(他自己就是),葛瑞森說那不同,索拉里說:有甚麼不同?是因為他們的眼睛小,還是因為膚色?

他們到了一個村子,遇到一家義大利人,男主人見到湯米的小豬非常高興,說他們也有一隻豬,想借小豬去交配。湯米說豬太小,義大利人說可以了,還要用酒跟他換,他還是不同意,後來見到那家人的孩子一個個面黃肌瘦,終於同意留下來借給他們。

他們經過一處,又受到上面的襲擊,葛瑞森決定帶幾個士兵到上面反擊。他沒有叫湯米,但是他也跟著,只是剛跟上去,他的腿就中彈,但是他忍著痛勉強跟著。而且他負責發射手提迫擊砲,掩護其他士兵。他因為腿部受傷,無法架設迫擊砲,就用自己的鋼盔裝上泥土,穩住迫擊砲,一次又一次發射,最後終於擊中上面的射擊源頭。結果屋子裡的德軍出來投降。那領頭的德國軍官見到面前一群日本士兵,非常訝異。心中以為是中國士兵,葛瑞森對他們說:你不知道日本已經投降了?現在在幫我們打仗。這一次葛瑞森終於對這些下屬服氣了。(下:葛瑞森帶著山姆/右,以及Frank,企圖攻擊高處的德軍碉堡。)

 

 

 

 

 

 

 

 

之後湯米住進野戰醫院,三個星期後出院,義大利家庭也將小豬還給他。而他們這一次戰功更彪炳,都獲得銀星獎章。

不久他們又接到命令到了法國南面的馬賽,之後坐火車到內陸。這時葛里森已經不再提請調的事,但是潘思上校記掛著這事,就說暫時調他做442兵團的聯絡軍官,這表示一旦有機會,就調他到以德州士兵為主的36軍。

這天他們的貨車經過法國一個村子,葛瑞森聽見有一間酒吧傳出那首德州人愛唱的The Eyes of Texas,非常興奮的跑進去,卻見到一群女子在唱,他問她們怎麼學會的,她們用有限的英語說,幾天前有一隊美國士兵經過,他知道又失之交臂。上司見到他這樣失望,以為他急於調到36軍,他說他只是想見老鄉,沒有其他意思。

不過這一次步行沒走多遠,卻見到36軍的卡車經過,他終於在酒吧中見到其中那個老友威爾森Wilson I. Culley,兩人親熱的打招呼之後,一起喝酒。但是談了幾句,威爾森就用Japs形容他的部隊,還叫他們Shorty矮子,葛瑞森糾正他,說他們是日裔美國人,不是日本鬼子。威爾森認為他多事,還說他是Japs-lover,他生氣了,叫威爾森出去,兩人就在後巷打起來。

他的下屬見到這件事,知道他們之間不再有隔閡了。

和這些日本兵處久了,葛瑞森也學會了一個日本字,聽他們常常說,這天自己也說了,還以為是友善的招呼。之後他才問那些日本兵,這個字是甚麼意思,其中一個日本兵說:這(巴加野鹿) 代表你是一個混帳王XX。他聽了笑了。(下:日本士兵休息時坐在一起,左起:Frank,湯米,Kaz,山姆。)

 

 

 

 

 

 

 

湯米繼續抱著他的小豬行軍,這次到了一個村子,村里的人跟他要吃的,他只有香菸給他們,但是那個屋主說,香菸沒用,換不到吃的。他也沒辦法,出來見到一個婦人抱著的嬰兒在哭,他終於忍不住回頭將小豬留給他們。

一天,他們的日本隊友 Kaz 也受傷了,他手中拿著佛教的念珠,軍中一位神父走過來,以為他是天主教徒,他解釋自己是佛教徒,不過沒多久他去世了。

這個軍團中的日本士兵,也有幾位是會說日文的。葛瑞森見到其中一位無線電報員在跟對方說日文,那士兵解釋:他知道有德軍會說英文,所以說日文以混淆對方。

最後美軍及盟軍的坦克到來,要收復這一片法國失地。他們將樹林的大樹砍倒,讓坦克進來,不過砍樹時也有士兵意外受傷,甚至壓死。最後坦克進來了,士兵齊聲高喊:Go For Broke,之後不少德軍投降。大家歡呼。

最後他們的兵團回國,首先到紐約港,之後到華盛頓,在白宮草坪接受杜魯門總統頒發勳章,並在賓夕凡尼亞大道遊行,接受歡呼。

製作與卡司:

二戰時 442 步兵連隊(442nd Infantry Regiment) 確實存在,其中還包含了100th 步兵團 (Infantry Battalion),是在羅斯福總統命令下成立,全是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日本人。當時有一萬兩千人響應,志願參軍,最初組成份子有兩千七百人來自夏威夷,一千五百人來自美國本土,最後膨脹到一萬人。他們也是美國歷史上,獲得最多勳章的一個兵團。他們主要在義大利,法國南部,及德國作戰,是公認最勇敢的兵團。總共獲得四千紫心勳章,四千銅星勳章,及七份總統嘉獎令。電影最後的頒獎畫面,就是新聞片,見到杜魯門總統,跟二戰指揮官Mark Clark將軍,為二世部隊頒獎。

這電影雖然具有宣傳意味,不過劇本故事性強,所以看來不悶,而且趣味性跟娛樂性都很強。劇本的寫法有點像范強生主演的 Battleground戰場 (1949),劇本中都是士兵間的笑談,一方面說了戰場的酸甜苦辣,一方面有士兵間的情感跟衝突。跟另外一部戰爭片 The Story of G.I. Joe大兵日誌 (1945),也相似,讓觀眾了解了二戰時,士兵在戰場的經歷,但也不失人情味。雖然這些片子都記述了有士兵的傷亡,不過還是受到批評,淡化了傷亡,甚至美化了戰爭。這是為了票房,如果強調死傷,可能觀眾不愛看。(下面是這部片子裡的重要演員,中間的是范強生飾演的葛瑞森,右邊第二人是山姆,左邊第三人最矮小的是湯米。)

 

 

 

 

 

 

 

 

 

對於二戰時,美國將日本僑民集中關起來,這是一項至今還引起爭議的作法。但那是國際戰爭第一次禍及美國本土,發動珍珠港突襲的又是日本軍隊,何況當時日本軍隊在亞洲的肆虐眾所周知,防患是必然的。只是西方民主思想,你做了我國的公民,憲法就要保護你,像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這電影顯示的是,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日本人(似乎)沒有祖國思想,一心一意要做最好的美國公民。在另一部電影 Hell to Eternity 玉碎塞班島(1960),敘述一個在日本家庭長大的墨西哥男孩,這家日本人也是全家都從軍,要以奉獻美國為榮。

不過這是否代表全部美國第二代?寫這劇本的似乎有點天真。二戰時很多移民美國多年的德國青年,或是德國第二代,回到德國去為納粹作戰。他們利用自己的美國語言能力,美國知識,為德軍做情報工作,或是協助德軍混淆美軍。所以這是雙面刃,這做法還是有冒險性。

看這電影有個感覺,日本人的「祖國」觀念沒有中國人那樣濃厚,不知道如果美中發生戰爭,在美國的中國人,以及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會是甚麼立場。至少第一代中有很多是支持祖國的,這些人選擇到美國,享受美國的社會,但是說起政治就紅著臉跟你吵。另外日本人不像其他族裔,整天將種族歧視掛在嘴裡。不只是這部電影,其他很多地方都有這感覺。在這電影中,很多地方在今天的電影都不可能出現,好像凸顯日本人的矮小,感覺他們都忍下了。似乎他們要等葛瑞森自己覺醒。不知是風度,還是隱忍力強。這一點強過中國人。

這電影目前雖然很少人提起,不過推出時頗受好評,獲得最佳編劇一項金像獎提名。據米高梅當時的製作人Dore Schary說,不僅在美國受歡迎,在日本更是轟動。據紀錄,這片子在北美賣座收入253萬元,國際市場收入80.6萬元,淨賺76.1萬元。

主要演員表:

范強生Van Johnson飾葛瑞森少尉Lt. Michael Grayson

Lane Nakano飾日本兵山姆Sam

George Miki飾日本兵Chick

Akira Fukunaga飾日本兵Frank

Ken K. Okamoto飾日本兵Kaz

Henry Oyasato飾日本兵Takashi Ohhara

Harry Hamada飾日本兵Masami

Henry Nakamura 飾日本兵湯米 Tommy Kamakura

華納安德生Warner Anderson 飾上司潘思上校 Colonel Charles W. Oence

Don Haggerty 飾德州士兵威爾森 Sgt. Wilson Culley

Gianna Maria Canale 飾義大利女子 Rosina

Dan Riss 飾上司索拉里上尉 Captain Solari

John Banner飾(投降) 德國軍官

Jerry Fujikawa 飾日本通訊兵

Richard Anderson 飾一名尉官

Hugh Beaumont 飾軍中神父

Mario Siletti 飾義大利農民

 

Click: 20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