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Nicholas and Alexandra 俄宮密史

2022-03-15 01:06:52

這是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在1971年推出的彩色宮廷大銀幕長片,片長超過三小時。說的是俄羅斯最後一任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在位的最後幾年的經歷。俄羅斯歷經對日戰爭,布爾雪維克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以至於全家遇害的經歷。

這電影的劇本是根據美國作家Robert K. Massie在1967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主要演員幾乎全是英國演員,其中飾演尼古拉斯的是Michael Jayston,飾演其妻子(王后)的是Janet Suzman。其他演員中較重要及知名的包括,飾演宮中一位有影響力的教士Father Grigori Rasputin的也是英國演員Tom Baker,飾演首相之一Count Witte的是英國的勞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飾演外交大臣Sazonov的也是資深演員Michael Redgrave。還有一位宮中人士由美國的傑克霍金斯Jack Hawkins飾演。

不過製片人Sam Spiegel跟導演Franklin J. Schaffner都是美國籍,Schaffner導演過 Planet of the Apes 人猿星球 (1968),Patton 巴頓將軍 (1970),等大製作,並曾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這電影攝製相當有水準,獲得六項金像獎提名,獲獎兩項,包括:最佳影片(輸給The French Connection),最佳女主角,最佳攝影,最佳配樂,最佳藝術指導(布景,獲獎),最佳服裝設計(獲獎)。

我在網上見到有人免費上傳,而且素質很好。

劇情:

電影開始是1904年,俄皇尼古拉斯二世的妻子艾莉絲(Alix,Alexandra Feodorovna的暱稱) 誕下一個男嬰,夫妻都極高興。因為他們已經先後有了四個女兒,非常渴望一個兒子。知道兒子健康更是無比寬心。兒子被取名亞歷西斯Alexis。兒子生下幾星期後,尼古拉斯發現兒子手臂有瘀傷,艾莉絲說應當沒有事。(下:皇后生下一個兒子,兩人都喜不自勝。)

 

 

 

 

 

 

 

 

尼古拉斯個性柔弱,他26歲時父親亞歷山大三世意外去世,繼位為王時心理上毫無準備。艾莉絲雖然比他小四歲,但就比他有主見。每一天他要前往跟大臣見面時,艾莉絲都督促他要「堅強」,不要被人欺負。

這時俄羅斯正在跟日本打仗(日俄戰爭),原因是俄羅斯要取得太平洋的一個溫水港(旅順),一年四季都不結冰的港口。但是戰爭持續下去,日本越戰越勇,俄羅斯損失慘重。首相韋特Count Sergius Witte多次跟他建議停火求和。說俄羅斯已經死了三萬士兵,所為何來。說這是一場沒有希望的戰爭,國民現在民不聊生,同時民眾普遍爭取好像英國的憲法跟民主政治。尼古拉斯就說,這是父親留給他的江山,他要保住。他在彼得斯堡宮中的顧問,堂兄弟尼高拉夏Nickolasha (Grand Duke Nicholas)也勸他及早自戰爭中抽身,他就說,現在有了兒子,他更要為兒子而戰。而且他相信俄羅斯會戰勝。

一天,尼古拉斯的母親瑪麗亞Marie Feodorovna過生日,他們前往赴宴。母后跟媳婦艾莉絲處得不好,艾莉絲又覺得自己是德意志人,跟大家隔了一層,就躲在一邊。這時尼高拉夏就說可以跟她介紹一個西伯利亞來的教士拉斯普亭Grigori Rasputin,這人是農人階級出生,自稱20歲就有通靈能力,而且是神醫。雖然他舉止粗魯,但是艾莉絲對於他的直爽的言談有點欣賞。(下:第一次見到拉斯普亭。)

 

 

 

 

 

 

 

 

當晚他們回去時,發現多名醫生在皇宮內,原來兒子亞歷希斯病了。醫生會診結果說他得了一種血液疾病(血友病),當他們了解之後知道如果他被割傷,將會流血不止。艾莉絲說,這樣就讓他永遠不被割傷。但是醫生又說,有時傷口在內部,也會一直出血。並稱這病通常是由母親遺傳,而且沒有治療方法。他們憂心如焚,但是決定瞞住兒子的病,不給外界知道。

這時列寧已經成立了馬克思工人聯盟,經常召開地下會議,中心人物有托洛斯基Leon Trotsky,馬多夫Julius Martov,還有剛剛從西伯利亞被釋放的史達林。他們這時研究如何利用布爾雪維克革命,推翻尼古拉斯所屬的Romanov 羅曼諾夫王朝。

這天尼古拉斯跟艾莉絲在火車站歡送士兵到前線。中途有人來通知,說艾歷西斯在流血,他們聽了心急如焚,艾莉絲更說要趕回去。尼古拉斯說要等儀式結束。他們急忙完成儀式趕回宮去。幾位醫生都在。艾莉絲一直自責,說都因為自己當初嫁到這裡改變宗教,所以她的禱告都無法獲得回應。這時艾莉絲想起拉斯普亭,要求丈夫召他入宮,希望以宗教力量幫兒子治病。拉斯普亭入宮對艾莉絲多方勸導,並說他可以跟上天通話,他代表的是上帝的聲音,安撫她不要怕,艾歷西斯不久清醒過來,艾莉絲對拉斯普亭感激不已。之後要求丈夫允許他自由出入皇宮。(下:沙皇及皇后在火車站祝福每一個出發前的士兵。主教在他們身後。)

 

 

 

 

 

 

 

 

由於日俄戰爭造成的巨大軍費,俄羅斯民不聊生,國民普遍積怨。這天一個教士率領一批群眾到皇宮請願。他們高舉宗教旗幟,口中喊著「和平」,希望與尼古拉斯對話。不過軍方排列了陣勢,當民眾不聽命令繼續向前衝時,士兵開始開槍,打死不少人,(所謂的Bloody Sunday)。事後尼古拉斯非常生氣,因為軍官沒有跟他報告。他叫來首相韋特訓斥,但是韋特說,民眾要求你解散現有的議會,讓平民都能參與,你會同意嗎?他承認不會。

日俄戰爭終於結束,俄軍慘敗。這時首相韋特已經轉任內閣會議主席。為了應付國內日益不安的情緒,他給尼古拉斯兩項建議。一個選擇是軍事獨裁,一個是制定憲法(好像英國的君主立憲)。尼古拉斯勉強同意後者。讓俄羅斯走向憲政,建立民選議會Duma。

過了八年,艾歷西斯長大了,這一年尼古拉斯帶著家人到克里米亞黑海海邊去度假。為了避免艾歷西斯再生病,或是割傷,尼古拉斯派了一名水兵Nagorny倪高尼24小時跟著艾歷西斯。但是艾歷西斯非常調皮,時常東跑西跳,弄得那名水兵疲累不堪,他母親更是繃緊了神經。

這時現任首相Peter Arkadyevich Stolypin史托平來求見,說有急事希望尼古拉斯回宮。一是群眾的壓力越來越大,要求解散現在的國會Duma,重新選舉,這一點尼古拉斯堅決不同意。另外一件事是,外面謠傳艾莉絲跟拉斯普亭有曖昧關係,而拉斯普亭這人聲名浪藉,除了酗酒還亂搞男女關係,讓他留在宮中,對皇后及四個女兒都不是好事,尼古拉斯聽了就要手下下令要拉斯普亭離開皇宮。據說他聽了也高興地離去,只是艾莉絲知道了很生氣,堅持要丈夫把他請回來,還說一旦兒子再生病,或是死了,唯他是問。

這時列寧領導的布爾雪維克組織也在日益壯大,不過托洛斯基跟列寧的不和也日益加劇。一天,尼古拉斯帶著兩個大女兒Olga跟Tatiana一起在歌劇院欣賞歌劇時,目睹一個革命黨人拿出槍來向首相史托平開槍,成功暗殺。尼古拉斯認為國家不安都是因為革命黨人在後面煽動,之後就下令搜捕亂黨。不少人被槍決。他想起自己的祖父及叔父都是被暗殺的,就威脅要關閉國會,結束民主議會程序。國會中反對(沙皇)派的領袖Alexander Fedorovich Kerensky科倫斯基請求不要關閉國會,但是未被接納。

不久,尼古拉斯帶著家人在波蘭度假,艾歷西斯因為跌落地面,內部流血,非常痛苦不停地呻吟,情況非常嚴重。全家人立即跟他趕回彼得斯堡的皇宮。幾位醫生診斷後都說他們沒有辦法,因為開刀怕會有併發症。過了兩天艾歷西斯都沒有清醒過來,這時醫生已經宣布他無救,尼古拉斯也準備發布公報。但是艾莉絲不死心,她要求丈夫召拉斯普亭入宮,希望以法術幫兒子治病。拉斯普亭還未入宮,就寫信給他們不用擔心,說亞歷希斯一定會好。過了不到一日,艾歷西斯就清醒過來,說他沒有痛苦了。艾莉絲對他更是五體投地。

這時新首相Kokovtsov報告,各地的罷工擴大,政府近來不斷捉鬧事者,處決了幾百人,對於平定亂黨毫無幫助。他請求尼古拉斯不要再處決政治犯,並重開國會。

接著在1914年八月,發生奧地利大公費迪南Ferdinand 被暗殺事件,奧地利威脅要行兇者的祖國塞爾維亞負責。尼古拉斯為了要表示對盟國塞爾維亞的支持及保護,立即下令軍隊全體動員。韋特Witte全力反對並阻止,他說,奧地利的盟友德意志帝國會認為這是向他們宣戰,一定會出兵相助。屆時法國跟英國都會牽入,一場大戰就會發生。而且他說,俄羅斯近年來軍備落後,已經無法進行一場現代化的戰爭,何況德意志王King Wilhelm威廉二世已經表示會出面協調,要他三思。尼古拉斯就認為,他在德意志的表兄威廉會諒解他的出發點,他還說,總動員並不代表宣戰。沒想到威廉立即幫助盟友奧匈帝國,向俄羅斯宣戰。

韋特非常失望,首相Kokovtsov也極力勸阻,並預言一旦戰爭俄羅斯會死幾百萬人。反而是科倫斯基號召大家團結,說既然戰爭不可免,要大家擁護沙皇。

尼古拉斯知道局勢一發不可收拾,表面鎮靜的歡送部隊出發。但是指揮作戰的將軍都知道俄羅斯已經沒有戰爭的能力。不少軍官自殺了,士兵中不少私逃了,更多士兵死了。很快成千上萬的傷兵被送到後方,連艾莉絲都穿上護士服裝到臨時醫院中為傷兵服務。但是她的德意志的背景,讓很多傷兵背後罵她。對於沙皇莫名其妙的送他們到戰場,更是怨聲載道。

戰爭失利大大影響尼古拉斯的心情,這時更廣泛傳說艾莉絲甚麼事都跟拉斯普亭商量,包括軍事情報,導致大臣個個不滿。尼古拉斯也將怨氣跟妻子發洩。他說:「這麼多年我都聽你的,甚麼都要問過你。因為你跟我母親不和,我就避開他們。現在我一個朋友都沒有。…我們現在武器彈藥都沒有,一個士兵一天只發三粒子彈。你卻甚麼都跟那個教士商量。人人都叫我跟你離婚。」艾莉絲說,如果能夠幫助他,她願意離婚。但是說拉斯普亭救了他們的兒子,他有特異功能。尼古拉斯承認這一點。最後他說:「我知道我不聰明,但願上帝告訴怎麼做。」艾莉絲建議他解除尼高拉夏Nickolasha統帥的職務,說他沒有用,由他自己統帥。他接納了,但是彼得堡(彼得格勒)的政務就交給艾莉絲。這讓大臣群起反對,說艾莉絲毫無經驗,但他還是一意孤行。(下:最關鍵時,他還是信任妻子。)

 

 

 

 

 

 

 

他首先去見被他解除職務的(表哥)尼高拉夏。尼高拉夏一點都不在乎被解除統帥的職位,因為他知道前途多桀。尼古拉斯哭訴俄羅斯死了一百萬士兵,他逃不了責任。尼高拉夏建議他全面撤退,以保持軍隊元氣。同時建議他除去拉斯普亭,說他現在在皇宮影響力很大,大臣及將軍都要聽他的,這會摧毀俄羅斯。稍後母后瑪麗亞也難得地來看他,說到處都有反對沙皇的聲浪,國民普遍餓死的現象也非常嚴重。而他卻將政府交給一個最沒有資歷的女人來管。又說民間現在都說艾莉絲是德意志的間諜,利用拉斯普亭毀滅俄羅斯,要他將拉斯普亭送到西伯利亞。但是他說「他讓我的兒子活下去,我不會送他去西伯利亞」。

拉斯普亭利用皇后對他的信任越來越猖狂,整天插手政務大臣都怨聲載道。一次他參加了俄羅斯年輕貴族的宴會,結識了一位大公Grand Duke Dmitry Pavlovich,跟一位王子Felix Yussoupov。之後整天跟他們一起抽鴉片,想盡方法取樂。但是這兩人其實是串通好來暗殺拉斯普亭的。他們在一個醫生的幫助下,將蛋糕跟酒都放了山埃(氰化鉀),他吃過之後中毒倒地。但是爬出房間後又好像復活。王子又朝他射了多槍之後才死去。他的屍體後來在河中被發現。

拉斯普亭死後,艾莉絲極度哀傷,完全不理政事。大臣有多項文件,文告等她簽署她都不理。包括幫助國民解決糧食恐慌的政令在內。她一邊哭一邊讀拉斯普亭的遺囑。裡面說沙皇一家都會被革命黨人殺死,一個不剩。艾莉絲哭得更厲害了。

因為戰爭帶來的貧困,全國一片亂象。國會中雖然為拉斯普亭之死而慶祝,但是全國面對糧食缺乏,燃油缺乏,士兵有三分之一投降,沙皇卻不見了,於是群起攻擊沙皇,(事實是他在前線)。另一邊在民間,到處有暴動,飢餓的民眾到處搶麵包,搶麵粉。政府派了士兵去鎮壓,但是士兵同情民眾,任由他們搶掠。列寧的工人黨及布爾雪維克組織就利用民眾不滿,在各地號召支持者。

到了冬天,尼古拉斯想念家人,坐火車回家途中,火車被阻截,一批支持革命黨的雜牌軍阻止他前進。他發電報請求將軍救援,但是將軍不是無法前來,就是拒絕前來。之後他接到消息,莫斯科有大暴動,他在彼得格勒的所有大臣都被捕了,議會成立了臨時政府,要尼古拉斯退位。連他的將軍現在也都紛紛要求他退位。這時他知道已經無法再抵抗,同意退位。在簽公告之前,他問一位醫生兒子的健康情況,醫生說他應當最多可以活到20歲,他就在1917年三月15日,簽署文告跟兒子一起放棄王位。

退位之後他回到彼得格勒的王宮,士兵跟守衛已經不把他當作王,冷眼對待。他跟他們敬禮,得不到回禮。他忍著進了內室見到艾莉絲,驟然間下跪,痛哭流涕說:「我對不起,請你不要…不要…這不是我想要的…我好慚愧,對不起…。」艾莉絲這幾個月也受了不少委屈,見到丈夫這樣也是手足無措,面對面跪著。羅曼諾夫三百年王朝就這樣結束了。(下:兩人見面一起跪下痛哭流涕。)

 

 

 

 

 

 

 

 

這時列寧到蘇黎世去見德意志的代表,說要德意志幫助他推翻科倫斯基的臨時政府,奪取俄羅斯政權,他會立即停火。但是德意志代表說他們不需要馬克思主義。

尼古拉斯一家人退位後,全家被遷移到一處郊外的農莊。全家人一起種菜,種花。他渴望著幾個月後花菜都有收成。一天科倫斯基傳話要見他,他去了見到時,科倫斯基說他放逐英國的請求被拒絕了。他很意外,因為喬治五世也是他的表哥。科倫斯基說,他(喬治五世)也要考慮到他自己的處境。這時歐洲王室人人自危,都不敢惹麻煩上身。此外法國也不願意收。他最後要求去芬蘭,科倫斯基都說有難處。最後科倫斯基說,他唯一能做到的是保證他跟一家人的安全。他安排了他們一家人一星期後到西伯利亞的Tobolsk。他嚇了一跳。科倫斯基說,他的政府現在有法律,但是沒有軍隊。他的軍隊還比不上列寧的布爾雪維克軍隊。還說:「你過去有過很多次機會,我也希望我有多次機會。」

列寧利用沙皇退位後的空檔建立紅軍,一步步佔領了(接管了)鐵路,電力公司,電話線,銀行,科倫斯基的手下說,有一個軍團的部隊就可以平定列寧的部隊。但是現在他一個軍團都沒有。

科倫斯基派了一位軍官Colonel Eugene Kobylinsky柯比林斯基護送他們一家人到西伯利亞。艾莉絲還想帶著家人的相簿,科倫斯基說「你能保留一顆頭已經不錯。」結果他們除了身上的衣服,甚麼都沒有帶。尼古拉斯安慰她,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已經很好。

不久列寧宣布成立蘇維埃政府,科倫斯基的臨時政府不久就被解散。但是反共的白軍興起,爆發了內戰。白軍是所有反對蘇維埃勢力的統稱,包括了支持沙皇的部隊,一戰的殘餘分子,及白俄羅斯部隊。

在Tobolsk,柯比林斯基對尼古拉斯一家人非常寬大。讓他們在營裡自由活動。他強調的是保護前沙皇一家人的安全,因為這是他當初跟科倫斯基的保證。但是到了1918年復活節這天,紅軍派了一位政治委員Vasily Vaslevich Yakovlev亞可里夫來取代柯比林斯基。尼古拉斯依依不捨地跟他道別。亞可里夫立即安排他們全家前往莫斯科,說要接受審訊。臨走前位他們全家人分別拍照,正面及反面,像是通緝犯。但是當時拍照還是很新鮮的事,孩子們都很開心。

全家人中,14歲的艾歷克斯最不習慣這天淵之別的日子。生活環境一天比一天差,更明顯感覺到自己像犯人。他私下指責父親為什麼要幫他也放棄王位,他認為自己仍有希望成為沙皇。在前往莫斯科之前,他一度企圖自殘,特意從樓梯上滾下去,但只是腿部受了輕傷,沒有流血。

這時他們仍然有多名隨員,一位跟了多年的女護士Alexandra Tegleva,家庭醫生波特金Dr. Botkin,一個孩子們的家庭教師Gilliard,陪伴艾歷克斯的水手Nagorny倪高尼。他們都很忠心的跟隨,沒有一個離去。本來尼古拉斯還有一個隨從Valdimir,他也堅持要跟著,但是尼古拉斯認為他年紀太長,強迫他留在彼德堡。

他們的馬車帶他們離開Tobolsk,坐上前往莫斯科的火車。但是途中又被截停,當地紅軍代表出現,說由他們接收前沙皇一家人。這時還說只有真正忠心的僕人可以跟著,就是波特金醫生,跟水手倪高尼。家庭教師跟護士都兩人被推走。這時他們再被送到Ekaterinburg的一間Ipatiev House。

這裡設備更簡陋,除了桌椅床甚麼都沒有。紅軍甚至禁止他們看窗外,將玻璃窗都塗上油漆。在這裡負責監視他們的是Yakov Yurovsky尤洛夫斯基。他通知尼古拉斯,他們要在這裡待到審訊有結果。

這天一個紅軍士兵要搶奪亞歷希斯頸子上最後一件私有物,一條金項鍊,他掙扎時喊叫,倪高尼奮不顧身前來相救,打傷了那名士兵。立即被逮捕。尼古拉斯幫他求情,說他弱智,非常單純。但是不久就聽到槍聲,他被處決了。(下:倪高尼被處決後,只剩下醫生波特金跟他們一家人了。)

 

 

 

 

 

 

 

 

他們每天在這裡等待,除了一家人彼此安慰,說笑,無事可做。其實尤洛夫斯基是在等上面的命令,幾時處決沙皇一家,以及是只處決沙皇,還是一個不剩。

七月的一天,他終於接到莫斯科的電話,指示他全家都要處決。下手之前,他善心大發,將幾個月積壓的信件拿去給他們看。他們讀到好久不見的親友的信件,難得的露出笑容。

到了行刑這日,他們凌晨兩點鐘被叫醒,要他們都換好衣服,尼古拉斯問為什麼,對方說因為要出發了。於是他們全部換好了衣服,之後被指示到樓下一間房間。但是房間裡只有兩個椅子。尼古拉斯跟艾莉絲坐上去。尼古拉斯還抱著兒子,因為他的傷勢還未復原。四個女兒跟醫生站在後面。(下:他們坐在房間中等。)

 

 

 

 

 

 

 

 

 

他們就這樣等了好久,尤洛夫斯基帶著四名男子進來,幾秒鐘後全部拿出手槍開始朝他們射擊。沙皇尼古拉斯剛剛五十歲,艾莉絲46歲。

製作與卡司:

沙皇一家被射殺的那間Ipatiev House一直保留到1977年,才在蘇維埃政治局的命令下剷平。這電影中多數事件及人物都是真實的,因為都有史實記載,只有一些細節跟對話可能是杜撰的。不過一些人名及地名,可能有俄文寫法及英文寫法的差異。此外如地名,當時沙皇皇宮所在的聖彼德堡St. Petersburg,在1914年改作彼得格勒Petrograd,列寧取得政權後1924年又改作列寧格勒Leningrad,幸好在1991年又改回去叫做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

這電影清楚顯示了最後一任沙皇的無能,軟弱。即使有這樣的性格缺點,卻一次又一次的決定送國民去打仗。因為他認為有義務維護父親及祖先遺留給他的王朝。這都證實了皇朝制度的致命缺陷。只因為血統的遺傳,就給了他們這樣多的權力。當然我們後來也見到,列寧留下來的制度在這方面相去不遠,也是為了自己的政治信仰,當人命為草芥。

歐洲各國雖然經常打仗,但是幾個王室人員其實都屬於一個大家族。好像尼古拉斯跟英國當時的喬治五世是表兄弟,看相片他們像是雙胞胎。尼古拉斯跟德意志的威廉二世,則是稍微遠一點的表兄弟。艾莉絲雖然說是德意志人,但其實她也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的外孫女,深受維多利亞的寵愛。而她的血友病也是維多利亞女王遺傳下來的。而尼古拉斯的母親瑪麗亞母后,則原來是丹麥公主。

這一段史實讓我們看清楚,俄羅斯羅曼洛夫皇朝的敗亡,跟尼古拉斯發動的兩場戰爭非常有關係。日俄戰爭跟第一次世界大戰,暴露了俄羅斯的軍備的落後,完全不能面對現代化的戰爭。後果是讓俄羅斯人民民不聊生。這一點跟普京這一次發動進攻烏克蘭的戰爭非常相似。最初預計三五天內可以攻佔烏克蘭,現在兩個多星期了沒有達到目的,而且暴露了供應及設備上的殘缺跟不足。普京的政治前途可能因此畫上句號。俄羅斯的強國地位也已經不保。

這片子長達三小時以上(188分鐘),服裝,布景都非常考究。劇情曲折有多個高潮,排場也很夠。本來這部片子很可以跟製片人Sam Spiegel其他的電影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桂河大橋 (1957),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相提並論,但一來因為沒有大牌明星,特別是主角人物都不是一般觀眾熟悉的,加上結尾太悲慘。這是最不能吸引觀眾的。但是因為這是史實,編劇不能更改,只能如此。但是對於那一段歷史有興趣的人,應當是值得一看,畢竟跟真實歷史非常接近。

據說最初製作人Spiegel希望邀請一些大牌明星演出的,女主角考慮過奧黛莉赫本,伊莉莎白泰勒,葛麗絲凱莉等,另外英國的Vanessa Redgrave凡妮莎雷格瑞芙,以及凱薩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甚至接到了劇本。男主角一開始就是Michael Jayston的,可能因為外型上的相似非常重要。據說雷克哈里森Rex Harrison被接觸,要他演其中一個首相,他嗤之以鼻,說自己從來不演小角色。他這角色後來由英國影帝級的Laurence Olivier勞倫斯奧利維耶接上了。此外幾個重量級演員,如Michael Redgrave,Jack Hawkins也都分別接受一些較小的角色。

不過幾位主要演員都相當稱職。男主角雖然沒有名氣,但是外型跟表情,都與我們印象中的尼古拉斯二世非常相似。。(下面左圖是真正的尼古拉斯二世,跟家人的合照,右圖是電影中角色的一家人的合照。)

 

 

 

 

 

 

 

 

 

 

另一個重要角色是那個怪異的教士拉斯普亭Rusputin,他的選角本來Spiegel一早屬意於英國籍的彼得奧圖Peter O’Toole,但是因為對方一直無法決定,開拍在即無法再等,結果給了專演怪異角色的Tom Baker。他是舞台出身的演員,這只是他第二部電影。據說是勞倫斯奧利維耶極力推薦的。另外據說原來光頭影星尤勃連納Yul Brynner對這角色非常有興趣,卻因為彼得奧圖的長時間協商,失去機會。雖然Baker演出相當適當,但如果有較大名氣的演員,賣座應當會好很多。

還有一個選角上的因素,是在影片開拍前哥倫比亞換了負責人,出手沒有過去大方,所以Spiegel不能再在幾個大明星身上周旋,耗時間。

片中飾演尼古拉斯二女兒Tatiana的Lynne Frederick此時僅16歲,非常美麗,據說製片人Spiegel對她垂涎,蠢蠢欲動,但是這片子的casting director從中多方保護,阻止了當年已經70歲的Spiegel的行動。不過她在六年後嫁給比她大了30歲的英國明星彼得謝勒Peter Sellers。三年後離婚,一年後又嫁給大她15歲的英國著名電視主持人David Foster。不過一年後又離婚了。

主要演員表:

 

沙皇家族:

麥可傑斯登Michael Jayston 飾尼古拉斯(沙皇) Nicholas II

珍娜蘇茲曼Janet Suzman 飾皇后艾莉絲Alexandra (Alix)

Roderic Noble 飾皇子亞歷克斯Alexei

Ania Marson飾長女Olga

琳弗德瑞克Lynne Frederick飾次女Tatiana

Candace Glendenning飾第三個女兒Marie

Fiona Fullerton 飾第四個女兒Anastasia

Harry Andrews 飾堂兄尼高拉夏Nikolasha

Irene Worth 飾演尼古拉斯母親(母后) 瑪麗Marie Fedorovna

 

皇室工作人員:

湯姆貝克Tom Baker 飾教士拉斯普亭Grigori Rasputin

傑克霍金斯Jack Hawkins 飾沙皇的隨員Vladimir

Timothy West飾私人醫生波特金Dr. Botkin

Jean-Claude Drouot飾家庭教師Gilliard

John Hallam 飾看護皇子艾歷克斯的水手Nagorny

Guy Rolfe 飾皇室外科醫生Dr. Fedorov

John Wood飾在西伯利亞守護沙皇家人的軍官考比林斯基Col. Kobylinsky

Katharine Schofield 飾沙皇家的護士Alexandra Tegleva

 

政府官員:

Laurence Olivier飾首相韋特Count Sergius Witte

Michael Redgrave飾外交部長Sazonov

Eric Porter 飾接任韋特的首相Pyotr Stolypin

Maurice Denham 飾接任Stolypin的首相Kokovtsov

John McEnery飾臨時政府領袖科倫斯基Kerensky

Gordon Gostelow  飾演臨時政府戰爭部長Guchkov

Ralph Truman 飾國會Duma主席Rodzianko

 

革命黨人:

麥可布蘭特Michael Bryant飾列寧Lenin

Vivian Pickles 飾列寧的妻子Krupskaya

Brian Cox飾托洛斯基Trotsky

James Hazeldine 飾史達林Stalin

Ian Holm 飾Yakovlev

Alan Webb 飾尤洛夫斯基Yakov Yurovsky

Stephen Greif 飾Martov

Steven Berkoff 飾Pankratov

David Giles飾Goloshchyokin

其他:

Roy Dotrice 飾將軍之一General Alexeiev

Richard Warwick 飾沙皇一個表兄弟Grand Duke Dmitry

Martin Potter 飾暗殺拉斯普亭的王子Prince Yusupov

Vernon Dobtcheff 飾參與暗殺拉斯普亭的醫生Dr. Stanislaus de Lazovert

Curt Jurgens 飾在瑞士的德國領事Georg Sklarz

Julian Glover 飾領導抗議的教士Georgy Gapon

Alexander Knox飾美國大使Elihu Root

Ralph Neville飾英國大使George Buchanan

George Rigaud 飾法國大使Maurice Paleologue

Click: 34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