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Anthony Adverse 風流世家

2022-01-21 14:52:16

這是華納公司在1936年推出的黑白古裝長劇,說的是歐洲在18-19世紀時,一個棄兒由他的身世交代起,一直到他成年後的戀愛及事業的經歷。而他成長背景包括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古巴,非洲,跟美國。劇本是改編自美國作家Harvey Allen在193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這小說有1,200頁長,分為九章,一推出就洛陽紙貴。據說這作家單靠這本書的版權費就足夠一家人過一輩子。所以華納積極爭取電影版權,以四萬元買下版權,並全力製作成一部兩個多小時的電影。

這電影由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主演,女主角是當時僅20歲的新人奧莉維亞哈佛蘭 Olivia de Havilland,這只是她第三部有道白的片子,但已經頗有名聲。配角方面陣容也很強,包括:唐納伍德Donald Wood,克勞雷恩斯Claude Rains,安妮塔路易絲Anita Louise,路易海華Louis Hayward,蓋兒桑德嘉Gale Sondergaard等。桑德嘉還因為這部片子獲得一座最金女配角金像獎。並且是金像獎歷史上第一次頒發最佳男女配角獎。

這電影由Mervyn LeRoy導演。推出時相當成功,獲得七項金像獎提名,獲獎四項: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始配樂,最佳攝影,最佳剪接。未獲獎的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藝術指導(布景),最佳助理導演(William Cannon),不過這最後一項獎後來取消了。電影賣座也相當成功,據說首影當晚的收入超過過去紀錄20%。

這電影推出時被翻譯作「風流世家」,很好聽也很大氣的名字,相信也更吸引人購票,不過就跟劇情不太相干,因為劇中人每一個都很長情。也許這樣一部巨作需要一個大氣的名稱,這是唯一的原因。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775年,一個性情暴虐的西班牙貴族路易伯爵Marquis Don Luis帶著他的新婚妻子,美麗的蘇格蘭少女瑪麗亞Maria Bonnyfeather 到了一個法國的著名的理療區。原來這伯爵患了嚴重的痛風,整個腳都腫了。讓他不能走路,聽說這裡有硫磺溫泉浸泡就會好,所以他們雖然新婚,卻沒有行房。

瑪麗亞年輕貌美,本來有一個情人,是愛爾蘭年輕軍官丹尼斯Denis Moore,卻在伯爵壓力及父親同意下,嫁給了伯爵。當他們來到這別墅區,丹尼斯也騎馬跟來了。第二天一早當伯爵出發去泡溫泉時,女僕露西亞Lucia進來送給她一封信,原來是丹尼斯寫的,說他在附近磨坊旁的大樹邊等她。她見了非常高興,但又擔心被人發現,忠心的露西亞說,不用擔心,原來廚子的妹妹也已經買通了,都會幫她把風。於是她出去見丹尼斯。

丹尼斯說,他決定秋天就退出軍旅,他已經存夠錢,可以跟她私奔。他們經常在這裡私會,露西亞每次都會幫她在一邊把風。三個月後,瑪麗亞對他說她有身孕了,於是他們決定私奔。與此同時,伯爵的腳也終於治好了,他們約定今晚就一起離去。(下:伯爵治好了腳疾要跟她行房,她很害怕。)

 

 

 

 

 

 

 

 

這天伯爵回家後,高興的向妻子宣布,他們終於可以行房了。瑪麗亞聽了就收拾好了一個小行李袋準備離去。但是她要出門時,發現前門有人,就立即回到房間,她的腳步聲被伯爵察覺,上來查看。伯爵進來後見到她神色有異,將她抱到床上,這時發現她小腹凸起,立即追問他「那人是甚麼名字」,她說了,還說要跟他一起走。但是伯爵說,他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也不允許這種醜事外揚。

結果他們沒有走成。之後伯爵就帶著妻子在歐洲各地巡迴走,以免家鄉的人發現瑪麗亞有身孕。不過丹尼斯也一路追蹤,最後終於在一間旅店找到他們。伯爵也發現了他的行蹤,宣布要跟他決鬥。伯爵說自己有歐洲第一劍的稱呼,肯定可以殺死對方。

這天決鬥時,丹尼斯因為年輕,本來已經將伯爵打倒,但此時瑪麗亞在樓上叫了他一聲,他一疏忽就被對方擊中,當場死亡,瑪麗亞傷心不已。後來伯爵帶她到義大利北部阿爾卑斯山區一帶,在哪裡生下一個兒子,但是瑪麗亞卻難產死亡。伯爵將這男嬰跟瑪麗亞的遺物,包括一個聖母像的神龕,加上十個金幣,送到當地一間修道院Convent of Holy Child 門前就走了。(下:丹尼斯跟伯爵決鬥。)

 

 

 

 

 

 

 

 

這裡除了是一間修女院,還是孤兒院,但只收女孩。主事的修女準備將他送走,但是修道院唯一的神父夏維爾Xavier說這樣對孩子不好,他願意單獨照顧他。修道院幫他取名安東尼Anthony,因為他被送來那天一月17日是聖徒安東尼的忌日。

之後夏維爾神父就單獨教導他讀書,除了聖經,拉丁文,數學,還教他倫理道德。他經常要求能出去跟其他孩子玩,神父都拒絕了,說要等他長大,離開這裡。他也很聽話,總是在窗口看那些女孤兒玩得開心。

到他十歲時,一天忍不住跟一個女孩子搭訕,還送她一個鳥窩。給一個修女見到,決定還是送他走。他們討論了一會,決定送到最近的義大利城市Leghorn 去做學徒。而這城市最有規模的一間商行就是瑪麗亞父親約翰邦尼菲德John Bonnyfeather主管的公司Casa de Bonnyfeather。夏維爾帶他到邦尼菲德面前時,他覺得眼前的男孩跟自己的女兒瑪麗亞長得很像。他想起當年女婿路易伯爵來找他時,說瑪麗亞死了,她生的兒子也死了,現在心中開始懷疑。等他見到安東尼的簡單行李中,有那座聖母像的神龕時,就百分之百確定了。因為他知道那是瑪麗亞從不離身的東西。

邦尼菲德家裡有個女管家菲斯Faith Paleologys,雖然她在邦妮菲德家裡工作多年,但是跟路易伯爵私下有交情,似乎是他的眼線。現在她見到這聖母的可摺合三面畫像,也已經確信這男孩就是瑪麗亞的孩子。不過在當時,邦尼菲德不願意公開自己的外孫是私生子,這等於承認自己的女兒與人通姦。在同樣因素下,他也諒解了女婿的作法。他願意將安東尼當自己的外孫看待,寵愛他,但是不會公開相認。他還為他取了一個姓氏Adverse (逆境),代表他不幸的出生。(下:管家菲斯跟伯爵之間關係曖昧。)

 

 

 

 

 

 

 

 

安東尼住到邦尼菲德家裡,比過去開心多了。除了學習時間,他可以跟家裡廚師的孩子們玩。邦尼菲德家裡的廚師跟女僕是一對夫婦東尼Tony Guisseppi ,他跟妻子生了八個子女,長女是安琪拉Angela。她每天照顧七個弟妹,幫他們洗澡。家裡也因為人多,搞到一半地方雞飛狗跳。安東尼等於跟安琪拉一起長大,兩人玩得很好。

十年過去,安東尼跟安琪拉已經成為青梅竹馬的情侶。安東尼多次向她表態,終生不渝。但是安琪拉就心裡有數,知道他們身分不合,遲早要分開。邦尼菲德也多次警告他,不要跟廚師的女兒玩在一起,但是安東尼每次都不當一回事。一次邦尼菲德說,他有他的適當身分proper place,說他可以在認識的家庭中,找一個最美麗的女子。安東尼就反問,甚麼是自己的proper place?(下:他們的愛情純真但是濃密。)

 

 

 

 

 

 

 

 

 

為了培植安東尼做繼承人,邦尼菲德逐漸增加他的任務,甚至讓他代表自己去接生意。安琪拉則有歌唱天分,有志於成為歌唱家,但是知道自己的身分,不敢夢想跟安東尼過一生。

這天晚上他們在家裡吃飯時,外面鑼鼓喧天,大批人拿著火把在遊行歡呼。他們由窗口望出去,原來有人剛剛中了政府彩票頭獎,而被眾人高高抬起的中獎的人,卻是安琪拉的父親東尼。他們為東尼高興,但是見到他拿著大把現金在街上散發,都為他發愁。

不過東尼中獎後,就到別處買了房子,全家人都搬走了。安東尼見到安琪拉上馬車萬分不捨,要去攔阻。安琪拉對他說,她必須跟著父母去照顧弟妹,如果真的要找她,可以等多幾年,現在放她走。因為他拉著馬車不放,一個年輕人出手阻止,兩人打了起來。那人是文生諾提Vincent Nolte,原來是邦尼菲德一個年輕銀行家,邦尼菲德鼓勵他們在一起,之後他們成為好友。

又過了幾年,1796年,拿破崙入侵義大利,很多商業都被迫結束,邦尼菲德的生意也遭受打擊。他決定結束公司,遣散所有員工。他並且改寫了遺囑,將大部分財產都留給安東尼。此外他的物業就遺留給Convent of Holy Child 修女孤兒院。這些都是由管家菲斯做證人。

這天晚上,為了抒發戰爭帶來的陰影,安東尼跟文生這天晚上去看一場歌劇,安東尼意外地見到舞台上合唱團員之一是安琪拉,她唱女高音所以站在中間,特別突出。他要立即去找她,文生叫他等到表演結束。之後他查到安琪拉住的宿舍就去找她。安琪拉很高興見到他,他們恢復了來往,不過安琪拉說,她的歌唱事業不會結束,並且說劇團的老闆迪伯里Debrulle對她很好,願意培植她。

再度見面,他們濃情密意,知道邦尼菲德會拒絕,他們秘密結婚了。之後當安東尼回去告訴他,邦尼菲德卻通知他,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幫助他在公司重新站起來。原來他被債主強迫退休,而古巴一間公司欠了他們巨債,現在因為歐洲戰爭,對方就拖著。如果他能成功追債,可以挽回他的地位。不過這一去要好幾個月,甚至一兩年,跟對方周旋。他萬分不想去,但知道自己欠這人太多,只有同意。但是他開口要求帶新婚妻子一起去。邦尼菲德聽了不太願意,但是同意了。

他約了安琪拉在那間修道前等他,但是安琪拉等了一個多鐘頭都沒等到,她以為安東尼遭到拒絕,就留了一張紙條在修道院大門上,說她無法再等,因為他們的劇團即將出發到威尼斯。但是當安東尼到達時,那張紙條被風吹走了。他以為安琪拉不願意等他。巧的是,迪伯里臨時將劇團演出的路線改了,由威尼斯改到羅馬,安東尼到處打聽不到,就自己上船走了。到了哈瓦那之後,他多次寫信回去,都沒有回音。

在哈瓦那,他見到了邦尼菲德說的那個債務人的代表卡洛Carlo Cibo,卡洛說他的老闆在非洲進行奴隸買賣。總部都搬過去了。他在古巴見到奴隸這行業利潤很高,就想如果他能參與一份,也許很快可以賺到錢,幫助邦尼菲德。就在卡洛安排下,坐了上非洲的船。

他在非洲進行奴隸交易,很快就成為這一行的翹楚,很快就賺了很多錢,自己也有許多隨從。當地一個修道士法蘭西Brother Francois是跟他從古巴一起來的,時常勸他既然已經賺夠了錢,就好回去了,幫助邦尼菲德重新立足商場。又說奴隸交易不是道德的生意,但是他說他在這裡有錢有勢,受人尊重。而且邦尼菲德三年了都沒有回他的信,至於他最懷念的安琪拉,也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他猜想或許死了,或許忘了他,甚至別有新歡。他感到被遺棄,不想回去。

他在這裡有一個非洲女奴隸妮萊塔Neleta的陪伴,妮來塔的占有慾很強,一直怕他離去。這天法蘭西又來,對他說即將有一艘船出發,勸他離去。如果此時不走,就要等雨季過了才有船。他沒有走,這讓倪來塔很高興。但是雨季時他開始生病,雨中去找法蘭西,因為支撐不住倒臥在修道士茅舍前的十字架下面,法蘭西發現他候,立即將他抱上床。之後妮萊塔將他帶回家。他在家裡躺了好多天才醒來。之後妮來塔禁止法蘭西見他。當他醒來後要去找法蘭西,妮來塔就說法蘭西一直沒有來過。等到有一天他聽到叢林中有鼓聲,而且是在法蘭西茅舍哪裡,他知道有事,帶了人騎馬去找,發現法蘭西已經被打得不醒人事。臨死叫他答應一定回家去,他答應了。他知道是妮萊塔叫人下的手,這一次他義無反顧地離開了。

回到義大利Leghorn,他已經離家五年。在馬車上聽馬車夫說,邦尼菲德已經在一年多前去世。將全部財產留給一個叫做安東尼Anthony Adverse的人,但是這人失蹤多年。安東尼跟他打聽是否知道文生諾提Vincent Nolte,馬車夫說這個諾提去了巴黎,是大銀行家,而且跟拿破崙很接近。他每年都會來一兩次,尋找安東尼下落。因為如果他不回來,邦尼菲德所有的財產都會交給他的女管家菲斯。

安東尼回到家,來開門的是菲斯自己。她見了安東尼嚇了一跳。安東尼開門見山的問她,為什麼一直都仇視他,又問她為什麼邦尼菲德一開始就喜歡他,還把錢留給他?他還記得邦尼菲德第一次見到他時,眼中有淚。菲斯沒說話,只是說吃飯時間到了,這時路易伯爵走下樓梯。他已經老了很多。安東尼奇怪這陌生人出現在這裡,老人說他跟邦尼菲德是老朋友。安東尼說他沒聽過提起,他說是他出生以前的事。吃飯時安東尼又問起自己跟邦尼菲德究竟甚麼關係,伯爵勸他不要追問,說這樣做是很危險的事。不過安東尼堅持去找諾提,把遺囑的事弄好。同時一定要找到安琪拉。

安東尼上樓休息後,菲斯就對伯爵說:「我老早說過我有一個秘密,今天你知道了。」然後她威脅伯爵娶他,她要一個正式的名份,否則她就將這秘密公開,讓人家知道他的太太當年生下私生子。於是伯爵同意跟她結婚。

為了阻止安東尼見到諾提,他們第二天比安東尼還早出發。途中見到安東尼的馬車,還叫車夫去撞他們。到了一個懸崖上,安東尼的車夫非常警覺的見到,有人隱藏在前面大石後,他認為有人要陷害他們。安東尼就教他到時候抽出車輪的輪軸。安東尼跟他一起坐在車伕的座位,等到時候對方的馬車出現要撞他們時,他們抽出輪軸,四批馬在前他們兩人跟馬車在後,結果只有馬匹墬崖,他們安全。躲在大石後面的伯爵跟菲斯目睹自己計畫失敗。

不過他們還是比安東尼早一步到達巴黎郊外。進城之前,伯爵對檢查通行證的人說,後面馬車上有一個人叫做安東尼Anthony Adverse,他是英國人的間諜,叫他們小心。因為英法正在作戰,因此安東尼一到就被警衛逮捕。他被帶到當地長官哪裡,居然發現就是文生諾提,兩人見面分外開心。諾提立即將警衛斥責一番,反而叫他們去逮捕伯爵。

晚餐時,文生對他說,他借了一大筆錢給拿破崙,但是拿破崙現在無法還他,因為他的一批黃金被困在墨西哥。現在他的銀行有可能破產。安東尼就建議拿出自己剛剛到手的遺產給他應急,等拿破崙還錢給他之後再還給他。文生最初不肯,因為不想連累他,擔心他也血本無歸。但是安東尼堅持要幫這個忙。他說有人為他而死,名利算甚麼。更因此想起法蘭西的話:很多東西是比錢勢更重要。現在他唯一想要的是,找到安琪拉。只有找到她他才會安定,真正成家立業。(下:安東尼在巴黎意外見到菲斯,右邊的是文生諾提。)

 

 

 

 

 

 

 

 

 

文生告訴他,明天巴黎有一個舞會,大家有機會見到現在巴黎最紅的歌劇明星Mademoiselle Georges喬吉絲。她是拿破崙的情婦,社交圈最紅的名流。同時明晚他們都會出現,請他一起去。那是一個化裝舞會,每一個人都罩住眼睛,到午夜時一起除去。安東尼出現時,很多人都打聽這年輕英俊的男子是誰。但是到了午夜,當他除去眼罩時,喬吉絲見到他大吃一驚,原來喬吉絲就是安琪拉。她立即重新戴上眼罩,以免被安東尼認出。拿破崙見她這樣,知道他們之間有關係,也立即叫人去查。(下:安東尼在舞會中見到菲斯,右邊的是文生諾提。)

第二天有人來找安東尼,原來是迪伯里,安琪拉過去的劇團的領導。安東尼見到他立即問他安琪拉下落,問她是否還在表演。他說安琪拉確實還在演出,他可以立即帶他去見她。他聽了非常高興,他們到了一座別墅,安琪拉見到他也是非常的高興,跟他擁抱親吻。她解釋當年她多次去找邦尼菲德,都被菲斯擋駕,說他不想見她。安東尼立即表示他們今後都不會再分開。他要為未來計畫,但是安琪拉都沒有回答。之後安琪拉帶來一個小男孩,說他叫做東尼,還叫他喊爸爸。安東尼見了高興得不得了,而且男孩也跟他非常友善,兩人立即有了感情。(下:安東尼終於又見到安琪拉。)

 

 

 

 

 

 

 

 

拿破崙那邊查出來他的身分後,有人建議將他逮捕,拿破崙反對,說他們只不過相愛。有人建議將他驅逐出境,拿破崙就說要讓他志願離去。

第二天,安東尼興奮地去跟文生報告這好消息。但是文生對他說,拿破崙那批黃金有了著落,需要一個人去美國交接這批金子,而這最適當的人就是他。他說如果是昨天,他會毫不猶豫答應,但是現在他必須考慮。他立即去找安琪拉,但是安琪拉鼓勵他去。說他必須為自己著想,將來兒子才不會像他們以前那樣窮。他要安琪拉跟他一起去,但是安琪拉說她還是要完成歌唱家的夢。安東尼說,做歌唱家又如何,好像喬吉絲,現在名成利就,卻被人說閒話是拿破崙的情婦,你羨慕嗎。安琪拉聽了臉色沉鬱,說她不羨慕。最後安琪拉說,她明晚在國家歌劇院演出,希望他去看。第二天他跟文生等人一起去。歌劇主角是喬吉絲。大家都在竊竊私語,說拿破崙送了一條價值連城的項鍊給喬吉絲,那是皇后約瑟芬要求很久,拿破崙都不給的。還說她今晚會戴上。

安東尼翻節目表沒有見到安琪拉的名字,正在奇怪,等到喬吉絲出現,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安琪拉,再見到真人,他說那是安琪拉,文生回答「那是喬吉絲」。他終於知道了,一個人茫然走出劇院,舞台上的安琪拉知道會這樣結果,含著淚低聲說:再見了,安東尼。

回到家裡。意外見到東尼在他的沙發上睡了。桌上有一張紙條,說:「摯愛的安東尼,我認為你比我更適合照顧我們的兒子,我是用所有的愛這樣安排。我相信他會開心。原諒我不能再跟你見面。安琪拉」他問了兒子是否願意跟他一起走,兒子說願意,說他問過母親,她說以後會來。還開心地叫他爸爸,跟他擁抱。

電影最後,他跟兒子上了去美國的大船。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181分鐘,但是看過原著的人知道,原著情節更豐富。電影只是摘取了原著九章中的八章的部分情節。即使這樣,華納說這電影中有98個有名字的角色,其中78個是有對白的,可見人物的豐富。不過也因此被一些影評人認為是過分繁複,加上劇情過分濃縮,減輕了感情上醞釀的過程及感動性。(下:男女主角一段令他們終生遺憾的愛情。當時的Olivia de Havilland 明艷照人)

 

 

 

 

 

 

 

 

 

原著除了詳細追蹤安東尼的一生,最重要是將他的這一生精神上的成長有很細緻的交代。其中包括在修道院成長的十年間,夏維爾神父給他的指導,還有在非洲期間,法蘭西修士給他的循循善誘,知道拋脫世俗觀念,特別是財物(包括奴隸) 的重要。他們將他塑造成為一個真正成熟的人。但是電影中不得不濃縮。記得在修道院成長時,夏維爾神父在教他拉丁文時這樣說:道德是一個重要的字,永遠不要忘記。因為道德是一個人靈魂的基礎,沒有道德,一個人就不誠實,被人看不起,即使有房屋都會倒榻。有道德的人,誠實,受人尊重,可以平地起高樓。可以永生,延續子子孫孫。他當場就說,願意將來有大屋,俯視世界。

在非洲時,法蘭西也教導他善待奴隸,說那些人只是生長在不幸的環境。法蘭西還以身作則,經常為一些殘廢的,瘦弱的奴隸爭取好的待遇,盡管自己一再被打得遍體麟傷。又勸他放棄世俗的財物觀念,選擇對旁人都有益的道路。

電影最後,當他告訴兒子他今後的名字是Anthony Adverse時,他就說,這個名字代表的是夏維爾給他的思想mind,法蘭西給他的靈魂soul,以及他母親瑪麗亞給他的一顆心hesrt。

這故事也要顯示,安東尼雖然遭遇逆境Adverse,但是有智慧的選擇是不要跟命運鬥,那會有不好的下場。書中藉由古巴的Carlo Ciba的口說:「即使是最強壯的人,如果要跟命運鬥,也會折斷。」這句話說成白話,就是要「隨緣」。多少人懂得這道理,而又做得到的。所以當時很多影評人都建議大家去看這本書,才會知道作者真正要表達的。

據這電影的導演Mervyn LeRoy在1974年出版的自傳中說,他們最初將劇本送交好萊塢劇本審核機構(當時叫做Breen Office),其中40頁被劃了黑線。他說主要因為當安東尼剛剛被送到邦尼菲德的地方時,他身上的衣服被剝光了,因為他是全身裸露的。LeRoy 說他很生氣,因為他拍片多年,居然這樣不被信任。幸好當時的天主教道德局審核過表示滿意。後來我們見到的畫面,安東尼被剝光衣服後,跑到內院,銀幕上只見到他的背面。這也是LeRoy的原意,沒有改變。

據說這電影最初預定由William Diererle導演,後來給了LeRoy,推測因為他是華納公司三兄弟之一Harry Warner的女婿之故。最初女管家菲斯的角色,說是要給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拿破崙的角色要給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都因為另有片約換掉了。華納本來想給男星埃洛弗林Errol Flynn一個角色,(最初的丹尼斯,或是後面的文生諾提),不過因為他剛剛演出 Captain Blood 喋血船長 而走紅(大紅),不想他做配角,就換了別人(Louis Hayward 跟Donald Wood兩個帥哥小生)。他以後就一路都做主角了。

片中安東尼十歲時的角色,本來要跟米高梅商借當時相當走紅的Freddie Bartholomew,但未成事。後來選擇啟用當時已經14歲的新人Billy Mauch,因為他長得很像男主角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事實是他不僅像馬區,也像他在片中的母親(Anita Louise)。後來華納發現他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就讓另一個作他的替身。後來還安排他們一起演出 The Prince and the Pauper 乞丐王子 (1937),非常成功。(下圖:Billy Mauch的長相跟佛德烈馬區非常相似。)

 

 

 

 

 

 

 

 

奧莉維亞哈佛蘭也是因為剛剛演出「喋血船長」而冒起,不過她不會唱歌,片中的歌聲是由Diana Gaylen幕後代唱。片中有很多非洲的畫面,其實是在華納的戶外片場搭的布景拍的,並找了很多黑人演出。那塊地占地12英畝,所以不會穿幫。

這電影的預算是119萬美金,是華納當年最高預算的電影,但是賣座收入高達275萬元,淨賺156萬元,也是華納當年最賣座電影。

主要演員表:

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 飾安東尼Anthony Adverse

奧莉維亞哈佛蘭Olivia de Havilland 飾安琪拉Angela Guisseppi

唐納伍德Donald Wood飾文生諾提Vincent Nolte

安妮塔露薏絲Anita Louise 飾瑪麗亞Maria

艾德蒙關Edmund Gwenn 飾瑪麗亞的父親邦尼菲德John Bonnyfeather

克勞雷恩斯Claude Rains 飾路易伯爵Marquis Don Luis

Rollo Lloyd 飾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

路易海華Louis Hayward 飾軍官丹尼斯Denis Moore

蓋兒桑德嘉Gale Sondergaard 飾女管家菲斯Faith Paleologus

Steffi Duna 飾妮萊塔Neleta

比利莫奇Billy Mauch飾安東尼十歲時Anthony Adverse

Akim Tamiroff 飾古巴商人卡洛Carlo Cibo

賴夫摩根Ralph Morgan 飾劇團領導迪伯里Debrulle

亨利歐尼爾Henry O’Neill飾神父夏維爾Father Xavier

Pedro de Cordoba 飾修士法蘭西Brother Francois

Anne Howard 飾安琪拉小時候Angela

Luis Alberni 飾廚師東尼(安琪拉的父親)Tony Guisseppi

Scotty Beckett 飾安東尼的兒子

Paul Sotoff 飾安東尼在非洲的助手Fernando

Frank Reicher 飾安東尼的馬車夫

 

 

Click: 51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