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Jeremiah Johnson

2020-07-30 20:33:23

這是Sydney Pollack在1972年導演的一部彩色西部片,好萊塢稱之為「改革派」的西部片,嚴格說是一部回歸大自然的片子,講一個人拋棄世俗所有,到山林區過野人Mountain Man的生活。而這電影的野人生活,多數是在寒冷下雪的地方,所以又加深了一層艱難。

這電影的劇本是根據兩本小說改編的,一本是Raymond Thorp,和Robert Bunker聯合記述的Crow Killer: The Saga of Liver-Eating Johnson,一本是Vardis Fisher的小說Mountain Man。故事中的人物John Jeremiah Johnson是美墨戰爭時的逃兵,他之後改名換姓John Johnston去蒙大拿參與淘金的行列,後來他在西部地區流浪幾十年,期間娶了一個印地安Flathead部落的女子做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後來(1847年) 被Crow族的印第安人殺害,從此他就開始報仇,殺死無數的Crow人,甚至剝了300張頭皮。傳說他還吃這些人的肝臟,作為報復。因為Crow人相信肝臟是他們永生的必要器官。所以他有個外號叫做Liver-eating Johnson。

不過經過二十多年的對立,他跟Crow人重修舊好,之後他再度從軍,加入騎兵隊。退休後住在加州,76歲時病逝。

這電影由此時36歲的羅伯雷福Robert Redford飾演野人,另一位「野人」由Will Gear飾演,他演出過一百多部電影及電視劇,多數是西部片。

這電影長108分鐘,推出時非常賣座,310萬元的成本,賣座收入超過4,400萬元。網上見到的中文譯名是猛虎過山,我覺得翻譯得很差,像是熱帶地區的故事。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名美國逃兵傑瑞麥亞強生Jeremiah Johnson逃到洛磯山一帶,決定過野人mountain man的生活。他學習捕獵,但是經常一無所獲。所以第一個冬天過得很淒涼。一個烏鴉族Crow的酋長紅襯衫Paints-His-Shirt-Red經常旁觀他的「無能」,默默離去。

後來他的謀生技能開始進步。他擁有一支普通的.30 口徑Hawken步槍,但是一天他見到一個凍死的老人,老人胸前有一個布條,上面寫著:他是Hatchet Jack,他被一隻熊咬死,但也殺死了那隻熊。他有一隻非常優秀的.50口徑的Hawken,願意給發現他的屍體的人,並說希望是一個白人。強生拿到這把槍後,捕獵的成功率大增。

一天晚上他睡覺時,他的馬死了,現在他就只剩下一頭驢子。驢子在雪地中行動困難,一天他遇到一個白人老人,那人說他本名Chris Lapp,綽號Bear Claw熊爪,因為他以捕獵灰熊為主要營生。他頸子上掛著一大串熊的爪子。這是強生兩個多月來第一次遇見一個可以說話的白人。(下:他遇見了老人熊爪。)

 

 

 

 

 

 

他見強生捕獵技術差強人意,教導他做陷阱,獵捕水獺。見他餓得荒,又帶他到自己的小屋,給他肉吃。這期間,他還出去追回一隻灰熊,這灰熊一直跑進他們的屋子,強生嚇得逃出門外,最終熊爪將牠殺死。他們一起剝熊皮,煮熊肉。老人還教他,說Crow烏鴉族的人兇悍,但是Flathead平頭族人就很和平。

他們出外打獵時,老人教他睡在燃燒的木柴上(再鋪上泥土)取暖,(就像中國人睡在炕上)。但是他睡了一陣被燙醒,老人說他鋪的泥土不夠。

強生問熊爪是否曾經感到寂寞。老人說,沒有理由讓他寂寞,不過他有過一個夏安族的女人,一起過了十年。後來他用這女人換了一支槍。

相處幾天後他們分道揚鑣,老人還給了他一匹馬。之後他打獵技術進步,也會自己捕捉水獺。他也開始跟印地安人交易(交換獵物),一起抽菸做朋友。不久到了夏天,一天他聽到一個女人在哭,原來她在埋葬自己的女兒,雖然她口齒不清,但是強生了解到她全家遭到黑足部落Blackfoot的攻擊,丈夫跟女兒都死了,只剩下她跟一個不會說話的小男孩。強生幫她挖墳,一起埋葬了她的女兒。之後強生要離去,叫她跟自己一起走,但她不肯,說要等丈夫回來。強生了解她已經瘋了。但他知道她被印地安人沾汙過,印地安人不會再來騷擾她。

強生幫女人修補了房子,等他要走時,那婦人又將那八九歲大的兒子拖出來,要他帶著他走。於是他就帶著這男孩一起走了。他不知道這男孩是因為見到全家人被殺,母親被姦而失去說話能力,或是一直都不會說話。就為他取名卡里布Caleb,男孩也不反對。

他們走了不久,遇到一個光頭男人,他被黑足部落的人埋在土哩,只剩頭部露出在土面。強生救了他出來。他原來也是一個Mountain Man,一見到強生的槍,就知道是屬於Hatchet Jack的。他說他叫做德爾Del Gue,黑足人搶了他的馬匹,以及他積存的皮毛,所以他要去搶回來,還要強生幫他。強生同意,但強調自己不願意跟黑足部落結仇,只肯幫他取回自己的東西。(下:強生跟卡里布見到一個光頭男人,全身都被埋在沙裡。)

 

 

 

 

 

 

 

 

他們到了一群黑足人正在睡覺的地方,偷偷將德爾的馬匹牽走時,因為馬匹發出叫聲,吵醒對方,德爾立即開槍,強生已經阻止不及。結果他們兩人將對方五六人都打死了。強生非常生氣。德爾還偷了對方的幾匹馬,及一些頭皮。強生問他要那些頭皮做甚麼,德爾說可以賣給英國人,因為在當地很有市場(做牆紙)。

他們三人一起走了沒多久,就出現一群印地安人。德爾陰險的將自己馬上的印地安人頭皮偷偷放到強生的馬匹上。對方原來是平頭族的人,見到強生的馬匹上有印地安人的頭皮,強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不過在德爾翻譯下,那些頭皮屬於他們敵對的部落,不僅沒關係,還邀請他們一起到自己的營地去抽菸。因為強生將那些頭皮都送給對方的酋長,那酋長為了表示感激,宣布將把自己的女兒送給他做新娘。他急忙推卻,但德爾說那是不禮貌。於是他只有接受。

婚禮後德爾跟他分手,他帶著新娘「天鵝」,跟男孩卡里布一起流浪。天鵝所屬的部落過去被法國人管制過,所以除了說自己語言,還懂法文。天鵝還天天祈禱,除了飯前祈禱,晚上睡覺也祈禱,這讓不信神的強生很看不慣。不過強生開始教她簡單的英文,他自己也開始學習平頭族的語言,逐漸可以溝通。

天鵝煮的東西,強生慢慢可以接受。一天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強生見到前面是一條河流,後面是一座山,認為非常適合定居,就在這裡建造房子。他們三人合作,砍樹,做水泥,終於造好了一間木屋。卡里布也第一次開心的笑了。

他們三人的生活開始穩定。白天強生出去打獵,天鵝做飯之外,還開始種菜。此外天鵝還會用石頭捕捉野雞。這期間,她還用熊皮幫強生做了一件熊皮外套。(下:天鵝幫他做了一件熊皮外套。)

 

 

 

 

 

 

 

到了冬天,強生出去補野牛buffalo,當他發現一群野牛時,卻聽到自己的馬匹在叫喊,他趕回馬匹身旁發現一群野狼正在攻擊自己的馬匹,他奮勇去救自己的馬匹,自己也受了傷,回到家天鵝幫他療傷,他們的生活更為美滿。他做了一個足球,有空三個人一起踢足球。他也應天鵝的要求,剃了自己的鬍子。

好日子沒有多久,一天來了一群士兵(騎兵),來找他。他們說有一群基督徒移民的篷車被困在山下雪地哩,他們知道只有強生可以帶領他們脫離險境,前往目的地。強生本來不願意參與,說這期間他必須獵捕野牛,供妻子及男孩過冬。但是對方動之以情,他同意帶領他們走捷徑去山腳下。

走到中途時,強生見到一處掛滿物件的地方,立即說那是Crow 族的埋葬聖地,他們不應當穿越。那名騎兵隊長穆維Lt. Mulvey強烈反對。當他知道繞道而行需要多少20英里時,更是反對。他說「我們不是Crow人,而且那些基督徒不知是生是死…」最後強生同意帶他們繼續走。當他們趕到山腳下時,對方對他萬分感激。

強生回家途中再經過那個埋葬聖地,突然見到一些掛著的飾物是屬於天鵝的,他有了不好的預感,他快速策騎回家,果然發現天鵝跟卡里布都已經遇害。Crow果然已經進行了報復。他萬念俱灰,他將天鵝跟卡里布的屍體,好好擺放在床上,將房子一把火燒了。(下:他燒了自己的房子)

 

 

 

 

 

 

強生開始找烏鴉族的人報復,他到半夜去到一個烏鴉族青年的營地,將他們全部殺了,只剩一個壯年人逃走,強生讓他走了,但是他就四處宣揚,說一個叫做強生的白人,兇猛的對付Crow人。之後他與烏鴉族就展開不斷的仇殺,他的名聲在這一帶也日漸響起。

一天他又遇到德爾,他現在留了頭髮,他問對方去哪裡,對方說:沒有目標。他則說可能去加拿大,說聽說那裏有好的土地。之後他們又分手了。

他又回到那個瘋女人的家,(卡里布母親的家),發現她已經死去,見到是一個男人在住著。那人說他姓昆蘭Qualan,跟家人來到見這裡空著,就住下來了。他們是新來的拓荒者,但是一聽見有陌生人的聲音,擔心是印地安人,就將太太跟三個孩子藏在旁邊的一間小屋裡。強生見到他們都捲縮在一起,怕得不得了,就對那拓荒者建議,將妻子跟孩子都遷到別的地方,因為這裡不安全。

昆蘭知道他是強生後,跟他說以為他已經死了,又告訴他Crow在附近新建了一個紀念基地,專門尊崇強生的勇敢,將強生的一些物件掛在這裡。可見印地安人還是崇拜勇敢的人,即使是自己的仇人。

一天他在燒烤一隻兔子時,一個老人出現,原來是那個熊爪,他分享了他的兔子,說自己的小屋因為山上雪崩,被壓在雪堆裡。而他因為追逐灰熊,來到這裡。兩人多年不見,發現對方臉上的歲月痕跡,頗多感觸。強生問對方是否知道現在是幾月?熊爪說他不可能知道,強生猜測三月或是四月,熊爪說不可能四月,因為遍地是白雪。他們都知道疲倦了。

之後他們分手,強生又遇到了那個烏鴉族的紅襯衫酋長,他知道對方是幾次攻擊他的策動者,強生正要拔槍,紅襯衫跟他打了一個和平的手勢,強生也照樣回禮。

製作與卡司:

據說本片導演Sydney Pollack在開拍此片時,還沒有完整的劇本,也不知道結局會怎樣。後來羅伯雷福建議用他跟Crow彼此釋出善意作為結尾,Pollack同意了。

最初當華納買到這故事的版權時,希望由李馬文Lee Marvin主演,後來換了克林伊斯伍特Clint Eastwood,導演則訂了Sam Peckinpah,不過伊斯伍特跟這導演不合,就放棄了。等到羅伯雷福被選中後,他去遊說Pollack導演。他們過去合作過The Property Is Condemned (1966),非常愉快。

片中飾演天鵝角色的女子最難找,他們面試了兩百多印地安女子,才決定由當時24歲的Delle Bolton飾演。但是最後她沒有登上星路,這是她唯一的一部電影,後來只在2002年演出一部電視劇。

這電影淡化了真正的Jeremiah Johnson的一些事蹟。他前後殺死三百多印地安人,(幾乎全是Crow族人),其中一次就殺死兩百人。但是電影中只見到他一次殺死五六人。不過電影就詳實介紹了一個早期的Mountain Man的生活情況,很像是一部講述人與大自然搏鬥,及共存的紀錄片。

華納公司最初希望節省預算,全部過程在華納片場拍攝,但是男主角Robert Redford,以及導演Pollack堅持要在真實的外景地點拍攝。最後電影在全國超過一百個地方拍攝,多數是在猶他州的國家公園,包括:Mount Timpanogos,Ashley National Forest,Leeds,Snow Canyon State Park,St. George, Sundance Resort,Unita National Frest,Wasatch-Cache National Forest,以及Zion National Park。因為多數是在冬天拍攝,所以很可以當作是洛磯山脈一帶的景色。其中夏天的景色,多數是在Zion National Park地區拍的。(下:電影全部是外景拍攝,冬天的景色很美。)

 

 

 

 

 

 

 

為了節省經費,導演讓負責布景的Ted Haworth先到各地視察取景,做好計畫再拍攝。前後走了兩萬六千里。即使這樣,據說導演Pollack還是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彌補預算之不足。因為不斷的,意外的暴風雪,延阻了拍片進度。為了搶進度,大家都知道每一個鏡頭都必須一次過,盡量不可以NG。

這電影對白不多,但氣氛很好,很多地方用歌曲補足。特別是在最後,一些類似民謠敘事的歌曲,點出劇情及主角的心情。有畫龍點睛的作用。這些歌曲由John Rubinstein作曲,影星及西部歌星Tim McIntire主唱。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為電影做插曲。

這電影拍攝於1972年,對於白人與印地安人間的關係仍然說是十分緊張。早期的白人拓荒者經常遭到印地安人襲擊,經常是全家被殺,女人被強姦。早期的拓荒者的艱辛,在這裏獲得記載。

這電影參加了1972年的康城影展,是第一次參展的西部電影。電影推出後非常賣座,而且因為有觀眾,連續三年都重新推出,先後收入超過4,469萬元,淨賺2,500萬元。

主要演員表:

羅伯雷福Robert Redford 飾強生Jeremiah Johnson

維爾吉爾Will Geer 飾熊爪Beer claw / Crisp Lapp

Stefan Gierasch 飾德爾Del Gue

Delle Bolton 飾天鵝Swan

賈許艾彼Josh Albee飾男孩卡里布Caleb

Joaquin Martinez飾紅襯衫酋長Paints His Shirt Red

Alln Ann McLerie 飾瘋女人

Paul Benedict 飾牧師Lindquist

捷克考文Jack Colvin 飾騎兵隊長Lt. Mulvey

Matt Clark 飾昆蘭Qualan

Richard Angarola 飾酋長兩個舌頭Two-Tongues

Click: 3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