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亞馬遜和加拉巴哥漏網鏡頭More of Galapagos

Amazons and Galapagos

2016-01-01 00:09:41

此次前往亞馬遜河,以及加拉巴哥群島一行,給大家帶來一生中難得回憶,特別是在加拉巴哥群島的八天,12個有些相識有些原來不相識的團友,大家同一條船上同吃同睡,臨別時依依不捨不說,回來後又相聚了兩次。一次是在多倫多一間厄瓜多爾餐館,企圖重溫當地食物。一次是在一位團友的家裡,大家帶自己做的菜,包括厄瓜多爾的特色菜,整個晚上及第二天都放映大家拍的錄影帶,及DVD,好像又回到那個赤道上的國度,又到雨林中走了一遭,又到了加拉巴哥島與那裡的動物見面。最好的是,大家交換了彼此的相片,video。他們允許我在此博克中刊登,與大家分享。

 

 

 

 

 

 

 

 

在此我要多謝這些大方的團友:

Anne,Sally,Andrew,Heinz,及Edward。因為我是全團唯一不會潛水的人,因此錯過了一半以上的樂趣及見聞,(至少他們是如此說),因此更要在這裡補上。

先說在亞馬遜,那裡的昆蟲可能是世界最多,而且都比外面的昆蟲大幾倍。這裡是第一天晚上見到的一隻黃色及紅色的蜘蛛,以及一隻有亞馬遜黑寡婦之稱的黑色大蜘蛛。同一晚在resort房間,隔壁房又出現幾隻大蟑螂,過去只在動物園見過,後來發現連餐廳都有,不過侍者說,這蟑螂並不代表髒,只不過另一種昆蟲而已。走出旅館房間,隨便翻開一片葉子,都有五寸以上的大昆蟲,有的讓人驚豔,有的就叫人嚇一跳。

 

 

 

 

 

 

 

 

倒是青蛙就是越小越珍貴,最著名的綠色小青蛙,典型的雨林蛙,隱藏得非常好,要夜晚才能見到。通常嚮導都不希望打擾牠們睡覺,特別是閃光燈,所以每次旅行都只見過一兩次。這機會就更珍貴了。團友中有人只不過用一般傻瓜相機,硬是拍到青蛙全身。

 

 

 

 

 

 

 

 

 

 

 

未到亞馬遜之前,說一定要看到一種leaf cutting ants,就是將葉子咬成一小片,揹在背上揹回家的螞蟻。結果發現我們房間前的石階就有,成天在搬運葉子,甚至揹花瓣的螞蟻隊伍。後來在雨林中也見到。不過沒一個人拍到好的相片,這裡是用團長Heinz 拍的video中取得的。記得過去在哥斯達黎加時,多次見到排隊搬葉子的螞蟻,但也沒能拍好。

 

 

 

 

 

去亞馬遜,更要找那些平常很難見到的顏色鮮豔的鳥。到了才知,原來四周每天飛的都是一尺多長的各形各狀的鳥。但是沒有人指點,我們就只能聽見聲音,什麼也看不見。有時連聲音也聽不見。因此嚮導經常帶著一個望遠鏡,帶我們四處走。結果才知道,在雨林的背後隱藏著那麼多秘密。這些鳥有些有著豔麗的冠,有的就有著五顏六色的長尾巴。以前經常被我們驚豔的特大鸚鵡,或是Toucan反而成了樸素的丫環,成為牡丹後面的綠葉。

 

 

 

 

 

 

 

 

 

亞馬遜除了蟲與鳥多,花更是多。我們在加拿大要用溫室養的,而且還經常不開花的,在這裡都是野花,而且花朵又大又豔。就在旅館前,長達一尺以上的花朵就有好幾種。有些認得,甚至有野生蘭花,野生鳳梨花Bromeliads,有些就完全陌生,連圖片都未曾見過。我們還在巫師的家的園子裡,見到紅毛丹樹,鳳梨樹,及台灣叫做釋迦的水果樹。

 

 

 

 

 

 

 

 

 

 

 

 

 

 

 

在雨林裡,好多植物都讓人眼前一驚,好像好多巨大的果實是生在樹幹上的。嚮導當場將一種製做巧克力的大果子,切開來讓我們吃裡面的果子,有些像龍眼。又有一種果子可以治頭痛,另一種就能讓人神志不清。難怪雨林被認為是未來製藥的寶庫來源。

 

 

 

 

 

 

 

 

 

 

不過最大的驚喜在加拉巴哥群島。第一天到了Baltra的機場,坐巴士到一個小港口去乘搭我們的船時,就在岸邊初次見到了好幾種當地特有動物:岸邊到處在爬的紅色大螃蟹。出發前還到處問人是否一定見得到這紅螃蟹,沒想到一落地就見到了。這螃蟹被叫做Sally Lightfoot,非常大,而且顏色非常鮮豔。本來金黃及橘紅已經十分耀眼,它還帶著點狀花紋,腹部更是天藍色,好像是要向你的視覺挑戰。它們經常在生滿海藻的綠色石頭上吃海藻,因此紅綠相襯更好看。而有幾次在火山石構成的島上,更見到紅螃蟹走在黑色火山石上,對比就更豔麗了。

 

 

 

 

 

 

 

除了螃蟹,小小的港口更見到兩隻大鳥立在旁邊的石頭上。它們不是一對鳥,而是一隻藍腳鰹鳥Blue-footed Booby,和一隻大喙鵜鶘Pelican。後者在熱帶地方經常見到,但前者就只是在加拉巴哥才經常可以見到。當然我們都拿起相機瘋狂的拍,盡管港口的背景非常亂,拍出來的效果也不好。幸好現在的攝影機可以delete,所以經常看到大家對住相機delete。

 

 

 

 

 

 

 

而就在港口,更有好多隻海狗(Sea Lion,海獅)游來游去,使到我們忙亂不已,拍鳥呢,還是拍螃蟹,還是拍海狗。不到十分鐘我們的船來了,每個人都已經拍了幾十張。

以後在加拉巴哥的每一天都是這樣。幸好現在的相機及記憶卡,都有上千張的容量,如果是舊式相機,可能錯過好多精彩鏡頭,又或是拍了一些不理理想的相片,遺憾不已。

 

 

 

 

 

 

 

 

 

 

 

加拉巴哥除了有動物吸引人,其實當地地質更是具特色。每一個島的形成時期都不同,有些還可以見到火山的岩漿,有些就全是火山石。有些已經形成白色沙灘,有些就是全紅的細砂。有些光禿禿沒有植物,有些只有孤單單的仙人掌,有些就青蔥翠綠,那樣赤裸的將歷史呈現在你面前。難怪聽說當時達爾文在南美洲及加拉巴哥最大的發現,不是動物,而是地質學。

說到達爾文,不能不說加拉巴哥的麻雀Finch。大家都相信,finch是達爾文進化論的源頭。因為這些島嶼間有相當距離,這些麻雀孤立在每一個具特色的島上,長久的環境適應,使到它們在外型上形成相當的差異。總共聽說有十來種,而我們拍到相片的都有七、八種,可以說是相當的收獲。其中好多種根本不怕人,所以雖然不算是大鳥,卻都能拍到不錯效果。(不過沒經過驗證,不能確信全都屬於Darwin Finch)。

 

 

 

 

 

 

 

 

 

 

 

 

 

 

 

 

 

 

 

這次旅程幾乎所有應當見到的動物都見到了。其中烏龜更見到了陸地上的,及水中的。那些潛水的每天都興奮的談論他們的所見所聞。有大鱆魚,有海龜,魔鬼魚Stingray,有大龍蝦。不少人跟海狗在水裡大玩捉迷藏。由他們拍的錄相帶,證明他們多次見到鯊魚,而且距離十分近。幸好導遊一直在旁邊,大家才不害怕。似乎這裡的鯊魚都夠友善,就像我們在岸邊見到的那一次,走到身邊兩三尺都不怕。

 

 

 

 

 

 

 

 

 

 

 

 

 

 

 

 

說到鯊魚,我們遇到的幾種中,包括一種叫做White Tips的鯊魚。隊友Anne非常難得的拍到這一張,明白見到尾及鰭都有白點。她的確是一個好攝影師,她拍的小青蛙也是最好的。

唯有一樣動物是稀罕的,我們只見過一次,而且距離不近,大約有十來尺。我們在船上,它們在島上,就是赤道企鵝。它們身軀不大,而且顏色模糊不明確,總之與它們在南極的親戚無法相比。不過因為難得,畢竟是赤道的企鵝,還是滿受尊重的。

 

 

 

 

 

 

 

經常去動物園的人一定時常見到動物交配。我在多倫多動物園做過幾年的義工,見過大猩猩,鱷魚,狒狒,獅子等交配,到了加拉巴哥這天然動物園,更難免有這方面的發現。除了每天都見到成雙成對的昆蟲旁若無人的行夫妻之禮,幾個隊友一天高呼,見到巨大的艦隊鳥Frigate Bird在交配。可惜有樹枝擋著,大家又不好意思,沒有物證。不過隊長Heinz的video中就明白的拍到了這一對大烏龜的交歡鏡頭,而且持續頗長時間。可算珍貴。

 

 

 

 

 

 

 

 

 

在加拉巴哥最多的動物就是海狗了,無處不在。馬路上有,公園有,牠們似乎覺得自己是人的一份子。在Puerto Ayora 港,停了好多魚船,這些海狗就是要跳到船上去睡覺。好多船都傾斜一邊,都因為牠們的重量。有些船在四周加裝了粗繩做的網,阻止牠們上去,牠們還是千方百計的上去。港務局還特意做了一些飄浮甲板,讓牠們在上面休息,結果每一個甲板上都躺滿了海狗。但牠們還是要上到魚船上面。

 

 

 

 

 

 

 

 

 

 

連兒童的遊樂場牠們也要玩一份。在港口的水上滑梯,每一個都被牠們佔了。牠們有些甚至學會了像孩子們那樣由上面溜下來。像水族館安排的表演節目,但牠們是自己這樣做的。

 

 

 

 

 

 

 

 

 

 

 

 

 

 

說到動物也不能不說蜥蜴,這裡有水陸兩棲的蜥蜴,也有陸地蜥蜴。但數目之多與海狗不相上下。其中一個島上,走路時都要小心,否則隨時踩在蜥蜴身上。蜥蜴是冷血爬蟲動物,動作比較緩慢,所以很容易捕捉鏡頭。(其實每一種都如此)。

 

 

 

 

 

 

 

 

 

 

 

 

 

 

下面是在一個懸崖邊的蜥蜴島,到處都是蜥蜴,不小心都會踩到。

 

 

 

 

 

 

 

 

 

 

 

 

在加拉巴哥呆久了,已經不再為拍一種動物而滿足,大家都奢侈到一張相片中要有幾種動物才甘心。我們拍到很多蜥蜴與螃蟹一起的,海狗與蜥蜴一起的。而這一張亦很珍貴,是當我們集中精神拍這一隻大老鷹時,一隻反舌鳥Mockingbird硬是要擠到相片中搶鏡頭。而另一張就是一個艦隊鳥的baby (圖中左邊),卻與一隻睡覺中的海狗做鄰居。牠們在那裡都那麼自在,覺得安全。

 

 

 

 

 

 

 

 

 

 

 

 

 

 

 

 

加拉巴哥鳥多,大的鳥更多,但是都不怕人。不僅如此,因為幾百年來受到保護,牠們幾乎失去了飛的慾望及能力。也符合了達爾文的理論。好像信天翁,藍足鰹鳥,都很少飛,或是飛得不遠,似乎飛只為了捉水中的魚吃。而牠們要移動時就靠走路。不過牠們走路姿勢非常滑稽。我們都拍到了信天翁及藍足鰹鳥走路的趣怪姿勢。

 

 

 

 

 

 

 

說到不怕人,信天翁及藍足鰹鳥都會在我們的遠足步道上孵蛋,人來了也不躲。所以非常珍貴的,我們都拍到了牠們孵蛋的相片。如果在那多住幾天,大家可以集合相片出一本「國家地理雜誌」了。

 

Click: 469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