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尋找Jack Pine

跟隨畫家Tom Thomson的腳步

2012-10-13 16:41:31

 

要選擇一幅代表加拿大的藝術品,絕對是加拿大國寶畫家湯遜Tom Thomson的Jack Pine杰克松。這棵立在湖邊的枝葉飄零的松樹,看來無比的蒼涼,但在夕陽的襯托下,又透露出一許希望的光明。

 

 

 

 

 

 

 

 

 

 

亞岡昆公園

後來知道畫中的這株Jack Pine就在亞岡昆公園內Algonquin Provincial Park,就立意要找到這棵松。但是找起來絕不容易。

亞岡昆公園在多倫多以北大約兩小時多的車程,相信多倫多人都經常去的。夏天去泛舟,露營。秋天去看楓葉。此外每一個季節都可以去行Trail。那裡十幾條步行小徑都有標記,走起來絕對安全。每次去都有意外發現,不是見到野生動物,就是見到奇異的植物。

 

 

 

 

 

 

 

 

 

走過一次Big Pine Trail,巨松小徑,裡面有許多巨大的白松,姿態非常美(下圖)。當時就希望見到Jack Pine。詢問之下,湯遜於1916年所繪的杰克松原來也在亞岡昆公園內,在一個叫做Achray  (阿克瑞)的營地內。但是經指示,這個營地由我們一般開車進入亞岡昆的60號公路是去不到的。詢問公園內的職員,告訴我們要先開車由11號公路一直北上到北灣North Bay,那已經是差不多四小時車程,然後轉17號公路,大約再開三小時就到達入口。預料是一次至少兩天,多則三天的短程旅程。

 

 

 

 

 

 

 

 

 

 

 

當時湯遜是怎麼找到那棵松的?他當然不會開車由北灣過去。當時還沒有公路,汽車更不普遍。他是以當時的主要交通工具獨木舟四處走,在一個湖邊見到這棵松樹的。如果我們要由公園內泛舟,到達那棵松樹所在,可能要幾天時間,一來我不可能做到,而且沒人知道怎麼走。

 

 

 

 

 

 

 

 

 

 

 

 

喬治灣的杰克松

後來打聽到,在安省喬治灣Georgian Bay 一帶,可以見到岩石邊有杰克松。風采不輸湯遜畫布上的那一棵。因此決定先到喬治灣去尋找。

在網上見到一棵最多人拍照及繪畫的杰克松,就在安省中部Perry Sound以北的Killbear Provincial Park內。由多倫多上去只要三個多小時。Killbear是一個很美的公園,裡面景點很多,而且有很多營地,去時是勞工節長周末,不用預訂居然有空位。喬治灣的特色就是,沿岸都是加拿大東部特有的巨大岩石Canadian Shield,而岸上的松樹就顯得特別的蒼勁。每一個角落都是一幅畫。

 

 

 

到了Killbear公園,第一個目的就是尋找那棵著名的杰克松。詢問入口處的職員,知道在一個叫Beaver Dam 的營地就是杰克松的所在。去到營地的湖邊,原來有片沙灘,好多人在沙灘嬉戲及晒太陽,不少人在淺水裡戲水。果然在沙灘上就見到一棵杰克松,長期的被湖面上的風吹得傾倒向一邊,很有湯遜畫風的意味。之後在不遠的大片岩石上,果然見到幾棵被風吹得傾向一邊的杰克松。遠遠望去,真的很有加拿大七人畫派Group of Seven的畫風。可惜因為是假日,到處是人,很難得拍到一張沒有人的畫面

在樹旁逗留很久,感覺到歷史在我們面前走過。上一個世紀初,是不是有那麼幾個畫家也在這裡為這幾棵樹而感動,留連忘返?或是拿出畫筆來,將這美景永恆留下?其實當天我就見到一位美術系的學生在那裡作畫,畫家的筆就像我們的相機,忍不住要將這一刻變作永恆。

 

湯遜的杰克松

看過喬治灣的杰克松,下一步就是要到Achray 去朝拜Tom Thomson筆下的Jack Pine。除了畫布上的杰克松,也在網上見到湯遜筆下杰克松的所在。除了政府在那棵松的位置豎了一個招牌,寫明是Tom Thomson所繪的松樹所在,旁邊還有一棵形狀古怪的松樹。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找這棵松樹。

挑了一個長周末準備長征。正好是十月初的感恩節長周末,也是當地楓葉最紅時期。一路上都是耀眼的姹紫嫣紅,每轉一個灣,都是一個景。有的豔紅在路的兩旁,有的就在面前的山坡上。這個時間走11號公路及17號公路絕對是最美季節。而進入17號公路後,更隨處可以見到杰克松迄立在面前,因為風姿特殊,鶴立雞群般引人注目。

 

 

 

 

 

如果是夏天,經過一日的駕駛,你可以在黃昏前進入Achray所在的公園內紮營。否則可以在最接近公園入口的小鎮入住旅館。接近公園入口最近的兩個小鎮是皮他娃娃Petawawa,以及潘布魯克Pembroke。後者較大,旅館選擇也較多。

第二天一早我們進園。事先查到公園入口在Petawawa與Pembroke之間。就是由旅館往回(向西)走17號公路,在第二個紅綠燈向南轉入Doran Road就是Achray所在。原來這裡也是亞岡昆公園一部份,而且十分大。進入園後要26公里才見到營地門口,再走25公里才到營地及湖邊,幸好一路都是美麗的楓紅,各種不同的喬木競相展示豔麗:糖楓,橡樹,樺樹,白楊…令人一步一個驚嘆。最後終於到達營區,見到了Jack Pine Trail。

因為已是秋天,露營的人不多,只有幾輛拖車trailers (活動屋)。小徑上也無人跡。這條小徑雙程僅一公里半,十幾分鐘就到了Grand Lake湖邊,終於見到了那個湯遜松的所在地。不過可以預料到是,只剩下一個政府立的招牌,原來的松已經不存在。

 

 

 

 

 

 

其實湯遜的杰克松早已不在。而那棵松所在的位置湖岸是1970年才由公園職員找到的。當時那棵松就已經死去,後來傾倒後被露營的人當柴燒了。政府當時就在此豎碑紀念,

而我要尋找的是網站上見到的一棵杰克松,那棵松樹是2007年拍攝的 (圖左),就在政府的碑旁邊。但是當我們到時,這棵松已經不見,但是在招牌前見到一棵倒在地面的松樹 (見圖),形態彎曲非常美麗,對比網上的相片,發現它應當就是2007年還挺立的一棵杰克松。可惜了。而在招牌的附近,也有很多棵杰克松,每一棵都足以比美湯遜畫布上的松樹。

我們在招牌前徘徊,想像當年湯遜落了獨木舟,拿著畫筆在岩石上作畫的情景。他是怎麼樣將一棵杰克松畫成畫布上那個樣子?那些長長的鬚是怎麼來的?

回程時我們選擇走60號公路,結果少用了一個多小時。可以由60號公路經南面的亞岡昆公園再轉11號公路,也可以轉35號公路,都不需要那麼多時間。 

 

 

 

湯遜和Jack Pine

湯遜的一生相當悲劇。他在1912年35歲第一次進入亞岡昆公園,就不捨離去。後來他就在亞岡昆公園裡做嚮導及消防員,閒睱時釣魚作畫以自娛。平時駕駛獨木舟走遍園內每一個角落,這一段時間是他作畫最多的時期。1916年他的小舟到了Grand Lake的Carcajou Bay,在這裡見到這棵孤獨的杰克松。他做了草描,第二年完成。其實這幅畫不大,只有127.9公分x 139.8公分。但是湯遜就在這一年,1917年溺斃。之後這幅畫一直被收在渥太華的加拿大國家畫廊裡。

據說,湯遜特別喜歡他在這一帶湖邊所見的杰克松,他另外一幅著名的畫「西風」The West Wind (見圖)畫的也是一棵被風吹得傾到一邊的松樹。那也是在他生命最後一年完成的。而他較早幾年完成的Northern Lake,以及Pine Island,Georgian Bay (下圖) 都有相同的韻味,畫的都是湖濱大石上的松樹。

 

 

 

 

 

 

 

 

 

 

 

 

 

 

Jack Pine 這幅畫至今被文藝界分析得巨細無遺,油彩,線條,光線,…我見到畫布上的白雪讓人感到寒涼。據說他每年春到秋之間泛舟公園裡四處走,並且畫下草圖。冬天時就在公園裡的小屋Mowat Lodge完成油畫。所以可能是這樣在畫裡加上了白雪。

湯遜及他稍後的七人畫家所畫的畫,都有強烈的南安省韻味,剛推出時被人認為醜陋,粗糙。他們生時飽受批評。但和觀畫人的品味,經驗有關。就像我自己,在沒有深深體會安大略一帶風景的特殊氣味之前,看他們的畫是看不出什麼味道的。但經年累月在喬治灣一帶,在亞岡昆公園出出入入久了,才慢慢體會到,只有湯遜及七人組畫家捕捉到了這一帶風景的特殊韻味。他們不僅看到了表面的風景,還嗅到了與風景一起的風,水波,及搖擺的樹發出的聲音。難怪湯遜會捨不得離開亞岡昆,最終葬身他最愛的湖裡。

 

 

 

 

 

 

 

 

 

 

 

湯遜死時才40歲,他是在1917年七月乘坐獨木舟由Canoe Lake出發,八天後人們找到了他的屍體。據說當時他腿上纏著魚線,也有人說他是被謀殺。事實是他當時已經訂婚,而未婚妻手中擁有他十多幅畫作。

對於湯遜離奇的死,一直到今天還是引人猜測,因為以他這樣一個精湛的泛舟好手,沒人相信他會覆舟溺斃。最近還有小說及電影述說他離奇的死,及可能的陰謀論。(下: Canoe Lake,及一個紀念Tom Thomson的紀念扁牌。)

 

 

 

 

 

 

 

 

 

 

 

今天湯遜的畫已經被提升到與畢加索,梵谷一樣齊名。七人組的地位也是國寶級畫家。他們都已經贏到了歷史上應有地位。而安省的風景也在國際上留名。

 

 

 

 

 

 

今天在亞岡昆公園裡,處處令你想到湯遜及七人畫組。在每一個遊客都會停留的Portage小站,這裡有餐廳,有公廁,也有碼頭。每年數以萬計的遊客由這裡開始他們的泛舟之旅。這裡就是Canoe Lake獨木舟湖的起點,這裡的湖邊也有一個紀念碑述說湯遜與亞岡昆的緊密關係。如果你知道湯遜的故事,你會對這個美麗的公園更增一份情感。 

相關文章:

阿岡昆公園

 

 

 

 

本文相片說明:

第一幅:是Tom Thomson畫的Jack Pine。完成於1917年。

第二幅:是過去在亞岡昆公園內,南面60號公路邊所見的一棵Jack Pine,相信很多人都見過它。

第三幅:是在安省中部Bracebridge河邊見到的一棵Jack Pine。這裡也是著名的Muskoka別墅區。

第四幅:是在Killbear 省立公園內見到的,被最多人拍照的一棵Jack Pine。

第五幅:是在前往Achray途中,於17號公路上見到的一棵巨大杰克松。位於一個池塘邊。

第六、七幅:前一幅是網路圖片,是於2007年在Grand Lake現場拍攝的,當時一棵Jack Pine還在。後者是我在2012年感恩節周末拍的,那棵樹已經倒在地上。不過亦不是湯遜當年畫的那一棵了。

第八幅:湯遜畫的The West Wind,西風。

第九幅:湯遜畫的Pine Island, Georgian Bay。將喬治灣岸邊的杰克松的模樣呈現眼前。

第十幅:在離開Achray營地後,一路所見都是這樣的杰克松。

第十一:回程於60號公路上沿途所見的巨大Jack Pine。 

 

 

 

 

Click: 273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