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travel]

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 Costa Rica
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 Galapagos
坐火車橫貫加拿大 Across Canada on VIA
雷灣風情-加國風貌
美國峽谷之旅 Bryce and Zion Canyons
加拿大的珍寶-Cape Breton
亞馬遜河飄流記 The Amazons
賞楓首選;亞加華峽谷–Fall Colors at Agawa Canyon
魁北克-北美洲最浪漫的城市 Quebec City
Bruce Trail - Hiker的天堂

哥斯達黎加遊記

2021-12-18 21:31:15

2002年去過一次哥斯達黎加,印象深刻,是我去過的地方中最具大自然風味的地方。原因是該國對於自然保育做得最好。我19年前第一次來,就知道該國推動保育觀光業Ecotourism,用這方面賺來的錢補給國民,以阻止國民開墾新的農地(見: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之旅Costa Rica)。那一年,哥斯達黎加觀光業的收入,已經超過該國在咖啡跟香蕉兩項出口的總和。而那兩項農產品是該國最主要的出口。

將近20年來這工作持續不懈,不僅不再開墾新的農地,甚至逐漸恢復原有的雨林區。一般公認哥斯達黎加是在保育方面最成功的國家。在上世紀四十年代,該國有75%的地區是森林地帶,到了1987年的統計,有將近一半已經被砍伐,從那時起,政府推動保育計畫,到今天全國有將近六成地區是雨林區。整個國家就像一個龐大的雨林區,處處可見野生動物在四周圍。

Tortuguero National Park烏龜國家公園

我這一次去的行程其實跟上次幾乎一樣,因為這幾個景點都是公認的最有特色的景點。第一個目的地是烏龜國家公園Tortuguero National Park,這裡位於哥國東北部,鄰近大西洋,原來是四種烏龜每年回到這裡的海灘產卵的地方,所以深受保護。

我們在首都聖荷西San Jose集合後,第二天一早出發。先是坐了兩個小時的巴士,這一路風光美麗,原來是要經過一個Braulio Carrillo National Park,這裡是很多沉寂的火山區,也形成了很多的內陸湖泊。我這次整個旅程都幸運的可以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面前風光一覽無遺。見到遠處的雨林山區的濃霧,以及近處的叢林鬱鬱蔥蔥。

 

 

 

 

 

 

 

 

 

我見到公路上車水馬龍,但是據說在公路旁就是數十條供人hiking的小徑。這裡確實是一個龐大的國家公園,據說有五百種鳥類,一百五十種哺乳動物,難怪附近旅館林立,也是旅遊熱點。記得上一次來時,這公路顛波不已,花了至少多一個小時才到達。但是導遊卻說這公路已經建了三十多年,所以一直心存疑慮。

兩小時後到達一個渡口,再坐一個半小時的小船,才到了我們要住的旅館,也就是一個當地的小鎮。這地區只有運河及小船可以到達,所以算是隱蔽,不太可能有大批觀光客到達。

 

 

 

 

 

 

 

 

 

這一段水上旅程只是交通行程的一部分,船開得也算快,但是已經見到熱帶雨林的風光,而且見到好幾隻鱷魚,樹上的大蜥蜴,熱帶水鳥等等。其中有一批Montezuma Macaw 從我們身邊飛過,很可惜沒有準備好,未能捕捉倩影,只見到一團團咖啡跟黃色的身影飛過。

 

 

 

 

 

 

 

 

首先要說,我們來的時候是旱季,但是這一程卻已經見識到熱帶暴雨來得快,去得也快。隨時一陣大雨全身溼透,但轉眼間天就晴了。幸好我們都有準備,穿了防雨的衣褲,就一點都不怕。不過也因為如此,這裡的樹木花卉看來都十分開心,隨時有人幫他們澆水,特別是那些喜濕的植物:羊齒(蕨類),蘭花,棕櫚,香蕉,曼綠絨等。

我們住在一間叫做Aninga Hotel & Spa,一到達旅館主人就送上加了薑汁的果汁,非常清涼。這裡只有三十多間房間,但是一個較大的旅館集團的一部分。房間之間有長廊相通。這些長廊也通向一間餐廳,一間酒吧,還有游泳池跟Spa部分。充滿了鳥語花香。

 

 

 

 

 

 

 

 

 

這裡的房間都與隔壁有一段距離,相當有隱私。旅館之間有種滿了花的小徑。進到房間眼前一亮,因為房間的窗戶都是沙窗,沒有玻璃。外面種滿了香蕉樹,每一陣大雨都聽見雨打芭蕉的聲音浪漫極了。更不要說蟲鳴鳥叫。而這裡最著名的就是一種Howler Monkey咆哮猴子的叫聲,這種猴子喜歡不停地叫,所以被取了這名字。(我記得上一次來,經常聽見牠們的叫聲,但見到的機會不多,但是這一次不僅聽見叫聲,還不時見到牠們。)

 

 

 

 

 

 

 

 

 

 

 

吃過午餐我們就出發,要到公園去逛。但剛出房間就見到一隻猴子在樹上,也不怕我們,大家拿起相機已經捕捉到了一些鏡頭。據說這是一隻Spider Monkey蜘蛛猴,身子比較小,四肢很長,是烏龜公園四種猴子之一,其他三種是:Howler Monkey,Squirrel Monkey松鼠猴,以及White Face Monkey白面猴。其中只有白面猴我們一直沒見到。

 

 

 

 

 

 

 

 

 

 

 

之後我們跟著導遊Alonso坐小船,大約只是五分鐘,就到了附近一處沙灘,也就是大西洋岸邊的沙灘,去看烏龜下蛋的地方。剛剛下船,我們已經有很多發現,先是見到一隻黃色帶花的大蜥蜴在碼頭邊散步,可見他們已經習慣有人出入,也不躲避。

 

 

 

 

 

 

 

 

之後我見到地面上大批螞蟻在搬運樹葉。原來他們就是切葉蟻leaf cutting ants,他們就在行人小徑上,真是危險,如果不注意,一腳就可以踩死好幾隻。我上次來時就想見牠們,但是只見到幾隻。後來去亞馬遜,見到的也不多,拍照都不容易。但是這一次只是在烏龜公園已經見到好幾批,地面上,樹幹上,甚至在欄杆上都有。好像是樹葉會行走。

 

 

 

 

 

 

 

 

 

就在旁邊一棵大樹上,導遊又指給我們看一對綠色大鸚鵡Green Macaw ,牠的顏色跟那大樹的樹葉融合得很好,如果不是有人指出來,根本是見不到的,(但是可以聽見叫聲)。我相信這幾隻大鳥一直都在這裡,所以導遊事先已經知道了。

 

 

 

 

 

 

 

 

 

 

之後導遊帶我們步行到附近的沙灘,這裡就是大西洋岸,也是每年四種大烏龜上岸產卵的地方。不過如果要看烏龜產卵,就必須在七至九月期間來到,那也是雨季,而我兩次來都不在那期間。但是導遊帶我們見到岸邊很多大坑,是烏龜在此產卵後留下的洞坑。雖然已經見不到烏龜卵,卻見到四散的白色蛋殼碎片。

 

 

 

 

 

 

 

 

 

之後我們去到這裡唯一的小鎮,其實只是一條街。見到的都是遊客。有賣小吃的跟水果攤販。有點像台灣的一些觀光小街巷,好像我在鹿港見到的,九份見到的,只是規模小得多。

 

 

 

 

 

 

不過意外的在這裡見到一對Toucan巨嘴鳥。上次來就只見到一隻,而且在樹洞裡。這一次非常幸運,牠們就在我們頭頂上飛,而且發出叫聲。一會停在棕櫚樹上,一會停在附近一棵闊葉樹上,很多機會讓我們捕捉到好的鏡頭。後來我在Arenal火山區也見到幾次,非常有收穫。除了toucan之外,這裡還有很多其他種的鳥類不時出現。

 

 

 

 

 

 

 

 

 

 

在小鎮逛了半小時,坐船回去,這時又下了一陣大雨。換好衣服導遊在酒吧召集大家講解有關回程時必須填寫的新冠疫情的表格。這時有旅館人員告訴我們,旁邊的樹林有好看的東西,我們分成幾個人一組進去,原來是一隻毒箭蛙poison dart frog,這是我來這裡非常希望見到的小動物。上次來見過一次,但沒拍好相片。上回去厄瓜多爾的亞馬遜也見過一次(見:亞馬遜河飄流記The Amazons),拍了很多好相片。這是第三次。(當然在動物園見過的不算。)

 

 

 

 

 

 

 

 

之後我們進晚餐。這裡的旅館提供的三餐幾乎全部是自助餐形式,因為是Covid-19期間,都是由對方服務,以免我們七手八腳觸碰餐具。幾天下來,對於他們提供的三餐非常滿意。因為一定有充分的生菜沙拉,對於出外旅行是非常有益的。主菜多數有魚,其他都是雞,牛肉,豬肉中至少有一兩樣。米飯方面通常一定有米飯,配上黑豆或是紅豆,非常健康。配菜多數是炸香蕉plantain,我叫它綠皮香蕉,此外還經常有煎炸的木薯cassava,這是一種植物的地下莖,跟馬鈴薯很像,但更好吃。

這裡的房間沒有電視,而且沒有wifi,要網絡的話要到餐廳或是酒吧那裏。不過因為每天行程緊湊,所以早早睡覺未嘗不好。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九點半上床睡覺了。不過剛剛入睡,就被一聲巨大的聲響吵醒。我們想不通是甚麼聲響。好像有人拿重物砸我們的門。之後又睡了十幾分鐘又來了一次,總共是三次。第二天早餐時跟人說起,大家才想到是樹上的椰子掉落砸到屋頂的聲音。有人半夜三四點還聽到。我可能後來睡得太好就沒聽到了。

第二天(旅程第三天)吃完早餐不到八點鐘,我們要坐船在附近的河裡看動物,這是暢遊烏龜公園的重頭戲。我很早就起身,在四周圍參觀。就在等船時,我們聽見樹上的咆哮猴子集體大聲喊叫,大家都興奮起來,跟著叫聲找猴子。這一次前後大約一刻鐘,我們見到十幾隻大小猴子在樹上奔跑。其中一隻母猴子背上還拖著一隻小猴子。不過因為距離還是遠,拍的相片不是很理想,不過就拍到一隻alpha male張大口咆哮的樣子。

 

 

 

 

 

 

 

 

 

出發後真是視覺上的,心靈上的極大享受。我們在兩岸都是熱帶植物的小河裡,四處尋找鱷魚,蜥蜴,水鳥,猴子,烏龜,結果見到很多鱷魚,這裡有大小鱷魚caiman,crocodile,除了體積,顏色也不同。其中最驚喜的是,見到一隻母鱷魚的背上背著一隻小鱷魚,我們靠得很近也沒有躲避。

 

 

 

 

 

 

 

 

這裡的水道跟很多熱帶水道相似,岸邊都是不怕水的植物,據說這公園有七百多種植物,都因為每天幾陣大雨而欣欣向榮。這些植物有些生在水邊,有些就生在水裡。更有許多是寄生(附生)在樹桿上,樹枝上。從來沒見過這樣多種綠色,彼此增色。有些葉子因為很薄,反射陽光幾乎透明。偶爾會有一些蠍尾蕉花Heliconia,帶來鮮豔的紅色及金黃。而樹幹上懸掛的(寄生的)鳳梨花Bromeliads,蘭花也都到處可見,見證了植物見縫插針的本能。

 

 

 

 

 

 

 

 

這裡蜥蜴也多,有的在水邊,有的在高高的樹上。因為他們都是冷血動物,一見到出太陽都出來曬太陽。這時候導遊跟船夫就發揮專業的眼尖技能,隨時指出樹上的蜥蜴給我們看。

 

 

 

 

 

 

 

 

 

同樣需要曬太陽補充能源的,還有烏龜。這天就見到一隻大烏龜在河中央曬太陽。也是因為長久以來都習慣了人類不會傷害牠們,不會閃躲。

 

 

 

 

 

 

 

 

 

我還多次見到當地著名的藍蝴蝶blue Morpho,因為很大,伸開翅膀有三吋以上,所以很遠都可以見到閃閃發出藍光。只不過拍照還是困難。但見到已經很開心了。

當然最多的還是水鳥,除了常見的鷺鷥Egret,蒼鷺Heron之外,還有一種被認為瀕危水鴨Jacana,這種顏色鮮豔的水鳥身體是褐色跟黑色,頭頂跟喙是鮮黃色。

 

 

 

 

 

 

 

 

另外我們還見到一隻Anhinga (紅蛇鵜),以前在佛羅里達見過,但是這一隻卻很大方的伸開雙翅,搔首弄姿,讓我們拍照了很久。

 

 

 

 

 

 

 

 

 

之後我們還見到幾隻猴子,據說都是Spider Monkey,距離都算近的,所以畫面都算清晰。

 

 

 

 

 

 

 

 

我在這裡刊錄的相片極大多數都是原有尺寸,沒有經過放大,足以見到我們是跟這些動物多麼接近。(這一次到烏龜公園,見到的動物,跟拍出的相片都好過上一次來時所見。這裡能夠刊錄的不多,多餘的相片我都會放在「畫廊」欄目中,後面會有鏈接。)

大約兩個多小時後,我們啟程回去,但是導遊沒有讓我們直接回到旅社。他讓我們在旅館附近提早下船,以便步行45分鐘,讓我們看看這一帶有些甚麼可看的。原來這裡是旅館區,四通八達都是旅館。極可能包含了我上次來時住的旅館,只不過都翻修過了。過去我們住的是單棟平房式的獨立別墅,現在都是由長廊接通的,一式一樣的別墅屋。看來更整齊,別墅之間的植物都重新規畫過,好像植物園。

導遊找了許久,沒有新奇發現。不過見到很多大螃蟹。原來這裡距離海邊很近,他們都到這裡做窩。有藍色的,也有純白的。另外見到很多切葉蟻,忙碌的運輸樹葉回到巢哩,養育下一代。

 

 

 

 

 

 

 

 

回到我們的旅館吃中飯,飯後有選擇項目,是乘坐單人小艇Kayak到上午去過的河流,每人49元美金。我沒有參加。因為不會游泳,對於這單人划艇項目有恐懼感。後來據去過的人說,只是去上午同一個水道,沒有意外發現。而且因為下雨又起風,划得非常辛苦。

我選擇在泳池邊的酒吧喝酒,見到他們調製Pina Colada的過程,原來放了那樣多的好像煉乳的coconut cream,而且十分甜,熱量一定很大。不過這裡盛產椰子,鳳梨,所以在這裡喝這飲料都有很好的藉口。

酒吧這裡難得的有wifi,利用時間填寫回程時上飛機必須填的「疫苗證明表格」,正在工作時又聽到一聲巨響,大家追尋聲音,見到一隻大蜥蜴在泳池邊更衣室的屋頂。安詳的休息。有人說是牠是在睡著了時從樹上掉下,跌到屋頂。雖然有此可能,但我不是太相信。我還是認為有椰子從樹上落下,只是沒見到屋頂附近有椰子樹。

 

 

 

 

 

 

 

 

 

Arenal 火山國家公園

旅程第四天我們一早要離開烏龜公園,到另一個國家公園,就是Arenal Volcano National Park。我又是一早起身,在旅館周圍尋找有沒有新奇的動物。雖然我聽到樹上的鳥叫不停,也見到十多隻大鳥在樹上進早餐,彼此呼應,這些鳥都有將近一尺長度,有鮮豔的顏色,一隻更像是巨嘴鳥,只是牠們隱藏在樹葉中,無法捕捉到牠們清晰的身影。不過就在泳池邊見到一對黃肚子的flycatcher (golden belly flycatcher),他們在我面前飛了很久,所以多次捕捉到牠們美麗的倩影。

 

 

 

 

 

 

 

 

早餐後又見到有一對猴子在泳池上方的樹上嬉戲,一會又到了屋頂上,好像一對母子,也成為很多人的目標。聽說也是一對蜘蛛猴。

 

 

 

 

 

 

 

 

 

就在要上船離去時,又在碼頭的大樹上見到一隻美麗的蜥蜴,這一隻蜥蜴跟前兩天見到的很不同,皮膚比較光滑,頸部下的一片垂肉dewlap也特別大片。整個就像一個藝術品,我也可以很接近的為他拍照。我發現這裡的動物已經接近我在Galapagos加拉巴哥見到的相似(見:加拉巴哥群島-地球最後一片淨土Galapagos),都不怕人。這都因為長久以來人類對牠們友好,產生的安全感。足以見到哥斯達黎加在保育方面做出了成就,全國人民沒有一個人會傷害,攻擊任何一個小動物。(下右圖是同時在另一棵樹上見到的猴子。)

 

 

 

 

 

 

 

 

 

之後我們上小船,循原來的水道(運河)離開烏龜公園。一個多小時後,回到原來的渡口,這時我們原來的巴士已經在等候。這一趟是由哥斯達黎加東岸橫過國境,到中部的Arenal 火山區。到該處所在的La Fortuna。查地圖,是174公里,要走三小時半,因為經過很多山區。途中導遊跟司機一直在幫我們尋找樹獺sloth的身影,因為好多團友都說希望見到這種動物。幸運的是,途中司機見到一株大樹上有一隻樹獺。於是停車在路邊,大家下車去看。

不過這棵樹很高,用肉眼真的很難看清楚,我用攝影機的zoom lens勉強拍了幾張,只見到一團身影。幸好導遊帶了望遠鏡,讓大家輪流看,果然見到樹獺的那一張清晰的「笑臉」,我想要真的好的放大鏡頭才能拍得好。不過導遊讓我們團員中幾位將手機連接到他的望遠鏡,終於拍到幾張清晰的畫面。下面左邊是我的相機拍的,右邊是團友用手機跟望遠鏡結合後拍到的,她很幸運拍到了這隻樹獺的正面笑臉。

 

 

 

 

 

 

 

 

 

我們又在中途一個鳳梨農場停留,這農場準備了鳳梨汁,Pina Colada,以及一些點心招待我們。之後就到農場去,見到滿山遍野的鳳梨農地。很多人都知道,鳳梨pineapple屬於Bromeliads鳳梨花這一個植物的家族。這個家族的花卉很多,一般常見的都是鮮豔的紅,黃,粉色葉子,中間有一個水兜。(見:鳳梨花Bromeliads 的種類及種法)不過在這裡,見到的都只是會生出果實(鳳梨)的品種。

這間公司的導遊帶我們到鳳梨田裡,挑選了幾個大的鳳梨當場切給我們吃,果然甜美多汁,比我在旅館中早餐桌上吃的要甜多了。我們問他是否將好的菠羅都送到國外外銷,他說沒有這回事。他又教我們如何挑選好的菠羅。

 

 

 

 

 

 

 

 

 

 

之後我們又上車直往火山所在的La Fortuna區,這裡因為Arenal火山遠近馳名,已經發展成為一個著名觀光區。我們經過市鎮之後住進附近的一間Volcano Lodge,這是一間建築跟保養都非常到位的旅館。房間之間種了許多美麗的花樹,熱帶植物可以說都齊全了,令人賞心悅目。其實這是一間普通價格的旅館,平均房價在200-300元美金之間,但是論乾淨,舒適都相當令人滿意。有的房間後面還有自己的庭院和水池。

 

 

 

 

 

 

 

 

 

這裡也有很多地栽蘭花,據說是唯一的一種生長在地裡(土壤裡)的蘭花。另外園丁也在樹幹上種植鳳梨花,讓人體會熱帶雨林特有風光。另有一種比足球還大的柚子,雄壯的在樹枝上生長,不怕跌落。(哥斯達黎加的植物很多特色,有必要另外寫一篇專文介紹。)

經過市鎮時,導遊說有一間牛排館的食物很好,大家決定換好衣服就前往這間 El Corral de Garra。我一直希望吃當地食物,對於牛排之類沒有興趣。見到他們餐牌上有整條的魚whole fried snapper,知道是我喜歡的,結果果如所願,這隻red snapper被炸得十分香脆,連旁邊的刺都可以入口。配菜是炸香蕉跟木薯 cassava。那些點了牛排的人試過之後,都說這魚好吃過他們的牛排。(旁邊是另一位隊友點的Tomahawk steak,有牛排跟大蝦,本來是兩人份,但是他一個人吃了。)他們的 Shrimp Cocktail也很著名,裝在巨大的圓酒杯哩,可以當作主食。

 

 

 

 

 

 

 

 

 

我這條魚在餐牌上是$11,000元當地幣值,除以650就是美金,除以500就是加幣。所以是加幣22元,美金17元。但這裡不會另外加稅,只是加了一成小費,非常合理。

後來知道,我們的旅館有兩個很大的溫水浴池,當晚沒有跟我們出去晚餐的,就在旅館的餐廳吃飯,之後還泡了溫泉。原來這旅館就叫做Volcano Lodge Hotel & Thermal Experience,我不能證實這溫水浴池(溫泉)的水溫所以高,跟附近的火山有關係,但相信不是旅館自己加熱。我連著兩天看那水溫都是溫的,相信是天然的。真後悔沒有時間浸泡。(這一天多數時間在巴士上,所以只步行了2.2公里)。

 

 

 

 

 

 

 

 

 

 

第二天(旅程第五天)一早在旅館的餐廳吃早餐,這時發現餐廳在旁邊餵鳥。他們在支架上掛滿香蕉,立即有各種雀鳥前來爭食。我觀察了兩天,見到最先都是大鳥來吃,之後松鼠出現。之後輪到綠色小鸚鵡,最後一些天藍色的小鳥 (Blue-grey tanager),跟一種黑紅相間的小鳥 (Passenger Tanager) 才出現,牠們可能因為數目比較稀少,所以比較膽小。

 

 

 

 

 

 

 

 

 

這些小鳥習慣了每天有人餵牠們,所以一早就在附近的樹上等待,這時間都像是擺好了姿勢,讓我們拍照。其實我帶來的Canon相機在前一天去鳳梨農場時就突然間壞了,完全不能運作,幸而我通常都帶了一個Leica牌子的小相機應急,這是一個功能不錯的相機,只是沒有大的照相機那樣靈活,(可以連拍)。此外加上手機,都不至於「斷鍊」。我上一次到哥斯達黎加,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拍到好的相片。那一次是數碼相機面市之前的時期,雖然我的Nikon相機是好相機,但是卻裝壞了底片,幾乎全部曝光,加上當時我以拍攝花草為主,所以只有幾張相片是完整的,這一次是抱定主張要留下一些好的相片(不是專業得好,而是讓人可以看得舒服的好),沒想到這相機還是壞了,沒有能如意的再多拍些好相片。(下面這張綠鸚鵡的相片,其實有兩對鸚鵡,另一對在右下方,躲在樹葉後面。)

 

 

 

 

 

 

 

 

 

 

早餐後,導遊帶我們到附近的一處公園Arenal Volcano National Park,走了一條hiking trail小徑,見到很多種蘭花,及奇異花草,之後登上一處高地,遙望遠處的火山,以及近處的火山熔岩。導遊Alonso還打開一個白蟻窩,拿出裡面的白蟻當零食吃。據說這一條小徑有兩英里,都算是一次的hiking。(這一天總共走了7.4公里)。

之後我們又上車到附近一處農場Rancho Margot,據說是一座完全自給自足的農牧場,也是哥斯達黎加第一座carbon-negative的農牧場,全部是用農作方式自己供電。(例如使用動物糞便發電。)主人帶我們參觀了他們的菜園,養豬及牛的圈舍。之後就在那裏午餐,據說所有的食材也都是自己種植或是生產的。幾天下來發現在這裡,不論是吃甚麼,食物都很香甜,(也可能每天運動量多,吃甚麼都很香。)因為我不吃雞,只能選擇披薩,仍然是非常好吃。

之後回去旅館是自由時間,有團友說附近有一個瀑布La Fortuna,都說想去。導遊見到人多就臨時決定帶大家一起去。我是先見過照片,覺得只是一條水柱,沒有太大興趣,我也不希望很趕時間,因為四點半就要出發去溫泉處。所以沒有參加。

 

 

 

 

 

 

 

 

 

後來見到同伴拍回來的相片還蠻好看的,如果不是趕時間我也會去。原來是一座古老火山遺留下來的熔岩造成的水柱。瀑布流到兩個水池哩,都可以游泳。他們本來應該自己坐taxi回來,但因為導遊願意陪他們,所以總算在五點前趕回來,不過每人都只有三分鐘時間帶游泳衣再出發,我覺得避過了這樣的匆忙還是值得。

我們快五點時出發,其實到這裡之後已經覺得沒有東岸(烏龜公園)那樣多雨,每天只是兩三場驟雨,而且雨量不大,有時只是毛毛雨,不帶雨衣都可以。五點多到了溫泉公園,發現跟我上次來時大大不同。我最記得上一次來時,這裡的溫泉是一條很長的河流,中間有幾個瀑布。每一段河流水溫都不同,最熱的高達攝氏四十多度。我們從最熱的地方泡下來。因為是戶外,周圍都是花樹,白天時我們見到有藍蝴蝶四處飛,夜晚就有螢火蟲。記得當時手持一杯酒,非常寫意,畢生難忘。

但是這一次見到,河流變成室內水池,一個個水池也是依照水溫不同,由最熱的到比較溫和的。高處也有瀑布,但感覺不是天然。也別想見到蝴蝶或是螢火蟲。

 

 

 

 

 

 

 

 

 

 

一些水池有巨大石座,人可以躺在上面。設備更新穎,水池也很乾淨。旁邊也有酒吧,可以叫酒。浴室設備也很新。也許因為不是周末,人不多,很可以舒服的泡上半天。導遊給我們兩小時,但是半個多小時已經滿身大汗。大家都去沖涼喝酒了。

 

 

 

 

 

 

 

 

 

 

上一次這裡是我最難忘的部分,還因為當時是戶外,可以見到Arenal火山每15分鐘就噴出火焰,大家都會等著看。晚餐時分也是在半露天的餐廳進餐,也可以觀看火山噴出熔岩。但是導遊說,自從2012年這火山就不再噴出熔岩,火山的吸引就大大減低,遊客明顯減少。據說在那之前這裡新建了上百間旅館,一時間生意大減,很多都虧本要拋售。

之後我們在這裡的餐廳進餐,沙拉很不錯,有青木瓜絲,很清涼。但是主菜牛肉跟魚嫌太鹹。那塊魚也裹了太多麵粉漿。是這一次唯一水準欠佳的一餐。這一次的溫泉之旅不算在整個旅程之中,我們要另外登記及付錢,每人連晚餐是加幣115元,(美金89元)。

Monteverde 蒙特維蒂國家公園

旅程第六天,我們一早吃完早餐就離開火山區,繼續往西部走,前往蒙特維蒂國家公園Monteverde (雨林區)。我們坐了一趟巴士之後,就到一個碼頭換上小船,經過Lake Arenal,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湖泊,可以見到Arenal Volcano火山,另一邊是重重山巒,很有加拿大西部風光的特色。我們在岸邊見到一些水鳥,樹上有棲息的蜥蜴,偶爾聽到猴子叫聲。

 

 

 

 

 

 

 

 

 

之後又上車,我忘了問這輛巴士是怎麼過來的,為什麼我們不直接坐巴士?有可能是山路更長,更難走。記得上一次,這裡的山路非常陡險,而且沒有鋪柏油,全是石子路。事實是,這一次之後的山路也非常難走,全是S型的彎路。這輛大巴士本身已經很難在狹小的彎路上轉彎,如果對面有車來更是驚險。19年前我就是坐在第一排,這一次又是坐在車頭,左邊就是懸崖,跟上回一樣驚險。而且這幾天都是在山路上轉來轉去,上山下山,很少機會是走平地的。

這時一路向南,感覺上雨量越來越少,幾乎不用再穿雨衣。晴天的比例也增加了。

我們在一間小店停下休息之後,又繼續開到一個咖啡農場。這又是一個有機農場,一到農場主人就每人發一棵小樹苗,帶我們去種樹,盡一分環保的力量。那地方斜坡度很大,站都站不穩。雖然已經有工人挖好了洞,我們只要種下去,埋上土就成。但因為地方狹窄,又陡,大家匆忙完事,我相信都是做樣子,工人可能後都要再挖出來重新種好。否則這些樹都長不好。而且我們種的都是果樹,彼此相距不過兩尺,明顯太近。

之後還有表演,兩個當地女孩穿上原住民服裝跳舞給我們看,(可惜都戴了口罩很煞風景),並且叫幾個女團員下去一起跳。

 

 

 

 

 

 

 

 

 

之後就在這農場午餐,也都是農場自己生產的有機食物。很可惜兩樣主菜:雞跟羊肉都不是我吃的,只有吃白飯,綠豆跟沙拉。不過聽他們說,兩樣主菜都做得十分好。

自從到了這一帶,就發現路邊到處都是繡球花Hydrangea,簡直像是野生。不僅花朵大得驚人(比一個足球還大),而且都開藍色花,證明這裡的土壤都是酸性土(因為多雨)。之後我見到更多,有的就在野草叢中出現,相信是自己落種野生的,花朵也都很大。可見這裡的環境適合他們生長。

飯後女工人調製當地咖啡給我們,他們都將咖啡放在一個吊起的布包,然後將熱開水澆進去,沖出咖啡。在他們的紀念品店,都出售這種木製的工具跟布包。不過奇怪的是,我所到之處都見不到出售decaf (去除咖啡因) 的咖啡,所以不能購買。(只有後來在聖荷西一間超市見到有賣,買了兩包。)

 

 

 

 

 

 

 

 

 

飯後這咖啡農場的導遊還帶我們去嘗試剛剛擠好的甘蔗汁,參觀可可豆如何培製成巧克力等等的程序,都有試吃。原來這裡也盛產甘蔗跟可可豆。

離開咖啡農場,我們又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巴士,到了蒙特維蒂,住進一間El Establo Mountain Hotel,這是一座相當大的旅館,本身就像一座公園。叫做Mountain Hotel,房間分散在山區不同地方。由旅館大門到我們的房間要開車三五分鐘。每天吃早餐都要開車前往。雖然說是只有155間房間,但是因為一排排分散在山上不同地方,所以感覺上像是有幾百間房。估計每一排房屋之間如果要步行都要10分鐘以上,甚至更久。

 

 

 

 

 

 

 

 

 

據說這旅館的Spa最好,有各種facial,manicures服務,還有用泥苔,海藻敷身的美容、鬆懈服務,以及鹽水沐浴的水池。不過我們每天都有節目,甚至不知道這spa在何處。(沒有車也去不了)

當天一到達換好衣服就有一項節目,是到樹林裏面Night Walk,這也是要另外付費的,每人加幣45元,(美金35元)。我們坐車到了一個樹林區(也是熱帶雨林),換了一個新的導遊,他帶我們一組大約七八人進入樹林。這一晚兩個小時我們見到一條青蛇,幾隻蜘蛛,包括劇毒的黑寡婦,還有多隻大小雀鳥,包括:Blue-crowned Motmot,Brown Jay,一隻黃色的Great Kiskadee,不過相片都拍得不好,因為是夜間,又不能使用閃光燈,下面兩張是不同的兩隻motmot,以及一隻brown jay,勉強可以見到眼睛跟身子。

 

 

 

 

 

 

 

 

 

 

 

Night Walk之後我們回到旅館的餐廳進晚餐。這餐廳位於一個小湖邊,很有情調。如果白天來坐在湖邊喝酒,一定很有情調。今晚是自己付費,我點了海鮮湯,跟white bass的義大利麵。義大利麵非常好吃,幾乎要吃光。只是他們先上來一些又鬆軟又熱的麵包,又給了橄欖油,香醋,跟cheese做沾醬,結果吃了一個半,已經半飽。很久沒有吃得這樣飽了。

 

 

 

 

 

 

 

 

 

這一天一共步行了4.3公里,上下15  層樓的斜坡。

旅程第七天,仍然是七點早餐,八點出發。每一間旅館的早餐都好吃,加上哥斯達黎加著名的咖啡。雖然沒有decaf咖啡,但旅行期間每天運動量大,平均每天都步行3-5公里之間,上坡下坡也大,不怕影響睡眠。

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巴士,到了一個Santa Elena Cloud Forest Reserve雨林保留區,這是蒙特維蒂雨林區國家公園的一部分。一進去就見到蒼鬱的樹林,滿滿都是綠色。每一寸土都生滿了植物。每一個樹幹上的每一寸空間,都生滿了寄生植物:蘭花,鳳梨科的植物,曼綠絨philodendron ,黃金葛Golden Pothos,龍血樹Dracaena,還有其他各種蔓藤類,都找空隙生根。常見的青苔,地衣都被擠得退避三舍。

 

 

 

 

 

 

 

 

 

這一個區雖然不像東部那樣多雨,但仍然有充分的雨量讓這些植物欣欣向榮。據說單單這個保留區就有765英畝的空間,同時有八英里的小徑,如果有時間可以慢慢欣賞,度過一日時光。

據說這個Santa Elena是蒙特維蒂雨林區中較少遊客的一個雨林區,不過我只在進門時見到一隻蜂鳥,及一些蝴蝶,其他時間很少見到或是聽到鳥聲。但只是植物已經令人目不暇接。如果仔細看,在眾多不同濃度的綠色中,還是可以到紅色的,黃色的花朵隱約出現。都是意外的驚喜。不要以為就是那幾種植物,隨時在眼前一塊地方,就可以數出幾十種的植物。

不久我們到了一個觀景台,登上高可以望見遠處的Arenal 火山。就是我們前幾天待過的地方。另一邊則是三座已經「安靜」的火山,從這裡望出去,哥斯達黎加真是一個多山的國家,到處是山脈。事實是從飛機上望下去,全國八成以上地區是山,而我們平時坐車,也是一座又一座的山脈爬上爬下。所以盡管距離不是很遠,也都要走很長時間。

 

 

 

 

 

 

 

 

 

我們在這保留區只走了大約兩小時,就出去到入口處的紀念品店,這裡也是進入一個有吊橋的公園的入口。這個吊橋區Sky Walk也是要另外付費的選擇。我們報名時已經付了69元加幣(合美金55元)。我們在這裡領票,有人這時才登記參加。

剛出發就見到一群南美浣熊coatis,牠們跟我們在北美見到的浣熊raccoons外型很不像,鼻子長長,所以又叫長鼻浣熊。不過習性一樣,都喜歡找垃圾吃。所以當我們紛紛舉起相機幫牠們拍照時,當地的垃圾工人就止不住地趕牠們走。這不是我第一次見到牠們,有一次在渡口就見到一隻在垃圾箱外徘徊,也被工人趕走了。後來又在蒙特維蒂旅館房間外見到一隻,完全不怕人。

 

 

 

 

 

 

 

 

 

這吊橋區的小徑長度一英里半(合2.5公里),網路介紹內有六座吊橋。不過我記得吊橋編號是編到第九號,而我記得走過其中八座橋,應當有八座以上。其中最長的有984英尺,剛好三百米。很多人在這些橋上拍照。

上了這些吊橋可以見到物樹林區的頂部,這是過去的遊客見不到的。(我上一次來就沒有),不過預期中以為可以見到飛鳥,猴子的畫面就沒有見到。只偶爾見到幾次飛鳥。其實遊客不多,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其他遊客。(因為是單行道,只要前後遊客不多,是見不到其他遊人的。)

 

 

 

 

 

 

 

 

 

 

這些吊橋最高的有70米高度(合230英尺),通常都在樹頂以上的高度。除了見到植物見縫插針的本領,也見到植物伸展到陽光地區的特性。爭取不到陽光的,(或是很少陽光的),就靠少許陽光達到生存目的(成為我們口中的喜蔭植物,或是能夠容忍蔭的植物。)在頂端爭取到最多陽光的,就有開花的機會。所以不時見到一點紅,一點黃,…

很多人問我,熱帶植物怎麼種不好,盆栽怎麼種不好,其實只要到這裡看看就會了解。這些熱帶植物需要的是充分的水分,每天淋幾次雨最好。不過他們的根部都很透氣,有的趴在樹幹上,有的吊在空氣中,向四方伸展。平常人種植失敗,都因為讓根部困在狹小空間,不是長期缺水,就是長期泡在水哩,這都是大忌。如果讓植物的生活環境跟這裡一樣,一定欣欣向榮。(所以我常說,第一原則是排水要好。)

 

 

 

 

 

 

 

 

 

 

不過也要眼尖,很多珍奇的植物如果不是導遊指出來,我們是看不見的。他指出很多種蘭花,有的生長在橋底下,可以隱隱約約見到細小的黃色花朵。還有一種蘭花,像一粒紅豆,生在葉子中央,也是聞所未聞的珍奇發現。(將來會分開介紹)

見到這些植物感覺到他們的開心。如果他們有一張臉,一定都是在笑。如果他們能發出聲音,一定都是在唱歌。

這一趟真是心靈上的絕大滿足。回到原地,我們在出口處的餐廳進餐。這一餐也是自付。我點了一道sea bass和米飯,居然是我此行最美味的一餐。三大塊厚厚的鱸魚烤得恰到好處。(我幾乎每一餐都吃得清光,一粒米粒都沒剩下。)盤中一小段香蕉好像裹了糖漿,大概算是甜品,都很好吃。

 

 

 

 

 

 

 

 

 

我在這裡還見到一顆紅色香蕉樹,是我第二次見到。上網查了一下,說紅色香蕉是為了美觀(裝飾),沒說可以吃,也沒在超市見到有賣。不過真的很好看。

下午本來是自由時間,但臨時增加一個excursion的選項,就是zip line。這是近年來興起的玩意,就像bungee jumping,不是我這種有懼高症的人能參加的。所以一早放棄了,沒想到全團18人中報名參加的居然超過十人。我們不參加的回旅館,很高興有半天時間休息。小睡片刻之後,本來想泡個熱水澡,有團友來建議到旅館後面的一條小徑,說可以上到山頂。很高興地一起去了。沒想到全是上坡路,走得相當辛苦。到了接近山頂的小徑,出現一對沒有主人的大狼狗,似乎要阻止我們去路。同伴認為是不好的預兆,我們就回頭。不過這一天連上午加起來,居然走了8.2公里,加上相當於91層樓的斜坡,可以說用了相當的體力。

之後我們繞道到旁邊一棟旅館房間所在去參觀一個繡球花園圃,將近百棵繡球花同時開放。旁邊是有紅色莖部巨大葉子的曼綠絨philodendron。

同時意外的發現旁邊的圍籬樹居然是開紅花的熱情花(熱情果樹)passion flower,過去我還很少見過開紅花的熱情果樹,真是意外發現。另外回程還見到正在開花的杜鵑花。相信是一年內的第二次開花,(第一次應當是在春天),所以花朵不是太多。也被當作是圍籬樹種植,可見其容易生長。

回到房間不久,同房的玩過了Zip Line回來了。這時大家紛紛走告,原來是日落時間,我們的房間都向西,可以見到美麗日落。我們的房間位處很高,雖然見不到水平面,但是有遠山及湖泊,加上有重重的雲層,太陽由一個雲層出來,再進入另一個雲層,有太陽下山的美感。

 

 

 

 

 

 

 

 

 

 

我們匆匆換好衣服,又被帶到當地市中心(也就是Santa Elena)一間高級餐館Morpho's Restaurant,也就是藍蝴蝶餐館。這餐廳布置得具熱帶風情,進門處有男子彈吉他唱歌,都是美國流行歌曲。我看餐牌並不貴,今天是旅行團包辦,每人還有一杯酒。不過我還是只點了一個前菜Cheese Testers,以及一個Tilapia(魚)。兩樣都不錯。魚上面有兩片炸香蕉plantain,米飯配了黑豆。旁邊兩位朋友都喜歡生牛肉,都點了Carpaccio。也都說不錯。

 

 

 

 

 

 

 

 

 

 

 

 

第二天是旅程第八天,行程最後一天,我們要坐車回聖荷西。這一程又是非常險峻的山路,而且很多S型彎路。一些山路上還有落石,提醒我們隨時有落石危險。這又提醒我上一次的經歷,很多時要抽一把冷汗。特別是對面有車來時,幸好對面來的都是小車,如果同時來一輛大巴士,真不知道司機如何應付。

 

 

 

 

 

 

 

 

 

經過一段山路之後,來到比較平穩的公路。不過也開始了都市的交通阻塞。包括一處正在擴建公路,兩旁有工人在砍樹,以擴充路面。也許挑選這一天是星期六,車輛較少。他們每砍一棵樹,我們就要等待,雖然每一棵樹都要等許久,大約十幾二十分鐘,但也見識到他們作業的效率。每一棵樹都被砍伐,當場切割成一截截巨大的樹幹。我們還經過一顆砍過及挖出根部的樹,見到樹根有一間車房那樣大。可見要除去一棵樹的功夫有多大。

結果這一程被耽誤了大半個小時,見到對面路上的車龍,大約兩兩三百輛車在排隊,不過大家都很有耐心。沒見到有人發脾氣,按喇叭。

之後經過海邊,導遊說,這是我們這一次唯一見到太平洋的機會。我見到一艘大船,跟一片沙灘。我知道哥斯達黎加的太平洋岸是很美的地方,上一次來就沒有機會去,這一次本來預定了三天的extension,前去Manuel Antonio (大西洋海灘區)一遊,但是旅行社說,報名的人不多,幫我們取消了。事實是,經過一年多的Covid-19風波,好多旅行團都取消了,一些旅遊業者改行,連導遊都找不到。我們能參加這樣一次接近完美的旅程,已經非常開心。(也非常同情這些靠旅遊營生的行業及國家。)下圖:太平洋一瞥。

 

 

 

 

 

 

 

 

 

 

未到聖荷西時,導遊說要帶我們去看一種接近恐龍的東西。他讓巴士在一座橋前面停下來,讓我們在橋上步行。原來橋下面有很多鱷魚。這些鱷魚體積很大,都出來曬太陽。隨便一個鏡頭就有三四隻鱷魚。

 

 

 

 

 

 

 

 

 

 

也許因為橋下有鱷魚,這橋邊居然也形成了一小片觀光區,有多間紀念品攤販,也見到一些熱帶水果,其中一種像是台灣的蓮霧,如果是就相當大,也相當飽滿,後悔沒有買幾個嘗嘗。這一次下車讓我嘗到此地的天熱,因為離開了雨林區,熱空氣特別讓人受不了。

離開這裡,巴士開到一間特大紀念品店El Jardin,除了讓我們有機會買紀念品,這裡也附有餐廳,可以吃中飯。這地方所在是San Ramon,距離聖荷西大約一個半小時車程。這間店面很大,可以買到咖啡,木製品,茶杯等。我因為旅行多,已經不再買紀念品,只買實用的東西。但因為沒有decaf咖啡,所以也沒能買到。

我特別喜歡這裡的中飯,非常家常。我特別喜歡他們的蛋捲,裡面有cheese跟肉絲。燒牛肉也不錯。連一瓶水好像才八塊多美金。

 

 

 

 

 

 

 

 

 

之後直達聖荷西,正好下午兩點多。本來有半天的市內遊覽,但是因為大家都要回美國跟加拿大,都必須檢測是否染上Covid,於是巴士開到一間實驗室門口,輪流下去測試。由於要保持距離,這一下來就是兩個小時。遊覽就取消了。而我因為是回到加拿大,規定又嚴格些,別人只要花30多美元做antigen測試,我們要花將近90元美金做PCR測試。而且別人等二十多分鐘就可以得到結果,我這測試卻要等24小時,一度擔心趕不上明天上飛機。(後來等到了,這實驗室半夜都給我送了結果。這些都讓我對哥斯達黎加的旅遊業萬分的佩服跟感激。)

在聖荷西市途經一個龐大的體育館 (下圖),導遊說這是中國政府出資建造的,是2007年六月迫使哥斯達黎加跟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時,提出的條件。這是中美洲國家第一個跟台灣斷交,跟中共建交的例子。當時哥國總統山且斯承認,建交的理由是為了經濟上的好處。中共除了各項援助之外,隨即以一億美元建造了這一座完全現代化的龐大多用途運動場。哥斯達黎加是足球國家,全國都瘋狂熱衷足球,這2011年建成的球場自然是非常受歡迎,也讓該國打進國際足球比賽場地的資格。(我上一次來時,在其中一個農場入口見到中華民國跟哥斯達黎加兩國國旗並排飄揚,這國家曾經是對台灣最友好的國家,但是在中共的金錢攻勢下,也是第一個轉呔的國家。)

 

 

 

 

 

 

 

 

當晚是告別晚餐,導遊帶我們到一座山頂餐廳Mirador Tiquicia,外面看很普通,進去了才發現有百萬景觀。可以俯望聖荷西的萬家燈火,所以晚上來就更划算。這一晚的餐費又包在團費哩,不過只包自助餐,(我見到別的客人可以點牛排,魚等。)不過自助餐也好吃,有牛肉跟雞,副食是炸的木薯cassava,青菜,米飯跟黑豆。此外每人有一杯酒。雖然此行的自助餐都可以添加,但我都很自制的,沒有添加過。

 

 

 

 

 

 

 

 

 

這餐廳很大,很多房間。我見到樓下還有跳舞的地方,據說有時還有民族舞蹈表演。喜歡好情調的人,到了聖荷西不要錯過到此一敘。

之後大家就道別了,因為每個人的班機不同,有人半夜就要離開了。

我這次是參加EF Go Ahead Tours,這是我第三次參加他們的旅遊團。覺得各項安排都不錯。旅館都夠水準,導遊跟行程也都很理想。(過去參加的是法國里維拉和普羅旺斯Provence,另一次是去美國南方,包括了曼菲斯Memphis,Nashville,以及New Orleans)。

這次的團費是加幣$3,279,(約美金$2,540),外加溫泉之旅$115,Sky Walk $59,Night Walk $45。機票可以自己安排,也可以由旅行社安排。旅行社安排有個好處,銜接方面比較保險。不過我這次自己與加航安排的班機,也銜接的最好,不會半夜到,或是半夜離去。

很高興能夠重遊哥斯達黎加,一方面這次看到了比上一次更多的鳥類跟小動物。加上上一次照相很不理想,幾乎沒有留下相片,這一次雖然相機跟我作對,第三天就壞了,但是後備小相機還算爭氣,幫助我留下一些美麗回憶。

 

更多哥斯達黎加圖片參見:2021 哥斯達黎加圖片集

 

附註:

這次旅行深受Covid-19之苦。首先出發前,就被旅行社規定要投保包含了新冠肺炎的醫療保險。我相信是因為,一旦我們回來前被發現染病,必須在當地隔離兩星期,而旅行社擔保我們的14天旅館及食宿,所以要我們自己有保險。我原來的保險沒有新冠肺炎這一條款,又不肯添加這一項,於是各處徵詢,終於以150元投保了為期十天的旅遊保險。(算是便宜的,另外一間公司要將近三百元。)

雖然哥斯達黎加沒有規定遊客前往之前,必須證明沒有染病,但是旅行社要求我們在出發前72小時之內測試,不過要求的是最便宜的Antigen測試,只要加幣40-45元。但是回來之前,加拿大卻要我們在72小時內以PCR方式測試。那是比較貴的(大約美金90元),而且是要等24小時才有結果。我們本來最後有半天時間是在哥斯達黎加首都聖荷西San Jose遊覽的,就因為要全團人都去測試,浪費兩個多小時,取消了這一項遊覽。

此外,來回兩趟旅程都要預先在手機上填表,證明自己打過防疫針。這些都必須利用手機上的app程式。我們都在導遊指導下做過一次,之後再自己填表。我不是這方面熟手,都必須有人指導。我知道一些人比我更「盲」,真的很體諒這些人。這些都花了不少寶貴時間。(我見到有些人到了機場才知道有這回事,結果被帶到一個專人櫃檯去填表,更浪費不少排隊的時間。

另外就是戴口罩。戴口罩遊覽是非常煞風景的。但在封閉室內都要戴口罩,這包括在飛機場,旅館,餐館以及坐飛機的全部時間,(每一程五個多小時),以及在哥國坐巴士的期間。因為新冠肺炎,在機場時間憑空多了幾個小時,中間有一次又要拖著行李轉機,戴著口罩真的很難呼吸。我的口罩封得非常實,很多時透不過氣,我就拉開下面透氣。事實是沒有人可以長期在封閉的口罩內呼吸。我幾個朋友都跟我透露,他們也不時拉開口罩透氣,甚至故意帶一個寬鬆的口罩方便透氣。

好的是,在戶外時無須戴口罩。這次旅程很多時間是在熱帶雨林,在小船上看動物,那就不用戴口罩。我認為到醫院時,那裏有很多病人時應當戴口罩。但是出入餐館時要戴,大家坐下來開始吃飯時又不用戴,這些都是很無謂的規定。到現在美國很多規定不嚴格的州份,患病的人甚至少過那些嚴格的州份,就證明了很多的規定都沒有科學基礎。

 

Click: 24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