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留言


2020-08-22 20:28:54

09/18/2020

花了幾天時間,在馬丹Matane附近一帶找到了多座有蓋橋。其中八座是在馬丹一個多小時的範圍內,之後又在北面兩百公里處意外的見到一個,一共是九個。

原來魁北克市目前保留最多有蓋橋的省份,總共還有82座。這些橋多數是建造於1910 至1935年之間,因為都經過後來的加固,重建,所以極大多數今天仍然可以通車,甚至一般的小卡車都可以通行。(下面是我在馬丹以北兩百公里Grande-Vallee 意外見到的Galipeault Bridge。)

 

 

 

 

 

 

 

 

 

多數的有蓋橋橋身是深紅色,所以在水面倒影下非常美麗。如果我遲幾個星期來,配合楓葉的顏色,會更好看。(下面是位於Amqui安琪市一座公園內的有蓋橋Beausejour Bridge,這是我這次見到唯一一座只用來展示,而禁止通車的有蓋橋。原因這座橋是由南面一百多公里的Rimouski運來的。)

 

 

 

 

 

 

 

 

 

 

有蓋橋在美國新英格蘭地區,以及加拿大東部幾省最多,因為這些地區是北美最早有人居住的地區,而在沒有汽車之前,有蓋橋是馬車及行人過河的主要陸路交通管道。(這一次見到的有蓋橋,我會另文介紹。)

 

09/12/2020

知道今天是好天,最高16度(合華視60度),晴天,而且風速只有19公里。而且擔心是在這裡最後一個好天,所以做了那件希望做而一直沒敢做的事,就是去征服Chute Helene Trail。

拖了這樣久沒有做,是因為這條小徑很遠,要從Matane開車一個多小時到Cat-Chat,然後轉小路走一段石子路大約50分鐘,(因為石子路走不快)。加上這條小徑需時四五個小時,擔心時間不夠,因為我不是早起的人。

 

 

 

 

 

 

 

 

 

 

這天十點半出發,背包裡一瓶水,一個香蕉,一個croissant,三個陳皮梅,一顆糖,及防蚊噴劑。而且第一次拿了一根hiking pole,過去從來不拿手杖,因為帶著照相機不方便,但這一次因為是自己一個人,

我12:30分到起點,停車場停了大約11-12輛車。這小徑跟我過去走的小徑相似,但卻屬於北美Appalaches 阿帕拉契山脈的一部分,這山脈由美國南方喬治亞州開始,直通新英格蘭地區,直上加拿大東部,最後到紐芬蘭,一路都有hiking trails,是hikers最有興趣的一條最長的步行小徑。

 

 

 

 

 

 

 

最初五分鐘還可以,之後就是不停的上坡跟下坡,比我過去走的坡度都要大,(所以帶了手杖)。我走了很久之後,見到一個男人回來,(這是一條單行小徑,要由原路回來,好處是可以見到回程的人),我問他還要走多久,他說三公里,我才知道前程遙遠。後來知道,前面不只三公里,因為我越走感覺是越遠。

觀光局給我的指導上說,這一條小徑屬於intermediate,就是不太容易,也不太難,最困難的是difficult,但沒想到這些斜坡對我而言不能用「走」的,很多上坡我是用爬的,而很多下坡我是用溜滑梯的方式下來。也許因為過去幾年我摔跤兩次,兩隻手都摔斷過,(一次是hiking時摔的,一次是去年初在冰地上摔的。)不想再摔一次,所以我想我對這斜坡的恐懼,很大因素是心理因素。何況這裡是荒郊野外,手機訊號都不暢通。

下面是一些斜坡的相片,記得拍這些相片時,站都站不穩。

 

 

 

 

 

 

 

 

 

我久不久就見到一兩個回程的人,見他們都健步如飛,很少人帶手杖,當然他們都很年輕。每次問他們還有多久,他們都熱心回答,後來發現他們的回答都不準。最後一個人告訴我還有二十多分鐘,但我走了半個小時還沒有到達的跡象。

 

 

 

 

 

 

 

 

 

路程中我多次興起回頭的打算,特別是每一次見到充滿大石的斜坡,但總覺得不捨得,不甘心。覺得目的地就在前面。最後終於想起拿出手機的里程表,才發現我只走了3.1公里,這表示還有1.1公里,而此時已經三點鐘,以這種速度,我回去時必然已經過了七點鐘,樹林裡就全黑了,那將是十分可怕的現象,立即決定回程。

剛回頭就見到一個年輕女孩在休息,因為她說法語雙方無法溝通,但是我擔心她如何趕得到天黑前下去。除非她是用跑的。我見到她的大背包,足夠攜帶露營工具,難道她準備在這裡過夜?

 

 

 

 

 

 

 

 

 

回程也不順利,因為原來的斜坡都要再走一次,還好我後面都沒人,見不到我連爬帶滾的姿勢。一邊走一邊告訴自己,這是我今生最後一次給自己這樣的難題。以後只走平坦的trail。拖到五點多終於回到停車場,見到自己的車真是開心。這時停車場還有四輛車,不過這裡有四五條trails,所以有可能是其他小徑上也有人未回來吧。其實此時樹林裡已經開始轉暗了。

下面是網上見到的,我沒去到的瀑布。其實瀑布見過很多,略過這一個也不是真的那麼遺憾。回頭再看這些我一路走過的路徑的相片,覺得自己還是有成就。

 

 

 

 

 

 

 

其實這一路開車的風景也很美,進到這公園要付$7.41,我見到路邊停了不少汽車,下來探究竟,發現都是來fly fishing的,我問他們真的有魚嗎?他們說有,而且很大,多數是鮭魚。這一帶真是釣魚者的天堂。

 

 

 

 

 

 

 

 

 

 

 

 

 

 

 

 

 

 

 

09/05/2020

我喜歡坐渡輪的另一個理由是,回程時剛好是傍晚,可以在海上(河上)見到夕陽。不過兩次都是風大,所以要穿得全副武裝。另一點是,聖勞倫斯河上的夕陽有些讓我失望,就是見不到像是蛋黃一樣的大太陽緩緩降落水面。多數時間太陽太耀眼,而且不大,這一點我還沒想通是為什麼。

 

 

 

 

 

 

 

 

 

 

不過第二次的回程,讓我見到千鳥齊飛的畫面。我剛好坐在最前艙的位置,剛剛出發我就見到一群白色的海鷗漂浮在渡輪的前方,我知道當我們的船一接近,他們一定會飛起來,我就準備好相機,果然給我見到他們像是一片雲一樣的飛起來。集體的形狀就像雲彩的快速移動,過去我只在非洲的紀錄片見過這情景,甚至當我在佛羅里達的Everglades (鱷魚潭) 都沒見過這樣的景象。唯一遺憾我是在艙內,隔了一層玻璃,否則更好看

 

 

 

 

 

 

 

 

 

 

 

 

 

 

 

 

 

 

09/05/2020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去Baie Comeau 科莫灣,加拿大人聽說過這地方,可能因為這裡是前總理梅隆尼Brian Mulroney的出生地方。過去他總是說他來自Baie Comeau,當時不理解,去過了才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出生於這樣一個偏遠的地方,也有機會成為總理。

這裡由魁北克市Quebec City開車上來要五個多小時(420公里)。我記得以前開車到塔多塞Tadoussac 用了兩個多小時,已經覺得很遠,再遠就沒地方去了,沒想到還可以一直開上去。當我知道由馬丹Matane可以坐渡輪到科莫灣,就很興奮的計畫去走一遭。但是坐渡輪去科莫灣,幾乎都要先去更北一個小時的Godbout葛布,這是很奇怪的安排。於是我去了兩次,也去了葛布兩次。(看前面一天的報導。)

科莫灣有甚麼好玩?這裡人口只有一萬一千多人,我見到他們的官方網頁說有五個理由到那裏觀光,我就準備一個個去看看。

 

 

 

 

 

 

 

第一次去就發現,五個中的三個泡湯了。第一個是那個聲稱「最上鏡的燈塔」原來在葛布,所以我後來必須再去一次。第二個是當地最古老,及最有氣質的一間酒店Hotel Le Manoir (見下圖)的海鮮大餐,我中午去了,卻說只開晚餐,下午四點以後。如果真的坐下點餐,有可能趕不及最後一班船回來。第三是當地最有名的遊樂及科學展館Garden of the Glaciers,以及Seashell Valley,也已經因為「夏天已過」關閉了。(那時只是八月底。)

 

 

 

 

 

 

 

 

 

而第五項雖然非常吸引,但是對我來說卻是很難做到的,那是由科莫灣駕車向北走389號公路,據說那才是真正的「大自然呈現眼前」的經歷,大約走三百公里之後,就會到達Manicouagan Reservoir,(也叫做Lake Manicouagan),就是曼尼古根隕石坑,這個大坑(現在是湖)相信是兩億五千四百萬年前被一個直徑五公里的隕石擊中形成,這個大洞有一百公里直徑,目前是世界上第五大的隕石坑。我一直久仰其大名,心中知道自己不太可能前往,但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距離他這樣近。除了隕石坑,那裏還有加拿大最大的水力發電廠,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多重拱橋水壩,也都提供遊客參觀項目。

如果我不是第一次去誤了葛布的燈塔,我就可以在第二次前往時,前往這個隕石坑。

於是第一次去科莫灣就專攻那第四個項目,一個據稱是魁北克最佳的觀鳥公園,及一天內可以欣賞到九個不同生態系統的Parc Nature de Pointe-aux-Outardes,這地方在科莫灣以南半個多小時車程。不過在魁北克開車,路標是沒有英語的,午餐時問路時,居然說「太遠,你可能到不了」,車上的GPS也找不到。幸好用手機的GPS找到方向,再打到汽車上的GPS。這一次我體會到汽車上的GPS,一到這些冷門地方他就不管用。因為過了公路轉入小路後,他就開始迷路了,我聽他的指示,到了一條小公路上的中間,就說「你已經到了目的地」,事實上那裏前後左右甚麼都沒有,怎麼就到了呢?後來再拿出手機,又走了一程,然後自己摸著走,總算見到了入口。

這公園與我在多倫多hiking時的情況差不多,只是一個大公園有很多trails小徑,路標全是法文的,沒有一個英文字,幸好職員中有一個會說英文,他好像是原住民,很高興有機會說英文,給了詳細解釋,但還不是很懂。加上所有指示都是法文,我真是怕迷路,(錯誤走上了比較長的小徑),擔心趕不及回去趕上渡輪。而且兩個小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公園哩,沒見到一個人影。不過這公園配備不錯,到處都鋪了木板路,可見經常會淹水,或是有濕泥土,走在木板路上舒服多了。

 

 

 

 

 

 

 

 

 

 

只是沒有見到一隻鳥,偶爾路上出現有鳥,聽到我的腳步聲都跑了。公園中倒是有餵雀鳥種植的植物,花園,飲水池等。只是可能是下午時分,鳥都午休去了。

其實這是很好的散步小徑,不時會出現一片沙灘,原來這也是聖勞倫斯河的一條支流。加上天氣好,只是我當時沒有感受到「九個自然生態」的經歷。後來我發現,到這裡需要導遊,因為我回來後見到相片才發現,我拍的相片中,一些樹木掛了很多像是佛羅里達,路易斯安那的鳳梨科植物,顯示這裡是濕熱地帶;而在另一處,見到大片沙地,以及沙漠地區才會生長的植物;更有一處有大片濕地,加上本地植物,…而我只是走了其中最短的一條小徑,可見確實是有九個自然生態區的可能。

 

 

 

 

 

 

 

 

 

 

 

 

 

我見到很多人在公園外面,好像都是來露營的。我發現魁北克人真是最愛露營的人,而且不論甚麼環境,都有人露營。要不就開了露營車trailers,四處為家。他們有冒險精神,又喜歡玩。

回到科莫灣,還有短時間,就隨著觀光局職員介紹,到城市裡一個大公園去散步,這公園就在港口海邊,這裡的雀鳥反而比剛剛的公園還多。可以說是一個都市中鳥語花香的地方。

科莫灣也屬於魁北克,所以這裡的食物都不讓我失望,第一次去了一間旅館Grand Hotel的餐廳,是酒吧餐廳模式,叫了一客鱈魚餐,賣相雖然普通,居然很好吃。這是我在這裡的經驗,不管賣相如何,味道絕對不讓你失望。我好像沒有吃過不好吃的鱈魚。

 

 

 

 

 

 

 

 

 

 

 

第二次來則是見到旅遊網頁的介紹,在一間Manoir du Café吃了他們著名的鮭魚飯,原來是源自於夏威夷的Poke Bowl,雖然是源自夏威夷的日本餐,但材料卻都是魁北克的,那鮭魚是煙燻的smoke salmon,相當好吃,配菜更是豐富,還有日本的醬油膏,及好像芝麻醬的酌料,唯一缺點是米飯有些硬,不知是做錯了,還是該當如此。東方人絕對不會喜歡吃這樣冷硬的米飯。我記得在古巴時,那個當地廚師做的壽司,米飯也是太冷太硬。

另一個遺憾是,這間café不大,而因為Covid 19的關係,我們都只能在戶外(行人道)上的小餐桌上吃,這一天風大,吃得蠻辛苦的。

 

 

 

 

 

 

 

 

 

 

Baie Comeau像其他魁北克小鎮一樣,有一條寧靜的典雅的大街,我說的那兩間旅館,和這間咖啡小館都在這裡:Boulevard La Salle,Avenue Cartier。但在138公路上還有一些連鎖大商店,形成另一個主要大街,有麥當勞,有汽車行,還有一個有WalMart的戶外Mall。你來過這兩條街,就可以說「我去過Baie Comeou了。」

 

 

 

 

 

 

 

 

 

09/05/2020

馬丹Matane有渡輪坐到對岸的Baie Comeau科莫灣,這一段距離有65公里,(將近40英里),證明這河口的寬廣。而這一程的渡輪要用去兩小時以上的時間。

坐渡輪一點也不便宜,每一輛小汽車收48元,再加一個人收20元。所以一個人一輛車,來回就是136元。(下:渡輪,以及壯闊的聖勞倫斯河口。)

 

 

 

 

 

 

 

 

 

 

科莫灣真是地處偏北的小鎮,不過加拿大人可能熟悉,因為是前總理梅隆尼Brian Mulroney  生長的地方。這裡如果是開車由魁北克市上來,要將近六小時。一般人極不可能觀光到這裡,所以我認為既然到了馬丹,沒有理由不到此一遊。

這渡輪經常是由馬丹開到對岸一個叫做Godbout(葛布)的地方,然後下午六點從科莫灣開回來。其實很少人要去葛布,那地方實在太小,只有幾十戶人家,而且都是因為在渡輪公司工作才住在那哩,等於是特別開闢一個小港口。多數人到了葛布就直接上了138公路,往南開車一個多小時到科莫灣,或是更遠的南面。(下:Godbout小村莊的規模)

 

 

 

 

 

 

 

 

 

 

 

我第一次也是這樣,以免在葛布耽誤時間。但是沒想到觀光介紹上說的「科莫灣有一個加拿大最上鏡的燈塔」,卻不在Baie Comeau,而是在葛布以北更遠的地方。此外科莫灣一些觀光景點,包括那個做為號召的Seashell Valley也已經「因為季節已過」關了,哪是八月底,就已經是「季節尾」?事實是Baie Comeau本身已沒甚麼太多觀光景點。而我想去的第三個地方hotel Le Manoir去吃海鮮,到了才知道他們只做晚餐,四點以後開放,而我必須在5:15PM之前到碼頭上船,所以又不得不放棄。等於三振出局,所以第一次我只去了南面半個多小時一個野生鳥類公園,總算hike了一段路,算是收穫。

所以必須再坐一次渡輪。今天坐到葛布之後,立即驅車北上。但其實這地方很少人知道,連我汽車上的及手機上的GPS都不知道,在船上問那些船員,也是一問三不知,(一半原因是他們不講英文。)上岸後見到有觀光局辦事處,但是下了渡輪就被趕著往前走,就沒有停下來。

我勉強找到那個燈塔所在的Pointe des Monts,這地方離葛布已經超過半小時,到了這地方見到零零落落好幾輛車,包括幾輛拖車trailers,找了半天卻是一個人都沒有。事後才知道這裡是露營,Kayak,及健行者的樂園,大概將車停了之後都去「玩」了。(下:荒涼的Pointe des Monts,風大浪大,但是停了不少休旅用的拖車。)

 

 

 

 

 

 

 

 

 

 

 

 

好不容易見到四個健行者回來,才告訴我再走一條小路大約五公里就會到燈塔,而且那是路的盡頭,難怪沒有來來往往的汽車。

終於見到那座燈塔,真的是很上鏡。在這樣偏遠的地方見到這樣的美麗,也很震撼。

 

 

 

 

 

 

 

 

 

 

我覺得這燈塔比著名的Peggy’s Cove的燈塔還要美麗,主要也因為沒有遊客。這燈塔據說是1830年興建(也是因為很多船隻在此遇難,才興建的。)1964年被魁北克政府認定為歷史遺產,受到保護。其實那一天燈塔還是開放,但是因為風大,我的口罩,錢包都在汽車裡就沒上去了。(門票五元,其實裡面展示的東西,現在在網頁上都查得到。)

有人說,運氣好在這裡可以見到鯨魚,但我在坐渡輪時,以及這一路都沒有見到過鯨魚。不過回程時,每隔一段距離就見到路邊三三兩兩停著些汽車,就知道裡面一定有好東西,我也停了車下去,(其實我已經猜到大概是甚麼。)上了斜坡見到兩個人彎腰撿東西,果然是野生藍莓blueberry。原來滿山遍野都是藍莓。我過去在北極圈見過野生藍莓,因為位處寒冷地帶都是貼地生長,而這裡的藍莓也是非常矮小,只有幾吋高度。

 

 

 

 

 

 

 

 

 

 

 

這些藍莓因為是野生,(沒有施肥,定期修剪,)顆粒都很小,但因為陽光,雨水充分,天然生長,味道非常甜美。我不像他們拿著塑膠盒大量採摘,我只能一把把摘來放進嘴哩,吃了一些繼續上路。

下:在這樣風大浪大的海岸邊,都有人露營。這一次我感覺到,魁北克人真是最喜歡露營的人。

 

 

 

 

 

 

 

 

 

 

 

在Baie Comeau的經歷,明日再續。

09/01/2020

今天決定往南走一個多小時,到來時經過的Rimouski雷默斯基,這裡是由魁北克市前往Gaspe途中較大的一個城鎮,人口超過四萬八,是Matane的三倍半。剛來時介紹過這裡的濱海遊樂區,這裡也有市中心,有好幾個繁忙的紅綠燈街口。

前往雷默斯基的目的,也是要逐一探訪這公路邊一個個小村落。現在我熟於尋找這些濱海小路的出入口。過去見到公路上有這樣的標誌(見下圖),沒有甚麼感覺。現在則非常專注於這標誌,因為有這標誌就表示有岔路出口,可以彎進去,必然有幾十戶人家。

 

 

 

 

 

 

 

 

 

 

這些小社區多數是以這條小路為主線,兩旁各一排小屋。沿河岸的一排向西,每晚都可以見到日落晚霞。運氣好的還有自己的沙灘。所謂運氣好,因為這裡的海岸(河岸)未必都有沙灘,很多時候都是岩石,有時是峭壁。不過畢竟都有海岸的感覺。

 

 

 

 

 

 

 

 

 

 

有些運氣更好,可以有一片小草地。我見到很多屋主會在河岸擺上桌椅,欣賞河岸風景。而多數的擺設中都包括一個小炭火爐。這種戶外使用的火爐多數是鑄鐵製造,可以燃燒煤炭。夜晚生火取暖,很有營火的風味。

 

 

 

 

 

 

 

 

 

沿岸有些地方被建造了汽車旅館motel。因為靠著河岸所以很有吸引力。下面這一排Motel就面對河岸,住客更可以享受河邊的座椅,可以見到也有一個高高的火爐。相信到了晚上可以很熱鬧。

 

 

 

 

 

 

 

 

 

 

 

 

雖說河岸的房屋都有同樣的景觀,不過也有更幸運的好像下面這一間,不但房屋建在樹林中,每天都是風聲鳥語,而面對的是Rimouski的著名燈塔,這種景觀真是千金難買。

 

 

 

 

 

 

 

 

 

 

 

未到雷默斯基時,一個小社區叫做Sainte Flavie,這裡有一間餐廳旅舍兼藝術品店Centre d’Arts M. Gagnon,展示了很多魁北克藝術家Marcel Gagnon 的石雕作品,大約一百個真人大小的石雕,有的豎立在海水中。

 

 

 

 

 

 

 

 

 

 

 

我上次回來時經過這裡,曾希望住在這間旅社以看夕陽,但當時他們沒房間,就住了另一間。

在雷默斯基市區找餐館時,發現因為新冠肺炎,多數只做外賣,要不就是只做晚餐,有一些乾脆結束營業,還有一些只有戶外餐座開放,而今天風大很不適合。後來找到一間Sports Bar,人來人往就進去了。見到他們以Lasagne  (千層麵) 為招徠,我記得在魁北克市吃過一種海鮮Lasagne,非常難忘就進去問是否有,結果沒有,只有吃他們的特色Lasagne,沒想到意外的好吃。因為過去吃千層麵,很不喜歡裡面的一層層麵皮,很容易飽,也就是很滯。但這一次的裡面是義大利麵,鬆軟多了,最好吃的是面上的那層cheese太香濃了。(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在魁北克吃French Onion Soup的原因,他們面上的cheese烤後特別的香。)後來我知道魁北克(特別是這一區)就以出產cheese著名,公路上也見到有專賣cheese的小農莊。(法語叫做fromage)。

 

 

 

 

 

 

 

 

 

另外在網上有人推薦這裡的一間專賣crepe餐廳Le Crepe Chignon,記得在法國時就很喜歡那裏的crepe,來的時候就專程去了。餐牌上有幾十種任選擇,可惜餐牌上沒有英文,就跟侍應生說要魚的,或是海鮮的,他們沒有魚的,就選了海鮮。裡面有蝦,帶子,蛤蠣,跟一些魚。那裏面的cheese很好吃,加熱後就是這食物的明星,好吃過那些海鮮。唯一缺點是crepe有點厚,薄一點會更好。

我想我應當選擇他們最受歡迎的,我見到多數人都是選甜點,也許下一次到等到飯後再來,可以選甜點吃。

 

 

 

 

 

 

 

 

 

 

回來途中在經過這裡著名的燈塔,發現燈塔下面居然有一間海鮮餐館Restaurant du Phare (燈塔餐館),見到他門的餐牌非常吸引,可惜剛剛吃飽,只有下回再來光顧。未來的氣候將會轉涼,觀光項目可以減少,就可以多多欣賞這裡的食物。

 

 

 

 

 

 

 

 

 

 

 

08/31/2020

由Sainte-Anne-des-Monts回到Matane途中,見到又一個岔路就開進去了,沒想到給我意外闖見一個現代嬉皮的音樂營。

在聖勞倫斯河岸這樣美麗的海邊,露營住宿,每晚看夕陽西下,而且每天有音樂聽是多麼享受的度假生活?年輕時我也曾經多次參與類似的活動。但是現代人能夠這樣做的,只剩下一些跟社會脫節的嬉皮。當我停好車走下梯階,發現的是一個讓我害怕的地方。

那個樂隊演奏的音樂,是我不熟悉的夾雜了重金屬,加勒比,rap的聲音,少數幾個人拿著酒杯(酒瓶)站在一邊。

 

 

 

 

 

 

 

 

 

我不明白我自己為什麼會害怕。這音樂,這些人,讓我感覺不安全。擔心他們屬於我們社會圈子以外的邪教的組織?(這也是一種歧視吧。)

這裡的建築很簡陋,但是顏色塗抹的鮮豔。原來也有出售食物的小房子shack,也有人等著買東西。(因為疫情期間,居然也保持距離.)有露天酒吧,有人坐著喝酒。看他們,其實就像我們平常在酒吧見到的年輕人差不多。(最左邊一排彩色小屋是他們的廁所的背面.)

 

 

 

 

 

 

 

 

 

 

走出沙灘見到他們的營地,原來不想住小屋的可以露營,(其實小屋很有限)。雖然是八月底,但這裡已經很冷了,夜晚經常在攝氏十度以下。而且這是沙灘,土地永遠是潮濕的,即使我這樣喜歡戶外生活的都認為是不可容忍的辛苦。

 

 

 

 

 

 

 

 

 

 

拍了幾張像我迅速跑上階梯,回到公路。回來後查了他們的網頁Auberge Festive Sea Shack (翻譯成英文就是:海邊駐營音樂節),而且專門是在Gaspe一帶的聖勞倫斯河畔舉行。他們的網頁將他們的河邊小屋拍得很美麗,一些人在海邊睡在吊床上,簡直像是巴哈馬的鏡頭。與我見到的完全不像。我見到的像是難民營。原來我們那一代的人是幸福的,我們的露營音樂節要大規模(動輒幾千人),有氣氛,有人氣得多了。

 

08/31/2020

今天天氣不錯,開車到北面90公里的小鎮Sainte-Anne-des-Monts,這裡人口不到七千,剛好是瑪丹Matane的一半。我重回此地,就是因為喜歡岸邊的景色,所以目的地不是最重要。

由Rimouski到Gaspe的一段小公路是Route 132 ,大約 300公里的公路,幾乎都是沿著河岸建築。一路上都見到每一個彎曲的河岸都有一個小村落,而每一個小村落都有一座小教堂,構成美麗的圖畫。每次開在這樣的公路上都讓人愉快。

 

 

 

 

 

 

 

 

 

我特別喜歡這些岸邊的社區,全部建築在水邊,這些小社區也都有分開的小公路,那就比132公路更貼近海邊。所以我每次見到有小路就一定開進去,每一個小社區都只有幾十間房子,最多一兩百戶。對那些住在水邊的人特別羨慕,因為每天都見到大海。這條聖勞倫斯河就像中國的長江,是歷史文化發源地。但又不像美國的密西西比河,經常有洪水,是一條安靜壯大的河流。

 

 

 

 

 

 

 

 

 

Sainte-Anne-des-Monts 的熱鬧市區也是在河邊,這裡有餐館,有幾間藝術中心,(藝術家做玻璃,做木雕的工作室。)有一間海洋博物館,一間巧克力工廠(及商店),教堂也在這條街上。沿河還有一條長長的木板路Boardwalk,供市民散步休閒。

我去的這天是星期一,因為風大,見到一個教導風帆的人在沙灘上教導新人駕駛風帆。

 

 

 

 

 

 

 

 

 

我去了那間海洋博物館Sainte-Anne-des-Monts Exploramer,20元的門票有些令我失望,因為太過簡單,只有十幾個水族箱,有點像多倫多動物園裡的一個小單位,十幾二十分鐘可以看完。也許當地人願意去看,外地來的人就會覺得沒有意思。

不過在當地一間海鮮餐館  Restaurant du Quai,(就在水族館旁邊)吃了龍蝦,還相當好吃。我想是夠新鮮。那牛油也很熱。唯一遺憾是給我French Fries作配菜,顯得有點cheap。本來餐牌上畫的是mashed potato,我猜想那女侍不想跟我多說英文,所以就隨便給了炸薯條。

這隻一磅重的龍蝦時價是45元,但是加了稅跟小費,高達60元。所以吃龍蝦還是不便宜。

 

 

 

 

 

 

 

 

 

 

 

08/30/2020

選擇到Matane (瑪丹)度假,其中一個原因是每天都可以見到日落。因為這裡沿河岸的住家,房子的後院都是向西,我運氣很好的撿到這一間,不僅後院向西,而且有四個陽台,或是patio,可以任我的方便,在任何一個時間欣賞大海。(雖然說是聖勞倫斯河,但是因為見不到對岸,所以感覺上像是大海。)

 

 

 

 

 

 

 

 

 

由於時近九月,加上新冠肺炎的疫情,這間B&B客人不多,經常是只有我一個人(以及屋主)。所以不論是拿杯茶,或是吃午餐,都可以任選一個地方「看海」。經常陪伴我的是一些沙鷗,海鳥。此外下面還有一個小小沙灘,白天露出來,夜晚就漲潮不見了。而且非常乾淨的粗沙沙灘,完全沒有海草。

這個近海的小Patio是最受歡迎的,其實這中間的小桌子還是一個火爐。可以點火生煤炭,熊熊大火可以取暖,也有露營生營火的風味。過去一個多星期用過一次,等天晴時還可以多用幾次。天氣好時就在陽台吃早餐或是午餐。

 

 

 

 

 

 

 

 

 

 

 

住了一個多星期,發現這裡的晚霞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樣,我很少見到像大蛋黃一樣的太陽,緩緩降落到水面上的畫面,反而見到的太陽都太耀眼,拍照不好看。不過太陽消失後的雲彩比較精彩。特別是因為有水的倒影,加上很多水鳥飛舞,讓畫面像是織錦緞一樣,而且瞬息萬變。

 

 

 

 

 

 

 

 

 

 

 

 

 

 

 

 

08/29/2020

今天去了Matane的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區Réserve faunique de Matane,這裡占地一千兩百平方公里,由我住的地方開車去要半個多小時,進到裡面再開車半個多小時的石子路,到了Lake Matane,風景十分美麗。

這裡據說有四千頭麋鹿,還有很多普通的鹿,包括梅花鹿。此外還有熊。在湖邊遇到四個剛剛hike回來的,他們走了三個多小時,說路很陡,而且見到黑熊的糞便,所以我就沒敢去,只在湖邊走了大約一公里路。

 

 

 

 

 

 

 

 

 

 

這裡最適合打獵,釣魚,及划小皮艇kayak。我在路邊見到不少停著的汽車,原來裡面的人是下去釣魚了。這裏最流行fly fishing,因為整條River Matane都適合fly fishing。到處都出售假餌。而且聽說這裏魚很多,最多是鱒魚trout,還有bass等。所以釣魚的人這樣多。

 

 

 

 

 

 

 

 

 

 

 

這裡也適合hiking,無數的小徑。有時間真的可以一一探訪。不過九月八日就開放打獵,這裏就禁止遊客了,以免誤中流彈。

 

08/23/2020

今天去了市區,Matane的特色是市區有一條河,號稱世界上唯一可以在市中心區釣魚的城市,我沒有見到人釣魚,卻見到一群人在跳line dance,也算法國人的大媽舞吧。見到他們有人負責音響,都是法語歌曲,但調子卻是熟悉的。

 

 

 

 

 

 

 

 

 

之後去了一個沙灘,幾乎沒有人,卻有不少海鷗,跟一種較小的燕鷗。海面上經常見到遠遠的一條黑線,拉近了焦距才見到是很多雀鳥聚集,為什麼他們懂得列隊成為一條線呢?(看到左邊圖片飛鳥後面的一條細線?就是雀鳥排的隊伍。)

 

 

 

 

 

 

 

 

 

這一帶這種沙灘太多了,聖勞倫斯河不知為什麼,有很多(無數的)小海灣,就形成了小小的弧形沙灘。因為是河流,不是大海,所以沒有甚麼海浪,可以說天天風平浪靜。缺點是不是細沙,多數是巨大的岩石,要不就是小石子。而且非常多海草。

 

 

 

 

 

 

 

 

 

來這裡是為了看夕陽,這一點倒不令人失望,我想除了下雨,都會有晚霞看,只是未必每一天都好看,雲多了就好看,沒有雲就平淡些。

 

 

 

 

 

 

 

 

 

 

08/22/2020

這次選擇旅行的地點是在魁北克北面的Matane,這是在聖勞倫斯河河岸的一個小漁港。這是上個月我前往Gaspe時經過的地方,當時就覺得這一路上的風景絕美,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不僅希望再來,甚至希望能長住。

回家後搜尋,居然給我發現在Matane有這樣一間B&B,而且因為目前是在疫情期間,美國(外國)遊客都不能來,所以不僅有空房,而且幾乎是半價,因此一口氣訂了40天。事實是因為瀕臨秋天,天氣將轉涼,否則我會訂更長時間。

到達Matane之前,經過一個算是較大的小鎮Rimouski,這裡人口不到五萬,但都有一個市中心,不過最熱鬧是一個小海灘,這裡有broadwalk,沿岸有商店,餐館。可以見到人來人往很熱鬧。

 

 

 

 

 

 

 

 

 

我由Levis開車到Rimouski原本三小時的車程,就用了將近六個小時,因為我挑選的是比132公路還要貼近河邊的一條小路,而且走走停停,所以很慢。

 

Click: 26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